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牧野流星 >> 第五十二回 一篑难将余骨补 半途空托寸心盟

第五十二回 一篑难将余骨补 半途空托寸心盟

时间:2013/9/24 21:45:53  点击:3503 次
  讲出当年快活张曾经到过牟家调查的这个秘密之后,金逐流缓缓说道:“把这一连串发生的离奇事件连接起来,我不能不起了怀疑,这些事件是否有关连的呢?所以虽然崆峒派群情汹涌,认定丹丘生是叛徒,是凶手,而丹丘生又无一言分辩,我还是相信他是无辜的。另一方面,十八年来,快活张也在继续调查此事,可惜耗尽许多心力,尚未能拨开迷雾。不过虽然真相还未大白,却也发现了越来越多的蛛丝马迹,可以证明我认为丹丘生是无辜的推断可以成立了。嗯,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不避‘阿其所好’的嫌疑,要出头偏袒丹丘生了。”最后几句话是针对洞真、洞冥而发的。身为崆峒派掌门人的洞真子不禁满面通红。
  洞冥子除了羞愧难堪之外,比师兄还要更多一层疑惧,金逐流已透露,这十八年来,快活张还在继续调查此事,而且是发现了“越来越多的蛛丝马迹”的。他知道了些什么?是吉鸿证供说过的那些还是另有新的发现?牟丽珠的证供说到现在为止,还没牵涉及他,再说下去会不会说到他的头上呢?
  雷震子好似业已注意到了洞冥子不安的神色,若有深意地说道:“唉,我真是做梦也想不到,贵派的洞玄道长竟是勾结朝廷,谋害同道的奸细。但愿不会还有更加令我意想不到的事情,牟姑娘,以你当时处境的危险,也真是难为你应付了。请你说下去。”
  牟丽珠继续道:“唉,这也怪我爹爹太过受那贱人迷惑,他本来有机会可以看到那封信的,却因相信这贱人之故,弄得忠心的刘妈,反而受他责骂,这封信也不敢交出来了。”
  原来刘妈得到这封信之后,好不穷易找得一个只是牟一行独自在书房的机会,怀了这封信去见他。她不识字,不知信里写些什么,一来恐怕自己猜度错了,二来她私自取了这封信,这种行为,是严犯家规的,一下子就交出来,也怕主人责怪。于是她先试探主人的口风,说出昨日有人来给韩紫烟送信,她听见主母阅信之后笑声甚为古怪的事情。她问主人有没有看过这封信,并且提议以后有人送信来的话,是否由门房收下,先给主人拆阅更为妥当一些?
  哪知牟一行听了他的话,哈哈大笑,说她是发了神经病。笑过之后,面色突转严厉,斥骂刘妈:“要不是看在你是旧主母奶娘的份上,你竞敢对新主母疑心,我早就要开除你了。”
  牟丽珠继续说道:“可怜刘妈一片忠心,反而受我爹爹责骂,吓得不敢把这封信拿出来。她也曾想过悄悄把这封信放回原处,幸亏她没有这样做,而是决定把它藏起来留给我看。咳,想不到不过两天,我爹一回家就遭惨祸。刘妈还未有机会单独说给我听,倒是我先去找她了。
  “我看了这封信,当真是有如雪上加霜,不知怎样应付才好。我和刘妈商量,她虽不识字,想事情却比我有见识得多,她说小姐,你千万不能透露出丝毫仇恨那贱人的神,要是她逼你过门的话,你就将计就计,先到何家去吧。
  “我又是吃惊,又是气愤,说道:我怎能嫁到仇人家里?刘妈说道:谁叫你嫁给仇人,这不过是先离虎穴之计。那贱人人阴险毒辣,你和我都是难以对付她的。你掩饰得再好,恐怕她也有多少对你起疑了,要是她将你遣嫁,你又不肯听命,她登时就会猜到你已经知道她的秘密,还能对你不下毒手?
  “我瞿然一省,说道:对,我可以作作样子,先摆脱那个贱人,中途逃走。刘妈说道:也不一定需要逃在,我曾听得你爹谈过,说是崆峒派的掌门洞妙真人为人正派,他就是为了敬重洞妙真人,才肯将你许配给崆峒派门下的。你到崆峒山,大可以向他申诉揭发他那师弟的阴谋。我说,只怕洞妙真人不会相信我的说话。刘妈说道:到时你见机而作,但即使此计行不通,你也还有缓行之计可行的。我虽没读过书,也知道书礼人家,父母之丧,要守孝三年之礼,你用守孝作为藉口,何家决不能逼你成亲。刘妈给我考虑得这样周详,我决意照她的话做。
  “果然不出所料,韩紫烟在丧事过后,便即催促何家迎亲。这本是洞玄子的计划,当然很快就有回音。定下日期,由何洛亲自偕同伴郎来接我们。不过也说好了,这只是先行迎亲,为的是何家便于照顾我这个失掉双亲的孤女,过门之后,再行择吉成亲。他们的话倒是说得极其冠冕堂皇,让亲友们都感激他家和我这个‘贤惠’的晚娘。
  “我打定主意,虽然有几条路可行,我还是决定中途逃走,放弃到崆峒山去向洞妙真人申诉的计划。我恨极仇家,即使只是和何洛维持未婚夫妻的名义,我也是非常憎恶的。
  “就在我和晚娘各打各的算盘,等待何洛来迎亲的时候,又一件事情发生了。这件事情才开始涉及丹丘生!”
