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窗外 >> 第十五节 江雁容把晚餐摆在桌子上

第十五节 江雁容把晚餐摆在桌子上

时间:2013/11/12 18:54:18  点击:3127 次
  江雁容把晚餐摆在桌子上,用纱罩子罩了起来。表上指着六点二十五分,室内的电灯已经亮了。感到几分不耐烦,她走到花园里去站着,暮色正堆在花园的各个角落里,那棵大的芙蓉花早就谢光了,地上堆满了落花。两棵圣诞红盛开着,娇艳美丽。茶花全是蓓蕾,还没有到盛开的时候。她在花园中浏览了一遍,又看了一次表。总是这样,下了班从不准时回家,五点钟下班,六点半还没回来,等他到家,饭菜又该冰冷了。走回到房间里,她在椅子里坐了下来,寥落的拿起早已看过的日报,细细的看着分类广告。手上有一块烫伤,是昨天煎鱼时被油烫的,有一个五角钱那么大,已经起了个水泡,她轻轻的抚摩了一下,很痛。做饭真是件艰巨的工作,半年以来,她不知道为这工作多伤脑筋,总算现在做的东西可以勉强入口了,好在李立维对菜从不挑剔,做什么吃什么。但是,厨房工作是令人厌倦的。
  快七点了,李立维还没有回来,天全黑了,冬天的夜来得特别早。江雁容把头靠在椅背上。“大概又被那些光棍同事拉去玩了!下了班不回家,真没道理!就该我天天等他吃饭,男人都是这样,婚前那股劲不知到哪里去了,那时候能多挨在我身边一分钟都是好的,现在呢?明明可以挨在一起他却要溜到外面去了!贱透了!”她想着,满肚子的不高兴,而且,中午吃得少,现在肚子里已经叽哩咕噜的乱响了起来。
  起风了,花园里树影幢幢,风声瑟瑟,有种凄凉而恐怖的味道。江雁容向来胆怯,站起身来,她把通花园的门关上,开始懊悔为什么要选择这么一幢乡间的房子。风吹着窗棂,叮叮咚咚的响着,窗玻璃上映着树影,摇摇晃晃的,像许多奇形怪状的生物。她感到一阵寒意,加了一件毛衣,在书架上拿下一本唐诗三百首。她开始翻阅起来。但,她觉得烦躁不安,书上没有一个字能跃进她的眼帘,她阖起了书,愤愤的想:“婚姻对我实在没什么好处,首先把我从书房打进了厨房,然后就是无尽止的等待。立维是个天下最糊涂的男人!最疏忽的丈夫!”她模模糊糊的想着:“如果嫁了另一个男人呢?”康南的影子又出现在她面前了,那份细致,那份体贴,和那份温柔。她似乎又感到康南深情的目光在她眼前浮动了。甩甩头,她站了起来,在房间里兜着圈子,四周安静得出奇,她的拖鞋声发出的声音好像特别大。“我不应该常常想康南,”她想:“立维只是粗心,其实他是很好的。”她停在饭桌前面,今天,为了想给立维一个意外,她炒了个新学会的广东菜“蚝油牛肉”,这菜是要吃热的,现在已经冰冷。
  明知道他不会回来吃晚餐了,但她仍固执的等着,等的目的只是要羞羞他,要让他不好意思。用手抱住膝,她倾听着窗外的风声,那棵高大的芙蓉树是特别招风的,正发出巨大的沙沙声。玻璃窗上的树影十分清晰,证明外面一定有很好的月色,她想起康南以前写过的句子:“阶下虫声,窗前竹籁,一瓶老酒,几茎咸菜,任月影把花影揉碎,任夜风在树梢徘徊……”多美的情致!她仿佛看到了那幅图画,她和康南在映满月色的窗下,听着虫鸣竹籁,看着月影花影,一杯酒,一盘咸菜,享受着生活,也享受着爱情……她凝视着窗上的影子,眼睛朦朦胧胧的。忽然,一个黑影从窗外直扑到窗玻璃上,同时发出“吱噢”一声,江雁容吓得直跳了起来,才发现原来是只野猫。惊魂甫定,她用手轻抚着胸口,心脏还在扑通扑通的跳着。花园外面传来一阵熟悉的脚踏车铃声,终于回来了!随着铃声,是李立维那轻快的呼唤声:
  “雁容!”打开了门,江雁容走到花园里,再打开花园的篱笆门。李立维扶着车子站在月光之下,正咧着嘴对她笑。
  “真抱歉,”李立维说着,把车子推进来:“小周一定要拉我去吃涮羊肉。”江雁容一语不发,走进了房里。李立维跟着走了进来,看到桌上的饭菜。“怎么,你还没吃饭?”
