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牧野流星 >> 第三十回 可叹宝玉陷泥淖 非因美色爱蛮花

第三十回 可叹宝玉陷泥淖 非因美色爱蛮花

时间:2013/9/24 13:02:23  点击:3026 次
  不过,段剑青虽然不认识他,却是怕他从中阻梗。“这小子不知是哪里钻出来的,几次三番帮桑达儿与我作对,也不知是他自己想得到罗曼娜还是只为朋友助拳?但只要罗曼娜的皮鞭打在我的身上,我也不必怕他从中作梗。”于是段剑青低声说道:“罗曼娜,我如约前来,你快跟我走吧.咱们到前面的山谷相会。”
  罗曼娜给这意外的变化扰乱得心神不定,也不知她是否听见段剑青的说话,心中兀是一片茫然。
  两个男的在“姑娘追”的游戏之中争夺一个女的,这种事情过去也不是没有发生过,不过却是很少有的。动武的事情,更是少之又少。因为“姑娘追”这一个游戏是男的示爱,女的选择伴侣,她可以接纳,也可以不接纳。求爱的男子多过一人之时,最后的取决仍是属于女方。像段剑青那样格开桑达儿的皮鞭、这是不尊重女方的表示。这样的事情发生之后,即使罗曼娜选择段剑青,桑达儿也还有权要求和段剑青决斗的。
  罗曼娜只是曾经向段剑青提及,她这一族今晚有个“刁羊”之会,段剑青当时就说他希望前来趁热闹,希望能够做她的客人。好客是哈萨克人的风俗,罗曼娜当然答应了他。或许罗曼娜多少也对他有点情意,但严格来说,却还不能算是“约会”。
  不过,此际罗曼娜心中一片茫然,她也无暇去理会这是不是“约会”了,她想的只是:“桑达儿的脾气是十分倔强的,要是他和段剑青决斗的话,只怕会死在段剑青的手上。”她并不想嫁给桑达儿,却不愿意桑达儿为她而死。她的心里忽地冒起一个念头:“要是我接受了第三个人的求爱,桑达儿自是不免大大伤心,但却可以免除他和段剑青的决斗。”她心目中的“第三个人”是孟华。孟华是不是会来追她呢。她不知道。她心里一片茫然,只能任从自己的坐骑毫无目的地在草原上乱跑了。
  孟华见她不是去追赶段剑青,稍稍放了点心,于是立即快马加鞭,先追上了在前面气沮神伤的桑达儿。
  桑达儿给段剑青的内力震得虎口酸麻,初时还不怎样严重,不多一会,一条臂膊已是麻木不灵,而且好像骑马的力气都没有了。
  “孟大哥,你快去追罗曼娜吧。我宁愿你得到她,不愿她落在那个小子的手上。”桑达儿说道。
  孟华赶上前去,与他并辔同行。忽地拉着他的手,另一只手搭上他的肩头。桑达儿吃了一惊,说道:“孟大哥,你干什么?”话犹未了,只觉得一股热气好像透过掌心似的,转瞬间,流转全身,有说不出的舒服。肩头给孟华轻轻揉搓几下,那麻木之感,也顿然消失了。原来孟华是以本身真力,为他推血过宫,舒筋活络。
  孟华说道:“桑大哥,你别胡思乱想。罗曼娜是你的,谁也不能将她抢去。”
  桑达儿怔了一怔,说道:“怎么,你不喜欢她吗?”
  孟华笑道:“我是喜欢她的,就如我也喜欢你一样。你们都是我的好朋友,难道我还能讨厌你们么?”
  桑达儿道:“啊,我不是这个意思。”
  孟华说道:“但我的所谓‘喜欢’却正是这个意思,所以你要提防的人不是我!”
  桑达儿喜出望外,说道:“孟大哥,你真是好人,我错怪你了。我知道我要提防的是那小子,孟大哥,你还是快点追上前去吧,我怕罗曼娜……”
  孟华说道:“好的,那我先走一步,你赶快来。我和你一样,都是不愿意见到罗曼娜上那小子的当的。”
  桑达儿得孟华替他推血过宫,精神复振,气力也渐渐恢复了。不过由于气力刚刚惭复,还不能够骑马跑得像孟华这样快,于是连忙说道:“好,我听你的话。你快去吧,千万别让罗曼娜落在那小子手中!”
  孟华快马疾驰,由于耽搁了一段时间,跑了将近半柱香的时刻,方始发现罗曼娜在他的面前。孟华叫道:“罗曼娜!”