  真相逐渐揭透,此时差不多所有的人都已相信丹丘生是被陷害的了。但在这个案子中,丹丘生究竟曾经做了一些什么,大家还是未曾知道的。是以当案中的女主角开始要说到丹丘生的时候,大家也就不觉格外留心,希望从中可以找到丹丘生为何不替自己辩护的答案。
  牟丽珠歇了一歇,继续说到:“在何家约好前来迎亲的前三天,上次来过我家送信的那个人又来了。不过这次他却未能见到韩紫烟这贱人,在踏进我的家门之前,就给刘妈智擒了。
  “刘妈是全心全意为我,恐怕何家还布置有什么阴谋令我上当,故此在临近迎亲的那几天,她都在到我家必经之路的一个山口等待,有心等待这个机会,要抓着洞玄子派来送信的人。她的顾虑果然并非胡猜,那天终于给她等到了。
  “刘妈上去迎接他,说道:我是主母派我来接你,上次你来我家,已引起小姐怀疑,她不便在家中见你。我知道你不是她娘家的人,你是洞玄子差遣来的。对吗?
  “那人惊疑不定,说道:主母都已告诉了你吗?刘妈笑道:当然,要不是主母告诉我,我焉能知道你的身份?主母吩咐,要你把信给我转交给她。
  “那人半信半疑,盘问刘妈和韩紫烟是什么关系。刘妈知道话一说多,定露破绽,立即快刀斩乱麻,说道:‘你不必多问了,我也无暇与你多说,你要是还不相信的话,我还可以多告诉你一点秘密。’跟着把那封信的秘密透露出来,那人这才不能不相信了。
  “那人悄悄说道,这次我带来的是口信,必须绝对秘密,决不能让别人知道的。于是刘妈带他到山后松林之中,那人方始放心告诉刘妈。
  “原来洞玄子父子虽然已在暗中请了凶手,准备途中暗杀丹丘生,但还恐怕不能成功,是以要请韩紫烟帮忙。
  “韩紫烟为避嫌疑,她原定的计划是把我遣嫁之后,藉口先回娘家,过了一个时期,再和洞玄子双宿双飞的。但洞玄子却不同意这个计划。他要韩紫烟以后母的身份,送女儿到男家去。万一买凶也杀不了丹丘生,她还可以下毒,料想丹丘生不会提防她的。
  “刘妈听了这些话呆了一呆,问道:为什么一定要害丹丘生?那人似乎有点诧异,说道:你还不知道吗?好在他尚未发觉到刘妈骗他,终于还是说了出来。”
  众人虽已隐约猜到这个秘密,但由当年的新娘子口中转述出来,大家还是不禁听得惊心动魄。
  只听得牟丽珠继续说道:“那人想不到刘妈乃是骗他口供,迟疑片刻之后,终于还是告诉她了。
  “那人说道:你既然知道你的主母为什么要害牟一行,就该知道洞玄子父子为什么要害丹丘生了。
  “刘妈吃了一惊,问道:原来丹丘生也是秘密参加义军的吗?
  “那人说道:他是否业已参加,我们不知。但我们已经知道,他有许多在义军的朋友。假如给他当上了崆峒派的掌门,即使不会公然反抗朝廷,也是决计对朝廷不利的。
  “你应该知道何洛和丹丘生号称崆峒双秀,下一任的崆峒派掌门,要不是落在丹丘生身上,就一定落在何洛身上。不除去丹丘生,何洛如何能够安心?
  “刘妈钉住又问:那么何洛要是当上掌门,又将如何?
  “那人似乎笑刘妈问得愚蠢,说道:这还用问,当然是为朝廷暗中效力了。
  “刘妈再问:你刚才说何洛已经请了帮手,他请来的是些什么人?”
  “那人说道:你为什么要知道这个秘密?”
  “刘妈说道:我是替主母问的。要是帮手的本领高强,她也可以放心一些。万一她下毒不成,有本领高强的帮手,那就还可以克制得住丹丘生。否则我真有点担心主母反而会伤在丹丘生剑下,我曾听说丹丘生的剑术是崆峒派中数一数二的啊!
