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牧野流星 >> 第十七回 陌路相逢情未了 芳踪难觅意如何

第十七回 陌路相逢情未了 芳踪难觅意如何

时间:2013/9/24 7:45:59  点击:3137 次
  冷铁樵喝过了酒,说道:“韩总镖头给我们保的这是暗镖,不知怎的,给曾经在震远镖局卧过底的闵成龙得知消息,他向御林军统领和大内总管两处地方都告了密。”
  韩威武接着说道:“御林军海兰察和大内总管萨福鼎是面和心不和,为了争权分别而勾心斗角的,他们得知这个消息,便即各自进行,派遣手下,图谋劫夺我保的镖。
  铁琵琶门的尚铁宏其实是为海兰察暗中效力的,海兰察请他出来,和闵成龙一道,抢先劫镖。幸亏杨老弟你暗中助我,否则我的面子和那批药材只怕都不能保全了。那天晚上,你又帮忙我引开那两个御林军军官,我更是感激不尽。对啦,我还没什问你,后来那两个家伙怎么样了?”
  杨华笑道:“我把他们打了一顿,马昆还不怎样,周灿滚下山坡,可能伤得很重。”说到这件事请,不由得想起了金碧漪来。因为那晚金碧漪先和那两个军官交手的,可是他却不便在冷铁樵等人的面前,提起金碧漪。
  冷铁樵继续说道:“后来你碰上的那两个大内卫士……‘幡龙刀’刘挺之和‘摔碑手’叶谷浑则是萨隔鼎最得力的手下。按照萨福鼎的计划,是叫他们会同小金川调来的那个邓中艾,乔装大盗,中途劫镖的,好在他们给你赶走。大概他们自忖没有足够力量劫镖,于是只能再邀帮手。但我们已经抢先一步,把韩镖头接回来了。”
  杨华这才知道韩威武这一行人,能够先他抵柴达木的原因,想必是中途换上了义军送来的快马,故此自己始终追赶不上。但杨华想起那晚的情事,却又是不禁面上一红了。说道:“这桩事情,可并不全是我的功劳,还有一位朋友帮忙……”
  话犹未了,萧志远笑道:“杨兄弟,你还未知道那位朋友为谁吧?他是金大侠金逐流的儿子。”
  其实杨华早已知道,但见萧志远笑得似乎有点古怪,料想他一定还有话要说下去,便不作声。心头止不住卜通通地跳。果然萧志远跟着就往下说道:“你和那两个大内卫士交手之时,金少侠尚未出现吧?”
  杨华说道:“不错,我是后来才见着他的。”
  萧志远笑道:“怪不得他对你有点误会。但这点小小的误会也不打紧,过几天金少侠就会到这望来的,那时大家当面一说,他这误会就会冰消了。”
  杨华只道萧、冷等人业已知道他和金碧漪的一段情事,不由得又是害羞,又是吃惊,暗自想道:“在他看来,这是小事一件,他哪知道,在金碧漪的哥哥看来,却是把我当作了侮辱他们金家的仇人,而且这种误会,却又怎能解释?”
  冷铁樵哈哈一笑,接着说道:“这位金少侠的剑法高超,可惜入世尚浅,却无知人之明。你扮成一个小厮模样,本领又好得出奇,他大概因此觉得你‘形迹可疑’,竟然误会你是奸细。他托人带话给我,说是有这么一个来历不明的少年,假如来到柴达木,叫我将你留下。但又叫我们不要将你难为,待他来到,亲自向你问个明白。他说半个月之内就会来的,算来也该是这一天到了。”
  杨华这才松了口气,暗自好笑自己的瞎疑心,想道:“俗语说家丑不外扬,金碧峰疑心我勾引他的妹妹,怎好意思说给外人知道。是以他自不免要制造一个藉口,才好叫冷萧两位头领扣留我了。不过他只说我是可疑,并没一口咬定我是奸细,也还算不得是陷害我。晤,看来他是想亲自和我算帐,不准我和金碧漪来往,同时兼报那一剑之仇了。”
  萧志远笑道:“他不知道你曾经帮过我们这样大的忙,一知道了,恐怕他向你赔罪都还来不及呢。你们都是年少英雄,相识之后,我想也一定会成为好朋友的。”
  杨华心中苦笑:“金碧漪又不在这里,这误会叫我如何解释?与其对面尴尬,不如避开还好。不过,却怎么找个避开他的藉口呢?”当下勉强笑逍:“我在小金川,曾经冒充过清廷的御林军军官,也难兔他误会我是奸细。”
  冷铁樵道:“你在小金川救贺猪户夫妻之事,我们也知道了。对啦,杨兄弟,你的本领这样高,不知尊师是哪一位?”看来他对华华的来历,也是有点好奇。
