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牧野流星 >> 第二十回 觅我情郎逃玉女 阻他父子动干戈

第二十回 觅我情郎逃玉女 阻他父子动干戈

时间:2013/9/24 7:46:46  点击:3914 次
  金碧漪道:“他知道我是义军中人,使向我打听义军所在。我问他,你要找义军做什么?他才说出他要找的是孟叔叔。我当然就问他,他和孟叔叔是什么关系啦?”
  吕思美道:“你一问他就告诉你了?”
  金碧漪道:“不,他并没有爽爽快快的答复我,而是吞吞吐吐的好像有甚隐情。后来给我逼问得紧,他才含糊地说,说是在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亲人,孟叔叔是他师父的好朋友,就如同亲人一样。他最大的心愿,就是盼望见到孟叔叔。说着,说着,眼泪就流下来了。看这情形,我猜想孟叔叔和他的关系定然非比寻常,不仅师门交情。”
  这番话又是半真半假,其实杨华说的是要找孟元超报仇,他告诉吕思美却把“仇人”变成了“亲人”了。这是因为她揣度吕思美刚才的口气,心中已经隐约猜着几分,这才特地改变杨华的说话,来向吕思美试探。
  在知道内情的吕思美听来,这番话却正是合情合理。吕思美不禁想道:“原来杨华果然早已知道自己的身世,他之所以放走杨牧,大概是因为要报答杨牧几年养育之恩?”正因她有这个想法,所以后来她和丈夫与杨华相遇之时,就当作杨华已经知道身世之隐,避免和他提及了。
  金碧漪道:“宋婶婶,你怎么不说话呀?你是孟叔叔的师妹,应当知道他的事情的。这个杨华究竟是孟叔叔的亲人,还是杨牧的亲人?”
  吕思美道,“你为什么如此关心这个杨华?”
  金碧漪面上一红,说道:“他若是孟叔叔的亲人,咱们就应该帮忙他,对不对?但他若是杨牧的亲人,我下次见他,可就要把他杀了!”
  吕思美给她一吓,果然就给她吓出了实话,心想:“她已然知道这么多,那也不妨告诉她了。”于是说道:“我没有见过这个杨华,但听你这么说,我已经可以断定了。”
  金碧漪道:“断定什么?”
  吕思美缓缓说道:“他是孟叔叔的儿子!”
  金碧漪在清晨的草原跑了一程,朝阳已经冲出云海,风过处,草浪起伏,像是一片金色的海洋。
  她心乱如麻,“为什么还没有看见杨华呢?唉,他连自己的父亲是谁都未知道。我一定要告诉他,不许他去做傻事!”
  金碧漪是在杨华之前两天来到昭化的。不过她是女扮男装,一到昭化,就躲在帐幕里面,日间并不露面。
  她来到这天,尉迟炯和孟元超刚刚离开;过了两天,韩威武这帮人也来了。她不愿意有第三者在场,杨华和韩威武住在一个地方,她当然不便立即露面找他。
  她知道杨华要去找孟元超“报仇”,当然她也料想得到,杨华在柴达木的时候,一定已经向冷铁樵打听清楚,知道孟元超的去处了。
  她在等待,等待杨华单独去追踪孟元超之时,她也才单独去追踪他。
  她住的那座帐幕正在骡马场附近,这一天听见外面的人哗然大呼“好快的马!”出来看时,邓明珠骑的那匹白马早已跑得看不见了,她看见的只是杨华骑的那匹红鬃马。她心中有病,不敢向人仔细打听,只道杨华一到昭华,知道了孟元超的行踪,便急不可待的与韩威武分手,马上去追赶孟元超了。
  一来白天不便露面;二来是因为白教法王和她父亲是老朋友,临走之前,她不能不去递个拜帖,以免将来受到父亲的责怪。故此她是在差不多午夜的时候,方始动身的。她估计自己这匹白马的脚力一定比杨华骑的那匹红鬃马快得多,不妨让他先走一天半天。
  她知道尉迟炯是要前往回疆,孟元超则是要往西藏。他们两人一离开昭化,便要分道扬镰的。杨华既然是去找孟元超,走的当然也是前往西藏的路了,怎料得到杨华是把邓明珠错作是她,而邓明珠的往天山,走的可是尉退炯前往回疆的那一条路。两人是不会相逢了。
  太阳越升越高,是将近中午的时分了。金碧漪的心里也是越来越焦急,为什么还没有看见杨华呢?她仔细察视,草原上也没有马蹄的却痕。
  “难道他是走错了路?”金碧漪终于起了疑,暗自思量。“反正只有两条路,我的马快,回头找不见他,再向西走也还不迟?于是拔转马头,向前往回疆的那条路跑去,跑了两个时辰,在经过一座山岗之时,忽地听得有人“咦”了一声,随即叫道:“师妹,师妹!”
