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牧野流星 >> 第十八回 太惜明珠投暗室 怒将室剑护佳人

第十八回 太惜明珠投暗室 怒将室剑护佳人

时间:2013/9/24 7:46:15  点击:3746 次
  幸而他是具有上乘武功的人,武功高明之士,突然遇到袭击,本能的就会生出反应。杨华一个镣里藏身,躲过了一枚飞镖,挥袖一拂,荡开了第二枚飞镖,却把第三枚飞镖接到手里。
  此时,他方才看得清楚,只见那少女杏桃红腮,娇媚之中不掩其英姿飒爽的豪气,但却不是金碧漪。
  杨华接了她的飞镖,那少女越发愤怒,提起马鞭,唰的一鞭又向杨华兜头打去。杨华用那枚接到手的钢镖一拨,铮的一声,把她的马鞭掸开。当下连忙闪过一边,说道:“对不住,我,我认错人了。”
  那少女哼了一声,说道:“你从昭化老远的追到这儿,原来是认错了人。”蓦地柳眉一竖,接着怒声说道:“我看你是有意来卖弄你的功夫的吧?我虽然打不过你,也不能任你消遣!”
  杨华见她余怒未消,对自己颇有见疑之意,心里想道:“我不该未曾看得清楚,就以为她是碧漪,的确是鲁莽一些。女孩儿家量小好胜,我又接了她的飞镖,更怪不得她要生气了。”于是只好再次赔罪,说道:“姑娘请你恕罪,这实在是个误会,我的那位朋友,是位年轻姑娘,骑的也是一匹白马。”
  少女似乎好奇心起,禁不住便问他道:“那位姑娘是谁?你可以告诉我吗?”杨华说道:“她名叫金碧漪。”
  少女怔了一怔,说道:“金碧漪?她、她是!”
  杨华说道:“她是金大侠金逐流的女儿,姑娘,你认识她吗?”心想有本领的年轻女子江湖上数不出几个,她们相识那也不足为奇。
  少女板着脸孔说道:“不认识。”但接着却又再问杨华:“你是金逐流的什么人?”
  少女冷笑说道:“你和他的女儿这么要好,不是他的门生,也当是他的故旧。哼,江大侠,金大侠,武林中顶尖儿的人物,就要数他们两个了。也只有他们的门人弟子,才敢肆无忌惮的拿人家作消遣!”
  杨华给她硬派作金逐流的弟子,而且听她语气,好像连天下英雄所钦仰的江、金两位大侠都迁怒了,不禁又是诧异,又是给弄得啼笑皆非。只好呆在一旁,默不作声。那少女道:“你既然是认错了人,那还呆在这里做什么?”
  杨华好生没趣,心里想道:“我本来不想和你谈碧漪的事情,是你引起我说些闲话,如今却没好相而怪我赖在这儿不肯走了。”于是立即拨转马头,说道:“对不住,打扰姑娘了。我这就回去,姑娘居便。”
  那少女忽道:“且慢。”杨华怔了一怔,说道:“还有何事?”那少女轻声说道:“把那枚飞镖还我!”
  杨华方才省起,原来手里还捏着她的一枚飞镖。他刚才本来想要还给她的,但不知是否会因此更加惹恼了她,是以一直捏在手中。”
  在把这枚飞镖递过去的时候,不免稍加注意,看了一下,只见飞镖上刻有一条龙,柄上凿出“龙翔”二字。
  杨华心中一动,不觉失声叫道:“原来你是龙翔镖局邓老镖头的女儿!”少女心想:“这小子年纪轻轻,见闻倒是颇广。居然认得我们镖局的镖。”当下面色一沉,说道:“是又怎样?”
  杨华说道:“没什么。令尊可好?”
  少女一听杨华的语气,似乎业已知道她的父亲曾病过一场,不由得更加诧异,说道:“你知道我的爹爹?为什么你这样关心他?”
  杨华说道:“我曾听得两位朋友说过令尊的事情,其中一位且是令尊的老朋友,对令尊当然是极其关心的。”
  那少女道:“他们是谁?”她好像料到必是“说来话长”,骑在马上和杨华未免显得太没礼貌,于是翻身下马,让那匹马走上山坡吃草。要知刚才她对杨华的底细丝毫不知,自是难免对他怀有敌意。如今虽然仍未知道他的来历,但最少已是知道他有两个朋友和自己的父亲相识的了。放此对杨华的态度自然的为之一变。
  杨华跟着下马,心里不觉也是甚感诧异,想道:“果然是邓老镖头的女儿,但龙翔镖局开在福州,她却怎么犹自一人来到这里?”
