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牧野流星 >> 第四十九回 剑气纵横惊四座 妖氛猖獗骇群豪

第四十九回 剑气纵横惊四座 妖氛猖獗骇群豪

时间:2013/9/24 19:29:20  点击:3078 次
  当下洞真子正式宣布洞玄子被害一事与丹丘生无关,但跟着便即说道:“丹丘生,你的这项罪名是取消了,但其他罪名,你要是不分辩的话,我就要当作你认罪了。我再问你一遍,你有没有分辩?”丹丘主道:“我早已说过,除非先师复生,我不会对任何人分辩!”
  洞真子道:“好,我已经按照武林所定的‘清理门户’规矩,问过丹丘生三遍,他自己没有分辩。如今我再问一问,还有没有人要替丹丘生辩护?”
  他刚问到第二遍,只听得有个人朗声说道:“有!”这个人不问可知,自是孟华了。
  孟华脱下人皮面具,在全场注视之下,越众而出,飞身上台。
  孟华这一突然出现,洞真、洞冥二人当真是如见鬼魁,登时吓得呆了!他们做梦也想不到,被关在地牢里中了酥骨散之毒的孟华居然会逃出生天!
  金逐流则是喜出望外,说道:“华儿,我只道你是为了什么缘故误事了呢,原来你已经来了!”
  听金逐流的语气,似乎早已知道他要来的,孟华不觉怔了一怔,随即省悟:“是了,他已经见到了少杯寺那两位高僧,自然知道我是从天山回来的了。”
  他本来要把金碧漪被那妖妇所擒之事告诉金逐流的,但当务之急,是先要替他师父分辨,只好把这件事情押后再说。心里想道:“反正那妖妇是要把漪妹当作人质,绝计不敢害她。待会儿我再告诉金伯伯也不歉迟。”
  洞真、洞冥惊魂未定,不约而同都是手按剑柄,失声叫道:“你,你……你来做什么?”众人不觉都是大为奇怪,为什么崆峒派的掌门,对一个分属自己徒孙一辈的后生小子竟会如此骇怕。
  孟华向洞真子施了一礼,说道:“昨晚多谢掌门厚待,请恕我今朝不请自来。我是来替我师父辩护的!”
  虽然话中有刺,但毕竟还没说出他昨晚被囚之事,洞真子松了口气说道:“十八年前,你还是个刚刚会说话的婴孩吧?你能知道什么,要替你师父辩护?”
  金逐流忍不住插口问道:“孟华,你不是刚从天山回来的吗?是不是天山派的唐掌门有什么话要你替他说的?”
  洞真子只道金逐流已知孟华是天山派代表一事,连忙说道:“不错,孟华他自称是唐掌门的代表,但我还不敢相信。”他是准备孟华说出被囚之事,他可藉此辩解。
  金逐流道:“我知道这孩子是绝计不会说谎的。而且还有一事可资佐证,最近我曾见过天山派少掌门唐加源,据他说贵掌门曾托他带件物事回去给他父亲,有这事么?”
  金逐流用的是“物事”一词,洞真子暗自想道:“听他口气,他大概还没有看过我写给唐经天的那封书信。”要知洞真子写那封信的目的,正是因他恐防金逐流要出头“袒护“丹丘生,故而想说服唐经天来给他“主持公道”的。要是这封信给金逐流见到,他自是更难为情了。
  这件事他当然不能否认,只好说了一个“有”字。
  金逐流继续说道:“据唐加源说,他因为有别的事情,不能回转天山。你托他的那件物事他已经转托孟华带去了。”
  孟华说道:“唐掌门正是因为看过了掌门太师叔给他的那样东西,是以要弟子替他效劳,认我为天山派的记名弟子,代表他来参加此会。”
  洞真子道:“好,那你是要为天山派的掌门代言,还是你自己要为业师辩护?”孟华说道:“唐掌门要我替他说的话,昨晚我都已经说给你听了。你不愿接受他的劝告,我也无谓多说一遍了。如今我是要替我的师父辩护!”
  洞真子满面通红,说道:“唐掌门此举颇出武林情理之外,所以昨晚我不大敢相信你的话。不过,你现在既然不是以天山派的代表的身份说话,我只能把你当作本门叛徒的弟子了。”言外之急,先把孟华师徒划在一边,弟子替师父“辩护”自是难免偏私,而也就不值得怎样重视。
  金逐流淡淡说道:“我看不必管他是用什么身份说话,只须问他说的是真是假?”
  洞冥子冷冷说道:“师兄刚才说得好,十八年前,他还是个婴孩呢,他能知道什么了所谓‘辩护’,恐怕还是胡诌而已!”说话的口气简直是在埋怨师兄不该浪费时间来听孟华“胡诌”,同时心里打定主意,不管孟华说些什么,他都抵赖。
  孟华冷笑道:“我还没有说,你怎么知道我是胡诌?”回过头来,向着洞真子缓缓说道:“不错,十八年前的事情,弟子并不知道。但三年之前,而且是弟子亲手所做的事情,我是不会不知道的!”洞真子已经猜到几分,但却不能不明知故问,说道:“你不是要替师父辩护吗,怎的又扯到了自己所做的事情了?你做了什么事情?”
