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康熙侠义传 >> 第一百回 马梦太夜逢三险 验兵刃绝处逢生

第一百回 马梦太夜逢三险 验兵刃绝处逢生

时间:2013/10/11 8:34:43  点击:3212 次
  诗曰:
  人生天地常如客,何独乡关定是家。
  争似区区随所遇,年年处处看梅花。
  话说马梦太接过书信来,看见上面封皮上写的是 :“内函 由京都前门外广庆茶园发,名内详 。”后面是“康熙 年 月 封 。”自己拆开一看,见上面写的是:
  敬请梦太兄台大人福安。弟孙兆英自拜别后,时常想念,知己之交,不叙套言 。想吾兄大展鸿才,扫荡邪魔, 虽吕望六韬,不过如是。敬启者,今有叙盟兄欧阳善、拜弟诸葛吉、张玉峰三人,棍棒纯熟,文韬武略,乃当世英杰也,意欲投效军营,如到之日,兄千万照应,则弟幸甚!
  书不尽言,并请台安。片纸草草,面见再谢。
  康熙 年 月 日
  兰弟孙兆英拜冲
  马梦太看罢书信,说 :“哪位姓欧阳名善哪?”欧阳善说: “我叫欧阳善 。”诸葛吉笑嘻嘻的说 :“我叫诸葛吉 。”又指 那白面模样的说 :“他叫张玉峰 。”马梦太说 :“你三人不认 识我,就应该把我杀了。要不杀害,就该尽朋友之道才是。你
  三人这一耍笑我,连我的朋友你们都瞧不起了!幸亏我马梦太是不怕死之人,倘若怕死,连我那朋友都不好看哪 !”欧阳善 连连赔罪,说 :“一时的莽撞,情甘认罪,望乞宽恕 。”张玉峰说 :“老哥,都是小弟错了!此事还得商议一个万全之策才 是 。”马梦太说 :“你三人因为什么落在这天地会八卦教中?
  是所因何故呢?”张玉峰把上项事说了一遍,又说 :“今日之 事,我想定一条苦肉计,将马老哥捆上,送至大寨,到那里就说拿住奸细了。只要见着马凤山的面,把老哥你放开了,你我四人拿他。你想好不好?”马梦太说 :“这不是万全之计。这 山寨内的喽兵、教匪要一齐动手,你我该当怎样呢?依我之见,我先回大营,见了元帅,定下计策,我再回来。到了这里,等至天晚,再依你们那条计策,把我捆上送至大寨,见了马凤山,你我四人将他拿住,外面有官兵接应,方能一战成功 。”张玉 峰说 :“也好。马老哥,你先走吧,把大营的官兵调来,再作 计较就是。”马梦太说 :“你三人明夜晚间还在这里等候就是, 我要告辞了 。”马梦太往外走,张玉峰三人送出来,说 :“老哥,我等专侯捷音就是了 。”四人分别。
  马梦太出了后山往东,自己走着,心中盘算 :“这是天助 我马梦太该成这件奇功,我也想不到有此奇遇 。”正思想之间, 抬头一看,见山路崎岖,树木森森,不是来的道路,自己无奈,在各处一找,并无路径。信步往前,方走了有七八里之遥,腹中饥饿 ,想要吃点饭才好。心中思想,仰面一看,皓月当空, 清光似水,月朗星稀。马梦太出了这道山口,见面前有座村庄,自己信步进了庄门,到十字街,看那街道平坦,是东西一条街,南北一条街,也有围子砖墙,四个大门。他走至十字街,往东一拐,闻见一阵羊肉香味。见路北一座大庄门,双门半掩,羊肉的香味从这大门内出来的。马梦太一看门内,是路东一间门
