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牧野流星 >> 第一回 鬼斧神工开异境 丹心侠骨创新天

第一回 鬼斧神工开异境 丹心侠骨创新天

时间:2013/9/24 7:25:58  点击:3174 次
  临异境,林石涌奇峰。万笏朝天惊鬼斧,千岩竟秀诧神工,人在画图中。
                            ——调寄望江南
  森森剑裁千峰立。怪石奇岩,千姿百态:如雄鹰展翅,如骏马扬蹄;如高僧入定,如西子捧心;有的孤峰拔起,如笔峭;有的群峰陈列,如帐屏连。远看如有千万铁骑,披甲待发;近看则似刀林剑树,毕露锋芒。
  这是不知多少个千万石头构成的一片石林。是云南省潞南县素有“天下第一奇观”之称的石林。
  据说这一高原地带,远古原是一片海洋,以后地壳变动,海底变成陆地,这些风姿绰约的巨石,正是当年海底的岩石,在逐步露出海面时,受海水冲刷而成。后来海枯了,石烂了,就变成了这一片千姿百态,瑰丽无俦的石林。
  一个满面风尘的中年书生,正在缓缓走近石林的入口。形容虽有几分憔悴,却掩盖不住他那精光四射的炯炯双眸。
  他走近石林,抬头一看,只见头顶一块悬空的大石上题有“天开异境”四个朱笔红字,书法遒劲,不知是哪一代名家所题。两旁大石,一旁刻的是“大气磅礴”,一边刻的是“鬼斧神工”。望入“林”中,但见怪石嗟峨,星罗棋布,布成了恍如万户千门。令人既是憧憬林中的奇景,又是隐隐觉得有点可怖。
  书生心里想道:“徐霞客游记中曾有诗云:石林万户千门闭,不亚武侯八阵图。若然没有当地土人向导,切不可孤身擅入。看来不是夸大之辞。”
  他沉时片刻,终于还是步入石林。
  林中景色,果然是想象不到的奇丽。但见曲径通幽,石廊相接。潜瀑暗流,在纵横交错的石罅中缓缓穿过,但闻水声,不见溪流。踏入石林深处,就似进入了一个地下迷宫。这书生转了几转,已经不辨南北西东了。
  “天开异境,果然名不虚传。”书生想道:“可惜此际我却是无心游玩。”
  原来他并不是为寻幽探秘而来,他是来找寻一个人的。
  正当他走到一处光线黯淡的乱石丛中,浮想联翩之际,忽觉微风飒然,突然有一个人从他背后跳出来,一抓就抓向他的琵琶骨。那人出手之后,方始喝道:“你是什么人?”
  中年书生沉肩缩肘,一个“怪蟒翻身”,身形半转,就凭肩头一沉一转的力道把那人带过一边。可是他却没有回答那人的问话。
  那人的手指刚刚触到他的肩头,就给他用上乘武学中的“卸”字诀化解了攻来的力道,一抓抓空,不觉大吃一惊,情知遇上高手,忙再问道:“你究竟是谁?你不说,可休怪我不客气了!”
  中年书生恍若视而不见,听而不闻,脚跟一转,竟然转回到原位,背向着他。
  那人一声长啸,心里想道:“只要我能支持片刻,师父一来,便可无妨。”他已知道对方乃是劲敌,下手便不留情,一招“排山倒海”,双掌同时劈下,隐隐挟着风雷之声。名实相符,掌力的强劲,果然是有如排山倒海。
  中年书生反手一挥,使的是一招普普通通的招式,“玄鸟划砂”,单掌之力抵住他的双掌。那人刚猛之极的掌力竟是不能向前推进一步,但也没觉得对方的反击之力,试了两招依然试不出对方路数。陡然间,只觉对方那股抵住他的力道消失于无形,身体失了重心,不由得脚步一个踉跄,几乎跌倒。
  那人身手也是端的敏捷,就在这危机瞬息之间,身形一飘。一闪,方位立变。回过身来,竞不救招,反取攻势。右掌向外一挂,左拳翻起,一招“羚羊挂角”,击向敌手面门。
  中年书生似乎也没想到他这拳法变化得如此精奇,轻轻说了一个“好”字,双手忽然贴住膝盖。
  这一下变化更是大出那人意料之外,按说他的拳势如此凌厉,对方若不招架,必定就要闪避。哪知中年书生却是把双手垂下,既不招架,也不闪避。这刹那间,倒是令他不觉怔了一怔了。
  说时迟,那时快,中年书生双掌一扬,迅即左掌抚拳,躬腰一揖。只听得乒的一声,那人已是给他的拳头打着。
  可是这一拳看来虽然来势狠猛,着体却是毫不疼痛。那人呆了一呆,啊呀一声叫起来道:“你、你是二师父么?”原来中年书生刚才打着他那一招,乃是点苍派的“请手式”,别的门派“请手式”只是表示礼貌,只有点苍派的“请手式”可以用来伤人。这人在八九岁的时候,曾在点苍门下,跟着中年书生学过入门的功夫,深奥的功夫尚未学到,“请手式”则是会的。
  中年书生哈哈一笑,说道:“华儿,你长得这么高了,武功也大大长进啦!”