  孟华眉毛一扬,指着洞冥子缓缓说道:“他说曾经被我师父所伤,据此指责我的师父以下犯上,其实这是假的。我的师父根本就没有和他动过手,真正伤了他的人是我!”
  此言一出,洞冥子的面色不禁一阵青一阵红,恨不得脚底下有个地洞钻了进去。同时所有在场的人,不论是贵客或是崆峒派的弟子,也都无不耸然动容,大为惊诧。要知洞冥子是崆峒派的第一剑术高手,武林各派,无人不知,而孟华不过是一个看来未到二十岁的少年他能够伤得了洞冥子?这话谁人敢于置信?
  但看到了洞冥子这副尴尬的神色之后,许多抱着怀疑态度的人却是不由得对洞冥子的信心动摇了。
  洞真子有意丢他师弟的面,说道:“洞冥师弟他这话是真的吗?”洞冥子讷讷说道:“这个、这个……”不知要怎样说下去才好……。
  孟华得理不饶人,冷笑一声,继续说道:“掌门太师叔要是不相信的话,我可以马上和他当众比剑,让大家看个清楚。”
  洞冥子本来打算孟华说些什么,他都抵赖的,但这件事情,他却是无法抵赖,此时形势,他一抵赖,就非得和孟华比剑不可。一比之下,真假立辨。他怎敢轻试?
  这刹那间,他转了好几次念头,一忽儿想孟华中了辛七娘酥骨敌之毒,虽然逃了出来,功力最少也要打个折扣吧?但又怕自己估计不对,孟华既敢向他挑战,料想是有必胜把握,他在三年前已经不是孟华对手,纵使孟华功力打了折扣,他却还是没有把握取胜的。
  在患得患失的心情之下,洞冥子不敢承认,也不敢不承认,只好横生枝节,装作恼怒的神气说道:“当真是荒谬绝伦,我岂能与一个徒孙辈份的晚辈比剑。”说话之时,向心腹弟子大石道人打了一个眼色。
  大石道人对师父的心意揣摩得最为透彻,自是懂得师父这个眼色的意思。想道:“师父要我去试试这个子是否当真恢复了本领,嗯,我胜了固然可以大大露面、甚至可以成为下一任掌门的继承人,但若输了,岂非弄巧成拙?”他是曾经吃过孟华大亏的,想到孟毕的厉害,还是不寒而栗。
  正在他患得患失,踌躇莫决之际,洞冥子的另一个徒弟跳出来。
  跳出来的是洞冥子的二徒弟大松道人。孟华的厉害,大石道人知道,他可还未曾知道。一见孟华如此年轻,心里想道:“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本领再好,料想也好不到哪里去。”他一向妒忌师兄得宠,于是便即跳出来争功。
  “有事弟子服其劳,咱们怎能眼看这小子如此猖狂,胡说八道。侮辱师父?大师兄,你不管,我可要管了!”
  大石道人岂能当众丢这面子,意图侥幸的念头不觉又冒起来,暗自想道:“辛七娘是天下第一使毒高手,这小子纵然解了酥骨散之毒,料想亦已大伤元气,我何必太过怕他?”
  “师弟,你误会了。”大石道人说道:“我并非不管此事,但你要知道,这小子的辈份比咱们也还低了一辈呢。师父当然不屑和他动手,我也要考虑考虑,值不值得和他动手?”虽然前天晚上,他才吃过孟华的亏,但此事同门并不知道。他是准备孟华倘若说了出来,他就抵赖的。
  金遂流情知这两人齐上,也不是孟华对手,于是摆出主持公道的武林前辈身份,说道:“按说长辈和晚辈交手,是有倚大欺小之嫌。不过孟华既说他曾剑伤洞冥道兄,此事料想许多人都不能相信,那么由洞冥道兄的徒弟试试他的本领,也不失为一个辨别真假的办法。据我所知,孟华不只一个师父,丹丘生如今也还未曾重列贵派门墙,所以严格说来,孟华也还未算得是贵派弟子,他和这两位道兄动手,不能说是犯了武林规矩。”
  金逐流这么一说,大石道人更是不能不硬着头皮上去了。“好小子,师父不屑教训你,让我来教训你吧!”
  大松道人怕失了“立功”机会,争着说道:“师兄,还是让我来教训吧!”
  孟华哈哈一笑,说道:“你们要怎样教训我?”
  大松道人说道:“你若赢不了我手中的这把剑,就可以证明你刚才说的全是胡言!那时你应该受何惩处,自有在场的武林前辈定夺。”他是真的不相信孟华曾经打败过他的师父的。
  孟华哈哈笑道:“很好,我正要领教你们的连环夺命剑法,你们可以不必争了!”