  金碧漪吃了一惊,回过头来,只见树林里跑出一个人来,可不正是他的师兄江上云?这刹那间,金碧漪不觉呆了。
  金碧漪只知道哥哥要来找她,却想不到江上云比她的哥哥还来得快,突然陌路相逢,要躲也躲不了。不过,他们华竟是自小一同长大的师兄妹,金碧漪虽然不想见他,但既然碰上了,金碧漪也就不能不停下来和他说话了。
  “师兄,怎的你也来了这里?”
  “你离家日久,师父不放心,叫我特地来找你回去的。对啦,你不是对冷铁樵说要回家的么?怎的却在这里?”
  江上云这么一问,金碧漪倒是不知怎样回答才好。半响,方始答非所问地说道:“你已经见过冷铁樵么?”
  “不,我还没有见到冷铁樵。但我日前经过柴达木,从义军一个头目口中,知道你的事情。你和冷铁樵告辞那天,他也在场的,想必他不会捏造你的说话吧?”言下大有责备金碧漪不该欺骗冷铁樵之事。
  金碧漪忍住了气,说道:“你既然打听到我的消息,为什么不回家等我,却跑到这里来?”
  江上云笑道:“那个头目告诉我,说是有人见到你向西走,这可不是回家的路呀!”心里也是不大高兴,觉得金碧漪在谎话被拆穿之后,居然还要怪他,实是不该。是以他的笑容也就不觉带有几分嘲笑的意味。
  金碧漪小嘴儿一噘,说道:“我喜欢到这里玩,迟些才回家去,不可以吗?”
  江上云道:“不是不可以,不过……”金碧漪道:“不过什么?有话直说!”江上云道:“江湖上人心险诈,师父师娘在担心你年纪太轻,容易上人家的当!”
  金碧漪道:“不是爹娘担心我,是你担心我吧?哼,你的伎俩我还不知?你是抬出我的爹娘来压我。”
  江上云苦笑道:“我是你的师兄,当然也是不能不担心的。你怎么可以这样说话?”
  金碧漪道:“我不是小孩子了,用不着你替我操心!”
  江上云把心一横,想道:“索性我就和她打开天窗来说亮话”当下便道:“师妹,我不是来和你吵架的,我只想问你,你认不认识一个名叫杨华的人?”
  金碧漪道:“认识又怎样?不认识又怎样?”
  江上云道:“不认识最好;若然认识,你可就得当真要小心他是杨牧的儿子,杨牧是什么人,你应该如道。”
  金碧漪沉下了面,说道:“他是什么人的儿子,和我有何相干?”
  江上云道:“本来是毫没相干,假如你和他并不相识的话!”
  金碧漪不由得气了起来,说道:“师兄,你既苦苦的要套取我的口供,那我也不妨老实告诉你!我和杨华不仅相识,而且,我知道他的来历,比你知道得更加清楚!”
  江上云怔了一怔道:“那你还要把他当作朋友?”
  金碧漪道:“我喜欢和谁交朋友就和谁交朋友,用不着你管!”
  江上云道:“你既然知道他的来历,话就不能这样说了。他是杨牧的儿子呀!”
  “他不是杨牧的儿子!”金碧漪终于冷冷地说了出来。
  江上云不由得为之一愕,说道:“他不是杨牧的儿子是谁的儿子?”脸上摆出一副分明不肯相信的神气。
  金碧漪道:“别人的私事,我可不能告诉你。虽然你是我的师兄。”
  江上云惊疑不定,心想:“莫非师妹喝了那小子的迷汤,虽然知道他的来历,还要说假话替他辩护。”当下说道:“师妹,不是我爱管闲事,但兹事体大,不能不管。你想想看,如果给一个骗子混到侠义道中,将有多大祸患?杨华是扬牧的儿子,我和你的哥哥已经查得清清楚楚,决不会假!你的哥哥现在正是往柴达木去告诉冷、萧两位头领;我怕你上当,就来这里找你。”
  金碧漪道:“多谢你关心,但我也知道得清清楚楚,他不是杨牧的儿子!退一步说,即使他当真有那么一个坏透了的父亲,和他没相干。因为我知道他是好人。”
  江上云不禁又是为他担忧,又是起了几分妒意,说道:“师妹,你这样相信杨华,我也没话好说了,你来到昭化,为的就是要找他吧?”金碧漪道:“是又怎样?”