  宋腾霄代他答道:“他是段仇世和丹丘生的弟子,孟大哥和段仇世是好朋友,段仇世收他为徒之后,曾经和孟大哥提过,很高兴收得佳徒。孟大哥当时还曾答应,要是有机会见到他的徒弟的话,要把孟家刀法当作见面礼呢。”宋腾霄这段话半真半假,因为杨华的身份还未到公开的时候,是以砌辞为他掩饰,同时也是证明他的来历并非“不明”。
  冷铁樵哈哈笑道:“原来是两位名师之徒,怪不得本领如此了得。可惜孟元超不在这里,这份见面礼却是要留待他日才能到手了。”
  韩威武笑道:“想当年,我和孟元超也是不打不成相识。他的快刀当真是瞬息百变,迅如骇电。我虽得侥幸和他打成平手!及今思之,犹有余悸。杨兄弟,你的武功本来就已很高,如果得到他的这份礼物,那更是锦上添花了。”
  杨华说道:“孟大侠对晚辈如此厚爱,晚辈真是意想不到。我但愿能够早日识荆,倒并非贪图他的厚礼。”
  他说意想不到,确实并非虚言。在此之前,他虽然亦已有了几分疑心,疑心孟家的刀谱对能是孟元超自动交给他的二师父殷仇世的。但由于当时段仇世命在垂危,未能说明来历,却是令他难以证实。何况段仇世又曾有言要他用孟家的刀法去打败孟元超,为他出一口气,他更是疑心不定了。是以他又有另一方面的猜疑会不会是他的二师父从孟元超那里偷来的呢。
  如今他听到了宋腾霄等人的说话之后,已经可以证明,的确是孟元超有意托他的。二师父段仇世把刀法转授他了,“按说他对我即使并无仇视之心,也不应该如此慷慨,把他的家传刀法送给我的,他不怕我向他寻仇?真是奇怪!难道是他因为做了亏心之事,觉得对不起我的父母,故而藉此补过?又或者是因为他,他……嗯,我怎能有这个想法,总之他不是好人。原来他在心底深处,隐隐猜疑,是由于孟元超对他的母亲余情未了,故而推屋乌之爱。如此一想,对孟元超更增恶感。
  宋腾霄道:“你虽然没有见过我们的孟大哥,孟大哥早已把你当作子侄一般了。他是你二帅父的好朋友,当然希望你能够成材。”故意点出“子侄”二字,“子”是实,“侄”是陪衬。以为杨华一听便会意,杨华却是不明其意,心中还大冷笑:“我可不信孟元超有这样好心。”
  韩威武继续说道:“我和元超一别十年,满以为这次可以和他畅饮叙旧,哪知还是见他不着。”
  冷铁樵道:“说不定你在鄂克沁旗还可以见着他,因为他在那里可能逗留几天的。”
  杨华忽地说道:“冷头领,韩总镖头,我有一事相求,不知你们可自应允?”冷、韩二人同声说道:“何事请说。”
  杨华缓缓说道:“我想和韩总镖头一起前往鄂克昭盟。”
  韩威武怔了一怔,随即哈哈笑道,“有你这择一个武功高强的好手和我同行,我是求之不得。不过,你不是要在这里等待金少侠吗?”
  宋腾霄道:“他是奉了师父之命,特地来找孟元超的,去年他的两位师父在石林遭遇意外,至今生死未卜,他自是急于要去禀告师父的好朋友。”韩威武道:“原来如此。”
  杨华故意笑道:“我是希望能够和这位金少侠结交,但将来总还有机会见得他的。我想他大概也不至于因此误会我是‘作贼心虚’,有心逃避他的吧?”
  萧志远哈哈笑道:“杨兄弟言重了,金少侠即使怎样不通世故,怀疑老弟,他也应该相信我和冷大哥的说话的。你在这里固然最好,不在这里,我们也可以和他说个明白。”
  萧志远哪里知道,杨华其实真的是有点“作贼心虚”,而且杨华也知道,金碧峰一定也认为他是“作贼心虚”不过料想金碧峰却也不敢向萧冷二人揭发。
  冷铁樵想了一想,正容说道:“对,事有缓急轻重,杨老弟陪韩镖头去鄂克昭盟,这正是最好不过。一来可以帮忙韩大哥保镖,二来也可以有机会早点见得着孟元超。我刚才倒是一时粗心,没有想得如此周详。”
  敢情就这样好像是说定了。杨华放下心上的一块石头,冷铁樵等人也更加高兴。
  冷铁樵好像突然想起一件事情,说道:“韩总镖头,你此去鄂克盟,我还有一件私人的事情拜托。”
  韩威武道:“冷大哥不用客气,尽管吩咐。”
  冷铁樵道:“这是关于我的一位世侄女的事情,你没有见过她,仍她也曾暗中帮过你的忙的。”
  杨华心头卜通一跳,想道:“来了、来了,他说的一定是金碧漪了。”
  韩威武好奇心起,连忙说道:“这位姑娘是谁?”
