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康熙侠义传 >> 第三十二回 哈大人升任上海道 张广太杀贼沧州城

第三十二回 哈大人升任上海道 张广太杀贼沧州城

时间:2013/10/9 22:38:34  点击:2499 次
  诗曰:
  平生无大志,愿得一窖金。
  周围三十里,浅处半人深。
  话说那个人带着张广太来到西头路北,有一院落,周围是篱笆,里面搁着好些个板子,不知作什么用的。上房三间,窗户上微露灯光,不知有何等之人。只听那个人说 :“你来,跟 我走 。”方一进院子,他叫 :“四哥,还没睡哪?我今天给你抓了一个‘盘儿尖’来了 。”里面有人答话说:“你别玩笑来, 我还有心弄那些个事 。”那人把三爷领到屋内,见里边是西边 两间明着,西墙上有一个大木床,旁边放着被褥。北墙有张八仙桌儿,上放着文房四宝,有几本帐,搁着好些个船上用的家具。床上坐着一个人,年有四十多岁,身穿玉色绸子夹裤夹袄,黄面脸,微有点黄胡子,白袜子皂鞋,说 :“七兄弟,就是一 个吗 ?”
  “盘儿尖 ”,列位,我要是不说明白了,也不是话。什么 叫作“盘儿尖”哪 ?这是江湖的黑话 。“盘儿尖”,就那是模样儿长得好。闲话休提 。那个人说 :“张广太,你过来见见,这是我们四爷 。”张广太过来施礼,那个一瞧,说 :“把他留
  下吧。那里有一千钱,七弟,你拿了去吧 。”带广太来的那个 人说 :“是了 。”从那边床上拿了一串钱就走了。
  只听那人问了广太一回,又说:“你吃了饭没有 ?”三爷 说 :“吃了 。”那个人说 :“我姓李,行四。明天我这里有几 个伙计,你可不许同他们玩笑。上床放下被窝,咱们爷两个睡觉吧 。”说着,笑嘻嘻的用手来拉广太。张三爷一瞧,就知道 他不是好人,说 :“你这不要脸的匹夫,休要无礼!我张广太 乃是奇男子大丈夫 !”说着,拿起那边船板儿来,照着那李四 就是一木板,回头望外就跑。李四说 :“这个东西,敢打我! 我要不结果你的命,你也不认得我是谁 !”说罢,望外就追。 三爷在前头跑,又跑至河边,自己说 :“莫若跳河一死, 也就完了 。”越想越难受,说 :“我就在此处跳了河吧 !”说 着,自己想: “我张广太好命苦也,不想今朝死于此地!”方 要望下跳,后边有一个人说 :“你这个想不开之人,死了就活 不成了 !”过来抓住,把广太夹在胁下,望前就走;用手堵住 张三爷的口,也不叫他说话。来到一个店的门首,进去到屋内,把他放下,说:你不必害怕,我是救你 。” 三爷这才一瞧,是白天施舍钱的那个老翁 ,坐在那里说: “你小小的年岁,能有这一段志气,我收你作个徒弟。你别想不开,你大概是没有吃饭,现在叫跑堂的要菜。”三爷说:“吃了。你老人家贵姓大名 ?”那老翁说:“我是卫辉府回回峪的 人,清真教中,我姓回,名教正。收你作个徒弟,传你点艺业。
  你知道了?”三爷连忙叩头认师傅,起来用了些饭。自此,在这后院跟着师傅练艺。冬天有棉衣服,夏天有单衣裳。一连三载有余 ,练会了几种拳、十八滚、十八翻、短把刀、避血劂, 一身的武艺。
  这一日,算还店饭钱,他师傅说 :“广太,我给你短把刀 
  一口、避血劂一只,你们师兄弟都是使这个兵器。我先收了十一个徒弟,是我们清真教的。那十个是:刘、李、洪、高、马、黑、白、张、赵、沙,第十一个是北京人马梦太,都是你师兄,见面以兵刃为记。此时已到四月天气 ,我将单衣服给你治齐, 跟我走吧 。”
  广太带着夜行衣、小包裹,同他师傅出离客店,顺着河北大街,一直往南。人多一乱,再找他师傅,就不见了。自己来至浮桥,手中又无一文钱,自己思前想后 :“虽然同师傅学艺 三年之久,衣履虽齐,手中有百数钱,如何得能回家?师傅就是要分手,又不说明白了,此时倒叫我进退两难。”自己想罢,顺着河沿望西走,路北有个福来轩茶园,里面甚是热闹。自己口干舌燥,进得茶园,落座喝茶。