  “那人好像相信刘蚂是出于对主母的忠心,于是说道:我知道的三个人,一个是江湖上著名的独脚大盗吉鸿,还有两个……他压低声音说道:是御林军的高手。
  “刘妈又问:那两个御林军高手是谁?”
  “这一问,那人可不肯回答了。可能是因为刘妈问得太多,他蓦地起了疑心,说道:有这样三个人物做帮手,已是足以让你主母安心了,你为什么要知道得如此详细?”
  “刘妈知道他不肯再说,当下哈哈一笑,说道:我不是为那贱人担心,我是为小姐担心。好,幸亏你告诉我这许多,我,我可以……”
  “她话犹未了,那人已吓得跳了起来,喝道:原来你,你是奸细!立即拔剑要杀刘妈。”
  “据刘妈说,那人会使崆峒派的连环夺命剑法,在剑术上的造诣还相当不错呢。料想当是洞玄子的得意弟子。”
  “不过他纵然是洞玄子的得意弟子,毕竟还是比不上刘妈数十年的功力。他杀刘妈不成,反而给刘妈杀了。”
  听得牟丽珠说至此处,台上的洞真子和洞冥子不觉都是心头一震,面有异色。但由于台下的人都在留心静听牟丽珠的讲述,对他们的神色并没有注意。
  崆峒派现任掌门洞真子不觉暗自想道:“原来大志的失踪,是这么一回事情,洞冥师弟却一直瞒着我!”
  洞冥子则是四分吃惊,六分欢喜,暗自想道:“原来大志竟是命丧在牟家一个老奶娘手里。但不幸中之幸,幸亏她们直到如今,还未知道大志的底细。”
  原来那次给洞玄子送密信的人名叫郝大志,这个郝大志却并非洞玄子的弟子,而是洞冥子的俗家弟子,洞冥子对他的看重,是还在如今他的大弟子大石道人之上的,那时郝大志已经学成出道,他是俗家弟子,不用住在清虚观,但每年也总要来几次的。他一去不回,洞冥子亦已猜想得到他是送命的了,但未得确实的消息,十八年来,却是难免一直提心吊胆,不知他是否落在对方手里留作活口,如今听得他这得意弟子早已死掉,方始放下心上这块石头。
  牟丽珠讲完了这件案中案之后,长叹一声,说道:“刘妈对我的忠心,对我的恩德,我是永远也无法报答她了!
  “我要暂且不按时间前后,提前说一说刘妈为我的壮烈牺牲。韩紫烟这贱人把我‘遣嫁’之后,按照原定的计划,藉口要回娘家,把家里的仆人全都遣散,只留下一个刘妈,猜想她准是对刘妈早已起疑,要留下她盘问口供的。
  “刘妈猜想也明知她的用意,但刘妈却不愿逃走,她为了替我爹爹报仇,我已脱出虎口,就不顾一切的和那贱人动起手,但可惜她报仇不成,却给那贱人杀了。这是事情过后,我悄俏回过一次家乡,打听到的。可怜刘妈为我,尸骨无存,我要找那贱人为她报仇,也找不着!”
  听至此处,众人都是不禁为这忠仆慨叹吁嗟,只有洞冥子越发安心,暗自得意。
  雷震子待众人吁嗟过后,说道:“牟姑娘请你回到正题来吧,后来怎样?”
  牟丽珠继续说道:“那晚刘妈回来,告诉我他们安排要杀丹丘生的事,我这才更进一步明白了他们的阴谋。”
  “起初我还不知道何洛是否与他父亲同谋,此时方知,何洛的心狠毒辣,实是不在他父亲之下。他们父子同谋,不仅要杀害我们父女,还要谋害他们本派的丹丘生!”
  “我本来的计划是中途逃走的,在知道他们的阴谋之后,我这计划也是不能不放弃了。我必须在途中找个机会,把他们的阴谋告诉丹丘生,不能只顾自己逃跑!”
  “可是我却没法找到这个机会。一路上何洛与丹丘生形影不离,而我又是何洛未婚妻的身份,怎能不顾嫌疑,去找丹丘生单独出外说话?”
  “日子一天过了又是一天,走了三天我还未曾和丹丘生交谈过半句。何洛串通了的那些强盗,每一天都有可能来到,到来谋害丹丘生的。我怎么办呢?
  “第三天我们到了一座古庙歇宿。那天是天色未晚,何洛就藉口说是前面恐怕找不到宿头,要大家提前歇息。
  “我不觉起了疑心,莫非他们就是约定了在今晚动手?我下定决心,无论如何,今晚非得引开丹丘生不可!