  房,见里面灯光闪闪。马梦太蹑足潜踪,走至临近,往里一看,屋内南边是床,地下一张八仙桌,桌子上一盏灯,地下一个炭火炉子,上有一个带盖的沙锅,炖着一锅羊肉。八仙桌上有一把大瓷茶壶,两个茶碗,一锅白米饭。可巧屋中并无一人。马梦太说 :“我也饿了,不免我吃点饭吧 。”用手一摸,那茶还热,自己斟一碗,自斟自饮。连喝了几碗 ,把炖羊肉端下来, 放在八仙桌上,打开盖一看,热气腾腾。又把饭也盛来。正在饥饿之际,端起碗来,狼吞虎咽,吃了一个不亦乐乎。正在得意洋洋,心中说 :“有福不在忙,这是应该我嘴中之食 。”
  正想之际,忽听那北边有人说话 :“二哥,我今日炖了三 斤羊肉,煮了一锅饭,请你吃点。你我二人谈谈心。”说着话,门一响,进来了两个人:头前走的身穿月白布裤褂,足下青布快靴;年有三十以外,黑紫面皮,粗眉大眼,高颧骨,准头端正,连鬓落腮黑胡子样儿。后边那人也是这样的打扮。一见马梦太,就问 :“你这人是从哪里来的?快些实说!你倘不实说, 我立刻鸣锣,把你拿住 !”马梦太饭也吃足了 ,说 :“朋友, 你先别着急。在下姓马,名梦太,是京都人氏。从此过路,我实是饿了,我把你的羊肉全给吃了 。”那人一听 ,气往上撞,说 :“好哇!你还这么大模大样的 ,见了我连个惧怕那没有。
  黑夜之间,你无故进我门房,你是因何缘故?”说着话,他伸手一抓马梦太。马梦太一闪身,用手一磕他,他“哎哟”一声,说 :“好大胆的贼人,你来与我动手 !”马梦太站起来,那两个人一齐扑他来,他全闪开了,三拳两脚,将那二人打倒,乐嘻嘻地说 :“不要脸的匹夫!老太爷一闹,全把你们这伙人要 了命 !”说着,往外就走,又气又笑。
  走了没有三步,听见那门房一阵铜锣响,震动天地。马梦太说 :“不好,我快走吧!出了这个村庄就好了 。”正思想之
  际,忽听那东南迎面一阵锣响,西、东、北三处皆是如此,锣声齐响。那四面八方灯笼火把,照耀如同白昼,大小巷口儿全都有人把守,刀枪如林,那灯笼上有字,写的是“守望相助”。
  马梦太情知不好 ,连忙拉出短把刀、避血劂来,站在那当中。 只听有人说 :“这次别叫他跑了 ,拿住他,把他活埋了就是!
  那两天埋了一个,今日他们又来了。好哇,这次可跑不了啦!”
  那马梦太一摆刀,说 :“你这群狗党羊群,老太爷岂把你们放 在心上 !”只见从正南跳过四人,各执长枪,照定马梦太分心 就刺。马梦太用短把刀相迎,四人把他围上。马梦太看前顾后,并无一点惧色,把刀法展开了。那四面八方的人也都赶到,灯笼火把照耀如同白昼一般。马梦太一瞧,约三百多号人,把自己围上。此时四面铜锣不止,马梦太想不到有这些人,要走也走不了啦,无奈与众人动手。这些人都是刀枪剑戟、斧钺钩叉、鞭锏锤抓、镋棍搠棒,各施所能;还有弓箭子、飞抓手,这些人个个奋勇,人人争先。马梦太先前可以招架,到后来刀法迟慢。又听西边一阵锣鸣,挠勾手飞来,这两斑人齐到,把马梦太闹得浑身是汗,想走不能,稍一失神,被人家一把抓住,说:
  “这可走不了他啦!捆上他 !”马梦太情知不好,把刀一扔, 躺在就地,一语不发。
  那众人过来把他捆好,把身上带的避血劂也搜出去。内中有一个庄丁说 :“把他送在庄主那里发落吧 。”内中有一位年老之人说 :“这时庄主也早睡了,不如把他埋了,明日告诉就 是了 。”众人齐说 :“你老人家说的是 。”马梦太说 :“你们这地方好万恶,拿住活人就敢埋了 !”那众庄丁一听,都哈哈 大笑,说 :“呸!你别不要脸啦!我告诉你吧,我们这庄村先 前埋了两个啦,连你是三个啦。你们众人别等着,抬起就走吧!”
