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青青河边草 >> 第十一节 “观音菩萨”面前

第十一节 “观音菩萨”面前

时间:2013/12/6 15:09:00  点击:2735 次
  就在绍谦去找世纬“共商大计”的时候,青青也找了石榴“一吐真情”。在这“观音菩萨”面前,她似乎可以“得救”。再也无法隐瞒自己的身世,再也无法承受两个男人给她的压力,她终于把一些心头的秘密,向石榴和盘托出了。 
  当石榴知道她和世纬,根本不是“兄妹”时,惊讶得眼睛睁了好大好大。然后,她细细沉思,顿时恍然大悟。 
  “原来,那个何世纬,才是你的心上人啊!”她坦率的说,一对颖慧的眸子,直看到青青内心深处去。“我这才明白了!这些日子来,我一直觉得你们三个人怪怪的,现在我全明白了!怪不得绍谦每次来找你,世纬总跟着来,一副老大不痛快的样子!原来,原来他根本在吃醋呀!” 
  “什么?”青青大大一震,盯着石榴问:“有吗?他真的有吃醋吗?我看他巴不得我赶快嫁给绍谦呢!” 
  “不不不!”石榴急忙摇头。“他肯定是喜欢你的!每次,他的眼睛总是盯着你,你笑,他也笑,你皱眉,他也皱眉……他明明是喜欢你呀!”石榴抓住了青青。“你是当局者迷,我是旁观者清啊!”“真的吗?”青青的呼吸都急促了起来,想到“治蛇毒”的那个晚上,他的手指,曾轻触过她的嘴唇。她不自禁的就抿了抿嘴唇,那手指的余温似乎还留在唇上呢!石榴凝视着她,看她这种神思恍惚的样子,心中已全然明白。不禁着急的问: 
  “你们两个,是在开绍谦的玩笑吗?那裴绍谦是个耿直的人,不会跟着你们兜圈子啊!到底,你们三个人之间,是怎么回事呢?”“我比你更糊涂啊!”青青委屈而激动的说:“你说世纬喜欢我,可是,他不要我啊!他拚命把我推给绍谦,绍谦又什么都不知道,就是缠着我又送花又送树的,我被他们两个人搞得晕头转向,乱七八糟,你根本不晓得我有多倒楣!” 
  石榴定定的看了她好一会儿。 
  “依我看……”她慢吞吞的说:“他们两个大男人,才被你弄得晕头转向,乱七八糟呢!” 
  青青一惊,震动的去看石榴。石榴对她温柔一笑,眉梢眼底,硬是有“观音菩萨”那种“救苦救难”的慈祥。 
  “听我说!青青。”她恳切而真挚的。“这件事不好玩。如果你心里根本没有绍谦,你要趁早让他知道,免得他剃头担子一头热,将来怎么收拾才好,你要帮他想想啊!至于世纬……你是不是也应该好好跟他谈一谈呢?” 
  “怎么谈?”青青无助的。“我和他根本没有办法谈话,每次都会生气,每次都弄了个脸红脖子粗,不是他对我吼,就是我对他吼……你不知道他那个人有多难弄……我一定是前辈子欠了他的!”石榴静静的瞅着她,点了点头。 
  “所以我们管小两口,叫作‘冤家’啊!” 
  青青的心,怦然一跳。瞪着石榴,她张口结舌。心里却有些醒悟了。这天晚上,世纬在房间里踱方步。他不断的从房间这一头,走到那一头,又从房间那一头,走到这一头。心里像有一锅沸油,翻腾滚滚,煎熬着自己那纷纷乱乱的感情。绍谦下午,在学校办公厅,向他“求救”,把他那已经理不清的感情,弄得更加混乱了。“你说你会支持我的,你赶快去帮我对她说,”绍谦急切的。“你告诉她,我不逼她,我等她!我不急,反正二十多年都过了,也没讨媳妇儿!再等个三年两载,都没关系!只要你老哥,别把她带到广州去!” 
  怎么办?怎么对青青说呢?要她嫁给绍谦?真要她嫁给绍谦吗?舍得吗?真舍得吗? 
