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八义 >> 第七十回 长青文魁炫耀宝贝 灯下饮酒各怀鬼胎

第七十回 长青文魁炫耀宝贝 灯下饮酒各怀鬼胎

时间:2013/10/3 20:33:52  点击:2862 次
  诗曰:
  群雄义气劫法场 个个英勇技高强
  只为铁牛惹下祸 救人他把官兵伤
  于家堡内多霸道 倚仗豪横欺善良
  英雄只管不平事 险些一命见阎王
  话说阮英在松林拷打金亨,将浑身上下打的青肿,全都打坏。金亨这样哀告,也是不饶。阮英又举起鞋底,才要往下打,只见由松林外走进两个人。
  细看此乃非是别人,乃是金亨之子金贵同花云平二人来到。暗中交代,皆因阮英、金亨走后,等了大半日的工夫不见回家,金贵忽然想起,眼望着孙氏太太说话。水耗子金贵对娘孙氏太太问道:“我爹爹跟着阮英走去学解锁的方法,吃完早饭出去,到了日落平西的时候,怎么还未回来,因何原故?”
  孙氏太太闻听此言,忽然心中想起一事。
  孙氏太太心中动 忽然想起事一桩 阮英人小智谋大怕是入了他牢笼 领着盗银锁在柜 不知怎么他逃生昨夜晚间又闹鬼 冤魂还能把话明 那些言词真利害报应循环说的清 乱到天亮才为止 由外走进小阮英和颜悦色难看破 是我先提那事情 我说不是你锁柜他才对我说分明 他说他会开锁法 说起真乃妙无穷慢说将他锁在柜 就是捆绳白用工 三遍咒语念完毕绳锁能开方法精
  孙氏太太想了多时,如梦方醒,这才明白过来了,急叫金贵同花云平小哥俩个到南边大松林内,快到那里看看。那里倘若没有,哥两个急速快到隐僻无人之处,紧要寻找他俩的下落。
  哥俩答应说知道 站起身来往外行 出了庄院奔道路一直奔了火丙丁 十几里路来得快 无非就在顿饭中金贵行路忙问道 请问花哥事一桩 你看阮英怎么样他说解锁能不能 云平听问说也怪 我没经过这事情阮英之计人难测 岁数虽小过聪明 我未听见这桩事将人绑上自能松 若能亲见算真有 如要耳闻是虚情金贵闻言说有理 花哥讲的甚精通 说说论论来的快松林不远面前迎
  话说花云平同着金贵,来到了大松林内,树林里边只听有人说话,又听见哒哒的响声不绝。紧往走了几走,方才绕过了一棵大松树,抬头观看,这才瞧见了阮英又举起鞋底,照着金亨打下来了。
  云平这边开了口 叫声兄弟把脸观 他的儿子来到了是你朋友投心愿 阮英闻听回头看 观见金贵他在前猴子急快把鞋放 穿鞋复即解绳锁 他将金亨忙放下金亨得命一样般 看见金贵云平到 金亨自觉好羞惭叹了一声无言语 跺了跺脚一溜烟 头也不回往外跑金亨得脱转家园 虽然被打没恨忿 不把阮英他恨怨自己倒把自己怨 不应亏心行不端 不言金亨回家事再把三人表周全
  阮英对金贵、花云平说道:“你们哥俩这一来,倒把伯父的艺也学不成了,也不能学了。”金贵接言问道:“阮哥,你这个教技,怎么绑在树上打的甚么呢?”
  金贵叫声小阮哥 有件事情不明白 学技怎样绑在树鞋底拷打所为何 阮英回言尊弟兄 要你留神听我说方才我将伯父打 学艺必得受折磨 别说鞋底打几下就是刀剁也是当 此技枪刀全不怕 到在身边伤不着你要不信回家问 伯父一说就晓得 阮英说罢哈哈笑云平那边把话明 对着金贵来问话 时长青在哪个窝领我哥俩将他找 好把透龙回里夺 金贵说是离不远就此俺们把步挪
  花云平问着金贵:“时长青离此多远?”金贵说:“不远,我领你们去找。他好送出透龙剑,乃为正理。”列位明公,又问了你这回书更错了,金贵进了松林,看见阮英把他爹爹金亨绑在树上打呢,为何缘故?
