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匆匆太匆匆 >> 第十二节 一九七八年十月二十四日

第十二节 一九七八年十月二十四日

时间:2013/12/5 16:04:32  点击:2768 次

  一九七八年十月二十四日。 
  韩青一早醒来,就发现门缝里躺着一个白色信封,他跳起身子,顾不得梳洗,就拾起那封信来。信封上娟秀的字迹,不用猜,也知道是谁写的。已经每天见面了,为什么她还会写封信来,为什么?难道——又有了变化?他心跳停止了三秒钟,不信!不可能!他迅速的拆开信封,打开信笺。于是,他看到了一封好奇异的信: 
  ——印象中的你——一张稚气的脸孔仿佛永远都只有十 
  八岁,头顶上闪烁着光亮的发丝。嘴唇厚嘟嘟的,就 
  像是三岁的小女孩,偷擦妈妈的口红,想要把自己 
  扮得成熟一样可笑,配合着一对大大亮亮的眼睛嗯, 
  戴上顶长长的假发,一定是个可爱的洋娃娃。 
  ——最喜欢坐在一角,欣赏你谈话的姿态,充满了自信 
  与自负。——最欣赏你难能可贵的赤子之心。 
  ——最佩服你绝佳的记忆力,以及你对人生和生命的深 
  刻看法,丝丝缕缕,让人惊叹! 
  ——最不喜欢你吃醋或伤心的样子,可是偏偏都是我的 
  错,总是糊里糊涂的拿醋给你当点心吃。 
  ——最让我惊讶的,是你永远知道我需要什么。 
  ——最让我讨厌的一句话是:看医生去! 
  ——最喜欢听到你说“这实在不算什么”的豪语! 
  ——最高兴看到你谈起你的艳遇,又故意炫耀的加上一 
  句“乱烦的!”说得跟真的似的。 
  ——最不喜欢看你穿窄裤管的长裤。 
  ——第一次发觉你好傻好傻,是你告诉我,你已四餐没 
  吃了,就为了我家的电话坏了。 
  ——第一次发觉我好傻好傻,是跟你合照了一张照片,就 
  为了个两面都刻了“壹圆”的正面铜板。 
  ——心中最不忍的一次是在海边,听你谈“麻雀”怎么 
  飞的故事。——你最惹我生气的一次,是整个暑假像疯子似的去打 
  工,故意置我于不顾。 
  ——最喜欢看你的一身搭配,是一件深咖啡色衬衫,外 
  加一条微泛白的蓝色牛仔裤! 
  ——最喜欢看你的眼神,那么纯真,那么诚挚! 
  ——最喜欢听你说话,那样滔滔不绝,充满智慧。 
  ——最,最,最……太多的最字,实在写不下了。总之, 
  最喜欢你那些“最”字! 
  ——给韩青——鸵鸵写于认识周年 
  哦!多么可爱的一封信笺!多么可爱!他把信纸贴在胸口,好一会儿,只能虔诚的站在那儿一动也不动。然后,他的思想恢复了,他的神志清醒了,他的心脏雀跃了,他的每个细胞都在欢笑了。认识一周年!该死,十月二十四日!他一直以为她忘了这个日子!他曾为这日子准备了一件小礼物,但是,和她这封信比起来,那小礼物就太微不足道了。 
  他“冲”进浴室,闪电般梳洗。然后,从衣橱里翻出那件深咖啡色衬衫和微泛白的牛仔裤,穿好了,望着镜子,梳梳那会“闪光”的发丝,会“闪光”?哇,鸵鸵的眼睛有些问题,改天该带她去看看眼科医生,不不,她最讨厌看医生!不过,镜子里的发丝实在没什么闪光,他摇摇头,对着镜子笑了。他再“冲”到房门边,要下楼去借电话打给鸵鸵,虽然才九点十分,管他呢!即使是她母亲接到电话,他也不管了,也不顾了。打开房门,他正要“冲”出去,却慌忙站住脚,惊愕的睁大了眼睛鸵鸵正捧着一束花,笑吟吟的站在房门口呢! 
