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彩云飞 >> 第二十七章 午后小眉跟着云楼来到云楼的住宅

第二十七章 午后小眉跟着云楼来到云楼的住宅

时间:2013/11/17 15:21:29  点击:2827 次
  午后,小眉跟着云楼来到云楼的住宅。
  一走进云楼那间小屋,小眉就被一种异样的感觉所抓住了,一开始,她不知道这种感觉的来源在什么地方,接着,她就发现了,是那些画像!是那些琳琅满目的画像。她站在屋子中间,愕然四顾,那些画像都静静的望着她,另一个小眉的脸谱!她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战,觉得有股奇异的寒流从她的背脊里钻了进去。那些画画得那么好,那么传神,那么栩栩如生,竟使她觉得那每张脸都是活的,都会从画纸上走下来一般。她面前靠窗子的地方,还有个画架,画架上钉着画纸,上面有张水彩人像,依然是同一个人,涵妮!她慢慢的走过去,望着那水彩画像出神,她被这屋子里的气氛所震慑住了。“像不像?”云楼问,一面给她倒了杯开水。
  小眉怔了怔。“像不像什么?”她心神不宁的说。
  “你呀!”“是——是的,”小眉结舌的说。“她确实很像我,尤其这张水彩,连神态都——都像。”“她?”云楼一愣:“你在说什么?小眉?这画的是你呀!我昨夜回来之后才画的,我无法睡觉,就画了这张画,你以为我画的是涵妮吗?”“哦!”小眉哦了一声,再凝视那张水彩,又掉头打量了一下墙上所挂的。“别人会以为你是同一个模特儿!”她说,更加不安了,她有迷失的感觉,觉得自己被涵妮所吞噬了,觉得涵妮的影子充塞在这屋子的每一个角落里,连自己都仿佛变成了涵妮!她走到书桌前面,无力的在书桌前面的藤椅里坐了下来,这才又看到玻璃板下压着的画像和词:
  
  “泪咽更无声,止向从前悔薄情,
  凭仗丹青重省识,盈盈,一片伤心画不成。
  别语忒分明,午夜鹣鹣梦早醒,
  卿自早醒侬自梦,更更,泣尽风前夜雨铃。”
  
  她深抽了一口气,用手支住颐,她呆呆的望着玻璃板下那张画像,越看越像自己,越看越是自己,她的头有些晕,她的心境迷茫而微带恐惧。云楼走了过来,用手扶住她的肩膀,他说:“你怎么了?脸色好苍白!”
  “没有,只是有点头晕。”她勉强的说,抬起头来看着云楼,她忽然下定了决心,坐正身子,她挺了挺肩膀,抓住云楼的手说:“你告诉我你和涵妮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详详细细的告诉我,我从没有弄清楚过。”
  云楼的眼睛暗了一下。“你真要听?”他问。“是的。”她坚决的回答。
  “好吧,我说给你听。”云楼点了点头,拉了一张椅子,他坐在小眉的身边,他们面对着面,她的手被他阖在他的大手掌之中。于是,他开始叙述那个故事,详详细细的叙述,从初到杨家,午夜听琴说起,一直说到父母逼令回港,涵妮竟香消玉殒为止,他足足说了两小时,每个细节,每个片段,都没有漏过。小眉仔细的听着,随着云楼的叙述,她仿佛看到了涵妮,那个酷肖自己的女孩!她动容了,她为这个故事而动容了,她忘了自己,忘了那份醋意,她融化进了云楼和涵妮这份凄苦无奈的恋情之中。当云楼说完,她已经含着满眼眶的泪,和满心灵的激动与柔情。望着云楼,她怜恤的,关怀的,惋惜的说:“哦,云楼,我为你们难过,我——想哭呢!”