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八义 >> 第六十五回 孙氏骂金亨伤天害理 云平欲搬兵救回阮英

第六十五回 孙氏骂金亨伤天害理 云平欲搬兵救回阮英

时间:2013/10/3 19:48:15  点击:2657 次
  诗曰:
  阮英不该多贪财 人为财死惹祸灾
  金亨将他锁在柜 居长不应害婴孩
  多得豪杰心灵巧 假装鬼号柜乍开
  身穿纸衣将人吓 死中求活跑出来
  方才言讲,金亨叫他出银柜,阮英不愿出来,一定要多拿金银。金亨在石柜外暗暗的思想,好一阵后悔,我不应该将那猴子带来盗取银两。阮英虽小,能神偷妙盗。我带他来这次他却全都知道了来踪去路,他要是没了银子使用,他就长来此盗取银两,这是我的饭碗,真叫他夺去了。
  金亨思想实为难 不应待他这一番 真是怨我作的错自己所为不魁元 阮英年幼会神盗 他的巧技比我全皆因我能偷银库 会开铁锁不费难 家中所用赖这里营中银子来运搬 阮英他将我盘问 实话不该对他言是人却有猴子怪 我真入了他套圈 自己越想越后悔人老不如小儿男 倘或常偷败了事 将我揪出去见官不但不能得饱暖 反到不能身平安 低头想起一条计何不如此就这般
  金亨想道:“叫他他不出来,他是贪心不足,倘或惹出祸来,把我也拿去问罪了,不如将他锁在石柜里边就算完了。想罢,又叫道:“猴子你快出来罢!你再要不出来被看银库人知晓,就要难逃性命。”
  猴子柜内说知道 我还要拿赤金条 拿了几条就出去伯父不用把话明 倘或说话声音大 被人听见祸就招金亨伸手拿起锁 柜盖盖紧细观瞧 将柜对准锁鼻子咯咙一声锁上了 阮英柜内吓一跳 不由着急发了号猴子柜里叫伯父 我要出去看不着 阮英里边发急躁不能出柜难逃脱 一连问了好几句 不听金亨把话交小爷柜内明白了 如同心中似油烧 可恨老贼心太狠不该害我一命消
  阮英被金亨锁在石柜里边,怎样叫他,他也就不言语了。金亨心中想道:叫你出来你不出来,这时候你再想出来,料也就不能,也该死在柜内。他要在柜内喊叫,被看库人等听见,必把他拿出来,焉能活命呢?老贼金亨心狠意毒,他将阮英锁在石柜里边就算不管了。由窟窿钻出来,又将窟窿上好了。
  跳下梁头,来到高墙跳出来回家去了。单言讲不着。且说得是阮英被金亨将他锁在石柜以内,真正的着急害怕,好不心慌意乱。
  阮英柜内暗着急 不由两眼泪双滴 可恨金亨心狠毒将我锁在石柜内 素日与他无仇恨 他也与我没衅隙为何要将我害死 人心隔腹实难知 初次会面也不错他又与我叫盟侄 说是与我先人好 八拜之交对我提留在家中待酒饭 爷子夫妻同桌吃 盘问许多家务事看他面上真欢喜 并没看出心不善 这才提起偷银子我要跟他偷银两 慷慨应允不推辞 不该将我锁在柜要害人命非容易
  阮英在柜内自思自叹:人要害人的性命不是容易。与他又往日无仇,近日无恨,也没有杀父之仇,无不共戴天之恨,他为何将我锁在石柜里边呢?我要不嚷呢,我就死在这石柜以内了。
  阮英柜内暗伤情 这桩事情难知情 说是与他无仇恨因何害我命残生 要说与他有仇恨 今日初次才相逢叫我难料这桩事 实在心中难得明 临死落个胡涂鬼想要知道万不能 忽然想起一件事 三盗透龙他知情接剑之人与他近 同他儿子有交情 是他过房干儿子长青常往他家中 怕是我把长青找 接剑之事不善容他恐不是我对手 较量胜败难保赢 所以他才先害我免去找他论雌雄
  阮英他在柜内,忽然想起接剑之人时长青与他儿子水耗子金贵,有交情,乃是金亨干儿,又常常的住在家中。金亨怕的我来寻找时长青焉能善罢干休。又恐怕他难把我敌住。
  忽然想起事一桩 好个恶贼老金亨 怕我去把长青找先叫我命活不成 将我锁在石柜内 害我一命赴幽冥他要回到家中去 云平必要问分明 也必将事要瞒哄无中生有把他懵 倘或云平知此事 未必真能将他容也要与我把仇报 那是我的义气兄 如若云平不义气怕他父子有奇能 我与云平未交久 萍水相逢一宾朋俗云交浅深别讲 忽然想起众英雄 弟兄六人曾结拜全是知己同死生
  交朋友有远近,花云平本系没有深交情,并未同过患难,焉能替我报仇?