  罗曼娜回过头来,说道:“啊,是你来了!”不知不觉,停下了马。但一颗芳心,却是更加乱了。
  就在此时,忽听得有个人叫道:“罗曼娜,我来了!”一骑快马突然从山谷之中疾驰而出,正是段剑青,原来段剑青不见她来追踪自己,是以又再回过头来找她。
  两骑快马几乎同时跑到罗曼娜身边,段剑青抢先一步,举起皮鞭,作势欲击。
  罗曼娜回过头来,皮鞭却没举起,也不知她是在等待孟华,还是对段剑青的示爱正在踌躇,一时拿不定主意。
  孟华却是害怕她扬鞭抗击,然后皮鞭就会打在段剑青的身上,
  于是趁着她的皮鞭尚未举起之时,快马追上,啦的一鞭打去,一扫一卷,卷住了段剑青的长鞭。
  两股力道相抗,彼此都要把对方拉下马来,孟华心头一凛,想道:“相隔不过一年多,他的武功竟然精进如斯,难道也是得到什么奇遇?”要知一年多前,段剑青还是盘石生手下的败将,盘石生的师父是阳继孟,而孟华的功力已足以与阳继孟相抗。是以他本以为可以不费吹灰之力,便把段剑青拉下马来的,想不到段剑青居然可以抗拒。
  不过孟华担心却并非敌不过段剑青,而是怕段剑青受了严重的内伤。要是段剑青给他一拉就拉下马,那倒没大碍,但变成了内力的比拼,那就大为凶险了。段剑青的功力虽然是今非昔比,究竟和孟华还有相当大的一段距离。
  孟华心里想道:“段剑青行为虽不端,毕竟也还是我二师父的亲侄儿.我伤了他可对不起恩师。”心念辗转之间,便使出个“卸”字诀,把对方的力道轻描淡写的化解开去,跟着一抖长鞭,迅即松开。
  段剑青虎口发麻,胸口隐隐作痛,正自感到不妙。不觉对方那股内力突然消失,他的内力却不能收发随心,还在紧握长鞭,向后牵扯。两条长鞭倏的分开,段剑青身体失了重心,不由得一个倒栽葱跌下马来。
  段剑青的身手也的确是相当矫捷,眼看就要跌个四脚朝天,单掌一按踏蹬,身形立即腾起,重又翻上马背。不过虽然没跌个发昏章,却也是颇为狼狈了。段剑青大怒,喝道:“好小子,你使诈,有本领的和我真个较量!”
  孟华淡淡说道:“你的武学总算有了相当道诣,刚才怎样,你自己心里应该明白。还好意思说我使诈?”
  段剑青是心里明白的,明白对方令他栽个筋斗,已经是手下留情的了。可是在罗曼娜跟前,却是咽不下这口气,又想对方的内力虽然较强,但是自己也有新练成的几种武功,未必一定就会输给他。于是硬着头皮说道:“好小子,有胆的你明天莫走。明天中午,咱们到那边山谷相会,罗曼娜你跟我来!”“姑娘追”的游戏尚未结束,他是在想得到了罗曼娜之后再和孟华决斗。那时他已经是族长的女婿,罗曼娜父女料想也会禁止这场决斗的。万一不如所愿,他仗着新练成的几种武功,自揣也可以和对方周旋。罗曼娜总不忍见他受伤,最后还是非要父亲出头干预不可。
  他打的如急算盘,可是罗曼娜并没有拨转马头,跟着他走。
  孟华放下了心上的一块石头,淡淡说道:“何须等待明天中午,你先到那个地方,我随后就来。”
  段剑青不见罗曼娜跑来追他,而孟华却马上接受了他的挑战,不由得又是失望,又是生气。但他怕在罗曼娜跟前打不过孟华,只好先跑开了。心中暗暗盘算,要怎样和孟华决斗,方才不至吃亏。
  孟华本来想等桑达儿来到,才与罗曼娜说明原委的。不料回头一望,却见罗曼娜已是向他追来。
  这个游戏名为“姑娘追”,到了最后,才是“姑娘”来追“小子”的。但孟华并没先追罗曼娜,不料罗曼娜却来追他了。虽然也无不可,但以罗曼娜的身份,是应该按照传统习惯的。孟华始料不及,不禁心头一凛,暗自思量:“她是要来和我说话呢,还是要把她的皮鞭打在我的身上呢?呀,我可不能让她的皮鞭打在我的身上。”
  罗曼娜手心发热,抓着皮鞭,心头一片茫然,似乎是想举起皮鞭的神气,却又如有待。原来她正在想的是:“他为什么不回过来追我呢,难道他不喜欢我吗?爹爹不知道怎样和他说的?难道是爹爹说得不清楚,他还不是十分清楚这个规矩?”
