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康熙侠义传 >> 第一百五十八回 邓芸娘释放英雄 白胜祖智捉贼人

第一百五十八回 邓芸娘释放英雄 白胜祖智捉贼人

时间:2013/10/12 13:10:10  点击:2880 次
  歌曰:
  远上寒山石径斜,宫前杨柳寺前花。
  红颜未老恩先绝,莫怨东风空自嗟。
  话说邓芸娘用解药把那白少将军解过来,白少将军打了两个喷嚏,一睁眼细看,眼前站定一个绝色无双的女子,生得果然千姣百媚,万种风流。怎见的?有赞为证:
  见佳人,天然秀,不比寻常妇女流。乌云巧挽堆鸦髻,黑黪黪长就了未擦油。眉儿弯,春山秀,杏子眼,把情儿露 。鼻梁端正樱桃口,耳坠金环挂玉勾。穿一件藕色氅, 翠挽袖,内衬罗衫楼外楼。百褶宫裙把金莲露 ,端又正, 尖又瘦,瞧着倒像不会走,行动犹如凤点头。心儿灵,性儿秀,美天仙,比他丑,嫦娥见,也害羞。真正是貌美丰姿,体态温柔。
  白胜祖看罢,心中一动,不知这个女子他是何人,连忙问道:“这位姑娘,你是何人?因为什么与我来到此处 ?”那姑 娘娇滴滴声音说道 :“公子 ,我乃是邓天魁的妹妹。按理说,奴家可不应该告诉,无奈你不是外人。奴家小字儿叫芸娘,今年一十九岁,二月二十六日子时生。娘家父母早丧,跟着我兄
  嫂度日。我哥哥不办正事,尚还未给奴家许配人家。今天我听见说大清营的差官被我哥哥拿住 ,奴家带着丫环到前边一看, 奴家瞧你在那里捆着,可惜可怜,派丫环把你搭到我这屋内来,用解药把你解过来,与你商量一件事,你可愿意?”白胜祖一听这女子之言,又见他眉目传情,秋波斜视,白少将军说:“姑娘,我名叫白胜祖,乃是大清营的战将。只因穆将军攻破了祁河寺,我等追下吴恩,来到此处,被邓天魁所拿。要凭一刀一枪,他也未必将我拿住,依仗着他有一个迷魂袋。今天你把我带到这屋中,有什么商议请讲 。”邓芸娘说 :“我意欲把尊驾放出回营去,奴家这话可说不出口来,这屋中又没人替我说。
  我意欲把终身大事托靠与你,不知你意下如何?”白少将军一听此言,心中一想,说 :“这事本好。我是世袭的建威将军, 又是旗人,他是一个反叛的妹妹,与我甚不配合。再者说,还有一节,我是在军营里打军需的,临阵收妻就有掉头之罪。然这丫头脸也太大,又无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与我当面对讲, 万不是贞节烈女。”自己心中想够多时,又听邓芸娘问道:“你倒是愿意不愿意?你说呀 !”白胜祖脸一发红了,说:“不行, 你还把我送到那屋子去吧。活着与我那几个朋友在一处为人,死了与我那几个朋友在一处作鬼。倘等众人一死,我焉能再投生 !”邓芸娘一想,说 :“冤家,你好想不开!奴家与你成了亲,我还不把他们几个人放了么?”白少将军一听邓芸娘这句话,眼珠一转,计上心来 :“我要不从她,她手起刀落,准把 我杀了,我们几个人全都得死在这里。莫若我将计就计,口中应允了她,我心中自有主见。只要她把我放了,我得便把她杀了,救我那几个朋友好走 。”想罢,说 :“姑娘,你既有这番美意,我求之不得,我实在的愿意 。”邓芸娘一听他答应这件 事,心中甚为喜悦,方要过去亲解其绑,自己心中又一想,说:

