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云海玉弓缘 >> 第五回 埃外仙山藏隐秘 洞中儿女两无猜

第五回 埃外仙山藏隐秘 洞中儿女两无猜

时间:2013/9/29 7:31:53  点击:2744 次
  江南在树林里走了半夜,哪里寻得见金世遗的影子?残星明灭,东方天际,已露出一片曙光,邹绛霞道:“金世遗若肯见你,他早就应该来了。天快亮啦。还是回去吧。”江南仍不灰心,就道:“也许金大侠在考验我的诚意呢?再等一会儿吧,等到天亮了若还不见,我再与你回去。”
  邹绛霞道:“呀,你这人真是有点傻气!”江南嘻嘻笑道:“你怕你妈妈责骂,你就先回去吧。”
  邹绛霞噘起小嘴兄道:“让你一个人在这里,谁知道你还要闯出些什么祸来?没办法,只好再陪你一会儿。走呀,找你的金世遗去!”江南笑道:“我的好姐姐,我知道你一定会陪我的,就像我知道金大侠一定会见我一样!”邹绛霞脸上一红,佯嗔说道:“不害躁,谁是你的好姐姐呀?”
  江南伸伸舌头,正要和她开个玩笑,忽然肩头给人拍了一下,江南大喜若狂,叫道:“金大侠,你果然来啦,多、多谢你、你……”转头过来,那句多谢的说话尚未说完,蓦然吓了一跳,尖声叫道:“我的妈呀!你、你是谁?”
  这人哪里是金世遗?只见他满睑血污,眼眶鼻子仍然不断淌出血来,过了一阵,江南认得出他是那个红衣番僧。
  这刹那间,邹绛霞也吓得呆了。待到她拔出剑来,只见那红衣番僧已宇牢的抓着了江南的琵琶骨,沉声喝道:“将剑收起,你敢动一动,我就要他的命!”
  江南动弹不得,哭丧着睑道:“喂,我可没得罪你呀!我不敢和你比武,我认输行不行?”藏灵上人停了一声,道:“不行!”江南道:“我刚才虽然打败了你的好朋友,其实那是金世遗帮忙的,你可不能找我报仇呀,照江湖的规矩,你要找就应该找金世遗去。”藏灵上人气往上冲,喝道:“谁与你讲江湖规矩?你再多话,我捏碎你的琵琶骨,再挖掉你的眼睛!”
  江南吓得魂飞魄散,邹绛霞走了定神,说道:“藏灵上人,我听过爹爹说的,你是当今有数的武学大师,何以与小辈为难?”藏灵上人道:“你既知道我的身份,就该听我的话!”江南道:“你要什么?”藏灵上人道:“随我来!”将江南拖进了一个附近的山洞,邹绛霞亦步亦趋的跟在后面,紧紧捏着剑柄,但听得藏灵上人不住的喘气,似乎是受了很重的内伤。
  进了山洞,天色已经大白,阴沉沉的山洞里透进一些亮光,照见藏灵上人那狰狞的面孔,越发显得可布!只听得他喘了几口气,忽地提高声音说道:“将碧灵丹拿出来!”江南怔了一怔,道:“什么?”藏灵上人道:“你这小子敢装糊涂,金世遗刚才扔给你的那个瓶子,内中藏的是碧灵丹不是?”
  江南道:“哎哟,这碧灵丹可不能给你!”藏灵上人五指紧扣,大怒说道:“不给灵丹,便给性命,你要哪一样?”江南给他抓着琵琶软骨,痛得冷汗迸流,忽地大声说道:“你再迫我,我就把这瓶子摔破,碧灵丹见风即化,你纵然杀了我,他得不着灵丹!”原来他有一只手还能活动,趁着藏灵上人说话的时候,早已悄悄的把那只小银瓶捏在手中。
  藏灵上人吃了一惊,想不到江南竟敢以死要胁,反而叫他没了主意,虽然恶狠狠的瞪着江南,手指却不由得不稍稍放松了。
  江南说道:“这灵丹我是要拿去救我义嫂的性命的,如今我已看得出来,想必你也是受了重伤,急需灵丹活命。你若不是这样凶霸霸的对我,倒还有得商量。”
  藏灵上人道:“你将碧灵丹给我,我将平生本领都传授给你。”江南道:“我不稀氨你的武功。”藏灵上人道:“那你要什么?”