她真的想哭,一种她自己也不了解的感动震撼了她,她突然那么热爱起涵妮来了,她何止容貌和小眉相似,那种一往情痴,不也和她一样?涵妮,涵妮,到底她和她之间,有什么隐秘的关联吗?“故事还没有完,”云楼继续说下去。“涵妮死后,我发现我自己不能画了,我画什么都画不好,画涵妮都画不像,你看玻璃板下那张,连神韵都不是涵妮的,我画不好了,我失去了灵感。”小眉不自禁的又看了看玻璃板下那张画像,怪不得他说:“一片伤心画不成”呢!忽然,她惊跳了一下。“这张画像像我!”她喃喃的说。
  “是吗?”云楼问,俯身看了看那画像,再看看小眉,他愣住了。一时间,他们两人静静相窥,都被一种神秘的、难解的力量所控制了。冥冥中真有神灵吗?有第二个世界吗?有操纵这人世间一切事物的大力量吗?有第六感吗?他们惊愕了,困惑了,迷失了。只是彼此望着彼此。
  好一会儿,小眉才恢复过来,说:
  “说下去吧!”云楼凝视着她,半晌,喘了口气。
  “好,我说下去。涵妮死后一年,我在街上碰到了你,你还记得那晚的事吧?”“是的,”小眉说:“我以为你不是疯狂,就是个瞎捧歌女的轻薄子,可是,我又觉得对你有份莫名其妙的好感,觉得不忍也不能拒绝你。所以我约你去青云。”
  “对我呢,那晚的一切像梦,我以为我看到的是涵妮,我简直要发疯了!我冲到杨家去大吵大闹,直到杨伯伯杨伯母都对我指天誓日的发誓为止。然后,那晚我住在杨家,夜里,我竟梦到了涵妮,她对我唱了一支奇怪的歌。”
  “什么歌?”小眉着迷的问。
  “我不会唱,只记得一部份的歌词,有这样的句子,”于是,他念:
  
  “苦忆当初,耳鬓厮磨,
  别时容易聚无多!怜你寂寞,怕你折磨,
  奇缘再续勿蹉跎!相思似捣,望隔山河,
  悲怆往事去如梭,今生已矣,愿君珍重,
  忍泪吞声为君歌!”
  
  小眉敛眉凝思,然后问:
  “你能哼哼调子吗?”“我试试看。”云楼哼了两句,小眉点着头说:
  “我知道了!这是一支老歌,原名叫‘IntheGeoaming’,中文名字是忆别离,但是,歌词更改了一些!”
  “你也会唱?”“是的,还有那支‘我怎能离开你’!这些都是老歌。”
  “你看!”云楼眩惑的望着她:“你们都会唱相同的歌!这岂不奇怪!”“不过,很多人都会唱这几支歌的,只是——”她想着“怜你寂寞,怕你折磨,奇缘再续勿蹉跎”的句子,有些说不下去了。“你再继续说吧!”
  “醒来我很迷糊,”云楼接着说:“老是反复的想着这几句话,然后,我和你就陷进那段忽冷忽热的情况里,到前天晚上,我从中央酒店回来,几乎已经下定决心不再去找你了,结果,夜里我又梦到了涵妮,她仍然在唱这支收,唱着唱着,却变成了你,在唱那支‘我是一片流云’,于是,我忍不住,终于昨晚又去了青云。”故事完了。小眉看着云楼,小眉被涵妮的影子所占满了,再抬头看涵妮的那些画像,一张一张的,那些满脸充满了恬静的温柔,满眼含着痴迷的深情,满身带着飘逸的轻灵的那个少女,她着迷了。被这个女孩所迷住了。把眼光从墙上收回来,她一瞬也不瞬的望着云楼。
  “我怕——我没有她那么好。”
  “小眉!”他把她的手拿到了唇边,轻轻的吻了那双柔软的小手。“你和她的个性完全不同,她柔弱,你坚强,她畏怯,你勇敢,她像火焰尖端上那点蓝色的光焰,你却是火焰的本身。整个说起来,你像一个实在的物体,她像一个虚幻的影子,你懂得我的意思了吗?”
