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秋歌 >> 第四章 方靖伦通知芷筠要加班

第四章 方靖伦通知芷筠要加班

时间:2013/11/25 6:01:41  点击:2960 次
  星期六下午,方靖伦通知芷筠要加班。
  近来公司业务特别好,加班早在芷筠意料之中。方靖伦经营的是外销成衣,以毛衣为主,夏天原该是淡季,今年却一反往年,在一片经济不景气中,纺织业仍然坚挺着,这得归功于女人,全世界的女性,都有基本的购衣狂,支持着时装界永远盛行不衰。芷筠一面打着英文书信,一面在想竹伟,还好今晨给他准备了便当,他不会挨饿。下班后,她该去西门町逛逛,给竹伟买几件汗衫短裤。昨天,竹伟把唯一没破的一件汗衫,当成擦鞋布,蘸了黑色鞋油,涂在他那双早破得没底了的黄皮鞋上。当她回家时,他还得意呢!鼻尖上、手上、身上全是鞋油,他却扬着脸儿说:“姐,我自己擦鞋子!”
  你能责备他吗?尤其他用那一对期待着赞美的眼光望着你的时候?她低叹了一声,把打好的信件放在一边,再打第二封。等一叠信都打好了,她走进经理室,给方靖伦签字。方靖论望着她走进来,白衬衫下系着一条浅绿的裙子,她像枝头新绽开的一抹嫩绿,未施脂粉的脸白皙而匀净,安详之中,却依然在眉端眼底,带着那抹挥之不去的忧郁。他凝视她,想起会计小姐所说的,关于芷筠家中有个“疯弟弟”的事。
  “董芷筠,你坐一下。”他指着对面的椅子。
  芷筠坐了下去,等着方靖伦看信。方靖伦很快的把几封信都看完了,签好字,他抬起头来。没有立即把信件交给芷筠去寄,他沉吟的玩弄着一把裁纸刀,从容的说:
  “听说你的家境不太好,是吗?”
  芷筠微微一惊。会计李小姐告诉过她,方靖伦曾经问起她的家世。当初应征来这家公司上班,完全凭本领考试,方靖伦从没有要她填过保证书或自传一类的东西。但是,她前一个工作,却丢在竹伟身上。据说,那公司里盛传,她全家都是“疯子”。因此,当方靖伦一提起来,她就本能的瑟缩了一下,可是,她不想隐瞒什么。自幼,她就知道,有两件事是她永远无法逃避的,一件是“命运”,一件是“真实”。
  “是的,我父母都去世了,家里只有我和弟弟。”她坦白的回答。“你弟弟身体不太好吗?”方靖伦单刀直入的问。
  她睁大着眼睛,望着他。这问题是难以答复的。方靖伦迎视着这对犹豫而清朗的眸子,心里已有了数,看样子,传言并非完全无稽。“算了,”他温和的微笑着,带着浓厚的、安慰的味道。“我并不是在调查你的家庭,只是想了解一下你的背景,你工作态度一直很好,我想……”他顿了顿,拉开抽屉,取出一个信封,从桌面上推到她的面前。
  完了!芷筠想,老故事又重演了,那厚厚的信封,不用问,也知道里面是钱,她被解雇了。凝视着方靖伦,她的嘴唇失去了血色,眼光里有着被动的,逆来顺受的,却也是倔强的沉默。这眼光又使方靖伦心底漾起了那股难解的微澜。这女孩是矛盾的!他想,她一方面在受命运的播弄,一方面又在抗拒着命运!“这里面是一千元,”方靖伦柔和的看着她,尽量使声音平静而从容。“从这个月起,你每个月的薪水多加一千元,算是公司给你的全勤奖金!”
  她的睫毛轻扬,眼睛闪亮了一下,意外而又惊喜的感觉激动了她,她的脸色由苍白而转为红晕。方靖伦看着这张年轻的脸孔,忽然感到必须逃开她,否则,他会在她面前无以遁形了。“好了,”他粗声说:“你去吧!”
