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女神 >> 凤凰涅槃-第二辑

凤凰涅槃-第二辑

时间:2013/10/21 6:19:00  点击:2891 次
  天方国[①]古有神鸟名“菲尼克司”(Phoenix),满五百岁后,集香木自焚,复从死灰中更生,鲜美异常,不再死。

  按此鸟殆即中国所谓凤凰:雄为凤,雌为凰。《孔演图》云:“凤凰火精,生丹穴。”[②]《广雅》云:“凤凰……雄鸣曰即即,雌鸣曰足足。”[③]

  序曲

  除夕将近的空中,

  飞来飞去的一对凤凰,

  唱着哀哀的歌声飞去,

  衔着枝枝的香木飞来,

  飞来在丹穴山上。

  

  山右有枯槁了的梧桐,

  山左有消歇了的醴泉,

  山前有浩茫茫的大海,

  山后有阴莽莽的平原,

  山上是寒风凛冽的冰天。

  

  天色昏黄了,

  香木集高了,

  凤已飞倦了,

  凰已飞倦了,

  他们的死期将近了。

  

  凤啄香木,

  一星星的火点迸飞。

  凰扇火星,

  一缕缕的香烟上腾。

  

  凤又啄,

  凰又扇,

  山上的香烟弥散,

  山上的火光弥满。

  

  夜色已深了,

  香木已燃了,

  凤已啄倦了,

  凰已扇倦了,

  他们的死期已近了!

  

  啊啊!

  

  哀哀的凤凰!

  风起舞,低昂!

  凰唱歌,悲壮!

  凤又舞,

  凰又唱,

  一群的凡鸟,

  自天外飞来观葬。

  

    凤歌

  即即!即即!即即!

  即即!即即!即即!

  茫茫的宇宙,冷酷如铁!

  茫茫的宇宙,黑暗如漆!

  茫茫的宇宙,腥秽如血!

  

  宇宙呀,宇宙,

  你为什么存在?

  你自从哪儿来?

  你坐在哪儿在?

  你是个有限大的空球?

  你是个无限大的整块?

  你若是有限大的空球,

  那拥抱着你的空间

  

  他从哪儿来?

  你的外边还有些什么存在?

  你若是无限大的整块,

  这被你拥抱着的空间

  他从哪儿来?

  你的当中为什么又有生命存在?

  你到底还是个有生命的交流?

  你到底还是个无生命的机械?

  

  昂头我问天,

  天徒矜高,莫有点儿知识。

  低头我问地,

  地已死了,莫有点儿呼吸。

  伸头我问海,

  海正扬声而呜唈。

  

  啊啊!

  生在这样个阴秽的世界当中,

  便是把金钢石的宝刀也会生锈!

  宇宙呀,宇宙,

  我要努力地把你诅咒:

  你脓血污秽着的屠场呀!

  你悲哀充塞着的囚牢呀!

  你群鬼叫号着的坟墓呀!

    

  你群魔跳梁着的地狱呀!

  你到底为什么存在?

  

  我们飞向西方,

  西方同是一座屠场。

  我们飞向东方,

  东方同是一座囚牢。

  我们飞向南方,

  南方同是一座坟墓。

  我们飞向北方,

  北方同是一座地狱。

  我们生在这样个世界当中,

  只好学着海洋哀哭。

  

    凰歌

  足足!足足!足足!

  足足!足足!足足!

  五百年来的眼泪倾泻如瀑。

  五百年来的眼泪淋漓如烛。

  流不尽的眼泪,

  洗不净的污浊,

  浇不熄的情炎,

  荡不去的羞辱,

  

  我们这缥缈的浮生

  到底要向哪儿安宿?

  

  啊啊!

  我们这缥缈的浮生

  好象那大海里的孤舟。

  左也是漶漫,

  右也是漶漫,

  前不见灯台,

  后不见海岸,

  帆已破,

  樯已断,

  楫已飘流,

  柁已腐烂,

  倦了的舟子只是在舟中呻唤,

  怒了的海涛还是在海中泛滥。

  

  啊啊!