  把马梦太抬起来。庄兵说 :“把这兵刃送在庄主那里去,是一 
  口刀、一个避血劂 。”内中有人拿了去了 。众人抬起马梦太,出了西村口,往北走了不远,到了一个深沟,这地方是埋人的所在。马梦太此时心如万箭钻心,刀剜肺腑,一想 :“我要是 死在贼人之手,还算为国尽忠哪!不想我死这里,合营的朋友不能见面,也不能与张玉峰等共破剪子峪了。”那些人说:“这边有一个坑,把他扔下去吧 。”那些庄丁把马梦太提起来要往 下扔,只听那村口里边跑出一人,说 :“千万可别埋 !”庄主升了大厅,为这件事甚是着急,说你们办事太粗。快把他抬回去吧,见了庄主,看是如何 。”马梦太一听,心中说 :“我又要不死了。这个庄主莫非是故友?”一想这里没有朋友,不知是怎样一段缘故,越想越闷。
  众庄丁又把他抬回去,到了村中方才他吃饭的那座大门以外,只见大门已开,里面灯笼辉煌,从里面出来两个人,把马梦太腿上绳扣解开了,说 :“朋友,你是哪里的人?姓什么, 叫什么?你说明了,我好回禀我家庄主 。”那马梦太说 :“我京都人氏,住家在安定门内国子监,姓马,排行在末,名梦太,外号人称瘦马老太爷。你告诉他吧,我是大清营的副将,奉元帅令来探剪子峪来的。我误走至这里,因为我饿了,偷了你们这里些饭吃,就把我拿住了。你问完了我 ,我也该问问你们, 这庄主姓什么?叫什么 ?”那人说 :“姓黑,你许认得。”说着,走进去了。马梦太一听,心中说 :“我不认识这么一位姓 黑的朋友,这事不定怎么样。我也都说了,他们这厢离剪子峪临近,可全是天地会八卦教。我此时死生由命,富贵在天了。”
  正自心中犹疑之际,忽见从里边出来两个家人,说 :“马老太 爷,我家庄主有请 。”马梦太说 :“我这里还捆着呢,也不能会朋友。你等既不杀我,来吧,劳你驾,给我解开吧 。”那人 果然给马梦太解开,说 :“你跟我进去吧 。”

  那人头前引路,马梦太跟着。进了二门,见里面是北大厅,上房五间,东西配房各三间 。上房垂着帘子,里面灯烛辉煌。 马梦太跟那家人上台阶 ,家人掀起帘子来。马梦太进去一看, 那正面八仙桌儿一张,两边太师椅子,墙上名人字画、挑山对联,桌上有烛灯一盏。在东边椅子上自己落座,说 :“你家庄 主哪里去了 ?”家人说 :“在后面更衣,少时就出来。”不多时,家人引路,从外面进来一人,身高七尺,膀粗腰圆,面如刃铁,黑中透亮,扫帚眉,大环眼,准头丰隆,四方口,年有三旬以外,精神百倍;身穿宝蓝洋绉大衫,足下白袜云鞋。一见马梦太 ,连忙作揖说 :“师弟,愚兄不知,你是从哪里来?