  她拿起信封,又拿了该寄的那些信,她望着他低俯的头,忽然很快的说:“谢谢你!不过……”
  不过什么?他情不自已的抬起头来,他接触到她那坦白而真挚的眼光:“我弟弟身体很好,很结实,他并没有病,也不是传言的疯狂,他只是——智商很低。”说完,她微笑了一下,又慈爱的加了一句:“他是个很好,很好,很好的弟弟!”她一连用了三个“很好”,似乎才能表达自己的感情。然后,掉转身子,她走了。于是,这天下班后,芷筠没有立刻回家。多了一千元!她更该给竹伟买东西了。去了西门町,她买了汗衫、短裤、衬衫、袜子、鞋子……几乎用光了那一千元。抱着大包小包的东西,转了两趟公共汽车,她在暮色苍茫中才回到家里。
  推开门,一个人影蓦然闪到她面前,以为是竹伟,她正要说什么,再一看,那深黝的黑眼珠,那挺直的鼻梁,那笑嘻嘻的嘴角……是殷超凡!
  她的心脏猛然加速了跳动,血液一下子冲进了脑子里。从上次摔跤到现在,几天?五天了!他从没有出现过,像是一颗流星一般,在她面前就那样一闪而逝。她早以为,他已从她的世界里消灭,再也不会出现了。可是,现在,他来了,他竟然又来了!如果他那天晚上,不那么肯定而坚决的抛下一句话:“我明天晚上来看你!”她决不会去等待他,也决不会去期盼他。人,只要不期望,就不会失望。原以为他“一定”会来,他“居然”不来,她就觉得自己被嘲弄、被伤害了。她为自己的认真生气,她也为自己的期待而生气,人家顺口一句话,你就认了真!别人为什么一定要再见到你呢?你只是个卑微、渺小的女孩!但是,那等待中的分分秒秒,竟会变得那样漫长而难耐!生平第一次,知道时间也会像刀子般割痛人心的。而现在,她已从那朦胧的痛楚中恢复了,他却又带着毫不在乎的笑容出现了!想必,今晚又“路过”了这儿,忽然心血来潮,想看看那对奇怪的姐弟吧!她走到桌边,把手里的东西堆在桌上,脸色是庄重的,严肃的,不苟言笑的。
  “竹伟呢?”她问。像是在回答她的问话,竹伟的脑袋从卧室中伸了出来,笑嘻嘻的说:“姐,殷大哥带我去吃了牛肉面,还送了我好多弹珠儿!”他捧着一手的弹珠给芷筠看,得意得眼睛都亮了,就这样说了一句,他就缩回身子去,在屋里一个人兴高采烈的玩起弹珠来了。殷超凡望着芷筠:“我下午就来了,以为星期六下午,你不会上班,谁知左等你也不回来,右等你也不回来,竹伟一直叫肚子饿,我就干脆带他出去吃了牛肉面!你猜他吃了几碗?”他扬着眉毛:“三大碗,你信吗?”她望着他。下午就来了?难道是特地来看她的吗?唉!少胡思乱想吧,即使是特地,又怎样呢?他属于另一个世界,另一个遥远的世界!她张开嘴,声音冷冰冰的:
  “不敢当,如此麻烦你!”
  他锐利的盯着她。“你在生气吗?”“什么话!”她的声音更冷了。“为什么要生气呢?你帮我照顾了竹伟,我谢你还来不及,怎会生气?”
  他的眼珠深沉的,一瞬也不瞬的注视着她。那眼光如此紧迫,竟像带着某种无形的热力,在尖锐的刺进她内心深处去。“我被家里给‘扣’住了!”他说:“摩托车也被扣了,我并不是安心要失约!”“失约?”她自卫的、退避的、语气含糊的说:“什么失约?”