  我们这缥缈的浮生

  好象这黑夜里的酣梦。

  前也是睡眠,

  后也是睡眠,

  来得如飘风,

  去得如轻烟,

  来如风,

  去如烟,

  眠在后,

  睡在前,

  我们只是这睡眠当中的

  一刹那的风烟。

  

  啊啊!

  有什么意思?

  有什么意思?

  痴!痴!痴!

  只剩些悲哀,烦恼,寂寥,衰败,

  环绕着我们活动着的死尸,

  贯串着我们活动着的死尸。

  

  啊啊!

  我们年青时候的新鲜哪儿去了?

  我们年青时候的甘美哪儿去了?

  我们年青时候的光华哪儿去了?

  我们年青时候的欢爱哪儿去了?

  去了!去了!去了!

  一切都已去了,

  一切都要去了。

  我们也要去了,

  

  你们也要去了,

  悲哀呀!烦恼呀!寂寥呀!衰败呀!

  

    凤凰同歌

  啊啊!

  火光熊熊了。

  香气蓬蓬了。

  时期已到了。

  死期已到了。

  身外的一切!

  身内的一切!

  一切的一切!

  请了!请了!

  群鸟歌

  岩鹰

  哈哈,凤凰!凤凰!

  你们枉为这禽中的灵长!

  你们死了吗?你们死了吗?

  从今后该我为空界的霸王!

  孔雀

  

  哈哈,凤凰!凤凰!

  你们枉为这禽中的灵长!

  你们死了吗?你们死了吗?

  从今后请看我花翎上的威光!

  鸱枭

  哈哈,凤凰!凤凰!

  你们枉为这禽中的灵长!

  你们死了吗?你们死了吗?

  哦!是哪儿来的鼠肉的馨香?[④]

  家鸽

  哈哈,凤凰!凤凰!

  你们枉为这禽中的灵长!

  你们死了吗?你们死了吗?

  从今后请看我们驯良百姓的安康!

  鹦鹉

  哈哈,凤凰!凤凰!

  你们枉为这禽中的灵长!

  你们死了吗?你们死了吗?

  从今后请听我们雄辩家的主张!

  白鹤

  哈哈,凤凰!凤凰!

  你们枉为这禽中的灵长!

  你们死了吗?你们死了吗?

  从今后请看我们高蹈派[⑤]的徜徉!

  凤凰更生歌

  鸡鸣

  昕潮涨了,

  昕潮涨了,

  死了的光明更生了。

  

  春潮涨了,

  春潮涨了,

  死了的宇宙更生了。

  生潮涨了,

  生潮涨了,

  死了的凤凰更生了。

  凤凰和鸣

  我们更生了。

  我们更生了。

  一切的一,更生了。

  一的一切,更生了。

  我们便是他,他们便是我。

  我中也有你,你中也有我。

  我便是你。

  你便是我。

  火便是凰。

  风便是火。

  翱翔!翱翔!

  欢唱!欢唱!

  

  我们新鲜,我们净朗,

  我们华美,我们芬芳,

  一切的一,芬芳。

  一的一切,芬芳。

  芬芳便是你,芬芳便是我。

  芬芳便是他,芬芳便是火。

  火便是你。

  火便是我。

  火便是他。

  火便是火。

  翱翔!翱翔!

  欢唱!欢唱!

    

  我们热诚,我们挚爱。

  我们欢乐,我们和谐。

  一切的一,和谐。

  一的一切,和谐。

  和谐便是你,和谐便是我。

  和谐便是他,和谐便是火。

  

  火便是你。

  火便是我。

  火便是他。

  火便是火。

  翱翔!翱翔!

  欢唱!欢唱!

  

  我们生动,我们自由,

  我们雄浑,我们悠久。

  一切的一,悠久。

  一的一切,悠久。

  悠久便是你,悠久便是我。

  悠久便是他,悠久便是火。

  火便是你。

  火便是我。

  火便是他。

  火便是火。

  翱翔!翱翔!

