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游剑江湖 >> 第三十五回 西山恶斗

第三十五回 西山恶斗

时间:2013/9/25 13:34:14  点击:2925 次
  十年一梦扬州路。倚高寒,愁生故国,气吞骄虏。要斩搂兰三尺剑,遗恨琵琶旧语。谩暗涩铜华尘土。
                                       ——张元斡
  戴谟抬眼一看,不禁大吃一惊,原来走在前头的那个人正是御林军的统领北宫望!
  其他三人依次是:北宫望的师弟西门灼、炎炎和尚以及玄风道人。
  戴谟他们早已料到会有追兵到这里来的,但却想不到来得这样快,而目是御林军统领亲自前来!
  北宫望哈哈一笑,说道:“你们在我的眼皮底下,居然能够逃出了北京城,佩服,佩服。可惜你们的翅膀还不够硬,飞得不高,走得不远,终于还是给我找着了。嘿、嘿,饶你们有孙行者的七十二变,如今只怕也是逃不出如来佛祖的掌心了!”
  孟元超淡淡说道:“咱们骑驴读唱本,走着瞧吧!”
  北宫望道:“这人是谁?”玄风道人道:“他就是从小金川来的那个钦犯,自称是快刀无敌的孟元超。”其实孟元超从没吹擂过自己的刀法,这“快刀无敌”四字,是玄风道人给他加上去的。玄风道人因为昨晚败在他的快刀之下,是以故意这样说他,意图激北宫望出手来对付他。
  北宫望盯了孟元超一眼,目光移到缪长风身上,问他师弟道:“这位想必就是曾经和你交过手的缪长风了?”西门灼满面羞惭,说道:“不错,他和我交手之时,业已知道你是我的师兄的。”他说话的用意,正是无独有偶,和玄风道人说的话用意相同,大家都是想北宫望为自己报仇。
  北宫望不置可否,却拱了拱手,说道:“孟大侠的快刀我久已闻名,缪先生游侠江猢,名闻天下,我也是久仰的了!”他是御林军统领身份,不比市井之徒,见着敌方的著名人物,自然免不了有一番做作,不能见面就打。
  孟元超不屑和他客套,冷笑说道:“我是你所要捉拿的钦犯,你对我久已闻名,大概不假!”玄风道人插口道:“统领大人,你瞧这厮多么狂妄!”缪长风则是似笑非笑的打个哈哈说道:“多谢统领大人给我脸上贴金,缪某真是不胜荣幸之至!”
  北宫望道:“还有那个冒充我的李麻子呢?”这话他是向着宝相法师问的。宝相法师像只斗败了的公鸡,面红过耳,说道:“那个麻子逃了!”
  北宫望道:“区区小贼,何足挂怀,逃就让他逃好了,慢慢找他算帐。”言下之意,“小贼”逃走算不了什么,“大贼”可就不能让他走了。
  此时卧佛寺的喇嘛已是陆续来到,正在樱桃沟中救治那六个受伤的喇嘛,孟元超冷笑道:“统领大人,你还要等什么人吗?”他是等得不耐烦,向北宫望挑战了。
  北宫望侧目斜睨,不答孟元超的话,却向缪长风说道:“缪先生,敝师弟曾蒙赐教,对你的太清气功很是佩服。听说太清气功奥妙非常,今日有幸相逢,我也很想开开眼界。”言下之意,即是要和缪长风拼斗内功了。
  缪长风纵声笑道:“统领大人划出道儿,缪某岂有不奉陪之理?”
  大家只道北宫望就要和缪长风交手了,不料他却说道:“且慢!”回过头来,慢条斯理的问宝相法师道:“他们冲破你的七煞阵,大概也费了不少气力吧?”
  宝相法师一败涂地,正自羞惭,听得北宫望这样问他,乘机挽回几分面子,说道:“七煞阵本来已把他们困住,可惜我的弟子对阵法,尚未纯熟,以致功亏一簧,才给他们突围。但虽说是功亏一簧,也困了他们半个时辰了!”
  北宫望说道:“好,宝相法师,我请你作证人。”此语突如其来,宝相法师一时莫名其妙,说道:“作什么证人?”
  北宫望目光移转,向道:“我先领教你的快刀!”
  孟元超笑道:“对啦,果子要拣软的吃,你还是和我交手的好!”话中有话,意思即是缪长风的武功比他高,北宫望若是和缪长风较量,更要吃亏。”
  北宫望缓缓说道:“你们在七煞阵中已经苦斗一场,我北宫望自是不能占你们的便宜!”
  说至此处,顿了一顿,这才答复宝相法师刚才的问话:“法师,请你作个证人,这位孟大侠以快刀驰名,一百招快刀大概是须多少时候,也不用太耗气力的。我和他就以百招为限,百招之内,我胜不了他,决不与他为难!”
