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侠骨丹心 >> 第四十三回 幽谷落花藏侠侣 晓星残月证鸳盟

第四十三回 幽谷落花藏侠侣 晓星残月证鸳盟

时间:2013/9/26 13:16:04  点击:3230 次
  公孙燕又最欢喜,又是惊奇,说道:“你怎么知道?”
  厉南星道:“潭里的鱼是随着瀑布冲下来的,你注意到了没有?”公孙燕道:“这又怎样?”厉南星道:“鱼在瀑布中决难存活,可以推想决不是在山上冲下来的,我这几日留心观察,随着瀑布流下的鱼,最高也不过是在离地三丈多的高处出现,在这个高度以下,水量突然加大,水流的色泽也稍微深暗,这是两股水流会合在一起之时才会发生的现象。因此我推想瀑布后面,定然另有一处活水水源,咱们只须探明这股活水的水源通向何处,就可找到出路。”
  厉南星精通水性,公孙燕是在长江边长大的,水性虽不如他,也不很弱。当下两人施展轻功,爬上三丈多的高处,以“燕子穿帘”式跃进瀑布,果然穿过了一道水帘。发现了瀑布后面别有洞天。
  那是一个山洞,有一股活水从洞中流出,好在洞中的水并不很深,仅是齐腰而已。公孙燕在厉南星帮助之下,走出了这个狭长的山洞,果然发现了一条出路,从山的另一边钻出,重见天日了!
  金逐流听到这里,笑道:“我那天到桃花谷中寻找你们,也曾发现这条瀑布,可惜我没有跳进去看,却想不到瀑布后面别有洞天。”
  厉南星按下去说道:“我们脱困之后,本来想找你的。但在路上一打听,西昌的义军已经撤退,大凉山的义军基地亦已迁移。我们无法打听到义军的消息,只好暂且放弃寻找你的念头。公孙燕怕她爹爹牵挂,要我与她南归,也好请她爹爹报仇。但我们没有去红缨会,先到了此地,这却是始料不及的。你已经见过她的爹爹,内里原因。想必你是应该知道的了?”
  金逐流道:“你们在南归途中;已经知道了公孙舵主遭受暗算之事。”
  厉南星道:“不错,我们知道了有人冒充我重组天魔教,公孙燕的爹爹又受了伤,权衡缓急轻重,回去探病之事可以从缓,这个冒名行骗之徒,则非马上揭破不可,因此我们就先来这里了。我想以公孙宏老前辈的功力,阳浩的修罗阴煞功纵然能够今他受伤,也决不能致他死命,这一点伤公孙宏老前辈自己就可以医好。”金逐流道:“你料得不差,公孙前辈最多在十天半月之后,便可恢复如常。”
  厉南星道:“我离家之时,家母曾给我一幅天魔教总舵的秘密地图,本来她是要我来查探那里刻有百毒真经的大钟的下落的,顺便叫我察视一下旧址,给我这幅地图,后来我知道百毒真经已给李敦取去,铜钟亦已毁了,我一直没有来,想不到这幅地图如今却派上了用场了。”
  金逐流笑道:“原来如此,怪不得你有恃无恐。这么说来,公孙姑娘想必是在这地道出口之处等候你了?”
  厉南星道:“不错,我叫她在外面把风,一有危险,就躲入地道,出口之处是后山一个僻静所在,也是藏有机关,外人决不会知道的。史姑娘呢?”
  金逐流道:“她扮作守夜的更夫,如今里面已经闹得天翻地覆,她在外面,不知给人发现了没有?”此时他们已经走到接近地道的出口,金逐流如有所觉,忽地“咦”了一声,说道:“外面似乎有兵器碰击之声!”
  且说史红英在外面打更,天上下着米粒般的细雨,寒风冷闲之中,史红英如是心急如焚,迟迟不见金逐流出来,不如他在里面怎么样了?过了是差不多相近一个更次了,仍然听不到有什么动静,史红英不敢擅自离开,只好等待。
  正自等得心焦,忽见有四个头目模样的人,两人一边,从庄玄两边向她走来。史红英心头一凛,想道:“巡夜的头目刚才只是一人,何以如今增到四人之多?”感到有点不妙,但又怕打草惊蛇,误了大事,一时间踌躇未决,不敢出手。
  哪知史红英不敢出手,对方已是先下手为强了。
  陡然间只听得呼呼风响,那四个人间时出手,四枚暗器一齐打来,配合得恰到好处,史红英的前后左右,都有暗器封着去路,不论躲向哪一方,都是难免受伤。
  史红英一听这暗器破空之声,就知来的都是高手。她的长剑尚未出鞘,空手只怕接它不住。
  好个史红英,剑未出鞘,身形一转,披着的斗篷已是抖开,霍的一个“凤点头”,斗逢飞舞,登时变成了一面盾牌,四枚暗器竟然给她的一张斗篷尽数荡开。
  这一下行藏顿露,那四个人纷纷喝骂:“这小子果然是奸细!”“什么小子,她是史家贱婢!”“我道是谁,原来是六合帮吃里爬外,谋害兄长的妖女!”“阳老前辈神机妙算,果然所料不差!”
