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巴黎圣母院 >> 第五章 卡齐莫多 第一卷

第五章 卡齐莫多 第一卷

时间:2013/10/28 17:32:38  点击:3312 次
  一瞬间,一切准备停当,按照科珀诺尔的主意便做起来了。市民们。学子们和法院书记们一齐动手。选定大理石桌子对面的小教堂为表演怪相的舞台。把门楣上面那扇漂亮的花瓣格子窗的一块玻璃砸碎,露出一个石框的圆洞,约好每个竞赛者从这圆洞伸出脑袋。马马虎虎摞起来不知从何处弄来两只大酒桶,只要爬上桶去便可能够得着那个圆洞了。为了保持怪相新鲜和完整的印象,还规定每个竞选人-无论是男或是女(因为可能选出一个女教皇来),先得把头蒙起来,并躲在小教堂里面,不到正式露面不得去掉蒙头。没有一会儿,小教堂里挤满了参赛的人,小教堂的门随即关上了。
  科珀诺尔在座位上命令一切,指挥一切,安排一切。在喧闹声中,红衣主教也不好受,也狼狈不堪,推说有事要张罗,还得去做晚祷,便带着他的全部人马,提前退场了。他驾到时,全场群众激动不已,大家对它的离去却无动于衷。只有吉约姆。里姆一个人觉察到主教大人的溃逃。民众的注意力,如太阳运行一般,始自大厅的一端,在正中停顿片刻,如今已移到另一端了。曾停留于大理石桌子和锦缎看台的注意力,现在该轮到路易十一小教堂了。打从这时起,可以在这里肆意胡闹了。全场只有弗朗德勒人和贱民而已。
  怪相竞赛正式开始了。第一张露出窗洞的脸孔,眼皮翻起,呈现出血红的颜色,张着血盆大口,额头皱得像我们脚上穿的帝国骑兵式的靴子,大家一瞧,爆发出一阵难以抑制的狂笑,这帮村镇百姓会被他当成神仙哩。话说回来,这座大厅不正是奥林匹斯山吗,就这一点,谁都没有格兰古瓦笔下那可怜的朱庇特更清楚的了。接踵而来的是第二个。第三个,尔后又是一个,接着又再一个。笑声,快活的跺脚声,一阵高过一阵的始终不绝于耳,这情景给人某种飘飘然的特殊感觉,具有一种令人陶醉和迷惑的力量,并且只能意会,无法名状,是难以向我们今天的读者,我们沙龙的读者言传的。请诸位看官想象一下:接踵出现的场面,形形色色,奇形怪状,从三角形直至梯形,从圆锥体直至多面体,各种几何图形,不一而足;这一连串面相的表情,从悲愤直至淫荡,占尽世上所有的表情,应有尽有;这一连串面相所体现的年龄,从皱巴巴的初生婴儿到老纹纵横的垂死老太婆,各种年龄都有;这种种面相还表现了一切宗教上的神怪幻影,从农牧神到鬼王别西卜;表现一切动物的古怪形状,从咧嘴至尖喙,从猪头至马面。请诸位看官想象一下,巴黎新桥的所有柱头像,即在日耳曼。皮隆手下化为石头的那些梦魇,个个复活过来,轮流走到您跟前,用恶狠的眼睛盯着你看;也想象一下,威尼斯狂欢节的各种各样假面具,一个个接连出现在您的夹鼻眼镜底下。总之,这是一个人间面相万花筒!
  纵情狂欢愈来愈弗朗德勒式了。即使特尼埃来作画也不能详尽的加以描述。请诸位再想象一下萨尔瓦多。罗札所作的酒神节大战的场面吧。什么学子,什么御使,什么市民,什么男人,什么女人,全都烟消云散;克洛潘·特鲁伊甫也罢,吉尔。勒科尼也罢,“四个利弗尔”玛丽也罢,罗班。普斯潘也罢,全无影无踪了;只见一片乌烟瘴气,放荡不羁,一切全都消失了。整个大厅乱七八糟,乌烟瘴气的场所,张张嘴巴狂呼乱叫,双双眼睛电光闪闪,个个脸孔丑态百出,人人装腔作势。一切都在吵吵闹闹,一切都在狼嚎狗叫。狰狞怪异的面孔,一张接一张来到花瓣格子窗洞,咬着牙,张着许多怪模怪样的面孔,就好比有多少根丢入熊熊烈火中的柴棒。从这沸腾的人群中,有如锅炉中的蒸汽,冒出一种嘈杂声,刺耳,尖锐,凄厉,就象蚊蝇振翅那样嘘嘘作响。
  “哇!真可怕!”
  “看一看那张脸孔!”
  “一点也不稀奇!”
  “下一个!”
  “吉尔梅特。莫若尔皮,看看那个公牛头,如果少了两只角就跟你老公一样了!”
  “又来了一个!”
  “畜生!这有什么古怪的呢?”
  “嗬啦嘿!这是弄虚作假!只要露出他本来的面目就行了!”