  江上云缓缓说道:“没怎么样。不过假如你要找他,我倒可以帮你个忙。走这条路,恐怕你是不会碰上他的!”
  金碧漪道:“你知道他的消息?”江上云淡淡说道:“昨晚我已经和你的这位好朋友见过面了。”
  金碧漪又惊又喜,说道:“啊,你已经碰上他了?你们没有、没有……”她想问的是江上云有没有和杨华吵架、打架,话到口边,可又不便说出来。
  江上云道:“很是抱歉,我和你的好朋友不但有吵架,也有打架。但你别误会,可并非为了你的原故!”
  金碧漪很不高兴,冷冷说道:“我知道,你是要扮演大侠的角色。在你心目中,杨华是场牧的儿子,当然也是个歹角了。”江上云道:“你别奚落我,我也还不至于这样不分青红皂白,在未曾得到确实证据,证明他们是父子同谋之前,就非要杀他不可的。”
  金碧漪松了口气,心道:“这几句话说得倒还有点理智。”问道:“那你昨晚为什么和他动手?”
  江上云缓缓说道:“因为我亲眼看见他行为不端!加上他是杨牧的儿子就不能不从坏处着想,非得揭破他的阴谋不行,以免别人上当!”
  金碧漪吃了一惊,说道:“他的行为怎样不端?”
  江上云道:“福州龙翔镖局邓老镖头有个女儿,你知不知道:“
  金碧漪道:“听人说过。这位姑娘名叫邓明珠,才貌双全,很是不错,我还听说你在川西帮过他们父女很大的忙,邓老镖头很看得起你呢。”
  江上云皱眉道:“那次我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你别扯到不相干的地方去,咱们现在说的是杨华的事情。”
  金碧漪在柴达木那晚,也曾听过吕思美谈及江上云拒婚邓家之事,吕思美还曾这样的和她开玩笑,说是所有知道这件事情的人,都认为江上云是为了她的缘故才拒婚的,恭喜她有个爱情专一的师兄。金碧漪不愿多谈此事,便即径自问道:“这位邓姑娘和杨华又有什么相干?”
  江上云似笑非笑地说道:“我也不知道他们有甚相干,不过昨晚我却是看见他们同在一起,亲热得很!”
  金碧漪虽然心里在想:“杨华决不会是这等轻薄少年。”但神色之间,已禁不住表露出很不自然的神色。
  江上云大为得意,说逢:“看来你这位好朋友对你,似乎没有你对他好呢。转过身他就把你忘了。不过我恼恨他的还不仅他是行为不端,而是我敢判断他的心术不正。他先和你拉上关系,如今又去和那位邓姑娘勾勾搭搭,这不是千方百计想要混进侠义道吗?”
  金碧漪怒道:“江师兄,请你别说得这样难听!我和他是光明磊落的朋友,他与那位邓姑娘结识,也未必就如你想象那样。”
  江上云道:“好,你既然还是这样袒护他,那么我倒似乎应该向你道歉了。因为我和你的好朋友打了一架。”
  金碧漪忍住气说道:“师兄言重了,是小妹应该向你道歉。”江上云淡淡说道:“你并没有得罪我啊。你似乎应该说是替你的好朋友向我道歉吧。”
  金碧漪双眉一扬,几乎就要发作。但结果还是忍住,冷冷说道:“是好是坏,日后自知。不过好在他也没有伤了师兄。”言外之急,似乎早已料想到他们两人交手,必然是杨华手下留情。
  江上云心中当然很不舒服,但却想道:“师妹骄纵惯了,我又不想和她闹翻,何苦与她斗气?只要她肯听我良言,目下不妨顺着她点儿。”于是说道:“谁是谁非,暂且别管,过去的事,如今也别提,咱们还是回家再说吧。”
  金碧漪道:“你说要告诉我的,可是还没有告诉我呢。是怎么样?”江上云心里一凉,说道:“你还是要知道杨华的下落?”金碧漪低下了头,给他来个默认。
  江上云涩声说道:“你的朋友,剑法的确不错。本来他可以和我打个平手,或许是因为他做了亏心之事,似乎有点心神不定地打了一招,他就跑了。”说至此处,不由得脸上一红。
  金碧漪道:“那位邓姑娘呢?”
  江上云道:“邓姑娘是为了镖局的事情,前往天山找她的师叔的。事情过后,当然也是走了。”
  金碧漪道:“她一个人走?”