  江南道:“我什么都不要,我是可怜你!”藏灵上人大出意外,道:“你可怜我?”江南道:“我听说你是西藏第一高手,却给人伤成这样,而且还要孤伶伶的死在异乡,只有我江南来给你掘土埋葬,难道这还不够可怜?”江南的确是有怜悯他的心情,说起话来,分外凄凉。
  藏灵上人叫道:“不要再说啦!”江南道:“不,你听我说,我可怜你,所以找确实想救你的性命。”藏灵上人道:“既然如此,还多说作甚,将银瓶交出来便是。”江南道:“不,你还是要听我说……”藏灵上人叫道:“好,你说,你说!”江南道:“你这样大声吓我,我又说不出啦。”藏灵上人给他弄得啼笑皆非,放低声音说道:“我的小爷,你说吧。”
  江南道:“我听唐大侠说过,不论多重的内伤,只除开是本身的走火入魔,否则有三颗碧灵丹都能活命。我的义嫂内功深湛,有两粒碧灵丹想来可以够用,你的内功比我的义嫂更要高出许多,想来有一粒碧灵丹便可以保住性命了。”藏灵上人道:“好吧,一颗也聊胜於无,你将瓶子给我吧,我就只服一颗。”江南道:“你刚才对我太凶,我不敢信你。霞姐,你过来接了这个瓶子,拿出一粒来,要即刻送入他的口中。”藏灵上人暗暗算计,待他们交接瓶子的时候,一有机会可乘,便立即先抢瓶子,然后毙掉他们的性命。
  邹绛霞走到江南身边,正要伸手去接那瓶子,忽听得有极尖锐的叫声从山风中远远传来,邹绛霞但觉这叫声入耳钻心,难听之极!而江南却听出是有人用西藏话呼唤藏灵上人,这声音不是金世遗的,但这传音入密的上乘内功,却也不在金世遗之下。藏灵上人双眼一睁,眼光中露出无限恐怖,忽地叫道:“我要你的命!”立即便向江南抓去!
  江南见他神色有异,早就暗暗留心,趁着他听得外面呼唤的声音,稍稍分心之际,突然缩肩塌腰,脱出了藏灵上人的掌握。他在地上打了个滚,藏灵上人没有抓到他,嚓的一声,抓裂了一块岩石。
  藏灵上人叫道:“好小子,你还要往哪里逃?哼,哼!你往哪里逃呀?”双手乱舞乱抓,江南害怕极了,瑟瑟缩缩的躲在一角,奇怪得很,藏灵上人竟似没有见他。
  原来藏灵上人被金世遗用极厉害的内功震伤,眼耳口鼻,流血不止,这时眼球已经爆裂,不能视物了。冉加上外面传来的怪叫之声,正是多年来他所要提防的人,在他武功消失之际,突然听到这个叫声,登时神经错乱,凶性大发。
  忽听得“砰”的一声,藏灵上人撞着石壁,跌倒地上,失声叫道:“你这小子敢害我的性命!”
