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碧云天 >> 第十一节 时间不知道过去了多久

第十一节 时间不知道过去了多久

时间:2013/11/22 7:42:57  点击:2696 次
  时间不知道过去了多久,似乎又有几千几万年了,俞碧菡在那痛楚的重压下昏昏沉沉的躺着。依稀仿佛,曾觉得自己周围围满了人:医生、护士,开刀房里的灯光,也依稀仿佛,曾听到碧荷低低的抽噎,反反复复的叫姐姐,还依稀仿佛,曾有个温柔的、女性的手指在抚摸着自己的头发和面颊,更依稀仿佛,曾有过一双有力的、男性的手臂抱着自己的身子,走过一段长长的路程……终于,这所有如真如幻的叠影都模糊了,消失了,她陷入一种深深的,倦怠的,一无所知的沉睡里了。醒来的时候,她首先看到的,是吊在那儿的血浆瓶子,那血液正一点一滴的经过了橡皮管,注射进自己的身体里去。她微微转头,病床的另一边,是大瓶的生理食盐水,自己的两只手都被固定着,无法动弹。她也不想动弹,只努力的想集中自己的思想,去回忆发生过的事情。软软的枕头,洁净的被单,触鼻的药水和酒精味,明亮的窗子,隔床的病人……一切都显示出一个明显的事实,她正躺在医院里。医院里!那么,她已经逃过了死亡?她转动着眼珠,深深的叹息。
  这叹息声惊动了伏在床边假寐的碧荷,她直跳起来,俯过身子去喊:“姐姐!”碧菡转头看着妹妹,她终于能笑了,她对着碧荷软弱的微笑,轻声叫:“碧荷!”“姐姐!”碧荷的眼睛发亮,惊喜、欣慰,而激动。她抓住了姐姐的手指。“你疼吗?姐姐?”
  “还好,”她说,望了望四周,看不到父亲,也看不到母亲。“怎么回事?我怎么在医院里?”
  “是萧姐姐送你来的!”
  “萧姐姐?”她愣了愣。
  “就是你要我打电话找的那个萧老师,她要我叫她萧姐姐!”碧荷解释着。萧老师?是了!她记起了,最后能清楚的记起的一件事,就是叫碧荷打电话去找萧依云,那么,自己仍然做对了,那么,萧依云真的帮助了她?
  “哦,姐姐,”碧荷迫不及待的述说着。“萧姐姐和高哥哥真是一对好人,天下最好的人……”
  “高哥哥?”她糊涂的念着,那又是谁?
  “高哥哥就是萧姐姐的丈夫。”碧荷再度解释。“他们把你送到医院里来,你开了刀,医生说你的胃要切掉一部分,你整夜都在动手术,萧姐姐和高哥哥一直等着,等到你手术完了,医生说没有什么关系了,他们才回去休息。萧姐姐说,她晚上还要来看你。”“哦!”俞碧菡的眼珠转动着,脑子里涌塞着几千几万种思想。她衰弱的问:“一定……一定用了很多钱吧?爸爸……怎么有这笔钱?”“姐姐,”碧荷的眼睛垂了下来,她轻声说:“所有的钱都是高哥哥和萧姐姐拿出来的,他们好像跑来跑去忙了一夜,我后来睡着了,醒来的时候,你已经动完手术,住进病房了,萧姐姐要我留在这里陪你,她才回去的。”
  “哦!”碧菡应了一声,转开头去,她眼里已充满了泪水。
  “怎么?姐姐,你哭了?”碧荷惊慌的说:“你疼吗?要不要叫护士来?”“不要,我很好,我不疼。”碧菡哽塞的说,眼泪滑落到枕头上。她想着萧依云,一个仅仅教了她一个月书的老师!一个比她大不了几岁的“大姐姐”!眼泪不受控制的涌了出来,奔流在面颊上。别人如果对你有小恩惠,你可以言报,大恩大德,如何言报?何况,这分“照顾”和“感情”,更非普通的恩惠可比!一位护士小姐走了过来,手里拿着温度计。
  “哎哟,别哭啊!”护士笑嘻嘻的说:“没有多严重,许多比你严重得多的病人,也都健健康康的出院了。”她用纱布拭去她的眼泪,把温度计塞进她嘴里。“瞧!刚开过刀,是不能哭的,当心把伤口弄裂了!好好的躺着,好好的休息,你姐姐和姐夫就会来看你的!”
  姐姐和姐夫?护士指的该是萧依云和她的丈夫了!姐姐和姐夫?她心里酸楚而又甜蜜的回味着这几个字,姐姐和姐夫!自己何世修来的姐姐和姐夫?但是……但是,如果那真是自己的姐姐和姐夫呵!
