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八义 >> 第六十三回 避法冠下时长青接剑 阮英寻剑来至金家滩

第六十三回 避法冠下时长青接剑 阮英寻剑来至金家滩

时间:2013/10/3 19:47:16  点击:3191 次
  诗曰:
  天地生人接五行 万物之灵必非轻
  从小学成文武艺 不与帝王身受荣
  一邪一正皆可以 总归绿林也留名
  金贵虽小有巧艺 英雄之中算他能
  花云平看明,将宝剑插入剑壳,双手递给阮英。花云平又道:“贤弟,你把宝剑带起来罢。”往前一递,觉着有人接去了。阮英伸手来接,宝剑就没有了。阮英说:“花兄你倒把宝剑交给我呀,为何又不交给我?你要带起来,你就带着罢,何必这样取笑?”
  云平回说我不带 还把宝剑你自怀 你要不带还交我为何不交藏起来 仁兄不可这样耍 说交不交好怪哉难道我把剑藏起 赖你未交要话来 你我本系知己友不是三岁小婴孩 云平说是真奇怪 此事叫人猜不开阮英疑惑着是花云平耍笑。二人俱是一样心事,疑惑是耍笑,说:“我并未伸手,甚么时候接过剑来呢?你要不信,过来搜找。我还未动身呢。观看观看,我还能藏在了何处?”花云平着急,说此事异样。
  花爷着急说异样 甚是邪行必非常 你我对面交宝剑又未惊动这地方 我也不能心不善 你又不致安不良这桩异事真奇巧 情理之外事不祥 你我非是不义友知己知彼不荒唐 阮英接言事不错 这桩奇事难参详云平急的连声喊 热汗湿透他衣裳 阮英也是心急躁不由阵阵气满腔 二人急到天大亮 阮英复又换衣裳白天衣服全换好 对着云平细商量 若依我想有来历暗中必定有人藏
  哥俩在松林相对着急,直到天亮,阮英说道:“依我想,这树林内必然暗中有人接去宝剑。”花云平说:“不对。别说甚么能人焉有不见面之理!依我说林内必有邪崇。”两位英雄正然谈论失剑的奇怪,忽然间旁边有人接言:“你们的宝剑是我接了来。不用着急,等我希罕希罕再交给你们。我也不能长希罕这口宝剑。是我接你这口剑,你们不要胡乱言。”
  方才我游松林过 看见你等在里边 讲论此剑是宝贝斩妖除邪非等闲 就在暗中留神看 宝剑果然是非凡剑光万道起毫色 瑞彩千条透胆寒 你们夸讲宝剑妙我在暗中也喜欢 这位看完交给你 我就接来带身边方才你们难知晓 好些工夫我接言 不必胡疑是邪怪原来是我耍笑玩 怕你不知乱胡想 故此说明就是俺等我将剑希罕够 必要把剑送回还 原璧归赵不失信此时要回难上难
  花云平阮英二人听见旁边有人说话,则看不见人,听其声不见其面,真是异事。二人说道:“听见你说话,怎么我俩看不见你?你到是个谁呢,报报名才是。”“你们要问,就是我,甚么叫看不见呢?不怨你们看不见我,是你们没把眼睛睁大。”
  不是你们看不见 自把眼睛未睁开 好好睁眼看看我要你留神看明白 才是你们眼空过 眼空四海大不该看我人小瞧不起 眼高不能看婴孩 二人闻听这些话不由着急怒满怀 说话之处仔细看 这回眼睛真睁开瞧见一人旁边站 果然是个小婴孩 年纪约有十几岁齿白唇红瘦痿腮 前发齐眉后盖顶 绣花小袄粉又白蓝缎裤子多丝罗 窄腰快靴站尘埃
  这一会哥俩个才看见他了,原来是个约十二三岁小孩子。姓时,名叫时长青。梁山有位时迁,是他的一族,也是个绿林。方才接去宝剑,怎么没看见呢?他头上带一顶避法冠,乃是一桩宝贝。
  皆因头上带宝贝 避法冠算天下无 此冠带在人头上能可避人遮眼珠 站在眼前瞧不见 无价真宝不含乎方才他由松林过 听见哥俩实说出 他听此剑这桩宝自己打算在肚腹 脑中盘算主意定 来到面前看清楚此剑果然金光显 毫光万道剑不俗 急忙伸手拉过剑避法冠遮他眼珠 所以二人看不见 两人一样心糊涂此时将冠拿下来 再去看他才显出