  江上云这才知道师妹的真意所在,淡淡说道:“你放心好了,你的好朋友并没与她同行。不过我可不敢担保,他逃跑之后,会不会回过头来,再找那位邓姑娘。”
  金碧漪冷笑道:“你对这位邓姑娘也很关心啊,为什么你又不陪她前往天山?”江上云苦笑道:“师妹,你我一同长大,难道你还不知道我对你的心意。”
  金碧漪抢先说道:“当然知道。我知道你一向把我当作妹妹看待。”江上云这次苦笑也笑不出来,只能顺着她的口气说道:“是的。你知道就好。咱们是兄妹,那也是因为她的父亲也算得是同道中人而已。我已经把自己的坐骑送给她了。师妹,我当然还是要回来昭化找你的。”
  他以为师妹会感激他的好意,哪知结果却是出乎他意料之外,金碧漪本来已经下了坐骑和他在骑边说话,此时忽然又跨上了白马。
  江上云吃了一惊,失声叫道:“师妹,你……”
  骏马嘶叫,转眼间已是去得远了。金碧漪远远的扬声答道:“师兄,请恕我现在还不能和你回家,你也不必问我前往哪里。我不是小孩子了,用不着旁人替我操心。”
  日影西斜,寒林寂寂,江上云但觉一片茫然,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滋味。他目送师妹的背影,在无边无际的大草原上消失己良久,良久,方始叹了口气。“原来在师妹的心中,杨华这小子竟然是比我重要得多!”
  他用不着师妹告诉他,已经知道,金碧漪定然是走另条路,去找杨华去了。
  “奇怪,一母所生的同胞,碧漪和她的哥哥性格竟是相差得如此之远。我和碧峰在一起的时候,远不及和她在一起的时候多,但我和碧峰样样都谈得来,和碧漪却总似格格不入。唉,她的脾气也真是太难伺候了。杨华这小子也不知是用什么手段才讨得她的欢喜。”江上云颓然举步,独自下山,心里不停的在想。
  一阵寒风吹来,江上云也好像给清醒起来,忽地想起一个他从来没有想过的问题:“家里的人都希望我能够和师妹进一步结成夫妻,他们都认为这是再也美满不过的良缘,我自己也曾经是这样想的。但真的是美满良缘么?不,我还应该问问自己,我是不是真的喜欢师妹呢?”
  他在探索自己心底的秘密,接着想下去道:“不错,我是喜欢她的。不过,他正是好像她刚才所说那样,我似乎只是把她当作一个不懂事的小妹妹看待。假如她真的变成我的妻子,唉,恐怕我就不会像从前那样喜欢她了吧?不过,不过,她总不应该把杨华这小子看得比我更重。”
  他是在妒忌杨华么?或许也有点儿。但这种妒忌却是另一种妒忌了。他是由于自尊心受到损害而引起的妒忌,并非因为杨华“横刀夺爱”。
  不过,不管是哪种妒忌,他的心里总是不能释然,就像斗败了的公鸡似的,垂头盔气在草原漫无目的的信步所之,也不知自己应该走向哪里。
  忽听得蹄声得得,江上云霍然一惊抬起头来,未看清楚人先看清楚马。大草原上一匹白马路得飞快!和金碧漪那匹白马相似,江上云还以为是师妹又再回来,不觉冲口而出,叫道:“师妹,你,咦……”一句话尚未说得完全,骑在马背上的人已是可以看得清清楚楚了,是他父亲的老朋友白教法王。
  白教法王哈哈一笑,跳下马来,说道:“上云,你长得这么大了,我都几乎认不得你了。你还记得老衲么?”江上云小时候曾经和父亲一起见过法王,距今已有十多年了。
  江上云慌忙施礼,说道:“晚辈路经贵地,本来应该拜谒法王的,只因有点小事……”
  话未说完,白教法王已是笑道:“不必客气,我知道你是来找师妹的,是么?”江上云说道:“不错。”想起刚才还未看得清楚,就大叫“师妹”,不禁面上一红。
  白教法王道:“你已经知道她来了这里,但还没有见着她,对不对?”接着又笑道:“刚才我听得你好像在叫师妹,我还以为你们在一起呢。”
  江上云不愿把和师妹闹翻的事情告诉法王,是以法王猜想他没有见过碧漪,他既不承认,也不否认,只是为刚才的事情解释,说道:“你老人家骑的这匹白马,和我师妹骑的那匹白马,很是相似。”
  白教法王笑道:“也怪不得你认错,昨天杨华看见这匹白马,也把骑在马上的那位邓姑娘错当作是你的师妹呢。昨晚我碰上他,他又为这匹白马和我打了一架。”
  江上云吃了一惊,说道:“杨华这小子如此大胆?”吃惊之中,又不禁有几分欢喜,心里想道:“原来法王也知道这小子是坏人了。”
  哪知法王却道:“不是他大胆,是我有意试试他的功夫,故而未曾把我的身份告诉他的。他以为我是吉鸿的同党。”当下把昨天的事情说给江上云听。最后说道:“听杨华说,他昨晚已经见过你了。”
  江上云道:“是的。但不知他还说了一些什么?”
