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金盏花 >> 第十六节 纤纤第一次出现在虞家

第十六节 纤纤第一次出现在虞家

时间:2013/12/3 16:50:18  点击:2330 次
  纤纤第一次出现在虞家,这当然又是虞家“惊天动地”的大事。别说大姐颂萍和大姐夫黎鹏远赶回来了,二姐颂蘅和二姐夫何子坚赶回来了,连佩吟都被虞太太电话召来。整个晚上,虞家热闹得像是在过年,就差没有放爆竹了。那一向被虞家三姐妹戏称为“傻小子”的虞颂超,算是因纤纤而出了一次大大的风头。纤纤是刻意妆扮过的,在奶奶和吴妈的双重好意下,第一次去男家不能穿得太素,她穿了件淡粉红色镶银花边的洋装,衣裳是最流行的宽松型,正好掩饰了她的瘦弱,而且增加了她的飘逸。长发自自然然的垂著,发际,戴了朵小小的粉红色缎带花。腰上系著银色的带子。她不肯化妆,最后,只勉强的抹了点胭脂。尽管如此,她仍然唇不点而红,眉不画而翠。她坐在虞家那宽大的客厅里,在满屋子男男女女,老老少少中,她就是那么光彩夺目,那么与众不同,那么自然而然的成为所有目光的焦点。 

  虞太太面对著纤纤,是越看越高兴,越看越惊奇,越看越得意,再抬头看看颂超,虽然“儿子是自己的好”,她也不能不承认,和纤纤相比,儿子硬是被比下去了。纤纤好脾气的,温驯的,不慌不忙的,从从容容的坐在那儿,只是笑,对每一个人笑。在淡淡的娇羞中,仍然带著种满足的,欢欣的喜悦。她那么天真,那么稚嫩,竟连掩饰自己的感情都没学会。“哦,纤纤,”虞太太热烈的说:“咱们家的颂超是个傻小子,他假若对你有什么不周到,你可别认真,你看到了吗?咱们家的女人最多,联合起来,一人骂他一句,就有他受的!” 

  “妈!”颂超抗议了:“人家纤纤是第一次来我们家,你就把我们家那群娘子军搬出来干嘛?我告诉你吧,纤纤是不会参加你们来欺侮我的!”他直望著纤纤,问:“纤纤,你会吗?” 

  纤纤笑了,轻柔的说:“我为什么要欺侮你呢?”“瞧!”颂超大乐。“我说的吧!”“嗯,”大姐颂萍开始连连点头,眼光就无法从纤纤脸上移开。“老三,你真不知道是走了什么运?大概是傻人有傻福!我才不相信你凭自己的本领,会追上纤纤,我看呀,八生是佩吟帮你的忙!”佩吟和赵自耕的恋爱,在虞家早已是个热门的话题,佩吟自己,就被虞家三姐妹“审”了个详详细细,她常无可奈何的叹著气说:“我看,你们三姐妹的好奇心,可以列入世界之最里面去!”现在,颂超被颂萍这样一说,可就急了,一面大呼冤枉,一面就冲著佩吟问:“是你帮忙的吗?佩吟,你说说看!”“说实话——”佩吟坦白的说:“我只介绍他们认识,以后的发展,与我全然无关!” 

  “你们瞧!你们瞧!”颂超又得意了。“全是我自己想出来的‘花招’,哈!”他忽然大笑,因为“花招”两个字与事实不谋而合,他越想越乐,又抓头,又笑,大发现似的嚷著说:“我这才知道,‘花招’两个字的典故从那儿出来的了!”他望著佩吟:“你是学中国文学的,是不是以前也有我这么一个人,用‘花招’赢得了美人归……” 

