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风雷震九州 >> 第二十七回 峭壁留痕惊恶报 名山逑旧儆凶顽

第二十七回 峭壁留痕惊恶报 名山逑旧儆凶顽

时间:2013/9/27 13:52:28  点击:2722 次
  “再也猜想不到的人?难道是那黑衣少年给人救起?难道是祈圣因死里逃生?难道是宇文雄重返师门?”叶凌风心中七上八落,央求江晓芙道:“好师妹,你就告诉我是谁吧,省得我瞎猜了。”
  江晓英笑道:“反正一会儿你就见到,着急什么?怎么?你好像有点害怕?”
  江晓芙今日的心情很好,有意捉弄她的师兄,叶凌风却给她弄得越发谅慌,硬着头皮道:“师妹说笑了。我只是好奇而已,何来害怕。昨晚鹰爪孙拿毒针打我,我都不害怕呢。这次来的想必是哪位武林前辈,师母要我见客吧。”
  江晓芙笑道:“你猜错了。要见你的人恰好是你的同辈,妈从来没见过他,但今后就要把他当作家人骨肉一般看待,要留他和咱们同住的。这,你可难猜了吧。”
  叶凌风这一惊非同小可,心道:“如此说来,不是那黑衣少年是谁?”几乎就要转身逃跑,但已经来不及了,说话之间,他们已到了客厅前面,只听得谷中莲叫道:“风侄,快来,爷爷已经回来了。”
  叶凌风一听,心中大石放下,说道:“原来是爷爷,师妹,你怎么胡说一通?”话犹未了,只听得江南说道:“凌风,我给你带来了一位师弟,你们快来行过见面礼。”
  只见在江南身后,闪出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孩子,说道:“这位是大师兄吧?叩见大师兄。”叶凌风一看,既不是黑衣少年,也不是宇文雄,这才完全定下心来,大喜过望,连忙将这孩子扶起,道:“你是李光夏师弟么?”
  那孩子道;“不是,我名叫林道轩,李家哥哥是我最要好的朋友,我也知道现在又与他是同门了,但师父还未找到他。”
  谷中莲道:“这孩子是你师父在米脂新收的徒弟。他的爹爹就是天理教的教主林清。”
  叶凌风一听,林道轩有这么大的来头,不禁暗暗有点妒忌,心道:“这小子的父亲是教主。天下钦敬的反清英雄,他长大之后,凭着他父亲的声望,我这个掌门大师兄的光彩只怕都要给他夺去。”心中不舒服,脸上可还是一副高高兴兴的神情,拉着林道轩的手道:“好极了,我可多了一位好师弟啦!师父呢,怎么却不见他?”
  谷中莲道:“你师父上华山看他义父华天风去了。”
  叶凌风不觉又是心头一跳,问道:“就是那位被称为天下第一国手的华山医隐么?”
  谷中莲道:“不错。他的女儿是马萨儿国的王后,也正是我的二嫂,你的嫡亲婶婶呢!你不知道么?”
  叶凌风道:“这事爹爹是说过的。但爹爹曾再三向我叮嘱:
  在马萨儿国的太子未继位以前,不许我踏上本国土地认亲,也不许我泄露本身来历,只能让姑姑你们一家人知道。所以我始终不敢去见华爷爷。免得传到叔叔耳中,他要把我找回去继承王位。”
  叶凌风早已知道那黑衣少年的身世秘密,所以说来毫无破绽,但他害怕的却是另一件事情。这“华山医隐”华天风的名字突然触起了他的一重疑虑。
  那黑衣少年当时伤得很重,叶凌风是在他断气之后才离开的,后来他却怎么会活转过来?是谁有这本领使他起死回生?
  但叶凌风随即在心中暗笑:“那小子是在麦积石山受的伤,与华山相距何止千里?哪有这样凑巧的事,恰好遇上华天风来救了他?他当时曾服了小还丹,也许是一时断气昏迷,后来苏醒过来?
  “这小子直到前天才知道我冒充他的身份,即使他见了华天风,我的秘密他们还是未能知道的。何况这小子要遵守父亲之嘱,不能上华山去见华天风!
