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窗外 >> 第十节 这是大学联考放榜的前一天

第十节 这是大学联考放榜的前一天

时间:2013/11/12 12:52:08  点击:3343 次
  这是大学联考放榜的前一天。
  江雁容在室内踱来踱去,坐立不安。明天,她的命运要决定了,她不敢相信自己能考上,也不相信自己会落榜,这种悬而未决的局面使她焦躁。江太太正在画画,江雁容的不安感染了给她,一连画坏了三张纸。她望着江雁容,后者脸上那份烦躁使她开口了:“别在房里跑来跑去,反正明天什么都知道了!”
  “嗯,”江雁容闷闷的应了一声,突然说:“妈,我出去一下。”“又要出去?”江太太狐疑的望着江雁容:“你每天都往外跑,到底出去做什么?”“找周雅安嘛!”江雁容说。
  “每天找周雅安?你和周雅安有些什么谈不完的话?为什么总是你去找她她不来找你?”江太太问,锐利的望着江雁容,近来,江雁容的行动使她满肚子的怀疑。
  “就是那些话嘛,我找她看电影去。”
  “又看电影?你到底看了多少场电影?”
  “妈妈怎么回事嘛,像审犯人似的!”江雁容噘着嘴说。“雁容,”江太太说:“前两天,在省立×中教书的胡先生说是在×中看到你,你去做什么?”
  江雁容的心猛跳了起来,但她平静的说:
  “哦,我和周雅安一起去看了一次康南,就是我们的导师,他现在转到省立×中去教书了!”
  “你常去看他吗?”江太太紧盯着江雁容问。
  “没有呀,”江雁容脸在发烧,心跳得更厉害了,她把眼睛转开,望着别处支吾的说:“只去了一两次。”
  “雁容,”江太太沉着脸说:“一个女孩子,对自己的行为一定要小心,要知道蜚短流长,人言可畏。康南是个男老师,你是个女学生,常到他房间里去会给别人讲闲话的。当然我知道康南是个正经的好老师,但是嫌疑不能不避。上次我听隔壁刘太太说,不知道是你们女中还是雁若的女中里,有个男老师引诱了女学生,闹得很不像话。你看,一个女孩子要是被人讲了这种闲话,还做不做人呢?”
  江雁容咬着下嘴唇,偷偷的看了江太太一眼,脸上烧得滚烫。从江太太的神色里,她看出母亲还没有发现她的事,她故意跺了一下脚说:“妈妈跟我说这些,好像我做了什么……”
  “我不是说你做了什么,我只是叫你小心!你知道人的嘴巴是最坏的!我是爱护你,你就跟我瞪眼睛跺脚!”江太太有点生气的说。“我不过说了句要去找周雅安,妈妈就跑出这么一大套话来。”江雁容低低的说。“好吧,你去吧!”江太太一肚子的不高兴:“反正,在家里是待不住的!这个家就是丈夫儿女的旅馆,吃饭睡觉才会回来,我是你们烧锅煮饭的老妈子!”
  江雁容在椅子里一坐,噘着嘴说:“好了,不去好了!”
  “去吧!”江太太说:“不去我又要看你一个下午的脸色!把孩子带大了也不知道有什么好处!你要去就去吧,还发什么呆?晚上早点回来!”江雁容迟疑了一下,终于走到玄关去穿上鞋子,直到走出大门,她才长长的吐了一口气。这才想起来,父亲的一个朋友胡先生也在省立×中教书。自从康南搬到省立×中之后,她几乎每隔一两天就要去一次,看样子,这秘密是保不住了!
  站在家门口,她犹豫了一下,终于叹了口气,选择了那条到省立×中的路线。她知道她不应该再去了,但她不能自已,一种强而有力的吸引力控制了她。她对自己不满的摇头,但她仍然向那条路走着,直到她走进了×中的大门,又走进了教员单身宿舍的走廊,她还在和自己生气。停在康南门口,她敲了门,心里还在想:“我应该回去,我不应该到这里来!”但,当康南的脸出现在她面前,这一切的思想都遁走了。
  关上了房门,康南把桌上已经泡好的一杯香片递给江雁容,江雁容接了过来,望着茶杯里的茉莉花问:
  “你算准了我今天要来?”