  大石道人哼了一声,意似不屑,心中可是暗暗欢喜,说道:“好,这小子既然要见识咱们的连环夺命剑法,就让他知道厉害吧!”唰的一声,和大松道人同时拔出剑来。
  宾客中有人咕哝道:“自称长辈教训小辈,还要两个来打一个。这样的长辈,也未免太不害臊了!”这人是个莽夫,虽然自言自语,声音却是甚为响亮。
  大石、大松尴尬之极,解释不好,不解释也不好。不料孟华却先说话,代替他们解释。
  孟华说道:“这位前辈有所不知,崆峒派的连环夺命剑法变化极为复杂,功夫还未学得到家的弟子,是很难一个人施展的。必须两人配合,彼此替同伴弥补破绽,方能发挥这套剑法的威力。他们的师父是勉强可以一个人施展这套剑法的,但也还使得不好。师父尚且如此,何况弟子,他们当然是两个人齐上了。”
  崆峒派自从创派以来,只有三个人能够施展这套剑法,一个是创立这套剑法的祖师,一个是前两任掌门、丹丘生的师父洞妙真人,还有一个就是洞冥子,是崆峒派当今第一剑术高手,有人甚至说他的这套剑法使得比前辈祖师还要好的。这些故事,崆峒派长幼弟子无人不知,如今孟华竟敢批评洞冥子这套剑法使得不好,众人无不惊愕。
  洞冥子的确是曾用这套剑法败在孟华手下,他不敢做声,只好作出一副不屑分辩的神气。大松道人是绝对不相信师父曾经败给孟华的,同时为了要挽回白己的颜面,于是大怒说道:“好小子,胡说八道,你赢得我们,再夸嘴也还不迟。哼,哼,你说我们功夫学不到家,难道你一个人可以施展这套剑法吗?”
  孟华笑道:“马马虎虎,使得好是谈不上的,不过比你们的师父略好一些而已。”
  大松道人一抖长剑,冷冷说道:“好,那你就使出来吧,别要光说不使!”
  孟华说道:“我是让你们先出招呀,只要你们一出招,就可以知道我是否光会说了。”
  一般规矩,长辈和小辈动手,当然是长辈让小辈先出招的,如今孟华反其道而行之,大松道人忍不住说道:“你也忒狂妄了,还要我们先出招?”
  孟华笑道:“你们的师父都不是我的对手,我怎能占你们的便宜?”
  大松道人怒气上冲,喝道:“好,那你快亮剑吧!”
  孟华冷笑道:“对付你们两个脓包,何须用剑?不用剑我也可以施展这套剑法的,你们尽管来吧!”
  大石道人暗暗欢喜,心里想道:“这小子如此狂妄自大,我们倒是有可乘之机了。不信我们的两把长剑打不过他的一双肉掌!”原来他们师兄弟平日虽然怀有心病,但在这套连环夺命的剑法上,却是配合得最好的一对。
  “好,你这小子既然自己找死,我就成全你吧。”脾气暴躁的大松道人早已不能忍耐,一声大喝,长剑一抖,便向孟华刺将过去,师兄弟心意相通,配合得果然十分合拍,大松道人唰的一剑刺向孟华右肋下的“愈气穴”,大石道人的剑尖也同时刺到了孟华左肋下的“愈气穴”。招数又狠又快,在场的剑术名家无不暗暗吃惊!崆峒派的连环夺命剑法果然是名不虚传!”
  在这电光石火之时,说也奇怪,只见孟华背负双手,身形只是一飘一闪,就在剑光交叉穿插的缝罅之中穿过去了。
  孟华叹道:“蠢材,蠢材,你们是怎样学的?一套上乘剑法叫你们糟蹋了。出手既不够快,配合的时间又拿捏得不准!看清楚了,这一招应该怎样使用!”
  说话当中,孟华手捏剑诀,以指代剑,倏地出招。快得难以形容,连在场的剑术名家,十九都还未曾看得清楚,只见大石、大松二人己是忙不迭的后退。
  原来就在这瞬息之间,大石、大松二人都是同时感到孟华的指尖戳者了他们肋下的“愈气穴”。好在只是徽感发麻,迅即便过。
  大石道人侥幸之心不觉又是油然而生,“这小子的剑术虽然确是精妙,但点着我的穴道,也没觉得怎样。想必是他中的酥骨散毒,尚未全解,功力已经大减!”
  “好小了,先别夸嘴,我看你还能抵挡几招?”当下与师弟交换了一个眼色,立即快剑狂攻。
  孟华笑道:“这一招你们又使得不对了,连环夺命剑法讲究的是前后着之间的变比,必须如茧抽丝,连绵不断,固然要又快又狠,但却不能一味贪快。”
  论辈份他们是孟华的师叔,但此时孟华反而像是他的师父来教他们。按理见孟华口讲指划。以指代剑,一个人施展变化极为繁复的连环夺命剑法,每出一招,大石、大松二人都是觉得对方正在刺向自己的要害,登时逼得他们这透不过气来,哪里还能反唇相讥?