  那少女面上一红,说道:“刚才我用飞镖打你,你别见怪。”
  杨华说道:“我太过鲁莽,认错了人。姑娘不怪我已是了。好,对啦,我还没请教姑娘芳名呢。我姓杨,单名一个华字。”
  这少女倒是相当大方,爽爽快快的就回答他道:“我叫邓明珠。杨大哥,你刚才说的那两位朋友是谁?”
  杨华说道:“是冷铁樵和韩威武。”
  杨华说出这两个人的名字,邓明珠不禁吃了一惊。脸上露出半信半疑的神气,说道:“你在什么地方见着他们的?他们却怎的这样快知道了家父的事情?”要知冷、韩二人,名闻天下,而杨华却是个名字不见经传的少年,邓明珠自是有点不敢相信他们会是朋友。”
  杨华似是猜中她的心思,淡淡说道:“我本来不敢高攀认作他们的朋友的,不过我在路上帮过韩总镖头一点小忙,承蒙他们看得起我,把我当作自己人一样,是以也就和我谈起令尊的事情了。”
  邓明珠道:“想必他们和你谈及的是家父几个月前遭人劫镖的事情?”杨华说道:“不错。”邓明珠诧道:“他们的消息倒是来得快呀。”
  杨华说道:“是这样的,不久之前,江大侠的掌门弟子,在川西的叶慕华刚派有人来和冷头领联络。我是数日之前和韩镖头一起,在柴达木见着冷头领的。”
  邓明珠又是欢喜,又是羞惭,不由得粉脸泛红,心里想道:“不知那个人曾否将父亲托叶嘉华做媒的事情说了出来?”她是把遭人拒婚的事情当成奇耻大辱的。
  杨华虽不是老于世故,但话出了口,亦是察觉邓明珠似是有点尴尬,连忙扭转话题,说逗:“韩总镖头谈及和令尊往日的交情,知道此事之后,实是十分挂念,恨不得能够早日回去探望令尊。想不到邓姑娘却也来了这里。”
  邓明珠道:“韩总镖头现在是在……”
  杨华说道:“他就在昭化,他是给鄂克昭盟送一批药品来的。姑娘,你可想见他?”
  邓明珠似是踌躇难决,过了半晌,方始说道:“家父也常常和我谈起韩总镖头的。我是很想去拜见他,不过我另有事情,只好留待他日了。”
  杨华不便探问邓明珠是有何事,只好说道:“如此说来,可真是太可惜了。令尊近况如何,可能见告?也好让我说给韩总镖头知道:“
  邓明珠面色蓦地黯淡下来,说道:“多谢韩总镖头关心,家父的病还未大愈。我们的镖局已经关门了。”
  杨华吃一惊道:“为什么?”
  邓明珠叹口气道:“镖行这碗饭是不好吃的。家父树了强仇,又在病中,想来想去,还是早日封刀的好。”
  原来吉鸿劫镖受挫之后,不肯甘休,扬言今后仍然继续找龙翔镖局的晦气。邓老镖头则因爱女的婚事不成,一气成病,早已心灰意冷。他自忖对付不了吉鸿,又不愿意厚着面皮,再去请求江海天的门人相助,是以只好把镖局关门,自己躲到别的地方养病去了。
  按说邓明珠的父亲尚在病中,她是不该独出远门的。但杨华与她乃是初交,又曾碰过她的钉子,是以虽感奇怪,却也不便查根问底,只好泛泛的安慰了她几句,便即告辞。
  不料正在他想要呼唤坐骑回来的时候,忽地又听得急骤的得蹄声,说时迟,那时快,两骑快马已经冲出那个山坳,眨眼间就来到他们面前了。骑在马背上的两个人,一个是相貌粗豪的中年汉子,一个是肥头大耳的和尚。
  邓明珠看见这两个人,面色陡地一变,登时拔出双刀,站了起来。杨华连忙问道:“这两人是谁?”
  那粗豪汉子跳下马来,哈哈笑道:“邓家的大小姐,我知道你们父女想要躲开我,可惜你还是给我遇上了!”
  一听他这样说话,不用邓明珠回答,杨华已经知道这个人必定就是那个曾在川西劫镖受挫的吉鸿了。
  杨华向邓明珠询问的时候,那个胖和尚也在问他同伴:“这小子就是江上云吗?”
  吉鸿又是哈哈大笑起来,说道:“我倒希望他是江上云,可惜不是。嘿嘿,人家说十个女子九个水性杨花,这话当真不错,嘿嘿,邓家的大小姐又换了情郎啦!”
  邓明珠气得满面涨红,喝道:“恶贼,我与你们拼了!”
  吉鸿一声冷笑,说道:“邓小姐,你这位新情人恐怕不能如江上云的保护你吧?你要和我们拼,那只有吃眼前之亏!一提起碗口般粗大的禅杖,随手一击,把一块石头,击得四分五裂,喝道:“喂,你这小子还有没有胆量护花,没有胆量,就快快给我滚开,我们只要邓家的大小姐!”