  护士走了。她望着窗子,开始默默的出着神,只一会儿,疲倦就又征服了她,她再也没有精力来思想,阖上眼睛,她又昏昏入睡了。再醒来的时候,病房里的灯都已经亮了,她刚转动了一下头,就听到一个温柔的声音,低低的喊:
  “感觉怎么样?俞碧菡?”
  她转过头,大睁着眼睛,望着那含笑坐在床边的萧依云。一时间,她心头堵塞着千言万语,却一个字都吐不出来,泪水已迅速的把视线完全弄模糊了。
  “哦,”依云很快的说:“怎么了?怎么了?刚开过刀,总是有点疼的,是不是?过几天,包你就什么事都没有了……”“不,不是疼,”她在枕上摇着头。“是……是因为……因为你,萧老师,我不知道……不知道……”
  萧依云握住了她的手。
  “快别这样了,”她说:“情绪激动对你是很不好的,医生说,你的病就是因为情绪不稳定才会得来的。现在,什么都好了,你多年的病,总算把病根除了,以后只要好好调养,你会强壮得像条小牛!”她忽然失笑了。“这形容词不好,像你这样娇怯的女孩子,永远不会成为小牛,顶多,只能像只小羊而已。”俞碧菡噙着满眼眶的泪,在萧依云的笑语温存下,真觉得不知道该怎么样才好。道谢?怎么谢得了?不谢?又怎么成?她只是泪汪汪的看着她。依云凝视了她一会儿,点点头,她似乎完全了解了碧菡心中所想的,收住了笑容,她很诚恳的说:“记不记得你们全班送我的那朵勿忘我?”
  碧菡勉强的微笑起来。
  “是我设计的。”她轻声说。
  “是吗?”依云惊奇的说:“那么,那反面的字也是你写的了?”碧菡点点头。“瞧!”依云说:“我既然是个大姐姐,怎能不管小妹妹的事呢?”她拍抚着她放在被外的手:“假若你真觉得不安心,你就认我做姐姐吧!”碧菡泪眼模糊。“我能……叫你姐姐吗?”她怯怯的说。
  “为什么不能?”依云扬起了眉。“你本来就是个妹妹,不是吗?”“我……从没有过姐姐。”
  “现在你有了!”依云说。
  “嗯哼!”忽然间,有人在她们头顶上哼了一声,依云一惊,抬起头来,原来是高皓天!他正俯身望着她们,满脸笑嘻嘻的。依云惊奇的说:“你什么时候来的?”刚刚才来。我下班回到家里,妈说你出去了,我就猜到你一定在这儿!”他笑望着俞碧菡:“你认了姐姐没关系,可别忘了叫我一声姐夫!”俞碧菡迎视着这张年轻的、男性的、充满了活力的脸庞,多么似曾相识!那对炯炯然的眼睛,是在梦中见过?为什么这样熟悉?是了!她心中一亮,曾有个男人把自己抱进医院,曾有一张男性的脸孔浮漾在水里雾里……那,那男人:就是这个姐夫了?“碧菡!”依云唤回了她的神志:“你该见一见他,他叫高皓天!”“什么介绍?”高皓天笑着。“并不仅仅是高皓天,高皓天只是一个名字,”他注视着俞碧菡。“事实上,我是你刚认的姐姐的丈夫!”“好了,好了,”依云笑着推他。“碧菡知道你是我丈夫,别大呼小叫的,这是医院呢!”
  俞碧菡注视着他们,天哪!他们多亲爱,多幸福,多甜蜜!望着依云,一个像依云这样好心、善良、多情的女人,是该有个甜蜜而幸福的婚姻,不是吗?她笑了,开刀以后,这是她第一次这么开心的笑了。她的笑容使高皓天高兴,注视着她,他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
  “这样才对,你要常常保持笑容,笑,会使你健康而美丽!”
  依云再推他。“瞧你说话那样子,老气横秋的!”
  “怎么?”高皓天瞪瞪眼睛,扬扬眉毛,对依云说:“难道我说错了?你看,你越来越漂亮,就是因为我常常逗你笑的原因!”“哎呀!”依云叫:“你怎么不分时间场合,永远这样油嘴滑舌呢!”“我说的是事实,毫无油嘴滑舌的成分,”他注视着碧菡,问:“对不对?你这个姐夫并不很油嘴滑舌吧?”
  碧菡注视着他们,只是忍不住的微笑。于是,高皓天四面望了望:“你那个小妹妹呢?碧荷呢?”
