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英烈传 >> 第二十七回 取樊岭招贤纳士

第二十七回 取樊岭招贤纳士

时间:2013/10/5 23:06:16  点击:2379 次
  那胡深走下梯来,暗想他居中竖一面黄旗,四方各按着生克,摆列旗帜,便出阵说:“此是‘太乙混沌阵。’不许放箭,我自来打。”令军士鼓噪而进。胡深骤马直冲中央,要夺那黄色旗号。谁想刘基先叫遇春当中,登时掘下深坑,约有五十余步,浮盖泥土在上。胡深势来得紧,竟跌人坑中,被挠钩手活缚了送与刘基,刘基即忙喝退军士,亲解了缚索,便拜倒在地下,说:“望乞恕罪!”胡深木呆了一时,也不做声。即唤军士推过步车来。刘基携了胡深的手,上车同到太祖帐前,便令叶琛以宾礼邀入。
  却说常遇春也驰马追杀了元兵回来。顷间,胡深谒见太祖,太祖慌忙把手扶起,说:“今日相逢,三生之幸!当富贵共之。”胡深应道:“愿展微才,少酬大德。”太祖即令设宴款待。酒至数巡,刘基说:“今日之事,不必久延,即晚便劳胡将军取回樊岭。”就附胡深耳边,说了几句话,见胡深慨然前往,即令郭英、康茂才、沐英、朱亮祖、郭子兴、耿炳文六将,各领兵一千随往。时约三更,胡深却向岭下高叫:“山岭守卒,我是胡元帅,早吃他用计捉去,幸得走脱,你们休投矢石。”元兵听是元帅声音,果然寂寂的不响。胡深领了兵,径上岭来,杀散守岭士卒。朱亮祖、沐英、郭英等六路分兵,驰到六营,各用火炮攻打,顿时六寨火起。宜孙等并力来战,那能抵当。宜孙领了部兵,望建宁走了。林彬祖见势头不好,也投温州去讫。六将据住岭北,待至天明,大军齐到,便过岭直抵处州城边。城中守将,乃是李祐之、贺德仁,二人料来难守,开门纳降,太祖入城,吩咐军校不许惊动土民。次日下令,着耿炳文镇守,即率兵南攻婺州。
  不数日来到地界。太祖看了地势,命在梅花岭安营,传令着邓愈、王弼、康茂才、孙虎率兵取岭。守岭元将叫做帖木儿不花,闻知,因下岭溺战。自早到晚,不见胜负。邓愈把令旗一招,恰见茂才先去攻岭北,王弼去攻岭南,三路并进,遂拔了老寨。不花早被众军拿住,送到帐前斩讫。太祖安营岭上。却有胡大海领乌江儒士王宗显来见,太祖问取婺州方略,宗显说:“城内吴世猷与显旧相识,待我进城打探,事情虚实何如。”太祖说:“极妙极妙!”宗显装起行李,只说来探望亲戚,人得城来,竟到吴家安下。因知城中守将,各自生心。次日,即别了吴世猷,径到帐中,备说细底。太祖说:“若得婆州当命汝为知府。次日,令金朝兴统领锐卒骂战,再令茅成驻节皋亭山接应。茅成得令前去。元将先锋是李眉长出兵迎敌,战未数合,那眉长转身不快,却被金朝兴擒住。胡大海率领缨美玉趁势追杀,谁想石抹宜孙闻知大兵到来,便率兵从狮子岭抄路来救。太祖就着胡大海、胡保舍分兵梅花岭边,截住救兵,却令郭英引兵一万,扣城索战。守将是僧住、同签帖木烈思、都事宁安庆、李相。那僧住同清将计议,说:“彼兵乘胜而来,暂且坚守,待其少倦,方分兵三路应之。可先在瓮城中掘了陷坑,我领兵出北门与战,佯败入城,他必追赶,待至城门,以炮火齐击,必然跌人坑内。将军辈宜各领兵三千,出东、西二门截杀,定可取胜。”分布已定。
  歇了数日,早有郭英纵兵赶来,看见城门大开,争先而入,都落在坑内,四壁木石弓弩,如雨般下来。郭英急退,又有两个大将截住去路,郭英冲阵而出,二将追杀了许多地面,方收兵回去。郭英收了残兵来见太祖,太祖惊说:“行兵多年,尚然不识虚实,损威折土,罪过不小。”刘基向前,说:“乞主公宽宥,待彼将功赎罪。”便密付一纸,递与郭英,说:“将军可乘今夜,再取婺州。”郭英接过封札在手,却自想道:“白日里尚不能成功,黑夜如何施展。”但不敢不去。此时乃是正月下旬,天色正黑,郭英只得领了兵牢,奔到婺州城边,只带一个火种,便拆开军师封札来看,内中陈说,可竟到东南角登城。看毕,便领了兵马,依令而行。走至其处,却见城角损坏不完。郭英便分兵五千与部将于光,令他南门外接应,只亲率兵二千,从缺处悬石而上。那士卒因地方偏僻,全不提防,都酣酣的大睡。英便轻步捷至南门,守将徐定仓卒无备,遂降。乃大开城门,引于光五千兵杀进城来,径到府前。李相因与帖木烈思不和,大开府治以纳我兵。僧住急与宁安庆、帖木烈思等率兵夺门而走。却有朱亮祖、胡大海、金朝兴引兵截住,僧住身被数枪,且战且走,回看四百残兵,更不剩一个,便谓宁安庆等说:“受王爵禄,不能分王之忧,要此身何用!”遂拔剑自刎。安庆、烈思随下马拜降。
  太祖领兵入城,抚谕了军民,以王宗显为知府。宁越既定,命诸将取浙东各郡;且对诸将说:“克城以武,安民须用仁。吾师人健康,秋毫无犯,今新取婺州,民苟少苏,庶各郡望风而归。吾闻诸将皆不妄杀,喜不自胜。盖师行如烈火,火烈而民必避;倘为将者,以不杀为心,非惟利国家,己亦必蒙厚福。尔等从吾言,则事不难就,大功可成。”诸将拜受钧旨。便召宁安庆、李相、徐定,问说:“婺州是浙之名郡,必有贤才,尔等可为召来。”徐定答道:“此地有个文士姓王名祎,系金华义乌人。自幼儿生的奇异,他见了元朝政事日非,便隐于青岩山,近因饥馑,徙居婺州。又一个武士,唤帮薛显,原是沛县人,勇略出群,曾做易州参将。他也见世事不好,弃职归山。然而家贫,因以枪刀弓矢教人,今流离在此。倘主公欲见,当为主公请来。”太祖说:“招贤下士,吾之本愿,你可急急去走一遭。”
  徐定出帐前去。宁安庆因进婺州户口文册,共二万七千户,计十二万三千五百余人。明日,徐定请了王祎、薛显二人,早至帐下。太祖今文武官将迎入帐中。太祖见二人超脱,因细问治平攻取之策,二人对答如流,太祖大喜,授王祎参奏大夫,薛显帐前指挥使。自是太祖在婺州半月时光,各处州郡,都望风归顺。乃遣胡深镇婺州;耿炳文镇处州,其子耿天壁守衙州;王世守诸暨;胡大海守金华,其子胡德济守新城。分拨已定,遂率大队人马,向金陵而回。不多日子,却便到了金陵。未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分享到:
香九龄 能温席 孝于亲 所当执7
花蕊夫人与宋太祖兄弟的风流往事
咏鹅
史虽繁 读有次 史记一 汉书二 后汉三 国志四 此四史 最精致81
永遇乐 李清照 落日熔金5
美女西施
少女和狮子
真实文成公主当小老婆守了三十一年活寡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