  杨华霍地站了起来,说道:“邓姑娘,你上马先走,我来打发他们!”
  那胖和尚笑道:“吉师兄,这回你走眼了。想不到这小子居然有这胆量,他还说要打发咱们呢!”那副狂傲的神态,显然是丝毫也不把杨华放在眼内。
  杨华吭声说道:“我是看不过你们的蛮横无理,人家的镖局已经关门了,你们还要怎地?”
  吉鸿纵声笑道:“我不是已经告诉了你吗,我们要的就是那位邓家的大小姐!”那胖和尚笑道:“吉师兄何苦和这臭小子罗唆,你要的又不是天边明月,不过是个雌儿,那还不易?且看我替你手到擒来!”
  杨华陡地喝道:“住嘴!”就在这一瞬间,只听得“啪”的一响,杨华已是欺到了他的身前,打了他一记嘴巴!
  与此同时!那胖和尚也正在向邓明珠扑去,邓明珠尚未解开坐骑,只觉得背后微风飒然,胖和尚已是一抓向她抓下。
  这情形正好应了一句成语:螳螂捕蝉,不知黄雀在后。正当胖和尚向邓明珠一抓抓下之时,忽地觉得背后微风飒然,三枚铜钱已对准他背心的穴道打来。原来杨华在这瞬息之间,不但以迅捷无伦的身法打了吉鸿的嘴巴,而且还同时发出钱镖,替邓明珠阻击了那胖和尚的偷袭。
  这胖和尚亦非庸手,只听得锋的一声,第一枚铜钱给他弹开,他迅速即伏倒地上,一个“懒驴打滚”,避开了第二枚钱镖,但饶是如此,第三枚钱镖是打中了他左肩井穴下面半寸的地方。
  虽然穴道没有打个正着,这胖和尚的一条左臂已是感到一阵酸麻,不听使唤了。
  吉鸿吃的亏比胖和尚更大,这一记嘴巴打得他脱了两齿门牙。
  其实若论本身的功力,吉鸿决不逊于杨华。只因他轻视场华是个无名小辈,做梦也想不到杨华的本领还在江海天的儿子之上,这就冷不防着了道儿。杨华在石林所练成的轻功,和中原各大门派都不相同,当真是瞻之在前,倏然在后,瞻之在左,倏然在右。突然欺到他身前,待他惊觉之时,要想回杖遮拦,已来不及!
  但他毕竟是位武学名家,虽然防不及防,吃了大亏,但反应却也甚为迅速,杨华打了他的嘴巴,给他肩头一撞,亦是不禁退开三步,呼吸为之不舒,就像给人重重打了一拳似的。吉鸿暴跳如雷,一声怒吼,拿起碗口般粗大的禅杖,就向杨华打来。
  杨华笑道:“你这无耻之徒,居然还敢逞凶!刚才我只是给你薄惩,等下我就不只要打掉你的两齿门牙了!”这一瞬间他早已调匀了气息,谈笑之中,挥剑架住吉鸿的禅杖。
  吉鸿越发老羞成怒,喝道:“好小子,我不把你化骨扬灰誓不为人!”当的一声,荡开杨华的剑。
  弹杖抡圆,发出呼呼轰轰的声响,方圆数丈之内,沙飞石走。杨华再想欺身进剑,已是不能,转瞬过了十数招,杨华的宝剑三次碰着他的禅杖,每次都是火星篷飞,在他的禅杖上所出一个缺口。可是吉鸿这根圆杖重达六七十斤,宝剑虽然锋利,想要把它削断,却是谈何容易?三度剑杖相交,杨华在招数上占了上风,但虎口也给震得隐隐作痛。
  杨华心头一凛,想道:“少林寺的疯魔杖法果然非同小可,怪不得江大侠的儿子也仅能将他赶跑,伤不了他。”当下只好沉住了气。寻暇抵隙,找机会破他杖法。
  吉鸿高呼酣斗,越斗越狠,像是发了狂的野兽一般,禅杖横扫猛击,乱劈乱戳。但杨华以快剑进攻,指东打西,指南打北,避免和他硬碰硬接,却也尽可以抵敌得住。吉鸿是个武学的大行家,他的疯魔杖法,表面看来,好像毫无章法,其实却是有其严谨的法度。一看杨华的剑法奇幻莫测,饶是他见多识广,也猜不透是哪一家哪一派的,不由得暗暗吃惊。是以虽然仍旧狂攻猛打,但门户却也封闭甚为严密。打走了不求有功先求无过的主意。心里想道:“我纵然脱不了这小子,白山师兄却是一定可以制服那丫头的。待会儿我们两人联手杀这小子也就是了。”
  吉鸿所料不差,那和尚虽然是中了杨华的一枚钱镖,一条左臂业已不灵,但和邓明珠交手,还是大大占了上风。
  邓明珠幸得杨华替她阻挡了敌人一下,急回过头来,正好迎着胖和尚的镣铁戒刀。
  这胖和尚法号白山,不是少林派的,但本领也是相当了得,和吉鸿相比,亦不过略逊一筹而已。
  邓明珠以一柄长刀和他狠斗,使出家传刀法,长刀攻敌,短刀护身。双刀斗这和尚一柄戒刀,初时也还能够堪堪斗成平手,但渐渐就不行了。
  胖和尚左臂的酸麻之感渐渐消失,右手的戒刀也就使得灵活得多。剧斗中猛地喝声:“着!”只听得“铛”的一声,邓明珠的长刀已是给他打飞。
  胖和尚笑道:“我虽然是个出家人,也有怜香惜玉之心,邓姑娘,你长得这样美,要是我一时误伤了你,毁了你的颜容,那就未免太可惜了!邓姑娘,为你着想,我动你还是乖乖的投降吧。我们不会难为你的。”
  邓明珠斥道:“放你的屁!”只凭一口短刀,依然顽强抵抗!
