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冰川天女传 >> 第三十八回 恩怨全消 经年怀旧恨 死生度外 一醉解千愁

第三十八回 恩怨全消 经年怀旧恨 死生度外 一醉解千愁

时间:2013/9/30 7:50:35  点击:2940 次
  冰川天女在为金世遗担心,金世遗却正在为冰川天女祈祷。金世遗早就看见他们了,唐经天和冰川天女却没有看见他。
  那是在唐经天和冰川天女出手拦阻红衣番僧,让龙灵矫攀上山峰逃走的时候,金世遗正伏在对面山峰。将一切情形都看得清清楚楚。
  这时只要金世遗一声喊,他立刻可以将自己的生命从死亡的边缘挽救回来,可是他却不愿意向唐经天乞求,他一声不响地直到唐经天和冰川天女走了之后,才抬起头来,深深地叹了口气。
  山风卷着雪花,雪花飘在他的身上,他死水一样的心湖,却忽然泛起了波澜,记起了人世的冷酷,也记起了人世的温暖。他想起冰川天女对他的友情和期待,他也想起了李沁梅对他的爱意与关怀。然而这一些杂乱无章、片片段段的回忆,都似那满天飞舞的雪花,刹那之间,便又随风而逝。
  他深深地叹了口气,从来不懂得关心别人的他,这时却忽然为冰川天女祈祷起来,他生平一不信神,二不信佛,可以说从来没有信仰过什么东西,然而他这次却是衷心的为冰川天女而祈祷,但愿天上真有一个“全能”的神,能够降福给冰川天女,让她和唐经天一生幸福。这时他对唐经天的恨意也像雪花在阳光之下一样的融解了,虽然谈不上好感,但他已知道冰川天女是真心喜爱唐经天,他为了冰川天女的幸福,也就愿意唐经天得幸福,一切妒忌贪嗔,尽都升华,尽都净化。
  他茫然地独自登山,但见龙灵矫正在上面疾行,龙灵矫似乎也怀着重重的心事,脚步不停地攀上一座山峰又一座山峰,根本没有想到会有人跟在他的后面,金世遗忽然觉得非常寂寞,想出声呼喊,想找一个人倾谈,然而他终于还是忍住了。龙灵矫为什么逃上山呢?他到底是怎样一个人?怀着胶厚的好奇心,金世遗悄悄地跟在龙灵矫后面。忽然又是一阵大风,上面有一块磨盘大的冰块摇摇欲坠,龙灵矫却似乎还没有留意,看他身形跃落,势将踏着那块冰块,金世遗捡起两块石子,倏地掷出,一块掷在龙灵矫的面前,将他吓了一跳,另一块掷在那冰块上,那冰块本就摇摇欲坠,给石头一撞,登时“轰隆隆”的飞滚下来。但是龙灵矫茫然四顾,不久又向前走了。
  龙灵矫四顾无人,还以为那是山峰偶然刮来的两块石子。他这时也正是心事重重,叹了口气道:“要是这样跌死了,倒也干净。”他心中正在人天交战,他知道自己这次从尼泊尔军营中逃走,尼泊尔王必定要追捕他;他若是回到拉萨,清廷也必然不肯放过他。
  龙灵矫抖一抖身上的雪花,自思自想:“我即算死在福康安手中,也胜于给尼泊尔王作傀儡。我既已知道尼泊尔王要进兵西藏的阴谋,岂可不回去报告。哼,哼,那红衣番僧居然想要我做引狼入室的巨奸大恶,这简直是对我最大的侮辱!”心中打定主意,在山上躲过追兵之后,就从另一面翻下山坡,绕过喀什伦草原回拉萨。
  雪越下越大,天色渐近黄昏,紫色的晚霞抹在满山交错的冰川上,蔚成七彩,奇丽无俦,龙灵矫无心观赏,只是想找一个岩穴,今晚可以栖身,走了一会,忽觉冷风之中,有一股温暖湿润的空气扑面而来,抬头一看,原来前面有一股喷泉,灼热的水花被风吹散,映着阳光,形成一圈圈橙色的、淡紫和浅红的花朵,就像拉萨布达拉宫在节日之夜所放的烟花。西藏各地本多温泉,但在这高插入云、冰川遍布的喜马拉雅山山峰上见到灼热的喷泉,却是一大奇景。
  龙灵矫心中大喜,心道:“就在这温泉的旁边过夜,倒也不错。可惜总碰不着黄羊和山鸡,要不然连开水也不用烧。”走近温泉,忽又闻得风中送来的花香,龙灵矫大为奇怪,循着香风来处走去,只见山坡上有一家人家,有一个小小的花圃,围墙只有人高;花枝低扭,绿叶红花隐约可见。龙灵矫心道:“此处地气温暖,有花不足为奇,但有这样的一家孤零零的人家,却是奇了。”要知这地方虽然还未到半山,但比中原的大山已不知要高出多少,不要说山顶的冰雪亘古不化,山腰也是终年积雪,等闲人家,怎能在此安身?
