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复活 >> 第四十三章 聂赫留朵夫同卡秋莎见面

第四十三章 聂赫留朵夫同卡秋莎见面

时间:2013/11/1 5:43:04  点击:2677 次
  玛丝洛娃转过身,抬起头,挺起胸部,带着聂赫留朵夫所熟悉的温顺表情,走到铁栅栏跟前,从两个女犯中间挤过来,惊讶地盯着聂赫留朵夫,却没有认出他来。
  不过,她从衣衫上看出他是个有钱人,就嫣然一笑。
  “您找我吗?”她问,把她那张眼睛斜睨的笑盈盈的脸凑近铁栅栏。
  “我想见见……”聂赫留朵夫不知道该用“您”还是“你”,但随即决定用“您”。他说话的声音并不比平时高。
  “我想见见您……我……”
  “你别跟我罗唆了,”他旁边那个衣衫褴褛的男人叫道。
  “你到底拿过没有?”
  “对你说,人都快死了,你还要什么?”对面有一个人嚷道。
  玛丝洛娃听不清聂赫留朵夫在说些什么,但他说话时脸上的那副神情使她突然想起了他。但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不过,她的笑容消失了,眉头痛苦地皱起来。
  “您说什么,我听不见,”她叫起来,眯细眼睛,眉头皱得更紧了。
  “我来是……”
  “对,我在做我该做的事,我在认罪,”聂赫留朵夫想。他一想到这里,眼泪就夺眶而出,喉咙也哽住了。他用手指抓住铁栅栏,说不下去,竭力控制住感情,免得哭出声来。
  “对你说:你去管闲事干什么……”这边有人喝道。
  “老天爷在上,我连知道也不知道,”那边有个女犯大声说。
  玛丝洛娃看到聂赫留朵夫激动的神气,认出他来了。
  “您好象是……但我不敢认,”玛丝洛娃眼睛不看他,叫道。她那涨红的脸突然变得阴沉了。
  “我来是要请求你饶恕,”聂赫留朵夫大声说,但音调平得象背书一样。
  他大声说出这句话,感到害臊,往四下里张望了一下。但他立刻想到,要是他觉得羞耻,那倒是好事,因为他是可耻的。于是他高声说下去:
  “请你饶恕我,我在你面前是有罪的……”他又叫道。
  她一动不动地站着,斜睨的目光盯住他不放。
  他再也说不下去,就离开铁栅栏,竭力忍住翻腾着的泪水,不让自己哭出声来。
  把聂赫留朵夫领到女监来的副典狱长,显然对他发生了兴趣,这时走了过来。他看见聂赫留朵夫不在铁栅栏旁边,就问他为什么不同他要探望的女犯谈话。聂赫留朵夫擤了擤鼻涕,提起精神,竭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回答说:
  “隔着铁栅栏没法说话,什么也听不见。”
  副典狱长沉思了一下。
  “嗯,好吧,把她带到这儿来一下也行。”
  “马丽雅·卡尔洛夫娜!”他转身对女看守说。“把玛丝洛娃带到外边来。”
  过了一分钟,玛丝洛娃从边门走出来。她步履轻盈地走到聂赫留朵夫跟前站住,皱着眉头看了他一眼。乌黑的鬈发也象前天那样一圈圈飘在额上;苍白而微肿的脸有点病态,但很可爱,而且十分镇定;她那双乌黑发亮的斜睨眼睛在浮肿的眼皮下显得特别有神。
  “可以在这里谈话,”副典狱长说完就走开了。
  聂赫留朵夫走到靠墙的长凳旁边。
  玛丝洛娃困惑地瞧了瞧副典狱长,然后仿佛感到惊讶,耸耸肩膀,跟着聂赫留朵夫走到长凳那儿,理了理裙子,在他旁边坐下。
  “我知道要您饶恕我很困难,”聂赫留朵夫开口说,但又停住,觉得喉咙哽住了,“过去的事既已无法挽回,那么现在我愿尽最大的努力去做。您说说……”
  “您是怎么找到我的?”她不理他的话,径自问。她那双斜睨的眼睛又象在瞧他,又象不在瞧他。
  “上帝呀!你帮助我,教教我该怎么办!”聂赫留朵夫望着她那张变丑的脸,暗自说。
  “前天您受审的时候,我在做陪审员。”他说。“您没有认出我来吧?”
  “没有,没有认出来。我没有工夫认人。当时我根本没有看,”玛丝洛娃说。
  “不是有过一个孩子吗?”聂赫留朵夫问,感到脸红了。
  “赞美上帝,他当时就死了,”她气愤地简单回答,转过眼睛不去看他。
  “真的吗?是怎么死的?”
  “我当时自己病了,差一点也死掉,”玛丝洛娃说,没有抬起眼睛来。
  “姑妈她们怎么会放您走的?”
  “谁还会把一个怀孩子的女佣人留在家里呢?她们一发现这事,就把我赶出来了。说这些干什么呀!我什么都不记得,全都忘了。那事早完了。”
  “不,没有完。我不能丢下不管。哪怕到今天我也要赎我的罪。”
  “没有什么罪可赎的。过去的事都过去了,全完了,”玛丝洛娃说。接着,完全出乎他的意料,她忽然瞟了他一眼,又嫌恶又妖媚又可怜地微微一笑。