  白教法王道:“他只告诉我碰见了你,说是有你保护那位邓姑娘,他可以放心回来了。嗯,这位杨少侠人品武功都很不错,你经过柴达木,想必已经知道他这次曾经帮了我们大大的忙吧?”
  江上云道:“柴达木我是匆匆路过,未曾遇见冷、萧两位头领。”白教法王道:“啊,原来你尚未知道。”于是把杨华帮忙韩威武把药材送给义军和昭化之事告诉江上云,当然又是少不免称赞杨华一番。
  江上云听得法王如此称赞扬华,心中又是疑惑,又是不安。疑惑的是不知杨华究竟是好人还是坏人,不安的是昨晚自己和杨华曾经大打出手。
  “好在法王并不知道,否则只怕我是要更为尴尬了。”江上云心想。他并不后悔自己曾和杨华交手,虽然他亦已开始有了怀疑,不敢像从前那样断定杨华必定是个坏人了。不过没有后悔是一回事,法王这样称赞扬华,他当然也是不敢在法王面前再说杨华的坏话。
  “听杨华说,这匹马是那位邓姑娘的坐骑,那位邓姑娘呢?”法王问。
  “她前往天山去了,我把自己的坐骑给了她。”
  “杨华已经替我去找你的师妹了。”法王继续说道:“这匹白马是从那贼和尚手中夺下来的,本来想找寻你们,找着了顺便交还她的。但现在我却有了另外的一个主意,你肯帮忙我吗?”
  “但请法王吩咐。”江上云当然是这样回答了。
  “你定然是急于见着你的师妹了,是么?”法王微笑说道。江上云已经表明是来找寻师妹的,怎好意思否认?当然又是只能点了点头。
  “那就好。”法王接下说道:“那位邓姑娘已经前往天山,今天我恐怕是追不上她。韩总襟头如今在昭化,今晚我和他还有一个约会,所以要请你帮一个忙。”
  江上云说道:“好的,我把这匹白马送还那位邓姑娘就是,顺便我也可以换回我的坐骑。”
  “我不是这个意思。”法王微笑说道:“白马是应该还给那位邓姑娘的,但她既然有了坐骑,那也用不着这样急交还她了。我的意思是,你应该先骑这匹白马,赶快去找杨华和你的师妹。这匹马跑得快,你会追得上他们的。希望你能够和师妹一起回来。这匹白马以后我会派人送去。”
  “杨华呢?”江上云问道。
  “他说他另有事情往别处,你也不必勉强他和你们一起回来了。”法王说道,他是老于世故的人,固然他希望江上云和杨华成为朋友,所以才给江上云这个差事;但另一方面,他当然也想得到,本来就是情侣的师兄妹别后重逢,当然不愿意有第三者插在中间。
  他自以为给江上云设想得甚为周到,哪知却是完全错了。江上云听了这话,不由心中苦笑:“杨华去追我的师妹,碧漪如今也正是回转去赶他。我若再去追赶他们,这算什么?”
  不过江上云却怎能对白教法王说明真相,只好姑且答应下来,骑上那匹白马,说道:“我也但愿早日找着师妹,回来昭化拜谒你老人家。”
  他跑了一程,越想越不是味道:“我何苦去讨没趣,还是先把这匹白马送去给邓姑娘,换回我的坐骑吧。天山派的掌门人唐经天和爹爹也是老朋友,要是在路上碰不见邓姑娘,我就索性也到天山一趟。”他料想法王此时已经踏上归途,也不怕遇上他了。于是便即折回原路,径往天山。
  主意虽然打定,心情还不免有几分惆怅:“师妹恐怕已经找到杨华这个小子,此时他正在谈论我也说不定吧?哎,想不到我和师妹一起长大,我在她的心目之中,竟然比不上一个和她相识未久的外人!”
  金碧漪还没有找着杨华。
  和江上云一样,她也是心乱如麻。同时感到了几分歉意:“我这样把他扔下,师兄此时不知是怎样了?不过谁叫他对杨华成见太深,我说的话他又不肯相信。”
  “急于找着杨华,拦阻他做傻事。这桩事情又是不能和师兄说的,唉,只好留待将来,再向他赔个罪吧。”
  白马跑得飞快,但跑了两天,仍然没有碰上杨华。
  不知怎的,她忽然又想起江上云说的那位邓姑娘来了。“杨华真的和她很亲热么?还是大师兄故意夸大其辞,为的是激怒我呢?”