  冷铁樵道:“她就是金大侠的女儿,芳名叫做碧漪。”果然给杨华猜着。
  冷铁樵接着告诉韩威武道:“从你们踏入玉树山开始,她就暗中跟踪你们的镖队,以防有不测之事,你不便还手的,她可以替你打发。”
  韩威武叫了一声“惭愧”,说道:“我竟然一点也不知道。”冷铁樵笑道:“不过她也想不到,你竞有能人暗中帮忙,根本就用不着她出手。”
  杨华一听,就知金碧漪并没说出真相。真相是金碧漪早就知道他在暗中帮韩威武的忙,而且曾经和他联手追敌,不过她不愿意给人知道她和杨华有过这段交情罢了。
  韩威武道:“她虽然没有出手,我也还要感谢她的。不知冷大哥可否请她出来,容我当面道谢。”
  冷铁樵笑道:“她若然还在这里,我就用不着你帮忙了,她是在尉迟炯来到这里的前一天走的。”
  韩威武笑道:“她的父亲是天下第一剑客”,还有什么事解决不了,用得着我来帮忙?”
  冷铁樵道:“尉迟炯告诉我说,她的父亲要找她回家,她的哥哥,这次要来此地,恐怕另外的一半原因,也是为了找她,可惜她刚好在尉迟炯到来的前一天就走,倒是给我添了麻烦。”
  萧志远笑道:“这位金姑娘精灵得很,恐怕早已知道尉迟炯的来意,特地在前一天避开他的。”
  韩威武问道:“她去了哪儿?”冷铁樵道:“她离开的时候,和我们说的倒是想要回家。”韩威武道:“那不是没事了吗?”萧志远笑道:“可惜她说的乃是假话。”
  冷铁樵继续说道:“昨天我们在前山放哨的弟兄回来,告诉我说,他看见这位金姑娘向北去了。她倘若要回家,应该是向南边走的。向北是通往鄂充昭盟的。”
  韩威武道:“不知她何故不想回家?”
  萧志远拈须笑道:“年轻人性情活动,也许她是害怕回到家里受父亲管束吧?”
  冷铁樵道:“韩大哥,假如你碰见这位金姑娘的话,请你帮忙我劝她回家。她是认识你的。”
  韩威武面有为难之色,说道:“她认识我,我可不认识她,恐怕她也不听我的话吧?”
  冷铁樵:“你和金大侠的夫人总是见过面的吧?”
  韩威武道:“我和金大侠夫妻,那就不止见过一次了。当年金大侠和尉迟炯两对夫妻大闹京华,还曾在我的镖局偷偷躲过两天呢。”
  冷铁樵道:“这就行了。金姑娘活脱像她母亲当年。你一见就会知道是她。”
  萧志远接着说道:“你告诉她,她的哥哥已经来了这里,等她一同回家。也不妨说得严重一些,让她猜疑是有紧要的事情等她回去。”韩威武笑道:“好,那就让我磨滑舌头,练一练哄孩子的本事吧。”
  韩威武当作是小事一桩,拿来说笑。杨华心里却是暗暗好笑,但在欢喜之中,又有几分惶惑了。
  好笑的是,萧、冷等人以为金碧漪知道她的哥哥来了,就会回家。哪知道金碧漪正是要躲避她的哥哥的。
  欢喜的是,金碧漪和自己走的是同一条路,说不定几天之后,或许有机会见得着她。
  但是金碧漪为什么别的地方不去,偏偏和他一样要去鄂克昭盟呢?这件事情,却不能不令杨华有点儿惶惑了。
  “啊,她一定猜想得到,我是要去鄂克昭盟的。因为她知道我去找孟元超。照这样情形看来,我固然是希望能够再见她,她也未尝不是希望能够再见到我。”杨华心里想道。
  “可是我怎能令她为了我的原故,以至兄妹失和?甚至使得江家和金家也因我而生芥蒂?”想行此处,杨华更是不禁惶惑不安。
  心念未已了,只听得冷铁樵哈哈笑道:“长江后浪推前浪,世上新人换旧人。这两年来,新人倍出,当真是可喜可贺的事情。杨兄弟,你是近年来罕见的少年豪杰,明天你就要走,今晚我可要和你痛痛快快的喝一场!”
  杨华谦逊道:“冷头领过奖了,我哪里够得上称为少年豪杰?”