  “我这一招要用金针度劫,你们赶快用分花拂柳比解!”孟华喝道。
  声出招发,孟华手捏剑诀,骈指如剑,刺将过去,果然是一招“金针度劫”。
  双方比剑,先把自己的招数说破已是一奇;又教对方怎样应付,又是一奇;而已是以晚辈的身份来教长辈,更是奇上加奇了。宾客之中,已是禁不住有人笑了起来,说道:“这还算什么比剑,简直是师父教徒弟嘛!”
  大石、大松羞愧难当,不约而同,都是打定主意:“偏不听这个子的话!”哪知孟华这一招“金针度劫”使得凌厉无比,他们同时感觉到对方的指尖戳到了自己命门要穴,倘若不用“分花拂柳”这招化解,只怕就有性命之危。
  正因为他们对连环夺命剑法熟极而流,既然除了“分花拂柳”这招,无法化解,这一瞬间,他们已是无暇思索,不知不觉就只好违背自己本来的心意,使出这一招了。
  孟华连连呼喝接连几招,都是如此。先自己的招数说破,然后教对方如何应付。场中宾客的哗笑之声,越来越响亮了。
  洞冥子面色铁青喝道,“你们还比什么,滚回来吧!”
  但他们在孟华“剑招”笼罩之下,哪里能够脱身。想“滚回去”也不可能。
  孟华笑道:“俗语说名师出高徒,你不怪自己做师父的太过脓包,反怪他们,好不要脸!不过,我也不为已甚,就让他们回去吧!”说至此处,陡地喝道:“但你们不配使剑,把剑给我留下!”
  话犹未了,只见两把长剑己是到了孟华手中。武当派长老雷震子不禁赞道:“好快的空手入白刃功夫!”但场中除了寥寥无几的各派名宿之外,其他的人连孟华用的是什么手法,都未看得清楚。
  只听得一片断金戛玉之声,孟华把那两柄长剑都是当中拗断了!
  他刚才显露的是剑法,这一手显露的却是深厚的内功!把崆峒派的弟子看得目瞪口呆,大石道人更是吓得魂不附体!心里想道:“原来他中的酥骨散之毒已是完全解了,幸亏他手下留情!”
  孟华抛掉断剑,重回台上,向洞真子施了一礼,说道:“不知掌门太师叔相信我的话没有?要是不相信我的话,你还可以叫洞冥子和我再比!”洞真子有意丢洞冥子的面,说道:“师弟,你意下如何?”
  洞冥子怎敢再和孟华比剑,愤然说道:“师兄,这是本派的同门大会,小弟忝为继任的掌门人选,和他比剑,成何体统?”
  洞真子道:“师弟,你误会了,我不是一定要你和他比剑,只不过,不过,……这件事总得有个交代啊!”
  雷震子摆出“主持公道”的武林前辈身份发话道:“对,洞冥道兄,你总得说一句话,说一说孟华替他师父的辩护到底是真是假?”洞冥子满面通红,只好讷讷说道:“他、他是丹丘生的弟子,弟子的恶行,算在师父头上,我看也不能算是错吧?”这话等于转个弯儿,承认他是伤在孟华剑下,不是伤在丹丘生剑下了。
  洞真子要保持掌门人的身份,于是在损了师弟的面子之后,也不能不替他兜回一点体面,便即作出“持平”的论调说道:“弟子犯了过错,该由师父负责,这话也未尝没有道理。好吧,丹丘生,洞冥子指控你犯上之罪可以免了,这项指控,就改为你纵容徒弟之罪吧?你服不服?”两项罪名比较,当然是后者轻微多了。”
  丹丘生道:“我没话说,因为我不知道当时的情形。”
  雷震子道:“我要说句公道话,纵然孟华当真是伤了洞冥道兄,恐也不能指责他的‘犯上’,在他拜丹丘生为师之时,丹丘生早已被贵派逐出门墙。”
  孟华大声说道:“我不服,请掌门太师叔让我说一说当时的情形。”洞真子眉头一皱,说造:“你这件事在整个案子之中,只能算是小节。我不想太多枝节横生。不过,你既然不服,那就简单说几句吧。”
  孟华说道:“那日他踏入石林,是阳继孟的一个苗人徒弟带他进来的,我根本就不知道他是什么人,那时我的师父早已离开石林,而这个苗人则是以前曾跟随过阳继孟到过石林捣乱的。那天,他们……”
  话犹未了,忽地有个人跳出来道:“正如洞真子掌门所说,此事不过是细枝未节,既然在这一点真相己明,我以为也就不必多费唇舌重提往事了。不过,另一件事情,贵掌门倒似乎应该问个清楚。”
  众人一看,出来说话的这个人是个矮胖曲发鹰鼻的汉人,看来不像汉人。众人纷纷探问。”这人是谁?”有知道的人说道:“这人是南天剑霸龙木公,他本是海南岛五指山的黎人。”“啊,原来是他。奇怪,一在天南,一在地北,他是怎样和崆峒派拉上交情的?”
