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康熙侠义传 >> 第一百七十五回 张玉峰夜探夏家庄 邓芸娘捉拿英雄汉

第一百七十五回 张玉峰夜探夏家庄 邓芸娘捉拿英雄汉

时间:2013/10/12 19:21:45  点击:2316 次
  诗曰:
  虢国夫人承主恩,平明骑马入宫门。
  却嫌脂粉污颜色,淡扫蛾眉朝至尊。
  话说玉面郎君神偷谭逢春与百花娘子梅素英正在屋中吃酒,外面房上来了一位英雄玉面哪叱张玉峰,在那里偷听他二人所说之话,就知道屋中并不是夏海龙,想 :“此等之辈,必是奸 夫淫妇,他二人所说的话,实在不堪闻听 。”这张玉峰乃是堂 堂正正的英雄,如何能看他二人这番的光景?他蹿房跃脊,在各院寻找夏海龙的住处。来至东跨院,见院中站定一个年轻的女子,有二十来岁,正在院中玩月。张玉峰方要走,那女子抬头一看,见房上站立一人。
  这女子正是邓芸娘。她见房上有人,知道必是大清营的奸细,前来偷探夏家庄详细。这邓芸娘也飞身追上西房,掏出解药闻到自己鼻孔之内,伸手将迷魂袋照定张玉峰迎面打去。张玉峰觉着一阵迷糊,往下一滚身,邓芸娘早就跳在下面,用手接住,并未摔着他。把迷魂袋捡起来,把张玉峰抱在北上房东里间屋内,放在床上,用灯光一照,此人比那谭逢春长得更好。
  自己一想 :“我今天正在闷闷不乐,不想拿着这个俊俏的美男 
  子,倒是与我解闷之人。”先用绳把他捆上,然后拿出解药来,抹在张玉峰的鼻孔之中。张玉峰打了两个嚏喷,醒过来睁眼一看,面前站着一个如花似玉的女子,自己被人捆上,屋中并无别人。张玉峰看罢,连忙问道 :“丫头,你把老爷拿住,你是 何人的女子?你把我放在这里作什么 ?”邓芸娘说:“你叫什 么名字?告诉我,我饶你不死 。”张玉峰并不隐瞒,自道了名 姓 。邓芸娘笑嘻嘻的说道 :“我与你商量一事 ,你愿意不愿 意?”张玉峰问道 :“有什么事情,你只管说来 。”邓芸娘说道 :“ 我这屋里并无外人 ,咱们二人成为夫妇,你的意下如 何 ?”张玉峰说道 :“你放开我,我就愿意 。”邓芸娘说道: “你这个人说话不实,你得发个大誓,我方信你哪 !”张玉峰 说道 :“你要不放心我,你就把我杀了,我不会起誓 !”邓芸娘说道 :“想你这人真好哟!哪有不会起誓的哪?不拘你说一 句什么,我就把你放开 。”张玉峰说道 :“你放开我,我要跑了,我算忘恩负义之人 !”邓芸娘把绳扣与他解开。 张玉峰坐起身来,心中一想 :“这女子我也不知道他是夏 海龙的什么人,我慢慢把她稳住了,探探夏海龙的机密,好破这一座夏家庄 。”主意已定,说道 :“姑娘,我张玉峰倒是一片真心。你是夏海龙的什么人?”邓芸娘说道 :“我不是夏海 龙的什么人,我也是在这里浮住着。我是邓家庄的人,我哥哥叫邓天魁,他死在大清营大将之手,剩下我孤身一人,我跟着一个姓谭的来到此处 。”张玉峰说 :“方才你用什么东西把我拿住的 ?”邓芸娘说 :“用迷魂袋 ,方才我用解药把你解救 过来。你要喝茶吃酒,一概现成 。”张玉峰说道 :“酒我倒不喝 ,你把茶拿一碗来我喝 。”邓芸娘给张玉峰斟了一碗茶来。