  玛丝洛娃怎么也没想到会看见他,特别是在此时此地,因此最初一刹那,他的出现使她震惊,使她回想起她从不回想的往事。最初一刹那,她模模糊糊地想起那个充满感情和理想的新奇天地,这是那个热爱她并为她所热爱的迷人青年给她打开的。然后她想到了他那难以理解的残酷,想到了接二连三的屈辱和苦难,这都是紧接着那些醉人的幸福降临和由此而产生的。她感到痛苦,但她无法理解这事。她就照例把这些往事从头脑里驱除,竭力用堕落生活的特种迷雾把它遮住。此刻她就是这样做的。最初一刹那,她把坐在她面前的这个人同她一度爱过的那个青年联系起来,但接着觉得太痛苦了,就不再这样做。现在这个衣冠楚楚、脸色红润、胡子上洒过香水的老爷,对她来说,已不是她所爱过的那个聂赫留朵夫,而是一个截然不同的人。那种人在需要的时候可以玩弄象她这样的女人,而象她这样的女人也总是要尽量从他们身上多弄到些好处。就因为这个缘故,她向他妖媚地笑了笑。她沉默了一会儿,考虑着怎样利用他弄到些好处。
  “那事早就完了,”她说。“如今我被判决,要去服苦役了。”
  她说出这句悲痛的话,嘴唇都哆嗦了。
  “我知道,我相信,您是没有罪的,”聂赫留朵夫说。
  “我当然没有罪。我又不是小偷,又不是强盗。这儿大家都说,一切全在于律师,”她继续说。“大家都说应该上诉,可是得花很多钱……”
  “是的,一定要上诉,”聂赫留朵夫说。“我已经找过律师了。”
  “别舍不得花钱,得请一个好律师,”她说。
  “我一定尽力去办。”
  接着是一阵沉默。
  她又象刚才那样微微一笑。
  “我想请求您……给些钱,要是您答应的话。不多……只要十个卢布就行,”她突然说。
  “行,行,”聂赫留朵夫窘态毕露地说,伸手去掏皮夹子。
  她急促地瞅了一眼正在屋里踱步的副典狱长。
  “当着他的面别给,等他走开了再给,要不然会被他拿走的。”
  等副典狱长一转过身去,聂赫留朵夫就掏出皮夹子,但他还没来得及把十卢布钞票递给她,副典狱长又转过身来,脸对着他们。他把钞票团在手心里。
  “这个女人已经丧失生命了,”他心里想,同时望着这张原来亲切可爱、如今饱经风霜的浮肿的脸,以及那双妖媚的乌黑发亮的斜睨眼睛——这双眼睛紧盯着副典狱长和聂赫留朵夫那只紧捏着钞票的手。他的内心刹那间发生了动摇。
  昨晚迷惑过聂赫留朵夫的魔鬼,此刻又在他心里说话,又竭力阻止他思考该怎样行动,却让他去考虑他的行动会有什么后果,怎样才能对他有利。
  “这个女人已经无可救药了,”魔鬼说,“你只会把石头吊在自己脖子上,活活淹死,再也不能做什么对别人有益的事了。给她一些钱,把你身边所有的钱全给她,同她分手,从此一刀两断,岂不更好?”他心里这样想。
  不过,他同时又感到,他的心灵里此刻正要完成一种极其重大的变化,他的精神世界这会儿仿佛搁在不稳定的天平上,只要稍稍加一点力气,就会向这边或者那边倾斜。他花了一点力气,向昨天感到存在于心灵里的上帝呼救,果然上帝立刻响应他。他决定此刻把所有的话全向她说出来。
  “卡秋莎!我来是要请求你的饶恕,可是你没有回答我,你是不是饶恕我,或者,什么时候能饶恕我,”他说,忽然对玛丝洛娃改称“你”了。
  她没有听他说话,却一会儿瞧瞧他那只手,一会儿瞧瞧副典狱长。等副典狱长一转身,她连忙把手伸过去,抓住钞票,把它塞在腰带里。
  “您的话真怪,”她鄙夷不屑地——他有这样的感觉——
  微笑着说。
  聂赫留朵夫觉得她身上有一样东西,同他水火不相容,使她永远保持现在这种样子,并且不让他闯进她的内心世界。
  不过,说也奇怪,这种情况不仅没有使他疏远她,反而产生一种特殊的新的力量,使他去同她接近。聂赫留朵夫觉得他应该在精神上唤醒她,这虽然极其困难,但正因为困难就格外吸引他。他现在对她的这种感情,是以前所不曾有过的,对任何人都不曾有过,其中不带丝毫私心。他对她毫无所求,只希望她不要象现在这样,希望她能觉醒,能恢复她的本性。
  “卡秋莎,你为什么说这样的话?你要明白,我是了解你的,我记得当时你在巴诺伏的样子……”
  “何必提那些旧事,”她冷冷地说。
  “我记起这些事是为了要改正错误,赎我的罪,卡秋莎,”聂赫留朵夫开了头,本来还想说他要同她结婚,但接触到她的目光,发觉其中有一种粗野可怕、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神色,他不敢开口了。
  这时候,探监的人纷纷出去。副典狱长走到聂赫留朵夫跟前,说探望的时间结束了。玛丝洛娃站起来,顺从地等待人家把她带回牢房。
  “再见,我还有许多话要对您说,可是,您看,现在没时间了,”聂赫留朵夫说着伸出一只手。“我还要来的。”
  “话好象都已说了……”
  她伸出一只手,但是没有同他握。
  “不,我要设法找个可以说话的地方再同您见面,我还有些非常重要的话要对您说,”聂赫留朵夫说。
  “好的,那您就来吧,”她说,做出一种要讨男人喜欢的媚笑。
  “您对我来说比妹妹还亲哪!”聂赫留朵夫说。
  “真怪!”她又说了一遍,接着摇摇头,向铁栅栏那边走去。
 

 
分享到:
揭秘原始人的床第生活怎么过
小蝌蚪找妈妈的故事13
小王子发现了一条大路1
十跪父母恩6
揭秘中国史上死在厨子菜刀下的那些皇帝
渔夫的儿子
曾纪泽收回伊犁1
慈禧看淫戏养男妓致怀孕的可信度有多高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