  “我叫她回去了。”依云说:“也真难为了她,那么小,累了这么一天一夜,我叫她回去休息,同时,也把碧菡的情形,告诉她父母一下。”听到“父母”两个字,碧菡的眼睛暗淡了,微笑从她的唇边隐去,她悄悄的转开了头,不敢面对依云和高皓天。依云也沉默了,真的,那对“父母”,到底对这个女儿将如何处置?碧菡这条命是救过来了,但是,以后的问题怎么办?依云来到医院以后,已经和医生详细谈过,据医生说,碧菡的危险期虽然已度过了,但是,以后,却必须长期的调养,在饮食及生活方面都要注意,不能生气,不能劳累,要少吃多餐,要注意营养……她想起碧菡那间霉湿的、阴暗的小屋,想起她继母那凶神恶煞般的脸孔,想起那一群弟弟妹妹……天,这孩子如果重新回到那家庭里,不过是再一次被扼杀而已。望着碧菡,她禁不住陷进深深的沉思里去了。
  “喂喂!”高皓天打破了寂静:“怎么了?空气怎么突然沉闷了起来?你们瞧,我不油嘴滑舌,你们就一点劲儿都没有了。”依云回过神来,她仰头对高皓天笑了笑。注意到碧菡的盐水针瓶子快完了。“你最好去通知护士,”她对高皓天说:“盐水瓶子要换了。”高皓天走出了病房。依云俯过身子去,她一把握住碧菡的手。“听着,碧菡,”她说:“你父母似乎并不关心你的死活。”
  碧菡闭上了眼睛,泪水顺着眼角滚下来。
  “碧菡!”依云咬了咬牙。“流泪不能解决问题,不是吗?不要哭了!如果你听我话,我要代你好好安排一下,你愿不愿意我来安排你的生活?”
  碧菡睁开眼睛,崇拜的、热烈的望着依云。
  “从今起,”她认真的说:“我这条命是你的,你怎么说,我怎么做!真的……姐姐。”她终于叫出了”姐姐”两个字。
  依云心里一阵激荡,她抚摸碧菡的头发。
  “不要说得那么严重,”她温和的说:“让我代你去安排,我会做个好姐姐,信吗?但是,你要和我合作,第一步,从今起不许哀伤,你要快快活活的振作起来,行吗?做得到吗?”
  碧菡不住的点头。护士和高皓天来了。高皓天悄悄的扯了依云一下,在她耳边说:“碧菡的父亲来了,在病房外面,他说要和你谈一谈。你最好去和她谈个清楚,我们救人,可以救一次,不能再救第二次,对不对?”依云站起身来,对高皓天低声说:
  “你在这儿逗逗碧菡,你会说笑话,说一点让她开开心。”
  “你——”高皓天摇头:“真会惹麻烦!”
  “麻烦已经惹了,就不止是我的,也是你的了!”依云嫣然一笑,走出去了。在病房外面,依云看到了那个“父亲”,今天,他没有喝醉酒,衣服穿得也还算干净,站在那儿,他显得局促而不安,看到依云,他就更不安了。他不住用两只大手,在裤管上擦着,一面嗫嗫嚅嚅的说:“萧……萧老师,昨晚,很……很对不起你。”
  “哦!”依云有点意外,这父亲并不像想像中那样暴戾呵。
  “萧……萧老师,”那父亲继续说:“我有些话,一定要告诉你。”他顿了顿,低头望着地板。“你知道,碧菡并不是我的亲生女儿,她妈嫁给我的时候,她才四岁,她八岁时,她妈又死了。我再娶了我现在这个老婆,我老婆觉得帮我带前面两个孩子还没话说,带碧菡就不情愿了,她一直对碧菡不好,我也知道……可是,可是,我家穷,我只是个工人,每天要出去做工,家里一大家子人,我实在顾不了那么多。碧菡从小身子就不好,家里苦,她又是个没娘的孩子,当然受了不少苦,并不是……并不是我不照顾她,实在是……实在是……”“我明白了,”依云打断了他。“我也没有权利来管你的家务事,我只希望了解一下,你以后预备把碧菡怎么办?医生说过了,她再过以前那种生活的话,病还是会复发的,那时候,可就真无法救她了。”
  那父亲抬眼看了看依云。
  “萧老师,”他颇为困难的说:“我看……我看……你好心,你救人就救到底吧!”“怎么说?”依云蹙起了眉头。
  “是这样……是这样……”他更加困难了。“碧菡慢慢大了,我老婆是不大懂事的,我护着碧菡,她就说闲话,我不护着她,她总有一天,会……会被折磨死的!”