  小眉轻轻的点了一下头。
  “再告诉你一件事,昨夜我回家后,突然渴望画画,我画了那张水彩人像,把记忆中的你画出来,这是我一年来画得最成功的一张画——我的灵感回来了,甚至没有用模特儿。”
  小眉唇边涌上一个微笑。
  云楼凝视着她,突然握起她的手来,紧压在他的唇上,用力的用嘴唇揉擦着她的手,他低喊着:
  “喔,小眉,你重新创造了我!你知道吗?给了我新的意志,新的灵感,新的生命!”他拉她过来,拥住了她,他的嘴唇探索着她的,带着如饥似渴的需索与热情。“喔,小眉!我全身每根纤维都在需要你!”
  “噢,云楼,”小眉挣扎的说:“你不怕涵妮在悄悄的看我们吗?”“她会看到,她会欢笑。”云楼模糊的说。
  是吗?小眉从云楼的头后面看过去,望着墙上的画像,忽然,她觉得那些画像真的在笑,欣慰而赞美的笑,她吃惊了,慌忙闭上了眼睛,一心一意的献上自己的唇和整个的心。
  下午四点多钟,云楼和小眉来到了杨家的门口。
  按门铃之前,云楼打量着小眉说:
  “看吧!他们也会和我第一次看到你一样,吓得跳起来!”
  小眉笑笑,没说话,她有点儿隐隐的不安,她不知道来这儿是智还是不智?也不知道这扇门里迎接着自己的是什么。云楼按了门铃,仍然在打量着小眉,她今天没有经过浓妆,只擦了点口红,长发垂肩,丰姿嫣然。穿了件鹅黄色的一件头的洋装,她乍一看来,和涵妮几乎一模一样。世界上竟会有这样难解的偶合!门开了,秀兰的脸孔露了出来,看到云楼,她高兴的说:
  “孟少爷!先生在公司还没回来呢,快——”她一眼看到了小眉,像中了魔,她张大了嘴,愕然的盯着她,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云楼怕她发出惊喊或怪叫,慌忙说:
  “秀兰,这是唐小姐,你看她长得真像涵妮小姐吧!”
  “唐——唐小姐?”秀兰张口结舌的说,接着就猛烈的摇了摇头,嘴里喃喃的嚷着说:“不,不,不,不对!不对!”接着,她像见了魔鬼,喊了一声,掉转头,就沿着房子旁边的小路,跑到后面厨房里去了。
  “她吓昏了!”云楼说:“小眉,我们进去吧!”
  小眉十分不安,她的脸色有些苍白。
  “我真的这么像涵妮吗?”她不信任的问。
  “我说过,几乎一模一样。”云楼说。
  走进了杨家的客厅,那一屋子静幽幽的绿就又对云楼包围过来了。偌大一间客厅,好冷清好安静,没有一个人影,雅筠显然在楼上。云楼四面张望着,看着那沙发、那钢琴、那窗帘、那室内一切的布置,再看看小眉,他依稀恍惚的觉得,那往日的时光又回来了。小眉仍然没有消除她的不安,那一屋子的静有股慑人的力量,她走到云楼的身边,轻轻的说:
  “这屋子布置得好雅致!”
  “是杨伯母设计的。”云楼说,指指那架钢琴:“涵妮就经常坐在那儿弹梦幻曲。”“梦幻曲?”小眉歪了歪头。“我也会弹,如果我有架钢琴就好了!”“为什么不试试?”云楼走过去,打开了琴盖。“这琴好久没有人弹过了,来吧,小眉。”
  小眉走到钢琴前面,犹疑的看看云楼。
  “这样不会不妥当吗?”
  “有什么不妥当呢?弹吧!小眉,我急于想听!”
