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翦翦风 >> 第十六节 我们是多么的幼稚和疏忽

第十六节 我们是多么的幼稚和疏忽

时间:2013/11/16 21:49:35  点击:2555 次
  我们犯了多大的错误!我们是多么的幼稚和疏忽,经常只凭自己的直觉,而肯定一切的事与物,我们只是一群不懂事的孩子,一群自作聪明的傻瓜!
  等我们了解过来的时候,往往什么都迟了。
  一年很快的过去了,这一年,柯梦南在南部受训,我又即将毕业,生活就在书信往返和繁重的功课重压下度过。怀冰他们也都是大四了,每个人的生活都不像往年那样轻松,因此,圈圈里的聚会停止了,变成大家私下来往,即使是私下来往,也都不太多。我和怀冰、彤云姐妹比较接近,至于水孩儿和何飞飞,这一年几乎都没有见到过。
  “何飞飞还是老样子,一天到晚嘻嘻哈哈的没个正经样,”怀冰有时告诉我一些她的情形。“而且越来越疯疯癫癫了。现在人人都管她叫疯丫头了。”
  “小俞追到她没有?”“早就吹了,何飞飞这人呀,恐怕一辈子也不会恋爱,她眼睛里的男孩子和女孩子好像都没有什么分别的!”
  “水孩儿呢?”“要结婚了!”“真的?”“对象是个商人,经营塑胶加工的,比水孩儿大了二十岁,而且是续弦。”“什么?”我惊异的问:“她干嘛要嫁这样一个人?”
  “那人是个华侨,可以带她到美国去,现在去美国变成一窝蜂了!”“可是,水孩儿不是这样的人,”我肯定的说:“她一向就是个纯情派,既没有崇洋心理,也不爱虚荣,她是最不可能为金钱或物质繁荣而出卖自己的!”
  “世界上的事没有绝对的,地球每秒钟都在转动,什么都在变。蓝采,你对人生又了解多少?”
  真的,我对人生又了解多少?在接下来的那件大变故中,我才明白我实在一无所知!
  又是暑假了。柯梦南被调回台北某单位中受训了,这比我的毕业带来了更大的喜悦,一连好几个晚上,我都和柯梦南在一起,诉不完的思念之情,说不尽的相思之苦,欢乐中糅和着欢乐,喜悦中掺和着喜悦,我们又几乎把天地和日月都忘了。
  整个圈圈里都知道柯梦南调回台北了,这个暑假是很特别的,大家都毕业了,男孩子们马上就要受军训,不知道会被分发到什么地方去,女孩子们呢,有的准备要出国,有的准备要结婚,有的要到外埠去工作,我们这个小团体,眼看着就要各地分飞,风流云散了。如果我们还想聚会一下,这暑假最初的几天就是最后的机会了。刚好柯梦南有三天的休假,于是,谷风和怀冰发起了一趟旅行,决定大家一起去福隆海滨露营。这是我们圈圈里最后一次的聚会。
  我们全体都去了,浩浩荡荡的一大群人,带了四个帐篷,男生住两个,女生住两个。锅、盆、碗、壶都带全了,还有毛毯、被褥、游泳衣等。柯梦南还带着他的吉他。小何带了口琴。我们预计要在海边住两夜,玩三天。白天可以游泳,吃野餐。晚上可以赏月,听潮声。