  杨华眼观四面,耳听八方,一见邓明珠形势不妙,无暇思索,立施杀手,此时已占了上风,但还没有可以速战速决的必胜把握。
  刚好吉鸿一杖横扫过来,杨华突然一个“旱地拔葱”,身形平地拔起,运用巧劲,平剑在杖头一拍,借用对方打来的刚猛力道,身形一弓,箭一样的向前射出,吉鸿只觉头皮一片沁凉,吓得魂飞魄散。原来杨华在掠过他的头顶之时,利剑后手一挥,把吉鸿的一头乱发削去了一大半。吉鸿本来是个还俗的和尚,此时被杨华又把他变作了“秃驴”。
  这一招杨华实是使得险到极点,倘若不是他的无名剑法善于机灵应变,大出敌方意料之外,他身子悬空,是决计难以抵御敌方的第二招的。
  杨华心中固然是暗暗叫了一声“好险!”但在吉鸿这一方面,却比他更加感到险绝!这一剑倘若稍稍低半分,只怕他的头皮也要给杨华削掉了!吉鸿摸了摸光头,不由得斗志全消,连忙曳杖而逃。好在杨毕业已无暇再理会他了。
  杨华来得正是时候,那胖和尚正在使出空手入白刃的功夫,一抓向邓明珠抓下。
  只听得“嗤”的一声,紧接着竟是邓明珠的一声尖叫。原来邓明珠在这危急的瞬间,短刀一划,划破了胖和尚的僧袍,但手上的短刀,立即就给胖和尚夺了过去。
  杨华喝道:“住手!”声到人到出的一剑向胖和尚径刺过去。胖和尚喝道:“好小子,你刺!”倏的抓住了邓明珠,向他一推。竟然把邓明珠当作了盾脾。
  哪知杨华的剑法当真是奇妙无比,侧的一剑,剑锋几乎是贴着邓明珠的云鬓斜穿出去,却没有伤着她分毫,胖和尚的一根指头反而给他削去了半截,连忙松手,邓明珠倒入了杨华的怀中。
  邓明珠和杨华的坐骑是系在路旁一棵树下的,距离不过二三十步之遥,胖和尚几个起伏,己是到了树下,跨上白马,哈哈笑道:“得不到人,得到这匹坐骑,也算不俗。”
  邓明珠脱出杨华的怀抱,羞得满面通红,但眼光一望过去,却不由失声叫道:“不好,这贼和尚偷我的坐骑。”
  邓明珠这匹白马久经训练,颇通灵性,好似知道胖和尚是主人的仇人一样,不肯听他驱使,蓦地前蹄人立,胖和尚几乎给它抛下马来。杨华喝道:“哪里跑?”立即使出八步赶蝉的轻功,疾追过去。
  胖和尚见他追来,大为着急,人急智生,突然就把夺来的那把短刀,向马臀一插,喝道:“畜牲,你跑不跑?”白马果然负痛狂奔。胖和尚掷出短刀,阻挡杨华。杨华接过飞刀,只见那匹白马已经去得远了。
  杨华把短刀交还邓明珠,邓明珠最爱自己这匹坐骑,见刀上鲜血淋漓,不由得心如刀割。杨华安慰她道:“好在姑娘没事,这匹马暂时由它去,日后也还可以夺它回来。哈哈,你看那‘秃驴’跑得多么狼狈。”
  吉鸿的轻功倒也不弱,虽然没有坐骑,此时已跑出数里之地,背影就快隐没在山坳那边了。他想是惊魂未定,余悸犹存,一面飞逃,一面时不时摸一摸他被杨华削了一大半边头发的光头。
  邓明珠不觉笑了起来,说道:“杨大哥,多亏你了。你的本领真是了得,江海天号称武林中数一数二的大侠,他的儿子又是天下第一剑客金逐流的爱徒,可是他的儿子江上云和这厮也要斗了大半个时辰才能分出胜败,怎比得你不过三五十招,就能打掉他的门牙,削掉他的头发。”
  杨华听她称赞自己,忽地想起冷铁樵和韩威武要给自己做媒的戏言,不觉面一红,讷讷说道:“姑娘,你太夸奖我了,我是个无名之辈,怎能和江大侠的儿子相比?”