  原来此时在堡中正是阳浩开始发现金、厉二人的时候,阳浩已经在调兵遣将了,但史红英在外面尚未知道。
  阳浩是个老谋深算的人,金逐流何以能够逃得过守卫的耳目,潜入这堡垒来呢?他一加琢磨,立即料到金逐流在外面定有党羽,至少有一个守夜兼打更的人是给金逐流的同党替换。因此他派出的这四个人,当然就不是寻常的头目,而是天魔教中第一流的高手!史红英打落暗器的功夫,乃是史家的“沾衣十八跌”的家传绝技,这四名高手,有三个人是曾经见史白都使过的,当然也就立即知道了史红英的身份了。
  这四个人喝破了史红英的行藏,立即一拥而上。一个使的是厚背斫山刀,一个使的是水磨钢鞭,一个使的是青铜锏;最后一个却是双手空空,什么兵器都没有的黄衣老者。但在四个人中,却以他的本领最为厉害。
  黄衣老者后发先至,史红英把斗篷一挥,使出了“夜战八方”的招数,配合上独门的“沾衣十八跌”的功夫,荡开了斫山刀和水磨钢鞭,不料却挡不住那双手空空的老者,只听得声如裂帛,那张厚厚的斗篷,竟给这黄衣老者以鹰爪功硬生生地撕成两片。
  史红英一个移步换形,唤道:“来得好!”陡然间,只见剑气森森,白刃耀眼,一柄明晃晃的利剑已在斗篷裂开之处伸了出来。
  黄衣老者想不到她出剑如此之快,慌忙一缩右手,左臂一弯,却以肘捶攻去。只见寒光一闪,黄衣老者的长袖给削去了一截,幸亏他笼手袖中,剑锋削得差了半寸,否则连他的手指也将割掉,史红英也险些给他的肘捶撞中,跄跄踉踉的斜走两步,抛开撕破的斗篷,左手解下围腰的软鞭。
  这一招双方各以凌厉的杀手攻扑,当真是险到了极点!史红英固然是心头暗措叫苦,只怕不能在这四名高手围攻之下突围;那黄衣老者也是不由得不吃了一惊,本来他的鹰爪手是连环三招的,给史红英以凌厉的剑法,迫他缩手之后,第三招已是变为双掌护身,不敢攻敌了。
  使青铜锏的那个汉子见史红英似乎脚步不稳,以为有机可乘,喝道:“并肩子上呀!”一招“举火撩天”,青铜锏向上磕去,准备瞌开史红英的长剑,青铜锏就可以打碎她的琵琶骨;使水磨钢鞭那个汉子和他一向是‘焦不离孟,孟不离焦”的伙伴,两人配合有素,水磨钢鞭的汉子听得他一打招呼,根本不用看他出的是什么招法,便即使出一招“铁梨耕地”,长鞭霍地来打史红英的双足。
  一个是“举火撩天”,一个是“铁犁耕地”,配合得恰到好处,但若史红英应付得稍微失宜,顾得了头,顾不了脚,顾了脚,顾不了头,那就一定要重伤在这两人的鞭锏之下了。
  不料史红英的脚步看似踉跄,其实印是奇妙莫测的“醉八仙”步法!
  她轻功超妙,鞭剑双绝,这两人配合得虽然极好,也还是难奈她何。此时她已解下软鞭,以鞭对鞭,软鞭一绕,缠上那人的水磨钢鞭;以剑敌锏,剑锋一晃,偏旁一引,使了个“卸”字诀,轻描淡写的就把青铜锏拨过一边去了。使水磨钢鞭那个汉子沉腰坐马,猛力一拉!