  孟元超冷笑道:“倘若我是侥幸胜了你呢?”
  北宫望哈哈一笑,说道:“我限斗百招,这是为你着想。百招之内,你只须胜得一招,北宫望从此闭门封剑,御林军的统领当然也不做了。你和你的朋友立即可以下山,我的手下决不与你为难!”
  孟元超哈哈笑道:“统领大人,你这赌注倒是下得很不小呀!”
  北宫望继续说道:“百招之内,我若是胜了孟大侠,缪先生我再领教你的大清气功!”
  孟无超大怒道:“这话等到你胜了我再说不迟!”
  北宫望淡淡说道:“很好,那咱们就骑着驴儿读唱本吧!”用孟元超刚才说过的话,针锋相对。孟元超瞿然一省,心道:“临敌勿躁,我可不能给他激怒!”当下沉住了气,宝刀出鞘,说道:“好,那咱们就走着瞧吧!”
  北宫望道:“法师,请你留心记数。”缓缓拔剑出鞘,只见剑炳镶金嵌玉,剑尖吐出碧莹莹的光芒。孟元超是个识货的大行家,一看就如是柄价值连城的宝剑,原来北宫望这把宝剑乃皇上所赐,剑名“青龙”,是大内所藏的古代七把宝剑之一。盂元超使的虽然但是宝刀,但比起他这把青龙宝剑,却又不免颇有逊色了。北宫望做了御林军统领之后,轻易不肯和人动手,用这把皇上所赐的宝剑与敌人较量,更是第一次,可见他对孟元超也是极为重视的了。玄风道人暗暗欢喜,心望想道:“孟元超本领再高,也高不过统领大人。青龙宝剑出鞘,孟元超的首级定然不保!”
  剑吐青芒,刀光映雪,两人刀剑相对,如箭在弦,眼看就要一触即发,不料大出众人意料之外,他们虽然“箭”在弦上,却并没有“即发。”
  众人屏息而观,但见孟元超手按刀柄,虎目圆睁,对周围的一切,宛似视而不见,听而不闻,目光只是注视着北宫望的剑尖。北宫望脚步不七不八,剑尖虚指孟元超的中路,一副好整以暇的神气。
  众人之中,缪长风的武学最为广博,见北宫望摆了这个式子,不禁暗暗吃惊,心里想道:“北宫望的剑、掌、内功,据说都是出色当行。故此号称‘三绝’。以前我还以为是一班趋炎附势的人特地捧他的,如今看来,“三绝”虽嫌夸大,却也确是不凡,内功如何,掌法怎样,尚未得知。但只以这剑法而论,却是渊停岳峙,含蓄深沉,是我平生仅见!”
  俗语有云,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其实真正的武学高明之士,不必待他出手,只须看他的眼神、步法和所摆的式子,就已经知道他是有没有了。
  原来北宫望这个“虚式”,暗藏有七八种复杂的变化。不论对手从哪个方向攻他,用的是什么狠辣的攻法,也都可以随机应变,还击敌人。孟元超一看他摆出这个式子,就知他是抱着“后发制人”的打算。孟元超虎目圆睁,注视着他的剑尖,也正是要寻懈觅隙,作攻击前的准备的,凝神注视了差不多有半柱香的时刻,苦苦推敲,仍然觉得对方竟是无懈可击。
  玄风道人等得心中烦躁,冷笑说道:“快刀、快刀,讲究的是个快字,快刀不敢出招,干脆不如把刀扔了,回去做缩头乌龟吧!”
  话犹未了,忽见刀光疾闪,剑气纵横,快得难以形容。玄风道人是擅使快剑的,竟也看不清楚。只是隐约看得出刀剑似乎并未相交,但那刀剑颤动之声,已是震得耳鼓嗡嗡作响。
  孟元超的刀法真是快得难以形容,宝相法师在旁留心观看,初时还能跟得上在心中默念口“一、二、三、四……”霎时间已是但见刀光耀眼,剑花错落,根本就不知道孟元超业己使了多少招了。
  不过北宫望的剑招却是看待十分清楚,只见他剑尖上好像挽着重物一般,横剑当胸,徐徐一划,使的是一招平平淡淡的“横云断峰。”
  这一招虽然是使得平平无奇,而且是慢吞吞的似乎颇为吃力,但那剑尖颤动的嗡嗡之声,却是久久不绝,震得众人的耳朵都有点不舒服。而且在他徐徐划过之际,抖起了朵朵剑花,透过刀光,耀眼生辉。
  在他使这一招的时候,孟元超的快刀暴风骤雨般的在他前后左右劈了不知多了少刀,可也没有一招斫着他,他这一招使完,这才缓缓的退了一步。
  孟元超一咬牙根,又扑上去。北宫望仍是缓缓出招,从“横云断峰”变为“龙潜九渊”,长剑只是在胸前左右摆动。“横云断峰”在守势之中还带有三分攻势,“龙潜九渊”则是完全防守的了。北宫望在这一招使完之后,又退一步。如是者一进一退,孟元超连扑七次,北宫望连退了七步。
  玄风道人和西门灼看见北宫望给孟元超逼得连连后退,都是不禁暗暗担忧。玄风道人尤其着急,心里想道:“原来孟元超昨晚斗我,快刀还是未曾尽展所长的。北宫统领只限百招,只怕是太‘托大’了。万一统领也输了给他,这可如何是好?”