  “哦!”依云惊愕的张大眼睛,天下还有这种事?看样子,碧菡所受的苦,比她所了解的一定还要多。
  “这些年来,”那父亲又说:“我老婆一直想把碧菡送到……送到……”他拚命在裤子上擦手,不知该如何措辞。“送到……你知道,就是那种不好的地方去。我想,我虽然没念过什么书,还不至于要女儿去卖笑,碧菡,她也算念了点书,认了点字,不是无知无识的女孩子。你,萧老师,你不如带她走吧!”“你的意思是……”依云愣在那儿。
  “我是说,为碧菡想,她最好不要再回我家了!”那父亲终于坦率的说了出来。依云张大眼睛,心里在迅速的转着念头,终于,她毅然的一甩头,下决心的说:“好!俞先生,你的意思是,以后你们俞家和碧菡算是断绝了关系!”“并不是断绝关系,”那父亲为难的说:“是……是请你帮忙,救她救到底!”“我可以救她救到底,”依云坚决的说:“但是,你既然把她交给我,以后你们俞家就不许过问她的事!你必须写个字据给我,说明你们俞家和碧菡没有关联,否则,你老婆说不定会告我一状,说我诱拐了你家的女儿呢!怎样?”她挑起眉毛。“你要不要我救她?你写不写字据?”
  那父亲长叹了一声。“好吧!反正碧菡原来也不是我俞家的人!萧老师,我把她交给你了,孩子的命是你救的,希望她从此也转转运。至于字据,你怎么写,我就怎么签字,这样总行了吧?”他转过身子:“请你告诉碧菡,并不是我不疼她,实在是……孩子太多了!”“喂喂,俞先生!”依云叫:“你不进去看看碧菡吗?她已经醒了。”“我——”那父亲苦笑了一下。“有什么脸见她?我连医药费都付不出来!我对不起她妈!萧老师,她妈也是念过书的,命苦才嫁给我!她妈曾经嘱咐我,要好好待碧菡……可是,我差点连她的命都给送掉了!”
  掉转身子,他昂了昂头,大踏步的走了。这儿,依云呆呆的看着他的背影,愣了好一会儿。在这一刹那间,她才明白,这个父亲也有人性,也有热情,只是现实压垮了他,他那粗犷的肩上,压了太多的无可奈何!一时间,她不仅同情碧菡,也强烈的同情起这个父亲来。
  好了,从此,碧菡是她的了,她将如何处置这个女孩呢?这晚,在回家的路上,她坐在车子里,斜睨着高皓天的脸色,心里在转着念头。半晌,她俯过头去,吻了吻高皓天的鬓角,一会儿,她又俯过去,吻了吻他的耳垂,当她第三次去吻他时,高皓天开了口:“好了,依云,你心里在想些什么,就说出来吧!每次你主动和我亲热,就是你有所要求了!”
  依云嘟起了嘴。“别把人家说得那么现实。”她说。
  “那么,”高皓天笑嘻嘻的说:“你并没有什么事要和我商量,是吗?”“哎呀,”依云叫:“你明知道我有!”
  “好了,说吧!你这个‘不’现实的小东西!到底是什么事?”高皓天笑着问。“关于……关于……”依云吞吞吐吐的说。“关于这个俞碧菡。”“怎样呢?你放心,我知道她家里没钱,我一定负责所有的医药费,一直到她出院为止,好了吧?”
  依云悄悄的看了他一眼。
  “并不止……不止医药费。”
  “怎么?”高皓天皱皱眉。“还要什么?”
  “你看,人家……人家已经叫你姐夫了!”
  “叫我姐夫又怎么样?”高皓天不解的问。
  “我们家……我们家房子大,”依云慢条斯理的:“有的是空房间,人口又少,我……我和妈也都需要伴儿,我想……我想我们不在乎多加一个人住。”
  高皓天把车子煞在路边上,他瞪大了眼睛望着依云。
  “天!”他叫:“你一定不是认真的!”
  “很抱歉,”依云甜甜的笑着。“我完全是认真的。”
  高皓天直翻眼睛。“你知道你在做什么事吗?”他问。
  “我知道,”她巧笑嫣然。“我收了一个妹妹。”
  “你认为,”高皓天一字一字的说:“我父母会同意这件事?”“那是你的事,你要去说服他们!”
  高皓天瞪着依云,依云只是冲着他笑,他瞪了半天,依云却越笑越甜。终于,他重重的甩了一下头。
  “你疯了!”他说,重新发动了马达。“我不懂我为什么要陪着你发疯。”“因为你爱我。”依云仍然笑着,把头依偎在高皓天的肩上。她知道,他将会尽全力去说服父母,她知道,他一定会去安排一切!她知道,她终于有了一个小妹妹! 
 

 
分享到:
2一棵想飞的竹子
1一棵想飞的竹子
2红枫叶的温暖
1红枫叶的温暖
2小狐狸天天和小牛聪聪
1小狐狸天天和小牛聪聪
3我亲爱的狐狸大叔
2我亲爱的狐狸大叔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