  明公有所不知情 听我慢慢细分清 金贵看见打他父也曾问过小阮英 猴子他又会对答 金亨对子也难明即今知道不要紧 金贵该得知交情 他父害过阮英命打他几下解解疼 阮英留情看金贵 后来知道却承情拣去闲文书归正 将书分清也就中 金贵领着二英雄出了松林往前行 三人奔了时家寨 且说这位时长青自从抢来透龙剑 心中欢悦乐无穷 并未到在他家内来到一座镇店中
  话说时长青来到了遇杰镇,是南北的大街。他是进了南街口,往北走,只见此地热闹,生意兴隆,大街人烟稠密,犹如蚂蚁盘窝相似,闹哄哄声音不断。时常青正看市景,忽看见由正北一人骑着一匹牲口,这一人生得甚是异样。
  正北来了人一名 骑着牲口认不清 似马非马真奇怪不类骡牛这几宗 生的马头长牛尾 双睛叠暴如龙行长就象蹄一般样 浑身花点玉暴生 四蹄走动急又快恰是飞腾一般同 上面骑着人一个 二旬向外一后生身高约有七尺外 细腰狭背手甚嫩 面如白玉眉清秀唇似丹球鲜又红 牙排碎玉如糯米 文质彬彬一文童头带文生巾一顶 迎面美玉放光明 身穿翠蓝文生服粉底缎靴足下蹬 见他骑马入了店 路西客店甚鲜明长青也就进了店 一进店门神睁睛 大门上悬一块匾三个金字老天兴 看见那人骑的马 拴在槽头赛如龙长青才入旅店内 当槽伙计把话明 客官要何屋里住长青说有要洁净 单间伙房全都有 不知客官人几名长青回说我一个 要住单房把宿中 店内伙计说是是领着长青往西行 西边有个小跨院 长青走进店屋中小院三间多洁净 那位也住在院中 隔一屋门不很远长青住西他住东 伙计急忙送过水 长青净面饮茶羹长青想着倒凑巧 一院之内正相应 我好过去将他问所骑之马叫何名
  时长青倒不是真心住店,是安心要领教那位骑的这匹牲口叫甚么名,从未见过有这么怪的。说有凑巧,与那位骑马的又住在了一个院内。时长青净了面,吃了两盏茶,急忙站起身来,出了自己的屋门,就走入那座屋内。
  那位正在屋内观 由外进来一少年 看他不过十几岁长的魁伟貌不凡 面目黄白两肩大 相亲叠暴两眼欢狮子颅头配阔口 颧骨高耸有威严 粉绫白花巾一顶六棱凹面绢帕缠 蓝绒高戴在迎面 鬓边斜插蓝绒团内穿绸缎小夹袄 蓝缎裤子穿下边 上绣百花三蓝素周围镶着绣花边 薄底缎靴蹬足下 拱手当胸进门槛那一人也是净了面,正在独坐。忽然见走进一人,那位急忙让起来,说道:“壮士请坐。”时长青抱拳拱手,含春带笑,忙问道:“这位先生贵姓高名?贵乡何处?愚下领教。”
  二人见面把礼行 初次相逢问姓名 那人见问忙答对学生姓吴名文魁 家住北边离不远 吴家庄约百里零学生年长二十岁 闲暇无事瞧宾朋 还要骑着我的马得便买些零碎东 领教壮士你贵姓 名姓家乡要说清小爷闻听他发问 也就全然说分明 长青复又来问话领教你马叫何名 文魁说叫千里剪 此马真乃有大能长青点头说可以 从来没见这马行 长相出奇世间少四不象子一般同
  那人名叫吴文魁,离此一百多里,吴家村居住。他的这匹马名叫千里剪,日行千里。时长青全都问明白,心中欢悦。自己暗中想道,自己有宝贝,不晓得别人也有无价的宝贝。
  长青问明心添欢 他的宝贝也不凡 日行千里马少有并兼此马似龙生 此马我若得到手 骑他一定走遍天盗取金银与财宝 想要犯案难上难 五湖四海交朋友绿林道上称魁元 再添这匹千里剪 三种宝贝真周全贪心不足就有祸 祸在不远存面前