  众人窃窃私议,其实他们心里感到奇怪的并非因为龙木公僻处海南,却和远在西北的崆峒派拉上交情,而是因为龙木公乃是邪派中的有数人物。虽然不及大魔头阳继孟的恶名昭彰,一向也是横行霸道惯的。否则如何会得一个“天南剑霸”的绰号?许多人不觉都是如此想道。“崆峒派虽然不能和武当少林等名门正派相提并论,最少也还不能算是邪派;洞真子虽然不是侠义道,行事也还勉强可以说得是正派的,为什么他要请这样的妖人来作贵宾?”
  他们哪知洞真子乃是有苦说不出来,他看见龙木公突然出头说话,也是颇为感到尴尬的。
  原来这个“天南剑霸”龙木公乃是用他师弟洞冥子的名义请来的客人,代他师弟邀请的正是大魔头阳继孟,而在阳继孟背后还有一个作为拉线人的御林军统领海兰察,真正说来,阳继孟、洞冥子都不过是海兰察手中的傀儡。由洞冥子出名邀请一班邪派客人前来助阵,这是海兰察的策划。而洞真子则是被逼同意的。
  本来他们是和洞真子说好不公开露面,但现在龙木公既已出头说话,洞真了纵然大感尴尬,也只能按照一派掌门应有的礼貌向他问道:“不知龙先生要问的是哪件事情?”
  龙木公道:“这小子自称天山派唐掌门的代表,如此说来,他也应该算得是天山派的弟子了。否则如何能够代表该派掌门?”洞真子道:“他早已说过了,他是天山派的记名弟子。”
  龙木公道:“他说的话,我可不能相信!”
  孟华冷冷一说适:“你要怎样才能相信?”龙木公道:“我要试试你的天山剑法!”
  雷震子出来替孟华说道:“龙木公,你这恐怕是有点强人所难了。孟华不过曾去过天山一趟,如何就能学会天山剑法?”
  龙木公道:“我不管地学过多久,但他若不精通天山剑法,唐掌门怎能要他来作代表?认他做记名弟子?这种违背武林常理的事,我相信唐掌门是不会做的,正因为我相信唐掌门不会这样做。所以我不相信他的话。”
  这番话虽然似是而非,却也不能说是全无道理。雷震子正想驳他,孟华忽地说道:“天山剑法精深博大,我当然不能说是精通。但等闲之辈,料想也还可以对付。你要试就尽管来吧!”
  龙木公号称“天南剑霸”成名少说也有二三十年,如今竟被孟华当作“等闲之辈”,焉得不怒?当下立即拔出剑来,喝道:“好小子,胆敢轻视于我,来领死吧!”
  他这把剑形式奇特,剑身甚阔,长却不到二尺,剑尖上叶出碧莹莹的寒光,落在行家眼中,一看就知是淬过毒药的宝剑。宾客中有个沧州老拳师赵一武,为人正直,看不过眼,首先叫起来道:“这场比试,不过是要试试这位孟少侠是否会使天山剑法而已。用这种歹毒的兵器来试人家,是何道理?”他开了头,跟着好几位正派的成名人物也都提出非议。
  龙木公冷笑道:“几十年来,我一向用的就是这一把剑,我也从未听说过有哪一条规矩,是限制别人用什么兵器的。嘿、嘿、不错,这是一把毒剑,姓孟的小子你要是怕死的话,趁早认输。”
  原来他确实是想借试剑法为名,把孟华置之死地的。要知他和阳继孟乃是一党,他刚才抢着出头说话,为的就是害怕孟华业已知道阳继孟来到此间的事实,在说了石林一事之后,可能就会追究到阳继孟的身上来了。他要“保护”阳继孟,亦即是“保护”他自己,故而非杀孟华不可。
  在群情鼓噪之中,出乎众人意外,孟华反而是气定神闲,根本就不把龙木公这把毒剑放在心上。“多谢各位爱护晚辈。不过毒剑虽然厉害,是否能够制人死命,还得看使剑的人。这妖人在我眼中不过是等闲之辈,毒剑再毒,料他也刺不到我的身上。”
  赵一武叫道:“孟少侠,这厮是出了名的心狠手辣的妖人,你是不可太轻敌了!”龙本公双眼圆睁,狞笑说道:“赵一武,你骂我的话、我记下了。待打发了这小子,我再找你算帐!”毒剑一抖,唰的就向孟华剑去,喝道:“好个子,你既然自己找死,那就成全你吧!”