  龙灵矫走近前去,只见园门虚掩,轻轻一推,门就开了。忽听得里面有一个少女的娇声说道:“爹爹,你看我种的玫瑰已经开了。”抬头一看,两个人都不禁“呵呀”一声叫了起来。
  只见一个娇小玲拢的少女,立在玫瑰丛中,手拈一把剪刀,指甲上还有污泥,似乎是刚刚给花树栽枝剪叶。那少女道:”“你是什么人?”龙灵矫道:“我是迷了路的猎人。”那少女道:“这么样的大雪天,你上山打猎?”龙灵矫道:“我想猎一只野牦牛。”西藏的野牦牛有“冰河之舟”的称号,肉可食,乳可饮,皮可制革,毛可御寒,西藏的猎人视为宝贝,这种牦牛洒息在雪山之上,龙灵矫的说话倒可以自圆其谎,但他既没有猎人的装备,而且最大胆的猎人也只敢在下面的群峰之间打猎,从来无人敢上到这样高的。那少女半信半疑,但能见到一个外人,心中却又高兴,便道:“好,待我和爹爹说去。”龙灵矫道:“你家中有多少人?”那少女道:“就只有我和爹爹。嗯,你在这里待一会儿。”龙灵矫心中疑虑,好奇之心大起。过了一会,只听得脚步声已到了花圃外边。
  一个老头的声音低声说道:“不管他是否真正的猎人,既然是山下的远客到来,咱们就该款待。你也不必问他的来历。”语声极低,似乎是凑着耳朵说的。但龙灵矫是暗器大名家的嫡传弟子,耳音极好,这老头的说话却听得一清二楚。
  园门推开,只见这老头髯眉如雪,老态龙钟,背也微微询楼了。但干瘦的面上却隐泛红光。龙灵矫心中一凛,想道:“说不定他就是遁迹山林的一位世外高人。”恭恭敬敬的上前行礼,请问姓名。那老头道:“老朽姓方,居住此问,三十年了,名字一向没人提起,早已忘了。”龙灵矫自报姓名,说道:“我上山猎牦牛,不想越上越高,闯到仙居,实在无礼。”那方老头说道:“既然如此,壮士若不嫌简慢,就请在此歇宿一宵。”
  龙灵矫自是求之不得,随两父女登堂入室,但见石室里空无所有,只是墙壁上挂着几张兽皮,屋角堆有一些草药。那少女捧出一大盆肉和一大盆牛乳,那老者笑道:“你上山来还没碰到牦牛吧?”龙灵矫道:“没有。”那老者道:“牦牛要在大雪初止的时候出来,很有耐心的猎人才能守到。小女前几天倒很幸运,猎到了一只牦牛,够我们吃几个月了。你尝尝这牦牛奶,趁热喝最好。”龙灵矫大吃一惊,要知西藏的牦牛比猛虎还凶,最少要集合十数猎人才敢捕它,而这少女居然能猎牦牛!龙灵矫虽然早就料到这两父女是有本事的人,听他们说得如此轻松,心中还是不免骇异。龙灵矫深知江湖忌讳,虽有所疑,却也不敢动间他们的来历。
  那老者道:“壮士敢独自上山捕牛,勇气可嘉。腰间长剑亦非凡品,想来在武功上定有极深的遣诣了。”龙灵矫心想不认也不行,谦辞对道:“学是学过几年,哪说得上什么造诣。”那少女道:“你的师父是谁?”老头子望了女儿一眼,那少女想起父亲不许她盘问客人来历的吩咐,汕汕的怪不好意思。龙灵矫道:“是四川一位姓唐的师父。”他没说出天下暗器第一家的名头,那老头听后,“哦”了一声,却没追问。
  牦牛肉微带腥味,龙灵矫很不习惯,把嚼碎的肉吐出来,那少女笑道:“龙先生吃不惯吗?唐大侠倒很喜欢!”那老头急忙又瞪了女儿一眼,龙灵矫大为吃惊,道:“哪位唐大侠?”那老头微笑道:“是一位懂得剑术的朋友,小女少见世面,凡是本事比她好的人,他都尊为大侠的。”龙灵矫心道:“世间足当得上唐大侠称呼的,只有唐经天父子,唐晓澜远在天山,唐经天尚在山峰底下,他们怎能见到?”心中疑云更重了。
  牦牛奶倒很可口,只是滚热烫口,龙灵矫喝了一大碗,额上沁出汗珠,那老头道:“贵客请宽衣。”龙灵矫脱下外面的狐皮罩袍,忽见那老者目光有异,紧紧的盯着自己,神情诡秘之极。龙灵矫经尽大风大浪,对着这样的目光,也不禁微微发抖。
  龙灵矫感觉那老者的目光,的视着他腰间的一件物饰,那是用一块通体晶莹的白玉雕成的玉狮子,心中不禁大奇,想道:“难道这样一位世外的高人,也垂涎世间的金玉?何况这玉狮子也并不是什么宝物。可惜这是我父亲仅剩下来的遗物,要不然我倒可以送给他。”那少女也感到父亲的目光有异,轻轻叫道:“爹爹,牦牛奶凉啦。”目光也不自禁的转到了龙灵矫的饰物上。
  龙灵矫道:“承蒙老伯款待,无以为报,这一串珍珠送给令媛,不成敬意,聊表寸心。”他舍不得送那玉狮子,另从怀中掏出一串珍珠。那老者诡异的目光一瞬即逝,哈哈笑道:“山野丫头,要这珍珠有何用处?戴给斑豹和牦牛看吗?”那少女从未见过珍珠,闪着好奇的目光说道:“这是什么东西,怎么光闪闪的?”龙灵矫道:“宝剑赠侠客,珍珠赠美人。姑娘你戴上这串珍珠,一定更好看啦。”那少女笑道:“我见过一些画上的美人,哈,扭扭捏捏弱不禁风的样子,我才不愿像她。”这少女在喜马拉雅山长大,压根儿就没有见过几个外人,丝毫不懂人世之事,觉得那串珍珠好玩,根本就不考虑到世俗之见——不好乱要别人的东西。那老者皱皱眉头,忽道:“雪儿,你既然欢喜,就谢过这位客人吧。”那少女当真裣衽一礼,龙灵矫急忙还礼,心中想道:“到底还是要了。”但对那少女,只感到天真无邪,却也不敢存半点轻视之念。
  那老者微笑说道:“在西藏的猎户,要买南海的珍珠,我看总得十只牦牛才换得这么样的一串珍珠呢。”龙灵矫心中一动,暗笑自己泄露了身份,但随即想到,这老者绝非常人,定然早已看穿自己不是猎户,那也就随他去吧。
  那老者让龙灵矫住在外面的一间石室,靠近花圃。龙灵矫这一晚翻来覆去,哪睡得着,他心中思如潮涌,首先想到这两父女奇怪的行径;那老者诡秘的目光似乎在黑暗中盯着他,龙灵矫不禁打了个寒唤,好不容易才摆脱开这老者的影子;手触腰间的玉狮子,忽的又想起了自己的父亲,想起他率领百万大军的威风,想起他被清廷杀戮的仇恨。龙灵矫叹了口气,心道:“我父亲当年本来可以自立称王,可惜他没这份胆气。”想起自己多年的苦心策划,壮志雄心,到而今都付之流水。思潮接连不断,山风送来缕缕花香,龙灵矫睡不着觉,素性披衣出户,到了花圃中漫步。
  穿过花丛,忽见有一道矮小的篱笆围着园子的一角,龙灵矫一时好奇,探头进去一看,这一看登时令他吓得呆了,这时他再也无暇顾及那两父女是什么人,立即就把篱笆完全拆毁,月光下两尊石像显露出来,一尊石像似是一个满族的贵人,另一尊石像竟是他的父亲一--年羹尧,更奇怪的是他父亲那尊石像上插着两把尖刀。
  龙灵矫几乎怀疑自己是身在恶梦之中,这刹那间,既是愤怒,又是惊恐,忽觉背后衣襟带风之声,龙灵矫大吼一声,反手一拳,怒声喝道:“老匹夫,你何故侮辱我的父亲!”
