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女朋友 >> 第八节 高凌风坐在那参天古木的原始森林里

第八节 高凌风坐在那参天古木的原始森林里

时间:2013/11/22 22:29:10  点击:2683 次
  小蝉走了一年半了。高凌风坐在那参天古木的原始森林里,望着徐克伟指手划脚的对伐木工人说话,望着那电锯迅速的在千年古树上辗过去,望着那巨木倾斜,和由缓而速的砰然倒下。奇怪,一棵大树的成长要上百年千年,被斫倒却只需十分钟!破坏一向比建设来得容易!他凝视那躺倒在地上的巨木,仍然绿叶婆娑,仍然枝桠纷歧,在那斑驳的树干上,还长着一层厚厚的青苔。这样一株树,还需要经过多少道处理,才能变成一块有用的“良材”!“栋梁”,“栋梁”,古人早就有“栋梁”二字,原来,“栋梁”是需要天时地利,百年以至千年的培育!而人呢?一个人的成功,又要经过多久的磨练呢?他用手托着下巴,对那株树愣愣的发起呆来。
  徐克伟走近他的身边。
  “今天上午的工作完了,”他轻松的拍拍衣服上的树叶和木屑。“我们走走吧!凌风!”
  高凌风站起身来,他们并肩走在那阴暗的丛林里,密叶浓遮,阳光几乎完全射不进来,林内落叶满地,而风声飒然。徐克伟深深的看了高凌风一眼:“凌风,你来山上快一个月了,觉得怎么样?”
  高凌风耸了耸肩:“没怎么样,枯燥而乏味!”
  “凌风!”徐克伟忍不住说:“你对森林有成见!以前我们一起念书,你的聪明才智都超过我,功课也比我好,可是,你就是不能把你的感情和森林揉和在一起……”
  “我的感情!”高凌风不耐的打断了他。“我的感情在美国追小蝉呢!”徐克伟愕然的看着高凌风。
  “你还没对小蝉死心呀?她说只去两个月,现在去了一年半了,你还有什么梦可做呢?”
  “我反正等她!”“你的人生,就被你的固执所害了!”徐克伟注视着他:“拿工作来说吧,以前我念森林系,也是糊里糊涂考进去就念了,既谈不上兴趣,也谈不上抱负。可是,一旦来山上工作,才发现山林的伟大,和自然的神奇……”
  “我不觉得有什么伟大!”高凌风又打断了他。
  “你也不觉得我们育林、造林、植林、种苗的价值吗?”
  “我承认这些事情有价值!只是我没有兴趣!我要下山去唱歌!”“你还是要唱歌?”“我从没有放弃过唱歌的念头,我这一生,对我真正有意义的事只有两件!一件是唱歌,一件是和夏小蝉结婚!我要做到这两件事!”“我以为……什么唱歌、弹吉他,敲锣打鼓那一套,只是孩子时代的玩意儿,现在我们长大了,应该正面来面对生活了!说真的,凌风,你应该留在山上工作,山上一直人手不够,每年森林系毕业的学生,都不上山而出国,这已经够滑稽。你呢?更怪了,你要唱歌……”
  “好了!好了!”高凌风恼火的叫:“你的语气倒有点像小蝉的父亲,是什么因素把你变成了一个只会说教的老头子!”
  “我不是说教!”徐克伟也有些激动起来。“我只是从一个孩子变成了大人!而你,还是个小孩子,还停留在十八岁!”
  “我停留在十八岁!你已经让这些老树把你变成了八十岁!我宁可停留在十八岁!也不愿意变成八十岁!我明天就下山!”高凌风吼着。“你不可理喻,四年大学全是白念!”徐克伟也吼着:“年龄越大,你倒越来越任性和固执了!”
  “你老气横秋,一点年轻人的朝气全没有了!你的冲劲呢?活力呢?热情呢?你老了!徐克伟,你已经老了……”
  徐克伟站住了,他一把抓住高凌风的衣服,激动而恼怒的叫着说:“你看看我,凌风!我的肌肉结实了,我的皮肤晒黑了,我的思想成熟了!当年我们在学校里追女孩子,做梦说梦的时代都过去了。我们必须面对现实!你看看你自己吧!憔悴,苍白,精神委靡,前途茫茫……至今,你仍然像个没头苍绳一样嗡嗡乱飞……到底我们谁没有冲劲活力?谁老气横秋?”
  “你不可能把我变成你!”高凌风叫着:“你安于现状,你喜欢森林,你又娶了你所爱的女孩子……你处处都比我强,比我顺利……”