  “不好!我见他答应我这件事情,眼珠乱转,怕其中有诈 。” 止住脚步,说 :“你要是答应我这件事,你对天盟誓来。我要 放开你,你要走了哪?”白胜祖说:“你放开我吧,我要走了,叫天打雷劈了我 !”邓芸娘走去把绳扣解开。白少将军活动活 动臂膀,心想 :“我把她稳住了,把我这几个朋友放开,我们 一同好走 。”自己正在思想之际,只见邓芸娘在帐子里头把衣 裳更换了,叫两个丫环:“春兰、春梅,到厨房要一桌酒席来,我与白大爷这里吃酒 。”
  两个丫环去不多时,回来把床桌擦抹干净,擦好杯盏匙筋,先开了四样果子。邓芸娘问白胜祖:“你喝什么酒?要喝烧酒,要到外边去拿;要喝女贞陈绍,这屋内就有 。”白少将军本是 大员子弟,开过眼、见过世面的人,见邓芸娘摆上这几样果子,自己要叫不出酒的名儿来,怕邓芸娘耻笑,他说 :“烧、黄二 酒我一概不用,我最喜欢吃的是药酒 。”邓芸娘说:“你说吧, 你愿意吃什么药酒,这里虽则不全,也有个几十样 。”白胜祖 说:“茵陈、瓮头春、五加皮是过了景啦。此时虽是立夏之时,喝莲花白酒、黄莲叶酒,又不对时令,太早啦 。有一宗药酒, 叫荷叶青,叫他们给我拿两瓶来吧 。”邓芸娘叫丫环去要两瓶 荷叶青来 。丫环去不多时,把酒拿来,春梅又摆上几碟冷荤。 白少将军在东边坐着,邓芸娘在西边坐着,顺前檐的炕桌上摆了一个蜡灯,两个瓷碟,两个酒盅,两双筷子。邓芸娘伸手拿起酒壶来 ,给白少将军斟上一杯酒 ,杏眼含情 ,香腮带笑, 说 :“冤家,咱们两人喝一回成双杯吧 !”白少将军肚中也饿了,瞧这几样果子也好,自己一想 :“有什么事再说 。”邓芸娘在灯下仔细一看,白少将军喝下两杯酒去,更透着好看,真是黑黪黪眉毛,白生生的脸膛,目似春星,鼻如玉梁,牙排碎玉,唇若涂朱,正在少年。本是白脸膛,又搭着喝下两杯酒去,
  脸皮一发红 ,亚赛三月桃花初放,真是白中透润,润中透白, 又打白润之中透出一点红过来 。邓芸娘一看白胜祖这份相貌, 概不由己,春心一动,自己心中想着 :“我找着这个主儿,我 就把终身大事托靠此人,实在称心合意!真是郎才女貌,天作之合 。”自己是轻摇玉体,慢闪秋波,说 :“冤家,今天你我多喝几杯酒吧,然后共入罗帏 。”白少将军说 :“姑娘,你先把我们几个朋友放出来 。”邓芸娘说 :“不忙,咱们两人先成其这件好事,然后再把他们放出来,再叫你们一同走 。” 白少将军一听此言,心中一动,心中说 :“我借着这个机 会将这丫头解药、迷魂袋套诓过来,今夜晚上捉拿邓天魁、吴恩,立这一件奇功,就在今日 。”想罢,说 :“姑娘,方才我们那几个朋友被你哥哥使什么东西拿住的 ?”邓芸娘说:“冤 家,你不知道哇?我哥哥使的那是迷魂袋,原是我们家传的药材配的。要是与人家动手,不是人家的对手,站在上风拿出来迎风一晃,无论是什么样的英雄,都得躺下。我们这解药就是独门,闻上这解药能够明目清心。我们这教中都闻这个药,作为玩物,我哥哥也不轻易送人。咱们两人这样的好法,回头我给你一瓶 。”白胜祖说 :“你拿一瓶来,我闻闻是什么滋味。”
