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康熙侠义传 >> 第一百六十七回 倭侯爷深夜探贼巢 飞天圣奉命救群雄

第一百六十七回 倭侯爷深夜探贼巢 飞天圣奉命救群雄

时间:2013/10/12 17:59:16  点击:2462 次
  词曰:
  石崇夜梦坠马,醒来说与乡人;担酒牵羊贺满门,俱给他压惊解闷。范丹时被虎咬,人言他自不小心。看来人是敬富不敬贫,世态炎凉可恨。
  话说任永春来至后院一瞧,顾焕章没了,这几个家人被杀,自己大吃一惊,吩咐手下家丁鸣锣聚众,各处搜查。
  书中交代,顾焕章是被何人救去?只因他被人拿获,牢拴二臂,过了有一个时辰,就还醒过来了。睁眼一看,两旁有人看守,自己绑在桩柱之上,不能动转,情知中计,无法可施。
  正在着急之际,忽见那四个看守的庄兵在那里喝酒,点着一支蜡灯 。从外面打进一宗物件来,“吧哒”一声,正打在蜡灯之 上,把灯打灭。从外面飞身进来一人,手起刀落,把四个家人杀死。把顾焕章绳扣解开,说 :“侯爷,跟我走吧 。”顾焕章说:“你是谁 ?”那人微然一笑,说 :“你连我都忘了?真是贵人多忘事!我姓何,名瑞,人称混水猿,在石平州正北何家洼住。我从家中坐着一只小船要去探竹子山,方才在江口瞧见一个采花的淫贼玉面郎君神偷谭逢春,坐着一只小船同着一个女子进了青莲岛,我跟随在后,见他与任永春谈话,我才知道
  你在此受困。侯爷,跟我快上船去吧。此处并非讲话之所,你跟我快走吧!”
  两个人飞身上房,蹿出院墙,下了山坡,来至江岸,用手一指,说 :“侯爷,上这只船 !”顾焕章跳上船来,何瑞也上了小船,说:“倭侯爷,为何独自一人来到此处?”顾焕章说:
  “并不是我一人来到此处,其中有个缘故。只因我等众人随穆将军攻破了祁河寺,追下八路都会总赛诸葛吴代光,在青石坡将他拿住,实指望解往大清营,前去请功,不想在双宝镇下江口误中贼人奸计,将马成龙、马梦太、高杰、姜鸿、白胜祖、白桂太、侯文、侯武、洪永太、马清太十个人,均皆被擒,我那师弟小白龙王天宠大概死在乱军之中。我是身倦体乏,误走在这里,想要在这里歇息歇息,好去替我那几位朋友前去报仇,不想遇在此处,又被他人用迷魂药迷住。若非你来搭救,我就死在此处了 。你是从哪里来 ?”何瑞讲明自己的来历 ,说: “侯爷,在我这船上先歇息歇息吧 。”二人到了小船上,喝了 两碗茶。顾焕章说 :“这正南上就是竹子山的水师连营,我前 去替我朋友们报仇!”
  何瑞拦之再三,顾焕章执意不听,自己带上宝剑,跳下水去,浮水来到水师营,慢慢由水底下进了营门,找着中军大战船。见上面灯光闪烁,用耳听了一听 ,里面静悄悄,空落落。 一纵身躯上了大战船 ,见船舱之内灯烛辉煌。自己推门进去, 见是静江太岁张宝在灯下看书 。顾焕章举宝剑照定张宝就剁, 张宝急闪身形,伸手拿出大环金丝宝刀急架相迎。两个人先在船上动手,后来两个人跳下水去。此时张宝手下当差之人早已知道,一棒锣声响亮,有无数的水鬼兵手执灯笼,照得满江通红,水鬼跳下水去,各执三节钩镰枪,帮着张宝,要捉拿顾焕章。顾焕章颇通水性,剑法灵便,扎死无数的贼兵。但见贼势
  众大,不敢久战,于是杀出一条血路,浮水直奔正南。张宝也并不追赶,带领手下兵丁上船。
  顾焕章往南浮水有二里之遥,长身钻上水来一瞧,南面是山,北面是水师连营。顾焕章一想 :“要回去还得与张宝大杀 一阵,莫若闯到大竹子山,前去解救众家英雄 。”又望正南一 看,见山口俱有战船排定,其形好似浮桥,船上点着气死风的灯笼,上有巡山太保高胜的帐房 ,带领一干水队,把守山口。 晚半天有二百值宿的兵丁,在此盘查,出入人等俱有腰牌。顾焕章一沉身下水,睁眼往对面一瞧 ,船底下安着拦江绝户网, 船头上都有鲜鱼头刀轮。要碰在刀轮上,人是准死无疑;若要撞到网上,铃铛一响,上面一拉网绳,就把人拿住。顾焕章看罢,心中说 :“我这口宝剑能削铜剁铁,要破他的拦江网易如 反掌。”慢慢的拿宝剑把网绳割断,由船底钻进竹子山的山口,浮水往正南走。约有七八里之遥,往西一拐,走了不远又往北拐,一瞧东、西、南三面是山,当中有一片水,方圆有一百余里地。靠北一带俱是大战船,有飞虎舟,有太平船,有满江飞,有浪里钻,各样船只不少 。上面分五色的号灯,南方丙丁火, 是红灯笼;东方甲乙木 ,是青灯笼;西方庚辛金,是白号灯; 唯有北方壬癸水,可不能使黑灯笼,使白灯笼糊一道黑纸腰节;当中间中央戊己士,是黄号灯;按金、木、水、火、土五行的格局,分青、黄、赤、白、黑五色的号灯。
