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大明奇侠传 >> 第四十九回 飞虎闸胡申丧命 卧龙墩钟佩回南

第四十九回 飞虎闸胡申丧命 卧龙墩钟佩回南

时间:2013/10/8 8:12:14  点击:2794 次
  (西江月):
  夺利争名何用,高官显爵皆空,回头一笑付东风,何必因他欢恸。
  锦帐朱书尘掩,荒碑绿字苔封,不如碌碌自庸庸,乐得无穷受用。
  话说陈玉抖擞精神,与青奇交战了二十多合,看看敌不住了,多亏元豹等后军到了,冲来接应。城上胡用又领兵出来接应,三路人马合在一处,大杀一阵,冲乱番营。青奇唯恐大队有失,急忙收兵,退军五里下寨。
  陈玉等进了城,歇兵三日,恰恰云太师的大队到了,也不进城,在外面下寨。那胡用等来接见,太师问问虚实,吩咐各回汛地。
  次日,五鼓造饭,平明开关,摆成阵势。那青奇命众将道:“云蛮子此来,必有一场大战。倘若失利,必须想条退路。那胡申扎营在飞虎闸,挡住我们的去路,不可不防。”命贺兰、贺芳领三千铁甲去夺飞虎闸,又令津梁领五千铁甲去卧龙墩埋伏,以备兵败接应。众将去了。然后青奇今耶律蛟、耶律龙接应左营,麻哩哈、黑哩瞅接住右营,自领十六员大将,出中军挑战。正是:番将多骁勇,兵机调度精。
  话说云太师向众将道:“久闻青奇利害,小心要紧。”命王老虎、熊飞龙领三千人马,抄出番营之后三里之外,虚张声势,以乱彼军心。二人去了。然后同众将上马,出营交战。
  只见门旗开处,番将青奇勒马横鞭,铁盔铁甲,黑面生烟,青睛暴露,连人带马好似烟熏宝塔,果然凶恶。太师道:“谁去见一阵来?”章清应声出马,挺枪大叫:“番狗通名!”青奇大怒道:“俺乃大国三川征南大元帅便是! 来将何名?”章清道:“大将章清是也。不要走,吃我一枪!”
  劈面挑将进来。青奇将生铁鞭一起,急架相还。二人战了八九个回合,章清不是青奇的对手,败下来了。青奇纵马赶来,太师大惊道:“谁去接应?”雁公子将金锤一起,纵马迎来,大喝:“青奇少要撒野,公子爷来也!”拦住青奇,战在一处。一个是南国英雄,一个是北番豪杰,真正棋逢对手,一来一往,一上一下,战了四十合,没有胜败,只杀得征云黯黯,惨雾迷迷。青奇暗想:“好一员少年蛮将!”公子暗骂:“好一个凶恶的番奴!”又战了十几个回合,终是公子年少英雄,越战越紧,青奇渐渐松了。公子卖个破绽,让青奇一鞭打来,将身一闪,左手挟住铁鞭,右手一把抓住青奇的腰带,往怀内一扯,一声响,青奇挣断丝绦,拖着铁鞭败了去了。正是:力让三分少,棋输一着先。
  公子见他挣断腰带走了,纵马来追。那番营左右二阵见中军败了,一齐来救。这边云太师将鞭梢一指,左有雁翎和董家兄妹,右有陈玉和红氏兄弟,中有章清、马如,领大队杀来。王老虎等又领了三千人马,在山上鸣金擂鼓,呐喊摇旗,十分声势,势不可挡。青奇大队驻扎不住,一齐拔寨都起,败得下去了。正是:黄口孺子,怎闻霹雳之声;病体樵夫,怕听虎豹之吼。
  公子当先,众将随后,这一阵只杀得番兵犹如星飞云散,浪裂波开,跑个不迭。
  且言青奇见山上有兵,怕有埋伏,当先破路奔逃,败下二十多里。恰好前面到了飞虎闸,贺兰、贺芳等正同胡申交战。青奇大叫:“二将且去接应追兵,待本帅与胡蛮子交战!”二将得令去了。这青奇将铁鞭一起,大叫:“胡蛮子让路!”胡申不识进退,舞刀来迎,被青奇一鞭打来,力用重了,胡申招架不起,撞下鞍桥。正是:三魂渺渺归地府,七魄悠悠赴冥城。
  那青奇打死胡申,夺了飞虎闸,招集败残人马,鸣金收兵。计点人马,伤了十三员大将,折了七千番兵,可怜尸骸遍地.血染成河。正是:只因南北争天下,伤了多多少少人。
  不表番兵安了营寨。且言云太师追了三十里,也知胡申丧命,飞虎闸大营已失,不敢深追,鸣金收兵。查点人马,大小将官一个也未失。太师大喜,三声大炮,进营犒赏三军。
