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碧云天 >> 第八节 婚礼是在五月间举行的

第八节 婚礼是在五月间举行的

时间:2013/11/22 6:29:29  点击:2713 次
  婚礼是在五月间举行的。
  对萧家来说、这个婚事是太仓促了一些,仓促得使他们全家连心理上的准备都不够,萧太太不住的搂住依云,反反复复的说:“刚刚才大学毕业,我还想多留你两年呢!”
  依云自己也不希望这么快结婚,她认为从“恋爱”到“结婚”这一段路未免太短,她自称是“闪电式”。她说她还不想做个“妻子”,最好,是先订婚,过两年再结婚,但是,高皓天却叫着说:“我不能够再等,我一天,一小时,一分钟都不愿意再等!我已经等了十二年把你等大,实在没有必要再等下去了!”
  “十二年!”依云嗤之以鼻。“别胡扯了!你这十二年里大概从没有想到过我,现在居然好意思吹牛等了我十二年?你何不干脆说你等了我三十年,打你一出娘胎就开始等起了!”
  “一出娘胎就等起了?”高皓天用手抓抓头,恍然大悟的说:“真的!我一定是一出娘胎就在等你了,月下老人把红线牵好,我就开始痴痴的等,虽然自己也不知道等的是谁,却一直傻等下去,直到有一天,在电梯里被一个莽撞鬼一撞,撞开了我的窍,这才恍然大悟,三十年来,我就在等这一撞呀!”
  “哎哟!”依云又好气又好笑。“他真说他等了三十年了,也不害臊,顺着杆儿就往上爬,前世准是一只猴子投胎的!”
  “我前世是公猴子,你前世就准是母猴子!”
  “胡扯八道!”全家人都忍不住笑了,萧太太看着这对小儿女,世间还有比爱情更甜蜜的东西吗?还有比打情骂俏更动人的言语吗?
  事实上,真正急于完成这个婚礼的还不止高皓天,比高皓天更急的是高皓天的父母。高继善是个殷实的商人,自己有一家水泥公司,这些年,随着建筑业的发达和高楼大厦的兴建,他的财产也与日俱增。事业越大,生意越发达,他就越感到家中人口的稀少。高皓天是独子,迁延到三十岁不结婚,他已经不满达于极点。现在好不容易看中了一位小姐,他就巴不得他们赶快结婚,以免夜长梦多。高太太却比丈夫还急,第一次拜访萧家,她就迫不及待的对萧太太表示了:
  “你放心,我家只有皓天一个儿子,将来依云来了我家,我会比亲生女儿还疼,如果皓天敢欺侮她一丁丁一点点,我不找他算帐才怪!皓天已经三十岁了,早就该生儿育女了,我们家实在希望他们能早一点结婚,就早一点结婚好!”
  “可是,”萧太太微笑的说:“我这个女儿哦,从小被我们宠着惯着,虽然二十二岁了,还是个小孩子一样的,我真担心她怎能胜任做个好妻子,假若一结婚就有孩子,她如何当母亲呢!”“你放心,千万放心!”高太太一迭连声的说:“家里请了佣人,将来家务事,我不会让依云动一动手的,我知道她一直是个好学主,从没做过家务事的。至于孩子吗?”这未来的婆婆笑得好乐好甜。“我已经盼望了不知道多少年了,带孩子不是她的事,是我的事呢!”