  邓明珠哼了一声,说道:“什么有名无名,天下浪得虚名之辈也不少呢,最紧要的是真实的本事。”杨华笑道:“江大侠的儿子可也不能说是没有本事啊!”
  邓明珠瞧他一眼,说道:“我忘了你和金大侠的女儿是好朋友了。江上云是那姑娘的师兄,怪不得你要帮他说话啦。哼,但我,我可不想再提他了。”
  当邓明珠说到江上云是金碧漪的师兄的时候,杨华心里不觉也是有点酸溜溜的感觉,暗自想道:“你不想提他,我更不想提他。”于是说道:“对啦,咱们还是商量现在应该怎么办呢?姑娘、你失去了坐骑,天色又已晚了,向前走,前面是一望无际的草原,不知何处方有人家。不如你和我一起回昭化,你的父亲的老朋友韩总镖头又正在昭化。”
  邓明珠道:“杨大哥,你很会替别人着想,我也很感激你的好意,但昭化我是不去的。”杨华道:“为什么?”邓明珠道:“没什么,不去就是不去!”杨华心道:“女孩儿家的想法真是难猜。”见她说得如此坚决,倒是不便再劝。
  杨华说道:“邓姑娘,请恕我冒昧,请问你是要上哪儿?”邓明珠道:“我想前往天山。”杨华吃了一惊,说道:“你独自一人前往天山?这条路可是很遥远啊!”
  邓明珠道:“你救了我的性命,我也不能把你当作外人。实不想瞒,家父关了镖局,心实不甘。只因他自忖抵敌不了仇家,无可奈何而已。但关了镖局躲避,只怕也躲不了。这只能作为权宜之计,要想保全身家性命,必须另请能人,重开镖局!”
  杨华恍然大悟,心里想道:“原来她是想去求助于天山派。听说天山派的掌门人唐经天武功不在江海天、金逐流两位大侠之下,而且同他们一样,都是以侠义为怀。不过中原也有能人,何必舍近图远?”
  邓明珠好似猜着他的心意,继续说道:“家父虽然年纪老道,功力不足以抗敌,但他生来的脾气,却是不愿意求助外人。当然别人帮了他的忙,他是很感激的,但要他先开口去求人家,尤其是求和镖局毫无关系的人,他是宁愿折在强敌之手,也不愿低声下气,乞求外人的。”
  杨华眉头一皱,心里想道:“这乞求二字,未免说得太重了。武林同道中人,相互帮忙,理所当然。又哪里算得是什么羞耻之事?这位邓老镖头的脾气,真是忒也倔强。不过,他既然不愿意求助于人,又何以叫女儿前往天山?”
  邓明珠继续说道:“我有一个小师叔,是我祖师的关门弟子,在龙翔镖局也占有股份的。他嗜武成迷,师祖去世之后,他请准我爹爹的同意,带艺投师,改投天山门下,另拜天山名宿钟展为师。这位钟大侠是天山派掌门人唐经天的师兄。”
  杨华说道:“哦,原来令尊的意思,是想请他这位师弟回来主持镖局。”
  邓明珠道:“不错。师叔本来就是龙翔镖局的股东,可不算求助于外人。”
  杨华说道:“但此去天山,还有数千里路。吉鸿和他的党羽又在此地出现,他们今晚败走,恐怕也还未必就肯甘心。”
  邓明珠道:“我和家父是同一样的脾气,要做一件事情,纵有艰难险阻,也绝不能半途而废。”
  她这样一说,倒令得杨华感到甚是为难了。
  在小金川那晚在她母亲墓前那位,蓦地浮上心头。杨华暗暗想道:“听缪长风那晚在妈妈坟前所说,我有一个弟弟,是妈托他抚养,如今正在天山,业已拜在天山掌门唐经天的门下!我本来也该到天山走一趟的。”
  “不过”,他随即又再想道:“我和孟元超这笔帐还没清算,碧漪0也还没见着,现在还不是我去天山的时候,而弟弟在唐经天门下也大可放心。但是,这位邓姑娘她可怎办?”邓明珠不知是否猜着他的心意,忽地说道:“杨大哥,你不用担心,我失了坐骑,走路也可以走上天山的。你不是还要起回昭化的吗?”