  “约莫三更时分,我悄悄起来,到他们同住的那一间房窗外偷窥,只见丹丘生尚未睡觉,独对枯灯,支颐默坐,好像在想什么。何洛则已发出鼾声。我心里暗喜,这可正是一个好机会呀。于是我轻轻撕开窗纸。
  “不料就在此时,何洛和丹丘生同时跳了起来,喝道:‘什么人?’我这才猛然省悟,何洛是假装熟睡的。他约了凶手,怎能安心睡觉。”
  “幸亏我早已想好了第二套办法,我立即低声说道:‘我听得有夜行人的声息,你们赶快帮我追贼!’”
  “何洛咦了一声,说道:我怎么听不见?喂,你先回来,别去追吧!’”
  “那时我还未曾知道,原来他是约了吉鸿来掳劫我的,必须把我留在庙中,他才有机会充当勇救妻子的英雄。”
  “何洛果然发了急跑出来追我,丹丘生也跟他出来。我故弄玄虚,加快脚步,哎哟一声叫道:‘好呀,好大胆的小贼,竟敢用暗器打我!非捉住你不可!”
  “我知道丹丘生的轻功在何洛之上,他以为我中了暗器受伤,一定会飞快的先跑来救我的。此时我和他们的距离少说也有百步之遥,黑夜中他们也看不清楚前面的情形,连何洛也想不到我这是弄假。他一面追一面叫喊,你是受了伤吗?受了伤还不赶快回来!’”
  “果然不出我所料,丹丘生先追上我!”
  说至此处,那天晚上的情景厉厉如在目前。牟丽珠那本是冷若冰霜的脸上,不知不觉现出一抹轻红。
  丹丘生像风一样掠过来,追上了她了。贴近她了!
  她跑得很快,她的心跳得更快。
  虽然已经同行了三天,但在路上她是乘着马车的,只有上车下车的时候,才见得着丹丘生。而丹丘生又总是和何洛形影不离的。她一来为了憎恨何洛,不愿把目光投向他们,二来也是为了避嫌,是以虽然同行三天,她可从未“正视”过丹丘生。
  她第一次看清楚了丹丘生的相貌,啊,原来丹丘生是这样一个英俊而又本领高强的少年。
  这也是她第一次和一个“陌生的”男子单独在一起。
  这个男子,她的父亲本来是有意将她许配给他的。唉,恨只恨错配了姻缘,要是她的父亲当初肯坚持原意的话,她这生的命运,可能就大大不同了!
  但此际,她的心跳,她的面红,倒不是为了她自己也还未曾感觉得到的初茁情苗,而是为了目前她的这个身份,不知如何向丹丘生措辞才好。
  她心里十五个吊桶,七上八落,脚步也不觉一步高一步低,突然一个踉跄,险些跌倒。看来更像是受了伤了。
  丹丘生忙将她扶稳,问道:“牟姑娘,你怎么啦?是受了伤吗?”
  “我没受伤,我是骗你们的!”牟丽珠低声说道。丹丘生怔了一怔,睁大眼睛看她,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别问我为什么?快点跟我再跑!”丹丘生迟疑不定,脚步反而停了下来。说道:“何大哥就要到了,为什么不等他?”
  牟丽珠急得直跺脚,也顾不得什么避嫌不避嫌了,拉着他的袖子,说道:“我就是为了害怕给他听见,必须离得远些!请你相信我,快跑,快跑!”
  丹丘生好似忽地想起一事,这次听她的话了跑了一会,把何洛甩得更远,回头遥望,也看不见他的影子了。
  他们跑过一个山谷之中,牟丽珠估量是足够时间,可以在何洛赶到之前说清楚这件事了,这才停下脚步。
  “何洛要谋害你,你知道吗?”
  丹丘生这一惊非同小可,说道:“何洛与我情如兄弟,他怎会谋害我?”
  “他已经害死了我的爹爹,你还以为他是好人?”牟丽珠道。
  丹丘生大惊道:“他,他不是你的丈夫吗?怎、怎能谋害岳父?”
  牟丽珠咬牙说道:“他是我的仇人!也是你的仇人!不但是你我的仇人,还是所有侠义道的仇人。”
  丹丘生定了神,说道:“牟姑娘,此话怎说?”
  牟丽珠恐怕何洛就会到来,只能简单扼要的把一些重要的事实告诉丹丘生。
  这事情来得太突然了,丹丘生并非不相信牟丽珠。但要他立即就相信何洛和他的父亲都是奸细,他却还是不敢的,这刹那间,他不由得只是感到一片茫然。
  “丹丘生,你可得赶快打点主意。要嘛,你帮我杀他报仇,你若不敢杀他,那你就赶快逃走!他已经请了很厉害的帮手,要来暗杀你了!说不定就是今晚动手!”
  说到此处,忽地发觉丹丘生目注远方,呆呆出神,好像并不留心听她的话。牟丽珠急得顿足说道:“大丈夫一言而决,你还在想些什么?”
