您的位置:首页 >> 新月格格 >> 第八节 自动请缨

第八节 自动请缨

时间:2013/12/7 11:18:06  点击:2927 次
  努达海这次“自动请缨”,有两个人的心都碎了。一个是雁姬,一个是新月。在努达海走以前,雁姬和新月,都分别和努达海有一番谈话。雁姬是又气又怨,又妒又恨,又怕又呕,却依旧忍不住又悲又痛。摇着努达海,她激动的嚷着: 
  “你宁可去死,也不愿眼睁睁看她成为别人的新娘,对不对?你是被这份荒唐的感情,逼得无处藏身,无处可逃,这才请缨杀敌,对不对?你存心想去送死,想去自杀吗?你跟我说个清清楚楚,让我知道你还会不会回来?” 
  努达海悲哀的看着雁姬,沉痛而真挚的说了: 
  “我对不起你!事到如今,我如果不诚实的说出心里的话,我就更对不起你!没有错,我被这段感情折磨得心力交瘁,你的苦口婆心,我也全都辜负,走到这个地步,我心中最大的痛苦,并不是因为得不到新月,而是因为她的苦,你的苦,骥远的苦,你们三个人的苦,就像一片流沙,而我就陷在这片流沙里,我愈是挣扎,就愈是往下沉,可我并不愿意就此没顶,我还想求生,所以请缨杀敌,不是送死,不是自杀,它是一条绳索,可以把我拖离那片流沙!”他深深的凝视她:“当我打赢了这一仗,我会重新活过,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我,会是一个全新的我!让我用那个全新的我回来见你吧!” 
  雁姬怔在那儿,整个人都震撼住了。心底有一句话;如果你打输了呢?在这离别前夕,这种不吉利的话,却怎样都说不出口。新月对努达海,是比雁姬强烈多了。摒退了所有的人,她就一步上前,用充满哀求的眼光,紧紧的看着他,用颤抖的声音,急切的说:“我错了,我再也不引诱你了!好不好?你以后不用躲避我,不用逃开我,我来躲避你,逃开你……好不好?好不好?只求你,不要去打这一仗!请你告诉我,我要怎样做,可以不让你粉身碎骨!请你告诉我!” 
  “别傻了,”他喉咙中哑哑的:“我不会粉身碎骨,我会活着回来!这个战争可以使我脱胎换骨,突破困境,这是拯救我,也是拯救你,不让我们一起毁灭的办法,你懂吗?” 
  “不懂!不懂!”她拚命的摇头,泪水爬了满脸。“我只知道你要去一个最危险的地方,我不要你去!我不让你去!”她的手勾住了他的脖子,望进他眼睛深处去。“你去了,你要我怎么办?”“太后会把你接回宫里,过不了多久,你就……嫁了!” 
  “你非去不可吗?”“是!”他坚定的说:“天皇老子也阻止不了我!” 
  新月昏昏沉沉的看着他,眼中的哀苦,骤然化为一股烈焰。她的手用力一勾,他不由自主的弯下身子,她踮起脚尖,就把火热的唇,紧紧的贴住了他的。努达海立刻伸手,想把她拉开,但是,手伸上来,却变成了拥抱。他意乱情迷,融化在她那如火般的热情里。半晌,他突然醒觉,奋力的挣开了她,他喘息的说:“你才说过,再也不引诱我……” 
  “我没有引诱你,我用我的全生命来爱你,是非对错,我已经顾不得了!你要去打这一仗,我无力阻止,我的心我的情,你也无力阻止!”“请你停止再说这些话,字字句句,你会撕碎我,毁灭我!毁了我也就算了,可是,你呢?当初一手救了你,今天不能再一手毁了你!你知道,在战场上,我是将军,在情场上,我只能做个逃兵!这个逃兵让我自己都厌恶极了,所以我要上战场去,去面对我那个熟悉的战场。我走了,如果你能体会出我心里的百回千折,就请你为我珍重!” 