  殊不知玄风道人固然是在为北宫望担忧,孟元超这边,缪长风与李光夏也是正在为他担忧呢。李光夏心里想道:“师父教我剑法之时,曾说过最上乘的剑法乃是重、拙、大三字。举重若轻、以拙胜巧、博大能容!一招看似简单不过的剑招,而能包罗融化各派剑法的精华。现在看来,这北宫望的剑法,在‘大’这一方面,不及我的师父、师兄,但‘重’‘拙’二字,却似乎已差不多可以和师父比肩了。孟大侠只怕不是他的对手。”
  其实双方都是不免有点担优,北宫望与孟元超的慢剑快刀,真正说来,只能说是各有千秋,功力悉敌。不过孟元超吃亏在攻势发动得稍为急躁了些,攻得虽好,对方守得更妙,孟元超急攻不下,已是犯了兵法上“一鼓作气,再鼓而衰,三鼓则竭”之弊。
  北宫望连退七步,已是把孟元超的先手攻势逐步化解,退至第七步,便即站稳脚步,不再退了。不过基本形势还是和刚才一样,一个急攻,一个缓守。
  孟元超攻如雷霆疾发,北宫望守如江海凝光。一个是浪涌波翻,一个是渊停岳崎,攻守俱佳妙!众人看得眼花缭乱!
  忽听得“当”的一声,溅起几点火星,孟元超斜跃三步,收刀一看,刀头损了一个缺口,但也只不过只有针鼻大小,肉眼几乎看不出来。原来孟元超的宝刀虽然比不上北宫望的宝剑,但因他出刀收刀都是快到极点,当真只是一沾即退,北宫望要想削断他的宝刀亦是不能。
  就在孟元超斜跃之际,北宫望立即笑道:“孟大侠,咱们可罢手了吧?”
  孟元超怒道:“你不过仗着宝剑之利罢了,难道就当作是我输吗?”
  北宫望笑道:“岂敢,岂敢,招数上我是没有赢你,但你也没有赢我,对不对?”
  孟元超道:“既是未分胜负,如何就要罢手?”
  北宫望笑道:“孟大侠,你忘了一件事啦。咱们说好了只限百招的,现在刚好是满了百招!宝相法师,你是证人,我可没有记错吧?”
  宝相法师暗暗叫了一声惭愧,讷讷说道:“是,是,我一直是在数着,刚好是满了百招。”其实他的目力跟不上孟元超的快刀,看到后来,不知不觉已是看得目眩神摇,根本就没有数了。
  孟元超霍然一省,把使过的刀法在心里飞快的复按一遍,果然是刚好打了百招。不觉暗暗叹了口气,想道:“他应付我的快刀,居然分心默记我的招数,纵然打成平手,我也应该算是输给他了。”
  孟元超是个光明磊落的汉子,当下便说道:“北宫望,你的本领是在孟某之上,孟某甘拜下风。”
  北宫望笑道:“孟大侠,你不必客气,咱们只能算是打成平手,你的快刀我也是佩服得很的,不过咱们既然是有言在先,我可要再向缪大侠领教啦!缪大侠,现在咱们都已是各自打了一场了,谁也没有占谁便宜,可以交手了吧?”
  缪长风道:“好,统领大人,你划出道儿!”
  北宫望道:“你胜了我,我仍然按照与孟大侠所订之约,任凭你们下山,从今之后,我也闭门封剑了。我若侥幸胜了你,你们可都得跟我回京!”
  缪长风自恃不会输给他,但此事关系他们四个人,他可不敢单独作主,正自踌躇,孟元超,戴谟,李光夏已是齐声说道:“缪大侠,只管答应他!”
  缪长风自恃并无必胜把握,说道:“我若输了给你,任凭你的处置。”
  北宫望哈哈一笑,说道:“缪先生敢情是有点胆怯么?贵友都这样信赖你,你却不敢替他们挑起这副担子,岂不是辜负了他们的期望?不过,你既然只愿意作自已的主,我是主随客意,那也好吧。”
  戴谟哼了口声,缓缓说道:“北宫望,你以为我们是怕你不成?”
  北宫望道,“不敢,不敢。令尊是开创震远镖局的一代名镖师,我对你们戴家的七十二把大擒拿手也是久仰的了。戴镖头,那你请说吧,你意下如何?”