  江雁容仍然不说话,只默默的打开纱罩,添了碗冷饭,准备吃饭。李立维看了她一眼,不安的笑笑说:
  “怎么,又生气了?你知道,这种事对一个男人来讲,总是免不了的,如果我不去,他们又要笑我怕太太了!你看,我不是吃完了就匆匆忙忙赶回来的吗?”
  江雁容依然不说话,冷饭吃进嘴里,满不是味道,那蚝油牛肉一冷就有股腥味,天气又冷,冷菜冷饭吃进胃里,好像连胃都冻住了。想起这蚝油牛肉是特别为李立维炒的,而他却在外面吃馆子,她感到十分委屈,心里一酸,眼睛就湿润了。李立维看着她,在她身边坐了下来,看到她满眼泪光,他大为惊讶,安慰的拍拍她的肩膀,他说:
  “没这么严重吧?何至于生这么大的气?”
  当然!没什么严重!他在外面和朋友吃喝玩乐,却把她丢在冷清清的家里,让野猫吓得半死!她费力的咽下一口冷饭,两滴泪水滴进了饭碗里。李立维托起了她的脸,歉意的笑了笑,他实在不明白他晚回家一两小时,有什么严重性!虽然,女孩子总是敏感柔弱些的,但他也不能因为娶了她,就断绝所有的社交关系呀!不过,看到她眼泪汪汪的样子,他的心软了,他说:“好了,别孩子气了,以后我一定下了班就回家,好不好?”
  她把头转开,擦去了泪水,她为自己这么容易流泪而害羞。于是,想起一件事来,她对他伸出手去,说:
  “药呢?给我!”“药?什么药?”李立维不解的问。
  “早上要你买的药,治烫伤的药!”江雁容没好气的说,知道他一定忘记买了。“哎呀!”李立维拍了拍头,一股傻样子:“我忘了个干干净净。”“哼!”江雁容哼了一声,又说:“茶叶呢?”
  “噢,也忘了!对不起,明天一定记得给你买!你知道,公司里的事那么多,下了班又被小周拖去吃涮羊肉,吃完了就想赶快赶回来,几下子就混忘了。对不起,明天一定记得给你买!”哼!就知道他会忘记的!说得好听一点,他这是粗心,说得不好听一点,他是对她根本不关心。如果是康南,绝不会忘记的,她想起那次感冒,他送药的事,又想起知道她爱喝茶,每天泡上一杯香片等她的事。站起身来,她一面收拾碗筷,一面冷冰冰的说:“不用了,明天我自己进城去买!”
  他伸手拦住了她:“不生气,行不行?”“根本就没生气!”她冷冷的说,把碗筷拿到厨房里去洗,洗完了,回过身子来,李立维正靠在厨房墙上看着她。她向房里走去,他一把拉住了她,把她拉进了怀里,她挣扎着,他的嘴唇碰到了她的,他有力的胳膊箍紧了她。她屈服了。他抬起头来,看着她的眼睛,他脸上堆满了笑,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别生气,都是我不好,我道歉,好了吧?气消了没有?”
  江雁容把头靠在他胸前,用手玩着他西装上衣的扣子洞。
  “扣子掉了一个,掉到什么地方去了?”
