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康熙侠义传 >> 第一百三十四回 李长龄庙中行刺 侯化泰戏耍高杰

第一百三十四回 李长龄庙中行刺 侯化泰戏耍高杰

时间:2013/10/11 22:15:28  点击:2666 次
  词曰:
  日日深杯酒满,朝朝小圃花开。
  自歌自舞自开怀,且喜无拘无碍。
  青史几番春梦,红尘多少奇才。
  不须计较莫安排,领取而今现在。
  话说那铁面僧纪忠看见高杰、杨胜二人动手,怕二虎相争,定有一伤,便要了一条铁棍,赶奔前去,叫杨胜躲开,说:“贤弟闪在一旁,待我结果他性命 !”小霸王杨胜也要看看纪忠的 武技如何,把马往旁一带,勒马横枪,看他二人动手。铁面僧纪忠来到高杰的面前说 :“鼠辈休要逞强,你我分个高低 !”
  身临且近,慢慢说道 :“高杰你还不快走!你我假战三合,佯 输诈败,你就去吧 。”这里二人密言说罢,那高杰果然与纪忠 战了有两三个照面,铁面僧纪忠照定高杰头顶就是一棍。高杰用枪横压过梁 ,往上一迎,撒马往东就败。小霸王杨胜一瞧, 纪忠真乃英雄也,说 :“这个鼠辈果然猛勇,诸非兄长,别人 万不是他的对手哪!你我暂且回山吃酒,不必追赶他了 。”带 领人马归回湖耳山来。
  且说高杰来到东边树林之内,见着侯化素,说:“侯秃子,你要不是我,你死在小霸王之手。”侯化泰说 :“咱们回庙吧, 我不与你一般见识。”说罢,二人绕山环往南走了约一里之遥,
  只见对面跑来一人,浑身满脸都是血迹,一见侯化泰,连说 : “侯大哥救人!后面贼人追将来了 。”侯化泰抬头一看,不是 别人,正是办案的班头夏德芳,连忙问道:“为何你这等模样?”
  夏德芳说 :‘我自四方镇与众位分手之后,我探访九首真人李 长龄的下落。那日我在永善县一见九首真人李长龄,我想要拿他,不料这贼人本领高强,武艺出众,因此我被他用暗器打了一身重伤。适才他把我追将下来,求二位相助 !”高杰一闻此 言,气冲两肋,说 :“好一个鼠辈,胆敢拒捕官人!你把我带 了去,把他拿住。”
  正说之间,忽见对面来了一个老道,手执宝剑,说 :“夏 德芳休走!”高杰跳下马来,摆手中单鞭,扑奔老道而来,说:
  “老道别走,看鞭 !”盖顶就砸。老道往旁边一蹿,摆宝剑分 心就刺。走了两个照面,老道掏出一宗暗器,照定高杰面门打来。高杰往旁边一蹿,一瞧,原来是一片飞钵,用单鞭照定老道打去,老道并不放在心上。二人又走了几趟,老道一连打了几片飞钵,高杰用单鞭磕开,气得老道三尸神暴跳,五灵豪气腾空,自己武艺又赢不了高杰,只可把宝剑一摆,跳出了圈外,说:“小辈,祖师爷失陪了!”那高杰并不追赶,把夏德芳叫至近前,说 :“班头 ,我看你也是一个英雄,我送你一个地方,投奔我的朋友那里,不知你意下如何?比你当班头胜强百倍。”
  夏德芳说 :“叫我投奔哪里去?”高杰说 :“西海岸独龙关有一位总兵官,名叫张广太 ,为人甚是精明强干。你投奔他去, 倒是进步之所 。”夏德芳说 :“也好。求老爷给我写一封书信接见去。”高杰说:“你跟我走吧。”
  夏德芳跟随二人来到铁善寺。高杰把马拴至东跨院,带领夏德芳来到西院上房,给众人见礼。高杰叫马成龙给夏德芳写了一封书信,打发夏德芳起身去后,那王天宠问道 :“你二人 
  这般时候往哪里去了?”侯化泰把上项事情细说一遍。王天宠说 :“你老人家从此不可去了,倘惹出事来,你我倒不怕,恐 连累这一座铁善寺庙内,多有不便。”侯化泰说:“我们再也不敢去了。”
  众人正在谈论之际,忽听外面叩打山门。小和尚出去,把山门开放,原来是铁面僧纪忠与白少将军回来了。进得门来,说:
  “好险哪,好险 !侯老英雄与高将军为何前去骂山? ”侯化泰说:“我一时粗鲁,庙主休要见怪。”把方才之事又重说了一遍。天色已晚,大家归座。白少将军重新把衣服换好,辫子编上,掌上灯光。马成龙问 :“白少将军,湖耳山地势如何?” 白少将军说 :“此湖耳山正西乃是金沙江发源之所。靠正西一 带,有石湖,水内出些鱼虾。那山之西北有稻田地五千亩,是湖耳山屯田养兵之所。北面有两个山峰:一个是青石峰,一个是峨头峰。若要进兵,先取了这座山,方能往云南进兵 。”众 人用完了晚饭,天有初鼓之时。高杰平生有个毛病,吃饱了就困,非睡觉不行,高杰说 :“你们众住说话,我要到西屋内睡 觉去了 。”站将起来,出离北上房,到西厢房北里间屋内顺前 檐床上,和衣而卧,躺下就打呼声。高杰睡着了不表。
  单说铁面僧与众人正在谈话之际,忽见朱天飞站起身来往外去了,众人也不在意。原来众人正在谈话之际,檐上趴着一个人,怕是湖耳山的奸细前来窃听官事,那朱天飞出来,往各处一找,并不见有人;自己连前带后各处找过,并不见动静,方才回归上房之内。
  这条人影儿不是别人,正是那九首真人李长龄。他虽然是落荒逃走,但怀恨在心,暗中绕道跟随,到了那高坡之处站立,偷看他三人一同绕山路进了铁善寺去了。李长龄心中说 :“今 夜晚你们休想活命,我是断不能饶你众人 !”自己找了一个地 
  方,买了些酒饭,吃喝已毕,天已黄昏之时,他收拾齐备,这才竟奔铁善寺而来。天有二鼓以后,他飞身到了内院,在各处寻找。见西院北上房灯光闪烁,里面坐定胖马马威龙、瘦马马梦太众位英雄。老道正观看之际,忽见朱天飞从里面出来,吓得九首真人李长龄蹿至在庙外,在松树之上躲避。片刻之工 , 复翻身蹿进庙来。看见西厢房中隐隐灯光,他身临且近,在窗棂外用舌尖把窗棂纸湿破,往里面一看,但则见靠着西墙有一张八仙桌,两边各有椅子,桌上放着一个烛灯,点着一盏羊蜡。
  顺前放一张大床,床上躺着一条大汉。正是仇人高杰。李长龄回头一看,院内无人,他一想 :“先结果这个人,然后等大众 睡着觉,再结果他等的性命 。”急忙来到西厢房帘栊以外,见 屋中蜡花多长,静悄悄,空落落,并无一人。随手掀起帘栊进去,手执宝剑,到北里间屋中。一见高杰正在睡熟之际,真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举宝剑照定高杰脖颈,“噗哧”就是一 剑,红光崩冒,鲜血直流,“咕噜噜叭达”,人头坠落于地。
  高杰可没死,死者却是九首真人李长龄,原来是被朱天飞在后面一刀杀死。这朱天飞手提人头来到北上房,对众人说道:
  “我把刺客杀了。”吓得铁面僧打一个寒战:“这必是湖耳山的贼党前来,哨探我庙中消息,怕还有余党逃走,那可就不好了。”
  朱天飞说 :“就是这一个老道,并无第二人 。”铁面僧纪忠叫孙寿、葛福把尸首连人头搭出去,扔在涧沟之内,把西屋内血迹收拾干净。此时高杰尚然未醒。侯化泰来到西厢房,用手一拍高杰说:“浑小子,醒醒吧!”高杰睁眼一看,说:“侯秃子,你别来扰我,咱们两人可不玩笑。你这么大年岁,还净闹 !” 侯化泰说 :“你别着急,你问问孙寿、葛福,方才你这屋中闹 刺客没有?”孙寿、葛福说:“可不是吗!方才来了一个老道,要杀你老人家 。”侯化泰说 :“是不是?要不是我,你早作无
  头之鬼了 。”高杰说 :“老哥哥,你是我救命的恩人 !”闻屋 中尚有血腥气,侯化泰说 :“你跟我到北上房观看观看 。”高杰来到北上房,大众齐说 :“你睡得好死 !”侯化泰说 :“还 不给我叩个头,谢谢我?”高杰是个实心人,听众人一说,他连忙跪倒,冲侯化泰叩头,说 :“侯老英雄,你是我救命的恩 人,我再不敢瞧不起你了 !”侯化泰哈哈大笑,说 :“你起来吧 !”高杰站起身来,见马梦太微微冷笑,说 :“高杰,你今日可上了当了,真救你的那个人哪,在这里 。”用手一指朱天 飞。高杰说:“原来是朱老英雄救的我,我给你老人家叩头!”