  叫声凄厉,就像受伤的野兽嚎叫一般。江南又是害怕,又是奇怪,心中说道:“我是想救你性命,你却怎的说我要害你的性命?”但他实在害怕藏灵上人那副凶相,吓得连话也说不出声了。
  藏灵上人的叫声越来越弱,但见他在地上挣扎打滚,一片一片的撕裂了袈裟,撕裂了衣服,过了一会,叫声停止,藏灵上人躺在地上,动也不动。
  邹绛霞走了定神,歇了片刻,在江南耳边低声说道:“敢情他是死了?”江南大着胆子,叫了一声“藏灵上人”,不见答应,再叫一声,又不见答应,江南叹了口气,道:“呀,他真是死了。”
  邹绛霞道:“我害怕得紧,快快离开这个山洞,回家去吧。”江南道:“不,我答应过埋葬他的,君子不能失信!”蹑手蹑脚的走到藏灵上人身边,一探他鼻息,但觉触手冰凉,这位西藏的第一高手,果然已是一瞑不视。
  江南翻转他的尸身,忽听得邹绛霞叫道:“咦,这是什么东西?”江南一眼望去,只见邹绛霞正在地上拾起一卷东西,打开一看却是一幅昼图,凑近亮光一看,但见昼的是一个大海中的孤岛,岛上有座火山,火山口喷浓烟,邹绛霞道:“咦,山会喷火的么?”江南道:“有的,有的,我在吐鲁蕃便见过喷火的山。你没看过西游记么?孙行者借了铁扇公主芭蕉扇,才??灭了八百里的火焰山。”邹绛霞道:“那是闲书,爹妈不许看的。”江南道:“你真傻,闲书才有趣呢。可以偷偷地看。”
  邹绛霞道:“还是看这幅昼吧,这个人拿着弓箭,是什么意思?”昼上一个穿着明朝衣冠的人,抱着大弓,站在火山脚下,张弓搭箭,欲射未射。江南道:“我也不懂,或者他恨这座火山,想射它一箭。”邹绛霞道:“胡说八道。唔,这是一张古昼。”
  江南道:“想不到这个番僧,居然也懂得风雅,随身还带有古昼呢。我听得义兄说过,若是出自名家手笔的古昼,那就是很贵重的东西。咱们不能擅取他的,让这幅画给他陪葬了吧。”邹绛霞看了一看,说道:“也并不怎么古,这纸张是给烟薰过的,这种玉扣纸我外祖父也藏有,大约是三百年前的东西。”江南道:“不管它古也好,不古也好,是藏灵上人身上的东西,总带有晦气,我不要它。”邹绛霞道:“我也不想要,但这幅画画得太过出奇,一个巨人张弓搭箭,要射火山,这到底是什么意思?我若弄不清楚,就不舒服。”江南道:“给你这么一说,我的好奇心也给你引起来了,好吧,待我带回去给义兄一看,他读书很多,又藏有许多宇画,也许他看得懂。他告诉我然后我再告诉你。”说罢又喃喃自语道:“藏灵上人呀藏灵上人,我给你掘土埋身,要了这张昼当作工钱,想来你不会舍不得吧。”
  邹绛霞噗嗤一笑,说道:“当心,当心,也许他在九泉之下还要咒骂你呢。呸,江南呀,你怎么总是傻里傻气的,尽说怪话,快快将他埋了,咱们回家!在这个阴沉的山洞里,对着一具死尸,不知你怎么样,我实在有点害怕!”
  江南道:“我也害怕呀!懊,你帮我掘土吧。”两人解下佩剑,正在挖土,忽听得怪啸之声又起,而且越来越近,就在山坳的后面,一个声音传了过来:“藏灵上人敢情定给人害了,你看这一路淌的鲜血!”另一个人说道:“不知他那幅画给人拿去了没有?哼,不管是谁,咱们合三人之力,定要将他剥皮拆骨!”这两个人说的是西藏话,邹绛霞半句不懂,但觉声音非常刺耳,令人极不舒服。
  江南在西藏长大,这些话自是听得清清楚楚,心头一震,想道:“不好,不好!这几个人如此凶恶,若然给他们发现,只怕不待我说个明白,就要将我拆骨剥皮。”急忙嘘了一声,叫邹绛霞不可大声说话,两人合力将一块大石推到洞边。
  过了一会,脚步声来得更近。,而且停下来了。江南张眼从石隙望出,但见来的是三个奇形怪状的人,一个又高又瘦,穿着西藏服饰,发如红大,鼻孔朝天。一个身材魁伟,似是回疆的牧民,一双手脚比常人长许多,走路摇摇摆摆。,手指垂过膝盖。还有一个却是又枯又瘦的老妇人,两边耳朵都吊有一串耳环,叮当作响,穿的也是藏人服饰。这三个人走到山洞前面,东张西望,那红头发的藏人说道:“咦,藏灵上人躲到哪里去了?”那长手的日人说道:“你看血迹到山边就没有了,难道他爬上山了?”那老妇人“哼”了一声,忽地说道:“就在这里,你们怎么嗅不出来?”