  海边美极了,蓝的海,蓝的天,白的浪,白的云,还有那些带着咸味的沙,和在浅海中游来游去的、五颜六色的热带鱼。我们把帐篷架好之后,就有一半的人都换上游泳衣,窜进了海浪里。离开了都市的烦嚣,我们开心得像一群小孩子,不断的在海边和水里呼叫着,嬉笑着,打闹着,追逐着。水孩儿和何飞飞在海浪中大打出手,彼此用海水泼洒着对方,然后又彼此去捉对方的脚,最后两个人都灌了好几口海水,把旁边的我们都笑弯了腰。海边的第一天简直是醉人的,我们都被太阳晒得鼻尖脱皮,背脊发痛,都因为游泳过多而四肢酸软无力。但是,当落日被海浪所吞噬,当晚霞映红了海水,当晚风掠过海面,凉爽的扑面而来,我们又忘记疲倦了。海上的景致竟是千变万化的,我们神往的站在沙滩上,望着远天的云彩由白色转为金黄,由金黄转为橘红,由橘红转为绛紫,由绛紫而转为苍灰……。海水的颜色也跟着云彩的变幻而变幻,美得使我们喘不过气来。然后,一下子,黑夜来了,天空闪烁出无数的小星星,海面变成了一片黑暗,闪耀着万道粼光,夹杂着海浪汹涌的、声势雄壮的呼啸、怒吼,和高歌之声。
  我们把毯子铺在沙滩上,大家浴着星光月光,坐在毯子上面。冥想的冥想,谈天的谈天。柯梦南怀抱着他的吉他,跟我坐在一块儿,有一声没一声的拨弄着琴弦。我的头倚在他的肩上,用全心灵在领会着生命的那份美,那份神奇。
  接着,渔船出海了,一点一点的渔火,像无数的萤火虫,遍布在黑暗的海面上,把海面点缀得像梦境一般。渔火闪闪烁烁,明明暗暗,和天上的星光相映。我们眩惑了,迷醉了。瞪视着海面,大家都无法说话,无法喘息,美呵!我们一生也没有领略过这种美。尘市所有的困扰都远离我们而去,我们的生命是崭新的,我们的感情是醒觉的。这份美使我们不止感动,而且激动。渔火慢慢的飘远了,飘远了,飘远了,终于被那茫茫的大海所吞噬了。当最后一点渔火消失之后,我禁不住长长的吐出一口气来。柯梦南也不知所以的叹息了一声,重新拨弄起他的琴弦,小何也吹起了口琴。
  何飞飞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我们的身边,用手抱着膝,她把下巴放在膝头上,安安静静的坐在那儿。她的大眼睛对柯梦南闪了闪,轻声的说:
  “柯梦南,为我唱支歌吧!”
  “为你吗?”柯梦南不经心的问。
  “是的,为我,你的每支歌都让我着迷呢!”何飞飞说着,我不由自主的看了她一眼,忽然有某种异样的感觉,是我神经过敏吗?我觉得她的声音在颤抖。
  “好吧,我唱一支,你喜欢听什么?”
  “那支‘给我梦想中的爱人’吧!”何飞飞说。
  柯梦南拨弄着吉他,开始唱起那支歌来,歌声缠绵而轻柔的随着海风飘送,海浪拍击的声音成为他的伴奏。这歌有那么深的感人的力量,尽管我已经听了几百次,它仍然引发我胸中强烈的激情。
  