  于是,萧太太明白,这个婚事是真的不能再等了。人家老一辈的抱孙心切,小一辈的度日如年。而她呢,总不能守着女儿不让她嫁人的!于是,好一阵忙乱,做衣服,买首饰,添嫁妆,订酒席,印请帖……一连三四个月,忙得人仰马翻,等到忙完了,依云已经成为了高家的新妇了。
  新房是设在高继善的房子里的,高继善只有一个儿子,当然不愿意儿子搬出去住。高太太本就嫌家里人丁太少,根本连想都没想过要和儿子儿媳妇分开。他们为了这婚事,特别装修了一间豪华的套房给他们做新房,房里铺满了地毯,裱着红色的壁纸,全套崭新的、订做的家具。高继善夫妇自己的房间都没有那么考究。依云对这一切,实在没有什么可挑的,虽然,她也曾对高皓天担忧的说:
  “我真怕,皓天。”“怕什么?”“怕我当不了一个成功的儿媳妇,怕两代间的距离,我总觉得,还是分开住比较好些。”
  “让我告诉你,依云,”高皓天说:“我自己在国外住了七年,看多了外国的婚姻和家庭生活,我是很新派的年轻人,我和你一样怕和长辈住一起。但是……依云,”他握住她的手。“别怕我的父母,他们或者思想陈旧一些,或者保守一些,但是,他们仍然是一对好父母,他们太爱我,‘爱’是不会让人怕的,对不对?”
  依云笑了,把头偎进高皓天的怀里,她轻声说:
  “我会努力去做个好媳妇!”
  “你不用‘努力’,”高皓天吻着她。“你这么善良,这么真诚,这么坦率,而又这么有思想和深度,你只要按你的本性去做,你就是个最好的爱人、妻子,及媳妇!你根本不用努力,你已经太好太好!”
  依云抬眼注视他,她眼里是一片深深切切的柔情。
  “皓天,你有多爱我?”
  这是个傻问题,但是,在情人们的世界里,多的是傻问题!在新婚的时期里,依云就充满了这一类的傻问题,她会攀着高皓天的脖子,不厌其烦的问:
  “皓天,你什么时候发现你爱我的?”
  “皓天,你会不会有一天对我厌倦?”
  “皓天,你对我的爱到底有多深?有多切?”
  对于这一类的问题,高皓天经常是用数不清的热吻来代替回答。有时,他也会把她揽在怀里,把嘴唇凑在她的耳边,轻言细语的说:“从盘古开天辟地之日起,我已经爱上了你,那时候,我们大概还没有进化成为人类,就像你说的,那时候我们是一对猴子,我是公猴子,你是母猴子,我采了果子,一蹦一跳的跳到你身边来,我对你不住口的说:吱吱吱歧吱吱……”
  她笑得浑身乱颤。“为什么吱吱吱吱的?”
  “那是猴子的语言!你总不能希望猴子说人话。那些吱吱吱翻译成人类的语言,就是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他一直说个不停了。
  依云笑得前俯后仰。“你真会贫嘴!”她叫着。
  “关于我对你什么时候会厌倦?这问题很难答复,”他继续说:“什么海枯石烂,此情不渝的话实在太俗气了,对不对?”他歪了歪头,一股深思的样子:“我想我们总有一天会吵架的!”“为什么?”“你想,到几千千几万万几亿亿几兆兆年以后,那时太阳已逐渐冷却,地球上的生物也逐渐退化,我们已经做了几千千几万万世代的夫妻,那时,又退化成了一对公猴子和母猴子,我采了果子,蹦蹦跳跳的到你身边,我会说:吱吱吱吱吱……你一定会生气的对我吼:‘你已经吱吱吱吱了几千世纪了,怎么变不出一点新花样来?还在这儿吱吱吱呢?’于是,就吵起架来了。然后,我会说:‘再过几千几万个世纪,我就不对你吱吱吱了,那时我要对你吼吼吼了!”
  “你在说些什么鬼话啊!”依云越听越希奇了。
  “因为,那时候啊,我们已经退化成一对公恐龙和母恐龙了,恐龙示爱无法吱吱吱,只能吼吼吼!”
  “哎哟,”依云笑得肚子痛。“你怎么这样油嘴啊?看样子,你大概是一只八哥鸟儿变来的!”