  戴谟说道:“你和缪大侠较量,已经是划出道儿来了。现在我们就和你赌上一赌,这个赌可以说是缪大侠有关,也可以说是无关。”
  北宫望道:“哦,怎么样个赌法,我还是不大明白,请戴镖头细道其详。”
  戴谟说道:“我赌你胜不了缪大侠!”北宫望道:“万一我侥幸得胜了呢?”戴谟说道:“我们的赌注也就和缪大侠一样,任凭你的处置。若是缪大侠胜了你,我们也不要你的‘开恩’,大家各凭本领,再来分个强弱存亡就是!”俗语说姜是老的辣,戴谟这话正是替缪长风长了志气,灭对方的威风,而又为自己和孟元超、李光夏保持了身份。与北宫望刚才说的恰好是针锋相对。
  但戴谟这话却是正合北宫望的心意,当下哈哈一笑,说道:“有志气,有胆量!好,君子一言,快马一鞭,咱们就这样办吧。”
  原来北宫望自忖也是并无必胜把握,他要缪长风拿较量的结果来决定朋友的命运,这就可以使到缪长风心里有所负担,感到非旺不可的压力。如此一来,他获胜的机会倒是可以大大增加了。
  如今戴谟所下的“赌注”超过他的期望,不论输赢,放不放走戴谟这些人的权都是操在他的手中,他焉得不喜?
  缪长风道:“好,两方的话都说明白了,统领大人,你要如何较量?”
  北宫望道:“久仰你的大清气功,咱们就在掌法上较量内功吧。不过,咱们也用不着像市井之徒的那样打架。”
  缪长风道:“随你的便,出招吧!”
  众人不知怎样才是“不像市井之徒那样打架”,心念未已,只见北宫望已是拉开架式,缓缓的发了一掌。但这一掌却是在离开缪长风三丈之外的距离发出的。
  缪长风神情沉着,缓缓的吐气开声:“嘿,好功夫!”双掌轻轻拍出,还了一招,双足钉牢地上,也是在三丈之外,并不迈进。
  北宫望忽地哈哈哈笑了三声,跟着也道:“好功夫!”众人都是不解他因何发笑。
  原来他们二人的内功路子刚好相反,北宫望是以“霸道”取胜,缪长风则是以“王道”取胜。太清气功一发,北宫望如沐春风,有说不出的舒眼,不觉就有点睡意。他这三声大笑,正是用以发挥本身的功刀,振奋精神,抵御对方真气的侵袭的。
  缪长风也不轻松,北宫望的劈空掌打来,他已经使了千斤坠的重身法,并且立即用太清气功抵御,但身形还是不禁接连晃了三晃。
  原来北宫望的内功十分霸道,发出的劈空掌力蕴藏有三重劲道,就像狂涛骇浪一般,一个浪头高过一个浪头。缪长风只道已经化解了他的掌力,倏然间第二重劲道就摇撼他了。第二重劲道刚过,第三重劲道跟着又来。饶是缪长风武学深湛,见多识广,也是初次碰到这样霸道而又古怪的内功。他只是连晃三晃而能保持脚步不移,身形不退,已是足见功力的了。
  一个是大笑三声,一个是连晃三晃。众人不解其中奥妙,只道是北宫望一交手就占了上风,不禁有点为缪长风担心了。
  只有北宫望自己明白:“太清气功果然名不虚传,他的功力之纯,看来只有在我之上,决不在我之下。我纵使不致于败了给他,要想胜他,只怕也是很难的了。”
  缪长风心里也在想道:“北宫望身为御林军统领,果然是有不同凡俗的真实功夫!今日要想分出个胜负,只怕最少也得在三百招开外!”
  武学虽有以柔克刚之说,“王道”胜于“霸道”,但也要看双方的造诣如何,北宫望的“霸道”内功已是练到差不多登峰造极的地步,缪长风要想取胜,只能一分一分的消耗他的真力,在此消彼长的情况之下才会成功。
  第一招双方都是试探对手的虚实,试探过后,大家不敢轻敌,各自使出得意的掌法,在距离三丈之外,一招一式的比划起来。
  两人都是神情肃穆,面色沉重。但在旁观的人看来,他们却似各练各的,远比不上孟元超刚才和他恶斗那样好看。
  不过在场的双方人物也都是一流高手,渐渐就看出其中奥妙来了。
  看来他们似乎是各练各的,但双方的掌法却又是互相克制,彼此攻拒,敌攻我守,敌守我攻,旗鼓相当,丝丝入扣,和寻常的“过招”并无两样。所不同的只是并非近身搏斗,在两人之间有十来步的距离而已。
  但高手较量,这一点距离却算不了什么。第一,双方的劈空掌力都可以达到对方身上。第二,掌法上一有破绽,对方立即就可以乘虚而入,三数丈的距离,一跃即到。甚至不用真个打到敌人身上,掌力己是可以从空门侵入,伤敌要害了!