  杨华讷讷说道:“晤,是,是的,不过,不过!”
  邓明珠噗嗤一笑:说道:“今晚月色很好,那你就赶快回去吧。你在这里找不着金姑娘,说不定那位金姑娘正在昭化等着你呢。”杨华总觉放心不下,说道:“等天亮再走,也还不迟。”
  邓明珠面色一端,冷冷说道:“你我萍水相逢,我接受你的恩惠,已经是受之有愧了,怎能再要你为我操心?再说,江湖儿女,虽然不必讲究避嫌,但给那位金姑娘知道你在荒山陪我一晚,惹起她心里的猜疑,也是不好。”
  杨华觉得心头一察,想道:“不错,孤男寡女,纵使光明正大,也是要避瓜田李下之嫌的。我为了碧漪,已经惹出许多麻烦,要是护送这位邓姑娘到天山去,麻烦更大了。我给别人误会不打紧,只怕还要累了她的终身。”
  想到此处,杨华便即站起身来,说遁:“好,那么邓姑娘我走啦!这匹坐骑留给你。”
  邓明珠怔了一怔:“你要把这匹红鬃马送给我?”
  杨华说道:“这匹红鬃马虽然比不上你那匹白马,脚力也还不错,它善走长途,你骑着它走好些。”
  邓明珠又是感激,又是惭愧,心想:“这人心地真好,我刚才却把他当作坏人。”心情激动之下,不觉也站了起来,说道:“不,不,杨大哥,我不能要你的坐骑!”
  忽听得蹄声得得,杨华诧道:“咦,这么晚还有人来,难道又是吉鸿这厮邀了帮手回来了。”话犹未了,只听得有两个人同时叫出声来。一个是快马跑来的那个人,一个就是在她身边的邓明珠。两个人同时叫出一个“啊……”字,尾声摇曳,却没有下文。显然双方都是感到惊诧,但急切之间,却不知说些什么话好。
  杨华定睛一看,月光下只见那人已经跳下马来,是个年约二十左右的少年。那少年定了定神,望了杨华一眼,说道:“邓姑娘,原来你果然是在这儿。”听他的话,似乎早已知道邓明珠的行踪,不过却是料想不到她和杨华一起。
  邓明珠淡淡说道:“是呀,真是凑巧得很,想不到在这里又碰到你了。”
  那少年道:“据我所知,吉鸿和他一个党羽,正向这条路来,姑娘,你……”
  话犹未了,邓明珠已是傲然说道:“多谢你的关心。刚才不久,我已经碰上他们了。”
  少年吃了一惊道:“已经碰上他们了?那,他们呢?”邓明珠道:“先别着忙,你们两位还未见过吧?我给你们介绍介绍。”忽地拉着杨华和他肩并着肩,作出甚为亲热的样子,走到那少年的面前。
  在杨华赶跑吉鸿之后,邓明珠虽然对他已经转为好感,但仍是相当矜待的。如今突然对杨华这样亲热,杨华不由大感尴尬,但又不便推开她。不觉面也红了。
  邓明珠缓缓说道:“我给你们介绍。这位是江大侠的二公子江上云少侠。这位是我的朋友杨华大哥。”
  “江上云”的名字从邓明珠口中说了出来,杨华不禁心头卜卜通通的跳,想道。“想道他也是来找金碧漪的了?不知他和碧漪的哥哥已经见着没有,要是他对我也有误会,那就糟了。”江上云听得杨华的名字,却也不禁吃了一惊,这刹那间,不知不觉的就睁大了眼睛瞪视杨华,半晌说道:“原来你就是杨华大哥,久仰了!”
  邓明珠只道他是妒忌杨华,心中暗暗得意,索性把这出戏演得更为迫真,故意倚偎着杨华,说道:“多亏这位杨大哥帮我的忙,他不费吹灰之力,就把吉鸿和一个胖和尚都打跑了。”特地夸大杨华的本领,以为可以气一气江上云。但杨华却给她弄得满面羞红了。
  江上云脸上毫无表情,说道:“那好极了,你有这么一位本领高强的杨大哥保护,我是完全可以放心了。”
  杨华忙说道:“我和邓姑娘不过是偶然相逢,凑巧碰上这件事情。我、我还要回……”
  “昭化”二字未曾说出来,邓明珠却已打断他的话道:“杨大哥,你刚才不是说要陪我往天山的么?”