  他像挨了一棒。原来……原来她根本不认为他们之间有约会!原来她没有等待过,也没有重视过他那一句话!怪不得她的脸色如此冷淡,她的神情如此漠然!殷超凡啊殷超凡,他叫着自己的名字,当你躺在床上做梦的时候,她根本已经忘记这个世界上有一个你!本来嘛,只见过一面的陌生人,你凭什么要求她记忆中有你?
  “看样子,”他自嘲的冷笑了一下。“我才真正是殷家的人,专门会——小题大作!”
  她不懂他话里的含意,但却一眼看出了他感情上的狼狈,她的心就一下子沉进一湖温软的水里去了。于是,她眼中不自觉的涌起了一片温柔,声音里也带着诚挚的关切。她说:
  “手臂怎样了?伤好了吗?怎么还绑着绷带呢?有没有看过医生?”一连串的问题唤回了他的希望,本能的倔强却使他嘲弄的回了一句:“原来你记得我是谁!”
  她柔柔的看着他。他的心跳了,神志飘忽了,这眼光如此清亮,如此温存,如此蒙蒙然,像雾里的两盏小灯,放射着幽柔如梦的微光。似乎在那儿作无言的低语:
  “何苦找麻烦呵!”他的倔强粉碎了,他的自尊飞走了。他的心脏像迎风的帆,张开了,鼓满了。“你没吃饭,是吗?”他问,生气又充斥在他的眼睛里。“我陪你吃点东西去!”“怎么每次一见面,你就提议吃东西呢?”她笑了,左颊上那个小涡儿在跳跃着。“你把我们姐弟两个,都当成了饭桶了吗?”“吃饭是人生大事,有什么不好?”他问,伸手拉住她的胳膊:“走!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她望着他。唉!不要去!你该躲开这个男孩子,你该保持距离,以策安全呵!但是,那张兴高采烈的脸,那对充满活力与期望的眼光,是这样让人无法拒绝呵!她点了点头:
  “等一等,让我对竹伟交代一声!”
  她抱起竹伟的那些衣物,走进竹伟的房间。竹伟正蹲在地上,专心一致的弹着弹珠,那些彩色的玻璃球滚了一地,迎着灯光,像一地璀璨的星星。怎么!即使是一些玻璃弹珠,也会绽放着如此美丽的光华!
  “竹伟,”她说:“你看好家,不要出去,姐去吃点东西,马上就回来,好不好?”竹伟抬头看着她。“如果霍大哥来,我可不可以跟他出去呢?”
  芷筠愣了愣。“霍大哥很忙,你不要去烦人家!”
  “霍大哥是好人!”竹伟争辩似的说:“我要跟霍大哥出去!霍大哥会讲故事给我听!”
  “好吧!如果他愿意带你出去,”她勉强的说:“但是,如果你出去,一定要锁好门!”
  走出竹伟的房间,殷超凡正深思的站在那儿,沉吟的用牙齿半咬着嘴唇。“我们走吧!”她说。踏着夜雾,走出了那条小巷,街灯把他们的影子斜斜的投射在地上,一忽儿前,一忽儿后。殷超凡没有叫车,只是深思的望着脚下的红方砖,有好长一段时间,两人都没开口,然后,他忽然说:“霍大哥是个何许人?”
  她怔了怔,微笑了。“一位邻居而已。”邻居“而已”!仅仅是个“而已”!他释然了,精神全来了。扬起头,他冲着她笑,伸手叫了计程车。
  他们去了一家新开的咖啡馆,名字叫“红叶”,坐在幽柔的灯光下,他喝咖啡,给她叫了咖哩鸡饭和牛肉茶。她一面吃着,一面打量他。今晚,他穿了件深咖啡色的衬衫,和同色的长裤。谁说男孩子的服装不重要?
  “你一定有一个很好的家庭!”她说。“你一定很得父母的喜欢!”“那个父母不喜欢子女呢?”他问:“可是,过分的宠爱往往会增加子女的负担,你信吗?”