  话说时长青假意殷勤,来到吴文魁的这屋中盘旋。马名为千里剪,又听此马大有异能。时长青又说道:“吴相公你这匹异兽除了走的快,余外还有何能?”吴文魁说:“我的这匹千里剪,不但走的快,这倒是一件小事,还要有件大事:马头正顶上有一个肉角大有三寸多长,将那个肉角用手一搬,那马呀的一吼叫,真乃了不得。”
  一搬肉角叫的声 足下生风起在空 如同驾云与登雾飘飘摇摇能飞腾 一个时辰行千里 一日能有万里行不是学生说大话 游遍天下不费工 此马出於外国地乃系海内一龙生 长青闻听将头点 怪道长的另样行头上既然生出角 肚下有鳞才算精 文魁答应说不错腹下鳞大二寸零 若要腾空鳞必炸 鳞缝生烟声如风此等异兽天下少 黄金万两买不能 我马本是传家宝真乃称起价连城 文魁说着抬头看 只见长青剑鲜明他腰佩带一口剑 霞光万道绕人睛 吴生这边忙问道你的宝剑为何名 尊驾面前我领教 要知此剑哪样能长青回答是名剑 此剑名曰叫透龙 宝剑能以斩神鬼魑魅魍魍都怕惊 眼前若要有邪祟 自能出匣斩妖精喜能避邪多奥妙 此剑真能有大功 身带此剑能保命若遇刺客伤不能 此剑自能杀刺客 遇见恶人剑难容必要斩他头落地 想要逃脱步难行 倘见妖魔与鬼怪必要叫他一命倾 吴生闻听说是宝 我再领教这透龙长青回言有出处 听我细细说个清 将剑抽出对日照宝剑内里现活龙
  说是宝剑内中暗藏两条金龙。在这剑身以里拿起来平看,难见龙之面。
  将剑抽出壳来,用单手举起,白天对着日光一照,看见内剑有两条金龙,上下盘绕,真乃如两条活龙的一样。
  如同活龙一般样 盘绕如他在江洋 若遇夜间对星斗照见就要放毫光 名曰叫着透龙剑 我带此剑把身防遨游海外访朋友 皆因此剑走四方 我还另有一桩宝若要提起真高强 名为避法冠便是 带在头上把身藏站在对面看不见 不是假话将人谎 如要不信当面看便知真假与其详 非是我今说大话 太岁神仙不敢当吴生闻听发了愣 难知真假事难量 听他说的真实话虽然有宝太也狂
  话说吴文魁听了时长青所说,有避法冠怎样奥妙,吴生听他说的天玄地的,愣了多时。复又说道:“你的这宝贝现在何处?该可以能叫外人看见,我要领教。”
  这种事情领教明 尊驾留神你请听 能叫外人来看见才能连夜传美名 宝贝若要无人见 外边哪能知的清长青闻言说有理 我的宝贝带身中 从来不怕外人见要怕人看是虚情 说罢伸手取法宝 避法冠在手中擎吴生这边仔细看 红色头冠放光明 就像壮士冠一样霞光万道耀眼睛 上边珍珠栗子大 起毫放光绕眼睛名曰避法冠一顶 我带头上你见清 长青将冠头上带吴生观瞧吃一惊 忽然不见长青面 对面之人无影踪吴生暗中说奇怪 这种异事我未经 方才未带冠一顶他在对面见身形 见他将冠头上带 立刻人无奇事情真是一种好宝贝 不由暗暗喜心中 自己暗中胡思想今日算把机会逢 要将此宝得我手 急速回国乐无穷吴生见宝起歹意 安心不良恶心生 二人各怀心不善交友那能这样行 丢去闲言书归正 再把吴生细说清对7着对面来问话 壮士可再把话明 说怎不能看见你你要说话我听听 长青对面闻此话 叫声先生听分明方才你听我夸宝 仿佛深疑我胡懵