  他这把毒剑形式特别,剑法也是与众不同。本来剑法是以轻灵为主的,他却把毒剑当作大刀来使,横斫直劈,刚猛非常。
  距离在三十步之内的旁观者,都闻到一股刺鼻的腥风。众人生怕中毒,纷纷后退。
  只见孟华长剑一引,剑势分明向左却突然在半途转个圈圈,剑锋反削向右,有识货的人登时喝起彩来,“好一招天山派的峰回路转。”话犹未了,龙木公呼的一个转身,毒剑几乎是从孟华的头顶削过,只要再低半寸,孟华的天灵盖恐伯就要给他剖开!
  众人惊呼声中,孟华一个转身,剑招也是到得恰是时候、明晃晃的剑锋恰好对着龙木公的胸膛,龙木公大吃一惊,沉剑横扫,孟华出手如电,青钢剑一拖一带,已是化解了他这一招十分霸道的攻势。剑尖抖动,倏的反刺上来,竟是刺向龙木公双目。龙木公吓得连连后退。旁观者惊魂稍定,识货的不禁又是大叫起来:“好一招排云驶电!”
  孟华一夺攻势,便不再给龙木公反击的机会,喝道:“叫你先见识见识天山剑法的‘追风剑式’。”“追风剑式”顾名思义是迅速见长,孟华有家传的快刀刀法作为基础,展开这路剑法,当真是快如闪电,只怕天山派中的一流高手也都比不上他,不消片刻,已是把龙木公裹在剑光之中,但见冷电精芒,耀眼生辉,看得众人神摇目夺。
  龙木公的剑法属于刚猛一路,本是十分霸道的。此时却是只有招架的份儿,哪有还手的本领?在场观战的人,十九都是讨厌这个妖人的,见他如此狼狈,不禁都是大呼痛快!赵一武笑道:“什么天南剑霸,霸气哪里去了?我看不如改号天南懦夫,倒名副其实!”
  龙木公给气得七窍生烟,凶顽之性大发,猛地喝道:“好小子,我与你拼了。”在剑光笼罩之下,身子突然腾空飞起,竟然一个“飞鸟投林”,连人带剑,凌空下击。看来他是自知打不过孟华,故而决意拼个两败俱伤。
  孟华喝道:“去!”一招‘举火撩天’,双剑相交,借力使力,一牵一送,龙木公身不由己的斜飞下坠,还算他武功不弱,斗空一个“鹞子翻身”,这才能够平平稳稳地落在地上,不致跌倒。他一站稳,众人也都看得清楚了。登时爆发起震耳如雷的哄笑声!
  原来,天南剑霸的头发须眉都已给孟华的快剑削得个干干净净,变成了一个和尚了!
  赵一武大声叫道:“好呀,孟少侠,你真是慈悲为怀!这样的坏人,你也要给他剃度!”龙木公只觉头皮沁凉,把手一摸,这才知道确实已是变成一个光头。
  按说他败得如此狼狈,不自刎也该认输的,他却是双眼火红,疯牛一样的又向孟华蛮冲过来。
  孟华冷笑道:“你不服气那就让你再见识见识天山剑法的大须弥剑式!”
  大须弥剑式是天山剑法中最复杂最深奥的一套剑式,在场的武学名家听见他要使这套剑式,不觉都已瞪大眼睛。
  但孟华的剑尖好像挽着重物似的,东一指,西一划,剑势断断续续,骤眼看来,竟似不成章法,使得也似乎甚为吃力。
  看来这大须弥剑式,刚好和追风剑式相反,追风剑式是疾逾飘风,快如闪电,剑式翔动,姿态潇洒;而这大须弥剑式却是迟缓不堪,剑势呆滞,姿态笨拙。
  场中除了寥寥数人之外,许多剑术名家都是不禁大为纳罕,几乎不敢相信这就是天山剑法中最为深奥的大须弥剑式。有些人甚至怀疑,莫非孟华在刚才一场剧斗之中,气力业已耗尽了。
  但说也奇怪,在天南剑霸的拼死猛攻之下,孟华却是兀立如山,丝毫不为所动。龙木公的毒剑有如毒蛇吐信,看来是着着进迫,但一到孟华身前,就好像碰着一堵无形墙壁似的,总是刺不进去。他的毒剑始终在离开孟华身子三尺之外,连孟华的衣角也没沾上。
  雷震子看得如醉如痴,首先喝起彩来。金逐流也是看得眉飞色舞,但却叹道:“当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世上新人换旧人,三十年前,我曾见过唐老掌门(唐晓澜)使这套剑式。不想如今得获重睹。这位孟老弟的剑法,几乎可以比得上唐老掌门当年了。他用不着再练十年,我也要自愧不如了!”