  江南吃了一惊,心道:“这老妖妇的鼻子好灵!”只听得那老妇人又道:“我闻得出藏灵上人那股气味,他一定躲在附近。”那个红头发的藏人用西藏话大叫道:“藏灵上人,我等并无恶意,请来相见!”连叫数声,并无答应。那手长脚长的回人说道:“咦,附近又没有山洞,他躲在哪儿?”
  那老妇人叫道:“藏灵上人,你再不出来,我们可要对不住啦!”转过头对那两人说道:“他一定是躲在山石的缝隙中,咱们他抓出来!”扬手一抓,被她抓着的一块岩石应手而裂,江南大吃一惊,心道:“若给她的鬼爪抓了一下,那还了得?”但觉邹绛霞贴近了他,身躯微头,江南伸手紧握它的手掌,小声安慰她道:“不要害怕,他们这样一闹,金大侠一定会来。”邹绛霞手心淌汗,轻轻“哼”道:“等到你的金大侠来了,咱们早已落在他们的掌中了。”
  那长手长脚的回人道:“好,咱们都来动手!”扬手一个劈空掌发出,但听得“轰隆”一声,一块山石滚了下来,那红头发的藏人道:“不在这儿!”反手一掌拍出,将另一块大石震得摇摇欲坠,那回人再加上一掌,登时震天价的一声巨响,一块大岩石竟给他们连根拔起,飞了下来,震得江南和邹绛霞都几乎站立不牢。
  那回人叫道:“你是不是受了重伤?赶快出声,免得耽误!”那老妇人道:“咦,我还闻得有生人的气息。莫非他是受伤之后,破人挟制着了。”忽地改用汉语喊道:“金世遗,有胆的出来!”这三人都是同一想法:能够打伤藏灵上人的,除了金世遗之外,大约没有谁了,於是纷纷喝骂,想把金世遗激怒出来。
  江南暗暗祷告,但愿金世遗听见他们的骂声,小道:“你们骂得越是厉害越好!”那三个魔头骂了一阵,不见反应,嘁嘁喳喳的议论了一会,又发起劈空掌来,但听得轰轰隆隆之声不绝於耳,山坡上的石块给他们震得纷落如雨!
  江南正在心惊胆战,陡然间一股大力推来,那块对着洞口的巨石摇动起来,江南叫声“不好”拖着邹绛霞急忙跃下,刚刚闪过一边,但听得“轰隆”一声巨响,那块大石竟给他们的劈空掌方震倒,滚入洞中,把藏灵上人的尸身压着了。那老妇人哈哈大笑道:“在这里了,在这里了!藏灵上人,你还不出来吗?”
  江南和邹绛霞吓得魂不附体,只见那三个魔头一步一步的走近前来,那回人眼利,一眼瞥见躲在山洞里的竟是两个年纪轻轻的少男少女,不禁大为诧异,高声喝道:“你们是谁?”话犹未了,忽地踪身一跃,跳起丈馀,那老妇人叫道:“不要睑的金世遗,你躲在洞中暗算,算得什么英雄好汉。”江南大喜若狂,连邹绛霞也以为是金世遗到了。就在这一瞬间,“金大侠”这三个字尚在江南的舌尖打滚,未曾叫得出来,忽然听得一串银铃似的笑声从山上飘下来,紧接着有人娇声斥道:“你们自己瞎了眼睛,我明明就在这儿,谁躲在洞中向你们暗算了?”
  江南惊诧得无法形容,来的竟然不是金世遗,而是一个少女。这少女正站在对面山坡的一块岩石之上,衣袂飘飘,似欲凌风而降。
  那三个魔头的惊骇更在江南之上,他们都有一身极厉害的武功,耳目的灵敏比之常人,自是要胜过十倍百倍,然而竟看不出这女子是怎样来的,那长手长脚的回人怒喝一声,把手一扬,一支箭状的东西疾飞而出,原来这就是那少女刚才向他暗中射出的一枝枯枝,被他接到手中,此时反打回去。那红头发的藏人和老妇紧接着发出劈空掌。但见狂风起处,砂石飞扬,那绿衣黄裳的少女就在砂飞石走之中,倏的飞身扑下,这三个魔头竟自拦截不住,霎眼之间,就被她抢到山洞的前面。
  那少女眼珠一转,利剪一般的眼光从那三个魔头扫过,微笑说道:“你们就想动手了么?我一准奉陪就是!”那红发藏人惊疑不定,问道:“尊师是哪一位?你是特地来与我们作对的么?”