  他正烦恼不已,青青来了。 
  青青走进房间,关上房门,抬头定定的看着他。满脸的勇敢,满眼睛的坚决。声音清脆而有力: 
  “我来跟你说几句话,说完就走!”她吸了口气。“今天绍谦向我求亲,我拒绝他了。虽然他还弄不清楚是怎么回事,可是,我会慢慢让他弄清楚!我觉得,一个好女孩是不可以欺骗别人的,我不要让他认为被骗了!因为,这许许多多日子以来,我心里从来没有别的男人,只有你!” 
  世纬太震动了!睁大眼睛,他一瞬也不瞬的盯着她。不能喘息,不能说话。“我知道我配不上你,你是大少爷,念了一肚子的书,有学问,有理想,还有一个门当户对的未婚妻!我呢?家庭、地位、学识……什么都没有!可是,我今天清清楚楚的告诉你,是你招惹了我的!如果你够狠心,你早就该摆脱掉我,你一直不摆脱我,现在,就太晚了!” 
  世纬的眼睛睁得更大了。 
  “我知道,你现在留在傅家庄,不过是为了安慰瞎婆婆,迟早,你是要去广州的!什么立志小学,什么青青小草,都不在你心里!说不定有一天你烦了,卷了铺盖,你就走了个无影无踪!就连你北京老家,你的亲身父母,都不曾留住你,我们这些老老小小,和你非亲非故,又凭什么来留住你!所以,当你要走的时候,你尽管走!至于我呢……”她拉长了声音,用力的说出来:“我反正跟定你了!” 
  “啊?”世纬终于吐出一个字来。 
  “你不要啊来啊去的!”青青哑声一吼,其势汹汹:“你放心,我还不至于那么老脸皮厚,我已经说了,我知道配不上你,也不敢痴心妄想什么。可是,我可以帮你洗衣服、烧饭、钉钮扣、做鞋子……照顾你的生活起居,说得再明白一点,我可以做丫头做佣人,我不在乎的!” 
  “啊?”世纬又忍不住啊了一句。 
  “再说,你这个人是很容易受伤的!”青青急忙补充:“一会儿头打破了,一会儿脚被蛇咬……简直没片刻安宁,我如果不守着你,不知道你还会出什么状况!不过,你放心,我也给自己订出一个时间限制,时间一到,不用你赶我,我掉头就走,连丫头都不做!” 
  “啊?”他越听越奇,还有“时间限制”?“那个时间就是……”青青深深抽了口气:“你结婚的时候!等你把华家小姐娶进门,我就立刻离开你,再也不纠缠你了!好了!”她硬帮帮的一转身子:“我的话已经说完了!我走了!”“慢着!”他一伸手,拉住了她。“你说完了?” 
  “说完了!”他抓住她的胳臂,深深的去凝视她的眼睛。她一阵心浮气躁,顿时勇气全消,垂下睫毛,她身子一挺,挣扎着甩开了他。他大踏步向前,再度捉住她,把她用力一带,就带进了臂弯里。“你说完了,是不是也该我说一句了呢?” 
  “你要说的话,我全都听过了!”她扭动身子。 
  “这句话你一定没听过!”他的声音低沉而沙哑。 
  “什么?”“我……爱你!”他碍口的、生涩的、艰难的吐出这三个字。然后,他一俯头,就紧紧的吻住了她。 
  青青的心脏狂跳,她闭上眼睛,天地万物,全化为虚无。至于自己身在何处,身在何年,她又完全都不知道了。 
  第二天,世纬在学校中面对绍谦,心里真是惭愧极了。他已经答应了青青,要和绍谦说个明白。绍谦也追着他,满脸的焦灼与迫切。看到世纬充满歉意的眼光,和几乎是犯了罪似的表情,绍谦的心就沉进了地底。 
  “看来我真的没希望了,是吧?”他盯着世纬问。 
  “绍谦!”世纬简直不敢迎视绍谦的眼光,他吞吞吐吐的说:“我真对不起你,请……原谅我!” 