  贵姓尊名?哪里人氏?”马梦太听他说话,知是自己同门,随说道 :“我姓马,名梦太,家在安定门内国子监便是。你是哪 位同师弟兄?如何知道你我是一门之人呢?”那庄主说 :“我 姓黑,名锦太,是你七师兄。这村庄名叫回回峪,我是此村首户,有什么公事都和我说。我方才正在看书,听见这村庄传锣响,我知道这必是有事。因连年闹邪教,各处有土贼,这回回峪成立团练乡勇,守望相助。这里开创是成头,本村公凑五百人。我今夜正要问是什么事鸣锣,他们说拿住人了。把你的短把刀并避血劂拿出来,交给我看,我才知道是咱们师兄弟,连忙派人去请你前来,多有受惊。你要是早来三天,还可以见着咱们师傅呢。师傅是昨日走的,要去逛四川去了。”马梦太说:
  “我也好运不善交。我是奉令来探这剪子峪,到了后山,我受了人家的绊腿绳,我知是一死,不想遇见故友 。今来至这里, 我要不是遇见兄台,我今性命休矣。我饭也吃了,我还不能久待 。”黑锦太说 :“知道师弟军令在身,不能久待,我把你侄儿叫进来见见你 。前者我遣他拿书信一函去上军营找你去了, 不想走至半路,遇见一个朋友,他二人知道你在四川,也不想
  去。今日你同马成龙来破剪子峪,我想要看你去,托你招你侄儿提拔提拔 。”马梦太说 :“那有何难?我见见我的侄儿,你把他给我叫来 。”黑锦太吩咐家人 :“去把少庄主叫来 。” 不多时,从外把黑英叫来。一进来说 :“师叔,你好哇!” 给马梦太行礼。马梦太看黑英年有十七八岁,五官端正,方脸大耳,长眉朗目,鼻直口方;身穿蓝绸子长衫,足下白袜云鞋。
  马梦太说 :“坐下。你今年十几岁了?”黑英说 :“我今年十八岁 。”马梦太说 :“你都会练什么拳脚?使什么兵刃?”黑英说:“我会练短拳,使的是短把刀、避血劂。”马梦太说:“好!
  你明日跟我到大营内练两趟,没有事我把平生所学教给你练几趟 。”黑英答应说 :“是 。”马梦太复又问说 :“你奉你父命找我去,为什么走到半路你又回来呢 ?”黑英说:“我走至半 路,遇见一个朋友,名叫卢杰,他与我结为昆仲。在半截村遇见大清营的玉斗、巴德哩,传说顾焕章探峨嵋山被妖道拿住,用三根铁钉钉在木板之上。卢杰是要投奔顾焕章去的,听说这个信,他定要回家。我也不知你老人家在那里是如何,故此我二人回来了 。”马梦太又说 :“总是你二人年青,就投奔我去,我也可以给你找事。如无事,你二人再跟我练几套拳也好,我指教指教你二人。你去把他给我叫来,我见见他就是 。”黑英 出去。黑锦太说 :“贤弟,你再吃点什么?歇息歇息,明日回 营吧 。”马梦太说 :“我此时就走。饭也吃了,我还有紧急军情 。”正说着 ,黑英进来说 :“师叔,我那个朋友并没在家, 他去访友去了 。”马梦太说 :“你候他回来,跟我至大营,我也正想有几位知己之人才好呢 。”黑英答应。马梦太说 :“师兄,我要告辞 。”黑锦太说 :“把你的兵刃带起来。我也不留你,你去吧。明日我叫你侄儿投你营里去 。”马梦太答应,出 了客厅,黑家父子送至门外。

  马梦太出了回回峪,自己心中说 :“好险哪!我这次是绝 处逢生。”正在思想,走了有一里之遥,只听眼前有人说:“呔!
  过往之人,留下买路金银,我饶你不死!若要不然,我叫你死无葬身之地 !”马梦太听罢,说:“是合字吗?”那人说:“你 不必说那些江湖话。我告诉你:我不种桑不种麻,全凭利刃作生涯。要献金银来买命,以免英雄刀下杀 。”马梦太听了,气 往上撞,拉出短把刀来,跳过去要和那人动手 。那把刀一摆, 上下翻飞,走了几个照面,马梦太被人一脚踢倒,翻身躺于就地。那人摆刀,分心就刺。不知马梦太性命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分享到:
2一棵想飞的竹子
1一棵想飞的竹子
2红枫叶的温暖
1红枫叶的温暖
2小狐狸天天和小牛聪聪
1小狐狸天天和小牛聪聪
3我亲爱的狐狸大叔
2我亲爱的狐狸大叔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