  眼睁睁的看见时长青在面前站立,方才怎么看不见他?不知有这桩宝贝带在头上,人就看不见。拿下来,就可以看见了。闲言抛开,书归正传。说得是花云平、阮英看见时长青手托着一顶冠,身带着透龙宝剑。
  手托头冠身带剑 嘻笑言开站面前 阮英看罢忙问道姓甚名谁对我言 家乡居住要实讲 快把宝剑交回还那人闻听连拍手 想要宝剑难上难 等我将剑希罕够你再等过一二年 阮英闻听气炸肺 好个孩子耍笑俺量你又有何本领 依仗邪法胆包天 好好还剑无话讲牙崩不字难容宽 小爷抽出刀一口 一怒叫你到黄泉云平也把单刀提 不怕你能飞上天 那人闻听哈哈笑撒腿迈步一溜烟
  二人问他名姓、家乡,他也不说。要宝剑,他说的要听好:“再等一二年罢。”见面为何不拿住他呢?怎么又容他说了这些工夫的话呢?列公有所不知。先前只想他是个道中的朋友,必是耍笑,前来献技。
  无非年幼把气淘 不料他是真抢剑 要剑他就不回交问他名姓也不报 这才气坏二英豪 惹恼二人要动手各人抽出一口刀 那人一见反倒笑 并不害怕乐滔滔转身大步撒腿跑 二位英雄那能饶 手提单刀随后赶大约你也难脱逃 逃出松林不见面 两个好汉发了毛这个人儿真奇巧 阮英一面把话学 花兄你看他在哪将他拿住把皮剥 二人着急无处找
  说及了二人举刀,向那人下手要拿他了,他撒腿就跑。二人持刀追赶,赶到松林以外,那人踪影不见。二位英雄正在着急,忽见在对面那人又露出来了,说道:“你俩不用发毛,细细的观瞧,我在这里等候你们两个。”
  二人观看瞧细睛 对面怎他把话明 我在这里你们看不觉站住发愣怔 二位好汉撒腿赶 那人见追跑似风复又赶有二三里 不见那人影与踪 二人止步说奇怪忽有忽无人难明 林中能人多多有 从来未见这样能莫非他会妖邪术 宝剑岂能把他容 说他没有那法术行走不见他的踪 这桩奇事真少见 叫人难明这事情二人纳闷难自解 真乃叫人闷心中 正然思闷那人事又听远远发喊声
  又看见了那个小人,手托着他的自带的那顶头冠,站在大路上,不住的哈哈大笑。说道:“你俩不用歇息,还是追赶我罢。”为何又说他手托着自己的头冠呢?方才交待的明白,他要将这顶避发冠带在头上,别人就看不见,若不带上,就能看见他了。说话二位英雄又见那人显露出来,说道:“你们还是追赶,不要歇着气的。”二人直赶了半天的工夫,又赶了多时,索性连面也看不见了。二位英雄跑的又饥又饿了,紧往前走。几里路前边,有座镇子。二好汉进了镇,乃是东西大街,中路北有座酒楼。二人走入酒楼,依着搭扶手,踏梯上了楼。看见楼上人多,酒楼甚是热闹。
  酒楼以上人多众 士农工商饮刘伶 也有庄家与买卖还有手艺共庄农 三三两两来议事 呼弟唤兄乱哄哄二人找桌忙落坐 小二前来把话明 搽抹桌子小菜放二位名姓都问清 二人吩咐要酒菜 过卖这边语高声应时当令佳肴菜 然后要酒状元红 高声唤口全要好聚音入耳都现成 酒菜摆在桌案上 二人这才将饥充二位好汉对坐,酒菜不多,一时酒饭用完。阮英叫过小二来,将酒帐清了。花云平对着阮英说:“兄弟我有银子未用,让我付了罢。”正然说话,酒楼上的掌柜的急忙走来,到二人桌前。掌柜说话,对着二人把语明 二位爷台仔细听 这位姓阮名英字那位姓花名云平 是你二位对不对 二人点头连声应不错正是有何事 掌柜复又把话明 方才有位小壮士他与二位有交情 因在树林借宝剑 他给二位把账清留存本店银五两 爷台不用开付铜 那位壮士会过了吩咐二位莫谦恭 二位英雄闻此话 尊声堂柜留神听可曾问他名和姓 家乡住处可问明 掌柜回答说问过他说二位知的清
  掌柜的说道:“那位小壮士与二位爷台会账的时候,我问过他的名姓。他说不用问名姓,他说花爷、阮爷,他们二位知道。叫我提说在树林子借宝剑的那位,他们就明白,必然知道名姓。”