  史红英吃不住这股猛劲,身向前倾,脚下仍然踏着“醉八仙”步法,顺着崩倾之势,唰的一剑,从那使青铜锏的汉子所意想不到的方位刺来。“波”的一声,剑尖穿过这人的“护肩”,这人本来是想打碎她的琵琶骨的,反而几乎给史红英刺穿他的琵琶骨。幸亏他的“护肩”乃是三寸多厚的皮革所制,史红英的剑尖刺入了一寸有多,尚未穿过,那黄衣老者又已扑上来了。
  史红英陡觉劲风飒然,不用回头,已知是本领最强的那个黄衣老者在她背后攻到,当下跟不得伤这使青铜锏的汉子,立即反手一剑,化解了对方“鹰爪功”的拿手绝招!迅即软鞭抖开,放松了那使水磨钢鞭的汉子,身形一飘一闪,软鞭以“风刮落花”的招数扫出,恰恰又扫开了从侧面斫来的一柄厚背斫山刀。
  以史红英的本领,若然是单打独斗,这四个人都不是她的对手。但在他们联手围攻之下,史红英却是有点应付不暇,情知久战下去,定要吃亏,心里想道:“不知逐流在里面怎么样了?但我如今已经给人发现,那也无须顾忌打草惊蛇了。”当下便即用“传音入密”内功叫道:“逐流,快来!”她哪里知道,金逐流此时已是和厉南星在那地道之中,“传音入密”也传不到他的耳朵,
  这四人乃是天魔教中一流高手的身份,觉得以四人围攻一个女子,已是有失体面的事,既然胜算在握,为了保持身份,自是不愿再向堡中求援。
  那黄衣老者连使几招极为凌厉的擒拿手法,把史红英逼得东躲西闪,得意洋洋,哈哈笑道:“你那相好的姓金的小子早已在里面束手就擒啦,你喊破了喉咙也没人来救你了。你要见这姓金的小子,只有乖乖的放下兵器,跟我们进去吧!”
  话犹未了,忽听得暗器破空之声,跟着一个银铃似的声音冷笑道:“还有我在这里呢!用不着金逐流亲自动手,我和史姐姐就可以将你们接班妖人收拾。”
  使厚背斫山刀的那个汉子在四人之中气力最大,身法却是最笨,听得暗器破空之声,脚步尚未迈开,只觉腰间一麻,已是给一枚钱镖打中,哎哟叫道:“好丫头,你、你敢暗算……”“老子”两字未能吐出口来,已是“卜通”倒下。这枚钱襟正好打中了他的愈气穴!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一个黑衣女子,手持双剑,旋风般的杀了到来!史红英又惊又喜,叫道:“公孙姐姐,你、你,原来……”公孙燕笑道:“不错,我尚未报仇,还舍不得死呢!”围攻史红英的这四名高手,看见公孙燕突然来到,不由得都是大吃一惊!他们并非是害怕公孙燕,而是害怕她的父亲——在武林中声名仅次于江海天的红缨会总舵主公孙宏!
  那次公孙宏在此误遭暗算,中了毒又受了修罗阴煞功之伤之后,仍然能够只凭一双肉掌,独自一人就闯出了天魔教总舵,那一仗杀得天魔教上下人等,人人都是胆战心惊!生怕他伤好之后,就要赶来报仇。
  此时他们看见公孙燕来到,心中都是不免如此想道:“公孙宏这老儿决不会让他的女儿独自来的,一定是地的伤已经好了,哎呀,说不定这老儿就躲在一旁,看咱们是怎样对付他的女儿呢!”
  说时迟,那时快,公孙燕已是旋风般地扑到,双剑矫若游龙,左一招“大漠孤烟”,剑直如矢,指向那青衣老者的咽喉,右一招“长河落日”,剑势如环,圈住那个使厚背斫山刀的汉子。
  青衣老者吓碍连忙叫道:“我对令尊素来钦敬,不敢得罪姑娘。姑娘有话好说!”但公孙燕出剑何等之快,这青衣老者话犹未了,只觉胁下一麻,已是给公孙燕刺中了穴道。本来以这青衣老者的功夫,虽然不及公孙燕,但也相差不远,至少可以斗到百招开外的,只因心里一慌,斗志消失,这就冷不防的一个照面便着了公孙燕的道儿了。
  使厚背斫山刀的那个汉子,本领较弱,但却是阳浩的心腹,胆子也较那青衣老者大些,是以当公孙燕的左手剑向他刺来之时,他立即就使出刚猛的刀法招架,心里想道:“就算公孙宏这老儿来了,我也得把她的剑打落再说,总不能平白让她伤了。”
  公孙燕一剑剑中那青衣老者的穴道,说道:“看在你钦敬我爹爹的份上,饶你不死!”跟着一声冷笑,左剑一圈,圈着了那人的厚背斫山刀,右剑抽了出来,唰的就从圈中刺进,冷笑说道:“你这厮无礼,我可不能饶你了!”
