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英烈传 >> 第五十五回 张豹排八门阵法

第五十五回 张豹排八门阵法

时间:2013/10/6 13:10:02  点击:2510 次
  却说三王子张彪,听了陶存议的说话,大恼道:“吾父王威镇江淮数年,岂可一旦称臣于孺子,贻笑于后世?城中尚有铁甲五十万,战船五千艘,粮积十年,民多富足,乃不思固守,却欲投降,甚非远图。况此地离太仓不远,万一不胜,还可航海远遁,以为后图。臣意正宜死战,是为上策。”士诚与太子张龙俱说:“最是!最是!”便开库取出金银财宝,置在殿中,谕群臣中有勇敢当先,舍身保国者,随意所取。待退敌之后,裂土封王,同享富贵。当下就有都尉赵玠、平章白勇、万户杨清、指挥吴镇、千户黄辙、总管万平世、统制李献、佥院郑禄八人,公然上殿分派了宝物,向前启说:“臣等各愿领兵一万,为主公分忧。”士诚便敕张豹为总督都元帅,张龙为左先锋,张彪为右先锋。八个新领兵的,俱带本身职役,阵前听令。张豹当日簪了两朵金花,饮了三杯御酒,挂了大红剪绒葡萄锦一匹,跨着雪白腾空战马,大吹大擂,径到演武场中军厅坐下。
  众将官自小至大,一一依军中施礼毕,张豹便吩咐说:“今日之战,国家存亡,在此一举。惟不曾卧薪尝胆,因此须破釜沉舟。凡我三军,各宜努力。我今排下了一个太乙混形、九星户转的阵法。你们俱要认着方向,击父则子应,击首则尾应,击中则父子首尾皆应。恰又变化无端,便是鬼神莫测。你等要小心听令而行。”那张豹便着军政司,将青色令旗一面招动,千户黄辙一营军马向前。吩咐本营驻扎正东方,俱青旗、青甲,坐着青鬃马,上按北斗贪狼星镇寨,将白色令旗一面招动,都尉赵玠一营军马向前。吩咐本营驻扎正西方,俱白旗、白甲,坐银鬃马,上按北斗破军星镇寨。将黑色令旗一面招动.指挥吴镇一营军马向前。吩咐本营驻扎正北方,俱黑旗、黑甲,坐着乌色雅,上按北斗文曲星镇寨。将红色令旗一面招动,万户杨清一营军马向前。吩咐本营驻扎正南方,俱红旗、红甲,坐着大红骝,上按北斗廉真星镇寨。将黑间白色令旗一面招动,总管万平世一营军马向前。吩咐本营驻扎西北方,俱白镶黑色旗、白镶黑色甲,坐着黑间白点子马,上按北斗武曲星镇寨。将黑间青色令旗一面招动,平章白勇一营军马向前。吩咐本营驻扎东北方,俱青镶黑色旗、青镶黑色甲,坐着青鬓马,上按北斗巨门星镇寨。将青间红令旗一面招动,佥院郑禄一营军马向前。吩咐本营驻扎东南方,俱红镶青色旗、红镶青色甲,坐着火色青鬃马,上按北方辅弼二星镇寨。将白间红色令旗一面招动,统制李献一营兵马向前。吩咐本营驻扎西南方,俱白镶红色旗、白镶红甲,坐着火色白点马,上按北斗禄存星镇寨。将黄色令箭一枝招动,自己主帅帐前大队人马向前。吩咐当于本营之中,俱黄衣、黄甲,坐着黄色马,上按北极紫微垣临镇中宫。按着本日的干支,移换那队的旗甲,倘有疏虞,八营齐应。将赤色令箭一枝招动,王子张彪所部人马向前。吩咐当于紫微垣前,东南相向,俱红间黄的旗甲,坐着青黄杂色的龙驹,从正东方起,环列至西南方止,上按太微垣,外应正东、正南、东南、西南四营的不测。将金色令箭一枝招动,太子张龙所部人马向前。吩咐当于紫微垣后,西北相向,俱黑问黄的旗甲,坐着黄黑杂色的乌骓,从正西方起环列至东北方止,上按天市垣,外应正西,正北、西北、东北四营的不测。这些将士,看张豹分拨已定,便发了三声号炮,呐了三声喊,一直的径到十里之外,登时依令屯扎了营寨。那张豹也轩轩昂昂,在后面徐徐面行。
  早有哨马报与徐达得知,徐达便叫军中搭了云梯,同常遇春、沐英、郭英、朱亮祖四人仔细一看:但见各阵有门,各门有将,有动有静,倏开倏闭。中间一片的浩浩荡荡,列列森森,不知藏着几十万兵马。徐达笑了一笑,对着四位说:“不想此人也有这学问,且到明晨挑战,方知他的光景。”下得云梯,恰好俞通海取了太仓并昆山、崇明、嘉定、松江等路,华云龙取了嘉兴等县,全军而回,来见主帅。徐达见二将得胜,喜动颜色,吩咐筵宴,与二将节劳。此时却是暮冬天气,瑞雪飘飘而下。虽然酒对数巡,诸将见徐达只是踌躇不快,便问:“元帅却为什么来?”徐达对说:“方才看见张豹这厮,排下那阵,甚有见识,我忧此城,但恐一时急促难下,故深忧耳!”正说间,辕门外传鼓数声,传说王爷有令旨到。徐达慌忙撤席,接入看时,原来是文武各廷臣,屡表劝进大位,太祖从请,自立为吴王。议以明年为吴元年,立宗庙社稷,建宫阙。令部下官员,将宫室图画以时。命协律郎冷谦,以宗庙雅乐音律,又钟磐等器并乐舞之制以进,晓谕天下,故军中成使闻知。徐达同诸将以手加额,说:“只这几件事务,便是主公唐、虞三代的盛心了。”当晚极欢而罢。
  次日黎明,探子来报:“周军摆阵。”徐达细思了一番,说:“此行还用常、朱二将军走一遭。”便命常遇春、朱亮祖两将迎敌。临行之时,对二将说:“二公可先往,我当另遣将接应。但此阵甚难测度,倘得胜时,切勿轻骑追赶,防他引诱。”二将得令,便率兵一万前去,阵前摆开厮杀。只听张豹阵上传令说:“今日须是吴指挥出阵,黄千户、赵都尉接应。”吩咐才了,但见正北营门内,放了三个轰天的响炮,挨挨挤挤,轰轰烈烈的拥出一万有余兵马,直杀过来。遇春、亮祖见他来的势猛,便分开两路夹攻前去。那吴镇毫无惧怕,三将正好混杀。谁想正东营里,与那正西营里,倒像约会的一般,不先不后,一声锣响,两边人马盖地而来。未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分享到:
乡愁 余光中2
4野天鹅
张三丰是不是小龙女的私生子
大禹治水
5这是我们秋天的园服
魏忠贤
貂蝉之死揭密 是否被关羽斩杀
孟姜女的传说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