  孟华勒住奔马,说道:“罗曼娜,我有话和你说。”
  罗曼娜暗自想:“或许他们汉人另有规矩,要先和我说个明白。”于是把欲举未举的皮鞭放下,追上前来与他并辔同行。说道:“孟大哥,我也正是有话要和你说呢!”
  孟华说道:“好,那你先说吧。”
  罗曼娜道:“我不想你和那人决斗。”
  孟华说道:“为什么?”
  罗曼娜道:“今晚他的行为虽然对你很不友好,但我还是不愿你伤了他,同样,我也不愿他伤了你。”
  孟华说道:“啊,你很喜欢他吗?”
  罗曼娜道:“不是这个意思,但他对我很好,我觉得他也还可以算得是个好人。”
  孟华说道:“他怎样对你好呢?”看见罗曼娜好像有点窘态,连忙跟着说:“啊,对不住,我不该这样问你的,你不愿意说,那就不说好了。”
  罗曼娜理一理被风吹乱的头发,心意己决,说道:“要是我对你隐瞒的话,你会更加疑心。其实并没什么,我都可以对你说的。”
  孟华情知罗曼娜对他已有误会,但又想要知道她和段剑青的关系,也只好不拦阻她了。
  罗曼娜将她怎样和段剑青结识的经过说给孟华知道。
  事情发生在一年之前,一个春暖花开的日子。
  罗曼娜跟着桑达儿出去打猪,绿野平芜,新春试马,兴致很好,跑得比平常远了一些。
  在山脚下,罗曼娜发现峭壁上有一朵比他们日常喝马奶用的杯子还要大的花朵,红白两色相间,迎风摇曳,艳似朝霞。这是难得一见的曼陀罗花。罗曼娜不由得赞道:“啊,这花真美!”
  原野的积雪虽已融化,山上还是一片银白。要在凝冰积雪的悬崖上爬行,那是猿猴恐怕也难于攀登的。桑达儿道:“可惜我没法替你把它摘下来。我用箭把它射下来好不好?”他的箭法如神,只要恰好射断树枝,那朵花就会掉下来的。不过是否能够射得这样远,他可就没有把握了。
  “不好。”罗曼娜道:“纵然你的箭法如神,没伤损这朵花,也难保它掉下来的时候不碎成片片,这不是大煞风景么?”
  桑达儿放下弓箭,叹口气道:“罗曼娜,这是第一欢你想要的东西,我没法给你取来。”
  忽然有个少年不知从哪里钻出来的,突然来到他们的面前。
  “美丽的姑娘,你想要这朵花么?”少年问道。
  “难道你有办法将它摘下?”桑达儿很不服气,反问少年。
  少年点了点头,说道:“只要她喜欢,我就能够替她摘下。”
  罗曼娜摇了摇头,说道:“我要的是一朵完美的花,要是令它受了伤残,我宁愿让它开在这儿,给别人欣赏。”
  少年笑道:“我送给你的当然是完美无缺的花。”
  罗曼娜诧道:“你不用弓箭?”
  少年笑道:“采一朵花,何须弓箭。花又不是野兽,拿弓箭来射它干嘛?”话一说完,立即纵身跃上艄壁。
  罗曼娜吓得花容失色,连忙叫道:“快下来,你会跌个粉身碎骨的。”
  那少年道:“只要博得你的喜欢,粉身碎骨又有何妨?嗯,也只有你这样美丽的人儿,才配戴这样美的花。”他比灵猿还要矫捷,不过片刻,就把这朵花摘下来了。
  这个少年就是段剑青了。
  不过她还没有说出段剑青的名字。
  孟华说道:“后来怎样?”
  罗曼娜道:“回家之后,我觉得这个少年不惜冒粉身碎骨的危险,为我采花,我也应该有点报答他才对。于是我替他做了一件狐皮袍子,过几天又到那个地方找他,我怕桑达儿不高兴,那天我是独自去的。”
  歇了一歇,罗曼娜继续说道:“自此之后,我们就常常见面了。大约每个月总有一两次。”
  “他教我汉语,教我念汉人的诗,呀,你们汉人的诗写得真好,我很喜欢的,好像‘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这几句诗,说的都是我们十分熟悉的景物,可是我就没法说得那么美。”
  孟华心里想道:“他教你念的诗虽然很美,可惜他自己的心地却是龌龊。”
  罗曼娜接着说道:“他本领很好,平日对人是和蔼可亲,我想不到他今晚竞会做出这些失礼的事来。不过,他总还是个好人吧?我不希望你为了我的缘故和他决斗。”
  孟华说道:“我答应你。不过,他……”
  罗曼娜怔了一怔,说道:“他怎么样?”