  使厚背斫山刀的这个汉子,在天魔教中虽然算得是个高手,在武林中只不过是二三流的脚色,公孙燕的剑法己尽得乃父真传,狠辣奇诡,岂是他所能抵敌?只听得“咔嚓”一声,这人的一条手臂已给公孙燕斩掉,胸口也着了一剑,登时痛得晕了过去。
  任公孙燕收拾这两个汉子之际,史红英也是当仁不让,她像和公孙燕竞赛似的,鞭剑齐上,一鞭打碎了那个使水磨镜鞭的汉子的琵琶骨,跟着又一剑刺中了那个使青铜锏的汉子。这两个人也都倒在地上,要爬也爬不起来了。
  史红英欢喜得几乎说不出话来,公孙燕笑道:“你想不到会在这里见着我吧?听说你做了六合帮的帮主,我还未曾向你道贺呢。”
  史红英道:“这些事慢慢再说,厉大哥呢?”公孙燕道:“有人冒他的名做天魔教的教主,他跑去找这个人算帐了。”
  此时正是阳浩指挥党羽包围金、厉二人的时候,香堂里面呐喊的声音已是隐隐可闻。史红英道:“我和逐流正是为了此事而来。嗯,你听!里面好像已经打起来,咱们赶快进去吧!”
  公孙燕笑道:“不用进去,你跟我来,包管你见得着他们。”
  话犹未了,只听得好几个声音同时叫道:“捉奸细,快来捉奸细呀!”
  公孙燕道:“快走,快走!咱们犯不着在这里和他们硬拼!”
  史红英不知她的葫芦里卖什么药,只好跟着她跑,阳浩的得力手下,除了派出来那四个高手之外,其余的人都在里面,此际跑出来捉拿“奸细”只不过是几个巡夜头目,哪里能够追得上她们?
  公孙燕跑在前头带路,不消片刻,正是到了后山,把追兵远远甩在背后,连呼喊声音也听不见了。
  公孙燕停下脚步,自言自语道:“不错,是这里了。”
  史红英诧道:“你带我到这里做什么?”原来她们立足之处,正是荆棘丛中。
  公孙燕道:“这里有一条地道,可以进去天魔教的内香堂,厉大哥和我约好,里面倘若出了事情,他会从地道走出来的。”
  史红英这才明白,说道:“原来如此,但不知他们二人已经会面没有?”
  公孙燕道:“你若是心急,唯们也不妨进去看看,反正这里没有人,不怕泄漏秘密。”
  公孙燕正要教她开启地道的方法,史红英忽地“咦”了一声,说道:“好像有什么声息,莫非是……”话犹未了,只听得衣襟带风之声,果然是有一个夜行人来了。
  史红英吃了一惊,心道:“此人不知是谁,轻功可是高明之极。”公孙燕喝道:“是谁?”陡然间一条黑影出现在她们的面前,阴恻恻地冷笑道:“原来是你们这两个臭丫头,好呀,今晚你们撞着了我。正好叫你们抵偿中儿的性命!”
  这个人不是别个,正是在西昌漏网的文道庄。他的儿子文胜中死在义军之手,他立誓要为儿子报仇,看见义军的人就杀。
  史红英知他本领了得,立即先发制人,唰的一剑就攻过去,刺他的左肩井穴。公孙燕斜身掠进,剑如飞凤,与史红英配合,刺他右肩。
  他们二人的剑法都是以轻灵迅捷见长,不料她们出剑虽快,依然是刺了个空。
  掌风剑影之中,只听得“蓬”的一声,一条粗如人臂的树枝应手而折,文道庄的掌力排山倒海般的涌来,史红英绕树疾走,幸而没有给他伤着,但见他如此声势,也是不由得暗暗吃惊。
  文道庄狂笑道:“知道厉害了么?”呼的一掌又向公孙燕打去。公孙燕回剑防身,但听得嗡嗡之声不绝于耳,剑尖竟是被掌力震荡得晃刻不休!