  丹丘生“咦”了一声,说适:“牟姑娘,也许你猜得不错,我好似听见了古庙那个方向有厮杀之声!”
  牟厢珠道:“一定是他约来的凶徒已经在那里大肆屠杀了。唉,可惜我是无力救我的几个老家人啦!”
  丹丘生心里想道:“要是那些凶徒并非何洛约来的,我倒是应该回去帮何洛救牟家的仆人。”忽地想起一事,问道:“何洛约来的帮手是些什么人,你知道吗?”
  牟丽珠道:“我只知道一个是江湖上无恶不作的独脚大盗吉鸿,还有两个听说是御林军的高手。”
  丹丘生瞿然一惊,说道:“哦,果然有吉鸿在内!”
  牟丽珠听他说得很古怪,心想,难道他也知道了何洛收买了吉鸿之事,正想问他,何洛已经来到!
  何洛叫道:“牟小姐,你受了伤吗?”牟丽珠未知丹丘生打算如何,暂且隐忍,说道:“还好,并没受伤。”
  何洛说道:“那么,咱们可得赶快回去。我已经发现有敌人来到那座古庙了。”
  牟丽珠道:“我虽没有受伤,可是走不动了。”
  何洛装得极为着急的样子,说道:“丹丘师弟,你轻功比我好,你先赶回去救人吧!牟小姐,我扶你回去!”
  丹丘生是侠义心肠,心里想道:“说不定这伙强盗是来抢牟姑娘的嫁妆的,我岂能忍心让牟家的家人被强盗所害?”想到救人要紧,他无暇思量。果然立即飞奔回去。
  丹丘生走后,何洛笑嘻嘻地说道:“你们来到这里已经好一会儿了吧,谈了一些什么?”
  牟丽珠心中一凛,佯嗔说道:“你这是什么意思,他来帮我捉贼,我也累得要命,哪有什么闲心谈天?”
  何洛笑道:“你长得美艳如花,我是怕我的好朋友把我的娇妻抢去。哎,我是开玩笑的,你别着恼!”
  牟丽珠板着脸说道:“强盗都已经杀来了,亏你还有工夫开玩笑。我跑不快,你应该赶快回去帮丹丘生救人才是。”
  何洛说道:“我怎舍得把你一个人丢在这里,嗯,你要是真的跑不动的话,我背你回去。”
  牟丽珠羞道:“不,不,你不要这样!”
  何洛笑道:“咱们是夫妻名份,你还害羞什么?”一面说话,一面走到牟丽珠跟前,伸手拉她。
  牟丽珠突然一跃而起,左掌如刀,一个“刀手”向何洛头部斩下,有掌姘指如戟,点向他胸膛的漩玑穴。
  掌指兼施,本是牟家的绝技,哪知何洛早有防备,一闪闪开,喝道:“好呀,原来你果然是丹丘生串同了来谋害亲夫!”
  说时迟,那时快,牟丽珠一击不中,唰的已是拔出剑来,喝道:“狗嘴里不长象牙,老实告诉你吧,我是要替我爹爹报仇的!”
  何洛架开牟丽珠的青钢剑。面色也像剑一样的铁青,喝道:“你胡说什么,你爹爹的死关我什么事?”
  牟丽珠哪肯和他多说,喝道:“你应该自己明白!”何洛见她充满仇恨的目光,不觉心里发毛:“难道她,她已经知道我们父子的秘密?”
  何洛的剑法本来是比牟丽珠稍胜一筹,但一个是怒火填胸,誓报父报,一个是作贼心虚,且有顾忌,在牟丽珠一轮狂攻之下,何洛竟是只有招架的份儿。
  “你一定是听到什么谣言了,快告诉我,让我向你解释!”何洛嚷道。他口中说话,剑招略缓,只听得“嗤”的一声,衣襟已是被削去一幅。何洛见势不妙,发出一声长啸。牟丽珠料想他是招呼同党,出手更狠,但可惜毕竟是技逊一筹,何洛转攻为守,守得极稳。消耗她的气力。
  何洛啸声发出之后,不过一会,果然便有两人来到。牟丽珠一见这两人是穿着军官服饰,心里想道:“想必这两人就是何洛所邀的两个御林军高手了。”
  她早已把生死置之度外,管他来的是高手不高手,非但不逃,反而更加拼命。银牙一咬,施展出两败俱伤的剑法!
  前面的军官大为惊异,笑道:“小夫妻有话好说,你们耍什么花枪?”后面那军官失声叫道:“不对,好像不是在闹着玩啊!”