  “总之他遇上华天风的机会是微乎其微。我可不必瞎疑心了。”
  叶凌风正在心思不定,只听得谷中莲叹了口气,说道:“我明白你爹爹的一片苦心,他是自责太深了。”歇了一歇,笑道:
  “这些旧事不谈了。你师父可看实惦记着你呢。这是他给我的信,上面提到你——你可以拿去看。”
  原来江海天、仲长统等人,那日与上官泰分手,下了天笔峰之后,仲长统带几个徒弟北往落阳,处理一件待他解决的帮中事务,却叫大弟子元一冲陪江海天师徒南行,先去参加氓山之会。
  江海天一心是要回家的,不料才走了三天,途中忽然接到他义父华天风托丐帮代传的书信,信写得很简单,只是说有紧要的事,要江海天立即去见他。义父有命,天大的事情也只好暂时搁下。于是江海天遂把林道轩交给元一冲,叫元一冲带他回家,自己先往华山去见义父。
  德州的丐帮分舵舵主杨必大是元一冲的师叔,元一冲送林道轩在东平县江家,道经德州,在杨必大家中住宿。恰巧就在那天晚上,江甫也来到了德州的丐帮分舵报讯,元一冲就把林道轩交给了江南,让江南带他回家。
  江海天写给妻子那封信,除了说明他暂时不能回家的原因外,还提到了叶凌风。信中嘱咐,倘若叶凌凤已经回到家中,就叫谷中莲带他赴氓山之会,在天下英雄之前,正式宣告他是江海天的掌门弟子。
  武林中一个新门派成立,掌门弟子的地位非常重要,通常总要邀请若干武林前辈,举行仪式的。如今江海天虽然免去这个仪式,但藉氓山之会,介绍他的掌门弟子,那是更显得隆重了。江海天信中还说他尽可能在独臂神尼的忌辰赶到氓山,主持此事。但要是因事耽误,就由谷中莲以叶凌风师母的身份代为宣告,不必等他。
  叶凌风看了此信,心花怒放,却装作一副惶恐的神情说道:
  “师父是武林第一人物,弟子德簿能鲜,缪膺掌门之选,只怕见笑天下英雄。”
  谷中莲道:“江湖上以侠义为先,你与萧志远在泰山舍命相救李文成父子之事,江湖上也有不少人知道了。你如今武功虽未大成,但以你的聪明,他日必将为本门放一异彩。你已薄有侠名,又是你师父的掌门弟子,谁还敢看轻你。”
  江晓芙也为叶凌风高兴,说道:“大师哥,这次你可以在天下英雄之前露面啦!你不必假客气了,你应该大大的得意才是。”江晓芙心直口快,想到什么就说什么,其实是未存有讥讽之意的。叶凌风听了,却不由得满面通红。
  谷中莲道:“芙儿,你说话真没分寸,好在你师哥懂得你的性情,不会多心。不过风侄,我也希望你以本门的掌门弟子身份,见过了天下英雄之后,必须格外谦虚,切戒骄傲。我知道你为人谨慎,本来也无需我嘱咐你的了。”
  叶凌风道:“姑姑的教训,侄儿紧记在心。师父恩重如山,弟子决不敢损了师门声誉。”当下跪下来向谷中莲磕了一个响头,表示领取师门教训。
  谷中莲道:“好了,好了。我是要你对外人谦虚。对自己人可不必大多繁文缛礼。你收拾几件替换的衣裳,咱们就可以走了,爷爷,请你留在家中看守。轩儿,你也随我去见见世面吧。
  你一路奔波。身体可觉疲累?”
  林道轩道:“不累,我天无跟着师父跑路,早已惯了。这两天爷爷要我骑马,我反而不惯呢。”
  江南笑道:“这娃娃倒是个天生的练武根骨,能吃得苦,人又聪明。他师父教他的换息吐纳的功夫,才不过一个多月吧,他已经很能够运用了。”“换息吐纳”是一种上乘的运气功夫,可以令人气力悠长,善于耐劳,久战不疲。叶凌风听了,心中更是隐隐妒忌。
  江南又道:“武林中求名师难,求佳弟子也是不易。海儿一年之中,收了三个徒弟,还有一个已经名列门墙,尚未找到的李文成的儿子。四个徒弟都是天资好人品也好的好徒弟,说起来也是武林奇遇呢!”