  此时他们已经站在比较明亮的地方,中年书生定眼一瞧,只见眼前这个少年,面貌已是和小时候大不相同。但却是越看越像他的好朋友孟元超了。中年书生想起了孟元超,想起了孟元超的爱侣云紫萝。如今孟元超是下落未明,云紫萝则已长眠地下,不由得心里一酸,强自忍住眼泪。
  这少年则是欢喜非常,抱着中年书生叫道:“二师父,你怎么会找到这里来的,大师父好吗?”
  原来这个中年书生乃是“点苍双煞”中的段仇世,这个少年是他的徒弟杨华。杨华所问的“大师傅”,亦即是段仇世的大师兄卜天雕,则早已在七年之前死了。他死的那天也正是杨华被他们的仇家掳去那一天。
  杨华发觉师父的神色有些不对,心中隐隐感到不祥之兆,连忙问道:“二师父,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你和我说吧。”他想不到分开七年之后,师徒忽地重逢,这霎那间,一幕幕的往事,不由得从心头翻起。
  回忆的幔幕拉开,最先出现的是一幅灵堂惨象,他的父亲杨牧是个名武师,不知为了什么,一天晚上,忽然自溢死了。他对父亲的印象甚是模糊,在他的记忆之中,父亲似乎也不怎样疼他,偶尔对他表示亲热,也总是当着母亲的面,好像是有意做给母亲看的。他虽然不懂事,小小的心灵还是感觉得到的。不过父亲死了,他当然还是难过的,尤其那一天灵堂发生的事情,他更是忘怀不了。
  “好凶的姑姑!”回忆的第二幕就是母亲和姑姑在灵堂吵架了。母亲给姑姑赴跑,接着有一个不速之客到来,把他从姑姑手里抢了去。选个人自称是他父亲的好朋友。不过这个“宋叔叔”却对他很好,他带他去找寻母亲。
  母亲没有找到,在半路上他又给两个人抢去了。这两个人就是后来变成了他大师父和二师父的卜天雕与段仇世。大师父相貌凶恶,一起初他很害怕,但大师父对他可比宋叔叔还好,他也就喜欢他了。他也同样喜欢二师父,二师父除了教他武功,还会教他读书写字。
  回忆的最后一幕是在点苍山,二师父不在家,大师父不知为何受了伤,和他一同住在一个姓凌的伯伯家里养伤。那晚发生的事情,现在想起心中犹有余怖。
  那天晚上他在睡梦之中给人惊醒,原来不知是什么时候有四个一模一样的人闯了进来,正在和他的大师父打架,凌伯伯则已躺在血泊之中,发出惨厉的呼叫。
  他不知道大师父后来怎么样,因为那四个人,后来他才知道是滇南四虎,把他交给一个道士,那道士抱了他就跑下山,跑了好远好远,他还隐隐听得山头上的高呼酣斗。
  那道士对他很凶,说他的父亲是反叛朝廷的大贼,他很奇怪,父亲若是“反贼”,为何没有公差捉他,他还记得父亲出殡那天,还有本县的县官前来送殡。那道士一路上虐待他,他几次要跑又跑不掉。直到碰上现在的师父方始解除苦难。
  回忆飞炔的一幕幕从胸海中闪过,忽听得段仇世一声苦笑,将他从回忆中拉了回来。段仇世苦笑说道:“你大师父的事,我慢慢会告诉你的。还有许多事情我都要告诉你。不过现在你可先得带我去见你的师父。”
  杨华又惊又喜,说道:“二师父,原来你已经知道了,我正想告。”
  段仇世笑说道:“我当然知道。你的师父也是我的好朋友,我已经找了你们七年了!”