  欢唱!欢唱!

  我们欢唱,我们翱翔。

  我们翱翔,我们欢唱。

  一切的一,常在欢唱。

  一的一切,常在欢唱。

  是你在欢唱?是我在欢唱?

  是他在欢唱?是火在欢唱?

  欢唱在欢唱!

  欢唱在欢唱!

  只有欢唱!

  只有欢唱!

  欢唱!

  欢唱!

  欢唱!

  1920年1月20日初稿

  1928年1月3日改削

  附录:

  本篇末段“凤凰更生歌”的“凤凰和鸣”各节歌词,与《女神》初版本有较大不同。今本仅五节,初版则有十五节。除第一节相同外,其余十四节均不同。现将这十四节歌词附录如下:

  我们光明呀!

  我们光明呀!

  一切的一,光明呀!

  一的一切,光明呀!

  光明便是你,光明便是我!

  光明便是“他”,光明便是火!

  火便是你!

  火便是我!

  火便是“他”!

  火便是火!

  翱翔!翱翔!

  欢唱!欢唱!

  我们新鲜呀!

  我们新鲜呀!

  一切的一,新鲜呀!

  一的一切,新鲜呀!

  新鲜便是你,新鲜便是我!

  新鲜便是“他”,新鲜便是火!

  火便是你!

  火便是我!

  火便是“他”!

  火便是火!

  翱翔!翱翔!

  欢唱!欢唱!

  我们华美呀!

  我们华美呀!

  一切的一,华美呀!

  一的一切,华美呀!

  华美便是你,华美便是我!

  华美便是“他”,华美便是火!

  火便是你!

  火便是我!

  火便是“他”!

  火便是火!

  翱翔!翱翔!

  欢唱!欢唱!

  我们芬芳呀!

  我们芬芳呀!  一切的一,芬芳呀!

  一的一切,芬芳呀!

  芬芳便是你,芬芳便是我!

  芬芳便是“他”,芬芳便是火!

  火便是你!

  火便是我!

  火便是“他”!

  火便是火!

  翱翔!翱翔!

  欢唱!欢唱!

  

  我们和谐呀!

  我们和谐呀!

  一切的一,和谐呀!

  一的一切,和谐呀!

  和谐便是你,和谐便是我!

  和谐便是“他”,和谐便是火!

  火便是你!

  火便是我!

  火便是“他”!

  火便是火!

  翱翔!翱翔!

  欢唱!欢唱!

  

  我们欢乐呀!

  我们欢乐呀!

  一切的一,欢乐呀!

  一的一切,欢乐呀!

  欢乐便是你,欢乐便是我!

  欢乐便是“他”,欢乐便是火!

  火便是你!

  火便是我!

  火便是“他”!

  火便是火!

  翱翔!翱翔!

  欢唱!欢唱!

  

  我们热诚呀!

  我们热诚呀!

  一切的一,热诚呀!

  一的一切,热诚呀!

  热诚便是你,热诚便是我!

  热诚便是“他”,热诚便是火!

  火便是你!

  火便是我!

  火便是“他”!

  火便是火!

  翱翔!翱翔!

  欢唱!欢唱!

  我们雄浑呀!

  我们雄浑呀!

  一切的一,雄浑呀!

  一的一切,雄浑呀!

  雄浑便是你,雄浑便是我!

  雄浑便是“他”,雄浑便是火!

  火便是你!

  火便是我!

  火便是“他”!

  火便是火!

  翱翔!翱翔!

  欢唱!欢唱!

  

  我们生动呀!

  我们生动呀!

  一切的一,生动呀!

  一的一切,生动呀!

  生动便是你,生动便是我!

  生动便是“他”,生动便是火!

  火便是你!

  火便是我!

  火便是“他”!

  火便是火!

  翱翔!翱翔!

  欢唱!欢唱!

  

  我们自由呀!

  我们自由呀!

  一切的一,自由呀!

  一的一切,自由呀!

  自由便是你,自由便是我!

  自由便是“他”,自由便是火!