  那少女道:“昆仑散人,我劝你们三位还是回去吧。你忘记了三十年前和一位武林前辈的誓约了吗?桑木姥,你这一大把年纪,又何苦还要到中原生事?还有你,金日禅,以你自己的修行,亦尽可以开宗立派,又何必还觊觎别人棺材里的武功?”
  这三个魔头吃惊非小。原来那红头发的藏人名叫昆仑散人,三十年前来到中原兴风作浪,与吕四娘斗剑,败在吕四娘的剑下,吕四娘迫他立下誓言,要他有生之日不许跨过昆仑山南面,他是听得吕四娘前年已经生化,这才敢来的。那老妇人叫做桑木姥,她有个妹妹叫做桑青娘,是灵山派长老云灵子的妻子,这次她本来要邀云灵子夫妇一同来的,云灵子夫妇却正在闭关修练一种厉害的武功,因此她再和那两人合伙。至於那长手长脚的回人,则名叫金日禅,他天赋异禀,曾练过西域各派的武功,确乎有独创一家的资格。
  昆仑散人双目一张,问道:“你是吕四娘的什么人?”那少女道:“我恩师的名字岂是你叫得的!”桑木姥大笑道:“我可不曾听得吕四娘收过什么徒弟,你以为冒她的名头就可以吓走我们吗?哼,哼!就是吕四娘复生,我亦不惧!”吕四娘平生未曾收过徒弟,此事武林中人所共知,怪不得桑木姥不肯轻信。可是昆仑散人却是暗暗起疑,心中想道:“她怎么知道我在三十年前向吕四娘立下的誓言?莫非她真是吕四娘的关门弟子?”
  三个魔头之中金日晖年纪较轻,而又最为自负,他久已听说吕四娘和冒川生是中原的武林泰斗,常常惋惜自己没机缘会见他们,见识他们的武功,而他们都死了。这时听这绿衣少女自认是吕四娘的弟子,昆仑散人面上又带着惊疑的神气。他按捺不住,打量了这少女一眼,对昆仑散人道:“你一定认得吕四娘的武功家数,我替你去试一试她!”
  话声未了,只听得“砰”的一声,一道电光倏的从他手中飞出,江南躲在洞中,眼睛被这光亮刺了一下,大吃一惊,小道:“这是什么妖法?敢情定掌心雷么?”心念方动,但见那少女凌空飞起,连人带剑化成了一道碧色的光华,江南还未曾看得清楚,但听得一片繁音密响,好像敲击乐器一般,金日禅叫了一个“好”字,手掌一翻,又是“砰”的一声,震得好些砂石飞进洞来。
  江南揉揉眼睛。看了一会,这才看得清楚,原来金日禅手中拿的是一件极其古怪的兵器,不知是用什么金属做的怪棒,挥动之际,发出红白黄三色的闪闪光华,而那“砰砰”之声,则是他的掌风激汤所致,只因他出手太快,旁人看来,便像打雷一般!