  一拳打出,只听得“砰”的一声,如中败革,龙灵矫被那老头轻轻一推,退出数步,回头一望,只见那老者身躯摇晃,口角沁出血丝,在冷月寒冰的映照之下,面色越发显得惨白可怕。龙灵矫怔了一怔,只见那老者缓缓举起衣袖,拭掉嘴角的血丝,沉声说道:“我早料到年公子有此一问,请你把那柄尖刀拔出来。”
  龙灵矫略一踌躇,终于去拔那两柄尖刀,只见刀柄触手即落,原来年深日久,木头早已腐朽了。龙灵矫力透指尖,硬把尖刀拔出,只见上面半截生满铁锈,下面半截因插在石像中,刀口仍然闪着光芒。那老者道:“这两把刀是三十年前,插进去的。那时,我对令尊确是怨毒甚深。”
  龙灵矫道:“我父亲与你何冤何仇,你如此冤毒?”那老者道:“三十年前,天下的仁人义士,个个都是你父亲的仇人!我呢,我虽然也恨你的父亲,可是这仇恨又与一般人不同,说起来惭愧得很。”
  龙灵矫喝道:“你是谁?你因何恨我父亲?”那老者道:“你听过方今明这个名字么?”龙灵矫似乎听师父提过这个名字,却想不起他是谁人。那老者凄然一笑,说道:“三十年世事沧桑,现在我的名字也没人知道了。”顿了一顿,缓缓说道:“现在的皇帝是乾隆,四十五年之前,乾隆的父亲雍正还是四皇子允祯,那时诸皇子争位,允祯最大的强敌就是十四皇子允提。这故事你听说过吗?”龙灵矫点点头道:“嗯,这故事我听说过。”方今明道:“乾隆的祖父康熙本来是写好遗诏传位给十四皇子的,后来雍正得你的父亲和国舅科隆多之助,擅改遗诏,将‘传位十四皇子’这几个字,改为‘传位于四皇子,雍正才得登大宝。”龙灵矫道:“他们满洲人谁做皇帝,还不一样。与老百姓何干?”
  方今明道:“不,最少与你我有关。若不是雍正做皇帝,你父亲不会这样快便被杀头,我也不会逃到这山上来。”龙灵矫默然不语,半晌说道:“好在雍正也给他的仇人杀了。”
  方今明道:“四十多年之前,那时十四皇子手下有两个最出名的武士,称为军中二宝,一个叫做车辟邪,后来改事新君,投顺了雍正,另一个呢,对十四皇子始终忠心耿耿。”龙灵矫骤然想了起来,叫道:“这个人叫做神拳方今明。”那老者微微一笑,道:“不错,那就正是老朽了。”说至这里,那少女分花拂叶,穿入花丛,道,“爹爹,这么夜了,你还要客人陪你说话吗?咦,你怎么啦?”
  方今明再拭干净嘴角沁出来的血丝,微笑说道:“没什么?雪儿,你也听听。”顿了一顿,往下说道:“雍正擅改遗诏,潜登大宝,过了几年,又趁着十四皇子西征之时,将他害了。害十四皇子之事,正是你父亲替雍正策划的,事成之后,你父亲夺了十四皇子的兵权,才得以成为年大将军。”(按:诸事详见拙著《江湖三女侠》)龙灵矫道:“因此,你就恨雍正与我的父亲了。”方今明道:“不错,我不肯投顺,雍正也恨极了我,我才逃到西藏。逃到西藏之后,我还矢志报仇,娶了她的母亲,希望生下一个儿子,杀你的父亲和雍正。”那少女惊叫起来,方今明笑道:“雪儿,不必骇怕,这两个仇人都死了三+多年了,那时我消息隔阂,尚自念念复仇,还未娶你的母亲呢。”停了一下,续道:“雍正死后几年,唐大侠来探望我,我才知道消息。但我的名字,还是被朝廷列为钦犯。我也早心灰意冷,你母亲对我很好,我也就把西藏当成我的家乡啦。我初来至这里隐居时,对年羹尧的恨尚未全消,因此刻了他的石像,练习飞刀。其实人死仇灭,在死人身上发气,实是无聊得很,唐大侠也曾劝告过我。年公子,今晚我把事情说明,我是诚心让你打一拳消气的。”那少女请龙灵矫坐下,这时龙灵矫才知道她的名字叫做方雪君。
  龙灵矫恨意消了一半,仍道:“原来你是因此恨我父亲。你效忠十四皇子,我父亲效忠四皇子,只能说是各为其主,你何以怨毒深厚如斯?”