  门口有一阵抓爬的声音,夹杂着呜呜的低鸣,云楼回过头去,一眼看到洁儿正爬在纱门上面,伸长着头,拚命摇尾巴,急于想进来。云楼高兴的喊着:
  “洁儿!”开了纱门,洁儿一冲就冲了进来,扑在云楼身上,又抓又舔又低鸣,小眉惊喜交集的低喊:
  “好漂亮的狗,那么白,那么可爱!”
  几乎所有的女性,对小动物都有天生的好感。小眉伸出手去,抚弄着洁儿的耳朵,洁儿畏缩了一下,也就舔了舔小眉的手,算是回礼,小眉兴奋了,像涵妮第一次看到洁儿一样,她高兴的喊着:“它舔我呢!它舔我呢!”
  云楼望着洁儿和小眉,一阵心神恍惚。拍了拍琴盖,他说:“你不弹弹吗?”小眉坐了下来,立即,她开始弹了,一连串的音符从她手指下流泻了出来,梦幻曲!涵妮生前曾为云楼一遍又一遍的弹过的曲子,小眉对钢琴并不很娴熟,弹得有些生疏,但是,听到这同一支曲子再流动在这间室内,由一个和涵妮长得一模一样的女孩弹来,云楼觉得自己的心跳得狂猛而迅速,觉得一切像个梦境。连洁儿也似乎震动了,它不安的竖起了耳朵,又闻了闻周遭的空气,然后,它竟熟练的伏下了身子,躺在小眉的脚下了,一如它在一年前所做的一样。
  琴声流动着,扩散着,云楼痴痴的看着。忽然间,楼梯上传来一声惊呼。云楼迅速的回过头去,一眼看到雅筠正扶着楼梯,慢慢的走下来,眼睛紧盯着小眉的背影。云楼跨上了一步,正要解释,小眉听到了人声,停止弹琴,她回过身子来了。于是,雅筠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惨白,用手迅速的捂住了嘴,她哑着嗓子喊了一声:
  “涵妮!”接着,她用手扶着头,身子就摇摇欲坠。小眉大叫了一声:“快!云楼!她要昏倒了!”
  云楼抢前一步,一把扶住了雅筠,把她扶到了沙发上面。雅筠躺在那儿,呻吟着说:“给我一点水,给我一点水!”
  云楼迅速的跑去倒了一杯水来,扶着雅筠喝,一面急急的解释:“我很抱歉没有先通知你,杨伯母。这不是涵妮,是唐小眉,我跟你提过的,我曾在街上碰到的那个女孩子!”
  “不,不,”雅筠无力的摇着头,她一向是坚强的,是有绝大的克制力的,但是,今天这件突来的事故把她完全击倒了。她本来正在睡觉,琴声惊醒了她,她以为自己又是想涵妮想出来的幻觉,她披衣下床,走出房间,琴声更加清晰实在,她下楼,一眼看到室内的景象,云楼坐在那儿,一个长发垂肩的女孩正弹着琴,洁儿睡在她的脚下。她已经受惊了,心跳了,喘息了,而涵妮却从钢琴前面回过身子来……“不,不,”她继续呻吟着,用手遮住了眼睛。“我在做梦。我睡糊涂了。”“不,杨伯母,”云楼大声说:“您没有做梦,这是一个长得和涵妮一模一样的女孩,是我带她来的,带她来见你的,杨伯母!你仔细看看她,就知道她和涵妮的神态举止还是有出入的,你看呀!她姓唐,叫唐小眉。”
  雅筠的神志恢复了一些,云楼的话逐渐的在她脑海里发生作用,她终于慢慢的放下了遮着眼睛的手,勇敢的挺起背脊来了。小眉正站在她的面前,由于自己的来访竟引起了这么大的惊恐和震动,而深感不安。看到雅筠的目光转向了自己,她勉强的笑了笑,弯弯腰轻声的叫:
  “杨伯母。”雅筠闭了一下眼睛,杨伯母!这多么滑稽,这明明是涵妮呀!她再张开眼睛,仔细的看看面前这个女孩子,同样的眉毛,同样的眼睛,同样的鼻子和嘴!只是,涵妮比她消瘦,比她苍白,比她多一份柔弱与稚气。不过,世界上怎会有这样相像的人?怎会?怎会?她不信任的抬起头来,看着云楼说:“云楼,你从哪儿找到她的?”