  冷铁樵笑:“少年人谦虚固然是好,但太客气了可就变成虚伪了。说老实话,在我的心目中,有四位少年豪杰,你决不逊于其他三人。倘若只论本领,甚至你还可能在其他三人之上呢。他们未必能够如你一样,和关东大侠尉迟炯打成平手。”
  韩威武好奇心起,说道:“冷大哥,你心目中的四位少年豪杰是谁?”令铁樵道:“你猜猜看。”
  韩威武道:“除杨兄弟之外,金家兄妹应该算得上的对么?”冷铁樵道:“不错。”
  韩威武道:“那么还有一位是谁?这两年年我较少在外走动,可是委实想不起还有哪位少年豪杰了。”
  冷铁樵笑道:“江大侠的二公子江上云难道不配称为少年豪杰,你怎么想不起来了。”
  韩威武道:“啊,这位江二公子已经出道了吗?我可还没知道。刚才我只是想起江大侠的长子江上风,但江上风是三十岁左右的中年人,称为少年豪杰,似嫌年纪大了一点。”
  冷铁樵道:“这位二公子是最近出道的,还未满三个月,不过已经干了一件轰动武林的事情。”
  韩威武道:“是什么轰动武林之事?”
  冷铁礁道:“说起来还是你们镖行的事呢。福州龙翔镖局的邓老镖头,你可知道?”
  韩威武道:“你说的是邓翔老人。对吗?当然知道。他是南五省镖局的领袖人物,我初走江湖的时候,他早已成名了,多年前,有一次我路过福州,还曾得到他的款待呢。是因南北相隔,路途遥远,近年来却是少通讯。听说他因为年纪老了,镖局的事情,已是不多管了。他发生何事?”
  冷铁樵道:“三个月的,他在州西走镖,被一个独行大盗劫镖。”
  韩威武道:“啊,我正想知道这件事情,这独行大盗是什么人?”似乎对这件事他已略有所闻。
  冷铁樵道:“是少林的叛旋,在少林的时候,法号鉴全,还俗后的名字叫吉鸿。”
  韩威武吃一惊道:“听说吉鸿曾得少林寺疯魔杖的真传,邓翔年老,恐怕不易对付。据找所知,他有四个得力镖师,其中之一是他的大弟子,不知可有随行?”
  冷铁樵道:“他只带了他的闺女保镖,据说这位邓姑娘是第一次保镖,所以他的父亲带她‘出道’。邓老镖头本来准备在保了这趟镖之后,就闭门封刀的。想不到在他最后一次的保镖,栽了筋斗。”
  韩威武连忙问道:“后来怎样?”
  冷铁樵道:“后来恰巧碰上也是刚出道的江二公子路过,吉鸿的疯魔杖败在江上云的剑下。邓老镖头只是受了一点轻伤,并无大碍。但名震黑道的吉鸿斗内功,比兵器,却比不过一个初出道的少年,这件事固然令得武林轰动了。”
  韩威武道:“我离京之前,也曾听得有人说过此事。不过详细的消息还未传来,只是风闻而已。那个知道劫镖就是吉鸿,却不知道拔刀相助的人就是江二公子。当时我正准备离京。也无暇打听了。你们的消息倒是来得真快呀!”
  冷铁樵道:“几天前,江大侠在川西的大弟子叶慕华恰巧派人来这里送信。说了正事,顺便谈起这件事情。”
  萧志远笑道:“听那人所说,这件事情还有一点余波呢?”韩威武道:“什么余波?难道吉鸿败了,还不肯善罢甘休。”
  萧志远道:“这倒不是。”韩威武道:“那是什么?”
  萧志远笑道:“和你猜想的刚好相反,不是干戈,而是玉帛。”冷铁樵跟着解释:“邓老镖头一来是感激江上云拔刀相助之恩,二来也是看上他的人品武功,意欲把闺女许配与他,和江家结为秦晋之好。”
  萧志远接下去说道:“于是邓老镖头特地去拜访江大侠的大弟子叶慕华,把这个意思告诉他,请他执柯。”
  韩威武道:“这是一件美事呀,做这个现成的媒人,叶慕华想必是不会推辞的了。”
  冷铁樵道:“可惜这件美事,却没有美满收场。”
  韩威武诧道:“叶慕华不肯应承?”
  冷铁樵点了点头,说道:“不错,邓老镖头道明来意之后,就给叶慕华婉拒了。”韩威武诧道:“为什么?”