  孟华说道:“或许他还未能算是坏人,不过,有件事情,他却是对不起你。”
  罗曼娜吃了一惊,连忙问道:“什么事情?”
  孟华说道:“他是不是叫做段剑青?”
  罗曼娜道:“不错,你认识他?”
  孟华说道:“是的,我认识他。但是他却恐怕未必认识我了。”紧接着又再问道,“你每次见他的时候,他都是一个人的吗?”
  罗曼娜道:“是呀,他一个人住在那个地方的。我也曾问过他,为什么独自一个人跑到我们这里?他说他喜欢我们这个地方,喜欢我们这样的人。在他的家乡,有人和他为难,在我们这个地方,大家都对他友好。但你问这个是什么意思呢?你以为会有什么人和他同住的吗?”
  孟华说道:“是的,他有一个汉人姑娘,他根本就不应该参加这个刁羊之会,更不应该特地为难桑达儿的。”
  罗曼娜呆了一呆,说道:“他、他们彼此相爱?”
  孟华说道:“是的,那个姑娘非常爱他。而据我所知,最少在两年之前,他也还是喜欢那个姑娘的。”
  罗曼娜低下了头,心中不觉一阵难过,她伤心的并非段剑青有了别的姑娘,她是伤心段剑青不该骗她。她相信段剑青是个好人,谁知道她所相信的“好人”竟然想要骗取她的爱情。“幸亏我没上当”罗曼娜心想。
  孟华叹了口气,说道:“罗曼娜,你在草原上长大,就像草原上的露珠一样纯洁。可是外面的世界却是没有这么纯洁的,人心的险恶,往往会出乎咱们意料之外。你以后可要多当心啊!”
  罗曼娜抬起眼睛,眼角有朝露一样的泪珠,但却是笑靥如花地说道:“孟大哥,多谢你对我的赞美,更多谢你的提醒。”
  孟华低声说道:“其实我也不该参加刁羊之会的。”
  罗曼娜吃了一惊,问道:“为什么?”
  孟华缓缓说道:“因为我也有一个我所喜欢的姑娘。”
  罗曼娜又是难过,又是羞惭。心里想:“幸亏我没举起皮鞭打他。”过了半晌,问道:“那位姐姐想必是长得很美的了?”
  孟华道:“罗曼娜,你真是美人中的美人,我从来没有见过比你长得更美的姑娘。不过那位姑娘是和我同过患难,我们彼此都是真心相爱。”
  罗曼娜呆了片刻,说道:“世上最难得的就是真心相爱。孟大哥,我会求真主保佑你们,保佑你们一生幸福。”
  孟华说道:“多谢你。但罗曼娜,幸福的大门也正是等待你走进去的!”
  罗曼娜茫然说道:“我?我会有这种福气吗?”
  孟华低声说道:“桑达儿是真心爱你的人,难道你不知道?”
  罗曼娜道:“我知道的。啊,他来了!”
  孟华叫道:“桑大哥,你快来!罗曼娜等着你呢!”
  桑达儿叫道:“孟大哥,你去哪儿?”孟华在向他呼唤的时候,早已拔转马头了。
  孟华笑道:“我还留在这里做什么?你们玩罢,我是恕不奉陪了。”
  段剑青正在盘算如何对付孟华,想不到孟华已经追到。
  段剑青一咬牙根,喝道:“好小子,你要怎样,划出道儿来吧!”两人同时下马,段剑青像斗鸡一样盯着他。
  段剑青见他面带笑容,好像并无恶意,不由得惊疑不定,暗自想道:“莫非这小子已得到了罗曼娜,罗曼娜不愿他和我决斗?”一时心情大乱,殊不知也只是猜中一半。
  “你笑什么?”段剑青喝道。
  孟华面色一端,说道:“我划出什么道儿,你都要一准奉陪。这是你说过的,对不对?”
  段剑青心头一凛,硬着头皮说道:“不错,今日不是你死,便是我亡!”
  孟华哈哈一笑,说道:“那也用不着拼命。我只问你一个问题,你也可以问我一个问题。大家都必须回答。这就是我划出的道儿!”
  段剑青怎也想不到对方划出的竟然是这么一个“道儿”,惊疑不定,沉吟半晌,说道:“好,你先问吧。”
  孟华缓缓说道:“冷姑娘呢?她在哪里?”一句普普通通的说话,听到段剑青的耳中,却是不啻青天霹雳。
  段剑青心头一震,颤声说道:“你,你是谁?”
  孟华微笑道:“你忘记比试的规矩了,你还没有回答我呢!”
  段剑青喝道:“你先说!”