  “噢,”颂蕊喊:“老三,你别乐极而忘形,什么花招不花招的,我看你越来越傻乎乎的,真不知道纤纤看上了你那一点?”“你问纤纤好了!”颂蘅说。 

  谁知,颂超真的走到纤纤面前,坐在地毯上,他直视著纤纤,一本正经的问:“纤纤,我家的娘子军都要知道,你到底看上了我那一点?你就告诉她们吧!”这一来,纤纤是不能不脸红了。她羞红了脸,低下了睫毛,用手卷弄著裙边,嘴角还是含著笑,就不肯说话。佩吟看不过去,走过去,她在纤纤身边坐下来,用手揽住了纤纤的肩膀,瞪著颂超,笑著骂:“傻瓜,你也跟著你家的娘子军起哄吗?”“可是,”颂超正正经经的坐著,倒是一脸的真挚和诚恳:“我并不是完全帮老四问,我自己也有些迷糊,我总觉得,命运未免待我太好,我真怕纤纤以后发现,我是一文不值的,所以,我也想问问她,到底喜欢我那一点!”“你真混哪!”佩吟说:“这种问题,你不会在私下和纤纤谈吗?一定要她在大庭广众里招出来吗?” 

  “大家都听著,比较有人证!”“有人证!”佩吟又气又笑:“我看你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你是和赵家太接近了。”“怎么说?我听不懂!”颂蘅问。 

  “有什么不懂的,完全律师口吻嘛!”佩吟说。大家都笑了,笑完了,颂蕊这家中最小的一个“小姑子”,就不肯饶掉纤纤,又绕到老问题上来,她逼视著纤纤,一叠连声的问:“说呀!纤纤!我哥哥问你的问题,你还没答复呢!说呀!纤纤!”纤纤被逼不过,居然抬起头来了,她脸红得像刚熟透的苹果,眼珠水灵灵而亮晶晶,闪烁著满眼的纯真。她不笑了,却有个比笑容更温柔更细腻更甜蜜的表情,罩满在她的面庞上。她的脸发光,声音清脆而温柔,她说了:“虞伯母,刚刚你们都说颂超是傻小子、傻瓜、傻乎乎的、愣小子、木头人儿……一大堆。可是,你们没有很了解我,韩老师是知道的,我只是样子好看,其实,我才是好笨好笨的。很多好简单的问题,我都不懂,说实话……”她悄然环顾室内的男男女女:“我连你们家的人,谁是谁都弄不太清楚,一定要多给我一些时间,我才会弄明白的。颂超——他对我好,他不像你们讲的那么傻,他是很聪明的!”她用又热烈又崇拜的眼光看著颂超。“他懂很多东西,会很多东西,他可以在空地上造起高楼大厦,可以在荒地上造起玻璃花房,他懂得画图,设计,用脑筋去思想,他会打球、游泳、跳舞,做各种运动,他还知道春夏秋冬四季的花花草草……唉唉!”她轻叹著,认真的睁大眼睛:“你们怎么能说他笨呢?他是我见到的最最聪明的人!而且,他那么高大那么强壮哪!他使我觉得自己很弱很小,有了他,我就好像什么都有了,什么都安全了,天塌下来,他会帮我顶著,地陷下去,他会帮我拔出来……他就是我所有的世界了!我不知道我看上他那一点,因为,他对我而言,不是‘一点’,而是‘全部’!唉唉!”她又叹气,眼睛更亮更亮了:“我是不会说话的,我好笨,好不聪明,我说不清楚我的意思,虞姐姐,你们个个都好,都比我会说话,或者,你们会懂我的意思……”她重新盯著颂超,毫不掩饰,毫不保留,她坦率而热切的说:“我只知道我爱他,爱他所有所有的一切,没有他,我就不要活了!” 

  她说完了,一时间,整个房子里变得鸦雀无声,大家都呆了,没有人说得出话来,平日吱吱喳喳的虞家三姐妹,都像中了魔,只是瞪著纤纤发愣。虞太太眼眶红了,眼睛湿了。虞无咎挑著眉毛,用一种崭新的眼光去看他的儿子,似乎到此时才又来重估自己这宝贝儿子的份量。黎鹏远和何子坚呆坐著,简直无法把眼光从纤纤脸上移开。佩吟仍然靠著纤纤坐著,用了解的、激赏的眼光看著纤纤。她服了她了,事实上,她早就服了她了!纤纤看到自己的一篇话,把满屋子的笑语都打断了,她有些惊慌起来,有些失措起来,她的脸微微发白了,坐正身子,她悄声问:“我是不是说错了话?”