  谷中莲笑道:“爹爹,你总是欢喜夸赞自己人,也不怕人笑话。”
  江南道:“这是事实,并非我自赞自夸。”说至此处,忽地叹口气道:“可惜字文雄身受嫌疑,给你赶了出去。”谷中莲难过得很,说道:“在我的处境,我是不得不然。”
  江南道:“我知道,我并不怪你。但我总觉得宇文雄这孩子诚厚朴实,不像是会做坏事的。但愿他能够早日洗脱嫌疑,重新回来。”接着笑道:“我是把海儿的几个徒弟,都当作我的孙儿一般,不分彼此的呢!”
  江晓芙听他们提起了字文雄,更是黯然神伤,比她母亲还要难过。但事情早已成了定局,她也不好埋怨母亲了。
  谷中莲不愿再提宇文雄之事,说道:“轩儿的父亲是鞑子朝廷的第一号钦犯,此去氓山,与会的虽然都是正派中人,但也难保没有坏人混入。你们对轩儿的身世,必须给他保住秘密。”叶凌风与江晓芙同声答道:“我们懂得,师母母亲放心。”
  叶凌风答了这一句话,回房收拾行装。心中却是七上八落。
  暗自想道:“去年朝廷为了追捕李文成父子,费了那么大的气力。
  林清是天理教的教主,比李文成重要得多,朝廷对他的儿子,想必是更欲得而甘心的了。幸亏镇上的黑店已毁,要不然他们若来向我打听,我可不知怎么对付呢?说与不说,都是为难!”
  叶凌风匆匆拾好行装,回到客厅,刚听得师母说道:“华老爷子自从那年到过一次马萨儿国之后,又已有将近二十年不下华山了。这次他把海天找去,不知是为了何事?”
  江南沉吟道:“华天风比我年长,今年怕有七十高龄了吧。”答非所间,谷中莲诧道,“这又怎样?”江南笑道:“人老了就特别容易感到寂寞,华天风独隐华山,想找一个人和他聊聊天都找不到,过这样的日子还有不难受的吗?”谷中莲道:“爹爹真会说笑话。这么说,华老爷子是找海天陪他聊天去的了?”江南笑道:“我最怕没人陪我说话,想来别人也是一样。”
  大家笑了一阵,江南说道:“说实在的,我虽然不知道华天风为了何事把海儿找去,但料想对海儿是只有好处,决无坏处。
  你以前生怕他有甚意外,如今已经知道他的下落,也应该可以放心了。”
  谷中莲点头道:“这个当然,他去他义父那儿,我还有什么下放心的?”
  这时叶凌风已进了客厅,站在一旁,听他们的谈话。江南所说的笑话无关紧要,谷中莲那几句话他却非常留意,心里想道:“原来华天风已有将近二十年下下华山,那我更是不用担忧了。他将师父找去,总不至于是和我的事情有甚干连?”叶凌风哪里知道,华天风要与江海天所说的事情恰恰就是与他相干,而华天风,前两年也曾下过华山,不过谷中莲不知道罢了。此事以后再表。
  且说谷中莲带了女儿和两个徒弟,当日便启程前往氓山。一家人路上有说有笑,倒也热闹。叶凌风使出浑身解数,既已结师母,也讨好师妹。但江晓芙对他总是比较冷淡,反而与林道轩亲近得多。林道轩比她小三岁,两人就似姐弟一般。不过江晓芙也并非对叶凌风存有恶感,只是不喜欢他那股“气味”,觉得性情不投,因此就不大愿意和他接近,甚至迹似敷衍了。
  谷中莲是以氓山派掌门的身份,提前赶去主持开山祖师独臂神尼的祭典的。这日到了氓山,距离正日还有三天。谷中莲本来担忧带着一个孩子走路,可能要多走一两天,在会期前夕才到达的。如今早到三天,可以有比较空暇的时间与本门长幼两辈相聚,商量大小事情,心情自是十分舒畅。
  氓山春日风景绝佳,谷中莲的心情又特别好,于是一路上山,一路和他们谈说氓山派历代祖师的事迹。不多一会,已到主峰,山峰上有一条瀑布,似是一匹倒挂的锦缎,瀑布流量不大,但在丽日下洒起金色珍珠的泡沫,景色却是十分奇幻。峭壁上有个茶杯口大,四边干整,似是人工凿开的痕迹。谷中莲笑道:“你们看见了石壁上的裂痕么?你猜这是怎么来的?”
  江晓芙道:“这似乎不是天然的裂痕。妈,为什么在好好的石壁上凿一个窟窿?”