  经过两位武学大宗师这么一赞,众人方始相顾骇然。尤其金逐流是以天下第一剑客的身份称赞孟华的剑法,许多成名已久的剑术名家都是不禁又感羞愧,又感震惊了。惭愧自己的武学造诣差得太远,难得有这百年难遇的眼福,可惜却看不懂这深不可测的大须弥剑式。
  原来这大须弥剑式看似迟缓,看似呆滞,俱每一招都蕴藏有极其复杂深奥的变化,要不是孟华有意让众人一窥大须弥剑式的全貌,三招之内,便可取龙木公的性命。
  再过一会,只见龙木公大汗淋漓,额上青筋暴露,凶焰全消,只知跟着孟华的剑势团团乱转,好像在陷阱中的野兽在作最后的挣扎。
  孟华陡地喝道:“你平生惯以毒剑伤人,如今就让你尝尝自己的毒剑的滋味吧!”喝声中一招“三转法轮”,缓缓使出,龙木公明知他要绞飞自己的毒剑,却是无法躲得开。只见一道暗蓝色的光华自龙木公手中飞出,毒剑已是倒转剑锋,插在龙木公的肩头了。
  龙木公大叫一声,卜通便倒,在地上打了几个滚,嘶声叫道:“快,快给我敷解药。”解药本来是在他的身上的,但他己是连掏取解药的气力也没有了。他的同党怕招众怒,竟是不敢帮他。
  龙木公声音嘶哑,像一头临死挣扎的野兽,用尽最后一点气力嗥叫。”你们要我帮凶,如今竟然见死不救么?哼、哼、你、你们不讲义气。可休怪我,我要说……”声音越说越弱,但仍是刺耳非常。众人见他眼耳鼻口全部流出血来,无不毛骨悚然。
  孟华一来不忍,二来想他说出背后指使的人,便道:“好,我姑且饶你一命,只要你肯把老实话说出来。”
  哪知龙木公话犹未了,孟华也还未来得及赶到他的身边,忽听得波的一声,也不知是哪里飞来的一颗石子,恰好打中龙木公的太阳穴、登时送了他的性命。
  雷震子怒道:“这分明是杀人灭口,哼,此案越来越可疑了,洞真道长,你可得查究才行!”
  洞真了道:“我当然要查究的!佯作震怒,叫众弟子彻查,扰攘一番,结果当然也是查不出凶手。
  洞真子作出无可奈何的神气,说道:“龙木公仇家甚多,有人趁这机会暗杀他也是有的,未必与本案有关。唉,暗算我门玉虚长老的凶手如今也还没查到呢。我自愧无能,只有请各位武林同道日后帮忙了。”言下之意,比较起来,追查杀害龙木公的凶手,还是次要的了。既然难以即时缉凶,只有留待他日。今日这个大会,则非继续进行不可。
  他以崆峒派掌门人的身份说话,雷震子等正派人物虽然觉得他未免有给那“幕后人”开脱之嫌,却也不便当众驳他。但众人却也不禁暗暗起疑,疑心那“幕后人”就是洞冥子。只有孟华知道真正的“幕后人”是谁,但此际也还不是说出来的时机。
  一场不大不小的风波过后,审讯丹丘生一案继续进行。
  孟华回到台上,说道:“禀掌门,龙木公已经试过我的天山剑法,太师叔可以相信我是唐掌门的代表了吧?”
  洞真子道:“我早已相信你了。不过经此一战,让大家都相信你,你也不算白费气力。如今你要说的话都已说了,你退下去吧。我自有分数。”这几句话倒是说得似乎公道,孟华行了一礼,便即退下。
  金逐流上前向洞真子道贺:“可喜贵派出了这样一位少年豪杰。”
  洞真子冷冷说道:“他现在还不能算是本派弟子呢,而且纵使他的师父丹丘生无罪的话,我们也不敢委屈天山派的记名弟子列入门墙!”