  冷铁樵道:“据说当时叶慕华支吾以应,说得不很清楚。不过言语之中,却已隐约透露一点口风,说是江大侠要亲自挑媳妇。言下之意,似乎江大侠心目之中,已是另有门当户对的亲家。”
  萧志远接着说道:“邓老镖头是事前打听清楚,知道江上云尚未定亲,才去央求叶慕华说媒的。不料却给浇了一盆冷水,他的难堪也就是可想而知了。他还以为是江家和叶慕华看不起他,才藉口拒绝这头亲事的。听说回去,之后,还因此一气成病呢。”
  韩威武道:“婚姻之事,本是两相情愿,勉强不得的。我这位邓大哥老于世故,怎的还是这样看不开?要是我有机会见到他,我倒要劝劝他了。”
  冷铁樵亦已有了几分醉意,忽地笑道:“我倒有个两全其美之事。”韩威武道:“请道其详。”
  冷铁樵道:“邓老镖头的闺女,韩大哥你想必是见过的了,长得怎样,本领如何?”
  韩威武道:“我是十年前见过她的,那时她还是七八岁的小姑娘,但已经是个美人胎子了。听说越长越是标致,人人称赞她是镖行中的一枝花。到邓家求亲的人不知多少,只见邓老镖头把女儿视同掌上之珠,不肯轻易答应罢了。至于本领这层,你只须看邓老镖头要把镖局的重担让她挑起,就可知道她是早得了父亲的衣钵真传了。比起武林中第一流的人物如吉鸿等辈当然是比不上的。但料想也绝不会差到哪里去。”
  冷铁樵道:“好,那么我倒有点意思替她做媒了。”
  韩威武喜道:“冷大哥看中的人定然不错,不知是谁?”冷铁樵哈哈笑道:“远在天边,近在眼前。”韩威武恍然大悟,笑道:“我真糊涂,放看个现成的杨兄弟在我身边,我都没有想到。”
  冷铁樵道:“杨兄弟决不输于那位江二公子,不过这个大媒,还得由你去做才成。我和邓老镖头只是泛泛之交,不如你们相熟。”
  韩威武道:“杨兄弟,你还没有定亲吧?意下如何?”
  杨华满面通红,说道:“多谢两位老前辈抬举,不过,不过……”韩威武道:“不过什么?这位邓姑娘可真是才貌双全,打起灯笼也没处找的。”
  杨华讷讷说道:“小侄年纪还轻,而且两位师父存亡未卜,实在无心论婚……”
  韩威武皱眉说道:“难道你找不到师父就不成亲么。”
  杨华说道:“请总镖头原谅,小侄尚有难言之隐,确难从命。”
  宋腾霄只道他是要在父子相认之后,方有心情论及婚姻之事,心想这也是正理,于是哈哈一笑,为他解围,说道:“男儿志在四方,杨兄弟目前尚无家室之念,那就迟些再说吧。孟元超大哥是杨兄师父的好朋友,我想这件事情,将来心中由孟大哥作主的。”
  冷铁樵意兴索然,淡淡说道:“这样也好。”
  韩威武笑道:“想不到我做这个媒人,亦是碰了一鼻子灰。杨兄弟,让我胡乱猜猜,你的难言之隐,莫作也是有了意中人吧?”
  杨华面色更红,结结巴巴地说道:“不,不是的。”
  宋腾霄道:“杨兄弟面嫩,只是开他的玩笑了。我也知道他确实有难言之隐,有没意中人嘛,他大概多半还是未曾有的。”宋腾霄这么一说,人家也就转过话题,不再提邓家父女之事了。
  宋腾霄自以为猜着杨华的心事,他哪知道,杨华的心事,真的韩威武所说,在他的心里,早已有了意中人了。
  这晚,杨华的酒虽然喝了六八分,但酒入悉肠,却仍是辗转反侧,不能入寐,人家说酒入愁肠愁好愁,他却是酒入愁肠,惹起情迷意乱。
  窗外月轮高挂,心中晃动着金碧漪的俏影。在地心里,金碧漪就像天边的明月一样,高不可攀!
  “叶慕华拒绝替邓家作媒,当然是因为他早已知道江上云有了意中人的缘故,嗯,韩总镖头也真糊涂,他怎的没有想起金碧漪来,还要追问是何缘故?”杨华心想,但韩威武不知内情,他是知道的。他又不禁在心中苦笑了。”
  “这真是意想不到的事情,我喜欢的人,竟然也就是江大侠的二公开所喜欢的人。”
  杨华苦笑过后,更不由得自惭形秽,反复思量:“我拿什么和人家相比,人家是门当户对我算是哪一门?人家的父亲是天下闻名的大侠,我的父亲却是不齿于人的武林败类。甚至连我这个做儿子的,也是连提也不敢提他的。”
  虽然自惭形秽,但想起了金碧漪对他的一片柔情,却又是不能不令他心魂荡漾。杨华又再想道:“缘份二字,真是难以理喻的怪事。在任何人看来,江、金二家联婚都是顺理成章之事,偏偏碧漪却逃避这头婚事。不过,碧漪纵然真的喜欢我,我却怎能破坏她的‘良缘’?她年纪还轻,现在不喜欢那位江公子,将来也可以渐渐改变的。唉,今后我还是不要见她了吧。”剪不断,理还乱。杨华的心情正是这样。这一晚他辗转反侧,直到天明。
  第二天一早,杨华和韩威武的镖队,一道起程。韩威武道:“杨兄弟,你双眼布满红丝,敢情昨晚没有睡好?”