  话说吴文魁见宝起意,存心不良。但见时长青带上避法冠,就看不见人了。究竟是在他对面坐着呢。吴生问道:“壮士,你在哪里呢?你能说话叫声听,才好知道你在何处。”时长青将避法冠拿下来收好了,对着吴生问道:“你看我的宝贝如何呢?是真是假,方才看你的光景,有许多的不信的样子呢。这时候你可见真了,确是不假呢,不是我口出胡言,说些个大话。”
  我的宝贝天下无 不是我的言语粗 倘若遇见有宝友与他结拜不含糊 在外访了这些日 并未遇见真燕孤店外看见你的马 领教此马何名呼 你方对我说来历怎样出奇能如何 我又说出我的宝 方才你也看的清俺们二人全有宝 这才称起大丈夫
  身形无影时长青对着吴文魁说道:“我有宝贝,是特意的出外要访有宝的朋友。若遇见了,我就与他结交合好。”吴生回言:“正合吾意,俺们二人不约而同,全是一样的心事。这就是千里有缘才能会在一处。”吴文魁、时长青这二人所说的要交朋友的话,全都是假意,哪一个也没有真心的。二人正谈论,看见店中的伙计来问道:“二位客官是吃便饭,可是要吃全桌酒呢?”时长青说:“是要吃全桌酒饭。”
  长青急忙把话明 伙计留神仔细听 成桌酒席要端上吴生这边把话明 全然记在我一处 你要兄弟真谦恭长青点头说可以 恭敬不如把命从 伙计答应忙摆酒不多之时全摆成 二人对着来吃酒 伙计又来秉上灯灯下饮酒带叙话 各怀心事打调停 长青这边开言道我是弟来你是兄 朋友也在五伦内 四海之中交宾朋当初桃园三结义 三圣留下拜弟兄 患难相扶同生死义气非常心不更
  二人对坐吃酒。虽然叙话,口好心非,各怀不良之意。且说时长青说道:“交朋友不得一样,当初有孙膑、庞涓二人,庞涓害过孙膑,那样朋友交不得的,总要学那三位老圣人的义气。”
  长青复又把话言 你我会着非等闲 义气相投交朋友交友总要分愚贤 朋友有个择善道 不同富贵同患难前朝几辈英雄将 留下美名传后世 也是前浪催后浪前人留下后人观 在下出外来学事 要访能人好学全文魁闻听说不错 皆因俺们在幼年 不经之事难长志天下宽阔有大贤 世上人多君子少 小人行事难不偏仗义疏财天下少 挥金似土亦不多 屈己从人有几个人人都想要占先
  话说吴文魁与时长青二人,在灯下吃酒,尽说些交朋友的义气。吴文魁复又说道:“交朋友总怕好的人少,心隔肚皮,作事两不知,得分出君子小人,乃为两样。”
  吴生复又把话明 人心作事两不知 君子所行要屈己小人作事找便宜 君子这心常荡荡 小人之心常戚戚君子出言顺天理 小人出言把人欺 君子凡事要端正小人遇事有差迟 君子不夺人所好 小人见物热心里将人之物想要骗 得不到手还不依 交人总要睁眼睛若不睁眼就吃屈 长青闻听吴生话 自己暗中打主意明是用话暗点破 叫他白白费心机 欲知二人心腹下回书中交待齐。
 

 
分享到:
大石头和蚂蚁的故事1
康有为和他的小妾们
九、莘瑶琴
古代和尚的肉身舍利是如何修成的
非洲部落美女为何必须赤裸上身2
了不起的兔子2
盘古开天辟地
孝庄太后“色降”洪承畴内情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