  颂超从她面前的地毯上跪起身子,他再也不管姐姐妹妹们会怎样取笑,再也不管以后姐夫们会把他怎样嘲弄,他一把就抱住了纤纤,把她的头紧压在自己肩膀上,热烈的低喊著:“你没说错!你一句话也没说错。只除了——你使我上了天,现在,你不给我搬梯子的话,我真不知道怎么样从天空上走下来。噢,纤纤!”他轻唤著:“让我在全家人的面前起誓,我会用我以后所有的生命,来报答你这片深情!我会保护你,怜惜你,爱你!”室内又静了一会儿,然后,活泼的颂萍首先跳起身子,拍著手,打破了室内那稍微有些尴尬的气氛,她一叠连声的喊:“春梅!春梅,快拿香槟来!爸爸,对不起,我们要大开酒戒了,碰到这种事情,不喝香槟是绝对不行的!颂蕊,你去拿杯子!鹏远,你也别呆站著,把咱们家的香槟酒统统收集过来!”一句话提醒了大家,立即爆发了一阵欢呼声。顿时间,房子里又忙又乱,大家穿梭著奔来跑去,香槟酒来了,杯子来了,颂萍趁混乱间,把那兀自抱著纤纤发呆的颂超紧揪了一把,这才把这傻小子从“天上”接回地下来了。他站起身子,也开始跟著大伙儿起哄,开香槟,倒酒,碰杯,一时间,屋子里充满了酒香,充满了人语,充满了笑声,充满了玻璃瓶与杯子相撞的叮当声。颂蘅也塞了一杯酒给纤纤,纤纤端著酒杯,悄悄的问佩吟:“韩老师,我可以喝酒吗?” 

  “你可以喝,”佩吟笑著说,感动得眼眶也在发热。“不止你可以喝,我也要喝!”于是,大家都碰起杯来,欢呼著,叫嚷著,彼此祝福著彼此,虞太太是忘形的把纤纤左抱一次,右抱一次。黎鹏远三杯酒下肚,就开始长吁短叹起来。
 
  “你怎么啦?”颂萍问他。他盯著纤纤看,纤纤的脸已经被酒染红了,而且,感染了虞家上上下下的喜悦和祝福,她不能自已的笑著,笑得又甜蜜又温馨,又醉态可掬。 

  “唉唉!”黎鹏远叹著气:“老三有这种艳福,实在是让我不服气,想当年,我黎鹏远翩翩一少年,那一点儿不比老三强,只是一时失察……”“你再说!你再说!”颂萍著黎鹏远叫。 

  黎鹏远笑著一把勾住颂萍的腰,把脑袋倒到她肩膀上去,用京戏道白的声调喊著:“小生已经醉了,娘子原谅则个!” 

  立刻,满屋子都大笑了起来,笑得天翻地覆,地覆天翻。纤纤何曾经历过这种场面,也跟著大家笑不可仰。颂超拿著个酒瓶,不停的给每个人斟酒,他神采飞扬,俨然是个“男主角”。瓶子拿到佩吟面前,佩吟脸红红的用手盖住杯口,笑著说:“我真不能再喝了!”“不行!”颂超笑著不依的。“佩吟,我要特别敬你一杯,你不知道我有多感激你!” 

  他话中有话,佩吟一笑,心照不宣,她让他再斟满她的杯子。颂蘅听出语病,忽然啊呀一声叫了出来:“老三!你完了!”“怎么了?”颂超吃了一惊。 

  “你瞧,”颂蘅说:“你和纤纤的婚事是只等选日子了!而佩吟和赵律师的婚事也只等选日子了!等佩吟结了婚,纤纤就要叫佩吟一声妈,而你呢?老三,你叫丈母娘,该叫什么呢?”“噢,真的!”何子坚跟著太太起哄:“老三,你完了!你得叫佩吟—声‘妈’了!” 

