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康熙侠义传 >> 第一百一十回 独龙口侠义胜高杰 总镇衙神吼戏仙猿

第一百一十回 独龙口侠义胜高杰 总镇衙神吼戏仙猿

时间:2013/10/11 13:35:14  点击:2754 次
  诗曰:
  富贵从来未许求,几人骑鹤上扬州?
  与其十事九如梦,不若三杯两盏休。
  能自得时还自乐,到无心处便无忧。
  至今看破循环理,笑倚栏杆暗点头。
  话说店家看银子没有了,要去报官来拿侯化泰,又想:“去不得,怕拿不住,反遭其祸。”自己前思后想,也就不敢去啦。
  手托着银子,来至上房之内 ,说 :“我今拿来原银交给本主,你所吃我的饭钱,我如数奉送你吧 。”侯化泰说 :“你为什么送给我?我给了你三十两根子呢 。”焦掌柜的说 :“朋友,你是一个好英雄,我也知道,不必多说了。你的银子你自己拿去吧 。”侯化泰微然一笑,说 :“你不必说了,我知道就是。不过三天,就还银子与你,绝无妨碍 。”焦掌柜的答应,回来嘱 咐店中的小伙计说 :“在上房侯爷那屋中多留神,不准得罪他, 茶水勤送去 。”小二答应 :“是 。”
  过了两天,侯化泰把银子都还了店家,又把衣服铺盖都赎来,就在这里住着。”那侯化泰无事,去看那张广太操兵演阵。
  看那高杰、姜玉也是本营的千总、守备,都是武艺精通,设立
  巡防处 ,劝办团练,查拿盗贼,留心捕务。水面设立巡防船, 治得路不拾遗,夜不闭户,真算治世能臣也。
  这日,侯化泰在店里上房听见外面说 :“焦掌柜的,你可 给我们找着厨子没有?”焦掌柜的说 :“没有,你再另找人去 吧 。”侯化泰听见,出来一看,是一个当差官的模样,他立刻 问道 :“你们在哪里呀 ?”那人说:“我们在总镇大人的巡防处姜老爷那里,要找一个厨子,你有人给荐一个。”侯化泰说:
  “我就是厨子,吃什么菜我都会做。吃面要什么条儿,就是什么条儿。”那差官说:“也好,我们六个人吃饭都是在一处,早晚一桌,姜老爷在衙门里吃。你要去就跟我走吧 。”焦掌柜的 听见,说 :“我们可不当保人。”侯化泰说:“何必要保人呢!” 那差官说:“我姓何,人都知道我这人办事实诚,你跟我走吧。”
  侯化泰说 :“我把我的包袱也拿着。我不欠店钱,我走了。掌 柜的少赚我一份钱,故此他说不当保人 。”何差官说 :“不要紧 。”二人来至巡防处。这里是两位千总、四位把总,每日有 二百名该班。在这里总办是姜玉,千总邹忠、李贵,把总是何士规、常奎坦、姚开甲、严应元,都是武艺精通。何士规带侯化泰来见过他六个人,说 :“这位是侯师傅,你们几位今日晚 饭是吃了,明日吃什么 ?”常奎坦说:“给你两吊钱买菜,明 日早饭吃炸酱面,配六样菜 。”侯化泰接了钱,住在厨房之内。 次日早晨起来,他连忙拿菜筐儿去上街买菜,自己生着火,做了两样菜,喝了四两酒,把面也吃了,他自己躺在炕上一睡。
  那何士规等了又等,心中着急,到厨房一看,知道厨子睡觉,一点动静没有。他进来说 :“侯师傅,饭好了没有?”侯化泰 醒过来说 :“早吃了 。”何士规说 :“怎么早吃了?我并没哪 里去,竟等饭呢,你送在哪里去了 ?”侯化泰说 :“并没送,我吃了 。”何士规说 :“你怎么吃呢 ?”侯化泰说:“你们几 
  位还没吃饭呢?我打算是给我上工面吃,我不知道。我去叫饭铺来送些现成的吃吧,我要做也赶不上啦 。”何士规一听也有 理,叫来饭馆中之人,要了些吃食。只因厨子稀少,也就没辞侯化泰,又给他三吊钱,说 :“晚饭你要早做,咱们七个人吃 饺子,你可早做 。”侯化泰答应。晚晌,他买的肉鱼,自己煎 炒烹炸,做了四样菜,捏了些饺子。他打的绍兴酒,他自斟自饮,吃个酒足饭饱。那李贵见饭老不得,派一个人来问侯化泰。
  侯化泰说 :“早吃了。要工钱,今日下工 。”那人回去一告诉李贵,这六个人全急了,说 :“可了不得啦!我要看看这秃老 头儿怎样耍笑咱们。我是不听 !”连嚷带闹,来至厨房。侯化 泰说 :“你们六位来吧,给我工钱,我下工,这事太烦,我干 不了。”李贵一听,只气得火星乱跳,过来伸手要抓那侯化泰。
  侯化泰一闪身躲花一旁,说 :“不可动手!要打架,你六个人 也不行,全都算低。我要赢你,易如反掌看纹!”李贵说:“你别说大话唬我 !”过去伸手要抓,被侯化泰一伸手拉在就地, 说 :“你这样的不行 !”那邹忠等五人过来,都被他打倒。
  正在大家动手之际,忽见姜玉从外面进来,一见侯化泰,勃然大怒,说 :“无知匹夫,休要逞强,我来拿你 !”跳过来问 :“是为什么 ?”那何士规说:“我去雇他来当厨子,他一口应允,来在这里,他领了钱,做了饭自己吃,你想叫人如何不生气哪!与他说好话,他还讲打 。”姜玉说 :“你七十个来岁的人,不说理,我要打你,你不成 。”侯化泰说 :“小娃娃,你来!我说句大话,天底下要有人赢了我,他就是我师傅。你来 !”姜玉一听,气得火星四跳,过来说 :“好个老匹夫,你真不要脸!我来和你比试比试 !”跳过来挥拳就打候化泰,侯 化泰急架相迎。两个人拳似流星眼似电,腰似蛇形腿似钻。那姜玉少年血气方刚,勇力过人。侯化泰是小绵软巧,武艺惊人。