  邓芸娘说 :“别忙,咱们两个人先喝酒 。”白胜祖一想 :“我 先拿酒把他灌醉了,然后暗中取事 。”想罢 :“姑娘,我这闷酒喝不下去,咱们两人划拳吧 !”邓芸娘说 :“也好 。”两个 人就“五哇六哇”,划起来了。两个丫环在旁边伺候。
  二人正划得高兴,忽听见前边“当啷啷”锣声响亮,只听那边说 :“杀!拿 !”夜静空谷传声,听着又远。邓芸娘连忙打发丫环春梅出去,问问什么事。丫环春梅到了前边一看,但见这些庄兵各个手执灯笼火把,拿着刀矛器械,围着一位英雄在那里动手。

  书中交代,来者这位英雄不是别人,正是临敌无惧、勇冠三军的马成龙。他在山神庙内等候六位英雄捉拿吴恩,见众人走后,他自己一想 :“人家六个人都是英雄,我山东马也是豪 杰。人家都会陆地飞腾法,两头见太阳都走一千里地;他妈妈我山东马两头见太阳,走个百十里地。人家飞檐走壁,一蹦就两丈多高;我马成龙飞檐走壁,一蹦就二尺多高,闹一个腚沟占地。今天我马成龙不能在此袖手旁观 !”想罢,自己手拿大 环金丝宝刀,出离山神庙,一直往南。走了不远,到了邓天魁的院墙背后。马成龙顺着西边胡同往南,绕在前面,到了邓天魁的大门以外,见大门关闭,静悄悄,空落落,并无一人。山东马到了大门以外,这用手一拍大门,里面有四个看门的庄兵,一个姓车名淡,一个姓管名世宽,一个姓尤名守,一个姓郝名贤。这四个人正在门房吃酒,忽听外面打门,管世宽说 :“我 出去瞧瞧,看是何人打门 。”来到大门口里问:“外面是谁?” 山东马说 :“他妈妈是我 !”管世宽说 :“你是谁?我怎么听 不出口音来 ?”山东马说 :“是我!是我!”管世宽也有点醉了,说:“你是打更的老张么?”山东马在外面顺口答应:“可不是我 !”管世宽把门开开,马成龙一摆手中大环金丝宝刀, 照定管世宽脖颈一抹。管世宽往后一仰,说 :“呀 !”这句话并未说完,人头坠落于地。门房车淡一听,说 :“老二留点神 哪,摔躺下了?准是醉啦!叫你少喝少喝,你不听我的话。来,我搀你起来吧 !”从屋中一溜歪邪的出来,说话舌头都短了, 往地下一摸,胶粘糊腥,往鼻中一闻是血气,仔细一瞧,管世宽的脑袋与腔子分了家了!车淡方才要嚷,觉着身后一股冷风,“噗哧”一刀,身首异处。这小子死得才委屈哪,临死连句话都没说。马成龙进门房一瞧,那两个人还喝哪。尤守、郝贤二人只当是他伙计进来哪,说 :“来吧!咱们还得喝会子,一醉 
  解千愁 。”马成龙说 :“好,我正想要喝酒啦 !”这二人一听 声音不对,仔细一瞧,把两个人吓得亡魂皆冒。马成龙说:“你这两个小子不要害怕,趁早说了实话,我饶你不死。吴恩与邓天魁在哪屋里住?”郝贤说:“进了这道大门,大厅上喝酒哪!
  尚未睡觉 。”马成龙听明白了,手起刀落,把他们两个人也结 果了性命。马成龙拿大环宝刀进了二门,只见正北大厅之上灯烛辉煌,吴恩与邓天魁二人正在上房喝酒。马成龙摆大环宝刀,要捉拿吴恩。不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分享到:
2一棵想飞的竹子
1一棵想飞的竹子
2红枫叶的温暖
1红枫叶的温暖
2小狐狸天天和小牛聪聪
1小狐狸天天和小牛聪聪
3我亲爱的狐狸大叔
2我亲爱的狐狸大叔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