  “我的天!”佩吟喊,带著酒意,倒在沙发里,用手轻拍著额。“我连纤纤,都不许她改口。何况你们虞家的辈份,从来就乱喊一气,妹妹喊哥哥老三,弟弟喊姐姐老大……现在,居然跟我论起辈份来了!算了,算了,我看,将来颂超和纤纤生了儿子,说不定儿子叫颂超还叫老三呢!” 

  大家又笑。就不知道怎么,虞家总有那么多的笑声,那么多的笑料。在觥筹交错,笑语喧哗里,虞太太也关怀的把佩吟拉在一边,悄声问:“真的快结婚啦?”“年底吧!”佩吟红著脸说。 

  “你妈怎样呢?”虞太太关心的:“她那个病——好些了吗?”“奇怪,最近稳定多了,也不发脾气,也不乱吼乱叫了,脑筋也清楚些了。我爸说,可能因为我的婚事,使她醒悟到自己是个母亲,就暂时忘了佩华了。” 

  “哦,这倒是真的,”虞太太说:“说不定一办喜事,冲它一冲,倒人给冲明白了!”她拍著佩吟的手背,由衷的说:“我非谢谢你不可,不管怎么样,老三这件喜事,都是你的撮合。”“不要谢我。”佩吟微笑著。“我觉得,一切都是天意!他们两个的见面,本来就很偶然,是由一盆金盏花开始的……”她笑了,想著那个早晨,一个“傻小子”来告诉她一个故事,另一个“小公主”捧来了金盏花。“许多时候,人算不如天算。伯母,我相信命运。你呢?”“我相信你会有个非常幸福的未来!” 

  那夜,他们喝酒一直喝到夜深,然后,赵自耕的电话来了,他对颂超笑著说:“你们虞家怎么回事?我的女儿和我的未婚妻都在你们家,我这儿就太寂寞了!快把纤纤送回来吧,结婚后,再慢慢聊天去!”“是!我马上送她回来!” 

  夜深人散,酒尽灯。颂超带著满胸怀容纳不尽的幸福,驾著他那辆“跑天下”,先把佩吟送回家,再把纤纤送回家,他自己驾车回来的时候,除了无边无际的幸福和欢乐以外,他实在没有丝毫“不幸”的预感,直到他的车子停在家门口,正预备开到车房里去,他在车灯的照耀下,忽然发现一个女人,正抱著双手,斜靠在他家门口的柱子上,静静的瞅著他。 

  他吓了好大一跳。如果他现在看到的是一个外星人,一个怪兽,一个魔鬼,都不会让他更加震惊,更加恐惧了。他望著她……那满头乱糟糟的小发卷,那相当美丽的大眼睛,那长而黑的假睫毛,那一件鲜红色的紧身衫,那高耸而诱人的胸部,那黑丝绒的裙子……他立即关掉车灯,呆呆的坐在车里,酒意都飞走了。 

  维珍走了过来,她身上那浓郁的香水味,就对他绕鼻而来,她扶著车门,注视著他。 

  “我能不能坐进车里来,跟你讲两句话?”她温和的说:“我想,我们总是朋友,对不对?”他傻傻的打开了车门,让她坐了进来。 

  “我打过很多电话给你,”她说,著他,眼睛里闪著光,带著某种看不见的威胁,静悄悄的盯著他。“你办公厅里永远说你出差了,你家里永远说你不在家……我知道,你这一向忙得很。又要盖花房,又要陪人家阔小姐,而且,你好像准备要做新郎了。是吗?”他低下头,咬住嘴唇,觉得很惭愧。无论如何,他和维珍这一段,总是他不对。“我很抱歉,维珍。”他由衷的说:“我知道我很对不起你,不过,我们可以永远做好朋友,是不是?”