  飞说:“ 这是小事,高贤弟请起吧 。”高杰叩了一个头,站起身来,用手一指侯化泰,说:“你这老匹夫,当着众人耍笑我!
  你就是再给我叩三个头,我才饶了你哪!若要不然,我死把你的脑袋揪下来!”侯化泰说:“你别着急,我也没叫你给我叩头哇?你自己愿意给我叩头 。”高杰过去伸手要揪侯化泰,侯化 泰往旁边一闪,说:“你别不要脸!难道说侯太老爷还怕你么?”
  伸手拉刀,就要与高杰动手。众位把他二人劝开。高杰怒气冲冲,大有不悦之色。侯化泰坐在那里还不依不饶的,只说高杰藐视人。王天宠说:“ 侯大哥,你这么大年岁的人,何必与他 一般见识哪!你应该有个容让 。”朱天飞在旁也说:“侯贤弟, 你作事就不对。他是一个浑人,你冤他作什么 ?”马成龙说: “这件事是侯大哥的不是。你们二位谁也不要记恨着了 。”白 少将军和倭侯爷也是这样的说法。
  侯化泰一语不出,站起身来往外就走。众人疑惑侯化泰上外边方便去了。焉知道侯化泰被众人一说,羞气难当,自己出了铁善寺,仰面观瞧,满天星斗,皓月当空,镜光似水,如同白昼一般。侯化泰叹了一口气,说:“ 我游荡江湖数十年,连 一个朋友都没交下。适才乃是一件小事 ,众人都说我的不好。 
  不免我从这里直奔云南,我也不回来了。要能把八路都会总吴恩捉住,把他首级割下来,至大清营奉献,也叫那一干人看一看我是如何人也 !”自己心中盘算,往前行走,不知不觉天到 五鼓,见左右无人,大路之上俱都是高山峻岭,树木森森。自己又叹了一声,说:“ 人生在世,日月如梭,光阴荏苒,不知 不觉,老将至矣!我今年六十九岁的人,明朝二十日就是我的生日。正在桃花盛开,又占了一个正午时,有人给我细看流年八字;说我一生太孤独的很哪!我这一到云南,死生未定。大丈夫生在乱世,焉能偷闲躲懒!我惟有一命答报君王。”
  又往前走了有二里之遥,红日东升,天色大亮,见前面黑暗暗,雾潮潮,仿佛象山庄镇店相似。及至身临且近,原来是小小一座镇店,南北的大街,东西的铺户。街上来往之人不少,不像离乱之世。侯化泰想要找一个客店歇息歇息,见路东有一座德兴客店 ,粉墙之上书写着大字:“ 德兴客栈,草料俱全,安寓客商,仕宦行台 。”侯化泰进了大门,说:“ 店家,有闲房给我找一间 。”小伙计说:“ 有东上房三间 。”侯化泰说 :
  “你头前带路 。”不至东上房,问小伙计说:“ 茅房在哪里?
  我要方便方便 。”小二用手一指,说:“ 就在这北边 。”侯化 泰解完手回到东上房,一看墙上贴着一张画。侯化泰不瞧犹可,一瞧此画,吓得痴呆呆一阵发愣。要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分享到:
揭秘古代中国女人肉体上的三大硬伤
农夫1
香九龄 能温席 孝于亲 所当执7
夏传子 家天下 四百载 迁夏社59
小米的成功源于80%的运气2
古代女性的悲剧“转房婚” 大唐公主历嫁祖孙三代
揭秘诸葛亮的木牛流马到底是何物
幼儿园的故事,做灯笼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