  “这个死鬼佩瑞特。加尔博特!她也真能做得出!”
  “绝了!真绝!”
  “我快窒息了!”
  “看这一个,耳朵都伸不出来了!”
  等等,等等。
  不过,此时也该给我们的老友约翰说句公道话。在怪相竞赛中,只见他还在柱子顶端上,就像一个见习水手待在角帆上一般。他怒不可遏,身子乱摆乱动,嘴巴张得很,发出一种人家听不见的叫声,叫声并非被强烈的喧嚣声所掩盖,而是其叫声大概达到了尖锐声可闻的极限,按索弗尔的算法是一万二千次振动,按照比奥的算法是八千次。
  至于格兰古瓦,经受了一段伤心之后又泰然地挺直了腰干,不向厄运低头,第三次对那班演员,对那些会说话的机器说:“继续演下去!”接着便在大理石台子前大步地踱来踱去,甚至心血来潮,想到教堂的窗洞炫耀一下自己身手,哪怕只是为了向这帮忘恩负义的民众做做鬼脸。讨个开心也好。可转念一想:“那可不行,这有失我们的颜面,别去计较了!我们要斗争到底!”他反复地告诫自己:“我要用诗对民众的影响力把他们夺加来。等着瞧吧,看谁压倒谁,是怪相呢,还是文学?”
  唉!只有他自己在孤芳自赏了!
  甚至比刚才还更糟,他现在看到的只是人们的脊背。
  我说错了,那个颇有耐性曾接受过他的问询的胖子,依然面朝着戏台待在那里。至于吉斯盖特和莉叶娜德,早已经逃之夭夭了。
  格兰古瓦被这唯一观众的忠心感动了,遂走近他跟前,轻轻摇了摇他的胳膊,并跟他说话,因为这位大好人靠在栏杆上有点睡着了。
  “先生,真是谢谢您。”格兰古瓦说道。
  “先生,谢我什么?”胖子打了一个呵欠,回答道。
  “我看得出来,是那些嘈杂的吵闹声使你厌烦。”诗人接着说。“不过,不要着急:您的大名将留芳万代!请问尊姓大名?”
  “雷诺。夏托,巴黎小堡的掌玺官,随时愿意向你提供帮助。”
  “先生,您在这儿是诗神缪斯的唯一的代表。”
  “您太见外了,先生。”小堡的掌玺官回答道。
  “只有您赏脸听了这出戏,您感觉怎么样?”格兰古瓦接着说。
  “嗬!嗬!”肥胖的掌玺官迷迷糊糊的答道,事实上有点信口开河。
  这种赞赏,格兰古瓦只好也就满意了,因为他们的谈话突然被一阵雷鸣般掌声和地动山摇的欢呼声打断了。狂人教皇终于被选出来了!
  “绝了!绝了!绝了!”四面八方民众一齐叫着。
  果然,此时从花瓣格子窗的圆洞伸出来的那个怪相,巧夺天工,举世无以。狂欢激发了民众的各种想象力,什么才算是最理想的怪诞面相,他们心目中都有个谱,但是至今从窗洞钻出来的那些五角形。六角形。不规则形状的面相,不能符合他们的心理要求,此时突然出现了一个奇妙无比的丑相,把全场观众看得眼花缭乱,一举夺魁是十拿九稳的了。科珀诺尔君亲自鼓掌喝彩;克洛潘·特鲁伊甫参加了比赛,他那张丑得无可比拟的脸,也只好甘拜下风。我们也是自愧不如。我们不想在这里向看官描述那个四面体的鼻子,那张马蹄形的嘴巴,那只被茅草似的棕色眉毛所堵塞的细小左眼,一个大瘤完全遮住了右眼,那上下两排残缺不全。宛如城堡垛子似的乱七八糟的牙齿,那沾满浆渣。上面露着一颗象牙般大门牙的嘴唇,那像开叉似的下巴,特别是面部充满应有的所有的表情。如果可能,请诸位看官把这一切综合起来想一想吧!
  全场一齐欢呼。大家急忙向小教堂涌去,高举着狂人教皇抬了出来。这时,大家一看,惊讶的无以复加,叹为观止:原来这副怪相竟然是他的真面目!
  更恰如其分地说,他本人就是世上所有丑相的组合体。一个大脑袋,红棕色头发竖起;两个肩膀之间耸着一个偌大的驼背,与其相对应的是前面鸡胸隆凸;大腿与小腿,七扭八歪,不成个架势,两腿之间只有膝盖才能勉强并拢。从正面瞧去,就像两把只有刀把接合在一起的月牙形的大镰刀;宽大的脚板,巨大无比的手掌;并且,却有一种难以描述的体态存在这样一个身躯中:精力充沛,矫健敏捷,勇气非凡。力与美,都来自和谐,这是永恒的法则使然,但这是例外,例外得离奇!这就是教皇,狂人们刚刚选中的教皇。
  这纯粹是打碎后又胡乱焊接起来的一个巨人。
  这样一个独眼巨人一出现在小教堂的门槛上,一动也不动,体宽与身高不相上下,墩墩实实,如同某一伟人所言,底之平方,穿着那件一半红一半紫的大氅,缀满银色钟形花纹,尤其是他那尽善尽美的丑相,民众一下子认出了他,大声叫起来:
  “是卡齐莫多,那个顶呱呱的敲钟人!是卡齐莫多,圣母院那个响当当的驼子!独眼龙卡齐莫多!瘸子卡齐莫多!太妙了!太妙了!”