  张玉峰喝下去,说道:“我问你一句话,你肯说不 ?”邓芸娘 说道 :“ 只要我知道 ,我就告诉你。人人都可瞒,就是不瞒 
  你。”张玉峰说道:“这庄中有一个人,名叫夏海龙,他手下共有多少庄兵,几员猛将?”邓芸娘说道 :“我们来在这里才有 五六天的光景,他有多少庄兵,我焉能晓得?我真不知道,我就知道他这里有两员大将,一个名叫阎明,一个名叫杜胜。这夏海龙自从收了我们之后,他说有一位伊大人带兵剿灭各路庄村。夏海龙着忙,于昨夜三更时分起身,到那金家沟双虎庄去了。他说是在那里调齐了人马,与大清营决一死战。我从的那个谭逢春,他也去往各处查点庄兵去了。我一想他原来也是有名的大盗,天地会八卦教内的贼人,待我眼前很透冷淡,我也不愿意跟他了,你把我带了走吧 !”那张玉峰一听此言,知道 这个女子不是良善之家好人,心中明白,口内不说,想要把邓芸娘稳住了 ,得便好逃走。只见邓芸娘一答一问的与他说话, 他得空往外一蹿,飞身将要上房,不料被邓芸娘一迷魂袋冲他脑后甩去,张玉峰闻着一股异香之气,翻身栽倒就地,昏迷不醒 ,邓芸娘说道 :“你这厮不是好人,我好心好意将你放开,你想要逃走,焉得能够 ?”
  邓芸娘正说着,忽见房上跳下一人,伸手拉刀照邓芸娘就剁 。邓芸娘一个箭步蹿开,仔细一看,原来是一个少年男子, 生得白面朱唇,正在二十有余的年岁;身穿蓝绸子裤褂,头上青手绢罩着头,足下青缎薄底快靴,手中拿着一把钢刀。来者正是铁胆书生诸葛吉,见邓芸娘拿住张玉峰,气往上撞,跳下房来要杀邓芸娘。这邓芸娘蹿在一旁,问:“来者何人 ?”诸 葛吉一语不发,抡刀就剁。二人杀在一处,走了有七八个照面,邓芸娘掏出迷魂袋来,照定诸葛吉一甩,诸葛吉闻见一股异香,就觉着头眩眼晕,栽倒就地。邓芸娘说道 :“想这是大清营来 的奸细 。”伸手把诸葛吉捆上,带到北上房。把张玉峰重新抱 到屋内,放在床上,仍然把他捆好,用药把他解醒过来。张玉
  峰睁眼一瞧,仍然被她拿住,破口大骂 :“好贱婢!你把我拿 住,为何不杀?”邓芸娘说道 :“你这个人真是忘恩负义,方 才我“与你说些个良言,你不但不听,还想要逃走。我看你不愿意活着了 !”那张玉峰说道 :“贱婢!你老爷堂堂正正的君子,岂肯与你这无廉耻人为婚 !”那邓芸娘一听,气往上撞, 伸手拉出一把钢刀,说道 :“张玉峰!你敢说不从,我当时叫 你死无葬身之地 !”张玉峰一阵冷笑,说 :“胆大的贱婢!你打听你张大老爷岂是畏刀避箭、怕死贪生之人 ?你要杀就杀, 我岂肯惧你 !”邓芸娘听到这里,举起钢刀往下就剁。张玉峰 把眼一闭,竟等一死。只听“吧”的一声,那刀扁着拍在脖颈之上。张玉峰睁眼一看,邓芸娘“噗哧”一笑。
  忽听窗外有人答言.说道 :“好一个不要脸的贱婢,干得 好事 !”邓芸娘转身拉刀出去,以为是谭逢春回家,但到院中 一看,见面前站定一人,来者正是钢肠烈士欧阳善,他从正南进去,各处一找,并不见二弟与三弟,心中正自着急,找到东跨院,见一年轻的女子,把三弟捆在屋中,正在那里诙谐。欧阳善说道 :“好一个不要脸的贱婢,你等作得好事 !”邓芸娘出去,抡刀就剁,欧阳善摆刀相迎。两个人正在动手,又听房上有人说话 :“呔!欧阳善急速快走,你两个拜弟被我救至在 庄门以外,久战必受他人的暗器 !”欧阳善听说话之人耳音甚 熟,不知是谁,一个箭步蹿上房去。邓芸娘并不追赶,回至上房屋中一看,果然被他拿住的两人踪迹不见。急出去又追欧阳善,又不知往哪边去了。自己无奈何,回转屋内,心中甚是烦闷。