  太师唤过王老虎、熊飞龙、张三、赵大四个人,吩咐道:“汝四人备领五百兵马,听中军炮响,前去如此如此。”四人得令去了。太师又唤陈玉过来,吩咐道:“你领三千弓弩手,前去如此如此,接应四人,不可有误。”陈玉领令去了。又令红光和山玉、马如、章清各领五千人马,到卧龙墩后埋伏,制造火弓火箭火炮等物,“但闻飞虎闸炮响,便去烧他粮草。”四人也去了。正是:妙算欺诸葛,神机胜太公。
  话说太师调点诸将已毕,又令雁公子道:“汝明日五鼓以前便领红元豹、红元彪,带五千铁甲,趁他辛苦,前去冲营,老夫与令尊前来接应。”公子领令,回营安歇去了。不表。
  且说青奇败了一阵,幸喜得了胡申的营才得安寝。二更时分,忽听营外炮响,青奇大惊,忙上马提鞭,出营一看,只见东边来了人马,灯球火把,呐喊摇滚,杀奔前来。青奇令三军扎好了营,领兵前来迎敌.正遇王老虎,战了三合,忽然去了。青奇不敢追赶。回马时,又见西边也有一队人马杀来,青奇来战时,又不见了。青奇回营,才下了马,忽听叫杀连天,南边又有兵来了。青奇大怒,传令大小将官,披挂齐整,掌起灯火,便来迎敌。赶到南边时,又不见了。忽然北边又有兵来了,青奇纵马便来战北边时,忽然东西两路兵马又来了,把个青奇东西南北跑个不住,跑得气起来了,吩咐众将:“守好了营,让本帅追他一阵!”正是:一夜疑兵计,激恼北番人。
  那王老虎一军杀到面前,青奇大叫:“不要走!”领兵追来。紧追紧走,慢追慢走,追了三里多路,王老虎往黑林中一闪,一个人也不见了。青奇无奈,只得回马。才走了几步,忽听一声梆子响,陈玉领三千弓弩手,在黑暗中两边射来,犹如飞蝗骤雨,势不可当。番兵呐声喊,回头乱跑,自相践踏,死者不计其数。青奇身中三箭,幸喜甲厚,不曾受伤,败回营去了。正是:不是被坚甲,已从箭下亡。
  话说青奇败回大营,喘息未定,已是五更时分,大小三军跑了一夜,正在困顿之时,忽听连珠炮响,雁公子领五千铁甲杀将来了。青奇大惊,向众酋长、都都道:“彼逸我劳,势难取胜,小心要紧。”众将答应一声,一齐出营迎敌。门旗开处,只见雁公子两柄金锤一晃,滚到面前。正是:人强马壮多威武,将勇兵精甚显扬。
  青奇见了,更不答话,舞铁鞭劈面相迎。二人战了二十多合,那青奇是跑了一夜的人,连坐下马也困了,如何敌得住公子的神锤!正要败时,番将贺兰、贺芳二将齐来助战,这边元彪、元豹便来迎敌。番特耶律蛟、耶律龙、麻哩哈、黑哩啾等率领众将都来助战,怎敌得公子一对禅锤,两道金光,舞得风不透雨不漏的,好不利害!再加元彪、元豹两口刀十分了得,只战得那些番将马仰人翻,呼呼气喘。正是:将在谋而不在勇,兵在精而不在多。
  话说两军正在混战,不防云太师和雁都统并董仁、金瓶领大队人马冲将来了。青奇等兵将都是困了的,一见大队到了,都无心恋战,呐声喊四散奔逃。大营一乱,扎不住阵脚,一齐溃散,往北奔逃。这里云太师督兵追杀。可怜只杀得尸横遍野,血流成河,哀声动地!正是:无辜戕杀兵和将,只为贪心想中原。
  不言太师追赶青奇。且言番将津梁同钟御史并四个侍卫在卧龙墩埋伏。钟佩思想回南,占了一课,已知太师兵胜,今日该应父子相逢,遂瞒了番将,同四个侍卫悄悄出营。见山后杀气冲天,钟佩道:“必有埋伏! 同去探来。”
  五个人悄悄行到山后一看,只见都是中华服色,无限人马在那里制火药。正在看时,忽见背后一员老将,带一个年少文官,领着五十名兵丁前来巡山,见了钟佩,一齐赶来。正是:也是天缘巧,狭路两相逢。
  未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分享到:
2开拖拉机的贝可
1开拖拉机的贝可
3大头鱼在雨天和晴天
2大头鱼在雨天和晴天
1大头鱼在雨天和晴天
3蔷薇别墅的老鼠
2蔷薇别墅的老鼠
1蔷薇别墅的老鼠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