  谷中莲道:“不错,这是人工造成的,但却非有心开凿。这里面有一个令人惊心动魄的故事。”
  江晓芙道:“我最喜欢听故事了。妈,说给我们听听好不好?”
  谷中莲道:“好。这故事对于你们也是一个很好的教训。
  “这个窟窿是了因和尚的禅杖戳开的。”
  “氓山派开山祖师独臂神尼门下有八个弟子,以了因居首,号称‘江南八侠’。了因不但是大师兄,武功也是以他最强。他的六个师弟都是他代师传授的。所以对于这六个师弟来说,他是以大师兄而兼有‘半师’之份。”
  江晓芙道:“你不是说的‘江南八侠’吗?那么了因应有六个师弟。”
  谷中莲道:“最小一个是独臂神尼的关门弟子日四娘。吕四娘拜师之时,了因早已出道了。她的武功是师傅亲自传授的。
  “独臂神尼早就发觉了因心术不正,恐防自己死后,无人能够制他。遂把自己晚年精研的一套剑法,传给了吕四娘,并授她一面金牌。临终遗瞩,倘若了因在她死后为非作恶,吕四娘可以凭着这面金牌,代师父清理门户。
  “独臂神尼死后,了因自以为武功已是天下无敌,果然给他师傅料中,作恶起来。且还不是一般的恶行,而是投靠清廷,为虎作怅,背叛师们。
  “吕四娘遵守遗嘱,趁着了因来祭师父,要一众师弟奉他为掌门之际,取出金牌,宣告将了因逐出本派,并摘下他“江南八侠’的头衔。了因不服,于是与一众同门,便在师傅墓前,展开了一场生死的搏斗。这一战惨烈非常,是氓山派有史以来从所未有的激斗!最后了因给吕四娘刺瞎双眼,结果了他的性命。
  他临死之时、飞出禅杖,意欲与吕四娘同归于尽。吕四娘以超卓的轻功避开,禅杖插入了石壁。后来甘凤池将禅杖取出,石壁上遂留下这个窟匠。”
  众人听说这是了因在重伤之后,临死之时的杖痕,都不禁骇然。
  叶凌风则比他的师弟师妹还多一层惊骇,了因的情形和他相似之处很多,尤其是了因前半段的历史,简直就是他今日的写照。叶凌风不禁暗地不安,“师母为什么对我说这个故事?”
  谷中莲缓缓说道:“叛师求荣,我相信你们是决计不会的。
  但也得记住这个教训,技成之后,切不可自恃武功,为非作歹。
  结交朋友,也必须小心谨慎,莫给奸人诱入歧途。否则了因的身败名裂,就是你们的前车之鉴了。”叶凌风听得师母只是一番泛论,这才放下心来,随着江晓芙、林道轩同声应了一个“是”字。
  但叶凌风从了因的故事却得到了另外的“触发”,恰恰是和师母的期望相反的“触发”。心中暗日想道:“了因之死,都是因为他的关门师妹独得师傅宠爱,多传了她一套玄女剑法的缘故。要不然了因的武功就是天下第一了,何至于落得如此下场?”他从了因的故事,又想到自己的身萨,“师父武功天下第一,我是他的掌门弟子,理该得他的衣钵真传,他年师父年老封刀,顺理成章,我也就是武林盟主了。怕只怕师父偏心,也像独臂神尼那样培植一个关门弟子。”
  叶凌风暗自盘算:“宇文雄己被逐出门墙,不足为患。我只须多费心机,讨了师妹为妻,也就不用害怕她会反对我了。这件事有师母帮忙,料想可以有八九分把握。李文成的儿子还未找到,不必管他。看来最大的隐忧,倒是林道轩这个小鬼。他沾了他父亲的光,师父定然要尽心尽力栽培他。他人又聪明,善会讨人欢喜。他来了还没两天,师母师妹就已经把他当作宝贝一般宠爱了。这样下去,只怕我这掌门弟子的地位也要动摇!可怎生想个法儿,也把他赶了出去才好?”
  叶凌风心神不定,踢着一块石头,一个跄踉,往前冲了两步,才稳住身形。江晓芙笑道:“大师哥,你怎么不看路呀?你在想着什么心事?已经到啦!”