  话犹未了,忽地又有劲风飒然,来自身后。段仇世反手一勾,那人一托他的肘尖,骈指如朝,便从肘底穿出点他穴道。段仇世叫道:“好个惊神指法!”沉掌一揽,双方电光火石似的分开。杨华方在叫道:“两位师父,你们不是,不是好……”“朋友”二字尚未说出,段仇世和那个人已是手拉着手,哈哈大笑。这人不是别个,正是杨华现在的师父丹丘生。
  段仇世道:“恭喜你练成了失传的惊神指法,又收了好徒弟。”
  丹丘生笑道:“你的绵掌功夫也练得很不错呀。依我看来,比你从前练的轰掌还要强呢。至于说到徒弟,嘿嘿,这是我间接抢了你的,你是不是来兴问罪之师?”
  段仇世笑道:“你把他调教得这样出色,我感激你还都来不及呢。不过你为何不在崆峒山,却搬到这儿来住?”
  丹丘生道:“这地方不好吗?”
  段仇世道:“好虽是好,想象中神仙的洞府大概也不过如是。但却害我找了你们七年都找不着!”他心里正是有一个闷葫芦想要丹丘生为他揭开。
  丹丘生道:“咱们到里面说话。石林中风景最美的地方,你还没有看到呢。华儿,你去取酒来。”
  段仇世跟着丹丘生钻过几个幽暗的山洞,忽见眼前豁然开朗,只见峭壁下面一个小湖,湖边野花杂开,幽香扑鼻,峭壁上题有“剑峰”两个泉书大字,湖边一块石头上则题有“剑池”两个较小的草书字体。剑峰上透下天光,令湖光更增潋滟。花枝低桠,从峭壁上横伸入湖,湖中花树倒影和石峰的倒影构成了绝美图画。段仇世赞叹道:“此处果然是世外桃源,怪不得你乐而忘返了。”
  丹丘生道:“相传明代的大侠张丹枫曾在此峰练剑三年,日常在湖中洗剑。故此峰名剑峰,池名剑池。”
  段仇世道:“名山胜地,更加上这段侠士的传说,那是更足令风景生色了。咦,这边还有一座石碑呢。”
  丹丘生道:“这是黄道周写给徐霞客的一首七言古诗,后人将它刻为碑记的。张丹枫的传说未必可靠,这座诗碑却是不假。”
  黄道周是明未在南京殉国的忠臣,徐霞客则是大旅行家,两人志趣不同,事功有异,却是非常要好的朋友。段仇世道:“黄、徐二公都是我所仰慕的先贤,这座诗碑倒是不可不读。”当下拂拭残碑,读那首诗:
  “天下骏马骑不得,风臂雪尾走白日。天下畸人癖爱山,负铛泻汗煮白石。江阴徐君杖履雄,自表五岳之霞客。鸢肩鹤体双瞳青,汁漫相期两不失。事亲至孝犹远游,欲乞琅钎解衣织。万望看余墓下栖。担囊脱履骛鸟啼。人门吹灯但叹息,五年服阕犹麻鞋。贵人驿骑不肯受,掉头毕愿还扶藜。”
  段仇世叹道:“一个是忠臣,一个最高士,事功不同,但都是毕生从事于实现自己的志愿。他们的这段友情,也足以垂式千古。”
  丹丘生道:“听说你结交了一派反清义士,这些年来,做了许多轰轰烈烈的事情,我虽不能道随君后,亦是颇以有你这样一位朋友自豪呢。想必你是以黄道周自期了。”
  段仇世说道:“我的朋友中倒是不乏黄道周这样的人物,我却是渺不足道了。和老朋友我是不会说客气话的,丹丘兄,你听来的那些关于我的消息,其实十九乃是耳食之寻。我虽然结交了一些反清义士,但这些年我实是一事无成。说起来我还是要羡慕你呢。”
  丹丘生苦笑道:“我有什么值得羡慕?”
  段仇世道:“你在这世外桃源,安享人间清福,还不值得别人羡慕么?”
  丹丘生叹口气说道:“你以为我是在这里享清福么?”段仇世诧道:“我只道你是像涂霞客那佯,踏遍了天下名山,最后选择这洞天福地定居。莫非你是另有不得已的苦衷。”
  丹丘生道:“不错,我正因为迫不得已,方在这里匿藏的。”
  段仇世颇感意外,问道:“是谁逼你?”