  她深沉的看了他一眼。
  “人类是很难伺候的动物。当父母宠你的时候,你会觉得他们是负担,一旦像我一样,失去了父母的时候,想求这份负担都求不到了。我常想,我和竹伟,好像彼此一直在给彼此负担,但是,我们也享受这份负担。爱的本身,就是有负担的。”他情不自禁的动容了。
  “我从没见过像你这样的女孩,”他由衷的说。“你总在美化你周围的一切,不管那是好的还是坏的。但,你又摆脱不开一些无可奈何,你是矛盾的!”
  “你呢?难道你从没矛盾过?”她感动的问。
  他微微一怔,靠在沙发里,他认真的思想起来。
  “是的,我矛盾,我一直是很矛盾的。无论学业或事业,我一天到晚在努力想开一条路径,却又顺从家里的意思去做他们要我做的事。我责备自己不够独立,却又不忍心太独立……”他顿住了,望着她。“你不会懂的,是不是?因为你那么独立!”“你错了,”她轻声说:“我并不独立。”
  “怎么讲?”他不解的:“你还不算独立吗?像你这样年轻,已经挑起抚养弟弟的责任!”
  “在外表看,是竹伟在倚赖我,”她望着桌上小花瓶里的一枝玫瑰。“事实上,我也倚赖他。”
  “我不懂。”“这没什么难懂,我倚赖他的倚赖我,因为有他的倚赖,我必须站得直,走得稳。如果没有他的倚赖,我或者早就倒下去了。所以,我在倚赖他的倚赖我。”
  他迷惑的望着她。“我说的,你总有理由去美化你周围的一切。”他愣愣的说:“我希望,也有人能倚赖我。”
  她扬起睫毛,眼珠像浸在水雾里的黑葡萄。
  “必然有人在倚赖你,”她微笑的,那小涡儿在面颊上轻漾。“爱你的人都倚赖你,我猜……”那笑意在她脸上更生动的化开。“爱你的人一定很多!”
  “在目前,我只希望一个……”他低低的,自语似的说着。“嗯,哼!”她轻咳一声,打断了他。“告诉我你的事!”
  “哪一方面?”“各方面!”“你要我向你背家谱吗?我有三个姐姐,大姐二姐都出国了,也结婚了,三姐也快结婚了……”
  “你也快了吧?”她打断他。
  “为什么你认为我快了?”
  “你父母一定急着抱孙子!中国的传统观念嘛!”
  “事实上,我已经结婚了,而且有一个儿子了!”他注视着她,一本正经的。“真的?”她有些惊讶。
  “当然是假的!”她笑了起来,他也笑了。空气里开始浮荡着欢乐与融洽的气息,他们不知不觉的谈了很多很多。欢愉的时刻里,时间似乎消逝得特别快,只一忽儿,夜色已深。但是,在室内那橙红色的灯光下,他们仍然没有觉察。从没有享受过这样的夜晚,从不知道也有这种宁静柔美的人生!芷筠几乎是感动的领略着这种崭新的感觉,捕捉着每一个温馨的刹那。在座位的右前方,有个女孩子一直在弹奏着电子琴,那轻柔的音符,跳跃在温馨如梦的夜色里。
  “知道她弹的这支曲子吗?”殷超凡问。
  “不知道,我对音乐了解得很少。”
  “那歌词很美。”“念给我听。”他凝视她,眼光专注而生动。沉思了一会儿,他终于轻声的念了出来:“在认识你以前,世界是一片荒原,从认识你开始,世界是一个乐园!过去的许多岁月,对我像一缕轻烟,未来的无限生涯,因你而幸福无边!你眼底一线光采,抵得住万语千言,你唇边小小一笑,就是我欢乐泉源!这世界上有个你,命运何等周全,这还不算稀奇,我却有缘相见!”
