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我是一片云 >> 第十一节 宛露坐在书桌前面呆呆的注视著卓上的台灯

第十一节 宛露坐在书桌前面呆呆的注视著卓上的台灯

时间:2013/11/27 23:11:08  点击:2822 次
   宛露坐在书桌前面,呆呆的注视著卓上的台灯,默默的出著神。桌上,有一迭空白的稿笺,她想写点什么。提起笔来,她想著以前的自己,过二十岁生日的自己!她在纸上下意识的写著:“我是一片云,天空是我家,朝迎旭日升,暮送夕阳下!我是一片云,自在又潇洒,身随魂梦飞,来去无牵挂!”多大的气魄!朝迎旭日升,暮送夕阳下!多么无拘无束,身随魂梦飞,来去无牵挂,而今日的她呢?
  她再写:“我是一片云,轻风吹我衣,飘来又飘去,何处留踪迹?我是一片云,终日无休息,有梦从何寄?倦游何所栖?”写完,她丢下笔。咳!我是一片云!多么潇洒,多么悠游自在,多么高高在上,多么飘逸不群!我是一片云!曾几何时,这片云竟成了绝大的讽刺!云的家在何方?云的窝在何处?云来云往,可曾停驻?我是一片云!一片无所归依的云!一片孤独的云,一片寒冷的云,一片寂寞的云,也是一片倦游的云!她把额头抵在稿纸上,泪水慢慢的浸湿了稿笺。
  楼下,玢玢和兆培在有说有笑,玢玢那轻柔的笑语声,软绵绵的荡漾在室内。幸运的玢玢!没有家庭的烦恼,没有爱情的烦恼,没有身世的烦恼!一心一意的跟著兆培,准备做段家的新妇!而她呢?是走向“情”之所系的孟樵?还是走向“理”之所归的友岚?或者,剪掉长发,遁入荒山,家也空空,爱也空空,何不潇潇洒洒的一起丢下,去当一片名副其实的“云”?于是,她心里朦胧的浮起在红楼梦中所读到的那阕“寄生草”:“漫□英雄泪,相离处士家,谢慈悲,剃度在莲台下。没缘法,转眼分离乍。赤条条,来去无牵挂,那里讨烟蓑雨笠卷单行,一任俺芒鞋破流浪缘化!”她心里凄楚的反覆著这些句子:没缘法,转眼分离乍,赤条条,来去无牵挂!越想越空,越想越心灰意冷。
  有门铃的声音,她没有移动身子,门铃与她无关,全世界都与她无关,她但愿自己能“赤条条,来去无牵挂”!连那个“芒鞋破”都可以省了。她模模糊糊的想著,却听到脚步声到了房门口,那从小听熟了的脚步声:母亲!母亲?她的母亲是那个许伯母呵!段太太敲了敲门,走进屋来,一眼看到宛露的头靠在桌上,她还以为宛露睡著了。轻步走近了她身边,段太太俯头凝视她,才发现宛露正大大的睁著眼睛,稿纸上的字迹,早被泪水弄得模糊不清。“宛露,”她低低的叫,用手抚摸著她的头发。“怎么又伤心了?你答应过妈妈,不再伤心难过的!”
  “我没事!”宛露抬起头来,很快的用袖子擦了擦眼角的泪痕,天很冷了,她穿著件枣红色的小棉袄。立即,那缎面的衣袖上,就被泪水浸湿了一大片。
  “宛露,有人找你!”段太太说,深思的望著宛露。
  “哦,是友岚吗?”她问。
  “不,是孟樵。”宛露打了个寒战,什么爱也空空,恨也空空?人的世界又回到面前来了。孟樵,可恶的孟樵!阴魂不散的孟樵!纠缠不清的孟樵!永远饶不掉她的孟樵!她吸了口气:
  “妈,你告诉他,我不在家吧!”
  段太太深深的望著女儿。
  “宛露!你并不是真的要拒绝他,是吗?你想他,是不是?而且,你是爱他的!”她用手怜惜的捧起宛露那憔悴而消瘦的下巴。“去吧!宛露,去和他谈谈!去和他散散步,甚至于……”段太太眼里含了泪。“如果你要哭,也去他怀里哭一哭,总比你这样闷在屋子里好!”