  孟华笑道:“也好,虽然是你叫我先划出道儿,我也可以让你一招。你要知道我是什么人不是?我就是曾经送过两匹坐骑给你和冷姑娘的那个人!”
  段剑青这一惊非同小可,呆了一会,说道:“你、你是石林中的那个少年。”
  孟华说道:“这是你的第二个问题了,好,我也可以答你。待会儿,你也得回答我的两个问题。不错,你华竟是记起来了。我就是那天在石林的剑峰之上跳下来救你们的那个少年!不过,我并不要你报答我这份人情,我只要知道你为什么抛弃冷姑娘?”
  段剑青心头大震,做声不得。要知那一日在石林之中,他虽然先行逃走,后来的事情并不知道。但是孟华既然能够平安脱险,可知最少也是敌人难奈他何。段剑青暗自思忖:“崆峒派的长老洞冥子和阳继孟的徒弟盘石生都奈何不了这个小子,我如何能是他的对手?”
  孟华喝道:“君子一言,快马一鞭。你‘奉陪’我划出的道儿吧,先回答第一个问题,冷姑娘究竟怎样了。”段剑青面色铁青,期期艾艾,许久许久都说不出话来。
  孟华疑心顿起,喝道:“你把冷姑娘怎样了?”
  段剑青霍然一省,连忙说道:“你别胡乱猜疑,难道我还能把冷姑娘害了吗?”
  孟华稍稍放心,说道:“那么她在哪里?”
  段剑青道:“她没有跟我来回疆,或许是回到她叔叔那里去了。”
  孟华怒喝道:“胡说,三个月之前,我才见过她的叔叔。她的叔叔也不知道她的消息。”
  段剑青道:“你这样凶做什么?我不过是猜想而已。既然她不是回到叔叔那儿,那就是到别的地方去了。”
  孟华道:“什么地方?”
  段剑青苦笑道:“我怎么知道。我不是告诉了你吗,我们已经分手了?”
  孟华道:“冷姑娘对你那么好,你为什么要和她分手?”段剑青道:也是我的私事,你管得着?”
  孟华说道:“我偏要管!你何以要抛开冷姑娘独自躲到回疆,有甚图谋,快说!”
  段剑青道:“我在大理的家,早已是不能回去的了,你不知道么?”
  孟华说道:“我知道,但我要问你的是,为什么你一个人来到这儿,而撇开了冷姑娘?你别扯到别的地方去!”
  段剑青苦笑道:“你这人真是爱管闲事。好、你一定要知道么?”
  孟华说道:“我的道儿已经划出来了,你非说不可!”言下之意,要是段剑青不说的话,那就只有和他决斗了。
  其实孟华也只是吓吓段剑青的,他已经答应罗曼娜在先,何况段剑青又是他恩师的侄儿,他怎能横起心肠和他决斗。
  不过,段剑青却是当真害怕和他决斗,于是说道:“好吧,你一定要知道,那我就告诉你。不过,说来话长……”
  他边说边挨近孟华身边,孟华只道他是要来向自己诉说,还想坐下来听他长谈,不料段剑青突然一掌劈他后心的“风府穴”。
  孟华是毫无伤他之心,也丝毫没有提防他会有伤害自己之意,这一掌劈个正着!
  幸好孟华的内功造诣不弱,本能的便生反应。段剑青打得重,所受的反弹之力也很重,倒退几步,险些摔个筋斗。
  孟华曾经救过段剑青的性命,当然是做梦也想不到他竟会恩将仇报,给他一掌劈个正着,又惊又怒,呆了一呆之后,喝道:“你干什么?”
  段剑青一掌击中孟华的后心要害,本以为孟华不死也得重伤,不料反而给孟华的内力弹开,这一惊非同小可。不待孟华赶来,连忙跨上坐骑就跑。
  孟华吐气吁声,跟着一口鲜血喷了出来,这才觉得背心火辣辣的作痛。
  假如孟华意想和他拼命,拼着伤势加重,还是可以追得上去把他杀掉的。不过一来是看在恩师的份上,二来自己还有更紧要的事情在身,倘若伤势加重,非得养伤不可,岂不误了大事,权衡轻重,孟华也就只好让他逃走了。
  好在孟华已经得了张丹枫的内功心迭,当下盘膝而坐,调匀气息,过了一会,疼痛渐渐减轻,精神也好了许多,抬头一看,只见月亮已过中天。“桑达儿想必已经赶上了罗曼娜,罗曼娜的皮鞭也已经打在他的身上了吧?我也该回去看看他们了。咳!想不到二师父竟然有这样一个侄儿,人很聪明,心肠却是如此恶毒,真是可惜!不过看在恩师的份上,我还是不能让他毁掉的。不管他听还是不听,有机会我还是应该劝一劝他。冷姑娘的下落如何,我也还是应该查个水落石出。”孟华心想。
  孟华的心地实在是太过纯厚了,他哪里知道,当他深深地为段剑青的自甘堕落而感到可惜之时,段剑青在心里也正在连呼“可惜!”