  忽然间想起了结拜的众好汉来了,此时也不知他们都在何处。
  马渴欲饮长江水 人到难中想宾朋 记得六人曾结拜患难相扶好兄弟 皆因徐兄身遭难 州官将他下监中为他抢牢反过狱 将兄救出死复生 替他杀死贾氏妇救他大战众官兵 徐家搬到孔家寨 又怕官兵拿众雄复又拿在深山去 周母想起周景隆 众位弟兄将山下寻找周兄分西东 为救梁氏秀英嫂 三盗透龙斩妖僧偏又遇见这桩事 接剑之人把我坑 莫非他是勾死鬼半路又见小英童 鬼使神差一般样 死在此处谁知情这时候想起来众英雄,也不知他们的下落。可叹我被金亨害死,无人知道我阮英死在此处。越想越恼,连肝连胆的好一阵痛酸。丈夫有泪不轻弹,皆因未到伤心处。阮英想起了朋友,不由的落泪。
  小爷遭难想宾朋 弟兄个个是英雄 二哥孔生多义气仗义疏财交弟兄 大哥尉迟武艺好 血心热胆真性情三哥文标有大志 保镖在外有名声 四哥永丰多愣怔与我如同一母生 五哥周顺文才好 他是宦官贵相公第六就算我年幼 文武弟兄有大能 我是爱把不平打专管人间事不平 喜的忠臣与孝子 要遇恶霸定难容我没做过伤天事 而今临死不善终 生有处来死有地今日死了我阮英 五位哥哥不知晓 没人前去把信通如若他们要知道 必要与我冤仇伸 拿住金亨着刀剁乱刀分尸理应当 从此不能再见面 想见阮英万不能弟兄要得再相会 除非三更在梦中 这世不能将仇报再等来生窄路逢 阮英死后魂不昧 我必托梦见盟兄盟兄个个称豪杰 替我报仇杀金亨 将他一家全杀死叫他知道众英雄 天网恢恢疏不漏 报应循环造的清未害人来先害己 就怕人容天不容 你要害我该想到自己也有小孩童 人若害他你怎样 父子之情必心疼他人之子你害死 人比自心一样同 天理昭彰非小可为何害人损阴功 我要死后难饶你 阎王殿前把冤伸话说阮英在柜内想起众弟兄,又恨忿金亨狠毒,书且不表。单说得是金亨由藏兵营的后墙跳出来,直奔金家滩而来了。大约有二更多的时候,就来到了自己的门首。他从门旁跳进院内。
  老贼回到他的家 屋中有灯等着他 孙氏老妇未歇睡走进屋中把话明 此时你还等着我 孙氏观瞧将话答阮英他跟你出去 为何不带他回家 金亨闻听孙氏问这边反倒笑哈哈 猴子今夜难活命 他被官兵把他拿不叫他去偏要去 被人拿住定要杀 孙氏闻言说不对怎么单单拿住他 为何不把你拿住 我看此理有错差快将实话对我讲 阮英怎么不回家 金亨思想难瞒哄才把实话说根芽
  孙氏紧追问阮英的下落。起初金亨假说被官兵拿住了,孙氏不信。“你俩个去的,因何单把他一个人拿住呢?”金亨思想难哄,他又想着是自己之妻,就告诉他的实话,也是无关紧要之事。