  “先生,”鸵鸵装出台湾国语来,眼睛亮闪闪的,声音清脆脆的说:“刚刚有位小姐,叫我送花来给你,她说要先把信封从门缝里塞进去,然后站在这里等你开门,她说我不可以先敲门,一定要站在这里等。所以,先生,我已经等了……”她看手表:“四十七分又二十八秒钟了!” 
  噢!鸵鸵!他忘形的把她一把抱了起来,她高举着花束,怕他把花朵弄坏了。他抱着她转,抱着她跳,抱着她又叫又嚷:“疯鸵鸵!傻鸵鸵!你怎么可以在门口站这么久!你不知道我会心痛吗?疯鸵鸵,傻鸵鸵!你怎么可以写那么动人的信给我,你会让我得意忘形呢!疯鸵鸵,傻鸵鸵,你怎么可以这样可爱,这样玲珑剔透,这样诗意又这样迷人啊!” 
  鸵鸵笑着,被他转得头昏昏的,她却笑得好开心好快乐。一面笑,一面说:“放我下来,傻瓜!让我把花插起来!这种大日子,非要插一束花不可!你这间小屋,也实在太单调了,真需要一些鲜花来点缀点缀呢!”他把她放下来,两人到处找花器,最后,只找到一个插笔的笔筒。装了水,她插着花,一面插,一面说: 
  “这儿有十二朵花,代表我们的十二个月,其中有甜有苦,有欢乐有伤心,但是,十二个月里都有爱,都有爱!所以,我就买了十二朵玫瑰花!”她说得多么好听!他凝视她,今天的她,多么漂亮,多么焕发。她穿了件鹅黄色衬衫,绿色灯芯绒长裤,加了件绿色滚黄边的小背心,就像一朵娇娇的小黄玫瑰,被嫩嫩的绿叶托着;如此清新,如此美丽,如此青春!唉!生命是多美好呀!青春是多美好啊!他忍不住拥她入怀,吻她,又吻她。 
  “我也有东西送给你!”他说:“只是,和你的礼物比起来,我的这件东西就太庸俗了。” 
  “是什么?是什么?”她好奇而喜悦的叫着。“快拿给我看!” 
  “等一下,”他说:“你吃过早餐吗?” 
  “还没有。”“好,我们先出去吃早餐,吃完东西,回来再拿给你!”“不要!”她扭着身子。“我要先看。” 
  他把她往门外拉去。“我饿了,走!我们去吃豆浆油条!” 
  他们去巷口的豆浆店里,叫了油条,叫了小烧饼,他一面吃,一面看着她说:“在今天,认识一周年的纪念日,我能不能要求你几件事呢?”“要听听看是什么要求。” 
  “不会故意刁难你的,你知道我从不刁难你的。” 
  “好,你说!”“要爱惜自己的身体,尤其你的胃。” 
  “好。”她柔顺的。“不许吃冰的东西!”“好。”“不许吃辣的东西!”“好!”“不许空肚子去上课!” 
  “好!”“不许半夜看书到天亮!” 
  “好!”“不许淋雨!”“好!”“不许为了和弟弟妹妹吵架就不吃饭!” 
  “好!”“要快乐的生活!”“好!”“要常常笑!”“好!”“要嫁给我!”“好!”鸵鸵一说出最后一个“好”字,就发现上当了。因为韩青一连串说的都是些不很重要的事,在这个快乐的日子里,尽可以大方的去依顺他。谁知他忽然冒出一句“要嫁给我!”她答得太顺口了,“好”字已冲口而出,这个字一出口,韩青可乐坏了!他扬着眉,笑得那么神采飞扬,整个脸上都绽放出光彩来。他的手伸到桌面上,压住了她的手,郑重的、欣悦无比的说:“一诺千金啊!再无反悔啊!” 
  “不行不行!”她笑着嚷:“你这人有点赖皮,你故意让我上当……”“嘘!”他嘘着,阻止她说下去。“人类相爱,就要互许终身,这是彼此对彼此的付出,难道,你对我还有什么不满意……”“有啊!”她顺口喊。“是什么?”“你太瘦了!”她乱找原因。不过,那时的韩青,确实很瘦,暑假的疯狂工作把他的体力消耗了太多,那时,他只有五十四公斤。“太瘦了?怎么办?”他瞪着她。“要多胖你才满意?” 