  原来段剑青之所以突施毒手,一来为了和他争夺罗曼娜,二来则是想得到张丹枫留下的剑谱的。他当然不会知道张丹枫留在石窟中的无名剑法图形,老早已给孟华铲掉了。功败垂成,他的心里也在连呼“可惜”:“早知他有抵御雷神掌之功,我用淬好剧毒的透骨钉,插进他的穴道,那就好了。如今他没有死,必定会来找我报仇,我只好暂且避开他,先找着那个人再说了。”
  段剑青要找的是什么人,暂且按下不表。且说孟华回过头来,刚好去寻桑达儿和罗曼娜,他们二人却已先来找他了。
  孟华一看桑达儿喜气洋洋,便知他们好事已谐,但桑达儿见到他那苍白的脸色,如是不由得突然由喜变惊了。“孟大哥,你怎么啦?”桑达儿和罗曼娜同声问道。
  孟华极力忍住,不让他们看出自己受伤,说道:“没什么,我已经见过段剑青。”
  罗曼娜吃了一惊,说道:“你和他打了架吗?”
  孟华笑道:“我答应了你的,怎能和他打架?”
  桑达儿道:“啊,你们说的敢情就是那个今晚和我作对的汉人小子?”罗曼娜有点尴尬,点了点头。
  桑达儿业已赢得美人,心情自是十分之好,说道:“孟大哥,你别误会我是敌视汉人,我是看这小子看不顺眼才骂他的。现在我已经知道了,汉人中有好人也有坏人,就像我们哈萨克人之中,也有好人和坏人一样。或许那个小子我也是骂错他了。不过我们哈萨克人有句俗话,说是爱情好比眼睛,容不得渗进半点砂子。”罗曼娜面上一红,说道:“你就是喜欢瞎猜疑,心胸该放宽大一些才好。”
  孟华微笑着说道:“桑大哥骂那小子没有骂错,那小子是应该骂的。”罗曼娜哪里知道,孟华是遵守诺言没有和段剑青打架,段剑青却打了他。笑道:“你怎么回来得这样快?难道只是骂了他一顿就走么?”
  孟华笑道:“你猜得不错,我只骂了他一顿就走。不过现在却有点后悔了。”
  桑达儿诧道:“你又说这小子该骂,后悔什么?”
  孟华说道:“我并不是后悔骂了他,我是后悔自己走得太快,忘记问他住在什么地方。好了,他也是我相识的人,他在这里也没什么事情可干,我想劝他回乡。”
  罗曼娜道:“我知道他住的地方,我告诉你。”恐怕说不清楚,还拿马鞭在沙地上画来给他看。
  “你是要经过我们瓦纳部门‘格老’(即酋长)所住的地方吧?”罗曼娜问道。”
  孟华说道:“不错,我要拜访回疆的十三个部落,瓦纳也是其中之一。”
  罗曼娜道:“段剑青常常到格老那里作客的,你要是找不着他,也可以向我们的格老打听他的消息。”
  此时,已是月落星沉的五更时分,草原上的歌声此起彼落,歌声伴着健马奔驰的蹄声。这是已经定了名份的一对情侣在玩得尽欢之后,唱着情歌回去了。
  孟华和桑、罗二人回到族长的帐幕,远方天色已亮。罗海整晚没有睡觉,等着女儿回来。但见他们三人一同回来却是有点诧异。
  只见女儿戴着花环,笑盈盈地走进帐幕,孟华和桑达儿一左一右的陪伴着她。罗海方自一怔,不知女儿选择了谁,心念未已,便听得女儿说道:“傻小子,还不上前去拜见爹爹。”这句话是用他们本族的士语说的。
  桑达儿从罗曼娜手中接过马鞭,双手高举,跪在罗海面前,叫了一声“爹爹”,把马鞭交给罗海。这是“姑娘迫”最后的一个仪式,在获得心爱的女子之后,把她打过自己的皮鞭作为信物,献给她的父亲或者母亲。罗海呆了一呆,说道:“原来这花环是你给她戴上的?”