  壮士叫我提借剑 你们二位知的全 二位与他交情重所以才会酒饭钱 告诉二位莫让谦 知己之交不套言先到柜上存银两 会账馀剩再找完 二位英雄说不用与他存着理当然 掌柜不必多说话 我们不用他会钱掌柜闻听说可以 那位壮士吩咐严 二位爷台要还帐这件事情不敢担 二位英雄出无奈 自可应允这一端二人又气又是笑 哪有这等耍笑玩 掌柜将钱忙取过五两馀剩下找完
  酒楼上的将五两银子,换钱如数找清,把剩下的钱拿过来交还明白了。
  二人也不好不收,只是给了许多的零钱,将找来的钱花云平就装起来了。
  二位英雄装起钱 对着掌柜把话言 会账之人哪方去那人今日在哪边 掌柜回答说知道 壮士临走吩咐俺他说前边等二位 有个地名金家滩 千万有请到那里今日必要到那边 不叫二位发急躁 借的宝剑别挂牵他说必要加谨慎 三日以内准送还 朋友之交言有信不能失信过三天 怕是二位多思虑 借他宝剑不是玩他本年幼多大意 失了宝剑谁敢担 既要借他必后悔犹犹豫豫不魁元 二位好汉闻此话 半晌并未答回言二位英雄闻听酒楼上掌柜的这些话,不好答言,又不好不说话,为难多会,所以半晌无言。又想哪有对面说话不答言之理,二人只好点头说:“我们知道了就是。”
  我二人点头说道 掌柜尔不必唠叨 他既有处要等候自然能够找的着 掌柜回言又说道 受人之托要相交那位壮士虽幼小 所说言词不轻薄 说是二位与他好朋友之交不能抛 借剑之事必知晓 说你二位是英豪四海以内交朋友 天下远扬美名标 提起二位人人敬仗义挺身把友交 挥金似土一样般 一定要将孟尝学借剑之恩不敢忘 后边送我路途遥 他道心中过不去叫他难忍又难熬 二人暗暗将牙咬 这个孩子真逞刁阮英花云平听见这一套的言词,虽然着急,又不好明说,只可以急中说道:“这个孩子,他真会斗闷。”二人暗中恨忿。这是二人腹内之话,并未说出口外。
  二人说罢站起身 还恐掌柜往下云 抱拳拱手朝外走掌柜跟着送出门 二人出了开封镇 照着大路往前奔弟兄行路把话讲 这个孩子甚么心 他又会去酒饭账又与我们多留痕 想那他心是怎样 说是等候有信音打听金家滩所处 好到那里去存身 我找孩子问一问他的名姓何处人 大约必是江洋盗 不然夜晚在绿林见面说出他来历 一定要问他个真 若要真能讲气义全然勾销无话云 如果逞能显他巧 必要叫他命归阴弟兄走路,言讲这个人实在的可恶,见面时再说再议罢。世上能人虽有,可没见过这个样子的能人,要跑着看见却又不见。花云平接言道:“兄弟你可知道,能人背后有能人。”二人抬头看见前边就是黄河北岸,岸上俱是一带的树林。花云平看见树上有一个小孩子,不过八九岁,白胖的肉皮,头上挽着双抓结,拴发际是用红头绳,赤身露体,未穿衣服,只穿个大红的兜肚。
  云平抬头仔细瞧 树上有个小顽重 大约不过八九岁未穿衣服把身精 他在树上蹿又跳 如在平地一般同云平这边叫贤弟 抬头看见小孩童 这样玩法世间少这个婴童果然能 猴子抬头留神看 这才乐坏小阮英见个树上上下蹿 就像鸟雀有翅能 穿林燕子急又快恰似展翅会飞腾 这枝蹿到那枝上 如同飞禽能腾空孩子玩法真巧妙 若要长大了不成 二位英雄连夸讲不住赞美孩子能 慢说童子数他巧 能人之中算头名要看婴童他的艺 俺俩比他难并肩 活把俺俩要羞死叫他一比俺不行 孩子算个大好汉 俺俩算是不英雄飞檐走壁多多有 窜房越屋有人能 高来高去能学会上高如同走川平 世上或也有几个 来无影来去无踪踏高楼上如平地 这些能会有几名 从没见过这样技今日俺算开眼睛 俺俩倒要看仔细 瞧瞧孩子他的功当初难为怎学练 他才长了几年功 就让他学能几载落草降生七八冬 哪能胎里就学技 孩子他怎这样精莫非不是凡间子 想是甚么一精灵 正是二人看高兴连连夸讲不住声