  金亨他把实话言 叫我锁他柜里边 因他人小胆过大贪财不足非等闲 他也跳进石柜内 我把金银先盗完我就跳出石柜外 听见更锣到库前 叫他出来不听话还要多拿把财贪 我想阮英虽幼小 他的本领天下传叫他这次知道了 真要常去把银搬 我才把他锁柜内要想来家难上难 孙氏闻听动了怒 夫妻彼此把脸翻话说金亨对着孙氏说:“那猴子被我把他锁在石柜里边了,再想出来万万的不能了。他要是不嚷呢,他可就死在石柜以内。要是喊叫呢,也是被看库之人把他拿住,也是难活性命的。”孙氏因闻此话,不由的大怒。孙氏说道:“当真的你是这样所作么?”金亨又说:“可不是真呢,并没假话。”
  孙氏闻听吓去魂 为何无故你害人 阮英与你何仇恨叫他一命去归阴 父亡子没非别比 今日才到俺家门我还将他很疼爱 虽然年小有精神 比俺儿子大几岁他与金贵很相亲 小人也交小朋友 彼此全都在绿林江洋道上应义气 哪有你这狠心人 无仇无恨将人害就能这么下毒心 阮英这人有朋友 云平现在俺家中倘若知道这桩事 他要问你怎样云 你能说是把他害云平必要细盘根
  孙氏说:“阮英这里也有他的朋友。花云平要知道你把阮英害了,他未必善让于你。难道说你把云平也害死了不成么?”金亨与孙氏这样的说话,莫非花云平他就没听见么?此时有二更多天了,花云平他同着金贵在西院小屋内早亦睡下。
  此时二人都睡着 已经睡到梦南柯 夫妻讲话难听见睡的沉了哪晓得 孙氏知云平睡熟 才敢大声把话言倘被云平他知道 未必不管死与活 要替猴子把仇报真要与你来撒泼 你能将他怎么样 该能叫他见阎罗人命关天非小可 作事总要想明白 不可伤天并害理为人一世要留德 暗室亏心天有眼 神目如镜看清格冤冤相报无更改 报应临头难藏挪
  孙氏一派的解劝金亨不要作恶,总是行好事之人必有好报,作恶之人定招恶报,祸因恶积,要依我的良言,劝你急速回去,快把阮英放出石柜来,乃为上策。
  孙氏复又把话明 我的良言你要听 急速回到银库内快去放出小阮英 千万不可将他害 叫他回到俺家中我必有话对他说 就能说是试尔艺 不是真要害你命无非爷俩耍笑声 他本是个小孩子 好听好言与奉承再把宝剑给他要 急速找来时长青 叫他弟兄全交好一笔勾销无事情 你若不听我的劝 眼前就要有灾星船到江心补漏晚 祸到临头悔不能 孙氏劝了时多会金亨摇头说不行 人若无毒非好汉 作事决断是英雄金亨闻听孙氏之言,说道:“你们知道,人家凡事看的过短,我要作事是一不作二不休,无毒不丈夫,杀人不死枉为仇。我已经把他锁在石柜,反反覆覆又把他放出来,不如不作此事。”“不要混闹,你把阮英给我救出来,万事皆休,不去救回阮英,你我男女两个就难免伤和气了。你作的这桩事情过于绝情了。俺们有个小儿男被人家害死了,你能让不能让?拿人心要比自己的心,良心何在?不但缺德,你留下骂名传于后世,岂不自羞么!”