  徐克伟望着高凌风那苦恼的眼睛,那落寞的神态,和那憔悴的容颜,他顿时心软了。吵什么呢?高凌风,他像个寂寞的孤魂,小蝉走了,把他所有的欢乐就都带走了!留在这儿的,只是个寂寞的躯壳。他叹了口气:
  “算了,凌风,我们哥儿两个,有什么好吵?反正,每个人有自己的道路和志愿。我们回去吧!思洁还等着我们吃中饭呢!”走出了那密密的丛林,天色阴阴暗暗的,远处的云层堆积着,山风吹来,带着深重的凉意。他们沿着山上的小径,回到林场的宿舍,李思洁早已倚门盼望了。
  坐在饭桌上,李思洁一面端菜端碗,一面笑望着高凌风,说:“怎么?明天真的要下山?”
  “真的!”“还要当汤姆琼斯?”李思洁笑盈盈的。
  高凌风望着李思洁,脑子里蓦然浮起李思洁和夏小蝉在上心理学的情形,一个穿蓝,一个穿白,喁喁而谈,悄悄私语。如今,李思洁和徐克伟已成夫妻,夏小蝉却飘洋过海,音讯全无!他低叹了一声,忽然说:
  “思洁,我不了解你!”
  “怎么?”“我觉得你是个都市味道很重的女孩子,又读到大学毕业,你怎么能放弃山下的繁华,安静的待在这个枯燥乏味的山上?”李思洁笑了笑,看了徐克伟一眼。“别忘了,我是一个女人!对一个女人来说,爱情在什么地方,什么地方就是我的窝!”
  高凌风觉得心里微微一震,他深思的望着徐克伟和李思洁,是的,爱情在什么地方,什么地方就是女人的“窝”。那么,小蝉的“窝”在那里?李思洁似乎看出了高凌风的思想,她嫣然一笑,打岔的说:“放心,高凌风,你将来总会碰到一个女孩子,愿意跟你上山或下海!”“将来?”高凌风问:“为什么要用将来两个字,难道你还不知道,我对小蝉是永远不会死心的!”
  “你……”李思洁欲言又止,叹口气,她摇摇头。“你真是我见过的男孩子里最固执的!”
  外面有人敲门,一个邻居的小孩子在叫:
  “徐叔叔,有你们家的信!”
  李思洁站起身来走出去,立即,她握着一个厚厚的信封走了进来,满脸的笑容与惊喜,她说:
  “嗨!凌风,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你猜是谁的信?是小蝉写给你的!我上星期才写信告诉她你在山上……”
  李思洁的话没说完,高凌风已跳起身子,一把抢过了那封信,看看封面,他就“唷嗬!”的大叫了一声,紧握着信封,他发疯一般的冲出了屋子。
  喜悦来得太快,高凌风简直不知道该如何应付,好久没接到小蝉的信,他已经怀疑她把他忘记了。但是,现在,小蝉的信又来了!他的小蝉!他紧握着信封,一直奔进了树林,奔到丛林深处,他要独享这份快乐。然后,他喘息的靠在一棵树干上,望着那信封,他把信贴在胸口,默祷三分钟!然后,他拆开了信,抽出信笺,一张照片跌落在地上。他俯身拾起那张照片……他的呼吸停止了两秒钟,头脑里一阵昏乱与晕旋。但是,他却出奇的冷静,出奇的麻木,他凝视着那张照片,小蝉,好美,美得令人难以相信。只是,她头上披着婚纱,何怀祖站在她身边,正把一个结婚戒指套向她的手指。
  他打开信笺,机械化的、下意识的读着上面的句子:
  
  “凌风:
  接到这封信,你一定会恨透了我,我能说什么呢?自从来美国以后,怀祖的深情,父母的厚意,使我难于招架。我一直是个没有主见的女孩。我想,我是不值得你爱的。你也说过,我柔弱,我心软,我优柔寡断。事实上,我浑身都是缺点。请你不要再以我为念!忘记我吧,凌风!我不敢请求你的原谅,只能请求你忘记我……”
  
  信笺从他的手上飘落到地下,一阵风来,信笺随风飞去。他低垂着头,麻木的往前走着。风大了,树林里全是风声,一片片的落叶飘坠了下来,落了他一头一身。他站定了,蓦然间,他仰头狂叫:“啊……”他的声音穿过树梢,透过森林,一直冲向层云深处。 
 

 
分享到:
六个仆人3
小熊睡不着4
3我在幼儿园很开心哦,好多小朋友
让女人感到羞臊的八句历史名言
揭秘世界上第一个尼姑是谁
2花心里的小象
韦后母女毒死唐中宗是千古冤案
2我是一棵小白杨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