  这把二位好汉看的眼目都花了,夸讲不尽。只见那孩子还在树上蹿枝过梗,就像鸟雀那穿树枝的一样。花云平说:“兄弟俺哥俩今日算开了眼了,从未见过。”方才话表,阮英、花云平二位英雄,正然观看这小孩子在树上玩耍,真算巧妙。忽然间,看见小孩子在树上一脚蹬空,手搬树枝,呀呀一折,那个小孩子由树上往下一跳,那枝树干正落进河岸里边一丈馀长,把个小孩子咕咚一声响就跳了河内,倒把二位英雄吓了一跳。
  只听咕咚一声响 正在跳了水汪洋 水深不见孩子面白浪滔滔水茫茫 二位好汉正急躁 不通水性白慌张俺们哥俩不会水 瞧着孩子一命亡 可惜孩子八九岁跳在河内命无存 叫人可叹他的技 树上玩耍世无双树枝上的似鸟雀 如同飞腾真也行 他是故意叫俺看不想跳河见阎王 也该孩子大数到 若要长大谁能降他才几岁能这样 长大成人谁敌强
  看见孩子掉在河内,阮英说道:“这个孩子也该他淹死。要叫他长大了,谁能敌的住他呢。”花云平接言说:“兄弟,要依我看,这孩子想不是个真人,必是河内的妖精。若要是真小孩子焉能在树上那样的玩耍。”
  依我想来是妖精 他在树上那样能 河内妖怪出了水他能变化小孩童 皆因无人上了树 那样玩耍会飞腾也是他的道行大 他才有能变人形 正在树上来玩耍必是听见我俩声 他才假的跳入水 妖精怕人察事情阮英点头说有理 仁兄想的果然通 总是兄台你年长断事如神一般同 见事已多智谋广 四通八达无不明云平回答说过奖 你我何必用奉承 正是二人言谈论听见水面响呼隆
  二位好汉正然说话,忽然听见水响。呼隆一声,只见那个孩子由水内钻出来,双手抱着个大鲤鱼,真乃金翅金鳞的好鱼!
  孩子出水怀抱鱼 上了河岸笑嘻嘻 往前走了五六步将鱼放在地埃尘 口说看你哪里跑 拿你家中烹着吃足够父母用一饱 明日河内再摸鱼 二位英雄心纳闷这桩事情世间稀 二人急忙往前奔 孩子面前把话提阮英扯住孩子手 姓甚名谁何处居 孩子回答说不远金家滩到正五里 姓金名字叫金贵 有个外号水耗子方才树上我玩耍 看见河内有鲤鱼 跳下水去将鱼抱鱼在水内跑的急 赶出多远才拿住 我要回家把鱼吃二人盘问他,这才说叫水耗子金贵,在河内北边五里远金家滩居住。
  花云平又问道:“你贵庚几何?”金贵回言:“小呢。今年我才九岁。”二位好汉点头,看他也不过十岁,果然的不错。
  看他不过十来岁 九岁就能这样行 阮英复又来问话可有父母在家中 金贵回言说全在 我的父母五旬零请问二位名和姓 家乡住处对我明 阮英说是叫猴子报他外号就知名 金贵接言知道了 你是猴子阮英兄请问那位他尊客 阮英说道你听清 蹋雪无痕是此位金贵就知花云平 原是阮花二兄到 都是线上好宾朋并肩合字不系外 我请二位到家中 久闻大名未见面如同皓月在当空
  两下里都盘问了名姓、家乡居住,才知道小孩子是水耗子金贵,方才九岁,无人知晓。阮英又问他爹爹,乃是穿山甲金亨,是在《大八义》上膈飞虎的后人,大有声名的好汉。
  提起他父叫金亨 江洋道上大有名 二位英雄才知晓金贵虽小有大能 金贵这边又问话 二兄到此何处行二人闻听说有事 为追接剑人一名 从头至尾说一遍始末原由说的清 三盗透龙费大事 千方百计用苦工非同容易盗到手 奸相府内斩妖僧 到了树林看宝剑暗中之人显他能
  金贵请二位好汉到在他家中。一边走路,带着说话。提起来到此,必然有事,这才说出三盗透龙剑之事,进了松林,阮英说:“我把宝剑交与花兄观看。花兄接到手细看宝剑,这回是真剑。看完花兄递给我,我还未接宝剑,被暗中人将宝剑接去。不知又是何人。”