  “我在街上碰到,后来还到你们这儿来吵,你和杨伯伯都咬定我是眼花了,你忘了吗?”云楼说。
  “哦,是了。”雅筠想了起来,再看着小眉,她不由自主的眼眶发热,如果涵妮也像她这样健康……她摇摇头,叹了口气,对小眉伸出手去。“过来,孩子,让我看看你!”
  小眉不由自主的走向前来,坐在沙发前的一张搁脚凳上,把手给了雅筠。她自幼失母,雅筠又天生具有那种让人感到亲切和温情的气质,何况,她曾有个酷肖小眉的女儿!小眉对她就本能的产生出一份近乎依恋的好感。她自己也无法解释,只是,看雅筠那含泪的眼睛,和那又惊、又喜、又怀疑、又凄恻的神情,她那颗热烈的心就被感动了,被深深的感动了。雅筠紧握住小眉的手,她那带泪的眸子,不住的在小眉脸上逡巡着。然后,她问:
  “你姓———?”“唐。”“唐!”雅筠震动了一下,脸色变得十分奇怪,她的眼睛深邃而迷蒙,眉峰微蹙,似乎陷进了记忆的底层。她的嘴唇蠕动着,喃喃的重复着那个姓氏。“唐?唐?是了!是唐!”她惊异的看着小眉:“你父亲叫什么名字?”
  “唐文谦。”“唐文谦?”雅筠惊跳了起来,再看着小眉,她的嘴唇毫无血色。“天哪,多多少少奇怪的事情!原来你是……你是……你竟然是……”“我是什么?”小眉不解的问,看着雅筠。
  “再告诉我一句,”雅筠奇异的看着小眉说:“你的生日是那一天?”“阴历四月十七。”“四月十七!”这次,惊呼的是云楼,他的脸色也变了。“涵妮也是四月十七!”“民国三十四年四月十七日。”雅筠低低的说。“是不是?你出生在四川重庆,你的母亲——死于难产,是不是?”
  “哦!”小眉喊着:“你怎么知道?杨伯母?”
  “杨伯母!”云楼也同样吃惊,他紧紧的盯着雅筠。“这是怎么回事?小眉和涵妮,竟是同年同月同日出生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雅筠深深的吐出一口气来,她的脸色仍然是奇异而苍白的。“岂止是同年同月同日?”她幽幽的说:“而且是同时同分,同一个母亲生的,她们原是一对孪生姐妹呀!”
  “什么?”云楼大叫:“难道——难道——小眉也是您的女儿?”“不,不,不,”雅筠猛烈的摇着头,眼睛模糊的看着虚幻的空间。“世界上一切的事多么不可思议呀!天意是多么难以预测!二十年来的秘密就这样揭穿了!”
  “杨伯母!”云楼喊着。“你说吧!说吧,小眉和涵妮到底是怎样的关系?我早就觉得世界上没有这样的偶合!孪生姐妹!杨伯母!”雅筠虚眯着眼睛,又仔细的看着小眉,慢慢的,她微笑了,笑得好凄凉好落寞。“好吧!我讲给你们听,涵妮已经死了,这秘密早也就没有保持的必要了。”她摩挲着小眉的手,就像当初摩挲着涵妮的,她带泪的眸子里含满了某种属于慈母的挚情,仍然一瞬也不瞬的停在小眉脸上。“在我讲给你们听以前,先告诉我,唐小姐,你父亲好吗?”“是的。”小眉犹疑的回答。
  “跟你住一起吗?”“是的。”“哦,”雅筠徘徊在她记忆的深处。“他——还喝酒吗?”