  其实前面那军官当然已知道不是“在闹着玩的”,他故意用轻松的口吻,不过是想松懈牟丽珠对他的防备而已。只听得“哎哟”一声,何洛肩头中剑,血流如注。
  就在此时,前面那个军官摸出一枚铜钱,双指一弹,薄薄的一枚铜钱,打了到来。竟把牟丽珠手中的长剑打落了。
  那军官笑道:“好啦!你们小夫妻打架,我可不便再插手了。何兄,你安顿了尊夫人再说。”
  他只道牟丽珠已经丢了兵刃,这场架自必不可能再打下去。哪知牟丽珠竟然不顾死活,扑上前去和何洛扭打。“乓”的一掌,又正打着何洛受伤的肩头,打得何洛痛彻心肺。
  何洛大怒道:“你这小贱人好狠!”倒转剑柄一撞,同时猛的一拳捣出。剑柄撞正牟丽珠的心口,拳头打着她的小腹。他的气力比牟丽珠大得多,这一击一撞登时把牟丽珠打得跌倒地上,片刻就晕了过去。
  隐隐约约只听得那军官说道:“哎哟,何兄,你出手未免太重了,莫要把尊夫人打死才好,赶快看看她再说吧。”
  何洛恨声说道:“打死这小贱人也就算了。”
  另一个军官笑道:“怎的你毫无怜香惜玉之心,竟舍得打死貌美如花的妻子?”当然他并非真的要何洛“怜香惜玉”,而是绕个弯儿,向何洛打探缘由的。
  何洛说道:“你们不知,这小贱人已知道了我们的秘密,她如今己是把我当作杀父的仇人了。先别理她死活,咱们还要设法对付丹丘生呢!”
  前面那军官道:“好,那我们马上把丹丘生引来。你装作尊夫人是被我们所伤,赶快和我们打架!”
  牟丽珠尽力支持,希望再听他们说些什么。可惜还是支持不住,神智渐渐迷糊,终于什么也听不见了。
  牟丽珠原原本本地说出当晚的遭遇,只是隐瞒了她和丹行生初会时候的心情不提。说到这里,突然停止。
  江上云问道:“后来怎样?”
  牟丽珠望了丹丘生一眼,说道:“那时,我已经晕了过去。后来的事,应该由丹丘生讲了!”
  雷震子道:“对啦,牟姑娘已经说了,你还避忌什么?”丹丘生若有所思,看样子也似乎是还未拿定主意。
  牟丽珠缓缓说道:“我知道你要遵守对师父的诺言,但我也知道你这诺言是有一个例外的。”
  “你相信你的师父可以约束得住本门败类,不让他们勾结清廷,把崆峒派带到自我毁灭的路上。你发誓,要是没有这种情况发生,你就宁愿背上叛徒的罪名,永远不说出这件案子的秘密,在师父的生前死后都是一样。如今,你的师父和洞玄子虽然都已死了,但你不愿意见到的事情,恐怕还是难以避免,就要发生!倘有这种情况,令师父也应允你可以说出来的!你还不说,更待何时?”
  这番话的意思很明白,洞玄子虽然死了,但在崆峒派的首脑人物之中,还是有人要走洞玄子的路!
  在场的侠义道人物,在听了吉鸿的证供和牟丽珠的忆述之后,虽然亦已多多少少有此怀疑,但可还不敢肯定。如今突然由牟丽珠的口中说了出来,众人都是不禁骇然震惊,也都是不觉把目光集中到洞真子和洞冥子的身上。
  洞真子变了面色,说道:“牟姑娘,这种话你可不能乱说。不错,我是曾经同意邀请御林军副统领欧阳业做本派客人,来此观礼,但你可不能对此就说我和清廷勾结,说我要驱使和侠义道作对!”
  牟丽珠道:“我不是说你,我说的也不是这件事情!”
  洞真子道:“那你要说什么?”牟丽珠道:“事情总会水落石出的,也总会有知道的人来说的。别的我让他人来说,我只想先说我知道的一件事情。”
  洞真子道:“好,请说!”
  在洞真子扣牟丽珠争辩的时候,洞冥子作贼心虚,却是不敢发言。此时他的面色越发灰白了。
  牟丽珠道:“当晚何洛请来谋害丹丘生的那两个军官,正是贵派某一个人的上宾,现在他们还没出现,但用不了多久,他们一定会在此地现形!”
  雷震子连忙问道:“那两个军官你已经知道了是什么人吗?”
  牟丽珠道:“当时我不知道,后来当然是知道了。一个是崆峒派掌门刚才所说的那个欧阳业!八年前,他不过是御林军中一个不大不小的官儿,如今则是贵为御林军的副统领了。”众人早已知道今日的崆峒派门人之会,请欧阳业前来观礼是出于洞冥子的主意,此时不觉都是想道:“原来他们早已有了渊源。”
  雷震子道:“另一个呢?”牟丽珠道:“另一个来头更大,他是欧阳业的顶头上司!”
  雷震子吃了一惊,说道:“是御林军的统领海兰察!”
  牟丽珠点了点头,重复他的话道:“不错,是御林军的统领海兰察!”雷震子呆了半晌,连声说道:“这就对了!这就对了!”