  “不知道。”“粗心!”“气消了吧?”“还说呢,天那么黑,一个野猫跳到窗子上,把人吓死了!”
  他纵声大笑了起来,江雁容跺了一下脚:
  “你笑什么!有什么好笑!”
  他望着她,看样子她是真的被吓着了,女人是多么怯弱的动物!他收起了笑,怜爱的揽着她,郑重的说:
  “以后我再也不晚回家了!”
  可是,诺言归诺言,事实归事实。他依然常常要晚回家。当然,每次都是迫不得已,就是这样,同事们已经在取笑他了。下班铃一响,小周就会问一句:“又要往太太怀里钻了吧?”李立维对女人气量的狭小,感到非常奇怪,就拿晚回家这件事来讲吧,雁容总是不能原谅他。他就无法让她了解,男人和女人不同,男人的世界太广,不仅仅只有一个家!
  结婚一年了,江雁容逐渐明白,婚姻生活并不像她幻想中那么美好,她遭遇到许多问题,都是她婚前再也想不到的。首先,是家务的繁杂,这一关,总算让她克服过去了。然后是经济的拮据,她必须算准各项用度,才能使收支平衡,而这一点,是必须夫妇合作的。但,李立维就从不管预算,高兴怎么用就怎么用,等到钱不够用了,他会皱着眉问江雁容:
  “怎么弄的?你没有算好吗?”
  可是,假如她限制了他用钱,他又会生气的说:
  “你总不能让我一个大男人,身边连钱都没有!”
  气起来,她把帐簿扔给他,叫他管帐,他又说:
  “不不,你是财政厅长,经济由你全权支配!”
  对于他,江雁容根本就无可奈何。于是,家庭的低潮时时产生,她常感到自己完全不了解他。他爱交朋友,朋友有急难,他赴汤蹈火的帮助,而她如果有病痛,他却完全疏忽掉。在感情上,他似乎很马虎,又似乎很苛求,一次,她以前的一个男朋友给了她一封比较过火的信,他竟为此大发脾气。他把她按在椅子里,强迫她招出有没有和这男友通过信,气得她一天没有吃饭,他又跑来道歉,揽住她的头说:
  “我爱你,我爱疯了你!我真怕你心里有了别人,你只爱我一个,是吗?”望着他那副傻相,她觉得他又可气又可怜。她曾叹息着说:“立维,你是个矛盾的人,如果你真爱我,你会关心我的一切,那怕我多了根头发,少了根头发,你都会关心的,但你却不关心!我病了你不在意,我缺少什么你从来不知道。可是,唯独对我心里有没有别的人,你却注意得很。你使我觉得,你对我的感情不是爱,而是一种占有欲!”
  “不!”李立维说:“我只是粗心,你知道,我对自己也是马马虎虎的。不要怀疑我爱你,”他眼圈红红的,恳切的说:“我爱你,我嫉妒你以前的男朋友,总怕他们会把你从我手里抢回去!你不了解,雁容,我太爱你了!”
  “那么,学得细心一点,好吗?”江雁容用手揉着他的浓发说。“好!一定!”他说,又傻气的笑了起来,好像所有的芥蒂,都在他的笑容里消失了。可是,这份阴影却留在江雁容的心底。而且,李立维也从不会变得细心的。江雁容开始明白,夫妇生活上最难的一点,是彼此适应,而维持夫妇感情的最大关键,是毅力和耐心。
  周雅安和程心雯都毕业了,又回到台北来居住。六月初行完毕业典礼,周雅安就择定七月一日结婚,未婚夫是她们系里的一个年轻助教,女嫔相也是请的程心雯。得到了婚期的消息,这天,江雁容带着一份礼物去看周雅安。周雅安正在试旗袍,程心雯也在。久不聚会的好朋友又聚在一起,大家都兴奋了起来,程心雯哇啦哇啦的叫着:
  “去年给江雁容做伴娘,今年给周雅安做伴娘,明年不知道又要给谁做伴娘了?你们一个个做新娘子,就是我一辈子在做伴娘!”“小妮子春心动矣!”江雁容笑着说。
  “别急,”周雅安拍拍程心雯的肩膀:“你的小林不是在国外恭候着吗?”小林是程心雯的未婚夫,是大学同学。
  “哈!他把我冷藏在台湾,自己跑到外国去读书,美国大使馆又不放我出去,我就该在台湾等他等成个老处女!男人,最自私的动物!”程心雯藉着她洒脱的个性,大发其内心的牢骚。“同意!”江雁容说。“你才不该同意呢!”周雅安说:“你那位李立维对你还算不好呀?别太不知足!论漂亮、论人品、论学问、论资历……那一点不强?”“可是,婚姻生活并不是有了漂亮、人品、学问,和资历就够了的!”江雁容说。“那么,是还要爱情!他对你的爱还不算深呀?”