  方今明道:“不错,我当年效忠十四皇子,说起来也该为人责骂。但比起你的父亲却大不相同。我仅是十四皇子的心腹武士,你父亲却是个大将军。他给雍正出了许多坏主意,杀戳天下义士。压得老百姓抬不起头来,他又背叛师门,火烧少林寺,屡兴大狱,残害无辜,这种种事情,你知道吗?”龙灵矫自幼受唐家抚养,唐家怕伤他的心,从没和他说起他父亲的事。还是龙灵矫长大成人之后,才知道自己的父亲是年羹尧,但亦仅仅知道自己的父亲是个手握百万军符的大将军和他被雍正惨杀这两件事而已,至于他父亲做过的许多坏事,因没人对他说,他自然也不知道。这时听得方今明一桩桩提起,有如万箭穿心,想起自己一向崇拜的父亲,竟是个国人皆曰可杀的国贼,悲愤羞惭,顿是充满胸臆,恨不得掘个地洞钻了下去。方今明缓缓说道:“父亲的罪过,不关儿子的事。何况你父亲死时,你还是个未满周岁的婴孩。前些时唐大侠至此,也曾提起你,他从唐少侠打听到的消息知道你已改名换姓,在西藏有所图谋,算得是一个人才。他还替你高兴呢。只是他听说你想在西藏起事,他很不赞成。”龙灵矫有如泥塑木雕,胸中百感交集,想的只是怎样替父亲赎罪,哪还有争夺江山的壮志雄心?好半晌才道:“你怎么知道我是、我是年羹尧的儿子?”好艰难才说得出他父亲的名字。但觉这三个字对他乃是是一种耻辱。
  方今明道:“我曾见过你父亲佩戴过这个玉狮子。嗯,我今晚若要害你,那是易如反掌。现在你的气消了吧?”龙灵矫潸然泪下,叫道:“老丈!”极为悔恨打他那拳。
  方今明道:“现在我得听你说了,你又是因何逃上此山?”龙灵矫道:“尼泊尔的大军就驻屯在下面的山谷,我对朝廷并无好感,但总不能见异国入侵。”猛的想起父亲当年曾带大军给清廷四处“平乱”,让满洲皇帝可以坐稳龙廷,无异为虎作怅。不禁暗怪自己糊涂,多少年来,何以总没想到这等民族的大义。
  方今明眼睛一亮,道:“唐大侠没看错,你果然不像你的父亲!”那少女替龙灵矫难过,插口说道:“呀,爹爹,你尽提人家的父亲做什么?”方今明一笑说道:“不错,上代冤仇今代解,龙生九种各不同。你们拉拉手吧。”那少女天真无邪,坦然的伸手和龙灵矫一握。方今明今晚立意和龙灵矫化解,其实还另有用心。他和女儿隐居深山,难选佳婿,听唐晓澜说起年羹尧的儿子与父不同,心中早有印象,今日一见,果是一表人才,虽然他比女儿大上十多年,也还匹配。只是自己刚刚被他打了一拳,婚事又怎好意思出口。只好等待将来再请唐晓澜撮合了。
  龙灵矫心神稍定,问道:“老丈所说的唐大侠是否即天山派的掌门唐晓澜?”方今明道:“不错,我们是将近四十年的老朋友了。”龙灵矫道:“他也到了这里吗?”方今明道:“不久之前才来过。”正想再说,忽听得外面有轻微的脚步声,方今明道:“来人踏雪无痕的功夫还未到家,但也算不弱了。”龙灵矫心中一凛,道:“这必然是尼泊尔王派武士来追捕我!”方今明道:“龙先生,哈,我还是叫你龙先生的好,有我们父女在这儿,绝不能让你被捕,只恐未必就是你的敌人。”
  话犹未了,脚步声已到外面,有人打石屋的大门,方今明沉声喝道:“我在这儿!”只听得有人用西藏话骂道:“老头儿,你敬酒不吃吃罚酒,胆敢打伤提摩达多的门下,快快出来领死!”龙灵矫一怔,道:“原来是找你的。”方今明道:“不关你事,待我去会他们。”提高声音,哈哈笑道:“我这几根老骨头正想找人松松呢。”一窜身,打开园门,冲了出去,龙灵矫岂肯让他孤身对敌,与那少女也立即跟在方今明身后,飞出围墙。
  只见山坡上高高矮矮的站着四五个人,除了一个说西藏话的之外,其他都是奇形怪状的异邦人,一见方今明出来,不由分说,立刻扑上,龙灵矫大怒,长剑出鞘,抢先动手,忽觉两股掌力,左右回旋,长剑几乎拿捏不定。龙灵矫吃了一惊,心道:“这是什么武功?”只见方今明“呼”的一拳打出,相距十步,抢先扑上的那两个番僧还是给拳风冲得摇摇晃晃!