  “我每天都泡两杯茶,你不来也像来了一样,有时弄糊涂了,我会对着你的茶杯说上一大堆话。”
  江雁容微微的笑了,默默的端着杯子。康南凝视着她,她的睫毛低垂,眼睛里有一层薄雾,牙齿习惯性的咬着下嘴唇,这神情是他熟悉的,他知道她又有了心事。他拿起她的一只手,扳开她的手指,注视着她掌心中的纹路。江雁容笑笑说:
  “你真会看手相?我的命运到底怎样?”
  “不,我看不出来,你的手相太复杂!”
  “那一次你看的手相呢?怎么看出那么多?记得吗?你说我老运很好,会享儿女的福。儿女,我和谁的儿女,会是你的吗?”“你说过,那些都是江湖话!”他把她的手合拢,让她握成拳,用自己的大手掌握住了她:“小容容,你那么小,但是你比我坚强。”“我不坚强,我下过一百次决心不到你这里来,但是我仍然来了!”“我也下过一百次决心,要冷淡你,疏远你。”
  “为什么不呢?”她昂起头,有一股挑战的味道。
  康南看着她,然后轻轻托起她的下巴,他的嘴唇轻触了一下她的,十分温柔。“我要你,小容,”他低低的说,他的手在发抖:“我要你。”他用嘴唇从她面颊上擦过去,凝视着她的眼睛,她的睫毛半垂,黑眼珠是湿润的。“告诉我,你永不会属于别人,告诉我!”
  “用不着我告诉你,”她低声说:“你还不知道?”
  “我知道你的心,但是我怕命运,很多时候,我们是无法支配命运的。”“你认为命运不会把我判给你?”
  “是的,因为你太好,我不配!”
  “谁配呢?如果连你都不配?”
  “有比我年轻有为有前途的人。”“但是他们不是康南,他们没有康南的一个毛孔和一个细胞,他们是他们!”康南拥紧她,他的嘴唇紧贴着她的。她被动的仰着头,眼泪从她眼角滑下去。“你又哭了。”“我知道,我们在说梦话,”她凄苦的微笑。“我不知道我的命运是什么,我有预感,有一大堆的不幸正等着我。”
  “不会,明天放榜了,我猜……”
  “不要猜!我有预感。康南,我很害怕,真的。”
  他握住她的手,她的手冰冷。
  “不要怕,天倒下来,让我帮你撑,行吗?”
  “只怕你撑不住!”她走开,走到书桌旁边去,随手翻弄着桌上的东西,一面低声说:“妈妈已经怀疑我了。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康南,我真想把一切都告诉妈妈,反正总有一天她会知道的,如果风暴一定会来,还不如让它早一点来。”康南默然不语。江雁容从桌上拿起一张折叠起来的纸条,打开来看,康南抓住了她的手:
  “不要看,昨天我不在家,她们从门缝里塞进来的条子,没有什么。”“让我看!”江雁容说,打开了纸条,笔迹并不陌生,这是两个同学写的:
  “老师:
  这两天大家都很忙,好久都没有机会和您谈话了,但您永远是我们最尊敬最爱戴的老师。今天来访,又正逢老师外出,非常遗憾。现在我们有几个小问题,能否请您为我们解答一下?
  一、您认为一个为人师表者最值得尊敬的是什么?如果他因一时的冲动而失去了它,是不是非常的可惜?
  二、我们有老师和同学的感情超过了师生的范围,您对这事有什么感想?那位老师向来是同学所最尊敬的,而这事却发生在他的身上,您认为这位老师是不是应该?他有没有错误?假如您是那位老师,您会采取什么态度?
  三、您认为朱自清的‘给亡妇’一文,是不是都是虚情假意?
  四、您为何离开女中?
  老师,我们都不会说话,但我们都非常诚恳,如果这纸条上有不礼貌的地方,请您原谅我们!