  杨华笑道:“我的酒喝多了一点!”
  冷铁樵笑道:“孟元超的酒量比我更豪,要是你能够在鄂克昭盟见得着他,你还得拼着再醉一场呢。”冷铁樵和萧志远送他们一程,宋腾霄夫妇迭出山口,方始和杨华道别。临别时紧握杨华的手,说道:“愿你早日见到孟元超,那就是天大的喜事了!”跟着和韩威武说道:“也愿你们也能早日找着金大侠的女儿。”
  “天大的喜事?”杨华更是禁不住心中苦笑了:“说不定可能是天大的祸事呢!唉,他们哪里知道,孟元超和金碧漪这两个人,都不是我愿意在鄂克昭盟见到的!要是无可避免的话,迟一天见到好过早一天见到!”
  但是他走的这一条路,却正是有可能和他所恨、所爱的那两个人相会的路。
  一路上韩威武和他谈讲江湖上的事情,令他增长了不少知识,杨华强自压抑自己,不再去想那两个令他困扰的人,和韩威武谈谈笑笑,倒是不感寂寞。一路平安无事到了鄂克昭盟的首府昭化。
  鄂克昭盟是个游牧民族的地区,居然有个“首府”设在草原上,但不过是个较多族人聚闭的地方,和内地的城镇,情况很不相同。在这个所谓“首府’的地方,居民十之七八是住入帐幕里,房屋很少,最大的建筑物是白教喇嘛寺,其次是土王的宫殿。所谓“宫殿”也不过是几间砖木结构的大屋,市上虽然也有许多“商店”,但所谓商店也不是固定的,而是可以移动的帐幕,韩戚武的镖队到了昭化,土王的手下招待他们住在一个很大的帐幕,药品交割之后,按照规矩,韩威武先去谒见土王。
  本来韩威武是想带杨华一起去的,杨华不喜应酬,而且不愿意显出自己要比镖队的人高一等,因此坚决推辞。韩威武一想杨华是个初来乍到的小伙子,带他去见土王,也嫌有些冒昧,他既然不去,也就算了。
  晚上,韩威武回来,说道:“可惜咱们来迟了几天,孟元超和尉迟炯是曾在宫中作为土王的贵宾住了两天,但三天前却已走了。
  他们离开此地,便即分道扬镳,孟大侠前往拉萨,尉迟炯前往回疆去啦!”
  杨华听说他们不在此地,倒是松了口气,问道:“那么那位金姑娘呢?”话说出了口,方始后悔,原来自己还是这样急于知道她的消息,这份关心甚至连掩饰也掩饰不了,要在韩威武的面前表露出来。
  韩威武倒是不以为意,找寻金碧漪,这是冷、萧二人郑重嘱托他们的事,要是杨华不问,韩威武才觉得奇怪呢!
  这位金小姐是否曾到此地,我可不知道了。我向土王的几个武士问过,他们都说没有见过这样一个女扮男装的小伙子,不过他们没有见过,并不等于没有人见过。且待过了这两天,我再仔细访查吧。”
  第二天中午时分,有个喇嘛僧来通知韩威武,说是白教法王准备接见他,今晚请他赴宴,希望他提早一个时辰到达法王所居的喇嘛宫,以便畅谈。
  从他的帐幕到喇嘛宫,要上一座高山,最少也得一个时辰,是以法王的使者走了之后,韩威武便得准备动身了。
  韩威武和杨华说道:“在鄂克昭盟,白教法王是比土王更尊贵的人物,难得他见客人的。这次我想你和我一同去拜见法王。”杨华说道:“我怕受拘束,土王那里我都不愿意去,法王这里我更加不想去了。”韩威武笑道:“我要你见法王,并非因为他是尊贵的人物。”
  “杨华问道:“那是为了什么?”韩威武说道:“这位白教法王不但佛法深湛,还是一位武学高手。”
  杨华大感兴趣,说道:“真的?”韩威武笑道:“佛学我是一窍不通,他如何深湛,我说不上来。但在武功方面,我却知道他和金大侠都曾切磋过的。那年尉迟炯告诉我,他的内功恐怕比尉迟炯还强一些呢。金大侠可以胜他,当时却是故意让他比成平手。”
  杨华说道:“啊,原来他也是金大侠的朋友。”
  韩威武道:“是呀,所以他假如知道金大侠的女儿来了这儿,他一定会出力帮忙我们寻找的。”
  杨华说道:“你和白教法王以前对曾见过?”