  洞真子忐忑不安,试试他的口风:“什么对了?”
  雷震子道:“暗算贵派长老玉虚子的一定就是这个海兰察了!清廷鹰爪之中,只有他有此功力。我真是老糊涂,竟然一直没有想起此人。”
  洞真子道:“老前辈的猜测想必不会错的。不过,那个疑凶,现在可还没有抓到。”弦外之音,实际是说,雷震子的“猜测”,只是猜测而已。
  雷震子道:“贵掌门不必心急,牟姑娘刚刚说过,这两个人不久定会在此现形。我相信她的话是不会随便说的。咱们等着瞧吧!现在先请丹丘生说明当晚的真相。”
  洞真子道:“我倒想先和牟姑娘说的敝派的那个‘某一个人’是谁?”
  牟丽珠道:“我现在说出来,贵掌门也会以为我只是‘猜测’而已。不如等到海兰察和欧阳业现形之后,再说不迟。或许说不定他们还会自己招供呢。”
  洞冥子情知已是难免“现形”,反而没有前些的惊慌,他心里暗自想道:“听这丫头的口气,似乎海兰察和欧阳业一定会被抓到似的。欧阳业我不敢担保,以海兰察的武功,如何能落在他们的人手上?就在此处,海兰察的人也不会放过他们的人。而且海兰察早已有了安排,即使当真打不过他们的人,也还有最后一着险棋可走!”他横了心肠,索性沉着脸一语不发,任凭众人对他猜疑。
  金逐流道:“树大有枯枝,贵派纵有一两个像洞玄子那样的不肖弟子也不足为奇。贵掌门也无须顾虑我们会把事情牵连到你的身上。”
  原来金逐流早已看出洞真子和洞冥子并不完全一样,虽然这件案子,洞真子或许亦是知情,但大概还不会是和洞冥子同谋。看来他多半只是受了洞冥子的挟制而已。金逐流说出这番话,是有意“安抚”洞真子的。
  洞真子稍稍放下点心,暗自想道:“好在他们还信得过我。倘若当真到了自身难保之时,我也只好不理洞冥子了。”于是说道:“好吧,丹丘生,既然大家都希望你说出本案真相,那你就说吧。”
  丹丘生长叹口声,说道:“十八年来,我但望能够保全师门声誉,想不到还是有今日之事发生,连最爱护我的玉虚大师叔也命丧鹰爪之手。事已如斯,我是不能不说了。”
  “不错,我是做梦也想不到何洛会谋害我,但事前却也并非毫不知情。在我准备陪何洛前往米脂迎亲的前夕,有一个人悄消来找我。这个人是天下第一神偷快活张。”
  “他告诉我一个消息,说是江湖上著名的独脚大盗吉鸿,已经在我们前往米脂的这条路出现。据他打探到的风声,很可能就是要动牟小姐的嫁妆。”
  “吉鸿是独脚大盗,拦途抢劫,本是毫不稀奇的事。不过牟小姐是何洛的未婚妻,他决不会不知,他竞敢太岁头上动土,那就有点稀奇了。”
  “快活张继续说道:‘还有更稀奇的是,吉鸿要劫牟小姐之事是他的一个黑道的朋友泄漏的,这个人本来想约吉鸿做另一件案,去关外劫一帮参客。’吉鸿对他说道,我要发的大财,比劫十帮参客都多得多,恕我不奉陪了,那人知道有个神秘的客人前两晚曾来找过吉鸿,问他是谁,吉鸿却不肯说。问他是否这个客人约他去做‘大案’,他笑而不言。”
  “那人在吉鸿房间的墙壁上发现九个小小的窟窿,他也是个武学行家,一看就知是利剑所刺的痕迹。
  “快活张说道,吉鸿这个黑道上的朋友也是我的朋友,他把这件事情告诉我,我也曾到吉鸿的住处去观看过,那时吉鸿已经出发,不在家中。我可以仔细观看。观看之后,很是怀疑,这似乎是崆峒派的连环快剑造成的痕迹。”
  “快活张问我,会使连环夺命剑法的崆峒派子弟有多少人?我说只有洞冥师叔,我和何洛。这个月来,洞冥师叔从未离山,剩下来的只有一个何洛。”
  “当时快活张就曾怀疑,是不是何洛怕我和他争夺掌门,要假手吉鸿来害我呢?但我不信。”
  丹丘生继续说道:“快活张得到这个消息,便即亲自出马查探吉鸿行踪,果然在前往米脂的路上,发现他的踪迹。把几件事情连串起来,仔细推敲,快活张认为,吉鸿要做的‘可发大财’的案子,十九恐怕是要劫牟小姐的嫁妆了。只劫嫁妆还不打紧,内中恐怕还有阴谋,是何洛串通了他谋害我的。”
  “我多谢这位前辈对我的关怀,心里却认为他的看法未免太过多疑,我是无论如何也不能相信何洛会串通了强盗来害我的。”