  敬祝快乐
           两个最尊敬您的学生  何淇  蔡秀华  同上”
  
  江雁容放下纸条,望着康南。她想起以前曾和何淇谈起朱自清的给亡妇一文,认为朱自清有点矫揉造作,尤其最后一段,因后妻不适而不上坟,更显得他的虚情假意,而今,她们竟拿出朱自清的给亡妇来提醒康南的亡妻,这是相当厉害的一针。她把纸条铺平,淡淡的说:
  “康南,你一生高傲,可是,现在你却在忍受这些!”“我当初没有要人说我好,现在也不在乎人说我坏!”康南说,把纸条撕碎了。“康南,”江雁容审视着他:“你是在乎的,这张纸条已经刺伤了你!”“我不能希望她们能了解我,她们只是些毛孩子!”
  “大人呢?大人能了解吗?曹老头、行尸走肉、唐老鸭,那些人能了解吗?我的父母会了解吗?教务主任、校长了解吗?这世界上谁会了解呢?康南,你做了老师,有过妻子,又超过了四十岁,所以,你是不应该有感情有血有肉的,你应该是一块石头,如果你不是石头,那么你就是坏蛋,你就该受万人唾骂!”康南不说话,江雁容靠着桌子站着,眼睛里冒着火焰。突然,她弯下腰来,仆在康南的膝上。
  “康南,我们错了,一开始就错了!”
  “没有错,”康南抚摸着她的后颈,颈上有一圈细细的毫毛。“别难过!”“我愿意有人给我力量,使我能离开你!”
  他揽紧她,说:“不!”
  “康南,我有预感,我总有一天会离开你。”
  “我怕你的预感,你最好没有预感。”
  他们静静的望着,时间消失得很快,暮色从四面八方包围了过来,室内已经很暗了。康南开了灯,望着沉坐在椅中凝思的江雁容,问:“想什么?”“就这样,静静的坐着,我看着你,你看着我,不要说什么,也不要做什么,让两人的心去彼此接近,不管世界上还有什么,不管别人会怎么说,这多美!”她懒洋洋的伸了个懒腰:“假如没有那些多管闲事的人就好了!他们自以为在做好事,在救我,在帮助我,康南,你不觉得可笑吗?这是个莫名其妙的世界!我会被这些救我的人逼到毁灭的路上去,假如我自杀了,他们不知会说什么!”
  “会骂我!”“如果你也自杀呢?”“他们会说这是两个大傻瓜,大糊涂虫,两个因情自误的人!”“唉!”她把头靠在椅背上,叹了口长气。
  “怎么了?”“我饿了!想吃饭。”“走吧,到门口的小馆子里去吃一顿。”
  江雁容懒懒的站起身来,跟着康南走出校门。在校门口的一个湖南馆子里,他们拣了两个位子坐下。刚刚坐定,江雁容就“啊!”了一声,接着,里面一个人走了出来,惊异的望着江雁容和康南,江雁容硬着头皮,站起身来说:
  “胡先生,你也在这儿!”
  这就是那个曾看见她的胡先生,是个年纪很轻的教员,以前是江仰止的学生。“哦,江小姐,来吃饭?”胡先生问,又看了康南一眼。
  “这是胡先生,”江雁容对康南说。
  “我们认识,”胡先生对康南打了个招呼。“我们的宿舍只隔了三间房间。”“胡先生吃了吗?”康南客气的说:“再吃一点吧!”
  “不,谢谢!”胡先生对江雁容又看了一眼:“我先走了,晚上还有事。”江雁容目送胡先生走出去,用手指头蘸了茶碗里的茶,在桌子上写:“麻烦来了!”然后望望康南,无可奈何的挑了挑眉毛。“该来的总会来,叫菜吧!”
  “不反对我喝酒吗?”康南问。
  “不,我也想喝一点!”
  “你喝过酒?”“从来滴酒不沾的,但是今天想喝一点,人生不知道能醉几次?今天真想一醉!”康南叫了酒和一个拼盘,同时给江雁容叫了一瓶汽水。酒菜送来后,江雁容抗议的说:
  “我说过我要喝酒!”“醉的滋味并不好受。”康南说。
  “我不管!”她抢过康南手中的瓶子,注满了自己的杯子,康南按住她的手说:“你知道这是高粱?会喝酒的人都不敢多喝,别开玩笑!喝醉了怎么回家?”“别管我!我豁出去了!一醉解千愁,不是吗?我现在有万愁,应该十醉才解得开!我希望醉死呢!”拿起杯子,她对着嘴直灌了下去,一股辛辣的味道从胸口直冲进胃里,她立刻呛咳了起来。康南望着她,紧紧的皱起眉头:
  “何苦呢!”他说,拿开了她的杯子。“给我吧!我慢慢喝。”江雁容说,用舌头舔了舔嘴唇:“我真不知道你怎么会爱酒,这东西跟喝毒药差不多,这样也好,如果我要服毒,先拿酒来练习!”