  史红英见势不妙,连忙挥剑抢攻,说时迟,那时快,文道庄的第三掌又至,适才那两掌威猛之极,这一掌打出,却是无声无意,史红英怔了一怔,陡地心中一凛,只觉那股掌力有如暗流急湍,力可吞舟。幸亏史红英轻功超卓,一觉不妙,立即便是一个“细胸巧翻云”倒纵避开。闪避得虽然巧妙,但胸口也好似受了巨锤一击似的,五脏六腑都几乎翻了转来,原来文道庄已是用上了“三象神功”。
  史红英又是吃惊,又是诧异。她并不是没有见识过文道庄的“三象神功”,在西昌之时,她也曾与文道庄单独交过手,当时虽是敌不过他,但在十数招之内,也还抵挡得住,远不若今晚的吃力,只不过两个照面,就几乎伤在他的掌下。史红英心想,怎的相隔还未有三个月,他的三象神功竟然精进如斯。
  史红英有所不知,原来文道庄所练的“三象神功”乃是一种介乎邪正之间的内功,可以有两种练法,走正宗内功的路子来练,功力只能渐进,但却精纯,而对身体没有妨害;倘若走邪派的霸道路子来练,见效极快,但对身体却极为有害。
  文道庄的火候距离炉火纯青的境界尚远,本来不敢用邪派的方法练功的,但在他的儿子死后,他一心只想报仇,已是陷于半疯狂的状态,竟然不择手段地走最霸道的路子来练“三象神功”。大功告成之后,方始发觉已有走火人魔的预兆,多则一年,少则半载,就将成为废人。他业已走入魔道,自是不知后悔,发觉了有走火入魔的预兆,更是急于要在这一年半截之内,杀尽仇人了。这次他来徂徕山,就是想与阳浩联手,计划怎样把他心目中的强仇大敌一一除掉的。
  史红英这几个月与金逐流朝夕一起,得益不少,尤其在正宗的内功心法上,得了金逐流的传授,已有小成,是以虽然感到吃力非常,也还可以勉强抵受,当下运气三转,气沉丹田,胸口的痛楚登时消失。
  公孙燕剑法极为精妙,但功力不足,比之史红英尚要稍逊一筹。在文道庄的三象神功猛攻之下,史红英勉强可以支持,公孙燕却已是感到气也透不过来了。
  此时公孙燕正站在地道的出口,盼望金逐流与厉南星出来。迟迟不见,心里大为着急。
  当下虚晃一招,绕树而走,稍梢松了口气,连忙发出一串长啸。
  她发啸的用意当然是向金、厉二人报警,文道庄却以为是她催促父亲快来的讯号,心里想道:“公孙宏这老儿料想不会让她女儿独自来此,堡中有呐喊厮杀之声,想必是这老儿已在里面和阳浩他们打起来了。这老儿若是赶来助这两个丫头,倒是有点棘手。”
  公孙燕燕甚是机灵,察觉文道庄怔了一怔,掌力也似平稍微减弱一些,立即猜到了对方的心思,叫道:“爹爹,快来!”
  公孙燕原是想扰乱对方的心神,只盼能够多支持一刻便有转机。哪知她不叫喊还好,一喊出来,反而激使文道庄必须痛下杀手了。
  文道庄猛地一声狞笑,阴恻恻地说道:“即使公孙老儿来了,我也不惧。但你却已是不能活着等到见你的爹爹了!”
  猛听得“轰隆”一声,文道庄一掌劈倒了一棵树,公孙燕正在这棵树的后面,几乎给它压着。
  地道的出口是一片长满荆棘茅草的荒地,只有这一棵树可以用来掩蔽,树一倒下,公孙燕的轻功已是难以闪游。文道庄呼呼的连发三掌,竟是隐隐挟着风雷之声!
  史红英鞭剑齐施,长鞭缠足,短剑欺身而进,冒险攻他的上三路。这一招是她家传剑法的精华所在,剑尖颤动,同时攻他的三处要害。左刺胸前的“乳突穴”,右刺他的琵琶骨当中的“肩井穴”,中刺他小腹的“愈气穴”。而以刺“肩井穴”为主,其他两处作为陪衬。
  这一招杀手剑招凌厉非常,文道庄不得不暂时放松公孙燕,一个转身,大怒喝道:“先毙了你这臭丫头!”掌力奔雷闪电般的倏然而至,剑光登时又被震散,有如波心荡月,闪起了千点银光,又如黑夜繁星殒落如雨。
  就在这个当儿,史红英只觉肩头微痛,“嗤”的一声,右肩的上衣已是给文道庄撕破!原来文道庄是要抓碎她的琵琶骨,以报复她剑刺自己的肩井穴的,史红英在间不容发之际,恰恰避开,同时公孙燕亦已快剑疾攻,她这一招也正是攻敌之所必救的精妙剑法。
  三方面动作都是快如闪电,文道庄来不及向史红英追击,一个转身“铮”的一声,弹开公孙燕的青钢剑!迅即化指为掌,划了半道弧形,双掌同时击下,又是一招“雷电交轰”!
  公孙燕的功力比之史红英尚要稍逊一筹,这一招“雷电交轰”乃是威猛无伦的杀手,文道庄已经把“三象神功”发挥得淋漓尽致,公孙燕如何能够抵挡?
  只听得“当”的一声,公孙燕的青钢剑已是给文道庄打落!公孙燕身形急起,离弦箭般的向前疾窜,文道庄喝道:“哪里跑!”如影随形的一个起伏就追了上来!