  顾焕章看罢,绕过水师营扑奔山坡。到了山坡,上得山去,找了一个僻静所在,把身上衣服拧干。仰仗这个时光不冷,正在夏天景况,顾焕章收拾好,上了这座大竹子山。到了头道寨堡栅栏门,见寨门紧闭,墙子上也有几盏号灯。顾焕章由清静地方上得墙去,翻身跳入大寨,但则见正北是帅府大厅,东西两面各有配房二十余间,里面并无灯光。顾焕章蹿过这所大厅,
  站在房上一望,见东边是一所房,有百十余间,都是楼台殿阁。
  正北有一所院子,也都是楼台殿阁,大概是吴恩、蔡文增所居之处。正西一片是大军的草料场 。顾焕章跳入正北这所院子, 在各处偷听。到了北院中一瞧,这院是以北为上,三台房,见北上东里间屋中灯光闪烁,听有人说话。
  顾焕章来至窗棂以外,慢慢的把窗棂纸湿透,往屋内一瞧,靠北墙一张八仙桌,桌上一盏蜡灯。东边椅子坐着一人,站起来身高八尺,膀窄腰圆,面如姜黄,两道重眉,一双大眼,皂白分明,准头丰满,四方口 ;头带三角白绫巾,勒着金抹额, 二龙斗宝,迎门一朵茨菇叶,身穿一件白缎箭袖袍,周身绣串枝莲花,腰扎丝鸾带,套玉环,佩玉佩,足下青缎子薄底快靴,胁下佩一口绿鲨鱼皮鞘太平刀。靠西边椅子上坐定一人,是白脸膛,也是天地会八卦教的打扮,年岁二旬有余,精神百倍。
  这两个人乃是亲手足,黄脸的叫黄面阎罗张天福,白脸的叫白面阎罗张天禄。这两个人乃是蔡文增的两个拜弟,俱有万将难敌之勇,水旱两路精通 。顾焕章听他两个人谈心。张天福说: “贤弟,今日蔡大哥与八路都会总商议这个主意甚好。先派人上云南府昆明县五华山,把仁和教主请来,叫白练祖带上各种法宝,在上江口帮着座山雕罗文庆阻住穆将军那支人马,不到百日之工,管保把大清营的人马拿净。咱们蔡大哥带着咱二人扑奔福建鹿耳门 ,前去找水军都会总李天保、神棍将李天一, 那里有咱们会中三万大军,顺水路取独龙关,捉拿张广太,抢神力王五百只大战船,断大清营的粮道。咱们与蔡大哥率带着人马,截住穆将军、神力王的归路 ,让他腹背受敌。这一阵, 可以成功。把方才拿住这十个人,等仁和教主一到,把他们推出去开刀祭旗。”
  顾焕章听到这里,大吃一惊 ,心中说 :“真要这么办理,
  穆将军、神力王大事不好 。”顾焕章一想 :“既来此山上,岂肯空回?莫若我把吴恩与蔡文增两个人的首级带回去。”想罢,自己一长身,蹿上房去,在各处一找。但则见西北有一所院落,顾焕章至这边院子来,见北上房屋门关闭,听西厢房屋中有人说话。来至临近,附耳一听,有两个小童儿说:“祖师爷睡啦,咱们也该歇息歇息了。”顾焕章一听,心说 :“大概不是吴恩, 就是蔡文增在这北屋里睡觉。不免我去结果他的性命,将人头带走 。”主意已定,来至北上房,慢慢的把门拨开进去。到了 屋中一瞧,靠北墙一张八仙桌,桌上一盏蜡灯,蜡花多长。桌案上堆叠着好些个文书,大概是办公事的所在。把西里间屋中幔帐一掀,但则见顺前檐一张大床,落着蚊帐,里面有人,鼾声震耳。顾焕章把蚊帐挑起来一瞧 ,有一人头向西、脚向东、 面向南,盖着大红呢棉被,蒙头盖脸,棉被上面盖着一件八卦仙衣。顾焕章来至临近,把太阿剑举起来,先把蜡灯吹灭,怕是外面有人瞧见灯照的影儿,把大红呢的棉被往下一拉,把宝剑举起来,照定项颈之上就剁。只听“噗哧”一声响亮,红光崩溅,鲜血直流。不知吴恩的性命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分享到:
没钱你就别花,想花你就去挣1
揭秘红楼梦中死得最冤枉的一个处女
唐朝性解放致九成公主改嫁
这也是一种幸福
中国古代四大神兽1
清朝寡妇养“人妖”淫乐
2.帅气的你喜欢,人家不爱你。
李嘉诚的富人思维:你不改变这几点,永远都是穷人,穷人变富的10种思维!做到第六条的人都富了1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