  他念完了,带着个略略激动的眼神,他定定的望着她,他的脸微微的红着,呼吸不平静的鼓动着胸腔。她像是受了传染,脸上发热,而心跳加速。她的眼睛张得大大的,仔细的看着他。“我从不知道这支歌。”她说。“我也不知道。”他说。
  “什么?”“我五分钟前想出来的!”
  她的眼睛张得更大,一半是激动,一半是惊愕,她微张着嘴,说不出话来。心里却在叹着气;唉!这样的男孩子,是上帝造来陷害女孩子的!你再不逃开他,你就会深陷进去,再也无从自拔了!她忽然跳了起来:“几点钟了?”“十一点!”“我的天!我要回去了!”她抓起了桌上的手袋。
  他跟着站起来。“我送你回家!”“不!不!”她拚命摇头。“我自己叫车回去!”
  “我从不让女孩子单独回家!”他坚决的说。
  从不?她模糊的想着。他送过多少女孩子回家?为多少女孩子背过歌词?唉唉,这样的男孩子,是你该远远躲开的,你不是他的对手!她的脸色越来越凝肃了。
  在车上,她变得十分沉默,欢愉的气氛不知何时已悄悄的溜走,她庄严肃穆得像块寒冰。他悄眼看她,不明白自己做错了什么。那支歌,那歌词……唉唉,他也有叹着气,你是个傻瓜,你是个笨蛋,你才见她第二面,是不是操之过急了?你连追女孩子都不会,因为你从没有追过!你以为你情发于中而形于外,她却可能认为你只是一个轻薄的浮华子弟……
  车子停在她家门口,一路上,两人都没说过话。她跳下车子,对他说:“不留你了,你原车回去吧!”
  他跟着跳下车。“别紧张,我不会强人所难,做个不受欢迎的客人!你进去,我就走!”他说着。她拿出钥匙开门,他忽然把手盖在她扶着门柄的手上。他的眼睛深幽幽的望着她。“明天是星期天,我来接你和竹伟去郊外玩!”
  她拚命摇头。“我明天有事!”“整天都有事?”“整天都有事!”他紧闭着嘴,死盯着她。她回避的低下头去,继续用钥匙开门。忽然间,门从里面打开了,一个粗壮、结实、年轻的男人走了出来,嘴里叼着一支烟,穿着花衬衫,牛仔裤,满身的吊儿郎当相。“怎么回事?芷筠?整晚疯到那儿去了?”他问,咄咄逼人的,熟不拘礼的,眼光肆无忌惮的对殷超凡扫了一眼。
  芷筠一怔,立刻呐呐的说:
  “霍……霍立峰,什么时候来的?”
  “好半天了,我在训练竹伟空手道!这小子头脑简单,四肢倒发达,准会成为一个……”他呸掉香烟,流里流气的吹了一声口哨,以代表“了不起”或是“力道山”之类的名堂。“这家伙是谁?”他颇不友善的盯着殷超凡。
  原来,这就是那个“而已”。殷超凡看看他又看看芷筠……你对她了解多少?你对她的朋友又了解多少?你这“家伙”还是知难而退吧!他重重的一甩头,对芷筠抛下了一句生硬的道别:“再见!”转过身子,他头也不回的走了。
  听出他语气的不满与怀疑,芷筠被伤害了。望着他的背影,她咬着牙点了点头,是的,上层社会的花花公子!你去吧!我们原属于两个世界!她知道,他是不会再来找她了。霍立峰拍了拍她的肩:“这小子从那儿来的?我妨碍了你的好事吗?”
  “少胡说八道了霍立峰,你回去吧!我累了,懒得跟你胡扯,我要睡了。”她走进屋子,把霍立峰关在门外。靠着门,她终于长长的叹出一口气来,接着,就陷进了深深的沉思里。 
 

 
分享到:
1跛脚的孩子
1瓦尔都窗前的一瞥
1新世纪的女神
1兔子奶奶的生日
2小白兔和大灰狼
1小白兔和大灰狼
2母鸡和鸵鸟
1母鸡和鸵鸟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