  龙灵矫心中赞道:“神拳之名,确不虚传!”另两个人又从侧翼抄上,四股掌力一合,方今明应付渐见艰难,龙灵矫与那少女上前助战,龙灵矫内功深湛,虽然还比不上顶儿尖儿的武林名宿,但亦不过略逊于唐经天等人而已,提摩达多门下的阴阳掌力,虽然厉害,过招不久,他已妙悟其理,顺着那股掌力的回旋之势,运剑击刺,也不见怎样吃力。那少女使的是一根金丝软鞭,功夫虽然较弱,但鞭法灵活刁钻,一丈之内,敌人近不了身,也是个得力的助手。
  战到分际,忽听得“波”的一声,好像一个极大的气球爆裂一般,左翼两个敌人朝天跌下,龙灵矫长剑斜刺,却被右翼那两个敌人挡回,转眼之间,跌倒的另两人已滚下山坡,右翼那两个敌人以退为进,猛发三掌,将龙灵矫迫退数步,一个转身,也急忙走了。
  但听得方今明气喘吁吁,摇头叹道:“老了,不中用了!”原来他以内家真力,破了敌人的阴阳掌力,虽然得胜,元气已是大伤,龙灵矫和那少女扶他回转石室,方今明静坐运功,过了一盏茶的时刻,气息才渐渐调匀。
  龙灵矫问道:“这干人是甚来头?怎的要和老丈作对?”方今明道:“谁知道呢?他们去了一批,又来一批,先后己有三次了。第一次是一个红发的番僧带同一个西藏的通译来,说他的师父要这个地方,叫我们将石室和花圃都让给他,还要老朽和小女都做他们的奴婢,哼,哼,老朽活了六十多岁,还没见过这样霸道的人,没说的,只有给他们一顿好打,将他们打跑了。第二次有三个人来,其中两个功甚高,老朽父女两人和他们打了半天,抵挡不住,幸好唐大侠恰巧上山找我,用两支天山神芒,将功力最高的两人打伤,直将他们赶到山脚。这一次又多来了一个,幸亏有龙先生相助,要不然老朽经营了数十的的家园,就只好眼睁睁的让他们霸占了。”
  龙灵矫心中奇怪之极,想道:“这些外国人看来不似是尼泊尔的武士,他们万里迢迢,到中国来,要霸占荒山的一间石室,却是为何?”事理反常,怎样也猜想不透。原来这些人都是提摩达多的门下。提摩达多想攀登世界第一高峰,筹划已久,派了门下弟子探路,见半山上有方今明这一家人,甚是奇异。加以方今明所居之处,地气温暖,最适合做中途的驻脚之所,故此他门下的弟子,两次三番,前来要索,若是他们说明原由,方今明服软不服硬,或许答允,偏偏提摩达多门下的弟子,一向横行欧亚,恃强惯了,故此才爆出了这几场的恶战。第二次上山,被唐晓澜用天山神芒打折了腿的那两个人,正是怪古拉和阿斯罗。
  月光从雪峰上泻下来,令人感到一股寒意,方雪君道:“爹爹,你该睡啦!”方今明侧耳凝神,好似在聆听什么声音,忽道:“只怕敌人还不肯让我们睡觉。”方雪君道:“什么,他们又来了吗?”龙灵矫长剑一振,怒道:“这干人缠纠不清,确是令人可恼。”他也听到外面敌人的声息了。
  蓦地里轰隆一声巨响,花圃的围墙崩了一堵,沙石纷飞中,一伙人从缺口涌入,只见当前的那正是尼泊尔的第一国师泰吉提,刚才被打走的那四个提摩达多的门下弟子,也去而复回,另外还有两个尼泊尔武士跟在后面。原来泰吉提被唐经天打败之后,无面目再见国王,因此邀了两个尼泊尔武士,再上山来追拿龙灵矫,希望可以将功赎罪。他的袈裟已被天山神芒射穿,不能再用,改用一面铁盾,配合右手的铁锤。上到半山,恰好碰到那四个提摩达多的弟子,泰吉提懂得阿拉伯话,一问情形,知道龙灵矫也在上面,于是两伙人合成一伙,又来寻衅。
  泰吉提一锤击坍围墙,满园花树都受灾殃,方雪君爱花若命,心痛如割,大怒斥道:“无礼番僧,胆敢糟塌我的花枝,看剑!”方今明忙叫道:“雪儿退下。”方雪君右手挥动长鞭,左手飞出一把短剑,只听得吗的一声,短剑碰在铁盾上,登时折断,长鞭僻啪一声,却缠上了泰吉提的手腕。泰吉提竟似毫不在意,仍然迈步前行,哈哈笑道:“年公子,我国国王待你不薄,因何私逃?”每行一步,那长鞭便在他手臂上多绕上一匝,方雪君使尽气力,有如靖蜒之撼石柱,眼看长鞭越缩越短。龙灵矫喝道:“放开再说!”长剑一挽,作势刺他腕上的关元穴,泰吉提手臂一振,将方雪君推上两步,哈哈笑道:“你刺!年先生,咱们还是先礼后兵的好!”说时迟,那时快,忽见一条黑影,捷如飞鸟,倏地扑来,只听得又是“裆”的一声,泰吉提的铁盾登时脱手飞上半空,随即听得“卜勒”“卜勒”的一串急响,方雪君的长鞭寸寸碎裂,丈余的长鞭,只剩下四尺来长。原来是方今明施用神拳真力,硬打了泰吉提一拳,解了女儿之围。
  泰吉提面色灰白,哇的一声,喷出一口鲜血;方今明的身子也摇晃不定,有似风中之烛。方今明刚才那一拳是以内家真力与泰吉提硬碰,若在他壮年之时,这一拳就足以裂泰吉提的五脏,而今一者吃亏在年纪老了,二者吃亏在曾吃了龙灵矫一拳,三者吃亏在刚刚激战过来,以至闹得个两败俱伤。
  龙灵矫叫道:“雪妹,扶你爹爹回去。”一抖手发出几枚蒺藜和袖箭,只听得嗤嗤的暗器破风之声,却都从泰吉提的身边擦过,原来是被那四个提摩达多的弟干用阴阳掌力震歪了准头。龙灵矫大怒,奋不顾身,挽剑冲入敌人的核心。
  泰杆提顽勇之极,受了内伤,居然能够挺注,拾回铁盾,挥动铁锤,仍然抢来助战,这一来变成了以一敌七之势。龙灵矫被那四个提降达多的弟子以及尼泊尔的两个武土困在核心。另外还要抵挡泰吉提的铁锤压顶之势,幸而泰吉提受了内伤,那四个提摩达多的弟子刚刚经过一场激战,其中两个还被方今明用百步神拳之力打下山坡,内力俱都受了损耗,龙灵矫这才能够勉强支持。然而也不过十多二十招,龙灵矫便被卷进阴阳掌力的漩涡之中,长剑渐渐施展不开。泰吉提一见时机已到,运了全力,一锤击下。
  忽听得一块怪啸,响彻林谷,突然一块磨盘大的巨石向着众人飞下,这一来阵势大乱,各人纷纷走避,只见随着那大石的轰隆撼地之声,一个钨衣百结的少年跳了出来,哈哈笑道:“我生平最看不过眼以多欺少之事,哈哈,你吃我一拐,哈哈!你也吃我一拐!”铁拐一挥,突然在地上连打了三个筋斗,疾似惊雷闪电,霎眼之间,已连袭了七个敌人,身法怪异,世罕其伦!此人非他,正是金世遗来了!
