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巴黎圣母院 >> 第六章 小刀在闲荡 第十卷

第六章 小刀在闲荡 第十卷

时间:2013/10/29 20:58:50  点击:2723 次
  出了巴士底,格兰古瓦像一匹脱缰的马,飞快地沿圣安东街往下跑。到了博杜瓦耶门,他径直向这个广场中间的石头十字架走去,在黑暗中隐约能辨认出一个坐在十字架下台阶上身着黑衣。头戴黑帽的男人的面孔。“是您吗,老师?”格兰古瓦说道。
  黑衣人站起身来说:“死亡和痛苦呀!我等你等得都快,格兰古瓦。圣日耳曼钟楼上的报时人刚叫过凌晨一点半。”
  “啊!”格兰古瓦又说。“这不能怪我,得怪巡逻队和国王。我刚刚捡了一条命!差一点儿就要被绞死。这是我命该如此。”
  “你什么都差一点点。”黑衣人说道:“咱们还是快走吧。你有口令吗?”
  “您不妨想一想,老师,我见到国王了。刚从他那儿回来。他穿着毛绒短裤。真是一次奇遇。”
  “啊!废话真多!你的奇遇与我有什么关系?你有流浪汉的口令吗?”
  “有。放心。小刀在闲荡。”
  “好。不然的话,我们就进不了教堂了。流浪汉堵塞了各条街道。真走运,他们好像遭到了抵抗。我们或许还能及时赶到。”
  “是的,老师。我们怎样进圣母院呢?”
  “我有钟楼的钥匙。”
  “可我们又怎么样出来呢?”
  “隐修院后面有一个小门,朝向滩地,从那里就到了塞纳河。我拿来了小门的钥匙,今早我在那里系了一条船。”
  “我真是侥幸,我差一点就被绞死了!”格兰古瓦又说。
  “喂,快点!走!”黑衣人说道。
  两个人便迈开大步朝老城走下去。
 

 
分享到:
花公鸡的宝石1
赵宋兴 受周禅 十八传 南北混75
慈禧罕见老照片5
05 芦衣顺母  闵损,字子骞,春秋时期鲁国人,孔子的弟子,在孔门中以德行与颜渊并称。孔子曾赞扬他说:“孝哉,闵子骞!”《论语·先进》。他生母早死,父亲娶了后妻,又生了两个儿子。继母经常虐待他,冬天,两个弟弟穿着用棉花做的冬衣,却给他穿用芦花做的“棉衣”。一天,父亲出门,闵损牵车时因寒冷打颤,将绳子掉落地上,遭到父亲的斥责和鞭打,芦花随着打破的衣缝飞了出来,父亲方知闵损受到虐待。父亲返回家,要休逐后妻。闵损跪求父亲饶恕继母,说:“留下母亲只是我一个人受冷,休了母亲三个孩子都要挨冻。”
古代江湖术士的秘药是怎么制成的
海的女儿
李师师为何宁当妓女也不做皇妃
老北京妓女与八国联军在一起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