  眼看文道庄就要抓着了公孙燕的背心,猛所得又是“轰”的一声巨响,震耳欲聋!地道出口处的那块大石滚开,金逐流、厉南星一齐冲出。
  史红英受了掌力的震荡,不由自己的在地上打了几个盘旋,此时兀是未能稳住身形。
  金、厉二人都是大吃一惊,金逐流奔向史红英,厉南星急忙跑过去挡住文道庄。
  文道庄狞笑叫道:“还我儿子的命来!”双臂箕张,左手是大擒拿手法,五指如钩,向厉南星的天灵盖抓下;右掌蕴藏着‘三象神功’的威力,劈向他的胸膛。左脚同时飞起,踢他小腹!这一招三式全是拼了性命的打法。
  厉南星吃了一惊,心想:“这人敢情是疯了!”百忙中使出“天罗步法”,避开了文道庄飞脚,双掌合抱如环,以柔劲荡开了文道庄的一抓。但文道庄向中路劈来的掌力厉南星仍是不能躲过。两条人影倏分倏合,厉南星大叫一声,陡地一个筋斗倒翻出一丈。“天罗步法”和大须弥掌式乃是金世遗亲自传授的上乘武功,厉南星用出这两种武林绝学,竟然只是一个照面就败在文道庄的手下,此时连金逐流都是不由得大大吃惊了!
  史红英甩开金逐流的手,急声说道:“我没受伤,你快去!”无须她的催促,金逐流已是一跃而起!
  文道庄大喝道:“好呀,金逐流你这小子也来了!哈哈,哈哈,哈哈哈!这正是天堂有路你不进,地狱无门你偏进来!好极了,好极了!还我儿子的命来!”
  金逐流一溜烟般地滚到,闪电般的在地上打了几个盘旋,文道庄双掌快刀也似的劈下,狂笑声中,金逐流陡然跃起,只在这一起一伏的刹那之间,他已是接连使出了七手怪招,把文道庄的刚猛绝伦的掌势一一化解开去!
  史红英叫道:“使玄铁宝剑,玄铁宝剑!”
  金逐流和文道庄交上了手,心中也是好生诧异,不解他的武功何以会忽然高了这么多。
  激战中文道庄一掌劈下,金逐流“哎哟”一声,倒在地上!厉南星失声惊呼,正要跑上去,不料刚刚迈出一步,只觉胸中气血翻涌,原来他刚才受了文道庄掌力的震荡,虽未至于受了内伤,但急切之间,气息已是难以调匀,一双脚都不听自己的使唤了。
  厉南星自知有心无力,暗叫“糟糕!”忽听得史红英笑道:“厉大哥不用担心!”厉南星抬头一看,只见金逐流已经跳起身来,手中拿着玄铁宝剑,郎声说道:“文道庄,亮兵器吧,咱们较量较量剑法!”文道庄手里却拿着一幅破布。
  原来金逐流得史红英提醒,但却腾不出手来拔剑,因此只好用一个古怪的身法,佯作跌倒,伏地打了个滚,这才能够抽空拔剑。文道庄身手何等矫捷,立即疾抓下去,撕破了金逐流的衣裳。不过这也在金逐流意料之中,算准了有惊无险的。此时他己拔剑出鞘,文道庄仍是空手,本来地可以凭着玄铁宝剑的威力,立即进招,杀个文道庄措手不及的,但金逐流却不愿意有失名家风范。
  文道庄领教过玄铁宝剑的厉害,心里想道:“幸亏这小子骄傲得很,否则给地抢了先手攻势,今晚只怕难逃一败。”
  史红英吃了一惊,叫道:“可惜,可惜!”文道庄大笑道:“可惜已经迟了!”笑声中只见一道黑油油的光华已是倏地向金逐流卷去!
  原来文道庄所用的软剑也是一件宝物,那是百炼精钢化成的绕指剑,不用之时可以当作腰带的,在西昌那次交手,文道庄用软剑对付金逐流的玄铁宝剑虽然不敌,但吃亏亦非常大。
  厉南星叫道:“贤弟小心,这是毒剑!”原来文道庄在那次斗剑败给金逐流之后,重新用毒药淬过软剑。只要给他伤了一点皮肉,就会见血封喉。
  金逐流心道:“怪不得他这把剑现出黑油油的光华,原来是‘喂’了毒的。”当下加多了几分提防,但却也傲然不惧,恃着玄铁宝剑的威力,一招“五丁开山”,就劈下去!哪知文道庄已经练成了邪门霸道的“三象神功”,同样的一把剑,在他手中已是大大的不同了!