  金日禅精通西域各派的武功,而且融会贯通,练成了“雷电棒法”,久矣乎就想到中原争雄,哪知第一次来到中原,就碰到了这个少女,转瞬之间,斗了二三十招,竟是占不到丝毫便宜。心中暗暗吃惊,生怕在同伴面前失了面子。他初上来时,不过是想试那少女的武功,还未曾施展出全身本领,这时已不敢当作试招,招数一变,陡然间大喝一声,一招“雷母照镜”,怪棒一挥,电光疾闪,。霹雳声声,棒端戳到了少女胸前的“璇玑穴”,棒法的怪异,江南看不出来,但那声势的猛烈,却已吓得他心惊胆战。
  忽听得邹绛霞叫道:“快看,快看!妙啊,妙啊!”只见那少女长剑一展,风雷之声,登时静止“那少女的长剑搭着怪棒,绞了几绞,剑把一翻,金日禅突然发出一声怪叫,跄跄踉踉的倒退几步,按着光华闪闪,剑棒再交,又是一片断金戛玉之声,震得各人的耳鼓都嗡嗡作响~昆仑散人越看越是吃惊,那少女所使的正是吕四娘的”玄女剑法“,变化精微,功力深厚,看来已是尽得吕四娘的传授,心中一想-。”若给她再过十年,岂不又是一个“吕四娘”出现,我哪里还有出头之日?“昆仑散人如此一想,杀机陡起,竟然不顾一派武学宗师的身份,突然一跃而上,手掌一翻,向那少女当头拍下。昆仑散人练的是西藏红教的”大手印“功夫,比起正派武功中的”金刚掌“、”摔碑手“等刚猛掌法,还要厉害得多,这一下突如其来,本以为非中不可,哪料这少女竟似背后长着眼睛一样,霍地一个”凤点头“,反手便是一剑,碧莹莹的剑光,正迎着昆仑散人的掌心,昆仑散人认得那是吕四娘生前所用的”霜华剑“,有断金切玉之能,单单一柄宝剑,昆仑散人尚不惧怕,但那少女以正宗的内功运用宝剑,却正是金钟罩铁布衫之类”横练功夫“的克星,昆仑散人怎敢冒险尝试?急忙将按下去的大手印撤回,但听得”轰“的一声,那堵着洞口的大石,被他的掌力所震动,又同里面滚进了一丈多,这一来,那洞口更是完全敞开了。江南紧紧握着邹绛霞的手掌,两人的掌心都是不断的淌出汗来,又冷又湿。但江南的心头却是一片温暖,反而不觉得有刚才那样害怕了。就在这时,忽地又听得砰砰几声,好几块拳头大的石子,被昆仑散人的掌风激起,飞进洞来,打中了江南身后的石壁。昆仑散人接连两掌,都被那少女轻轻巧巧的避开,心头火起,立意要将她置於死地,当下把全身真力,凝聚掌心,呼的一声,又是一个”大手印“按下,这时金日禅的怪棒正使到一招”八方风雨“,棒影千重,将少女前后左右的退路全都封住。昆仑散人得意汪笑,眼看她已完全在自己掌力的笼罩之下,纵有天大神通,也难逃脱。哪知这少女不但武功高强,人也机灵到极,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使出一招极巧妙的剑法,剑尖在金日禅的捧端一引,而自己却以迅捷绝伦的身法闪到了金日禅的背后,这一来就把金日禅变成了她的挡箭牌,但听得”砰砰“雨声,昆仑散人的掌力已将金日禅震得倒退三步,但他自身也给金日禅的怪棒迫得几乎立足不稳!这少女何等灵敏,立即一剑刺去,??听得”嚓的一声,昆仑散人乱蓬蓬的头发被剑尖削去了一片,但随即又是“嚓的一声,这少女的霜华宝剑,也给金日禅的怪棒汤开了。这少女的武功,若然是单打独斗的话,要比金日禅与昆仑散人都稍胜一筹,但以一敌二,则最多不过能抵挡五六十招,幸而她刚才机智绝伦,使得这两人的内力互相对耗,如此一来,仗着她那绝顶轻功与上乘剑法,竟然与这两大魔头,打了一个平手。江南伏在洞中,但觉风声震耳,好像在大海之中,被狂涛卷得起伏不定;望将出去,但见一道刺目的红光与一道青碧色的寒光互相纠结,那是金日禅的怪棒和少女的宝剑所发出的光华,人影都在光华笼罩之下,江南根本就看不出来,更无从知道谁占上风了。只是看了一阵,好像那回光球越演越近,心中不由得七上八落,暗暗担心。邹绛霞忽地低声说道:“有一条人影,同咱们这个山洞行来,你看这是谁?”