  “妈,”宛露幽幽的说:“你不是希望我和友岚好吗?你不是喜欢友岚胜过孟樵吗?”
  “不,宛露。我只希望你幸福,我不管你跟谁好,不管你嫁给谁,我只要你幸福。”
  “你认为,孟樵会给我幸福吗?”
  “我不知道。”段太太迷惘的说:“我只知道,你真正爱的是孟樵,而不是友岚。你的一生,谁也无法预卜。可是,可怜的宛露,你当初既无权利去选择你的生身父母,又无权利去选择你的养父母。现在,你最起码,应该有权利去选择你的丈夫!”宛露楞楞的看著母亲,默然不语。
  “去吧!宛露,他还在楼下等著呢!”
  宛露再怔了几秒钟,就忽然车转身子,往楼下奔去。段太太又及时喊了一声:“宛露!”宛露站住了。“听我一句话,对他母亲要忍让一些,他母亲这一生,只有孟樵,这种女人我知道,也了解。在她潜意识里,是很难去接受另一个女人,来分掉她儿子对她的爱。因此,她会刁难你,会反抗你,会拒绝你。可是,宛露,这只是一个过渡时期,等她度过了这段心理上的不平衡之后,她会接受你的。所以,宛露,既然你爱孟樵,你就要有耐心。”
  宛露凝视了母亲好一会儿,段太太给了她一个温柔而鼓励的笑。于是,宛露下了楼。
  楼下,孟樵正在客厅里不耐烦的走来走去,兆培斜靠在沙发椅上,用一对很不友善的眼光,冷冷的看著孟樵。玢玢斜倚在兆培身边,只是好奇的把孟樵从头打量到脚,又从脚打量到头,再凑到兆培耳边去说悄悄话:
  “他很漂亮!也很有个性的样子!”
  兆培狠狠的瞪了玢玢一眼,于是,玢玢慌忙又加了一句:
  “不过,没有你有味道!”
  兆培笑了。“因为我没洗澡的关系!”
  玢玢掐了兆培一把,兆培直跳了起来。
  “要命!”他大叫:“你该剪指甲!”
  “我不剪,就留著对付你!”
  孟樵看著他们打情骂俏,奇怪著,为什么别的情侣之间都只有甜蜜与温馨,而他和宛露之间,却充满了风暴的气息?是自己不对?是宛露不对?还是命运不对?他正烦躁著,宛露下楼来了。一件枣红色的小棉袄,一条灰呢的长裤,她瘦骨娉婷而纤腰一握。那白尴的面颊上,泪痕犹新,那大大的黑眼睛如梦如雾。就这样一对面,孟樵已经觉得自己的心脏绞扭了起来,绞得他浑身痛楚而背脊发冷。怎么了?那嘻嘻哈哈的宛露何处去了?那无忧无虑的宛露何处去了?那不知人间忧愁的宛露何处去了?他大踏步的迎了过去。
  “宛露,我们出去走走,我有话和你谈。”
  她怔了怔。“我去拿件大衣。”她才转身,段太太已拿著件白色大衣走下楼来,把大衣递给了宛露,她望著孟樵说:
  “孟樵,好好照顾她,别让她受凉了,也——别让她受气。”
  孟樵庄重的看著段太太。
  “伯母,您放心。”走出了段家,街头的冷风就迎面而来,冷风里还夹杂著细细的雨丝。这已经是雨季了,往年的这时候,整天都是绵绵不断的雨,今年的雨来得晚。可是,街面上,柏油路已经是湿漉漉的了。孟樵伸手把宛露揽进了怀里,帮她把大衣扣子严密的扣住,又把她拉往人行道。
  “别淋了雨。”他说。“我喜欢。”她固执的走在细雨中。“你说有话要和我谈,你就快些谈吧!”“宛露,”他忍耐的叹口气:“你相当冷淡呵!这些日子,你到底是怎么了?你躲我,你不见我,你逃避我……难道我真是个魔鬼吗?”“我早已跟你说过,我们之间完了。”宛露望著脚下那被雨洗亮了的街道,和那霓虹灯的倒影。“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一直要对我纠缠不清?”“因为我们之间并没有完!”他强而有力的说:“因为我爱你,因为我要你,因为我要娶你!”