  高皓天一怔,立即正色说:
  “你帮个忙好不好?”“怎么?”“你瞧!我这儿猴子时期和恐龙时期还没闹完,你又把我变成八哥鸟儿了,现在,我又得去研究公八哥向母八哥求爱时是怎么叫的了!”依云笑得喘不过气来。
  “不行,不行,”她嚷:“不可以这样逗人笑的,人家笑得肠子都扭成一团了。”“我还没有说完呢,”高皓天说:“你还有一个问题是什么?对了,你问我爱你到底有多深有多切?”
  “哎呀!”依云用手蒙住耳朵,笑着滚倒在床上。“我不听你胡扯了!”高皓天抓住她的手,把她的手从耳朵上拉下来,俯下身子,他贴着她的耳朵,一本正经的说:
  “你要听的,你非听不可!”
  “那么,你说吧!”她忍住笑,不知他又会讲出些什么怪话来。“我告诉你,依云,”他的声音忽然变得无比的真挚,无比的严肃,无比的恳切。“我爱你爱得心酸,爱得心痛,爱得心跳,爱得……”他的唇从她耳边滑过来,滑过了她那光滑的面颊,落在她柔软的唇上。她的手臂不由自主的绕了过来,紧紧的揽住了他的脖子。他下面的话被吻所堵住,再也说不出来了。这儿,高皓天的父母坐在外面的客厅里,只听到那对小夫妻在房间里一会儿“吱吱吱”,一会儿“吼吼吼”,再夹着”吃吃吃”的笑着,接着,就忽然安静了下来,静得一点儿声音都没有了。夫妇二人禁不住面面相觑,都不由自主的想着,现在年轻一代毕竟不同了,谈情说爱的方式都是古里古怪,教人完全摸不着头脑呢!
  真的,爱人的世界里有讲不完的傻话,做不完的傻事。人类的一部历史,不是就由这些傻话和傻事堆积起来的吗?依云和高皓天的蜜月时期,也就在这股“傻劲”中,不知不觉的度过去了。蜜月之后,高皓天又恢复了上班,早出晚归,他的生活安定而愉快。在这份安定之下,他的工作效率神速,灵感层出不穷,他设计的建筑图,在公司里引起了极大的重视。七月,他所设计的第一栋大厦开工了。八月,第二张蓝图被采用,九月,他设计了一连串的郊区别墅……于是,那位拥有水泥公司的父亲,开始动心机,要给儿子成立一个独资的建筑公司了。在这段日子中,依云只是潇潇洒洒的做一个新妇。她曾经想找个上班的工作,但是,高家既不需要她赚钱,高皓天本人又有高薪的收入,她也就没有工作的必要了。高太太更加反对,她对依云说:“留在家里给我作个伴吧!女人家,即使上班也上不长的,等有喜的时候,还不是要辞职!”
  高太太就是这样的,她毫不掩饰她“抱孙心切”的心情,最初,依云听到这种话,总是弄得面红耳赤。后来,听多了,也就不以为意了。高皓天也同样不赞成依云出去工作,他笑嘻嘻的说:“能享福干嘛不享福?你如果真想工作,不如尝试写写文章,你不是一直想做个文学家吗?”
  “什么文学家?”她说:“对文学连皮毛都不懂,也配称‘家’了?我不过有那么点儿兴趣而已。”
  “向你的兴趣努力吧!”他认真的说:“许多‘家’的产生,只是因为有兴趣呢!”于是,她真的开始写点散文,作作诗,填填词,也偶尔写写短篇小说,偶尔投投稿,偶尔被报章杂志采用一两篇。这样,已足够引起她的兴奋,高皓天也戏呼她为:
  “我亲亲爱爱的小作家太太!”