  “噢!您也知道他喝酒吗?”小眉惊叹的。“他整天都在醉乡里,很少有清醒的时候。”
  “唉,是吗?”雅筠叹口气,怜惜的看着小眉。“那么他如何养活你呢?”“刚到台湾的时候,他还工作,他在一个中学教音乐,教了好几年,而且,那时他手上还有一点钱,一到台湾就曾以低价买了幢房子,后来他喝酒,教书教不成,就把房子卖了,租了广州街现在的房子住,房子的价钱卖得很好,这样,总算好勉强好勉强的支持我到中学毕业,毕业以后,我就……”她看云楼一眼,低低的说:“出去做事了。”“在那儿做事?”雅筠追问着。
  “我……”小眉有些羞惭。
  “她在一家歌厅唱歌。”云楼代她回答。
  “哦!”雅筠深长的叹息了一声。“多么不同的命运!”
  “伯母,”云楼急了。“您还没有说出来,到底这是怎么一回事!”“是的,我要说,”雅筠有些神思恍惚,她还没有从激动中完全恢复过来,而且,要揭穿一件二十年来的秘密对她是件很困难的事。她又沉默了很久,终于,她振作起来了,挺直了背脊,她喝了一口水,下定了决心的说:“好吧,这事并没有什么神秘性,我就从头说起吧!云楼,你记得我告诉过你,我当初是受过你祖母的诅咒的……”
  云楼不解的望着雅筠,不知道该如何接口。
  “是的,这诅咒立即应验了,”雅筠说了下去,并没有等云楼回答。“我和你杨伯伯结婚后,两人都希望能有孩子,我们热爱孩子,可是,我一连小产了两次,而你家却有了你,我们仍然没有孩子。到民国三十四年,我第三次怀孕了,你们可以知道我有多么欢喜,我们用尽了全力来保护这个胎儿,居然顺利的到了足月,那是民国三十四年四月十七日,我在重庆某家产科医院生产……”
  “你生下了涵妮和小眉!”云楼插口。
  “不,不是的!”雅筠拚命的摇头。“我生下了一个女孩,阵痛了四十八小时之久,那女孩漂亮极了,可是,我是受过诅咒的,我没有做母亲的那种幸运,那孩子生下地就死了。而且,医生判定我终生不能再生孩子!”雅筠顿了顿,云楼和小眉都定定的望着她。“这使我几乎发疯发狂,几乎自杀,杨伯伯终日寸步不离的守在我身边,怕我寻死。而这时,一件意外的事情竟把我救了。”她停住了,眼睛痴痴的看着小眉,唇角又浮起她那个凄婉的微笑。“怎么呢?”云楼追问。
  “原来,同一日,四月十七日,”雅筠接下去说:“有一个产妇也在那家医院生产,那年轻的丈夫是个穷苦而落拓的、音乐学院的学生,那产妇送来的时候已经奄奄一息,昏迷不醒了,医生为了挽救胎儿,破腹取胎,取出一对双胞胎,一对粉妆玉琢的小婴儿,那就是涵妮和——小眉。”
  “哦!”小眉到这时才吐出一口气来。
  “那产妇在生产后只活了两小时。两个婴儿都很瘦小,尤其其中一个,生下来还不足五磅,像个小老鼠,医生听过那婴儿后,认为她发育不全,根本带不大。另一个比较大,也比较健康,两个孩子的长相都一模一样。那年轻的父亲呢,在产妇死后就发疯一般的狂吼狂叫,他诅咒婴儿,也不管婴儿,终日喝得烂醉如泥,呼天抢地的哭他那死去的妻子。”
  “哦!”小眉又哦了一声,眼睛里已蓄满了泪。
  “那正是抗战的末期,奶粉的价钱很贵,那两个孩子没有母亲,只好吃奶粉。但是,那父亲拿不出钱来买奶粉,情况很尴尬,于是,一天,一个护士抱了那较小的婴儿来找我,我那时的奶已经来了,却没有孩子可喂,她问我肯不肯喂一喂那个失母的,可怜的孩子!”