  雷震子道:“像孟少侠这样的例子,是武林极为罕见的。他身兼数派之长,点苍派的段仇世,崆峒派的丹丘生,都是他的师父,丹丘生目下虽名份未定,但传给他的总是崆峒派的武功,至于贵派是否愿意把他收列门墙,那又是另一回事了。如今他又得唐经天认为天山派的记名弟子,(金逐流在旁插口道,他还有家传的武功呢。他的父亲是孟元超孟大侠!)像这样例子,我以为可以由他自己选择,在师承各派之中,归依一派,也可以融会各派之长,自创一派。或者虽不自创一派,但也不隶属任何一派,只叙所传武学的渊源。像他这样在武林中百年难遇的少年英侠,贵派与他有过渊源,亦已足引以为荣了。”
  这段话虽然说得不是十分明显,但谁也听得出来,是和洞真子刚才说的那几句话针锋相对的。弦外之音,以洞真子作为掌门的崆峒派,还不配有这样的好弟子呢。
  雷震子是武当派的前任掌门、武当派现今硕果仅存的长老。他的地位和玉虚子在崆峒派的地位大致相似,这次崆峒派邀请前来观礼的贵宾之中,也以他的辈份最尊,年纪最大。是以洞真子听了他的话,虽然满不是味儿,却也不得不勉强笑道:“多谢雷老前辈对一位和敝派有点关系的后起之秀的夸赞。但话说回来,也总得等待丹丘生这案定了之后,才谈得到他和敝派该属何种关系。”说罢重申前议:丹丘生虽有段仇世和孟华替他辩护,但也只能减掉两项罪名,对案情本身无关宏旨。他要洗脱罪嫌,就必须自己提出证据分辩,或者是有人能够证明他的无辜。
  洞真子虽说是“无关宏旨”,但经过了段、孟二人替丹丘生辩护之后,情况其实已是起了颇大的变化,变得有利于丹丘生,不利于洞冥子了。在此之前,虽然有人为丹丘生呼冤。但也有不少人相信洞冥子指控的。但现在与会之人,包括崆峒派的弟子在内,均已不禁对洞冥子起了疑心。因为他们的辩护,最少可以证明,洞冥子曾经说了两个谎言。
  另一个影响是,崆峒派众弟子在目睹孟华的惊人武功,尤其是他一人能使本派绝枝连环夺命剑法之后,不禁都会想到:徒弟如此,师父可知。怪不得玉虚长老要提名丹丘生做继任掌门的人选了。孟华学兼各派,他可能不被认为只属崆峒派的弟子,丹丘生却是纯粹崆峒派的武功的。只要他能洗脱罪嫌,他就有资格被立为掌门。他一做掌门,孟华也就多半愿意做崆峒派的弟子了。
  另一方面,洞真子和洞冥子也是各怀心事。洞真子是一则以喜,一则以惧。喜者是经过今日之事,“师弟面皮再厚,料也无颜敢做掌门。”惧者是丹丘生倘若得脱罪嫌,他的声望势必超过自己。洞冥子把丹丘生师徒恨得如同刺骨,心里想道:“为今之计,只有快刀斩乱麻,先把丹丘生定了罪,然后我和海兰察联手,对付孟华这小子。大不了我拼着和所谓名门正派闹翻,索性率领本支弟子归顺朝廷,纵然做不了掌门,也有高官可做。”
  主意打定,洞冥子便即说道:“师兄,丹丘生早已声明他不自行分辨,如今也没人出头替他辩护了,还不定罪,更待何时?”不想给丹丘生继任掌门,这是他们师兄弟共同的心事。于是洞真子假惺惺地说道:“好,我再问一次,要是没人替丹丘生辩护的话,我就要处他以应得之罪了。”
  正当他要“宣判”之时,忽听得有人叫道:“且慢!”
  只见一行人飞步跑来,跑在最前面大叫“且慢”的是个英俊少年。不认识这少年的赶忙打听:“这人是谁?”“啊,你还不知道吗,他就是江大侠的二公子,金大侠的大徒弟江上云呀!”
  不过令得众人大为惊愕的还不仅仅是江上云的突如其来,而且是由于和他同来的这几个人。
  在江上云后面是天山派的弟子丁兆鸣和一个美貌的少女,还有一个面有伤疤的汉子,他是被丁兆鸣拖着跑的,这模样好像是押解囚犯!
  登时有人叫了起来:“啊呀,这汉子不就是少林寺的叛徒吉鸿吗?”“那少女是谁?”“我知道。她是福州虎威镖局邓老镖头的女儿邓明珠。丁兆鸣是她师叔。”至于丁兆鸣,则因为认识他的人很多,早就有识者说出来了。
  丁兆鸣把吉鸿押解到场,大为惊喜的除了少林寺的两位高僧之外,就是孟华了。
  孟华这才放下了心上一块石头,想道:“漪妹没有骗我,他们果然没有遭那妖妇的毒手。看这情形,江二哥和邓姑娘也是‘孟光已接梁鸿案’了。唉,只不知漪妹现在怎样?快活张一直没有提她,恐怕她还是在那妖妇之手吧?”
  忽听得金逐流叫道:“小心暗器!”话犹未了,只听得叮的一声,江上云已是挥剑把一枚石子打落。那枚石子本是打吉鸿的,江上云反手挥剑,就像背后长着眼睛一般。与此同时,丁兆鸣放开吉鸿,跃入人群,把一个人捉住。正是:
  案结终须分皂白,杀人灭口岂能容。 
 

 
分享到:
吼,形如兔,两耳尖长,仅长尺余。狮畏之,盖吼溺着体即腐。 《偃曝馀谈》有载
鲁迅刻“早”字的故事1
因淫乱过度而被浸猪笼而死北魏皇太后
高祖兴 汉业建 至孝平 王莽篡66
十二个跳舞的公主
曹操不可告人的秘密 晚年让老婆改嫁
小脚女人
了不起的兔子1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