  说完,他不等她再有说话的机会,就转过头,大踏步的走了。努达海带着大军,离开北京城那天,新月骑着碌儿,跟着大车追了好长一段路。最后,明知不能再追下去了,她只有勒住马,停下来,眼睁睁看着那大队人马,浩浩荡荡的走远……走远……走远……直至变成了一团烟雾,消失在路的尽头。她的心,也化成了烟,化成了雾,追随他而去了。 
  接下来,是一段可怕的,等待的日子。 
  一个月以后,骥远每天从朝廷上,开始陆陆续续的带回努达海最新的消息,这些消息一天比一天坏,一天比一天揪紧了大家的心。“据说,阿玛的大军,十天前在天池寨落败,折损了很多人马!”“今天有紧急奏摺发到,阿玛和十三家军,首战于天池寨失利,接着,又于巫山脚下,激战七日七夜,副将军纳南阵亡,阿玛的三万大军现在仅剩了数千人,退守于黄土坡一带,等待支援……”“今天又有紧急军情发到,说阿玛等不及援军,又率兵攻上巫山去了!”“听说阿玛已被十三家军,逼进了九曲山山谷中,情况不明……”努达海全家的人,自是人人慌乱,每天忙着打探军情。大家都又是紧张,又是害怕,新月却已魂不守舍了。每夜每夜的站在楼头,遥望天边,担忧和恐惧使她几乎要崩溃了。就在此时,太后的懿旨又到了,要新月和克善回宫,准备出嫁。 
  新月在回宫的前夕,留下了两封信,一封写给努达海的家人,一封写给太后。然后,她卸下钗环,轻骑简装,带了一个小包袱,就要去巫山找努达海。云娃和莽古泰吓坏了,苦苦相劝,拦住门不许她走。新月激烈的说: 
  “今天谁要拦我,谁就是要害死我!我要去找努达海的心意已决!不让我去,你们就拿刀来杀了我吧!要不然,我自行了断也成!阿玛留给我的匕首还在!”说着,她拔出匕首,就要抹脖子。两人见新月已经豁出去了,再难劝阻,立即做了一个决定。云娃留下来,照顾克善进宫。莽古泰随新月去,保护新月赴巫山。新月还不肯,坚持的说: 
  “你们两个的小主子是克善,你们给我好好的保护克善,我把他交给你们了!我不需要保护……” 
  “除非格格踩着奴才的尸体出去,否则奴才不可能让格格一个人走!格格要去找努大人是尽格格的心,奴才要护送格格是尽奴才的心!”莽古泰意志坚决的说:“何况小主子明日就进宫,有皇上太后顶在那儿,他比谁都安全。” 
  “罢了!”新月投降了。“要跟着我去就快走!” 
  新月往门外奔去,莽古泰急追在后面,云娃心都碎了。奔上前去,她拉着莽古泰的手,真情流露的说: 
  “请你好好保护格格,也好好保护你自己,求求你们活着回来,格格还有克善,你,还有我啊!” 
  莽古泰震动的看了一眼云娃,一句话也来不及说,就掉头紧追新月而去了。就这样,新月带着莽古泰,披星戴月,餐风饮露,跋山涉水,夜以继日的奔赴巫山去了。不管她给骥远他们留下了多大的震撼,也不管她给太后留下了多大的震惊。她就这样不顾一切的去了。她留给太后的信很长,几乎把整个故事,和自己那千回百转的心情,都全盘托出了。留给骥远他们的信,却只有寥寥数字:“请原谅我,我必须去找努达海,和他同生共死!” 
  努达海一生没打过败仗,但,这次和夔东十三家军的战争,却一败涂地。这天,他的部队,已经只剩下几百人了。这几百人中,还有一半都身负重伤。努达海自己,左手臂和肩头,也都受了轻伤。前一天晚上,他还有三千人,却在一次浴血战中,死伤殆尽。这天,他站在他的营帐前面,望着眼前的山谷和旷野,真是触目惊心。但见草木萧萧,尸横遍野。 
  努达海的心都冰冷冰冷了。罪恶感和挫败感把他整个人都撕裂了。这些日子来,他眼看着身边的弟兄们一个个的倒下,眼看着成千上万的人死于血泊之中。虽然不是生平第一次了解到战争的可怕,却是生平第一次,体会到“败兵之将”的绝望。这是一个残酷的世界,这是一个悲惨的人生。而他,是一个“死有余辜”的将军。 
  他站在那旷野上,手中提着他的长剑。从古至今,战败的英雄都只有一条路可走,“一死以谢天下”!朔野的风,呼啸的吹过来,带着一股肃杀的气息。迎风而立,一片怆然。不自禁的想起了项羽自刎于垓下的惨烈。“七十二战,战无不利,忽闻楚歌,一败涂地!”这不就是努达海的写照吗?想到项羽,就想到虞姬,想到虞姬,就想到新月。“虞姬虞姬奈若何?”新月新月可奈何!他仰天长叹,手握剑柄,长剑出鞘。在他身后,他的亲信阿山带着一群劫后余生的弟兄,全体匍匐于地。大家齐声喊着:“将军!请三思而行!” 