  火便是你!

  火便是我!

  火便是“他”!

  火便是火!

  翱翔!翱翔!

  欢唱!欢唱!

  我们恍惚呀!

  我们恍惚呀!

  一切的一,恍惚呀!

  一的一切,恍惚呀!

  恍惚便是你,恍惚便是我!

  恍惚便是“他”,恍惚便是火!

  火便是你!

  火便是我!

  火便是“他”!

  火便是火!

  翱翔!翱翔!

  欢唱!欢唱!

  

  我们神秘呀!

  我们神秘呀!

  一切的一,神秘呀!

  一的一切,神秘呀!

  神秘便是你,神秘便是我!

  神秘便是“他”,神秘便是火!

  火便是你!

  火便是我!

  火便是“他”!

  火便是火!

  翱翔!翱翔!

  欢唱!欢唱!

  

  我们悠久呀!

  我们悠久呀!

  一切的一,悠久呀!

  一的一切,悠久呀!

  悠久便是你,悠久便是我!

  悠久便是“他”,悠久便是火!

  

  火便是你!

  火便是我!

  火便是“他”!

  火便是火!

  翱翔!翱翔!

  欢唱!欢唱!

  我们欢唱!

  我们欢唱!

  一切的一,常在欢唱!

  一的一切,常在欢唱!

  是你在欢唱?是我在欢唱?

  是“他”在欢唱?是火在欢唱?

  欢唱在欢唱!

  只有欢唱!

  只有欢唱!

  只有欢唱!

  欢唱!

  欢唱!

  欢唱!

  本篇最初发表于一九二○年一月三十日和三十一日上海《时事新报·学灯》。一九二一年《女神》初版本有副题:“一名‘菲尼克司的科美体’。”科美体,英语喜剧Comedy的音译。

  涅槃,梵语Nirvana的音译,意即圆寂,指佛教徒长期修炼达到功德圆满的境界。后用以称僧人之死,有返本归真之义。这里以喻凤凰的死而再生。




  第 34 页[①]我国古代称阿拉伯半岛一带伊斯兰教发源地为天方或天房。

  第 34 页[②]《孔演图》应作《演孔图》,汉代纬书名。原书已佚,后来有辑本。据清代马国翰《玉函山房辑佚书》所辑《春秋纬·演孔图》:“凤,火之精也,生丹穴,”《山海经·南次三经》:“丹穴之山,其上多金玉。……有鸟焉,其状如鸡,五采而文,名曰凤凰。”

  第 34 页[③]《广雅》,三国时魏人张揖著。这里所引见《广雅·释鸟》。

  第 42 页[④]《庄子·秋水》篇记载:有一种叫鹓的鸟,“非梧桐不止,非练实不食,非醴泉不饮。”有鸱鸟得一腐鼠,看到鹓飞过,以为要来抢它的腐鼠,就仰头对鹓“吓”了一声。这里引用《庄子》这则寓言,以喻鸱枭看到凤凰死时的得意神情。

  第 42 页[⑤]高蹈派,十九世纪中期法国资产阶级诗歌的一个流派,宣扬“为艺术而艺术”。
 

 
分享到:
中国古代官职揭秘 爵到里胥共分四十四级
狼和七只小山羊
2神奇的魔法剪刀
揭秘《金瓶梅》真实作者到底是谁
宋太宗赵匡义杀兄夺位的历史真相
勇敢的猪小弟过独木桥1
狼和狐狸1
螭龙,天成轩,关于螭龙有两种说法:一说中国传说中的龙的来源之一。也称蚩尾,是一种海兽,汉武帝时有人进言,说螭龙是水精,可以防火,建议置于房顶上以避火灾;二说是龙九子中的二子,古书中云:“其二曰螭吻,性好望,今屋上兽头是也。”(形体似兽,习性好张望或好险,成为今日庙宇殿顶、堂塔楼阁等高处的龙或屋上的兽顶、殿角的走兽,也可压火灾。)根据以上的说法,螭龙的原形应该是我们生活中的壁虎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