  那姜玉走了两个照面,被侯化泰一腿踢于就地。姜玉气得面红耳赤 ,方要去拿刀来斗侯化素,只见赛铁盖高杰从外面进来, 问姜玉是为什么。姜玉说 :“这巡防处有六个人驻班,找了 这个秃老头儿来做饭。今日早晨上工,给他两吊钱菜钱,要吃面 ,他做了自己吃啦。今日晚饭给了他三吊钱,他没有做饭, 自己又吃啦。这是欺负人!他们过来问他,他还讲打,真是岂有此理 !”高杰说 :“好一个不要险的匹夫,我来拿你 !”过 来竟扑侯化泰而来。侯化泰不慌不忙,和他斗在一处。高杰是力大过人,侯化泰是全凭灵巧,他蹿纵跳跃打。高杰流了一身汗,往南面一追候化泰,不防他自己身落在浇花井内,后被人救了上来。
  忽听外面有人说 :“大人来了 !”只见张广太带着几个跟人来至这里,问明了就里,来至在侯化泰面前,说 :“老侠义 不必生嗔,何必这样!他等有眼不识侠义 ,请至敝寓一叙 。”
  侯化泰说 :“大人见怪,某山野愚人,略知见识,自己一时粗 浅,被大人见笑了 。”张广太执手,来至总镇衙书房之内。是 三间北上房,东西各有配房。三间上房是靠北,墙上挂着挑山,上画的“挂印封侯 ”,两旁都有对联,写的是:花木清香庭草 翠,琴书雅趣画堂幽。是名人手迹。在北墙花梨条案上摆着炉瓶三件、果盘等物。这是两明间在西,一暗间在东,条案两头靠北墙是后窗户,窗户里是茶几、杌登儿。靠西墙是一张大床,床上是两个靠枕,墙上一道横批,写的是“指日高升 ”。两边 也有对联,写的是:丹霞照上三台瑞,彩锦裁成五色云。下款是“中州潜庵汤斌书 ”。侯化泰落座在正面八仙桌东边,张广 太在西边相陪。有两名小童。都是十三四岁俊品人物,身穿蓝细布大褂 ,内衬白布小汗褂,蓝中衣,白袜云鞋。送过茶来, 甚是温雅。这是张广太新收的两个小童,一名渔童,一名樵叟。

  张广太说 :“老侠义仙乡哪里?贵姓高名?我领教领教 。”说话甚是谦恭。那候化泰见张广太这样恭敬,自己也不隐瞒,说:
  “张大人既然台爱,我也不能不实说了。我姓侯,名化素,乃山东东昌府侯家寨的人。我有一个绰号儿,人称追风仙猿,在江湖之上五六十年,到处杀贪官,斩恶霸,剪恶安良。一生自己无事,净为他人忙。我也是听人说你是侠义为人,我特来相访 。”张广太也把自己生平说了几句,叫家人摆上酒来。那桌 案摆好,二人对坐 ,谈心吃酒,两个小童儿伺候。张广太说: “侯老英雄,天下能人不少,我不能尽知,当年你也是久在外面闯荡,那天下的英雄数着哪个 ?”侯化泰说:“天下的英雄 我也见过无数,是我的对手人甚少。我就知道一个人,并未见过面,大概也死了。除此人之外 ,天下就是我侯化泰一人了。 再有比我脚程快的,我就改了姓!我两头见日,能行一千一百里 。”张广太说 :“这脚程,天下是真少 !”侯化泰说 :“也就是我一人,要再有比我快的,我改了姓 !” 正说在这里,忽听那后窗户外有人说 :“侯化泰,你先别 吹,你这可要改了姓啦!你改姓吧 !”侯化泰听见这话,一纵 身出去。张广太瞧着真快,果然名不虚传,心中佩服。出离书房,往外一看,但则见各处房上没人。不多时,侯化泰回来说:
  “张大人,这后院中有什么人住着 ?”张广太说 :“没有。”
  二人回至书房 ,方才落座,侯化泰说 :“这不是人,要是人,连个影儿全都没看见?”张广太也劝他。只听窗外又有人说:
  “侯化泰,你先别吹,我明明是人,哪里有鬼?你改姓吧 !” 侯化泰面红耳赤,蹿至院中上房去找。不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分享到:
西门庆吃春药死的最后一次床战
风流诗人李白唯一搞不定的那个女人是谁
李白走红秘诀:为天下最红女人写歌
盘点汉朝那些最著名的私生子
三角龙旗图案
舞台照片:清朝时期的京剧
易诗书 礼春秋 乐经亡 馀可求42
生命无常,何必放不下4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