  还有什么可三思的?他回头看着众人,坚决的说: 
  “你们统统退下!”没有人要退下,阿山凄厉的喊: 
  “将军请珍重,胜败乃兵家常事!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呀!”“是啊!是啊!”众人哀声的喊着:“咱们还可以卷土重来呀!”努达海什么都不要听,举起了手中长剑,正要横剑自刎时,却忽然听到一个好遥远好熟悉的声音,从天的那一边,清澈的,绵邈的,穿山越岭的传了过来: 
  “努达海!努达海!努达海!努达海……你在哪里啊?努达海……我来了……我是新月啊……” 
  努达海的剑停在空中,无法相信的抬起头来,对着那声音的来源,极目望去。虞姬虞姬奈若何?新月新月可奈何?怎样荒唐的幻想!但是,他蓦然全身大震,只见地平线上,新月骑着碌儿,突然冒了出来,她正对着营地的方向,策马狂奔而来。在她身后,紧追着另外一人一骑,是莽古泰! 
  “新月格格!新月格格!天啊!是新月格格来了!”阿山已脱口惊呼。那么,不是幻觉了?那么,是新月真的来了?努达海睁大了眼睛,努力的看过去。新月的身影已越来越明显,新月的声音已越来越清楚:“努达海……努达海……努达海……” 
  “哐当”一声,努达海手中的长剑落地,他立即像一支箭一般的射了出去,奔跑中,看到旁边的一匹战马,他跃上马背,疯狂般对着新月冲去。嘴里忘形的狂呼: 
  “新月……新月……新月……” 
  两匹马彼此向对方狂奔,越奔越近……越奔越近……在这片杀戮战场上,他们像两团燃烧的火球般向彼此滚去。终于,他们接近了,相遇了,两人同时勒住了马,马儿在狂奔后陡然停止,都仰首长嘶,从鼻子里重重的喷出热气来。新月和努达海也都重重的喘着气,大大的睁着眼睛,痴痴的望着对方。好久好久,他们就这样相对凝望,谁都不敢眨眼,生怕一眨眼,对方就不见了。然后,从新月眼中,滚落了一滴泪,这滴泪的坠落,竟石破天惊般震醒了努达海。他喉中发出一声低喊:“新月!”整个人就翻身落马。 
  努达海一落马,新月也跟着滚下马背,什么话都不用说了,两人眼中就是“无限”,这一刹那就是“永恒”。他们紧紧相拥,都恨不得把自己的全身全心,都融进对方的臂弯里。他拥着她,吻着她,紧紧的箍着她,他已顾不得自己身上的伤口,每一下的痛楚都证明臂弯里是个真实的躯体,于是,每一下痛楚都带来疯狂般的喜悦。 
  这晚,在努达海的帐篷中,新月把那个完完整整的自己,毫无保留的交给了努达海。她说: 
  “我们已经没有明天了,对不对?” 
  是的,没有明天了。一个是败兵之将,无颜见江东父老,一个是情奔之女,再也谈不上玉洁冰清。两人心中都那么明白,今夜,是他们从老天那儿偷来的一夜,也是他们仅有的一夜。他对她深深点头,她投进了他的怀里。 
  “让我们彼此拥有,彼此奉献吧!今夜,就是咱们的一生一世了!我一路追过来,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但求能这样活过一天,我死而无憾了!” 
  他拥住了她,泪水,竟夺眶而出。他那么深深的悸动着,连言语都是多余的了。他又吻住了她,从她的唇,到她的脖子,到她的胸膛……他的吻,一直与泪齐下。这一夜,他们彼此付出也彼此拥有,两人都不是狂猛的激情,而是向对方托出了最最完整的自己,和整颗最最虔诚的心。 
  当天空蒙蒙亮的时候,努达海微微的动了动身子,这一动,新月立刻就惊觉到了,她从他臂弯中抬起头来,询问的看了他一眼。她接触到他那深沉的眼光,读出了里面的言语。于是,她披衣起身,束好自己的头发,整理好自己的衣裳。然后,默默的走到努达海的盔甲旁,她郑重的拿起那把长剑,走向了努达海。努达海站起身子,眼光始终无法从她的脸上移开。他看着她的一举一动,看着她的每一个眼神,和每一个微笑。是的,她在笑。她的唇边,漾着那么幸福,那么满足,那么温存,又那么视死如归的笑。使他的心,因这样的微笑而绞痛起来。她停在他面前了,举起了长剑,她静静的说: 
  “让我先死好吗?请你帮我,让我死在你的剑下吧!” 