  她陡的一震。“你说什么?”她含糊的问。
  “我要娶你!”他清清楚楚的说,语气坚决,肯定,而果断。“我已经决定了,过阴历年的时候,我们就结婚!报社要派我到美国去三个月,你也办手续,我们正好到那边去度蜜月!”宛露站住了,她扬著睫毛,怔怔的看著孟樵,那细细的雨珠,在她睫毛上闪著微光。她那清幽的眸子,却是晶莹剔透的。“你已经决定了?”她慢吞吞的问。“你怎么知道我要不要嫁你?”“你要的!”他坚定的望著她。“你一定要,也非要不可!你没有其他的选择,你只能嫁给我!”
  “为什么?”她惊愕的。
  “因为你爱我!”她张大了嘴。“你倒是一厢情愿……”
  他把她拥进了怀里,她的嘴被他那粗糙的衣服所堵住了。他的手强而有力,他的怀抱宽阔而温暖。于是,一刹那间,她觉得自己再也不想挣扎,再也不想飘荡,再也不要做一片云,再也不要去选择……是的,她要嫁他,她想嫁他,她愿跟他去天涯海角!只有这样有力的胳膊,能给她一个安全的怀抱,只有这样一颗狂热的心,能给她充裕的爱,只有这样一个宽阔的胸怀,能稳定她那游移的意志。是的,她要嫁他,是的,她只能嫁他,是的,她爱他!全心全意的爱他!
  她叹了口长气。“孟樵,”她喃喃的说。“你真的要我吗?真的吗?甚至不管你母亲的反对吗?”他挽著她往前走。“我妈已经同意了。”“什么?”她吓了一跳,不信任的仰头看著他。“你骗我?她不可能同意!她不喜欢我,她一点也不喜欢我,她怎么会同意?”他站定了,望著她。“你现在就跟我回家去,我们马上把这件事弄明白!我妈说了,她从没有不喜欢你,只是想使你安定下来,她说你太活泼,太野性,怕你不能跟我过苦日子。宛露,你要体谅我母亲,她对儿媳妇的要求难免会苛刻一些,因为她守了二十几年寡,把所有希望都放在我一个人身上!这些日子,她眼见我的痛苦和挣扎,她终于说了:结婚吧,娶宛露吧!我会尽我的能力来爱她……”“她会尽她的能力来爱我?”宛露做梦似的说:“她会说这种话吗?”“宛露!”孟樵严肃的说:“你再不信任我妈,我会生气了!我告诉你,她已经同意了我们的婚事,你还有什么可怀疑的?说真的,不是我妈对你有成见,是你对我妈有成见……”
  宛露忽然有了真实感了,攀住他的手臂,她眼里燃起了光采,几个月以来,她从没有如此喜悦和狂欢过,她挑著眉毛,喘息的、兴奋的、几乎是结结巴巴的说:
  “哦!孟樵!我……我错了,我……错怪了你妈!哦,孟樵!只要……只要她能原谅我,我……我……”她涨红了脸,终于冲口而出。“我愿意做个最好的儿媳妇!”
  他把她一把拖到路边的阴影里,狂喜的吻住了她,她那凉凉的、湿湿的、带著雨水的嘴唇,酥软而甜蜜。她的身子娇小玲珑,像一团软软的彩霞。他的嘴唇滑向她的耳边,低低的问:“还敢说不嫁我吗?”“不敢了。”她轻柔的。
  “还敢说不爱我吗?”“不敢了。”他热烈的握住她的手,粗暴的叫:
  “那么,我们还等什么?回家去见我妈吧!去告诉她,你终于要成为孟家的一份子吧!”