  龙灵矫不认得金世遗,惊诧交集,顾不得问他姓名,长剑一振,上来助战。金世遗仗着诡异绝伦的身法,把那四个提摩。达多的弟子打得隔在四处,阴阳掌力汇不到一处,先占上风,泰吉提鼓勇挡了三招,阵势重整,金世遗被那四股掌力牵引,只觉有如身陷漩涡,大怒喝道:“这是什么邪门功夫?”一拐荡开泰吉提的大铁锤,抽出拐中铁剑,左拐右剑,左冲右突,龙灵矫叫道:“兄台不可动气,顺着其势,先守后攻!”金世遗“呸”了一口道:“猛虎怒吼,震慑鼠辈,大丈夫当怒则怒,岂可没有脾气?”龙灵矫呆了一呆,心道:“我好心劝你,怎的你连我也骂起来了?”那四个提摩达多的弟子虽然听不懂中国话,但见金世遗强攻猛打,心中正自暗喜,正待加强掌力,使他不能脱身,忽听得泰吉提大叫道:“小心了!”说时迟,那时快,金世遗呸的一口浓涎,己然吐出,首当其冲的一名提摩达多门下,眉尖上忽似给一只毒蚂蚁叮了一口,眼睛顿时睁不开来,只听得一阵“嗤嗤”声响,那两名尼泊尔武士也仆地不起。
  剩下的那三个提摩达多弟子惊骇莫明,急忙撤回掌力自保,只见泰吉提也把铁盾舞得旋风疾转,泼水难进。原来这正是金世遗的拿手绝技,假作动怒,喷出口中的毒针。龙灵矫这才恍然大悟,失声叫道:“你是毒手疯丐!”金世遗哈哈大笑,应道:“不错呀不错!毒手疯丐是我,我是毒手疯丐!,世人都说我毒,世人都说我疯!哈哈,你怕了我么?”龙灵矫一声喊出,立刻醒觉自己说错了话,好生尴尬,忙道:“兄台侠义心肠,小弟失言了。”金世遗哈哈大笑道:“我本来就是毒手疯丐,哈哈,你再来看我的毒手!”
  只见他又是呸的一口浓痰飞出,铁剑一振,把泰吉提的有臂割了一道长长的伤口,泰吉提狂舞铁盾,拼命抵挡,金世遗左一拐,右一剑,真如疯虎下山,招招都是毒手!
  但在这转瞬之间,那三个提摩达多的门下,又已占好方位,三股掌力合在一起,以四敌二,堪堪打个平手,金世遗拐剑兼施,破不了他们的掌力,他们害怕金世遗的暗器,也只能半攻半守,不敢全力施为。
  激战移时,只听得那三个提摩达多门下发出呜呜的口哨声。令人心烦意乱,金世遗喝道:“鬼嚎什么?你也听我的龙吟虎啸!”发声长啸,把他们的口哨声都压了下去。山风呼号,啸声哨声在风中回旋,更令人惊心动魄。
  再打了半个时辰,泰吉提又被他敲了一拐,眼见不支,金世遗忽道:“我肚了饿啦!吃饱了再和你打。”泰吉提求之不得,急道:“好,让你们多活一天!”金世遗笑道:“也不知是谁让谁呢?”“呸”的又是一口浓痰,泰吉提急忙窜开,不敢再说。
  金世遗摸出半边烧野鸡,咬了两口,道:“冻得硬了,一点也不好吃,喂,我帮你打架,你就不招待我么?”龙灵矫眼见将要得胜,甚是可惜,但不好违拗金世遗,只得说道:“屋子里有酒有肉,咱们回去吃饱了再打也好。”他却不知原来金世遗猛打了半个时辰,气力也差不多尽了。金世遗这时已悟出了阴阳掌力的诀窍,知道在急迫之间,破他不得,正准备养好气力,再用妙法破他。
  龙灵矫记挂方今明的伤势,心道:“回去先把他医好也是正理。”与金世遗踏入石屋,只见方今明躺在地上,面如金纸。龙灵矫惊道:“老丈,你怎么啦?”方今明微笑道:“还好,今晚我死不了!”龙灵矫是个行家,急忙替他把脉,心头不觉一沉,原来方今明的带脉已给震断,最多也活不过七天,心中促为难过,眼泪几乎要滚出来,为怕令他女儿伤心,强行忍着,不敢把真情说出。
  忽听得金世遗又是哈哈笑道:“对极,对极!活一天就算一天,只要今晚死不了就好;谁知道自己明天还在不在这世界上?”龙灵矫心中生气,暗道:“毒手疯丐果然是疯疯癫癫,说话不近人情。老人家伤得这么重,他还在说风凉话儿!”向他白了一眼,淡淡说道:“里面有酒有肉,你自己端出来喝吧!”金世遗铁拐一顿,又哈哈笑道:“好,妙极妙极!吃饱了明天便死也好做个饱鬼!老丈呵,咱们同病相怜,我和你痛饮三杯!”龙灵矫气得说不出话,他哪里知道,金世遗的生命也只有七天,难怪他有如斯感触!
  方今明望了金世遗一眼,忽地哈哈笑道:“妙极,妙极!这位小哥快人快语,我与你痛饮三杯!雪儿,快去取酒食来款待客人。”笑声渐渐凄凉,方雪儿从未见过父亲这副神气,不觉呆了!
  方今明是武学的大行家,瞧了一眼,已看出金世遗内功走火入魔,性命也不过七天,任何妙药灵丹,无可救治,他饱经忧患,历尽沧桑,对死生之事本就豁达,何况金世遗又是与他同病相怜的人,因而对金世遗的话,也就丝毫不以为意。
  方雪君烫好热酒,端了出来,给金世遗斟了一杯,按着酒壶道:“爹爹,你喝酒不妨事么?”方今明仰天一笑,在女儿手上接过酒壶,道:“今日幸遇敌人之子,又新交上了这样一位豁达豪迈的小友,我心中痛快已极,什么妨事不妨事?如此盛会,岂可不痛饮一场。”提起酒壶自斟自饮,又给金世遗频频添酒,一老一少,端的是脱略形骸,放怀大饮,把生生死死,恩恩怨怨,全都置之度外。
  龙灵矫想起是自己的父亲害得他们两父女隐居荒山,而他又是为自己而受重伤,不觉心痛如割,明明知道他是借酒浇愁。却又怎忍止他死前的欢乐?