  “唉,待到事情过后我才知道,他们的阴谋实在是比快活张所怀疑的还更严重。他们谋害我还不仅是为了要帮何洛取得掌门之位,而是要把崆峒派变成依附朝廷的黑帮!在何洛的背后还有海兰察和欧阳业。这些内情,快活张当时都还是未曾知道的。”
  “快活张好像如道我的心思,说道:‘我知道你是不会相信的,但纵然你不相信,你也千万不可把我刚才告诉你的消息,说给何洛知道。’我答应了他,他才放心离去。”
  讲完了快活张向他报讯这件事后,开始进入正题,丹丘生讲到那晚的遭遇了。
  为了便于讲述起见,他把当时还未知道而现在已经知道的事情混合来说。
  “那晚牟小姐对我揭破了何洛的阴谋,我虽然听得惊心动魄,可还是半信半疑,后来何洛来到,叫我先起回古庙救人,我一想救人要紧,纵然牟小姐说的是真,何洛也只不过要谋害我,她和何洛一起料想是没事的。那些强盗,不管是否何洛请来,我倒要看看他们是否有本领杀得了我。”
  “在回去途中,我发现两条黑影跑得飞快,看样子是刚从古庙行凶之后出来的强盗。但因距离颇远,那两个人却好像并未发觉我。救人要紧,我也无暇去追强盗了。”
  “正在我将到古庙的时候,我又听见牟家仆人的呼喊,原来刚才已经来过一批强盗,就是我在路上看见的那两个人。他们是海兰察和欧阳业。”
  “海兰察和欧阳业大概因为在古庙里找不到我和牟小姐,连何洛也不在,是以他们只是伤了两个仆人,便又匆匆而去。”
  “在他们走后不久,何洛邀来的另一个强盗又来了。这人就是刚才作证的吉鸿了。我踏进古庙的时候,他正在行凶。”
  “吉鸿到那古庙的经过,以及当时庙中所见的情形吉鸿刚才已经说过,我就用不着多说了。”
  “他伤在我的剑下,害怕我会杀他,连忙说出他是受何洛指使而来的,求我饶他不死。”
  “我这才相信快活张所说的是事实,牟小姐说的也果然都是真话。就在此时,我又隐隐听得远处传来金铁交鸣之声,还听得何洛用传言入密的内功所发出的长啸。”
  “我恐怕牟小姐遇害,无暇理会吉鸿,连忙跑回那个山谷。只见一出好戏正在上演,可惜当时我却不知道他们是在串通做戏。”
  说到这出“好戏”,丹丘生犹有余愤。
  那晚的情形是这样的。
  丹丘生回到那个山谷,只见何洛正在和两个军官恶斗。那两个军官不消说就是海兰察和欧阳业了。
  海兰察佯作不知丹丘生业已赶来,喝道:“何洛,你别包庇同门,快快从实招来,否则你可要做替死鬼了。”
  “我根本就不知道我究竟是犯了哪一条王法,你叫我招供什么?”何洛叫道。
  “你还装蒜!”海兰察喝道:“丹丘生勾结朝廷叛逆,他们已经查有实据。你是他最好的朋友,能不知情?”
  “哼!依我看来,他不仅知情,恐怕还是和丹丘生同谋的!”欧阳业接着说道。
  何洛装作又是惊惶又是委屈的样子叫道:“我委实不知丹丘生去了哪里,更不知道他曾经作了一些什么事情?”
  海兰察冷笑道:“你的岳父牟一行和你的师弟丹丘生都是私通反贼的叛逆,哼,要说你和他们不是一丘之貉,骗鬼也不能相信!你交不出丹丘生,又不肯招供,我们只有捉你归案了。”
  欧阳业道:“何洛,事情我们已经说得很明白了,你还要抵抗,是不想要性命了么?”
  海兰察跟着说道:“不错,他和丹丘生定是一丘之貉,他敢顽抗,我们杀了他也不会是杀错了人!”
  何洛佯怒喝道:“大丈夫决不无辜受辱,崆峒派的弟子也决不能弃剑投降。要我束手就擒,万万不可能!好吧,你说我与丹丘生谋反,反就反了,那又怎样?”
  他们一唱一和的“做戏”,心地忠厚的丹丘生本来对他起了的一点怀疑,不觉也动摇了。正是:
  朋比为奸施毒手,贪图名利害同门。 
 

 
分享到:
1不得了的倔巫婆
2棉花糖小镇
1棉花糖小镇
2彩虹桥
1彩虹桥
2河狸妈妈的好邻居
1河狸妈妈的好邻居
2猫头鹰先生的梦想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