  她颤抖了一下。“你又怎么了?”他问。
  “没事!没事!”她慌忙说,喜悦的笑著。“我只是有点冷!孟樵,你放心,我会很小心,很礼貌,很文雅的见你妈妈!我再也不会孩子气了,我已经长大了,这些日子来,我家发生了一件事……”她顿了顿,关于自己的身世,她从没对孟樵说过,不是要隐瞒他,而是没机会。现在,她觉得不是说这话的时候,甩了一下头,她甩掉了这阴影。在目前这份狂喜的心情下,她怎能容许阴影的存在呢?她笑看著他。“我是个大人了,我成熟了,我也不再是一片云,我不再飘荡。我会很乖很乖,很懂事,很懂事。你放心,孟樵,我再也不任性了。”孟樵凝视著她,还能听到比这个更甜蜜的话吗?还能听到比这个更温柔的话吗?还能希望她更谦虚,更懂事,更可爱吗?他紧握著她,挥手叫了一辆计程车。
  到了孟家,两人身上都是半湿的。冲进了客厅,孟樵扬著声音叫:“妈!看看是谁来了?”
  孟太太从卧室里走了出来,穿著件丝棉袍子,头发光亮的在脑后挽了个髻,脚步是从容不迫的,脸上的笑也是从容不迫的,她看来整洁、清爽,而神采奕奕。对于和宛露两次的冲突,她似乎真的不在意了。直接走到宛露面前,她和蔼的伸出手来,把宛露的手紧握在她的手中。宛露慌忙鞠了一躬,恭恭敬敬的叫了一声:
  “伯母!”孟太太笑望了孟樵一眼:
  “樵樵,你怎么让她淋了雨呢?这样不懂得体贴人呵,还配结婚娶太太吗?”“噢,伯母!”宛露情不自禁的代孟樵辩护。“不关他的事,是我自己喜欢淋雨。”“是吗?”孟太太对她深深的看了一眼,笑容收敛了。“以后这种怪毛病一定要改!”她说,走到沙发边坐下。“宛露!”她沉著声音叫,忽然变得很严肃,很正经,很庄重,而且是个完全的“长辈”,一点也不苟言笑的。“你过来坐下,今天既然已经谈到婚嫁,我必须和你好好的谈谈。婚姻不比儿戏,也不再是谈恋爱,要吵就吵,要好就好,婚姻是要彼此负责任的。”“是的,伯母。”宛露温顺的说,心里又开始像打鼓般七上八下,她勉强的走到孟太太对面,在沙发上坐了下来,眼光就不知不觉的飘向了孟樵,带著抹可怜兮兮的、求助的意味。“看著我!”孟太太皱了皱眉。“这也要改。”
  “改什么?”宛露不解的问。
  “宛露,不是我说你,女孩子最忌讳轻佻,你跟我说话的时候,眼光不能飘向别人。这是很不礼貌的。”
  “哦!”宛露喉咙里像梗了一个鸡蛋,她只得正襟危坐,目不斜视的看著孟太太。“是的,伯母。”她应著,声音已有些软弱无力。“你既然愿意嫁到孟家来,你就要知道一些孟家的规矩,樵樵的父亲叫孟承祖,曾祖父是个翰林,孟家是世代书香,从没有出过一点儿差错,孟家所娶的女孩子,也都是书香门第的大家闺秀。坦白说,宛露,你的许多条件,并不适合我的要求。”“哦,伯母。”宛露又看了孟樵一眼,孟樵已不知不觉的走了过来,坐在宛露身边,而且紧张的燃起了一支烟。当宛露的眼光对他投来,他立即对她做了一个鼓励的、安慰的眼色。“又来了!”孟太太严厉的看著宛露,声音仍然是不疾不徐,不高不低的。“宛露,你第一件要学的事,就是目不斜视!你知道吗?你长相中最大的缺点,就是你这对眼睛……”“我知道,”宛露的胸部起伏著。“我有双不安分的眼睛,你上次告诉过我!”“你知道就好了。”孟太太一副宽容与忍耐的态度。“这并不要紧,你只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不要随便对人抛媚眼,尤其是男人……”“伯母!”宛露不由自主的提高了声音:“我从来就没有……”“宛露!”孟太太沉声说:“这也要改!”