  江南的眼睛被光芒刺得极不舒服,但他此邹绛霞稍能忍受,冒着强光,睁眼一瞧,心中暗暗叫道:“但愿是金世遗那就好了。”那知看清楚了,来的却并非金世遗而是那个老妇。江南这一惊非同小可,想道:“糟糕,糟糕!这个老妖妇最为恶毒,她一进来,不知如何泡制我们。”邹绛霞但听得江南的牙齿打战,忽然用一双手紧紧的搂着她,邹绛霞不知道发生的是什么事情,脸红直透耳根,想推开江南又没有力气,一时间反而忘记自身所处的险境,甚至忘记了自己刚才叫江南所做的事情了。
  原来桑木姥见金日禅和昆仑散人合战那个少女,相持不下,忽然起了一个念头:“我不如让他们两败俱伤,待我坐收渔人之利。对,就是这个主意,我先入洞中,取了藏灵上人那张画图再说。”
  桑木姥趁着他们激战正酣,蹑手蹑脚的绕到他们后面,正想走入山洞,金日禅
  忽地叫道:“对,咱们用车轮战法困毙这个妖女,昆仑散人,你要不要先歇一会?”他只道桑木姥是上来助阵的,一口将她的行动喝破,昆仑散人比他深沉,一听之下,心头一凛,料想桑木姥不怀好意,乘机说道:“好,我就先歇息一会。”飞身一跃,跳出圈子,抢先奔向山洞。
  幸而这两个魔头各怀私心,要不然桑木姥若是偷施暗算,那少女因为力敌两人,全神贯注,根本就不会察觉她。昆仑散人走开,她所受的压力,登时减弱,长剑一挥,将金日禅迫退两步,蓦地反身一跃,一招“大漠孤烟”,剑光直射如夫,倏的便刺到了桑木姥胸前!桑木姥又气又恨,飘身一闪,摘下了两串耳环,向那少女射出,这两串耳环乃是她的独门暗器,一共十只,带着呜呜的啸声,一只按着一只,在空中散开,互相碰击。有的斜飞,有的直射,有的相碰之后,竟然拐弯飞到!
  而且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这两串耳环,都布在山洞的面前,固然拦住了那个少女,同时也令昆仑散人受阻,不能抢在她的前面先入山洞。
  那少女人在半空,见耳环交叉袭到,她一个“鹞子翻身”,霜华剑倏地飞出一片寒光,有四只耳环被她的剑光一卷,登时绞碎,一片一片的,好像洒下了满天花雨,昆仑散人双掌齐挥,拍出了两个“大手印”,掌风激汤,呼呼轰轰,将另外六只耳环以及那满空碎片都震散得飞出数丈开外。然而他被这样的阻了一阻,桑木姥已抢在他的前面,先到洞口。
  忽听得那少女娇声喝道:“来而不往非礼也,你也接我这个!”铮的一声,一溜银光向桑木姥飞去,桑木姥长袖一挥,施展铁袖功夫,想卷住这汶暗器,那知这少女的劲力竟是大得出奇,“嗤”的一声,暗器穿过衣袖,激射而上,铲去了她的半边耳朵,原来这暗器乃是少女的头簪。桑木姥去了半边耳朵,虽无大碍,但她那耳环形的暗器,从今之后,却是休想挂上去了。
  桑木姥辈份甚高,被一个小辈铲去半边耳朵,引为奇耻大辱,解下一条腰带,迎风一抖,当作软鞭使用,同那少女横扫过来,同时叫道:“这妖女太过无礼,咱们何必与她讲什么武林规矩,乾脆先毙了她,连车轮战也不必了。杀了她咱们再一齐进这山洞去搜索藏灵上人!”金日禅心肠虽然较直,却也不是笨人,见桑木姥与昆仑散人刚才好像要抢着先入山洞,猛然醒觉,猜到了他们的用心。想道:“三人合力杀这丫头,虽是不大光采,但却可以防止自己人先起内阕。”於是首先响应,怪棒一挥,疾攻而上,而且大声嚷道:“对,对!咱们有福同享,有祸同当!杀了她再入洞寻宝!”昆仑散人见他们已经说开,当然不好意思再入山洞。於是这三大魔头,都撕下了面子,不顾武林身份,合力对付一个籍籍无名、初出江湖的少女。
  桑木姥姐妹练的是西藏密宗的“柔功”,她的妹妹桑青娘昔年就曾以一根腰带,与冰川天女恶战过一场,虽然败在冰川大女剑下,也曾斗到百馀招外。桑木姥的功大比妹妹更高,这条腰带挥舞起来,有缠、打、圈、扫、箍、卷、沾、拖八法,可柔可刚,比之寻常软鞭,厉害何止百倍!