  她没有见过邓明珠,但她也曾听人说过她的美貌。“杨华是个老实的人,他该不会见到人家的姑娘长得美貌就动了心吧?但江师兄却说是亲眼看见他们十分亲热?江师兄虽然脾气暴躁,我不喜欢,可是他从来不说谎的。恐怕也不至于是为了要激恼我而说假话?”
  马儿在飞跑,心潮在起伏。金碧漪不觉感到几分妒意了。草原上一阵寒风吹来,金碧漪瞿然一省,蓦地发现了自己的秘密,不由得脸上发烧,想道:“我为什么要妒忌那位邓姑娘?啊,原来我是真的爱上杨大哥了。记得和他相识未久,他就和我说过,人之相知,贵相知心,虽然他从未有向我表白心事,我也知道他是喜欢我的,我为什么还要怀疑他呢?”
  正在胡思乱想之际,忽听得背后马铃声响,金碧漪不自觉的回头一望。
  幸亏她刚好回头,就在比际,一枝利箭正在向她射来。金碧漪把手一抄,接过了那枝箭,反弹回去。接着一个镣里藏身,避开了连珠续发的第二枝利箭。第三枝能射来,已经是落在白马后面。
  金碧漪笑道:“我道是谁暗箭伤人,原来是你们两个侥幸还没死掉的狗腿子。”原来在她背后追上来的两个人,正是个多月前,她和杨华在玉树山碰上的那两个御林军副统领马昆和御林军军官周灿。
  当时他们都给杨华打伤,滚下山坡,金碧漪如今骑的这匹白马,也正是从马昆手中抢来的坐骑。这两个人是奉命前往拉萨的。想必是他们一养好了伤,便即又赶来了。
  马昆大怒喝道:“好小子,胆敢偷了我的坚骑,有胆的你莫跑!”周灿也在喝道:“姓杨那小子呢?躲到哪里去了?”
  金碧漪自忖未必打得过他们两个,于是笑道:“有胆的你们追来吧,我和杨大哥正是在前面有个约会。你要见他,容易得很!”她扔下了两句话,虚打一鞭,白马嘶风,跑得飞快。转眼之间,已是把这两个人远远的抛在后面。
  马昆、周灿二人听说杨华就在前面,不禁都是吃了一惊。周灿低声说道:“只是这个小子,咱们还好对付。姓杨那个小子倘若真的也在前头,咱们只怕吃亏。不如宁可多走两天,走另一条路,让开他们吧。”
  马昆是御林军副统领身份,不好意思便即示弱,沉吟半晌,这才说道:“也好。反正这小子倘若敢当真骑了我这匹有大内烙印的白马,前往拉萨,咱们的人也不会放过他的!”这几句话他可是大声说的了。为的是想恐吓金碧漪前往拉萨,要知金碧漪倘若是真的和杨华前往拉萨,马昆虽然在那里有许多帮手,也还是有所顾忌的。
  待到金碧漪走得远了,马昆压低声音说道:“你知道她是谁吗?她不是小子,她是姑娘。”
  周灿说道:“我也看出一点痕迹,似乎是女扮男装的野丫头。只不知是谁?”
  马昆道:“我已经打听出来了,她是金逐流的女儿。刚才我是特地不说穿,把他当作是不知来历的小子办的。你要知道金逐流虽然和咱们作对,但他是天下第一剑客,咱们的本领和他可差得远。要报他的女儿帮那姓杨的小子伤了咱们之仇,也还是以当作不知为好。”
  金碧漪并不知道已经给他们识破行藏,心里还在暗暗好笑:“他们口口声声骂我是臭小子,要是我真的是个小子,倒可免掉许多烦恼。嘿嘿,这两个鹰爪孙是老江湖,但我在不到两个月中,和他们交手两次,他们仍然看不出我的破绽,看来我倒也真的可以冒充‘小子’了。”很为骗得过两个精明干练的公差的眼睛而得意。
  但在得意之余,却也为了一桩事情有点烦恼,“原来这匹白马是烙有大内印记的,我可还没有留心在意。马昆和周灿这两个家伙已经在路上发现,那个‘五官’之首的邓中艾和刘挺之、叶谷浑等人,想必更是在他们之前,早已到了拉萨。要是在拉萨给他们碰上,我孤掌难鸣,倒是麻烦。不过,也顾不了这么多了。但愿在路上就碰见了杨大哥。”
  马不停蹄的跑了约莫一个时辰,前面出现一条岔路,路口有间茶铺。金碧漪暗自思量:“我这匹白马比他们的坐骑快得多,此时少说也把他们甩后十里了。莫说他们害怕碰上杨华,就是胆敢追来,也是决计追不上我的了,我倒不妨坐下来慢慢喝一杯茶,打听打听杨华的消息。”
  金碧漪把白马系在门外,走入那间茶铺,一面喝茶,一面和那卖茶的老汉搭讪:“我是前往拉萨的,不知该走那条路才对?”