  方今明酒酣耳热,忽地把酒杯重重一顿,面向龙灵矫说道:“龙先生,今日之会,何幸如之,我的未了之事,要拜托你了。”龙灵矫道:“老丈有命,万死不辞。”方今明道:“我这位小女,总不能在喜马拉雅山上渡过一生,将来下山,还望你多多照顾。”
  龙灵矫听他话中似有深意,怔了一怔,方今明道:“怎么?”龙灵矫道:“这是理所当然。”方雪君十分不解,道:“爹爹,我若下山,你自然也得下山,咱们相依为命,难道你就不照顾我了?”方今明道:“傻孩子,爹爹能照顾你一世么?龙先生赠你珠串,你向她拜谢。”方雪君心道:“我不是谢过了么?咦,爹爹怎的今晚大失常态,说话颠倒。”但还是依着父亲的吩咐,向龙灵矫再谢一次。龙灵矫是个绝顶聪明的人,这时恍然大悟,原来方今明适才准许女儿接受他的礼物,敢情早已有了以女儿终身相托之意,把珍珠串当作聘礼看待了。
  龙灵矫多年来遁迹风尘,胸怀大志,活到三十多岁,从来未兴过家室之念,这时忽在喜马拉雅山中有此奇遇,眼见方雪君娇美可爱,天真无邪,心中也不禁怦然而动,急忙向方雪君答拜,又向方今明叩了三个响头,道:“小侄必不负老丈所托。”方今明燃须大笑,又饮了满满一杯。方雪君仍是莫名其妙,怔怔地站在一旁。
  忽听得金世遗也是哈哈大笑,把壶中余酒一饮而尽,朗声道:“他若负你所托,我就给你打他三十铁拐!哈哈,想不到我今晚倒做了世外奇缘的见证之人!”
  龙灵矫道:“兄台醉了!”金世遗大笑道:“端的醉了,我只有缘作证,无缘再饮你的酒了!”把酒壶“砰”的一声掷出门外,立刻倒在地上,呼呼熟睡。
  龙灵矫却是满怀心事,哪睡得着,好容易熬到天明,只见金世遗一个翻身跳起,揉揉眼睛,迎着射入来的晨曦,仰天笑道:“又是一天啦!”拾起铁拐,踢开大门,大叫道:“来,来,来!你且看我给你打发那几个小贼!”
  大踏步走出门外,只见那几个敌人都聚在一堆,却多了一个身材高大、长发披肩、碧眼黄须的外国人,正俯下身躯替那个中了毒针的敌人按摩。这个人正是提摩达多,他是听到弟子吹的口哨声赶上来的,刚到不久,这时正用深湛的内功,替弟子吸出体内的毒针。
  只见提摩达多的掌心在那弟子的背心转了几转,忽地叫了一声,手掌一起,双指拈着一根亮晶晶的银针,咕咕嗜嗜的直骂。金世遗听不懂他的话,也猜得到他是骂自己的暗器狠毒。泰吉提受了重伤,无法运气,养了一夜,越发重了,这时坐在地上,不敢动弹,见金世遗现身,恨得牙痒痒的,向金世遗指了一指,用阿拉伯话叫道:“就是他!”又用中国话向金世遗骂道:“好小子,提摩达多大法师来了,管叫你们一个个都难逃活命!”
  金世遗的毒针是用蛇岛最毒的金线蛇的口涎所炼,伤人之后,二十四个时辰之内,毒气即攻人心头,无药可救,而今竞被提摩达多用掌心吸出,这份内功,确是不可思议。金世遗也不禁心中一凛,但他自知死期将至,对任何强敌,也了无畏惧,听了泰吉提的指斥,反而哈哈大笑,迎上前去,“呸”的啐了一口,叫道,“不错,毒针是我发的,什么大法师,你懂不懂得超幽度鬼!”
  提摩达多衣袖一拂,将金世遗杂在口涎中的几口毒针。拂得无踪无影,猛的大吼一声,一掌向金世遗拍下。
  金世遗铁拐一举,一招“飞龙在天”,疾起而迎,只听得当的一声,那铁拐弯了过来,提摩达多的虎口也震得大痛。比对之下,虽然是金世遗吃了亏,提摩达多却也不敢轻视,左掌连环击到,金世遗早已拔出拐中铁剑,提摩达多那一掌拍下,正正迎着剑尖,金世遗一剑戳去,心道:这一剑还不把你的手掌戳穿?
  那料提摩达多掌势倏然而止,金世遗骤觉两股力道,一齐攻到,一推一拉,竟是立足不稳,身不由己的滴溜溜的转了几个圈。提摩达多桀桀怪笑,左一掌,右一掌,掌掌拍向金世遗命门要害,金世遗虽败不乱,忽然顺着身子旋转之势,一个“灵猴倒纵”打了一个筋斗,铁拐霍地一扫,居然化解了提摩达多打他的致命的一招。提摩达多大为陀异,心道:“中国的武术,果然名不虚传,这小子年纪轻轻,竟也不在那姓唐的之下。”战术一改,由急攻改为缓取,运用阴阳掌力,将金世遗困住。
  提摩达多一掌接着一掌缓缓拍出,看似轻描淡写,实已用了全力,金世遗但觉敌人的力道从四方八面推挤迫来,有如置身在漩涡之中,进退不得。
  方今明扶着女儿,走了出来,盘膝坐在门前,凝目注视,摇头叹息道:“可惜,可惜!”方雪君道:“怎么?”方今明道:“这位小哥年纪轻轻,功力之高,除了有限几位前辈高人之外,当今之世,恐怕无人能与匹敌,英年国手,早归黄土,岂不令人慨叹?”龙灵矫不知道金世遗的生命只有六日期限,只道方今明是指目前之战,心道:“这疯丐昨晚曾经救我,我岂可让他独抗强敌?”拔剑欲出,但见提摩达多的那四个弟子,排成半个弧形,正是虎视眈眈,龙灵矫心中一凛,想道:“方老伯身受重伤,敌人若攻过来,凭雪妹一人,怎能防护?”手按剑柄,踌躇难决。忽听得方今明一声欢呼,叫道:“唐,唐、唐大侠夫妇来啦!”欢喜过度,声音颤抖嘶哑!