  丹丘生道:“我得罪了掌门师叔,又不见谅于同门,如今已是崆峒派的弃徒了。”
  段仇世吃惊道:“你是崆峒派最杰出的人物,脾气在常人眼中看来,虽然怪僻一些,我相信你也不至于犯了什么太大的过错,他们怎的如此绝情?”
  丹丘生道:“我也不认为我有什么过错,错就错在不肯同流合污。”说到这儿,语气已是显得颇为愤激。
  段仇世道:“可是为了你救华儿一事引起的么?据我所知,华儿是给你的一位不肖师弟串同了滇南四虎,从我师兄那里抢去的,后来所说你曾替掌门师叔执行戒律,把这位不肖师弟逐出本门。”
  丹丘生说道:“原来这件事情你已经打听得清清楚楚,那就不用我和你再说了,不错,我是曾为此事,被掌门师叔怪我擅自作主。不过,我之所以不见容于同门,却也并非只是为这件事情。”
  段仇世道:“那又是为了什么?”
  丹丘生摇了摇头,说道:“家丑不可外扬。段兄,你虽然是我的好朋友,请恕我也不便对你详言。”
  丹丘生这样说了,段仇世自是不便追查下去。转过话题问道:“那么你是为了不愿意见到同门,才躲到这里的吗?”心想以丹丘生那么高傲的性情,不见于同门,甚至无辜被逐,那也难怪他要伤心遁世的。
  丹丘生道:“不是我要躲避他们,是他们要把我置之死地。”
  段仇世听了此话,不禁骇然。这才知道丹丘生所受的委屈,有更甚于被逐出门墙者。但由于这是丹丘生的“家丑”,他固然不愿详言,段仇世也是爱莫能助。
  丹丘生苦笑道:“现在你该明白,我为什么不让你知道我的消息了吧?我是怕你为我打抱不平!”
  段仇世道:“贵派之事,外人自是不便干预。但令师叔似乎并非不明事理之人,我是否可以替你设法疏通?”
  丹丘生斩钉截铁地说道:“段兄,你的盛情可感。但这件事情,你最好还是别要多管!”
  段仇世无可奈何地说道:“我也知道你这个忙我是帮不了的。但你就甘愿终老此间了么?虽然这里是世外桃源,人间仙境。”
  丹丘生道:“不甘愿又怎么样,我是认命了。这地方本来是有人住的,二年前我找到了这个地方作为隐居之所,还因此结了一个仇家呢!”
  段仇世道:“那是何人?”
  丹丘生道:“三十年前,有个横行天下的大魔头,名叫盂神通,想必你会知道?”
  段仇世道:“听说他是同前辈武学大师金世遗同一代的人,两人曾经几度交手,互有胜负。后来死在女侠厉胜男的剑下。”
  丹丘生道:“不错,孟神通的故事,武林中人大都耳熟能详,不过他虽然死了,却还有一个姓阳的徒孙,苦练他传下来的修罗阴煞功,恐怕就少人知道了。”
  段仇世不禁又吃一惊,问道:“你说的那个仇家,就是孟神通这个徒孙?”
  丹丘生道:“正是。他收了几个徒弟,霸占石林,准备重开门户,和各大名门正派争雄。为了他的修罗阴煞功尚未练得大成,恐怕泄漏风声,是以不但不许外人踏入石林,附近的土人,也都遭了他的毒手。”
  段仇世心道:“怪不得找不到土人作为向导。”说道:“这妖人如此可恶,换了是我,我也要把他除掉!”
  丹丘生道:“可惜我还不能将他除掉。但也幸亏他的修罗阴煞功尚未练成,我才能够将他逐出石林。”
  段仇世道:“如此说来,你还得提防他来报仇了。”
  丹丘生道:“当时他给我伤得不轻,大概还得三年方能惭复功力。”
  段仇世道:“他会不会跑去与你的同门勾结?”