  “不,这里面复杂得很,有一天你们会了解的。说实话,婚姻生活是苦多于乐!”“江雁容,”程心雯说:“你呀,你的毛病就是太爱幻想,别把你的丈夫硬要塑成你幻想中的人。想想看,他不是你的幻想,他是李立维自己,有他独立的思想和个性,不要勉强他成为你想像中的人,那么,你就不会太苛求了!”
  “很对,”江雁容笑笑说:“如果他要把我塑成他幻想中的人物呢?”“那你就应该跟他坦白谈。但是,你的个性强,多半是你要塑造他,不是他要塑造你。”程心雯说。
  “什么时候你变成了个婚姻研究家了?程心雯?”周雅安笑着问。“哼,你们都以为我糊涂,其实我是天下最明白的人!”程心雯说着,靠进椅子里,随手在桌上拿了一张纸和一枝眉笔,用眉笔在纸上迅速的画起一张江雁容的侧面速写来。
  “周雅安,记得你以前说永远不对爱情认真,现在也居然要死心嫁人了!”江雁容说,从墙上取下周雅安的吉他,胡乱的拨弄着琴弦。“你以为她没有不认真过呀,”程心雯说:“大学四年里,她大概换了一打男朋友,最后,还是我们这位助教有办法,四年苦追,从不放松,到底还是打动了她!所以,我有个结论,时间可以治疗一切,也可以改变一切,像周雅安心里的小徐,和你心里的康——”“别提!”江雁容喊:“现在不想听他的名字!”
  程心雯抬抬眉头,低垂着睫毛,眯起眼睛来看了江雁容一眼。“假如你不想提这名字,有两个解释,”她轻描淡写的说,在那张速写上完成了最后的一笔,又加上一些阴影。“一个是你对他怀恨,一个是你对他不能忘情,两种情形都糟透!怪不得你觉得婚姻生活不美满呢!”
  “我没说婚姻生活不美满呀!”江雁容说,拨得吉他叮叮咚咚的响。“只是有点感慨,记不记得我们读中学的时候,每人都有满怀壮志,周雅安想当音乐家,我想当作家,程心雯的画家,现在呢,大家都往婚姻的圈子里钻,我的作家梦早就完蛋了,每天脑子里都是柴米油盐酱醋茶!周雅安念了工商管理,与音乐风马牛不相及,现在也快和我变成一样了。程心雯,你的画家梦呢?”“在这儿!”程心雯把那张速写丢到江雁容面前,画得确实很传神。她又在画像旁边龙飞凤舞的题了两句:“给我的小甜心,以志今日之聚。”底下签上年月日。“等我以后出了大名,”她笑着说:“这张画该值钱了!”说着,她又补签了名字的英文缩写C.S.W.。“好,谢谢你,我等着你出名来发财!”江雁容笑着,真的把那张画像收进了皮包里。
  “真的,提起读中学的时候,好像已经好远了!”周雅安说,从江雁容手里接过吉他,轻轻的弹弄了起来,是江雁容写的那首“我们的歌”。“海角天涯,浮萍相聚,叹知音难遇……”周雅安轻声哼了两句。“你们还记得一块五毛?”程心雯问:“听说他已经离开××女中了。”“别提了,回想起来,一块五毛的书确实教得不错,那时候不懂,尽拿他寻开心。”江雁容说。