  这样的较量乃是既比掌法,又斗内功,比寻常的高手过招,还更凶险得多了!
  内功的较量是看不见的,双方的掌法旁观者却是看得分明,每当他们使出深奥繁复的招数之时,两方的人都禁不住在想:“这一招若换了是我,我应当如何化解呢?”往往心念方动,场中已是过了一招,解招的精妙,多半在旁观者有所拟的招数之上!“啊,原来是这样化解的!”
  表面看来,北宫望占了七成攻势,掌劈指戳,招招凌厉,全是攻向缪长风的要害。但缪长风见招化招,见式化式,神色又似乎比北宫望显得从容。
  北宫望猛的一声大喝,掌法突然催紧,呼呼呼连劈七掌,方圆数丈之内,砂飞石走,站得较近的人,都感到劲风扑面,隐隐作痛。
  缪长风身形摇晃,就似在狂风骇浪中挣扎的一叶轻舟似的,起伏不定。但虽然如此,也没有给“风浪”打翻,仍是站得很稳,双足牢牢的钉在地上,一步也没后退。
  孟元超心里想道:“这可不正是以子之矛攻子之盾吗?缪长风大哥化解了他这七招猛烈的攻势,看来就会有转机了!”刚才他以快刀猛攻北宫望,北宫望也是接连退了七步,方才消了他的攻势,暗抢先手的。如今北宫望之猛攻缪长风,正是犯了孟元超刚才猛攻他的同一毛病。
  北宫望是武学大行家,岂有不知此弊,重蹈孟元超的覆辙之理?那是因为明知其然而不得不然,他自恃久战下去,决难讨得便宜,是以不得不希图侥幸。
  果然这七招过后,北宫望额头已是见汗,虽然不是大汗淋漓,也看得出是比刚才吃力多了。而缪长风则仍是神色自如。
  孟元超看得出来的,西门灼、玄风道人等人当然也看得出来。玄风忽地喝道:“时候不早,咱们爽快的一决雌雄吧。你们这边四个人,我们这边也是四个人,大家都不吃亏,孟元超,我再领教你的快刀!”登时从单打独斗,变成混战局面,双方各自找寻对手!
  缪长风哼了一声,说道:“统领大人,咱们可是还未分出胜负啊。”
  北宫望笑道:“你们这边的戴镖头有言在先,他是早就想趁这个热闹的了。咱们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分出盼负,他们在旁边只是看着咱们哑斗,大概也没有什么味儿。让大家凑凑热闹也很好啊!反正人数一样,你们并不吃亏。宝相法师你约束卧佛寺的人不许插手,你就在旁作个公证吧。”
  宝相法师应了一个“是”字,退了下去,却指挥从卧佛寺来到的喇嘛布成了七个“七煞阵”,远远的采取包围态势。心里想道:“按说北宫大人这边是决不会败给他们的,万一还是收拾不了他们的话,我藉口报仇,把他们拿下,按江湖的规矩,这也只是各自了结各自的梁子,与北宫大人无关。”
  北宫望练的是“霸道”内功,口中说话,发出的掌力丝毫不弱。在这一点上缪长风却不能和他相比,缪长风只能趁喘过口气的当儿说那么几句沽,就给他的攻势逼得不敢分心了。
  北宫望是早已料准了自己这边必定可以稳操胜券的,乐得说风凉话儿。要知西门灼、炎炎大师和玄风道人三人昨晚虽然在戴家吃了亏,是孟、戴等人的手下败将,但昨晚北宫望并没在场,他们这边武功最强的是欧阳坚,欧阳坚怎能和北宫望相比?何况孟、戴等人又是斗过一场甚至两场的?是以人数虽然和昨晚一样,都是四个人,他们今天的实力则是强得多了。
  北宫望没有料错,果然双方在展开混战之后,他们这边不久就占了上风。
  玄风道人找上了孟元超作对手,孟元超冷笑道:“昨晚你倒是跑得很快啊!”玄风道人喝道:“姓孟的你敢口出大言,道爷今日叫你要跑也跑不掉!”孟元超冷冷说道:“是吗?那就走着瞧吧!”说话之间,已是一口气的劈出了六六三十六刀!玄风道人心头一凛:“他居然还能施展如此快捷的快刃,难道我是走了眼了。”
  孟元超斗了片刻,忽觉臂膊微微发麻,快刀使出,竟是力不从心。虽然还是比一般人的刀法快得多,但已是不及刚才的刀随心转,挥洒自如了。
  原来北宫望刚才和他制斗,剑尖上是用了“隔物传功”的功夫,内力直贯剑尖的。他的独门内功蕴藏后劲,孟元超不动手不觉得,一和敌人动手,就发作了。幸而他本来的本领要比玄风道人胜过不止一等,这才能够与玄风道人堪堪打成平手。
  孟元超与玄风道人恶斗的当儿,戴谟和炎炎大师早已交上了手。双方都是身怀绝技,一照面便使出了看家本领。
  炎炎大师呼的一掌劈来,掌风就似从鼓风炉中吹出似的,热浪四溢!戴谟手心朝内,掌背朝外,一记“手挥琵琶”,阴掌反击。炎炎大师欺身进招,右掌未收,左掌便发,连环进击,强冲猛打。戴谟正合心意,喝声“来得好!”左掌改拳,一招“卸步搬拦锤”与敌抢攻。拳掌兼施,一招之中暗藏着六七种极为厉害的大擒拿手法!