  这少女对付一人绰有馀裕;对付两人,也还勉强可以支持;对付三人,则已是力不从心,只有招架之功,毫无还手之力!
  激战中昆仑散人一个“大手印”将少女的剑尖震歪,桑木姥的腰带见缝即钻,好像毒蛇吐信一样,倏的便穿了进来,卷着这少女的手腕,虽然不是持剑的那一只手,但受了牵制,这少女的身法登时迟滞不灵,金日禅怪棒一挥,将她的宝剑对出外门,昆仑散人一声怪笑,立即一掌向她的额门拍下!
  那少女霍的一个“凤点头”,头上的一股银钗倏地飞起,昆仑散人见过她这暗器的功夫,早有防备,左手一招,发出了一股阴柔的掌力,右手拍出的那个刚猛之极的“大手印”,仍然原式不变,同那少女的头顶直拍下来。
  以昆仑散人的功力而论,他所发出的那股阴柔掌力,本来可以卸掉银钗的激射之势,将它招入手中。哪知就在这一瞬间,他左手的手腕忽似给利针刺了一下似的,掌势一偏,掌力登时减弱了一半,那股银钗飞上,正好迎着他拍下来的右掌,“波”的一声,插入了他的掌心,拍下来时,不但失了准头,力道亦已大大减弱,这少女何等机灵,一个“盘龙绕步”,立时闪开,利剑一挥,先把桑木姥缚着她左手的那根腰带割断,随即一招“推窗望月”,把金日禅的怪棒汤开。
  这两个魔头还未知道昆仑散人受了暗算,被这少女出其不意疾攻几招,几乎吃了大亏,弄得莫名其妙。昆仑散人掌心鲜血淋洒,大怒骂道:“好妖女,你用的是什么恶毒的暗器?今日非要你的命不可!”一咬牙,忍着疼痛,拔出了掌心的那支银钗,取出了一对判官笔,右笔盘旋飞舞,让着胸口咽喉等处要害,左笔立即抢入内圈,戳那少女的命门要穴。
  就在这时,忽听得山坡上有人哈哈大笑,朗声说道:“瞎了眼的老妖怪,刚才不是我打你,你却算在我的头上,现在分明是我打你,你却又赖别人。好笑呀,好笑!像你这等有眼无珠的老糊涂,居然也敢在这里丢人现世。”
  江南大喜如狂,登时忘了害怕,拉着邹绛霞的手道:“我说他一定会来,你瞧这不就是他来了!”便要爬山洞口去看,恰懊金日禅一棒打来,击中洞中的岩石,石片碎落如雨,江南身上的衣裳也结石片划破了几处,吓得连忙再躲进去,邹绛霞笑道:“你安份些吧,等你的金大侠打赢了,你再出去见他也还不迟。”外面金世遗的声音传进夹道:“江南,你这小子倒很有良心,居然还惦记着我,好,就看在你的份上,我叫这三个混蛋一齐滚蛋便是!”邹绛霞笑了起来,小道:“爹爹妈妈将金世遗说得多么可怕,却原来是这样有趣的人。”江南更是乐不可支,对着邹绛霞指指自己的鼻子,意思是说:“你瞧,我没有吹牛吧?金世遗是看在我的面上才来的哩!”
  其实金世遗乃是为那少女来的,那几个魔头骂他的时候,他已经来了。他发现那少女躲在山上他却又躲在少女的身后。那几个魔头没有发觉少女:那少女因为全神贯注在那三个魔头身上也没有发觉金世遗。金世遗想看这少女的功夫,故意不露声息,后来看到这少女的武功好得出奇,大为诧异,因此直等到她最危险的时候才现出身来。正是:
  独战三魔人不识,风尘怪客费疑猜。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分享到:
三字经-孟母三迁
古代文人如何用诗词描写女人的乳房
望庐山瀑布·日照香炉生紫烟 (唐)李白
火柴大王刘鸿生的冒险创业故事2
沿路做记号的小狗1
人世间有种情感叫“喜欢”,另一种叫“爱”1
清朝百姓买房子如何办贷款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