  双剑一交,只听得铮的一声,文道庄的软剑弯曲如弓,但玄铁宝剑却也不能将它削断。文道庄喝道:“看剑!”倏然间那柄软剑弹了起来,刺向金逐流的胸口,金逐流平剑一堕,软剑再次弹开,但迅即又刺到了他的肩井穴,金逐流以天罗步法游开,解招反招,不过片刻,双剑已是碰击了十七八下!
  最初几下,没有什么。交手了十数招之后,金逐流只觉对方的力道逐渐加强,俨如一股股的浪潮冲来,一浪高过一浪!
  文道庄的软剑只有二指之宽,薄如木片,比起金逐流的玄铁宝剑,简直不成比例。金逐流以全力挥动玄铁宝剑,初时还能把他的软剑压弯,到了后来,每一下重手法的劈刺,竟然都给他挡住。
  到了三十招过后,金逐流的剑尖就像附了一块大石似的,越来越觉沉重,剑法的灵活已是大不如前。
  金逐流不由得暗暗吃惊,他是个武学的大行家,业已知道文道庄是使出隔物传功的本领,想把他的五脏六腑震伤。金逐流暗自思量:“在中原的武林人士之中,隔物传功的本领,当推史白都第一。但现在看来,这厮的隔物传功,即使史白都复生,只怕也是不及他了!若不出奇制胜,久战下去,定必吃亏。”
  激战中,金逐流连使几个古怪的身法,每一剑都从文道庄意料不到的方位刺来,杀得文道庄也不禁有点吃惊,想道:“当今之世,若论招数的精妙,只怕连江海天在内,谁也比不上这个小子!”
  但文道庄也是个武学的行家,在未摸清对方的路数之前,便即改变战术,暂采守势。金逐流的玄铁宝剑劈得虎虎生风,却总是劈所不到他的身上。在离身三尺开外,就给他的软剑荡开。
  厉南星等人看得惊心动魄,但公孙燕已是稍稍受了一点伤。厉南星和史红英的气力亦尚未顿复,自知插不进手去。硬要插手的话,反而会给金逐流增加困难。不仅帮不了,而且要变成他的累赘。
  厉南星无计可施,只好索性闭目运功,免得观战分神。只盼真力早点凝聚,才可以帮得上忙。
  双方越斗越紧,猛听得文道庄一声大喝:“好小子,且叫你也知道我的厉害!”双剑相交,“呜”的一声,这一次不是软剑压弯,而是金逐流的玄铁宝剑受不住对方的压力,不由自己的要连连后退了!
  原来这是因为金逐流的气力已给他消耗了一半,故而玄铁宝剑的威力也大大的打了折扣。”
  厉南星本来是闭目运功,此时听得公孙燕与史红英的惊叫之声,情不自禁地睁开眼睛来看,一看之下,也是不由得暗暗吃惊。再想静心运功,已是不能了。
  他们还未知道,金逐流此际所受的威胁还超乎他们的想象之上。
  文道庄的剑是淬了剧毒的,虽然未能刺破金逐流的皮肉,但也令得金逐流受到了影响。
  金逐流忽觉掌心有麻痒痒的感觉,原来在双剑密如联珠的碰击之下,金逐流的玄铁宝剑也沾了毒,毒质侵入他的掌心。
  这是见血封喉的剧毒,幸亏金逐流没有受伤未曾见血,尚无大碍,但是虽然如此,必须运功防毒,以免毒性蔓延。
  此时他们已恶斗了将近半个时辰,金逐流的攻势受挫,本来就已是处于下风的了,再加上必须运功防毒,当然是感到吃力非常,显得左支右绌。不过,文道庄究竟也还有些顾忌他的玄铁宝剑,金逐流“天罗步法”的奇妙亦非文道庄所能相比,是以虽然处在下风,但在急切之间,也还胜他不得。
  厉南星的功力不过恢复四五分,自知帮不上忙,正自着急。不料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又有一个强敌来到。
  且说阳浩在里面率领手下,包围了那间屋子,过了半个时辰,不见金逐流出来回答,限期已到,便即喝令众人,破门而入。
  他不知道躲在屋子里的金、厉二人早已走了,破门之际,如临大敌,毒箭喷筒齐对准了门窗,大门撞破,里面鬼影也没一个,阳浩始知中计。
  房中发现了地道的人口,但地道中的那两扇石门已经给厉南星在里面关闭,要凿开石门,可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阳浩并非笨蛋,当下便即想道:“这两个小子决不会在地道中束手待毙,此时料想已经从地道的另一端出去了,他不知道出口之处,于是便是出去搜查,文道庄与金逐流高呼酣斗之声,从后山隐隐传来,终于给阳浩找到了他们的所在。
  阳浩也是个武学的大行家,一看便看出了文道庄已是稳操胜算,不禁喜出望外。要知他最忌惮的只是金逐流,厉南星、公孙燕、史红英三人,他是不放在心上的。何况他以为厉南星,公孙燕受了他的修罗阴煞功之伤,一定还未痊愈。只须他一出手,不难将敌人一网打尽。当下哈哈笑道:“姓厉的小子,我以为你已经夹着尾巴走了,却原来你还未逃出我的掌心!好,你就和这两个丫头一齐上来送死吧!”