  韩威武道:“虽没见过,但我想地大概早已知道我的名字的了。还有,听说他很喜欢武功高强的少年,所以他虽然很少接见客人,你去见他,他不会赚你冒昧的。”
  杨华说道:“我暂时是不想见他的,或者留待你见过他以后再说吧。”
  韩威武想了一想,说道:“也好。我替你先行介绍,让他定下时间,再和你约会。”接着说道:“你趁着今天有空,可以去打听打听那位金姑娘的消息,要是咱们能够自己找得着她,就用不着麻烦法王。”
  杨华正是有此心意,于是说道:“好,那么咱们晚上再交换消息。”
  杨华市集闲逛,他不懂土人话,交谈颇感困难。但向几个懂得汉语的商人问过,都说没见过他描述的这位少年。
  在一个陌生的地方,找一个陌生的人,这希望本属渺茫。杨华也很灰心,信步所之,浏览当地风貌。
  不知不觉走到了一个骡马场,那是十几座帐幕围着的一块大草地,草地上有许多骡马,也有人正在进行买卖。
  杨华跟了镖队几年,懂得一些相马的知识,看上一匹红鬃青毛的健马。心里想道:“这匹马虽然比不上碧漪那匹白马,也算得上是上品的骏马了。我失了坐骑,正好拿它代步。”于是便问价钱。
  那匹骏马的主人说道,“是你要的,便算一百两银子吧!”他怕杨华嫌贵,向杨华解释道:“这是蒙古运来的良种名驹,善走长路。如果别的人买,我要二百两的!”
  杨华本来带了一些银子,准备购买东西的,但他没想到要买一匹名驹,尽其所有,也不过十多两银子。
  马主说道:“一百两银子,这价钱已是格外克己的了。不是我吹牛皮,在这个地方,虽然骡马成行,你要找一匹这样的好马,恐怕还当真难找呢。”
  杨华说道:“我知道。这匹马其实不止值一百两银子的,不过……。”
  马主说道:“小哥,莫非你手头不便。”杨华正想和他商量,忽有人笑道:“卜老头,我说你是吹牛。”
  那姓卜马主愠道:“我怎么吹牛了?”那人答道:“你瞧那边跑来的一匹白马,就比你这匹马好得多!”
  话犹未了,只听得看热闹的人已在纷纷叫道:“一点不错,呀,真是一匹罕见的骏马!”“我从来没有见过跑得这样快的马,简直像风一样!”“唉,是什么人的坐骑呢?我怎么没见过?”最后说话这个老人,是镇上住了几十年的,本地有哪一家有好马他都知道。
  杨华和马主议价,他是在最内一层的。外面那些看热闹的人大叫大嚷,纷纷称赞好马,他在里面,可没有瞧见。待他挤出人丛,那匹白马早已去得远了。
  虽然没有瞧见,但他的心头却是不禁为之一震。
  跑得飞快的白马,是不是金碧漪的那匹白马呢?
  他连忙问道:“骑在马背上的是个什么模样的人。”旁人答道:“我们连看也未看得清楚,它就像一阵风的过去了,叫我们怎么说得上来?”
  杨华情知自己决计追赶不上这匹马,除非买了这匹红鬃马去追,希望她中途歇息,或许还有一点可能可以赶上,可是他身上只有十多两银子。
  人丛中忽地有个人出来和他打招呼,说道:“杨少侠,原来你在这里,我正想找你。”
  杨华认得此人是土王手下,昨日招待他们的那些人中的一个,便即问道:“有什么事么?”
  那人说道:“没有什么事,只是给你报喜。”
  杨华道:“何喜之有?”
  那人说道:“韩总镖头和法王提起少侠,法王很是喜欢。听说明天准备请你赴宴呢。我是听得喇嘛宫中的执事说的,料想不假。”杨华说道:“明天的事明天再说。目下我正有点小事。”
  那人说道:“不知杨少侠有何事情!小人原音效劳。”杨华说道:“我想买一匹马。”那人哈哈笑道:“买一匹马还不容易,杨少侠看中哪一匹?”旁人告诉了他,那人夸赞杨华道:“杨少侠真够眼力,这是一匹上好的马。”
  杨华红了脸说道:“我带的钱不够,请你给我和马主说一说情,请他明天去问韩总镖头拿钱好不好?”
  那人笑道:“些须小事,何用惊动韩总镖头,我替你付就是。要多少钱?”