  “朋友?”她冷哼了一声。“你是这样对待朋友的吗?不接电话?不见面?你像逃避一条毒蛇一样的逃开我!”她声音里开始充满了怨恨。“你知不知道,我来找过你,你家的女佣,看到我就说你不在。今晚,我已经来过一次,你们家灯火辉煌,笑声连大门外都听得到,可是,你家的女佣仍然把我关在门外。”他的心“怦”然一跳,暗道好险!万一春梅放她进来了,万一她和纤纤见了面,他真不知道后果会怎么样?他看著她,想捏造一个“不在家”的藉口:“其实,我真的不在家……”他勉强的说,由于根本不善于撒谎,他说得吞吞吐吐:“你听到笑声,可能是……可能是……我爸爸在请客……”她死死的盯著他,即使在那么黯淡的街灯下,他也可以看出她眼里的愠怒。“你不在家!”她沉声说:“可是,你笑著出门,左拥右抱,先送一个回家,再送另一个回家……” 

  “你……你……”他呐呐的说:“你跟踪了我!”“没有。我没那么大兴致。”她耸了耸肩。“我看著你开车出门是真的,车上有两个女人也是真的,我没当场出来拦你的车,算是给你面子。我想,你总要回家的,我就在这儿等著你,看你预备给我怎样一个交代?” 

  “交代?”他开始心慌意乱起来,这两个字未免用得太重了,他紧张的注视著她,手心在出汗,他明白,他是惹了麻烦了。“你是什么意思?维珍?” 

  “你有了新的女朋友了?”她问“是的。”他傻傻的回答。“赵自耕的独生女儿?”“是的。”“嗯,”她哼著:“你算钓著大鱼啦!” 

  他的心又陡的一跳,他想起,佩吟警告过他,他是维珍的一条“大鱼”。现在,她这种语气,正和佩吟的话不谋而合。他从没料到,人与人际的关系,可以用“钓鱼”两个字来形容的。而且,他觉得被侮辱了。他和纤纤的感情,被她这样一说,变得好恶劣。“维珍,”他正色说:“我对你很抱歉,真的很抱歉。但是,请不要侮辱我和纤纤的感情,我对她是非常非常认真的,我爱她。”他忽略了人性,他太天真,永远弄不清像维珍这种女人的心理。维珍的眉毛竖了起来,眼睛瞪得又圆又大,她重重的呼吸,眼睛里冒著火,她咬著牙说:“你爱她?呃?”“是的!”他仍然诚实的回答。 

  “那么,你预备把我怎么办?”“你?”他一愣。“我是给你玩的,是吗?”她恶狠狠的问,气呼呼的问:“我想,你已经忘记福隆那一夜了?” 

  他闭了闭眼睛,用手指插进头发里。福隆,他真希望这一生从没去过这地方,真希望那只是个恶梦! 

  “维珍,”他的声音变得软弱而无力了:“你要怎样才能原谅我呢?”“原谅?这不是原谅与不原谅的问题,这是责任的问题!虞颂超,你又不是未成年少年,你要对你的行为负责任!记得吗?那天我拒绝过你,记得吗?我一直求你不要碰我,可是,你——你强——”“好好好!”他慌忙打断她的话,生怕听到更难堪的字眼,冷汗已经从他背脊上冒了出来。他想,他是碰到敲诈了!“说吧!”他咬牙:“你要我怎么负责任?” 

  “你必须娶我!”她清晰而有力的说了出来。 

  他大惊失色,以为自己听错了,瞪著她,他问:“什么?”“你必须娶我!”她再重复了一遍,眼睛不看他,而冷幽幽的望著车窗外面。“因为——我有了你的孩子!” 

  他觉得脑子里轰然一响,坐在那儿,他顿时成为一座石像。不能思想,不能移动,而且,简直不能呼吸了! 
 

 
分享到:
女真人采取多种婚姻形式真实写照
盘古开天辟地
蟠龙,(注意,它无云),天不足西北,无有阴阳消息,故有龙衔火精以照天门中。(郭璞注《大荒北经》烛龙引《诗含神雾》)
生活是休闲了,但孤独也是毒药,皇帝只有一个,漫漫的时光如何消磨?后宫打发时光的玩具很少,后宫女子靠抽烟、打牌、做针线消磨日子。
难以启齿的宋史:男人不想打仗用女人抵押
慈禧到底有过多少个外国情人
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盗
清朝皇帝女儿为何多见不到自己老公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