  努达海接过了剑,眼光仍然无法从她的脸上移开。他看了她好一会儿,这么年轻,这么美丽的脸庞!这么热烈,这么坚强的心!他的每个思维,每分感情,都为她而悸动着。这样的女人,会让人愿意为她生,为她死,为她付出一切的一切。“好!”他点了点头。“别怕,我下手会很快的,不会让你有太多的痛苦!”他咬咬牙,拔剑出鞘。 
  她仰起头,闭上了眼睛。她唇边的笑意更深了,甜蜜而微醺的。她的面颊红润,睫毛低垂,整个人像是浸在浓浓的酒里,芬芳而香醇。他看呆了,看傻了,手里的剑竟迟迟不能下手。“怎么了?”她的睫毛扬了扬,清澄如水的双眸对他瞬了瞬。“下手吧!我们来世再见了!”她又把眼睛闭上了。 
  他注视着那张脸,注视着那美好的颈项。举起了剑,却感到那把剑有几千几万斤重。他咬牙再咬牙,就是无法对那细致的肌肤刺下去。她才只有十八岁呀!为什么该陪着他去死呢?他的手开始颤抖,意志开始动摇。一旦意志动摇,不忍的感觉就像海浪般排山倒海的卷过来。他再也握不牢那把剑,“当”的一声,长剑竟落在地上。 
  她被长剑落地的声音惊醒了,再度睁开眼睛,她立即了解了。“你下不了手是不是?”她说:“你不忍心,舍不得?好,我不为难你,我自己来!”说着,她扑下去就拾起了剑,一横剑就往脖子上抹去。他想也没想,一伸手就夺下了那把剑。 
  “新月!”他喊着:“你不能死!一定一定不能!你的生命几乎才刚刚开始,你怎么能陪着我一齐死?不行不行!你得活着,老天创造了如此美好的一个你,绝不是要你这样糟蹋掉的!”“可是我失去了你,是无法独活的!”她情急的说:“难道你还不了解吗?我连克善都丢下了,我什么都不顾了,就是要和你同生共死的!”她忽然用双手攀住了他,眼中闪出了希冀的光彩,喘了口大大的气,急切的说:“要不然,你也不死,你陪我活着!我们活着,注定要受苦,注定要受惩罚,但是,我们至少会拥有彼此,”她越说越激动:“你要我活,就陪我一齐活!我有勇气追随你一齐死,你难道没有勇气和我一齐活吗?”“不可以!”他叫了起来:“不能再用这样的话来诱惑我!你活下去,是天经地义,我活下去,是苟且偷生!” 
  “那么,就为我苟且偷生吧!”她喊:“偷得一天是一天!偷得一月是一月,偷得一年是一年!偷不下去的时候,我们再一齐死!”“不行!一定一定不行!”他挣扎着说,内心开始交战。 
  “反正,你活,我跟你活!你死,我跟你死!要活要死,我都听你的!”“你不能这样缠住我……” 
  “追你到沙场,我早就缠你缠定了!” 
  “新月!”他的声音沙哑:“对我而言,现在死比活容易!死了,一了百了,活着,要回去面对朝廷,面对家庭,面对各式各样的难题,那才真正需要无比的勇气!” 
  她抬起头,恳切的看着他。 
  “或者,自杀并不是一种荣光,它说不定也是一种罪孽,一种怯懦,一种逃避。我们已经走到这一步了,谁也抛不开谁了,是不是?或者,我们应该接受一下考验,去面对我们的未来。或者,生命是不应该轻言放弃的……如果你觉得我的生命可贵,同样的,我也觉得你的生命好可贵啊!我们……”她认真的,怀疑的问:“一定该死吗?可以不死吗?” 
  他凝视着她,好久好久。终于长长一叹。 
  “好!让我们活着来接受煎熬吧!让我们一起来面对那重重难关吧!或者,这也是天意如此!新月,你要有心理准备,活下去,我们说不定会生不如死!会受苦受折磨!” 
  “我想那是我们应该要付的代价!我有勇气来面对,你呢?”“我还能说什么呢?”他拥住了她:“为了你,为了我们那许许多多个明天,我不能再逃避了!面对如此勇敢的你,我又怎能做第二次的逃兵?好!新月,就这么决定了!我知道我们已经万劫不复了!只有勇敢的去面对吧!” 
  他们两个,紧紧的相拥着。帐篷外,默默伫立的阿山和莽古泰,才长长的松了口气。 
 

 
分享到:
2神奇的护身符
1神奇的护身符
3蜗牛的森林
2蜗牛的森林
1蜗牛的森林
5稻草人
4稻草人
3稻草人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