  炎炎大师一掌劈空,陡然间只觉拳风外面,戴谟长拳打到。炎炎大师身形一侧,霍的一个“凤点头”,趁势左掌拍出,一个“印掌”,印向戴谟胸膛。岂知戴谟的七十二把大擒拿手法虚虚实实,奥妙无穷,猛的喝声“着!”反手一勾,就把炎炎大师的手腕勾住!
  戴谟正要施展分筋错骨手法折断他的手腕,忽地只觉着手之处火热,竟似抓着了一块烧红的烙铁,戴谟一松手,双方由合而分,大家都是暗暗吃惊,不敢立即搏击。
  原来炎炎大师练的是“火龙功”,这是传自西藏密宗的一门介乎正邪之间的功夫,与“修罗阴煞功”有异曲同工之妙。“修罗阴煞功”令人身受奇寒,“火龙功”则令人身受酷热,若然练到最高境界,身体上的每一个部份都能似烧红的烙铁!炎炎大师距离这个境界尚远,要待敌人接触他的身体之后,方能运功从那部份反击。不过戴谟给他这么一个反击,亦已是唇焦口渴,燥热难当。原来他最擅长的乃是擒拿扭打的功夫,内功的造诣,却是与炎炎大师相差不远。
  不过炎炎大师也并不好受,戴谟刚才那一抓内力虽然未能发挥,亦已扭伤他的关节一条右臂,已是有点使唤不灵!
  双方各自吃惊,再度交锋,大家都是加了几分小心,炎炎大师顾忌他的擒拿手法,不敢欺身进扑;戴谟也不能不顾忌他的“火龙功”,只得避免和他硬碰。在双方各有顾忌的情况之下,戴谟吃亏在连场恶斗,气力渐渐不加,终于难免处于下风了。
  最后一对是李光夏和西门灼。西门灼是北宫望的师弟,他的本领虽然和师兄相差颇远,但却比炎炎大师稍强。而李光夏在他们这边四个人中,却是年纪最轻,因而功力也未免较弱的一个。
  但李光夏却是初生之犊不畏虎,剑法使开,宛似长江大河滚滚而上,以凌厉精妙的剑法补功力之不足,西门灼也不能不有几分顾忌。激斗中西门灼使出“玄阴指”的功夫,一股冷风从指端弹出,李光夏不由自己的打一个寒噤!
  西门灼大喜喝道:“好小子,撒剑吧!”只道他已身受寒毒,难以支持。不料李光夏非但没有“撒剑”,而且立即出招,西门灼向他琵琶骨抓下,正好迎上他的剑锋,若不是缩手得快,五只指头都几乎要给他削掉。
  原来西门灼的“玄阴指”乃是脱胎自“修罗阴煞功”的,同样能以阴寒之气伤人,却不如“修罗阴煞功”的厉害。李光夏的内功虽然火候未够,却是正宗内功。若然只论功力之纯,西门灼还比他不上。他运功三转,已是把侵入的寒毒驱除尽净,只是打了个寒噤而已。
  可惜他功力虽纯,毕竟还欠深厚,一方面要运功抵御“玄阴指”,一方面要应付对方的招数,终于也就不免屈处下风了。
  缪长风眼观四面,耳听八方,在和北宫望恶斗的当中,对同伴的形势仍是看得清清楚楚。他一看自己这边的三个人,只有孟元超与玄风道人打成平手,戴谟和李光夏目前虽然尚可支持,久战下去,只怕总是不妙。如此形势,显然是甚为不利了!
  高手比斗,哪容得稍有分心?缪长风正自为同伴担忧之际,北宫望陡地一声大喝,双掌齐出,掌力宛若排山倒海而来,缪长风竟然给他冲得退了两步!