  厉南皇大怒道:“我正要找你算帐!”与公孙燕并肩一站,占住了地利,以逸待劳。阳浩一掌拍出,寒风卷地,登时把方圆十丈之内,变得如同冰窟一般!
  厉南星与公孙燕晃了两晃,但却连“噗嗤”也没打一声,倒是在旁边的史红英,给冷得禁不住牙关打战。
  原来他们二人在桃花谷中治好了修罗阴煞功之伤后,身体中已是自然而然的产生了一种抵抗寒毒的功能,不再怕阳浩的修罗阴煞功了。
  不过,厉南星虽然不怕寒毒,但因气力未曾惭复,仍是不免吃亏。阳浩的修罗阴煞功并非以掌力称雄,但功力毕竟是在他们三人之上。
  公孙燕丝毫不觉寒冷,知道对方的修罗阴煞功已是伤害不了自己,心中大喜,胆气壮了许多。剑法一展,身似水蛇游走,笑道:“阳老贼,多谢你给我扇凉,好凉快啊!”清脆的笑声中,抖起了三朵剑花,连袭阳浩腰部以下的风市、环跳、维阳王处麻穴,史红英的剑法和她同属于轻灵迅捷一路,不用事先练习,自然配合得丝丝人扣。唰、唰、唰三剑连环刺去,剑尖点的是阳浩腰部以上的悬枢、中陵、崇明三处麻穴。
  史红英的内功颇有根底,这几个月又得了金逐流以正邪合一的内功心法相赠,根基牢固。是以虽然感到寒气侵肤,但却也还可以勉强禁受得起。就像厉南星一样,吃亏的只是气力不加。
  阳浩双掌交叉拍出,左掌荡开了公孙燕的长剑,右掌以大擒拿手法,施展空手入白刃的功夫,逼退了史红英,陡的一个鸳鸯连环腿,又解开了厉南星的招数,以一敌三,依然稍占上风。
  虽然稍占上风,有一处穴道却险些给公孙燕刺着,阳浩也禁不着心头一凛:“奇怪,何以她们都不怕我的修罗阴煞功了?”他的独门功夫失了功效,不觉有点怯意。正是因此,疲兵奋战的厉南星、公孙燕、史红英,才能够和他逐渐打成平手。
  他们这边打成了平手,金逐流那边的形势却是越发危险了。此时金逐流的真力已经给文道庄消耗了大半以上,文道庄的真力当然也有消耗,但不如金逐流之甚。他练的是极霸道的邪派内功,此时把三象神功发挥得淋漓尽致,步步紧逼,金逐流的玄铁宝剑渐渐施展不开,虽然仍能挥动,招数使出,已是难以得心应手。
  文道庄胜利在望,狂态毕露,哈哈笑道:“中儿,中儿,为父给你报仇,先杀金逐流这小子,再杀史红英这臭丫头,公孙宏的女儿和厉南星这小子当然我也不能放过。哈哈,哈哈,四条性命为你陪丧,你也该瞑目了。你若嫌不够,我还可以把到妙嫦抓来,在你坟前焚化!”神情俨似疯人,但那柄软剑的力道却是丝毫不减。
  原来文道庄此际已是开始感到胸口一团火热,这是走火入魔将要发作的预兆了!本来他的走火入魔是应该在三个月之后才发作的,只因这一场恶战的触发,使得他难以控制,不能不提前发作了。此时文道庄的神智已是渐渐模糊,只有一个念头非常清澈,那就是要为儿子报仇。正是:
  祸福无唯自召,无名妄动便遭殃。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分享到:
诸葛亮临死前选的十个接班人都是谁
久居如同一个大鸟笼般的深宫,后宫女子的活动范围很有限,寂寞而孤独,心情抑郁,又缺少锻炼,因而后宫女子大多体弱且多病。长年来,养生离不开药剂,渐渐形成长年以丸药、汤剂为伍的习惯。
吕雉“裸婚”嫁刘邦的隐情
宋朝最牛人妻与皇帝偷情15年后成国母
揭秘古代妓女从良后的人生归宿
唯一被老婆挤兑得离家出走的开国皇帝
融四岁 能让梨 弟于长 宜先知 首孝弟 次见闻 知某数 识某文8
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盗第十五幅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