  “……我曾几百度祈祷,祈祷命运创造出神奇,
  让我看到你,听到你,得到你,
  让我诉一诉我的心曲,我的痴迷……”
  
  他唱完了,我们都那么感动。没有人鼓掌,怕掌声破坏了这份情调。大家静了好一会儿,四周只有风声、潮声,和柯梦南吉他的琮琮之声。然后,何飞飞悄悄的站了起来,一人钻进帐篷里去了。夜渐渐的深了,但是,大家都了无睡意,躺在毯子上,怀冰建议我们做竟夜之谈。我们谈着星星,谈着月亮,谈着海浪,谈着我们那些不着边际的梦想,论着谈着,有些人就这样睡着了。海风逐渐加强,我开始感到凉意,站起身来,我想去帐篷里拿一件毛衣,柯梦南一把拉住了我,说:
  “别走,蓝采。”“去帐篷里拿一件衣服,马上来!”我说。
  “一定要来呵,蓝采,我们一生都不会再碰到这么美的夜!”他说。我怔了怔,这话何其不祥,但是,这是什么年代了,那儿跑来这些迷信?我向帐篷走去,一面说:
  “一定就来。”钻进了帐篷,我吃了一惊,帐篷顶上挂着一盏灯,灯下,何飞飞正孤独的睡在帐篷里,她的脸朝着帐篷的门口,眼睛清亮的睁着,满脸都是纵纵横横的泪痕。我喊了一声:
  “何飞飞!”她也猛然吃了一惊,似乎没有料到我的闯入,一骨碌从地上坐起来,她慌张的拭着泪痕,我跪下去,用手按住她的肩膀,我说:“怎么了?何飞飞?”“什么怎么了?”她作出一个勉强的笑容,反问了我一句。“我没事呀!”“告诉我,何飞飞,”我说:“到底是什么事?”
  她对我扮了个鬼脸,笑着说:
  “怎么我一定该有事呢?难道你以为我失恋了?”
  我心里怦然一动,紧盯着她,我说:
  “是吗?”“什么是吗?”她装糊涂。
  “你自己说的。”“失恋?”她大笑,握着我的手说:“是呀,我告诉过你的吗,我爱上柯梦南了。”我继续紧盯着她。“是吗?”我再问。“哎呀,蓝采!”她叫了起来:“你以为全天下的女人都和你一样,会对柯梦南发狂的呀!”“那么,你干嘛要哭?”
  “哭?谁说我哭来着?”她挑着眉梢,瞪视着我,嘻皮笑脸的。“告诉你吧,我在海水里泡得太久了,海水跑到眼睛里去了,当时我不觉得疼,现在眼睛越来越不舒服,风一吹就要流眼泪,所以我就到帐篷里来躺躺,刚刚滴了眼药水,你以为是什么?我在哭吗?”她叹了口气:“你们学文学的人呀,就是喜欢把任何事情都小说化!赶明儿你还会对人说,何飞飞失恋了,一个人躲在帐篷里哭呢!”
  我凝视着她,是这样的吗?她那明朗的脸庞上,确实找不到什么乌云呢!显然又是我神经过敏了,何飞飞本不是个多愁善感的人吗。我释然的站起身来,说:
  “那就好了,你还是多躺躺吧!外面风好大,当心眼睛发炎,别吹风吧。我来拿件毛衣。”
  取了毛衣,我重新回到沙滩上,在柯梦南身边坐下来。柯梦南问:“怎么去了这么久?”“何飞飞的眼睛不舒服,跟她谈了几句。”
  “怎么了?”“大概进了海水。”我们不再关心何飞飞的事了,望着那像黑色缎子般反射着光亮的海水,望着那无边无际的闪烁着星星的天空,我们静静的依偎着,有谈不完的话,计划不完的未来。
  “蓝采,跟我一起出国吧!我已经申请到三个学校的奖学金,仅仅靠奖学金,也够我们在国外的生活。”他说。
  “我丢不开妈妈,”我说:“她只有我一个女儿!”“和她商量商量看!”“如果和她商量,她会鼓励我跟你去,她是只为我的幸福着想的,我们不能太自私,是不?梦南?”
  他沉吟了,我仰躺下来,用手枕着头,望着天空。
  “如果你要去,什么时候走?”我问。
  “明年春天,我结训以后。不过,这还要看你,你不去,我也不去。”“傻话!”我说:“你该去,我们可以先订婚,等你学成归国,我们再结婚!”“谁知道我要去几年?”他说:“任何一种成功的引诱,都抵不上和你片刻的相聚,别说了,蓝采,你不去,我也不去。”
  “你真是孩子气。”我说:“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这是诗人的自欺之言,蓝采,”柯梦南说:“两情相知,就在于朝朝暮暮呢!假若爱人们都不在乎朝朝暮暮,那么也不必结婚,也不必因分别而痛苦了。总之,我是俗人,蓝采,我要争取能跟你相聚的每一分,每一秒,不但朝朝,而且暮暮!”“你傻!柯梦南。”我说。
  “是的,我把感情看得重于一切,名利,前途!
  这该是我母亲的遗传。”
  “你很久没去看你父亲了吧?”我不经心的问。
  “别提他!蓝采!”“你不该和你父亲记恨,”我说:“他总归是你父亲!”
  “他是个刽子手,他杀了我母亲!我永远不会原谅他,你别帮他说话!”他烦躁了起来。
  “或者他是无意的,或者他不能自已,或者他有苦衷,你该给他解释的机会,不该拒绝他!例如我,虽然我的父母离婚了,但我不恨我的父亲,假若他有一天回来了,我会投进他的怀里去!”“我们的情况不同,不要相提并论,”他打断了我,又冷冷的加了一句:“你辜负这么好的夜晚了,蓝采。”
  我不再说了,我了解他,别看他外表很温柔,固执起来的时候,他是毫不讲理的。然后,我们又谈起别的来,谈起即将来到的黎明,谈起我们无数无数个明天。一直谈得我们那么疲倦,那么尽兴,那么销魂,然后,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就这样睡着了。睡在天幕的底下,睡在大海的旁边。海,不断的汹涌着,喧闹着,歌唱着……是一曲最好的催眠曲。 
 

 
分享到:
白雪公主
美女西施
鲜为人知 一度让唐玄宗神魂颠倒的“洋贵妃”
三国猛将排行榜:关羽为何仅排第九位
晚清第一牛人纳外国公主为妾
揭秘除夕夜包饺子的民俗出自何处
羊5
融四岁 能让梨 弟于长 宜先知 首孝弟 次见闻 知某数 识某文8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