  卖茶的老汉说道:“两条路都可以走得到的。不过左面这条路是直路,右面这条是弯路,须得绕过嘉黎和鲁贡这两个地方,才能到达拉萨,大约要花两天工夫。”
  金碧漪笑道,“那还有谁肯走弯路?”
  老汉说道。“那两个地方恳畜牧区,内地来的马贩子就要到那里去。小哥,看你的模样不像是做生意的吧?”
  金碧漪道:“我是给一个朋友到拉萨找事情做的。”
  那老汉道:“当然是走左面的直路省事了。”
  金碧漪道。“我那位朋友比我早两天动身,不知可曾在此经过?”当下对老汉说了杨华的形貌。
  那老汉脸上似乎有点古怪的神色,说道:“不错,是有这么一个少年,昨天中午时分,还在我这铺子里喝茶呢。”
  金碧漪道:“他是走左面这条路吧?”“不,他是走右面那条。”“你没有告诉他右面那条路是弯路吗?”“告诉他了,不过……”
  金碧漪怔了一怔,问道:“不过什么?”那老汉缓缓说道:“昨天我碰上二件从所未见的怪事,你那朋友……”金碧漪吃了一惊,连忙问道:“他怎么样?”
  那老汉道:“昨天你的朋友在这里喝茶,他也和你一样,向我打听一个人。”金碧漪道:“啊,他打听谁?”心里甜丝丝的,只道杨华要打听的人,当然就是她自己了。她明知故问,让那老汉说出来,听着也觉舒服。
  哪知道老汉说了出来,却大出她的意料之外。
  “他问我有没有见过一个年约四十来岁,蓬头垢面的腌脏汉子路过。”金碧漪皱了皱眉,说道:“一个中年的腌脏汉子?奇怪,是什么样子呢?”
  那老汉道:“还有更奇怪的呢,说来也真凑巧,他说的那个人,我以前没有见过。但就在他向我查问的时候,只听得踢啦踢啦声响,那个腌脏汉子穿着一双破鞋,自己在路上出现了!”金碧漪诧道:“他们是朋友吗?”
  那老汉道:“大概不是吧。我听那汉子说道:‘多谢你的银子,你这匹红鬃马也借结我骑一骑吧?哩,嘿,我看你这匹马倒还不错!”
  “你的朋友立即就冲出去,他可真是快到极点,我只见人影大然从我面的跃起,一眨眼也就到了外面了。他喝道:‘别动我的坐骑,你究竟是什么人?快把东西还我!’敢情那汉子是个小偷,偷了你朋友的东西,并非相识的人。”
  金碧漪越听越奇,心里想:“一个小偷,怎能偷得了杨华的东西?而且倘若是普通钱物,杨华定也不会这样紧张。他是失掉什么重要的物事呢?”问道:“后来怎样?”
  那老汉道:“更奇怪的事情出现了。你的朋友跨上坐骑,那腌脏汉子哈哈笑道:“我才不稀罕它呢,你这匹马虽然不错,未必能跑得过我。不信,你再试试,追得上我,我就还你东西!”
  金碧漪大为惊诧,问道:“结果如何?”