  “你胡说些什要?”“没有什么,我再喝一点,一点点!”
  康南把杯子递给她。“只许一点点,别喝醉!慢慢喝。”
  江雁容抿了一口酒,费力的把它咽进肚子里去,直皱着眉头。然后,她望着康南说:
  “康南,我真的下决心了,我不再来看你了,今天是最后一次!”“是吗?”康南望着她,她苍白的脸颊已经染上一层红晕,眼睛水汪汪的。“不要再喝了,你真的不能喝!”
  “管他呢!”江雁容又咽了一口酒。“这世界上关心我们的人太多了!到最后,我还是要离开你的。我已经毁了半个你,我必须手下留情,让另外那半个你在省立×中好好的待下去!”“你不是饿了吗?我叫他们给你添饭来。”康南说。
  “我现在不饿了,一点都不想吃饭,我胸口在发烧!”江雁容皱着眉说。“你已经醉了!”“没有醉!”江雁容摇摇头。“我还可以喝一杯!”
  康南撤去酒杯,哄孩子似的说:
  “我们都不喝了,吃饭吧!”
  吃完饭,江雁容感到脸在发烧,胸中热得难受。走出饭馆,她只觉得头昏眼花,不由自主的扶着康南的手臂,康南拉住她说:“何苦来!叫你不要喝!到我屋里去躺一躺吧!等下闹上酒来就更难过了!”回到康南屋里,江雁容顺从的靠在康南的床上。康南为她拧了一把手巾拿过来,走到床边,他怔住了。江雁容仰天躺着,她的短发散乱的拂在额前耳边,两颊如火,嘴唇红滟滟的微张着,阖着两排黑而密的睫毛,手无力的垂在床边。康南定定的凝视着这张脸庞,把手巾放在一边。江雁容的睫毛动了动,微微的张开眼睛来,朦朦胧胧的看了康南一眼,嘴边浮起一个浅笑。“康南,”她低低的说:“我要离开你了!多看看我吧,说不定明天你就看不到我了!”
  “不!”康南说,在床边坐下来,握紧了她的手。“让我们从长计议,我们还有未来!”
  江雁容摇摇头。“没有,你知道我们不会有未来,我自己也知道!我们何必骗自己呢?”她闭上眼睛,嘴边仍然带着笑。“妈妈马上就会知道了,假如她看到我这样子躺在你的床上,她会撕碎我!”她叹口气,睁开眼睛:“我累了,康南,我只是个小女孩,我没有力量和全世界作战!”她把头转向床里,突然哭了起来。康南伏下身去吻她。“不要哭,坚强起来!”
  “我哭了吗?”她模模糊糊的问:“我没有哭!”她张开眼睛:“康南,你不离开我吗?”“不!”“你会的,你不喜欢我,你喜欢你的妻子。”
  “小容,你醉了!要不要喝水?”
  “不要!”她生气的扭转头。“你跟我讲别的,因为你不爱我,你只是对我发生兴趣,你不爱我!”
  “是吗?”他吻她:“我爱你!”他再吻她:“你不知道爱到什么程度!爱得我心痛!”他再吻她,感到自己的眼角湿润:“雁容,我爱你!爱你!爱你!”