  北宫望迈步便上,缪长风连忙镇摄心神,以“太清气功”还击。他们之间的距离本来是有三丈多远,北宫望跨上三步,距离缩短至二丈左右,掌力发出,忽地感到好像碰着了一堵无形的墙壁,隐隐有反弹之力。原来北宫望的“霸道”内功利于远攻,而缪长风的“王道”内功则利于近守。敌人冲击的力量愈强,他的反弹之力也愈大。
  北宫望心头一凛,想道:“反正我已胜算在操,何必急于求胜。”当下喝道:“钦犯本来是应该活捉的,但若不能生擒,死的也要!我准许你们将他杀了!”业已占上风的炎炎大师和西门灼齐声应道:“遵命!”只有玄风道人在孟元超快刀紧迫之下,应付不暇,是以不能张口说话。
  北宫望老奸巨滑,他这么虚张声势,正是要扰乱缪长风的心神。缪长风强自镇摄心神,可是同伴频频遭遇险招,无论如何力持镇定,心神也是多少受了影响了。
  正在他们四人都陷于苦斗,无法脱险之际,忽听得钟声镗镗,从山上卧佛寺那边传来。
  宝相法师和一群喇嘛听到钟声,都是不禁大吃一惊,十分诧异,不知发生什么事情。
  原来卧佛寺的大钟平时是不能乱敲的,非有紧急的事情谁也不能敲动这个大钟。钟声一响,阖寺僧人都要开集!
  卧佛寺的喇嘛一半留守,另一半武功较好的则已出来,此际正在宝相法师指挥之下结成了七个“七煞阵”,在外圈包围敌人。
  若在平时,这班喇嘛听得钟声就该火速回寺的,但此际,北宫望这边虽说是占了上凤,却还是一个敌人也没拿下,他们的“七煞阵”一撒,只怕就要功亏一篑!
  宝相法师大为惊异,“为什么偏偏在这个时候敲起钟来,是出了什么事呢?”卧佛寺到樱桃沟不过几里路程,宝相法师心想,不如派一个人先行回去打听,但又怕是十分紧急的事情,一来一回,就要误事了。
  回去呢还是不回去呢?正自踌躇未决,留守寺中的一个护法大喇嘛已是上气不接下气的飞跑来了!
  “何事鸣钟?”宝相法师喝道。
  那喇嘛喘息未定,说道:“皇,皇上驾临本寺,法师,赶,赶快回去接驾!”
  “皇上驾临!”这当真是他们做梦也想不到的事情!不仅宝相法师与一众喇嘛吃惊,正在场中和强敌搏斗的北宫望等人也都是大感惊奇,心神顿乱了。戴谟、李光夏二人本来就要落败的,趁这敌人分心之际,登时反守为攻。
  毕竟还是北宫望精明老练,呆了一呆之后说道:“不对吧!”
  宝法师霍然一省,抓向那护法喇嘛面门抓去,那喇嘛人惊道:“法师你干什么?”
  原来宝相法师害怕这个护法喇嘛是李麻子冒充的,这一抓就可撮穿他的面目,指头触及对方脸孔,这才知道并非假冒。(若是假冒,堆在脸上用以化装的软蜡,就会给抓落了。)
  宝相法师无暇解释,缩回指头便道:“为何不闻车马之声?”
  要知若是“皇上驾临”,按理应设有大队卫士扈从,卧佛寺距离并不大远,应该听得到车马喧闹之声。若说是“皇上”“微服”驾临卧佛寺上香,这又似乎是太过不可想象之事!
  “御驾还未到,不过……”那个护法喇嘛话犹未了,两个御林军的军官也跑来了。
  这两个军官乃是孟元超在云紫萝家里和他们交过手的夏平和廖凡。这两个人武功并不很高,但办事却很精明能干,故此北宫望不用他们和敌人交手,却把他们留在山上把风。
  北宫望见他们来到,连忙问道:“皇上驾到,是不是真的?”
  夏平说道:“御驾尚未亲亲临,不过恐怕也就快要到了。”
  廖凡跟着说道:“萨总管和王公公已经到了卧佛寺,先行打点了。”他所说的这个“王公公”乃是宫中的司礼太监,北宫望熟悉宫中人事,是以无须解释。
  说到这里,宝相法师方始弄得明白,原来是大内总管萨福鼎和一个司礼太监先到寺中通知他们,并非皇上已经驾到。心里想道:“这就对了,怪不得不闻车马之声。”
  北宫望身为御林军统领,当然要比宝相法师更懂得朝廷礼仪,皇帝出巡驾临某地,这是非同小可的事情,必须有皇帝身边的内臣先去打点,安排迎驾事宜,以免接驾的人不懂礼节闹出“笑话”(这种“笑话”不是一般所说的那种“笑话”,弄得不好,是要变成“欺君”的罪名的。)因此他虽然觉得皇上这次忽然要来卧佛寺未免大过突兀,但对这件事已是没有怀疑了。
  到卧佛寺先行打点的人是萨福鼎和司礼太监,司礼太监也还罢了,萨福鼎却是与他在皇帝面前争宠的政敌,他可不能不暗暗吃惊了!