  可见这可怜家伙的绰号多如牛毛,随便挑就是。
  “孕妇们一定要小心啊!”学子们叫道。
  “想当孕妇的也得当心!”约翰跟着叫道。
  那些婆娘们害怕得掩起了脸孔。
  “哎哟!这只丑八怪猩猩!”一个女人说。
  “又大又恶又丑!”另一个女人道。
  “真是恶魔一个。”第三个添上一句。
  “住在圣母院近旁太倒霉了,整夜整夜都听到他在檐槽上转来转去的声响。”
  “还带着成群的猫。”
  “总是在别人家的屋顶上。”
  “他从烟囱给我们施魔法。”
  “前天晚上,他从我家天窗上向我做鬼脸,我以为是个男人,差点没把我吓死!”
  “我相信他是去赴群魔会的。有一回,他把一把扫帚丢在我家屋檐上了。”
  “丑恶的驼子!”
  “哎哟!卑鄙的灵魂!”
  “呸!呸”
  然而男人却个个欣喜若狂,拼命鼓掌。
  成为众人谈论的中心的卡齐莫多,一直站在小教堂门槛上,神情阴沉而庄重,任凭人家欣赏。
  有个学子-我想是罗班。普斯潘-走到他跟前,对着他的脸大笑,未免凑得太近了。卡齐莫多只是把他抱起,轻轻一抛,把他扔到十步开外。他这么干,一言不发。
  科珀诺尔君,惊叹不已,也凑过去。
  “凭十字架发誓!圣父啊!你真是世上最美的鬼。你不但在巴黎,就是在罗马也配得当教皇的。”
  说着说着,把手伸出去放在他肩膀上,看见卡齐莫多一动也不动,又乐呵呵接下去说:
  “你真是一个怪家伙,我心里痒痒的,真想跟你去大吃大喝一顿,哪怕要我破费一打崭新的十二个图尔银币也无所谓。你认为这件事怎么样?”
  卡齐莫多没有回答。
  “妈的!莫非你是聋子?”袜商说。
  他的确是个聋子。
  但是,他对科珀诺尔的亲狎举动不耐烦了,牙齿咬得咯咯响,猛然一转身,把那个弗朗德勒大汉吓得连连倒退,像是一条猛犬招架不住一只猫似的。
  因此,科珀诺尔满怀崇敬,围着这个怪物兜了一圈,半径起码有十五步距离。有个老妪向科珀诺尔君连连解释说,卡齐莫多是个聋子。
  “聋子!”袜商发出弗朗德勒人特有的粗犷的笑声,说道。“凭十字架发誓!他真是绝妙的教皇。”
  “嘿!我认识他。”约翰叫起来。他为了能就近看看卡齐莫多,终于从柱顶上滑下来了。“他是我哥哥的敲钟人。-你好,卡齐莫多!”
  “鬼人!”罗班。普斯潘说道。刚才被他摔了一个跟斗,到现在全身还酸痛哩。“他出现,是个驼子;他走路,是个瘸子;独眼龙;聋子。-唉!他的舌头哪里去呢,这个波吕斐摩斯?”
  “他愿意的时候还是说话的。”老妪说道。“他是敲钟时被震聋的。他不是哑巴。”
  “他缺的就是这个啦。”约翰评论道。
  “而且,还比瞎子多了一只眼睛。”罗班。普斯潘加了一句。
  “不对。独眼比瞎子更不完美,欠缺什么,他心中是有数的。”约翰颇有见识地说道。
  此刻,所有的乞丐,听差,扒手,都聚合起来跟学子们一道,列队前往法院书记室,翻箱倒柜,弄来了狂人教皇的纸板三重冠和滑稽可笑的道袍。卡齐莫多任凭打扮,眼睛连眨都不眨一下,一副既顺从又高傲的样子。尔后,坐在一副五颜六色的担架上,狂人帮会的十二名头目马上把他扛起来。这独眼巨人放眼一看,畸形脚底下尽是人头,个个眉清目秀,昂首挺拔,五官端正,一种苦楚而轻蔑的表情出现在他那忧郁的脸上。接着这支衣衫褴褛。吼声不绝的游行队伍开始行进,依照惯例,先在司法宫各长廊转了一圈,然后再到大街小巷去乱窜。 
 

 
分享到:
揭秘水浒中蒙汗药究竟是何物制成的
南北朝汉人战败后妇女被俘数万人成生子机器
古代中国罕为人知的六大“性文化圈”
羊4
三片羽毛1
狐狸和马1
成长的源头是努力1
生命无常,何必放不下4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