  “江乃也离开××女中了。”周雅安说。“训导主任也换了,现在的××女中,真是人事全非,好老师都走光了,升学率一年不如一年。”程心雯说:“我还记得江乃的‘你们痛不痛呀?’”周雅安和江雁容都笑了起来,但都笑得十分短暂。江雁容不由自主的想起那小树林、荷花池、小桥、教员单身宿舍,和——康南。“记不记得老教官和小教官?”周雅安说:“小教官好像已经有两个小孩了。”“真快,”江雁容说:“程心雯,我还记得你用钢笔描学号,用裙子擦桌子……”程心雯大笑了起来。于是,中学生活都被搬了出来,她们越谈越高兴,程心雯和江雁容留在周雅安家吃了晚饭,饭后又接着谈。三个女人碰在一起,话就不知道怎么那么多。直到夜深了,江雁容才跳了起来:
  “糟糕,再不走就赶不上最后一班火车了!你们知道,我下了火车还要走一大段黑路,住在乡下真倒楣!田里有蛇,我又没带手电筒,那段路才真要我的命呢!”
  “不要紧,我打包票你的先生会在车站接你。”周雅安说。
  “他才没那么体贴呢!”
  “这不是体贴,这是理所当然,看到你这么晚还没回来,当然会去车站接你。”程心雯说。
  “我猜他就不会去接,他对这些小地方是从不注意的!”江雁容说,拿起了手提包,急急的到玄关去穿鞋子。
  下了火车,江雁容站在车站上四面张望。果然,李立维并没有来接她。轨道四周空空旷旷的,夜风带着几丝凉意。到底不死心,她又在轨道边略微等待了一会儿,希望李立维能骑车来接,但,那条通往她家的小路上连一个人影都没有,她只得鼓起勇气来走这段黑路。高跟鞋踩在碎石子上,发出咯咯的声音,既单调又阴森。路的两边都是小棵的凤凰木,影子投在地下,摇摇曳曳,更增加了几分恐怖气氛。她胆怯的毛病又发作了,望着树影,听着自己走路的声音,都好像可怕兮兮的。她越走越快,心里越害怕,就越要想些鬼鬼怪怪的东西,这条路似乎走不完似的,田里有蛙鸣,她又怕起蛇来。于是,在恐惧之中,她不禁深深恨起李立维来,这是多么疏忽的丈夫!骑车接一接在他是毫不费力的,但他竟让她一人走黑路!程心雯她们还认为他一定会来接呢!哼,天下的男人里,大概只有一个李立维是这么糊涂,这么自私的!假若是康南,绝不会让她一个人在黑夜的田间走路!
  家里的灯光在望了,她加快了脚步,好不容易才走到门口,没有好气的,她高叫了一声:
  “立维!”好半天,才听到李立维慢吞吞的一声:
  “来了!”然后,李立维穿着睡衣,出来给她开了门,原来他早已上了床!江雁容满肚子的不高兴,走进了房里,才发现李立维一直在盯着她,眼睛里有抹挑战的味道。
  “到那里去了?”李立维冷冷的问。
  “怎么,早上我不是告诉了你,我要到周雅安那里去吗?”江雁容也没好气的说,他那种责问的态度激怒了她。
  “到周雅安那里去?在她们家一直待到现在?”李立维以怀疑的眼光望着她。“不是去周雅安家,难道我还是会男朋友去了吗?”江雁容气冲冲的说。“谁知道你到哪里去了?我下班回来,家里冷锅冷灶,连家的样子都没有!”“你下班不回家就可以,我偶尔出去一次你就发脾气!凭什么我该天天守着家等你!”
  “你是个妻子,你有责任!”
  “我是妻子,我并不是你的奴隶!”