  “康南,不要爱我,我代表不幸,从今天起,不许你爱我,也不许任何人爱我!”“雁容!”“我头痛。”“你醉了。”“康南,”她突然翻身从床上坐起来,兴奋的望着他,急急的说:“你带我走,赶快,就是今晚,带我到一个没有人的地方去!走!我们马上走!走到任何人都不知道的地方去!赶快,好吗?”“雁容,我们是没有地方可去的!”康南悲哀的望着江雁容那兴奋得发亮的眼睛。“我们不能凭冲动,我们要吃,要喝,要生存,是不?”“康南,你懦弱!你没种!”江雁容生气的说:“你不敢带着我逃走,你怕事!你只是个屠格涅夫笔下的罗亭!康南,你没骨气,我讨厌你!”康南站起身来,燃起一支烟,他的手在发抖。走到窗边,他深深的吸了一口烟,对着窗外黑暗的长空喷出去。江雁容溜下床来,摇晃着走到他面前,她一只手扶着头,紧锁着眉,另一只手拉住了他的手腕,她的眼睛乞求的仰望着他。
  “我不是存心这么说,”她说:“我不知道在说什么,我头痛得好厉害,让我抽一口烟。”
  他伸手扶住了她。“雁容,”他轻声说:“我不能带你逃走,我必须顾虑后果,台湾太小了,我们会马上被找出来,而且,我没钱,我们能到哪里去呢!”“别谈了,”江雁容说:“我要抽一口烟,”她把烟从他手中取出来,猛吸了一口。立即,一阵呛咳使她反胃,她拉住他的手,大大的呕吐了起来。康南扶住她,让她吐了个痛快,她吐完了,头昏眼花,额上全是汗,康南递了杯水给她,她漱过口,又洗了把脸,反而清醒了许多。在椅子里坐下来,她休息了一段时间,觉得精神恢复了一些。
  “好些吗?”康南问,给她喝了口茶。
  “几点钟了?”她问,回到现实中来了。
  “快九点了。”他看看表。
  “我应该回去了,要不然妈妈更会怀疑了。”她振作了一下:“我身上有酒味吗?希望妈妈闻不出来。”
  “我送你回去。”康南说。
  走到外面,清新的空气使她精神一爽。到了校门口,她叫了一辆三轮车,转头对康南说:
  “别送我,我自己回去!”站在那儿,她欲言又止的看了康南,一会儿,终于说:“康南,我真的不再来了!”
  “你还会来的!”康南说,握紧她的手。“不怕我毁了你?”她问。
  “只怕我毁了你!”他忧郁的说。
  “康南,记得秦观的词吗?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江雁容跨上了三轮车,对康南挥挥手:“再见,康南,再见!”三轮车迅速的踩动了,她回头望着康南,他仍然站在那儿,像一株生根的树。一会儿,他就只剩下个模糊的黑影,再一会儿,连影子都没有了。她叹口气,坐正了身子,开始恐惧回家后如何编排谎话了。她用手按按面颊,手是冷的,面颊却热得烫手。在路口,她叫车子停下,下了车,她迅速的向家中跑去,心中有种莫名其妙的紧张。按了铃,来开门的是雁若,她望了姐姐一眼,眼中流露出一抹奇异的怜悯和同情。她紧张的走进家门,江太太已经站在玄关等她。
  “你整个下午到哪里去了?”江太太板着脸,严厉的问。
  “去找周雅安。”她嗫嚅的说。
  “你还要对我说谎,周雅安下午来找过你!”
  江雁容语塞的望着母亲,江太太脸上那层严霜使她害怕。在江太太身后,她看到了父亲和江麟,江仰止脸上没有一丝笑容,正默默的摇头,望着她叹气。江麟也呆呆的望着她,那神情就像她是个已经死去的人。恐惧升上了她的心头,她喃喃的说:“怎么,有……什么……”
  “今天爸爸到大专联考负责处去查了你的分数,”江太太冷峻的说:“你已经落榜了!”
  江雁容觉得脑子里“轰”然一声巨响,她退了几步靠在墙上,眼前父母和江麟的影子都变得模糊不清了,她仰首看看天花板,喉头像被扼紧似的紧逼着,她喃喃的自语着:
  “天哪,你竟没有给我留下一条活路!”
  说完,她向前面栽倒了过去。 
 

 
分享到:
老上海三大娼妓业花榜揭秘
娶了超级丑女当老婆的中国古代帝王们
青龙
揭秘古代房中术如何教人追求长生
中国史上死得最冤的五大功臣
太祖兴 国大明 号洪武 都金陵77
古代哪些妓女生活过得像女明星
乾隆晚年因何事为自己写诗辟谣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