  金世遗正自全神贯注,对付提摩达多的阴阳掌力,头昏脑胀,根本就没有听到方今明叫些什么。忽觉身上一轻,眼前人影一晃,一条长袖迎面拂来,金世遗大吃一惊,欲待闪避,哪里还来得及,竟似被人平空托起,金世遗顺着这股力道,一个筋斗倒翻出去,但见提摩达多也踉踉跄跄的向后连退了十几步。
  唐晓澜来得正是时候,要不是他双袖齐拂,一举拂开了提摩达多与金世遗二人,再过片刻,金世遗内力支持不住,必被提摩达多的阳阳掌力压得窒息闭气。此时他虽脱身,但阴阳掌力的后劲尚未消解,兀自在地上旋转不休。
  提摩达多这一惊更是非同小可,他纵横欧洲与阿拉伯诸国,从无对手,一照面就给来人挥袖拂开,不觉被唐晓澜的神威震慑,虽然立即扑了上来,却不敢动手。唐晓澜道:“你是何人?怎的在我老友的门前胡闹?”
  提摩达多听不懂唐晓澜的话,但觉他说话的声音虽然不高,耳鼓却给震得嗡嗡作响,提摩达多急忙运气托御,泰吉提尚自不知死活,代为答道:“纵横欧亚,武功天下第一的大法师提摩达多,你知不知道?”
  唐晓澜仰天大笑,扬袖一拂,说道:“我还没有见过敢自称天下第一的人。今日倒要见识见识外国的武功。好呀,你的掌力是有点邪门,我就先让你打我十掌。”他这一拂,力道分袭提摩达多与泰吉提二人,提摩达多全力抵御,身躯不过晃了一晃,泰吉提距离二三十步之外,却被唐晓澜挥袖的劲风一拂,咕咯一声,倒在地上,翻翻滚滚,要不是同门抢救得快,赶紧将他扶起,几乎就要滚下山坡。
  泰吉提嘶声叫道,“法师不必和他客气,他说他让你先打十掌,只要除此强敌,中国就无人再敢与你相抗。”泰吉捷经常在尼泊尔与西藏之间来往,对中国的武林名手,虽未认识,也有耳闻,听到方今明的呼喊,见此情形,也料到是天山派的掌门唐晓澜到了。
  提摩达多哪曾受过如此轻蔑,沉住了气,双掌接连拍出,只见唐晓澜足跟牢牢钉在地上,犹如打了桩似的,纹丝不动。提摩达多又惊又怒,一掌紧似一掌,只见唐晓澜湖水色的长衫随着掌风飘动,他的脚步却始终未曾移动分毫。提摩达多用尽全力,猛的大吼一声,双掌齐出,阴阳掌力,左推右引!唐晓澜身躯略晃,提起左足,划了一个圈圈,踏下足来,仍然站在原位,哈哈笑道:“十招已满,你能使我身形晃动,亦算难得了!好,你也接我数招!”只听得呼的一声,劲风骤起,天山神掌,实有开碑裂石之能,提摩达多哪敢学唐晓澜的样子,纯用内功抵御,当下双掌护胸,拼力往外一推,身躯仍是不由自己的向后连退三步。唐晓澜一声长啸,踏上一步,呼的又是一掌拍出,提摩达多双掌打了一个圈圈,斜走疾避,仍然被唐晓澜的掌力迫得立足不稳,有如风中之烛,摇摇晃晃,几乎栽倒!唐晓澜再踏前一步,第三掌又待连环迫出,提摩达多急忙叫道:“且住,且住!”唐晓澜怔了一怔,回顾泰吉提道:“他说什么?”
  提摩达多咕咕嗜嗜的说了一通,泰吉提断断续续的代为翻译道:“大、大、大法师说,说、说他、他和你,都、都是并世高手,硬打硬拼,有失身份,他、他、他要与你另、另换一个方法,赌、赌赛……”唐晓澜道:“怎样赌赛?”泰吉提道:“赌、赌赛攀、攀山,看谁能攀上世界第一高峰?”把话说完,声嘶力竭,登时晕死。
  唐晓澜挥手说道:“好,珠穆朗玛峰是中国的,就是不提赌赛,中国人也要上此高峰!”方今明叫道:“唐大侠,不,不……”气力微弱,卢音嘶哑,唐晓澜道:“方大哥,你怎么啦?”
  金世遗这时已止了旋转之势,方今明的话,传入耳中,金世遗呆若木鸡,心道:“原来是唐经天的父亲。”头脑昏乱,想起当今之世,只有此人能救自己的性命,几乎喊出声来,忽地又想起他是唐经天的父亲,想起董太清的谗言,说是唐晓澜妒忌他这一派的武功,自己若去求他,以后就永远抬不起头来。霎时间思潮转了数十百遍,突然回身便走,猛一抬头,忽见一个中年美妇,从山峰上飘然而下,金世遗好似被人定着,失声叫道:“你、你一定要迫我做什么?”正是:
  欲上珠峰摘星斗,生来狂傲不求怜。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分享到:
千古美人西施被沉江底之谜
揭秘历史上六大最好色的皇后
小老鼠家的录音机1
慈禧太后照片
2小鸡跟狐狸永远是死对头
乾隆皇帝是否为海宁汉人之子
老公公种萝卜的故事4
慈禧看淫戏养男妓致怀孕的可信度有多高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