  叶凌风抬头一看,果然玄女观已经在望。山上也已经有人下来迎接了。
  叶凌风连忙镇定心神,说道:“我是在想,今年的风声特别紧,两个月前,我和师父在路上已听说清廷准备暗算氓山派了,恐怕鹰爪孙要趁这次的大会捣乱。”
  谷中莲道:“当然要防备敌人捣乱,就只怕他们不是明来。
  嗯,来了,来了!白师伯,路师怕,谢师姑、静缘师叔,你们都好!自己人怎么这样客气呀?”原来氓山派在玄女观的弟子,以白英杰、路英豪、谢云真、静缘师太四人为首,已在寺门恭候掌门驾到。
  谷中莲将丈夫的两个徒弟介绍给她本门的长辈认识,其中白英杰、路英豪二人是叶凌风从前随师父在德州丐帮分舵作客的时候曾经见过的,其他的人则是初会。众人听说他是江海天的掌门弟子,都刮目相看,大表欢迎,不在话下。
  白英杰道:“今年是咱们祖师的百年忌辰,各大门派都准备派人来参加祭典,这都是联络好了的。还有许多武林中的成名人物,料想也要来参加此次盛会的。江大侠若能如期赶到,固然最好:倘若不能,咱们的力量,也足可以对付任何挑衅。”
  谷中莲道:“安排此会,费了两位师伯不少精神了。”
  白英杰道:“明日起客人便要陆续到来,估计今年来的要比往年多许多。”
  谷中莲道:“地方够用吗?”
  自英杰道:“玄女观已经添建了几十间房舍,还有半山药王庙也可以住一部分人。大约是够用的。只是客人太多,恐怕招待的人手不够。我想请叶世兄帮忙作个知客,和我一起专责招待各大门派的首脑人物。”
  原来白英杰老于世故,见谷中莲带了江海天的掌门弟子同来,已知道江海天有心让他的掌门弟子在会中露面,认识天下英雄。而且他对叶凌风的印象也很不错,知道他能言会道,仪表不凡,是以有此安排。
  谷中莲点点头道:“凌风虽然不是本派弟子,但也算得是自己人。既然人手不够,让他权充本门的知客,也可以使得。凌风,你意下如何?”叶凌风求之不得,谦虚几句,也就答应了。
  第二天,客人果然络绎而来,其中重要的人物,由谷中莲、白英杰亲自招待的有少林派的主持大悲禅师,有武当派的掌门雷震子,有峨眉派的长老法华上人,以及这三派的门下弟子不下百人之多。叶凌风陪着师母接待贵宾,应付得体,获得许多称赞,不在话下。
  第三天已是会期的前夕,来的客人更多。其中有一拨客人最引起叶凌风注意的是青城派的掌门辛隐农,和他率领的十二名门下弟子。青城派是中原六大门派之一,但论声名却还不及少林、武当。叶凌风之所以特别注意青城一派,并非由于它的地位,而是因为他的义兄萧志远是青城派中人,去年萧志远和他分手之后,就是回川协助冷天禄叔侄举义抗清的,这次萧志远没有来,叶凌风很想探听他的消息。
  谷中莲已先问道:“听说冷天禄在小金川揭竿起义,如今战局如何?”
  辛隐农道:“初期甚是得利,他们叔侄兵分两路,取广元,破绵竹,逼成都,川中震动。可惜到了今年春初,形势就逆转了。清廷把原任陕甘总督的叶屠户调来作四川总督,他带了十万兵马入川,义军寡不敌众,被迫退回小金川据险固守,情况艰苦得很。”
  林道轩此时也正在师母身边,好奇问道:“为什么把那个姓叶的称为屠户,他是个杀人不眨眼的魔王么?”
  辛隐农道:“此人本是两榜出身的进上,外貌倒是文质彬彬。
  但心很手辣,在陕甘总督任上,杀人如麻,故此得了个‘屠户’的绰号。这次他带兵入川,以‘清乡’的名义,在义军住过的地方的百姓,每每给他诬以‘通匪’的罪名,杀个清光!这位小哥说得不错,他的确是个杀人不眨眼的魔王!”