  马主人道:“一百两银子。”杨华说道:“不,那匹马不止一百两,应该付他一百五十两。”
  马主人大喜说道:“我这次真是开门就遇贵人了。”那人笑道:“这位杨少侠是咱们王爷的贵宾,法王明天也要请他赴宴呢,你说得一点不错,他是不折不扣的贵人。”
  马主说道:“听说有汉人的镖局给咱们送药品,敢情这位小哥就是镖师之一?”得到证实之后继续说道:“这么说来,他不但是王爷的贵宾,也是咱们百姓的恩人呢。其实刚才我已料到他的身份,所以我要的价钱格外克己。”
  他们有一搭没一搭的在说闲话,旁边可急坏了杨华。好不容易等他们完成交易,杨华便连忙跨上马背,说道:“请你回去告诉韩总镖尖,今晚我恐怕很迟才能回来见他。”接过马主递过来的马鞭,唰的就打一鞭,立即催马就跑。
  那人叫道:“杨少侠,你去哪里?”那匹马展开四蹄跑得飞快,转眼间已是跑出了骡马场。直奔前面草原。也不知杨华是没听见他的说话,还是觉得不便回答,头也不回。
  杨华一口气追了几十里路,草原上只碰见几个牧人,兀是不见金碧漪踪迹。杨华心里想道:“这匹红鬃马果然非同凡品,跑了几十里也不喘气。它擅走长途,虽然还不及碧漪那匹白马路得快,追去迟早恐怕还是追得上的。不过如今日已西斜,假如再过两个时辰才能追上,今晚我恐怕是不能回去的了。”
  但有了个希望在前头,杨华自己是楔而不舍,怎肯回去?再跑一程,草原上但见倦鸟归巢,连牧人也不见了。
  杨华吸一口气,朗声吟道:“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那天晚上,在那间小店里,他就是夜半朗诵王勃的这两句诗,引得金碧漪出现的。此时他在辽阔的草原上,运用传音入密的内功吟出,料想很远的地方都可听见。
  辽阔的草原只听见自己的回声,杨华好生失望,心里想道:“还是回去吧,还是回去吧。你不是打算不再见她的吗,见了她对她对你都没好处。”但想是这样想,他却仍放马跑得更加快了。“我不找她,韩总镖头也要找她的。”他替自己辩解。“无论如何,我也要再见她一次。”
  “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无为在歧路,儿女共沾巾。”杨华一面朗吟,一面又再想道:“我和她都不是世俗的儿女,分手也好,聚首也好,大家都会像这诗中所说,并非在歧路徘徊,也不会涕泪沾巾的。分手不必伤心,聚首也无须躲避。
  想得很洒脱,心里可还是如同塞了一团乱麻,当真是颇有剪不断、理还乱的感觉了。
  不知不觉,进入丘陵地带。忽地隐隐听得远处似有“得得”的蹄声。声音虽然微弱,却好似石子投入他的心湖,令得他的一颗心为之狂跳。
  “见了她说些什么好呢?难道我当真劝她回家?”
  心念未已,快马已经跑出山坳,转入平地,隐约看见前面的一人一骑了!
  果然是一匹白马,那匹白马本来跑得很快的,此际渐渐慢下来了。骑在马背上的人虽然还是看得不大清楚,但已看得出是个女子了。杨华快马追去,过了一会,看得又清楚一些,是穿着粉红色的衣裳的少女背影!
  金碧漪和他分手的时候,本来是女扮男装的。杨华心想:“塞外的风俗,男女都是一样。单身女子骑马在外闯荡,也不会特别引起旁人的注意。想必碧漪不惯男装,是以到了塞外,就换回女装了。”他以为这个女子必定是金碧漪无疑。根本就没有想到,可能是第二个人。
  于是他第三次朗吟:“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但奇怪,那女子虽然策马慢行,却没回头望他。
  杨华忍不住叫道:“你听见我吗?我是杨华啊!你等等我吧,等等我吧!我是特地来追你呀!”
  话犹未了,那女子陡地勒马。杨华却想不到她会突然停止,仍然放马直奔过去,眨眼间已是追上她了。
  那女子忽然喝道:“大胆狂徒,叫你知道姑娘的厉害!”勒马回头,反手掷出三枚飞镖。
  杨华做梦也想不到“金碧漪”会用飞镖打他,这刹那间,几乎惊得呆了! 
 

 
分享到:
唐朝太监高力士竟娶国花为妻
19 恣蚊饱血    吴猛,  晋朝濮阳人,八岁时就懂得孝敬父母。家里贫穷,没有蚊帐,蚊虫叮咬使父亲不能安睡。每到夏夜,吴猛总是赤身坐在父亲床前,任蚊虫叮咬而不驱赶,担心蚊虫离开自己去叮咬父亲
揭秘中国古代七对最恩爱的皇帝夫妻
古代帝王如何用美女消夏解暑
解密 古时青楼女子如何接待男客人
小灰兔捡花籽的故事1
诸葛亮为何对丑妻黄硕忠贞不二
1荷马墓上的一朵玫瑰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