  杨华刚才是曾有过这念头,但却未宜之于口。此际,邓明珠也不知道猜着了他刚才的心事,还是有意造成事实,好让杨华无法拒绝,竟然硬指他业已应承。这倒叫杨华不知如何是好了。江上云干笑一声,说道:“这更好了。祝你们一路顺风。”
  杨华窘得无以复加,情急之下,结结巴巴地说道:“江大哥已经来了,我想、我想……”
  邓明珠生怕他说出不中听的话来、不觉面上一红,连忙悄声说道:“你想什么?”
  杨华说道:“我想我还是回昭化的好,刚才你不是也催促我回去的吗?江大哥的本领比、比我……”
  邓明珠气起上来,放开杨华的手,冷冷说道:“好,你回去吧,用不着找什么藉口啦!我虽然是没有什么本领的弱女子,也用不着别人保护!”
  杨华想不到她突然大发脾气,不觉倒是僵住了。
  但邓明珠以为江上云会对这件事说几句话的,不料江上云站在一旁,却是好像摆出一副“事不关已”的神气,什么也没有说。
  僵了片剑,邓明珠正想说道:“好,你不走我走。”江上云却忽地说道:“杨兄,请到那边,我有话要和你说!”
  他这么一说,邓明珠可又不肯走了。“怎么,你们的话我听不得吗?”邓明珠板起脸孔说道。
  “不是这个意思,不过我和杨兄有点私事,你别多心。”江上云说道。
  杨华心头鹿撞,不知江上云要说些什么。但趁这机会倒是可以摆脱邓明珠的纠缠,却也正是他求之不得的事。于是默默无言跟着江上云便走。
  走出百步之遥,江上云估计邓明珠是听不贝他们说话的了,便停下脚步,低声说道:“你到底是喜欢邓姑娘,还是喜欢我的师妹?”
  杨华早就料到他会这样问的,但当真听到这样问的时候,还是不由臊得满面通红,连忙分辩:“我和邓姑娘当真只是萍水相逢,恰巧碰上刚才那桩事情的。我和她相识才不过几个时辰。”
  江上云露出似信不信的神气,说道:“倘若当真如此,你善于讨得女子欢心的手段,倒是高明得很。”不容杨华分辩,立即又提高声音说道:“那么碧漪呢?”
  杨华面红直到耳根,说道:“江大哥,你莫误会,我和碧漪……”江上云沉声说道:“和她怎样?”
  “和她怎样?”这一问倒是问得杨华不知应该如何说才好了。
  他和金碧漪早已心心相印,但彼此的情意却都未曾表露出来。他不能说金碧漪只是泛泛之交,但也不能说他们已是知心朋友。
  江上云冷冷的瞅着杨华说道:“好,我不管你和她怎样,她如今是在哪里?”杨华低声说道:“我不知道:“
  江上云道:“你离开昭化,跑来这里做什么?”
  杨华说道:“不错,我是来找碧漪的,不过并未找着。”听见杨华自认确实是来找金碧漪的,江上云的面色更加难看了。
  杨华咬了咬嘴唇,涩声说道:“我、我知道你和碧漪要好,我、我并没有破坏你们的意思,请你相信我的说话。”
  红上云面色稍见缓和,说道:“我和她怎么样那是另外一回事情,不用你管。不过你要我相信你的说话,可得依我二事。”杨华茫然问道:“哪两件事?”
  江上云缓缓说道:“第一、从今之后,你不能再见碧漪。第二、你和她曾经相识的事情,不准你和外人提起!”
  本来杨华自己觉得配不起金碧漪,他站在江上云的面前,实在颇为有点自惭形秽的。他在心里也曾想过从今之后是不应该再见金碧漪的了。但这两个条件,给江上云向他先提出来,听进他的耳,却是感到极不舒服。要知他虽然自惭形秽,但在他内心深处,却也有他的一份自尊!
  江上云但见他的面一阵青一阵红,情知他将要发怒,但仍不肯放松,又再赶紧地问道:“我只要你这样,已经是给你面子了。你到底是愿意还是不愿意?”
  杨华胸膛一挺,说道:“江少侠,我敬重你,可你也不能欺人太甚!”
  江上云冷笑道:“我这是为你着想,你反而说我是欺人!难道你要我当真说破你的邪恶用心吗?”
  杨华涵养再好,亦已忍耐不住,立即反问:“你说吧,我有哪一点邪恶?”
  江上云道:“你先回答我,你到底愿不愿意?”
  杨华亢声说道:“不愿意!”
  在江上云的冷笑声中、杨华继续说道:“你提出的两个条件,可不能由我单方面应承,因为这是涉及你的师妹的。比如说,我纵然可以尽量避免再见碧漪,但碧漪要来见我,那又怎样?和她相交一事,我可以不向外人提起,但我知道,碧漪是绝不会否认,我和她至少曾经做过朋友!”