  “改什么?”宛露更加困惑了。
  “长辈说话的时候,你不能随便插嘴,也不能打断,这是基本的礼貌,难道你父亲没有教过你?”
  宛露咬紧了牙关,垂下了眼睑,下意识的把手握成了拳,闭紧嘴巴一语不发。“抬起头来,看著我!”孟太太命令著。“我和你说话,你不要低头,知道吗?”宛露被动的抬起头来。
  “我刚刚已经说了,你的许多条件,并不适合我的要求,但是樵樵已经迷上了你,我也只好接受你,慢慢的训练和薰陶,我想,总可以把你从一块顽石,琢磨成一块美玉,你的底子还是不错的……”“不见得!”宛露冲口而出。
  “你说什么?”孟太太盯著她。“你一定要打断我的话吗?如果你现在都不肯安分下来,你怎么做孟家的媳妇呢?你看!你的眼光又飘开了!我可不希望,我娶一个儿媳妇,来使孟家蒙羞……”“妈!”这次,开口的是孟樵,他愕然的,焦灼的、紧张而困惑的注视著母亲。“妈!你怎么了?宛露又没做错什么,你怎么一个劲儿的教训她……”
  “樵樵!”孟太太喊,声音里有悲切,有责备,有伤感,还有无穷无尽的凄凉:“我只想把话先说明白,免得以后婆媳之间不好相处。我没想到,宛露还没进门,我已经没有说话的余地了。好吧,你既然不许我说话,我还说什么呢?真没料到,你从小,我养你,教育你,给你吃,给你喝,今天你的翅膀硬了,你会赚钱了,又要被派出国了,你有了女朋友,我就应该扫地出门了……”“妈妈!”孟樵大喊。“你怎么说这种话呢?好了好了,是我的错,我不再插嘴,你要怎么说就怎么说吧!都算我错,好吗?”他懊恼的望望母亲,又怜惜的望望宛露。对母亲的眼光是无奈的,对宛露的眼光却是祈谅的。
  孟太太没有忽视他这种眼神,摇了摇头,她悲声说:
  “我不再说话了,我根本没有资格说话!”
  “妈!”孟樵的声音变得温柔而哀恳:“请你别生气吧!今晚,我们是在谈婚事,这总是一件喜事呀!”
  “喜事!”孟太太幽幽的说:“是的,是喜事!宛露是家学渊源,是名教授之女,你交到这样的女朋友,是你的幸运!我这个不学无术的老太婆,怎么有资格教她为人之道?”
  “我想,”宛露终于开了口,她的声音森冷清脆,她的面颊上已毫无血色,她的眼睛乌黑而锐利,她的呼吸急促而重浊,她直视著孟太太。“你应该先了解一件事,再答应我和孟樵的婚事,我不是段立森的亲生女儿!我是他们的养女,我的生父是谁我不知道,我的生母是个舞女……”
  “什么?”孟太太直跳了起来,脸色也变得雪白雪白了,她掉头看著孟樵。“樵樵!”她厉声喊:“你交的好朋友,你不怕你父亲泉下不安吗?我守了二十几年寡,把你带大,你居然想把一个出身不明不白的低贱女子,带进家门来羞辱孟家……”“宛露!”孟樵也急了,对于宛露的出身,他根本一点也不知道,第一个直接反应的念头,他就认为宛露又在编故事,目的只在和母亲呕气。于是,他叫著说:“你别胡说八道吧!宛露,你何苦编出这样荒谬的故事来……”
  “哦,孟樵!”宛露的声音,冷得像冰块的撞击:“原来你和你母亲一样!你也会注重我的出身和家世,更甚过注重我自己!你们是一对伪君子!你们看不起我是不是?你又怎么知道我看不看得起你们!”站起身来,她忍无可忍的逼向孟太太,压抑了许久的怒气像火山爆发一般喷射了出来,她大叫著说:“你是一个戴著面具的老巫婆!你讨厌!你可恶!你虚伪!你势利!你守寡了二十几年,有什么了不起,要一天到晚挂在嘴上!如果你不甘心守寡,你尽可以去找男人!你守寡也不是你儿子的错误,更不是你给他的恩惠,而你!你想控制你的儿子,你要独霸你的儿子,你是个心理变态的老巫婆……”孟太太被骂傻了,呆了,昏乱了,她蜷缩在沙发上,喃喃的叫著:“天哪!天哪!天哪……”她开始浑身颤抖,指著孟樵,语无伦次的叫:“樵樵,樵樵,你拿把刀把我杀了吧!你拿把刀把我杀了吧!……”“宛露!你疯了!”孟樵大吼,扑过去,抓住了宛露的胳膊:“住口!宛露!你怎么可以这样骂我母亲?你疯了!住口!”