  同桌有一瞽目之人,放着一个弦子,也在那里吃茶。少时来了一人,说 :“先生,大人传你上去啦,你要好好的伺候! 听见说天津卫的子弟书,就是你的好,你上去要唱的时候,须要留神。这位大人是京城里的旗官,新放下上海道,最喜欢八角鼓儿。你要是唱好了,大人一爱听,就把你带到任上去了。”
  广太一听,他素日所好的是八角鼓儿、琵琶丝弦、马头调,会完了茶钱,跟着瞽目先生身后,出离茶园。
  站在门首望下河一看,见河内有几只大太平船,上插黄旗,写的是 “钦命上海道哈 ”。见那个瞽者上得船去,弹起丝弦,唱的是《得钞傲妻》,错唱了一韵,广太不觉失声叫了一个倒好儿。少时,过来两个公差说:“朋友,方才可是你叫倒好儿?”
  广太说 :“不错,是我。”那个公差就拿出锁链把他给锁上了, 说 :“方才大人问下来了,你快跟我走吧 。”说着,拉着就上船去。
  一见道台,双膝跪倒,望上叩头。旁有监院那大人与天津
  道托大人在座。哈爷言道 :“叫你们把叫倒好的给我带来,谁 叫你们锁了来?快把锁链撤去 !”广太叩头起来,站在一旁一 瞧,哈大人头戴雨缨纬帽,二品顶戴花翎,身穿古铜色二则龙缺襟单袍,天青缎子马褂,足登粉底缎靴,露着满身活计。哈大人乃是行装打扮。
  哈爷一瞧广太:身高八尺,年有十八九岁,穿着蓝洋绉大褂,白袜云履,五官甚是不俗。哈公问道 :“你姓什么?方才 叫倒好的可是你么 ?”广太回言说道 :“我姓张,名叫广太,是河西务的人。在家中读书,来此访友。适才在岸上听见船上弹唱,不知大人在此,不觉失声叫倒好儿,惊动大人,实是小民冒犯虎威,求大人宽恕 。”哈爷说 :“不要紧,大概你必是懂得这子弟书,要不然你不能叫倒好儿?”广太说 :“是小民 习学过几天,不敢说会,略知一二。”哈爷说:“你不必太谦,你消遣一段 。”又叫道 :“阿喜 ,把咱们城里头带来的茶叶, 给先生泡点茶 。”广太在旁边落座 ,拿起那弦子,定准丝弦,唱了一段《黛玉悲秋》子弟书。哈公连声说好。
  只见那边有一个管家哈喜说 :“张爷,你跟我来。广太同 他到别的船上落座,又向三爷说 :“方才我们大人听见阁下清 音高唱,甚是爱惜,有心要把你带同上任,不知尊意如何?大人闷来之时,也不能拿你当生意待,你消遣几句,不知尊驾怎样 ?”三爷说:“甚好。无奈我自家来此找人,也不知在这里 遇见大人。我家倒没人管,也不用带信,就是我也得有铺盖才好 。”哈喜说 :“那是小事,我先回明了大人去 。”少时,又 拿出一百两银子,叫哈喜带着三爷去买办行囊物件。三爷一概俱皆买好,到了船上。众位拜会大人,都回衙去了。三爷上去,谢了哈大人。哈爷说 :“你下去歇歇去吧 。”三爷上那边船去了。一夜无话。

  次日天明,开船起身,用完了早饭,大人叫张三爷上去唱了几个岔曲儿,方归自己船上。这一日天晚,到沧州河口,方一住船,三爷就在船头之上,只听南边岸上有两个人,口中说:
  “合字钓瓢儿招路,把啊龙宫道,漂遥儿赤字,居米子垓,瞳脑儿塞拈青字,浑天汪攒架漂遥儿,摘赤字的瓢儿肘,居米急付流儿撤活。”三爷一闻此言,说声“不好 ”。不知后事如何, 且听下回分解。
 

 
分享到:
三国猛将排行榜:关羽为何仅排第九位
三才者 天地人 三光者 日月星 三纲者 君臣义 父子亲 夫妇顺10
孝庄皇后清算老相好多尔衮的隐情
幼儿园的故事
像这般骑着驴子行走的日子,对清朝后宫的女子来说,少之又少。
狼和狐狸5
1月亮
影视剧中的少林武僧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