  这番话本来说得合情合理,但在江上云听来,心里却满不是味儿了!”
  江上云冷笑道:“好,我总算明白你的用心啦!哼,你当然希望和金大侠能够拉上关系,所以不能放过碧漪!”
  杨华竭力抑制怒火,但说出话来,语调仍是不禁颇为愤激:“江少侠,你是名门子弟,有好父亲,有好师父,我杨华自然不配和你相提并论,但你也不能门缝里瞧人,把人瞧扁了。杨某不才,也还不至于要高攀别人未增加自己的身价!哼,难道我和碧漪相识,就算是玷辱了她?”
  江上云冷冷瞅着杨华,倒是没有发火。待他说完之后,这才低声说道:“别做戏了。你要知道,我是看在眼前的这位邓姑娘的份上,才想给你一个自新的机会的。否则我早就和你不客气了!”
  杨华沉声说道:“不客气又如何?”
  江上云咬着嘴唇说道:“好,你是逼我和你打开天窗说亮话了!”杨华说道:“不错,请说!”
  江上云忽道:“你的父亲是谁?”
  杨华心头一震,额现红筋,说道:“我又不想和你攀交,用不着和你言明家世!”
  江上云声音十分冷峻,缓缓说道:“我也用不着你告诉我,我和碧漪的哥哥已经查得清清楚楚了,你是杨牧的儿子,没错吧?”
  这是杨华最怕别人提及的事情,江上云这么一说,等于是揭开了他的伤疤。这刹那间,杨华又是吃惊又是气恼,又是激愤,又是惭愧,不觉手足冰冷,急切间竟是说不出话。
  这刹那间,他也登时明白了江上云是因为他的父亲的关系,才怀疑他不是好人,甚至怀疑他和碧漪相交,也是包藏祸心,有着不可告人的目的!
  江上云见他面色大变,却以为他是给自己“识破”,才至如此。当下反而叹了口气,连连说道:“可惜,可惜!”
  杨华怒道:“可惜什么?”江上云冷冷说道:“可惜你有一身本领,却不学好!”
  杨华面色铁青,反驳他道:“你我刚刚相识,凭什么就判断我的为人?”
  江上云续道:“本来父亲是父亲,儿子是儿子,只要你和杨牧不是同一条路上走的,我当然不会这样说你。但现在看你所为,诱惑我的师妹,勾引这位邓姑娘于后,哪里像一点正人君子所为?哼,只怕你还不仅仅是因为好色而已,你是受你父亲的指使的吧?”言下之意,分明是说杨华意图结交侠义道中人物,以便和他的父亲暗通声气的了。
  杨华本来可以用许多事实来替自己分辨,但在这怒火头上,他又怎样冷静分辩?不觉就冲口而出,冷笑斥道:“江上云,我说你这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其实在江上云自以为已经弄清楚了杨华的“来庆”之后,他有这个警惕,也是应该的。错在他没有先到柴达木义军那儿,去向冷铁樵再问一个明白。
  江上云以江海天之子,金逐流师徒的身份,走到哪里,别人不对他敬重几分?几曾受过别人如此辱骂?杨华这一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说话,说得也是的确太重了些,江上云一听,不由得也是面色铁青。
  邓明珠在百步开外,隐隐约约只听到他们大声说的那几句话,不觉又是惊喜,又是吃惊,但她也不愿意走过去劝架,便在原地扬声问道:“喂,你们在吵些什么?”她还以为杨、江二人为了她的缘故而争吵。
  “邓姑娘,不关你的事。我不愿意说你的朋友的坏话,不过,我恐怕还是要请求你的原谅,我对你的朋友,实是不能再客气了!”江上云大声说道。”
  杨华冷冷说道:“不客气又怎样?江少侠,你划出道儿来吧!”
  江上云唰的拔出剑来,说道:“听说你的剑法很是不错,我倒要领教领教!”杨华说道:“你的师父是天下第一剑客,领教二字,我不敢当,奉陪就是!”
  邓明珠“哎呀”一声叫起来:“你们都是我的朋友,好端端的为什么要打起架来?”
  江上云道:“邓姑娘,你不知道的!”说话之间,已是唰的一剑向杨华刺去。这一招,“春云乍展”柔中带刚,厉害之极。但杨华却是傲然不俱,冷笑声中,剑亦出鞘。
 

 
分享到:
中国古代恐怖的冥婚是如何举行的
金钥匙
弟子规
感遇·其一 张九龄4
史上最严重的一次太监造反事件:皇帝含恨而死
秦桧老婆与金国太子的乱世恋情
东郭先生和狼的故事8
尼泊尔“活女神”的私密生活2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