  “我不住口!我就不住口!”宛露是豁出去了,更加大叫大嚷起来:“你母亲是个神经病!是个妖魔鬼怪!她根本不允许你有女朋友。她仇视你身边所有的女人!她要教育我,要我端庄贤淑,目不斜视……”她直问到孟太太脸上去。“你敢发誓你二十几年来没想过男人吗?没看过男人吗?你是一脸的道貌岸然,一肚子的……”
  “啪!”的一声,孟樵已对著宛露的脸挥去了一掌,这一掌清脆的击在她面颊上,用力那么重,使她站立不住,差点摔倒,扶著沙发背,她站稳了。转过头来,她不信任的睁大了眼睛,楞楞的看著孟樵,低低的说:
  “你打我?你打我?”她再看看缩在沙发上的孟太太,然后,她转过身子,像一阵旋风般冲出了大门,对著大街狂奔而去。孟樵呆立了两秒钟,才回过神来,他大叫著:
  “宛露!宛露!宛露!”
  他追出了大门,外面的雨已经加大了,雨雾里,他只看到宛露跳上了一辆计程车,车子就绝尘而去。
  宛露缩在车子里,浑身发著抖,像人鱼一样滴著水。她不想回家,在这一刻,她无法回家,她心里像燃烧著一盆好热好热的大火,而周身却冷得像寒冰。她告诉了那司机一个地址,连她自己都弄不清楚,这个地址到底是什么地方。车停了,她机械化的付了钱,下了车,站在雨地里,迷迷糊糊的四面张望著,然后,她看清楚了,自己正站在顾友岚的家门口。她疯狂的按了门铃。开门的是友岚自己,一看到宛露这副模样,他就呆了。一句话也没问,他把她连扶带抱的弄进了客厅,大声的叫母亲,顾太太和顾仰山都奔了过来,他们立刻用了一条大毛毯,把她紧紧的裹住。她的头发湿漉漉的贴在面颊上,雨珠和著泪水,流了一脸,她浑身颤抖而摇摇欲坠。
  “顾伯母,”她牙齿打著战,却十分清醒的问:“你会为了我是个舞女的私生女,而不要我做儿媳妇吗?”
  “什么话!”顾太太又怜又惜又疼又爱的叫。“我们爱你,要你,宠你,从来不管你的出身!”
  “顾伯伯,你呢?”“你还要问吗?”顾仰山说:“我们全家等你长大,已经等了这么多年了。”“那么,”她回头直视著友岚。“我已经考虑过了,随便那一天,你都可以娶我!”她把双手交给友岚,郑重而严肃。“别以为我是一时冲动,也别以为我是神志不清,我很清醒,很明白,友岚,我愿为你做一个最好最好的妻子!”
  “宛露!”友岚激动的喊了一声,立刻把那滴著水的身子,紧紧的拥进了怀中。 
 

 
分享到:
膻焦香 及腥朽 此五臭 鼻所嗅 宫商角 及徵羽 此五音 耳所取27
尼泊尔“活女神”的私密生活5
小马过河3
 打坐姿势图片5
越南战争后美国性解放疯狂自拍照1
傻瓜汉斯3
不爱吃药的小老鼠5
小白兔和小花猪的比赛1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