  桑达儿又是得意,又是害羞,黑脸泛红地说道:“多谢罗曼娜看得起我,她的皮鞭已经打在我的身上了。”
  罗海心目中的女婿本来是想选择孟华的,这个结果颇是出他意料之外。不过,转念一想,孟华虽然很好,但他是个汉人,将来一定会把他的女儿带走的,倒不如让女儿嫁给本族的人,可以陪伴他的晚年。何况桑达儿也是族中年轻一辈的第一勇士,虽然比不上孟华那样好,也配得上他的女儿。于是也就欢欢喜喜起来了。
  罗海按着回教的仪式给女儿和未来的女婿祝福之后,说道:“孟少侠,你可要多留两天,喝他们的喜酒了。”
  孟华说道:“我本来应该喝这杯喜酒的,不过我想早日赶上尉迟大侠,恐怕还是不能耽搁了。”
  罗海还没开口,桑达儿已是说道:“那也好。反正我们现在只是订亲,待你回来的时候,也许刚好赶得上喝我们的成婚喜酒。”
  孟华笑道:“但愿如此。”
  桑达儿道:“你一定回来喝我们这杯喜酒的。对啦,我们可以等你,待你回来,我们才行婚礼。爹爹,你不知道,孟大哥不仅是我们的好朋友,他还是我们的媒人呢。”
  罗海不觉又是一怔,要知按照他们的风俗,在“姑娘追”中缔结良缘的男女,都是彼此两情相悦的,根本就用不着媒人。“啊,怎的他还是你们的媒人?”罗海问道。
  桑达儿道:“我本来没有勇气去追罗曼娜的,是孟大哥鼓励了我。他还在罗曼娜面前,替我说了许多好话呢!”
  罗海本来恐怕孟华心里也许有点不大高兴的,听桑达儿这么一说,方始放下了心。
  “既然你有要事在身,我也不便强留。不过,昨晚你也是和我们的小伙子一样,整晚没有睡觉的。最少总得多歇一天才走吧。”罗海说道。
  “不了!”孟华说道:“三两晚没睡觉,在我是很寻常的事情。多谢你们的招待,我告辞了。”
  罗海见他去意坚决,只好让他动身。送他一匹骏马,一袋干粮。桑达儿舍不得和他分手,又亲自送他一程。罗曼娜也赶在后边。
  “别忘了快点回来啊!”临别依依,桑达儿扬手说道。
  孟华笑道:“我不会忘记的,我还要回来喝你们的喜酒呢!”
  他满载着友情离开,心中不无感慨:“想不到我交了这样好的两个异族友人,反而同样是汉族的段剑青,却下毒手害我。他还是我二师父的侄儿呢。不过,也正因为他是我恩师的侄儿,我还是要把他当作朋友看待的。但愿他肯接受我的劝告。”怀着这个希望,孟华快马加鞭,兼程赶路。
  可惜他对段剑青的估计完全错了。对他的心地固然估计错误,对他的功力也是估计错误。
  若在平常孟华练过上乘武功,两晚不睡觉,的确是很普通的事情,对身体也不会有太大的影响的,但现在他刚在受伤了之后,便即赶路。跑了一夜后,伤处又在隐隐作痛了。而目浑身发热,好像被放在蒸宠里一般。这种闷热之感,是由内而外的,和普通的由于赶路而身体发热的感觉不同。
  “奇怪,段剑青练的不知是什么功夫,功力比以前高得多了,俚,却似乎是邪派内功。好在我还经受得起。”
  虽然禁受得起,不过为了发散热菱,他只好下了坐骑,找个僻静的地方,做了一会吐纳的功夫才能恢复精神。走一会休息一会,如是者数次之多,直到将近日暮的时分,方始找到罗曼娜说的那个地方。
  抬头一看,在山腰处发现一间茅舍,据罗曼娜所说,那就是段剑青所住的地方。
  孟华不觉有点怀疑,心里想道:“他是小王爷的身份,过惯舒服的生活,为何肯在这间茅屋里挨苦?难道只是为了贪图罗曼娜的美色吗?”
  当然他也曾经想到,段剑青昨晚想要害他,没有成功,料想也会提防他来报仇的。“多半他是不会回到这间茅屋来了?”孟华心想。
  不过,孟华虽然知道想在这一间茅屋找着段剑青的希望甚属渺茫,他还是要试一试的。
  这座山虽然并不很高,也远远比不上石林里剑峰的陡峭,但孟华身上带伤,爬到山腰,已是不由得吁吁气喘。
  好不容易,终于走到那间茅屋了。
  “有人在里面吗?”孟华朗声说道。
  只听得里面好似有呻吟之声,半晌,那人说道:“是谁?”声音微弱,似乎是上气不接下气的样子。不过孟华已是听得分明,一点不错,正是段剑青的声音!