  “我什么时候把你当奴隶待?下了班回来,还要自己生火弄饭吃,还要给夜游的妻子等门!”
  江雁容跳了起来,气得脸色发白。
  “你是什么意思?你以为我出去做什么了?”
  “我没有说你出去做什么,你大可不必作贼心虚!”李立维愤不择言的说。江雁容望着他,眼睛里几乎要喷出火来,气得浑身发抖。好半天,才点点头说:“好,你使人无法忍耐!”
  “是我使你无法忍耐还是你使我无法忍耐?今天小周一定要到我们家来参观,让他看到你连鬼影子都不在,冷锅冷灶,我自己生火招待人吃饭,等你等到十点钟小周才走。你丢尽了我的脸,让我在朋友面前失面子,让别人看到你深更半夜不回家,不知道到哪里去鬼混了!”
  “你说话客气一点,我到哪里去鬼混了?早上告诉了你要去周雅安家,谁叫你不注意,又带朋友回家来!嫁给你,我就该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做你一辈子的奴隶?你给我多少钱一个月?”
  李立维被刺伤了,他大叫着说:
  “嫌我穷你就不要嫁给我!你心里那个鬼康南也不见得比我阔!”“他比你体贴,比你温柔,比你懂人事!”江雁容也大叫了起来。李立维立即沉默了下来,他盯着她,紧紧的闭着嘴,脸色变得苍白。江雁容走到床边,坐在床沿上,也不说话。许久许久,李立维才轻轻说:
  “我早就知道你不能忘记他,我只娶到了你的躯壳。”
  江雁容抬起头来,满脸泪痕。
  “立维,你别发神经病吧!我不过偶尔出去一次,你就是这副态度!”“你心里只有康南,没有我。”李立维继续说。
  “你别胡扯,公正一点好不好?”江雁容大声说。
  李立维走了过来,用手抓住江雁容的头发,把她的头向后仰,咬着牙说:“你是个不忠实的小东西,躺在我怀里,想着别的男人!”
  “立维!”江雁容大喊。
  李立维松了手,突然抱住了她,跪在地下,把头伏在她的膝上。他的浓发的头在她膝上转动,他的手紧紧的扯住了她的衣服。“雁容,哦,雁容。我不知道在做什么!”他抬起头来,乞怜的望着她:“我不好,雁容,我不知道在做什么。我不该说那些,你原谅我。”江雁容流泪了。“我爱你,”他说:“我爱疯了你!”
  “我也爱你。”江雁容轻轻说。
  他站起身来,抱住她,吻她。然后,他抚摩着她的面颊,柔声问:“只爱我一个?”“是的,只爱你一个。”她说。
  于是,风暴过去了。第二天早上,他变得无比的温柔。一清早,就蹑手蹑脚的下了床,到厨房去做早餐。江雁容醒来的时候,发现他正微笑的站在床前,手里托着一个托盘,里面放着弄好的早餐。他笑着说:
  “我要学着伺候你,学着做一个体贴的丈夫。”他停了一下,又加了一句:“比你的康南更体贴。”
  江雁容看着他,有点儿啼笑皆非,然后她坐起身来,从他手里接过托盘,放在桌子上。微笑着说:
  “立维,不要再提康南,好吗?”
  “你爱他,是吗?”“那是以前,现在只爱你。”
  “我嫉妒他!”李立维坐在床沿上。“想起他还占据着你的心,我就要发疯。”“不要太多疑,立维,我只属于你,不要再提他了!以后我们谁都不许提他,好不好?”
  “一言为定!”李立维说,又咧开一张大嘴,爽朗的笑了起来,望着他那毫无保留的笑,江雁容也不禁笑了起来。李立维高兴的说:“我们重新开始,永远不吵架,为了庆祝这个新的一天,我今天请假,我们到情人谷玩去!”“好!”江雁容同意的说。
  “啊哈!我先去准备钓鱼竿!”李立维欢呼着跑开。江雁容望着他的背影,叹了口气,摇摇头低声说:
  “一个可爱的傻孩子!”