  “六十公斤。”“六十公斤?”他算了算,回头就对那老板说:“给我拿十个糯米饭团来!”“你要干什么?”鸵鸵睁大眼睛问。 
  “吃啊!不吃怎么能胖呢!” 
  说着,他就真的开始狼吞虎咽的吃起那糯米饭团来。她睁大眼睛看他,故意不去阻止他,看他要如何收场。那知,他左吃一个饭团,右吃一个饭。伸长了脖子,就那样一个又一个的塞进去。她看得自己的喉咙都代他噎起来了,自己的胃都代他胀起来了,当他去吃第六个的时候,她终于忍无可忍的抓住了他的手,叱骂着说: 
  “你这个神经病!你准备噎死啊!如果你噎死了,我嫁给谁去?”一句话就让他灵魂都出了窍,心都快飞上天了。他不吃了,只是看着她傻傻的笑。 
  然后,他们回到了小屋里,他郑重的从口袋中掏出一个小首饰盒,打开来,里面是个纯金的、镂空雕花,手工非常朴拙,非常古老的一个戒指。 
  “这是我给你的!”他慎重的说。 
  “哦!”她惊呼着。“戒指!这……这……这岂不太严重了吗?你去订做的吗?你把钱都去订了这戒指吗?这……这……”他拿起她的手,把戒指套在她中指上,不大不小,刚刚正好。她挣扎着,想脱下来。他握紧了她的手,虔诚的、郑重的、温柔的、深刻的一直看进她眼睛深处去。他一个字一个字,恳恳切切的说:“这不是我买的戒指,这是个很旧很古老的东西,它是我外公送我外婆的礼物,外婆又把它送给了我母亲。当我来台北时,母亲怕我没钱用,把这戒指给了我。这些年,我穷过,我苦过,我当过手表,当过外套……就是没有卖掉这戒指。它并不很值钱不是钻石,不是红宝,只是个制造得土土的、拙拙的金戒指,但它有三代之间的爱。我把它给你,不敢要求你什么,只是奉献我所能奉献的;我的未来、我的生命,我全部全部的爱。你能脱下来吗?你能不要吗?你能拒绝吗?” 
  “哦!韩青!”她低喊着,抬眼看他,眼睛又湿了。“你怎么能对我这么好?你怎么能这样爱我?我觉得我的缺点好多好多,我虚荣,我善变,我任性,我倔强,我又爱哭……我……我……”他用唇堵住了她那嗫嚅着、轻颤着的唇。她情不自已,就全心震颤着去接受这吻了,她的双臂挽住了他的颈项。他闭上眼睛用整个心灵去体会这个“爱”字,用整个心灵去“吻”她。他们站立不住,滚到了床上,他继续吻她。十二朵玫瑰在空气里绽放着甜甜的香味。甜甜的,甜甜的,甜甜的……如蜜,如酒,如香胶,带着令人晕眩的魅力。他的头有些晕,他的心怦怦跳着,他的神思恍惚,他的身体和心灵都在强烈的感受着那个“爱”字。于是,不止于唇与唇的接触,他吻她的眉心,吻她的睫毛,吻她发热的面颊,吻她翘翘的鼻尖,吻她那有个“小鸵鸵”的耳垂,吻她修长的颈项,吻她颈项下的那个小窝窝……然后,吻把什么都搅热了,吻把什么都融化了,吻把什么都突破了。礼教,尊严,传统……一起打破。终于,在他们认识的一周年这天,他们那么相爱,那么相爱,那么相爱……他们奉献了彼此,从心灵,到肉体。并深深去体会到,世界上最深切最密切最真切的爱,就是在灵肉合一的那一刹那。十二朵玫瑰花绽放着芬芳,甜甜蜜蜜温温柔柔的芬芳。充塞在室内,充塞在空气中。收音机里,正播着一支英文歌:How Deep Is Yuor Love。 
 

 
分享到:
2一棵想飞的竹子
1一棵想飞的竹子
2红枫叶的温暖
1红枫叶的温暖
2小狐狸天天和小牛聪聪
1小狐狸天天和小牛聪聪
3我亲爱的狐狸大叔
2我亲爱的狐狸大叔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