  “你别拿着肉麻当有趣吧!”她笑着骂,但是,在内心深处,她却仍然是相当得意的。
  日子过得甜蜜而写意。白天,她陪婆婆上街买买东西,回娘家和妈妈团聚,去依霞家里闹闹,或者,关着房门写她的文章。晚上,高皓天下班了,生活就多采多姿了!开车兜风,看电影,去夜总会,或者,双双腻在那间卧室里,谈那些吱吱吱、吼吼吼的傻话,经常,把笑声传播在整个的空间里。
  这个夏天将过完的时候,依云发现了一件大事,这使她和高皓天都为之兴奋不已。原来萧振风自从依云婚后,就变得神神秘秘、奇奇怪怪起来,他常常失踪到深夜才回家,又常常自言自语,在室内踱来踱去。使萧太太大为紧张,她对依云说:“准是你们一个个的结婚,四大金刚只剩了他一个光杆,把他刺激得生起病来了!我看,他最近精神有点问题,昨夜,他对着墙壁讲了一夜的话!”
  这谜底终于揭晓了。一天,依云和高太太去百货公司买衣料,走得太热了,去冷饮部喝杯橘子水,却迎头碰到了萧振风,他胳膊里挽着一个女孩子,竟是那个差点嫁给高皓天的张小琪!他们是在依云的婚礼上认识的。竟人不知鬼不觉的恋起爱来了!那天晚上,高皓天和依云都回到萧家,把萧振风大大的围剿起来。萧振风平日天不怕地不怕的,那晚却面红耳赤,张口结舌,不住的抓耳朵,抓鼻子,似乎手脚都没地方放,被“审”急了,他就猛的跳起来,大吼了一句:
  “大丈夫说恋爱就恋爱!你们一个个结婚,我连恋爱都不敢承认吗?本人是恋爱了,怎么样?”
  看他那股吹胡子瞪眼睛的样子,大家都哄然的笑开了。于是,萧太太明白了,这最后的一个未婚的孩子,也将要脱离他那个孩子气的世界,投身到婚姻的“蜜网”里去了。
  这晚,依云躺在高皓天的臂弯里,她不住的问:
  “为什么你当初没有爱上张小琪呢?她不是很美丽,也很可爱吗?”“还是我的母猴子比较可爱!”高皓天说。
  她在他胸口重重的捶了一拳。
  “到底为什么?为什么?”她固执的问。
  “为什么吗?就为了把她留给你哥哥呀!否则,你哥哥又要说我眼睛里没有他了!”
  “不成理由!”她说:“完全不成理由!”
  于是,他一把把她抱进了怀里。
  “为什么吗?只因为在我眼睛里,天下最美的、最好的、最可爱的女人,舍你其谁?”他说,把嘴唇凑向她耳边。“只是,我的母猴儿,你是不是该给我生一个小猴儿了呢?”
  依云羞涩的滚进了床里。可是,第二天,高太太也开始试探了。“依云,你们现在年轻一代的孩子,都流行避孕,是不是呀?”依云的脸红了。“我并没有避,妈。”她轻声说。
  高太太笑了。“这样才好呢!依云,”她亲昵的望着儿媳妇。“我告诉你,不要怕生孩子,嗯?生了,我会带,不会让你操心的!我家人丁单薄,孩子嘛,是……多多益善的!”
  多多益善?她一愣。她可并不想生一窝孩子,像母鸡孵小鸡似的。但是,想起高皓天在枕边的细语:
  “我的母猴儿,你是不是该给我生个小猴儿了呢?”
  她就觉得心头一阵热烘烘的,是的,她愿意生个孩子,她和高皓天的孩子!不久前,她还对生命有过怀疑,现在,她却深知,如果她有了孩子,这孩子绝对是在一片欢迎和期待中降生的。 
 

 
分享到:
让汉武帝付出惨重代价的一段爱情
杀人上瘾的皇帝:母亲和老婆都不放过
农夫和蛇的故事4
揭元朝第一嫖客笔下的西厢记性爱狂欢
不爱吃药的小老鼠5
自愿陪心爱男人赴刑场的京城第一名妓
揭密岳飞身边的两个神秘女人
马牛羊 鸡犬豕 此六畜 人所饲22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