  她下床来穿衣服,但是,她的心境并不开朗。望着窗外那随风摆动的芙蓉树,她感到心底的那个阴影正在逐渐扩大中。这天是星期天,江雁容和李立维都没有出去的计划,他们玩了一会儿蜜月桥牌,李立维说饿了。正好门口来了个卖臭豆腐干的,江雁容问:“要不要吃?”“好!”“我去拿碟子,你去拿钱。”江雁容说,拿了碟子到门口去,又回过头来对李立维笑着说:“你是个逐臭之夫!——快点拿钱,在我的皮包里。”
  江雁容在门口买了两块臭豆腐干,等着李立维送钱来,但,等了半天,钱还没拿来,江雁容不耐的喊:
  “喂,好了没有?”“好——了。”李立维慢慢的说,声调十分特别。然后他把钱送了出来。关好园门,江雁容把碟子端进屋里,放在桌子上,笑笑说:“我不吃这个臭东西,你快趁热吃吧,我就喜欢看男人吃东西的那副馋相!”李立维坐在椅子里,望着江雁容。
  “你看了多少个男人吃东西?”“又在话里挑眼了,”江雁容笑着皱皱眉:“你的心眼有的时候比女孩子还多!赶快吃吧!”
  李立维瞪着那两块臭豆腐干:“我不想吃!”
  “你又怎么了?不想吃为什么要我买?”江雁容奇怪的看着他。“C.S.W.是谁?”李立维冷冷的问。
  “C.S.W.?”江雁容愣住了。
  “喏!这是谁画的?”李立维丢了一张纸给她,她拿起来一看,不禁大笑了起来,原来是程心雯画的那张速写!
  “哦,就是这个让你气得连臭豆腐干都不要吃了吗?”江雁容笑着问,笑得连眼泪都出来了:“你真是个多疑的傻丈夫!”“不要以为我会被你的态度唬倒,”李立维说:“我记得那个日期,那就是你说到周雅安家去了,半夜三更才回来。”
  “是的,就是那一天,”江雁容仍然在笑,“那天程心雯也在,这是程心雯画的,C.S.W.是她名字的缩写。”
  “哼,”李立维冷笑了一声:“你以为我会相信你的鬼话?这明明是画画的人用炭笔画的。”
  “不,你错了,这是用眉笔画的。”
  李立维看着江雁容:“你很长于撒谎,”他冷冰冰的说:“程心雯会叫你小甜心?”“以前周雅安还叫我情人呢!”江雁容被激怒了。“立维,你不应该不信任我!我告诉你,我并不是个荡妇,你不必像防贼似的防着我!”“你敢去找程心雯对证?”李立维说:“我们马上进城去找她!”江雁容望着他,气冲冲的说:
  “你如果一定要程心雯对证才肯相信的话,我们就去找程心雯吧!不过,从此,我们的夫妇关系算完!”
  “何必那么严重?”“是你严重还是我严重?”江雁容叫:“我受不了你这份多疑!为什么你每次晚回家我不怀疑你是去找妓女,去约会女朋友,去酒家妓院?”“我的行动正大光明……”
  “我的行动就不正大光明了?我做过对不起你的事情吗?立维,你使人受不了,再这样下去,我没办法跟你一起生活!”
  “我知道,”李立维喃喃的说:“你还在想念康南!”
  “康南!康南!康南!”江雁容含着眼泪叫:“你又和康南扯在一起,这件事和康南有什么关系?”转过身子,她冲进卧室里,把门关上。背靠着门,她仰着头,泪如雨下。“天哪!”她低喊:“叫我如何做人呢?我错了,我不该和李立维结婚的,这是我对康南不能全始全终的报应!” 
 

 
分享到:
2小狐狸艾多
1小狐狸艾多
2云朵鸟巢
1云朵鸟巢
2小小猴拾金子
1小小猴拾金子
2我要当怪兽
1我要当怪兽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