  欧阳善从这院中蹿出去,方到了南庄门外,见两个拜弟在那里站立,说:“你们二人怎么来到此处 ?”诸葛吉与张玉峰 齐说道 :“ 我二人在屋中捆着,进来一人,把小弟绳扣解开,
  叫我用凉水把我二哥解过来 ,把后窗户拿下来,我三人出去, 就不知那人哪里去了 。”欧阳善说道 :“方才我与那女子动手之时,听见房上有人说话,他说道把你二人救出庄外 。”张玉 峰说 :“夏海龙并未在庄中,我已探访明白,他住金家沟双虎 庄那里调齐了四十二庄的人马,要与大清营决一死战。你我等急速回去,禀明大人,早作准备方好 。”欧阳善说 :“也好。”
  他三人方要走,听庄中一阵大乱 ,锣声惊天震地,齐声喊嚷: “捉拿奸细呀!可了不得啦,把庄主奶奶给杀了!那谭大爷亦被杀死!这奸细大略走不甚远 !”那杜胜点齐了庄兵,在各处 一搜,并不见杀人的凶犯。众人退出在外,踪迹不见。
  且说那欧阳善、诸葛吉等见事不好,三人连忙进了树林躲避,顺大路回归大清营。天色已然大亮,方才到了营门,只见眼前站立一人,手中提着两颗人头 ,说道 :“三位英雄慢走,某家在此等候多时了 !”这欧阳善等三人抬头一看,认得是红 胡子马杰,说道 :“你从哪里来 ?”
  书中交代,这马杰一向冷落未提,只因他听说张大虎在小竹子山身被重伤,在湖耳山铁善寺庙内养伤,急忙来到湖耳山铁善寺内,想要请名医与他调治。焉想到张大虎的伤甚重,实在不能调理,后来张大虎故去,马杰放声恸哭,告诉铁面僧纪忠买了一口棺材来 ,把大虎盛殓起来,派人报与钦差伊大人。 后来听说伊大人奉令回独龙口,马杰要在暗中跟随保护伊大人。
  走至半路之上,遇见金四龙列成队伍,与大清营打了一仗,马杰在暗中观看。黑夜之时,来至伊大人营中,躲在暗处巡风保护伊大人。忽见马真前来行刺,要杀伊大人,被马杰一袖箭将他打死之后,马杰转身回归山神庙内。这里庙中道人名叫周玄清,伺候茶饭。那马杰与老道乃是知己之交。
  且说这周玄清原来是镖行的达官,为人极其忠诚厚道,眼
  下在此出家。也是天缘凑巧,今天马杰住在这里,两个人倒是道义相投的朋友。这一日晚上,他前去哨探夏家庄,前番救了玉斗、巴德哩二人之命;今日复探夏家庄,又遇见诸葛吉等三人在此被困,今日又杀了谭逢春、百花娘子梅素英,又救了铁胆书生诸葛吉、玉面哪吒张玉峰等。他来至大清营,到营门以外,只见欧阳善等三人回来,将两个人的首级献上,说 :“三 位兄长受惊了 !”这四个人来到一处,各叙别后之话,又谈了 些闲言,一同参见伊大人,述说一遍。大人调动人马,要捉拿夏海龙。不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分享到:
羊羔跪乳2
在附近的宇宙中1
史上唯一被太监卖给敌国的皇帝
孔雀和乌鸦争吵的故事1
小蝌蚪找妈妈的故事1
生命无常,何必放不下6
不能满足妻子将被饿死
太平天国除洪秀全外不允许夫妻同居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