  本来他是不敢怀抱太大的希望的,想不到段剑青真的是在里面,倒是令他有意外的惊喜了。
  “是我!”孟华应道,一面说话,一面放轻脚步,走进那间茅屋。
  定睛一看,只见段剑青躺在一张竹床上,满面病容,正在连声咳嗽。
  孟华一踏进来,段剑青的咳嗽登时停了,他“啊呀”一声蓦得起来,可是他的人却跳不起来,刚一欠身,咕咚一声,又倒了下去,看来他的病似乎还是当真不轻!
  “我不是来找你报仇的。”孟华连忙说道。
  “那你来作什么?”段剑青喘着气问道。
  孟华说道:“我想你还未曾知道我是谁吧?”
  段剑青一副茫然的神态,重复他的话道:“你是谁?”
  孟华说道:“我叫孟华,你的叔叔是我的师父。”
  段剑青好像稍稍放下点心,但仍是有点惊疑不定的神气说道:“你来做什么?”
  孟华说道:“人谁无过,过而能改,善莫大焉。我是来劝你的,当然我也还有一些事情,想要知道。”这几句话说得十分诚恳,说得段剑青也好像为之动容。
  段剑青道:“多谢你的关心,可惜我抱病在身,不能招待你。那里有茶水,你自己倒来喝吧。”他说“不能招待”,弦外之音,自己也是不能和孟华长谈的了。
  孟华道:“你别着急,待你病好之后,咱们慢慢再谈。段兄,你得的是什么病?”
  那天我回来之后,很是后悔,或许是心力交疲之故,又受了一点风寒,这就起不了床啦。”段剑青说道。
  孟华不懂医术,束手无策,说道:“段兄,我给你请一位大夫来可好?你知道附近有大夫吗?”
  段剑青苦笑道:“此处方圆五十里之内,定居的就只有我一个人。”
  孟华说道:“我有罗曼娜父亲送给我的快马,可以跑远一些。”
  段剑青摇了摇头,说道:“瓦纳族格老那儿,倒是有一个大夫,那儿离这里有一百多里山路,快马来回,也得两天。而且那个人只懂得用草药的大夫,本领也不见得比我高明。孟大哥,我多谢你的好意,你不必为我操心了。”
  孟华道:“啊,你懂得医术?”
  段剑青道:“我的家里是经年请有两位大夫的,小时候我常常跟着他们采药,多少也懂得一些。昨天我的病初起之时,我已采了一些草药了。喂,你瞧,屋角那个药罐,就正是日前我采来的草药了。”
  孟华放下点心,说道:“好,那我留在这望服待你。这药煎要用多少时候了,要不要添点柴火。”
  段剑青道:“不敢当,我还勉强可以支持的。待我起来看看。”作势欲起,满头大汗,气喘吁吁。
  孟华连忙扶他躺下,说道:“莫说令叔是我恩师,就是不相识的人,患难相助也是应该的。段兄,你别客气。”
  段剑青这才说道:“这剂药已经煎了一个时辰,火候大概是差不多了。请你打开盖子闻上一闻,这草药的气味是有点刺鼻的,要是药味很浓的话,那就是够火候了。麻烦你倒给我喝吧。”
  孟华说道:“好的。”找了一个空碗,便即依言去做。
  段剑青道:“你走得累了,喝杯水再给我倒药茶不迟。那边那个樽子里装的是干净的清水。”
  孟华爬上山坡,踏迸这间茅屋之后,一直没有余暇自行运功御毒,的确也是感到唇焦口渴,他打开了自己的水囊,喝了一口水,说道:“运水上山不易,这樽水留给你用吧。”孟华是出于诚意,段剑青却以为他已经有所提防,不由得心头一凛,但见孟华在喝过水之后,便即把那药罐的盖子打开,这才放下了心上的石头,暗暗欢喜。
  一股浓烈的药味直冲鼻观,孟华正在想道:“想必是够火候了。”刚要把药茶斟在碗,忽的只觉一阵昏眩,摇摇欲坠,他身子还没倒下,手中的空碗已是跌了下来,当啷一声,碎成片片。
  就在此时,只听得段剑青一声长啸,陡然从“病榻”一跃而起,掌挟劲风,向孟华劈下来了!正是:
  善心遭恶骗,装病露狼牙。 
 

 
分享到:
周共和 始纪年 历宣幽 遂东迁62
朱元璋行猎图
玉体横陈 唯一敢在群臣面前跳艳舞的皇妃
影视剧中的少林武僧
2耳朵里飞进一头象
泰国奇异性风俗:男子私处植入塑料珠子
毛驴和白马过河1
农夫和蛇的故事2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