  那老汉道:“结果如何,我不知道。但当时我见到的,你朋友骑的那匹马跑得非常之快了,但还是迫不上那个人!不过片刻,人和马的影子都已不见,后来是否能够追上,我就不知道了。呀,老汉活了这么一大批年纪,从来没有见过跑得这样快的人!不过你的朋友也算细心,在他跑了之后,我发现桌子上有他留给我的茶钱。
  金碧漪心道:“莫说你没有见过,我也没有听过跑得这样快的人。”问道:“那汉子是向右面这条路逃跑的。”
  那老汉道:“是呀。所以你若要找寻你的朋友,恐怕也只有走右面这条弯路了。”金碧漪道:“多谢老丈指点。”心中暗暗咒骂那腌脏汉子:“他偷了杨大哥的什么东西,害得我也要多走冤枉路了。”
  心念未已,卖茶的老汉忽地“啊呀”一声叫了起来:“啊呀,他,他,他又来了!”话犹未了,但觉眼睛一花,坐在他对面的金碧漪早已不见了。
  在茶铺外面突然出现的正是那腌脏的汉子。大约四十多岁年纪,穿着一双破鞋,手望摇着一柄破烂的蒲扇,这形貌和卖茶老汉描绘的完全一样。是以金碧漪用不着老汉告诉她,一见此人出现,立即便追出去。
  饶是她出去得快,可还是给那人抢在她前头,骑上了她的白马。
  那人哈哈笑道:“昨天没得到那小子的红鬃马,这匹白马可比那匹红鬃马还好,嘿嘿,我也真算是走了运啦。”
  那人刚刚拨转马头,跑出数丈之遥。金碧漪一抖手,三枚铜钱对准他后心的穴道掷去,喝道:“给我滚下马来!”她随身没带暗器,只能用铜钱当作暗器。
  那人笑道:“你的茶钱应该给老板才对么。给我吧。”破蒲扇反手一接,三枚铜钱全都落在扇面。金碧漪也曾听过父母谈论各家各派的暗器手法,但这种独特的接暗器手法,她可还是第一次见到。
  那人跟着又露了一手发暗器的功夫,昂扇一挥,三枚铜钱闪电般的飞回去。金碧漪本能的身形一闪,哪知三枚铜钱却并非是打她的。只听得“铮铮”声响,三枚铜钱从她头顶飞过,飞进茶铺,这才知道这三枚铜钱是飞回茶铺的。
  那汉子笑道:“你比你的朋友可是粗心得多,他昨天还记得付茶钱,你可忘记了,嘿、嘿,人家小本生意是赔不起。没奈何,我自不要,替你付啦。”
  金碧漪轻功虽好,可怎追得上日行千里的骏马,情急大呼:喂,你是哪位前辈高人,可莫戏弄晚辈。我的爹爹是金逐流!”她出身武学世家,见识自是不凡,料想此人必非寻常之辈,说不定可能和她的父亲相识。纵然不识,也当知道她的父亲。
  不料那人大笑说道:“什么前辈,我是九代家传的小偷,谁和你开玩笑?”金碧漪道:“好,你若真是小偷,你要银子我可以给你,请把坐骑还我!”
  那汉子笑道:“你这叫不懂行规,干我们这一行的,哪有把东西吐出来之理?何况跑得比我快的马儿,还当真少见呢,难得你的这匹白马跑得比我还快,我更不能奉还你了,嘿嘿,其实,我要了你这匹坐骑,也是为你的好,你应该感谢我才对!”
  金碧漪气往上冲,冷笑说道:“你偷了我的东西,还说是为我的好?”
  那汉子说道:“明人面前不说假话,你这匹马如何得来,你自己明白。这是烙有大内印记的御马,你要是骑了它到拉萨,管保就是大祸一场。我替你消弥这场大祸,嘿、嘿,还是看在你爹爹的面子呢,你还不感谢我吗?”说至此处,快马加鞭,转眼之间,已是去得远了。
  金碧漪猜不透这人是正是邪?是友是敌?但听他的语气,有一点是可以断定:“他和爹爹恐怕是相识的了。”
  “反正杨华已是从这条路走了,我只好也跟着他走这条路啦。路上碰不上,到了拉萨总可以打听他的消息。那汉子也说得对,我不是骑着御马,最少可以减少鹰爪的注意。”金碧漪在无可奈何之下,只好步行前往拉萨了。
  莫说金碧漪步行追不上那个汉子,杨华有骏马代步,也是追不上那个汉子。
  可是他却是非找着这个汉子不可,因为他失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东西。
  这是两日之前的事情,亦即是金碧漪碰上这个汉子的前一天。杨华从一个藏人小镇经过,忽听得一间酒店里人声喧闹。
  这几天来,杨华在路上吃的都是干粮,正想找间酒店吃一点新鲜的食物换换口味,于是便挤进去看。
  只见到七八个似是客商模样的汉人围着一个腌脏汉子喝骂。杨华问明原委,原来这个汉子大吃大喝之后,却没有讨钱。
  那汉人说道:“东西已经吃进我的肚子去了,我又呕不出来,有什么办法,顶多你们把我打一顿抵偿。”
  那藏人老板倒是好心,说道:“算了吧,咱们已经教训他了,就别再难为他啦。”
  似是商队首领的那个汉人却道:“不行,不行,这太便宜他了!” 
 

 
分享到:
塞下曲(1)·林暗草惊风 (唐)卢纶
中国历史上唯一因节俭而误国的皇帝
史上最牛嫖客 在皇宫里建妓院的明朝皇帝
不爱吃药的小老鼠4
这是一张未公开的合影,看上去溥仪和婉容两人貌合神离
女真人采取多种婚姻形式真实写照
金缕衣 杜秋娘1
慈禧到底有过多少个外国情人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