  此时他还是和缪长风在剧斗之中,口里说话,手底的招数丝毫不敢放松,无暇仔细思索,失声叫道:“萨福鼎也来了么?他可知道我正在这里捉拿钦犯?”
  夏平说道:“大概已经得到消息,未必知得十分清楚。”廖凡同时说道:“不错,萨总管如今正在寺中,等待大人相会。”说话之时,暗暗向北宫望抛了一个眼色。
  宝相法师虽然也知道北宫望与萨福鼎是面和心不和,但一时之间,却还未懂得个中“奥妙”,说道:“北宫大人,迎接圣驾要紧,似乎不必和这些人讲什么江湖规矩了。请许小僧助阵,拿下钦犯,正好赶得上向皇上请功!”
  廖凡赶紧说道:“你既然知道迎接圣驾要紧,如何还能拖延时候,欺君之罪,你担当得了吗?”
  北宫望道:“不错,捉拿钦犯虽然要紧,但今日却不妨暂且放过他们,谅他们终究也是逃不出我的掌心的。”
  原来北宫望顾虑的是有萨福鼎在此,他捉拿了“钦犯”,只怕反而不利。要知北宫望为了实行打击萨福鼎的阴谋,昨晚叫牟宗涛冒充侠士,帮忙尉迟炯去救李光夏,然后再利用牟宗涛使孟元超上钩,最后的目的则是把江湖上的反清豪杰一网打尽。这计划可说是一石三鸟,十分巧妙,十分毒辣,但却是不能让皇帝尽悉底蕴的。
  他直到现在尚未见到牟宗涛归来禀告实情,根本就不知道把李光夏救出总管府的乃是另有其人。后来发现李光夏逃到戴家,与孟元超同在一起,则是一个意外,是以他的计划一变再变,把着“有现钟可打,何必练铜”的心理,亲自来追捕孟李等人了。
  不过任凭如何变来变去,有一点总是不能变的,那就是必须对自己有利。北宫望暗自想道:“萨福鼎是个老狐狸,只怕对昨晚之事早已起疑了。试想有谁能够这样熟悉他府中情况,胆敢偷入他的总管府放走钦犯,他能不疑心是我暗中和他捣鬼么?捉了钦犯固然有功,但在万岁跟前当面对质,可就难保不出破绽,权衡利害,这钦犯不捉也罢!”
  思念及此,心意立决,当下北宫望缓缓收掌,说道:“缪长风,今日算是你们运气,沾了皇上的光,就让你们多活几天吧。”
  缪长风冷笑道:“北宫望,你也总算是个人物,谁胜谁负,大家心里应该明白。下次你若碰上了我,恐怕你也未必会有今天这样的运气了!”
  孟元超快刀如电,在玄风道人收招跳出圈子之际,唰的一刀,削了他的半条袖子,跟着也是冷笑说道:“很好,北宫望,你们要逞英雄,咱们就在你的鞑子皇帝面前,再斗三百回合!”
  北宫望无暇与他们斗口,交代了几句门面话,便即与一众喇嘛,向卧佛寺退去。西门灼、炎炎大师与玄风道人也跟着收招,随他们走了。
  缪长风等人在相反的方向下山,他们想不到在最紧急的关头,竟会如此脱险,大家都是猜想不透,不禁议论纷纷。
  孟元超道:“这事情可真有点邪门,按说他们的鞑子皇帝到了,北宫望更应该卖命,拿了咱们向他的主子领功才是,却为何鸣金收兵?他说的什么接驾紧要,分明不是由衷之言。这里面不知有什么奥妙?”
  缪长风道:“北宫望打的是什么鬼主意,咱们也无从猜测了。不过,他们的鞑子皇帝突如其来,可是来得有点奇怪。”
  戴谟说道:“我倒是有点担心快活张和李麻子呢,他们若是碰上萨福鼎那一班‘护驾’的大内待卫,恐怕就很难逃脱了。”
  孟元超瞿然一省,说道:“不错,咱们下山之后,第一件事,就得先找着他们!”
  他们都是一身轻功,不知不觉,已是下了西山,忽地就在山脚看见两个人,戴谟认得其中一个正是大内总管萨福鼎,另一个则是太监装束,料想就是廖凡刚才所说的那个陪伴萨福鼎到卧佛寺的司礼太监了。
  他们方自一惊,那萨福鼎已是哈哈笑道:“好呀,你们这些胆大包天的钦犯,萨某在这里已经等候你们多时了!” 
 

 
分享到:
2小公鸡挖蚯蚓
1小公鸡挖蚯蚓
2兔子阿月
1兔子阿月
2老奶奶和阿里答
1老奶奶和阿里答
2小老鼠玩电脑
1小老鼠玩电脑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