  人心比自是一样 作下大孳儿遭殃 为何作事不后看无故缺德心不良 万古千秋留下骂 俺家也有小儿郎不该留作他名下 后来金贵必不祥 只顾眼前胡行事要害猴子他命亡 当时不能将你报 后辈儿孙怎么当种瓜必要将瓜得 种豆真能把豆量 一还一报有因果作事不要将天伤 我说此语都是准 不是胡言乱哄方你要不听良言劝 我就叫你尝一尝
  孙氏不依一定要把阮英救回来,金亨不去救回就要与金亨誓不两立,真将要动手较量。难道说金亨他既在绿林之中,就这样的老实吗?列位诸公有所不知,皆因孙氏比金亨的本事高强,金亨惧她,真不敢动手与她较量。
  孙氏技艺比他高 金亨惧内不英雄 他被孙氏常打败莫要动手就叫饶 金亨不敢把她惹 孙氏生气他就跑有心去救又害怕 到了兵营天晚了 若要不去孙氏骂又恐上前把他掏 金亨着急无法使 进退两难没巧招孙氏那边紧喊叫 你要害人难脱逃 我今叫你难抵命一还一命怎能饶 想来也难出我手 今夜叫你瞧一瞧我给阮英把仇报 定要叫你把命交
  夫妻闹约有三更多天了,花云平、金贵二人也睡醒了。听见上屋内老夫妻两个喊嚷,二人急忙起来,也不知道甚么事,拚命走入房。金亨看见花云平同着他儿子金贵来到面前,他自觉面上无光,好一阵的羞愧。
  金亨自觉脸发红 不该害了小阮英 他们要问难对答又有猴子他宾朋 此事如何对他讲 却把金亨难心中正是金亨暗惭愧 金贵进前问一声 爹爹何时回来了我们哥俩不知情 阮英哥哥哪去了 不见他在俺屋中金亨闻听难说话 怎样对他把话明 平常言语难出口如何说害事一桩 云平这边也问道 阮英不回因何情伯父对我要话明 莫非阮英遭险凶
  他儿子问:“阮英怎么未回来呢?”他就没话对答。花云平再三问他,更无有话可说了。孙氏倒有些个见识,她在旁边慌忙的就说道:“阮英他被官兵拿住了。这老头子的腿快,他一人先跑回来了。”两个小壮士听见这件事,吓了一跳,一齐的说道:“阮英必是多贪了金银。本系沉重的东西,要是跑,焉能跑不开呢?所以被官兵拿住了。妈妈也不要着急,大约着一两个人去护救便了。”
  二人一齐忙解劝 妈妈不必你为难 此事也当去护救少刻就要天亮了 我哥俩个去探信 天亮急要到那边前去看看怎么样 得便也许救回还 云平说是我先去到在兵营观一观 若要能救省费事 如若不能把兵搬阮英有些好朋友 提起个个是魁元 他们几人曾结拜誓同生死在神前 也曾劫牢反过狱 大战官兵在高山个个英雄能争战 他们胆大能包天 这点小事何足意大江浪内闹几番
  花云平说:“我先去到兵营,看看那里的动作如何,要能救回阮英便好,若要救不出来,我再去搬兵。他还有许多的义气好朋友呢,个个本领出众,技艺高强,真乃是横跳黄河竖走海,万丈高楼着脚踢,杀人不眨眼的好汉。”
  阮英朋友本好些 提起个个是豪杰 上阵三合出上将马走杀横把头割 千战千胜真好汉 战不输赢真各别大闹济宁城一座 真将官兵尽杀绝 劫牢反狱救朋友州官公子一面结 大堂以上要银两 州官给了银好些孔家寨中大聚会 梁府以内把人接 阮英闹过蔡京府他才遇见妖僧邪 三盗透龙巧会我 是他对我始末白我才知道这些事 阮英是个真俊杰
  花云平就把阮英的这些朋友怎么的利害,又如何的义气方才说完,金亨不听便罢,一听此言,把个金亨吓的颜色更变,就像站在高楼失脚,扬子江心翻船一样,不由的着急害怕。
  金亨闻听吓一惊 吓的老贼心胆寒 要知阮英有好友不该害他到黄泉 是我一时行的错 将他锁在柜里边若要叫人不知道 除非己莫作事端 倘或他们为此事必然替他来报冤 料我一人难敌挡 现今年老不是先我的儿子他又小 此事后悔是枉然 金亨越想越害怕下回书中说周全。
 

 
分享到:
唯一想将天下美女尽归己有的变态皇帝
唯一让曹操伤感落泪的女人
百年前的日本泳装美女7
老上海三大娼妓业花榜揭秘
中国史上制造冤案最多的一个皇帝
中国最后一位为皇帝殡葬的妃子
揭秘吓死秦始皇的神秘预言
李嘉诚的座右铭是悬挂在办公室里的唯一一幅对联,对联是清代儒将左宗棠题于江苏无锡梅园的诗句:发上等愿,结中等缘,享下等福;择高处立,寻平处住,向宽处行。8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