  这桩奇事甚罕然 叫人难测巧机关 不见此人在何处观不见他在哪边 我们哥俩正纳闷 他在暗中把话言听声不能见其面 听他说话人难观 忽然他就露出面此人也是不大年 看他不过十几岁 向他要剑不交还若我哥俩动了怒 各抽单刀奔上前 方要举刀将他砍忽然我就无处观 忽然之间看不见 要想找他看他难如若不找他露面 叫着号儿在眼前
  “提起那个暗中人,实在的可恶。要是追他就看不见,要是不赶他又露出来了,站在前边叫号。忽见忽不见。我们哥俩追了一日,到了开封镇。我哥俩跑的饿了,进了一座酒楼吃酒,他早就存下五两银子先给我们会去了饭账。”
  先在酒楼存下银 与我哥俩会饭钱 吩咐掌柜好些话拿我哥俩耍笑玩 叫他掌柜要说道 掌柜实说未敢瞒就说借剑那桩事 我们二人知周全 树林之内交宝剑我们待他恩未宽 既借室剑别后悔 出乎反乎不魁元告诉今日有等候 前边有个金家滩 金家滩内必会面准将宝剑交回还 说明要在三天内 交回宝剑不食言临时剩下如数找 不说名姓找他难
  他二人对着水耗子金贵将事说完,就是不知道那人的名姓住处。要有人能说出他名姓,就好找他了。金贵接言说道:“要找那个人,我就知道,他也不是外人,他是当初居住梁山的后人。他名叫时长青,有个外号称他形无影,也是个绿林的好汉。
  他是绿林一英雄 江洋路上也有名 就在西边不很远时家寨中有门庭 离此约有二十里 我去无非一眼工我与他的交情厚 是我的知己宾朋 二人闻听添欢悦你必能知他实情 跑着因何看不见 要对我俩说分明金贵说是我知道 他有宝贝在身中 避法冠算真奥妙带在头上看不清 若要拿下人就露 人人看见他相形金贵这才说出身形无影时长青,他有桩宝贝,叫避法冠。要戴在头上,是一顶头冠,别人就看不见他的身子了。若要拿下来,就能看见他了。所以能叫你们忽见忽就不见,原来是避法冠的缘故。
  宝贝名叫避法冠 无价之宝真罕然 带在头上人难见所以接剑耍笑玩 你们不用把他寻 就在我家等三天此物还未希罕够 三天他就希罕完 我保准能送回剑不能诳去卖银钱 那个朋友好玩笑 接剑逃跑酒钱还他最喜悦真宝贝 必然想到他身边 这桩宝贝他知晓三盗透龙费大难 又知他俩是合子 焉能不还落怨言我料他必未看够 无非等过两三天 三日如若不送到我再找他反掌间
  我管保准能送回来,必然交还剑宝。等到了三天,他若不送回来我领二位同到他家中。三人来至金家滩金贵的门首:“你们二位暂且门外等候。”
  我先把鱼送回内 二位门外等候我 对我父母要回禀然后再请进房屋 二位好汉说可以 今见老人孝敬无应当有个见面礼 赤手空拳理不足 金贵摇手说不用二位老人不胡涂 说罢转身将门进 不到上房进后厅吩咐厨司好好做 干烹鲤鱼吃要酥 厨房答应说知道金贵复进上房行 见了父母忙回话 从头至尾说清楚金亨闻听这些事 夫妻二位把儿呼 提起阮英他的父那还是你—盟叔
  金亨闻听的阮弱方的后人阮英,还有花荣的后人云平,全不是外人,急叫金贵出去,快把二人请进,不要怠慢。金贵就急忙跑出来说道:“二位快些请进安坐,再作计较。”
  二位好汉说不敢 一个请字不敢担 二人迈步往里走来到上房屋里边 见了金亨夫妻面 阮英云平齐请安夫妻两位忙站起 手拉阮英仔细观 二人侧身落了坐金贵就把茶来端 茶罢放盏忙叙话 阮英他先把话言伯父刻下家中坐 积下多少银子钱 金亨回答说无有苦守贫家过贱年 说话勾出一桩事 却从口出是实言也该阮英身招难 下回书中说周全。
 

 
分享到:
越王勾践的青铜剑千古不锈之谜
八仙过海
尼泊尔“活女神”的私密生活2
神医华佗为关羽“刮骨疗毒”的真相
中国唯一被性病折磨致死的皇帝
森林里的小屋2
唐太宗放三百死囚 约定来秋自觉领死
人,就这一辈子1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