  “什么话?”绍谦泄气的一击掌,又去敲自己的脑袋。“是我自己不争气,笨头笨脑搞砸的!不关你的事嘛!我知道你已经尽了力,能帮的也都帮了!” 
  “不!你不懂,”世纬痛苦的说:“我根本没帮你,我是你的绊脚石……你却始终被蒙在鼓里!” 
  “你在说些什么呢?”绍谦愕然了。 
  “听我说!”世纬鼓足勇气,一口气说了出来:“我跟青青不是兄妹!我们非亲非故,她和小草才是邻居,我们三个是误打误撞的凑在一块儿的,原来我只打算把她们送到傅家庄就走,谁知道出了一大堆状况,我居然走不了,当时为了简单起见,就自称是兄妹……所以,我不止是个假儿子,也是个假哥哥!”“哦?”绍谦听得一愣一愣的,他皱着眉头,被搅得头晕脑胀。单纯的他,一时间,脑筋完全转不了弯。“假哥哥!假哥哥?”他念叨着。“是啊!”世纬接口,更快的说:“更糟糕的是,我早已在不知不觉中,爱上了我这个假妹妹!” 
  “你……你在说什么?”绍谦完全呆了。 
  “我在说……”世纬心一横,脱口而出:“我和青青,彼此相爱呀!”绍谦一脸的震惊,瞪着世纬,半晌说不出话来。 
  “我知道你在一时之间,一定不能接受,”世纬急急的说:“我也不知道要怎么样对你解释才好!总之,这是事实,我和青青,一路结伴来扬州,彼此保护,彼此照顾……大概老早老早,就彼此有情了!”“这太荒唐了!”绍谦喃喃的说:“不可能的!” 
  “可能的可能的!”世纬慌忙接口:“本来我是诚心诚意要把她嫁给你的,因为你才能给她一个安定的家,和完整的爱,我是注定要飘泊和流浪的!谁知道,我竟然情不自禁的爱上了她……对不起,绍谦,我说不出有多么抱歉……” 
  绍谦注意的听,努力的试图了解,他终于有点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所以……你根本是个假哥哥!”他嘟囔嚷着。 
  “是的。”“所以……你根本爱着青青的……” 
  “是的。”“所以,你从没有支持过我什么,帮助过我什么,你尽扯我后腿,把我当傻子一样玩弄着……” 
  “不,不是的……”他话还没说完,绍谦冲过去,一手揪起他胸前的衣服,一手就抡起拳头,对准他的下巴,他大吼着: 
  “我打死你!我打死你这个假哥哥!” 
  “你打你打!”世纬昂着下巴,准备挨这一拳:“是我欠你的!你打吧!我不还手……” 
  绍谦的拳头停在半空中,眼睛里冒着火,死死的盯着世纬,他咬牙切齿的说:“我……我……我偏不揍你,我就要让你内疚,让你痛苦,让你一见我就不好过,让你……让你……”他说不下去,愤怒像潮水般将他淹没。他的拳头终是挥了出去,正中世纬下巴,砰的一声,把他打得向后仰摔过去,带翻了书桌,毛笔砚台书本……乒乒乓乓落了一地。 
  小草和绍文急冲进来。小草大惊失色,慌忙去扶住世纬,抬头对绍谦着急的说:“裴大哥,你怎么了?你为什么要打他呢?你们不是铁哥儿们吗?”“去他的铁哥儿们!”绍谦甩甩衣袖,掉头就走。“他一身都是假的!假道学、假义气、假儿子、假哥哥、假朋友……这种假人,我怎么会跟他是铁哥儿们?” 
  他走了。世纬坐在地上,却“真正”的难过极了。 
 

 
分享到:
印度美艳阉人的神秘生活3
清朝末代皇帝溥仪童年照片,右站着的较大孩子
雍正暴毙真相 吕四娘张太虚谁是真正凶手
幼儿园的故事,做灯笼
赖窝下蛋的公鸡 1
顶级美女花蕊夫人和三个皇帝的一本糊涂账
曰江河 曰淮济 此四渎 水之纪16
井底之蛙2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