  室内好安静,云楼和小眉都听得出神了。“我答应了,护士把那孩子交给了我,一个又瘦又小的小东西,可是,当那孩子躺在我的怀中,吸吮着我的乳汁,用她那乌溜溜的小眼睛对我望着的时候,所有母性的喜悦都重新来到我的心里了,我说不出我的高兴和狂喜,我热爱上了那孩子,甚至超过了一个母亲对亲生子女的爱,我再也舍不得让人把她从我怀中抱走。于是,我们找来了那个年轻的音乐家,恳求他把这孩子让给我们。”
  “噢,我懂了。”云楼低低的说。
  “那时,那父亲已经心碎了,而且他的境况很坏,他是流亡学生,学业既未完成,工作又无着落,再加上失去了妻子,一来就是两个婴儿,让他手足失措。何况,医生已经断定那个小的婴儿是无法带大的,即使要带,也需要大量的补品和医药。所以,那父亲在喝醉的时候就狂歌当哭,不醉的时候就对着婴儿流泪,说她们投错了胎,来错了时间。当我们的提议提出来的时候,那父亲起先很不愿意,但是,后来发现我们确实是真心爱着那孩子,家庭环境和经济情况又不坏,他终于叹息着同意了。那就是我的孩子——涵妮。”
  “哦!”小眉再一次惊叹。“我从不知道我有个孪生姐妹!爸爸一个字也没提过!”“涵妮也不知道,我们像抚养亲生女儿一样抚养涵妮,同时,我们也一直和——”雅筠注视着小眉。“你的父亲保持联系,关心着你的一切,我们用各种藉口,给你的父亲许多经济的支援,希望他能振作起来,但是,他始终沉溺于酒。抗战胜利了,接着又是打内战,我们离开了四川,从此,也就和你父亲断了音讯,不过,临走,我们还给你父亲留下了一大笔钱。然后,辗辗转转的,我们到了台湾,以为你一定留在大陆了,再也没有料到……”她不信任的摇着头:“今天会又见着了你!”“噢,伯母!”云楼喊着:“我实在没有料到是这样的!我只是觉得小眉和涵妮像得奇怪,却从没猜想过她们是同父同母的双生姐妹!怪不得她们两个都爱音乐,怪不得她们都会唱!哦,现在,一切的谜都解开了!”
  小眉深深的陷进这故事里,一时竟无法整理自己的思想,好一会儿,她才眩惑的说:
  “我竟有一个双生姐妹!假若涵妮还活着,我们能够见面……噢!那有多好!哦,云楼,”她看着云楼。“我们两姐妹生长在不同的环境和家庭里,却都偏偏碰到了你,这岂不奇怪吗?”“这是天意。”云楼喃喃的说,脸上焕发着光采。
  雅筠看看云楼,又看看小眉,她立即知道这一对年轻人之间发生了什么。是的,天意真奇怪!你完全不能料到它有怎样的安排!她忽然心头掠过了一阵莫名其妙的欣喜,站起身来,她兴奋的说:“你们得留在这儿吃晚饭,我去告诉秀兰!噢,”她用手抚摩了一下胸口,深吸了口气,眼中闪着光。“云楼,我觉得,过去的时光又回来了。”云楼默然不语,他的眼睛深情一片的停在小眉的身上。 
 

 
分享到:
2一棵想飞的竹子
1一棵想飞的竹子
2红枫叶的温暖
1红枫叶的温暖
2小狐狸天天和小牛聪聪
1小狐狸天天和小牛聪聪
3我亲爱的狐狸大叔
2我亲爱的狐狸大叔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