  周围听辛隐农说话的人都在骂那“叶屠户”,但谁也没有想到,这个人所痛恨的“叶屠户”,就正是江海天的掌门弟子、如今正在辛隐农面前的叶凌风的父亲。辛隐农因为一来就忙着谈说川中之事,白英杰还未来得及向他介绍叶凌风的身份。
  叶凌风听得众人骂他父亲,心中又是难过,又是惊恐。就在此时辛隐农眼光忽地向他望来,怔了一怔,问道:“这位是——”白英杰道:“这位叶少伙正是江大侠的掌门弟子。”
  叶凌风连忙上前以晚辈之礼谒见,辛隐农将他扶起,笑道:
  “我正要找你,却想不到先给你吓了一跳。”
  江晓芙天真烂漫,辛隐农是她父亲的老朋友,她自小就相熟的,忍不着好奇之心,便即问道:“辛爷爷,我大师哥的相貌可并不丑啊,为什么把你吓了一跳?”
  江晓芙这两句话,若是在另一个时候、另一个场合说的,叶凌风听她赞他相貌长得好,一定心花怒放,欢喜无限。但在此时此地,听她这么一问利,却禁不住心头卜卜的跳了。
  辛隐农笑道,“就因为叶少侠一表斯文,才把我吓了一跳。”江晓芙道:“这却为何?”辛隐农道:“我认得那叶屠户,他的相貌,说来奇怪,和叶少伙竟是颇有几分相似!”
  白英杰哈哈笑了起来,道:“幸亏他是我派掌门江夫人的亲侄儿,来历分明,要不然在外面行走,给人当作是时屠户的家人于侄,那就冤了!”
  辛隐农笑道:“叶世兄的来历,我也是早已知道的了。此叶不同彼叶,人有相似,物有同样,叶世兄也不必因为貌似那屠户而难过了。”
  叶凌风怕众人见疑,索性狠起心肠,骂他父亲道:“我才不难过呢,我只恨这个残害百姓的屠户,居然与我相貌相似,但愿义军早日扑灭此獠,为民除害,也好出我胸中一口闷气!”
  辛隐农说道:“叶世兄,你可愿去会一会叶屠户?说不定有机会你可以亲手杀他,为民除害。”
  叶凌风心里暗暗吃惊,害怕辛隐农是用说话试探他,只好说道:“我当然恨不得手刃此獠,老前辈的意思可是要我入川相助义军?”
  辛隐农道:“不错。我正是为这件事找你。你有一位义兄名叫萧志远的,是么?”
  叶凌风此时已知辛隐农的来意,心头一块大石方始放了下来,说道;“不错,我也正想打听萧大哥的消息。”
  辛隐农怕白英杰等人不明白,加以解释道:“萧志远是我门下弟子,他与叶少侠乃八拜之交,去年叶少侠到江家投亲,就是我这姓萧的弟子陪他去的,所以我知道叶少侠的来历。”
  解释过后,辛隐农接着说道:“目下小金川的义军处境艰危,青城派的弟子差不多都去参加义军作战了。但人力总是还嫌不够,必须向外求辰。萧志远希望你去肋他一臂之力。”
  叶凌风把眼望着师母道:“这是见义勇为之事,晚辈怎敢推辞。可是却先得向师父请示,师父现在还未回来,也不知他有无别的事情,要分派给我?”
  辛隐农笑道:“你师父的脾气我是知道的。他是见义恐后的人,你是为了此事入川,他即使有别的事情,也不会要你去办的了。实不相瞒,我此次前米,是受了冷天禄的嘱托,向天下英雄求援来的。不但希望有叶少侠去,还希望有更多的人去呢!
  谷掌门,你是这次氓山之会的主人,我也要请你鼎力帮忙。”
  谷中莲道:“这是应该的。趁这次大会,我一定为你呼吁。
  至于凌风之事,我可以替他师父答应。即使他师父不能及时赶回参加此会,也不必等他了。”谷中莲本来是舍不得叶凌风离开的,但一来这是义举,二来却不过辛隐农、冷天禄的面子,三来这也是栽培叶凌风的一个好机会。因此她替江海天一口答应,这事就算说定了。正是:
  惊他覆雨翻云手,未识奸徒是祸胎。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分享到:
比妲己更能惑主误国的一个超级美女
唐刘晏 方七岁 举神童 作正字 彼虽幼 身已仕 尔幼学 勉而致99
小马过河5
民国初期的满族妇女
关羽唯一缺点贪恋美色 为抢女人险杀曹操
中国最早的人体摄影模特 郎静山摄
十跪父母恩4
黄山寿《吴刚伐桂》(立轴、纸本)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