  丹丘生道:“这个我想大概还不至于。崆峒派虽然出了若干不肖之徒,勉强也还算得是名门正派,怎会和这个作恶多端的妖人勾结?这个妖人生怕别人知道他是孟神通的徒孙,想来也不敢去找崆峒派的。”
  段仇世道:“但愿如此。”显然仍在担心。
  丹丘生忽道:“段兄,你若是一定要帮我的忙,我倒有一事请托。”段仇世说道:“那你说吧。你的事情,我赴汤蹈火,在所不辞。”丹丘生笑道:“也用不着你赴汤蹈火,我是想请你既作黄道周,又作徐霞客。”
  出语突兀,段仇世听得莫名其妙,不觉怔了一怔,笑道:“我是做不来黄道周,恐怕也做不来徐霞客。徐霞客踏遍天下名山,我哪有这许多余暇。”
  丹丘生笑道:“我不是要你云游四海。你且听我先说一个徐霞客的故事。”
  “有个和尚名叫静闻,据徐霞客所记,他‘掸诵垂二十年,刺血写成法华经,愿供之鸡足山。’明未崇祈年间,徐霞客与他结伴同行,至湘江遇盗,和尚被打落水,擎经于顶,一页不失。幸而那强盗只谋财,不害命,徐霞客被劫后,与静闻一路化缘,至广西南宁,寄榻于崇善寺。静闻病死。后来徐霞客携他的骨灰与血写的法华经,闯关五千余里,终于到了鸡足山。经供之‘悉檀寺’,骨灰也埋在鸡足山,并为之立塔。完成了朋友的心愿。”
  段仇世赞叹道:“如此交情,真可说是生死不谕了。”
  丹丘生道:“徐霞客有‘哭静闻禅侣诗’六首,写在‘悉檀寺’的经舍壁上,我那年游鸡足山曾经读过,可惜如今只记得两首了。我念给你听:
  “鹤影萍踪总莫凭,浮生谁为证生。护经白刃身俱赘,守律清流唾不轻。一簧难将余骨补,半途空托寸心盟。别时已恐无时见,几度临江未肯行。(原诗有云:江中被劫,上人独留刀下,冒死守经,经免焚溺。)
  “同向西南浪泊间,忍看仙侣坠飞鸳。不毛尚与名山隔,裹草难随故国旋。黄菊泪分千里道,白茅魂断五花烟。别君已许携君骨,夜夜空山位杜鹃。”(羽生按:此两诗见《徐霞客记补篇》)
  段仇世击节赞道:“好,至性至情,真是好诗!”
  丹丘生说道:“我见弃本门,又结强仇,说不定什么时候死在此地。臭皮囊我是无须劳你把骨灰携返老家的了,但我写的歧崛武学发微,却是花了半生心血,研究本门武学的一点心得,敝帚自珍,在我来说,是等于静闻和尚珍视他用自己的血写成的法华经的。”
  段仇世恍然大悟,说道,“原来你是要我像徐霞客那样。他替静闻送到鸡足山,你要我送给何人?”
  丹丘生道:“我死后请你把我的遗书送给我的掌门师叔,若然他也死了,就送给继位的掌门人。你愿意吗?”
  段仇世笑说道:“此事不过举手之劳,但你胡为出此不祥之言,说不定你会长命百岁,我还死在你的前头呢!”
  丹丘生哈哈大笑,说道:“你素来豁达,何必忌讳一个死字?你现在没病没痛,三个月内,不会死吧?”
  段仇世道:“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那也说不定啊!”
  丹丘生正容说道:“段兄,我不是和你开玩笑的,你走的时候,我就把这本书给你,请你务必替我了结心愿。”
  段仇世见他如此郑重付托,只好说道:“好,我答应你。不过。你的同门……”
  丹丘生已知他的心意,说道:“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不错,我被逐出门墙,同门对我不好,但毕竟还是同门。崆峒派的武学,总不能落在异派妖人手里!”
  段仇世道:“你何不传给华儿,让他将来归还本派?”
  丹丘生道:“我和你一样,都是并不重视门户之见的。但我的师叔、师兄,师弟可就不是这样了。华儿是我的徒弟,也是你的徒弟,又是杨牧的儿子,他身兼三师武功,即使我未曾被逐出本门,收他为徒,也是犯忌。他若然把我的遗书拿去送给掌门师叔,只怕还会连累他呢。”
  段仇世知他说的乃是实情,于是笑道:“好,那么只能由我来替你以德报怨了。”心里则在想道:“不过,你尚未知道华儿的身世呢,他可不是杨牧的儿子。”
  丹丘生放下一重心事,继续说道:“现在该轮到我问你了,你此来想必是为了华儿?”
  段仇世道:“不错。”
  丹丘生道:“论理我是应该把徒弟还给你了,但他只差一年,就可以学全我的这点功夫,你可否再等一年?”
  段仇世笑道:“我并不是向你讨还徒弟的。但说句实话,我也不知死在何时,有些事情,他小时候我不能告诉他,现在他十六岁了,我是应该告诉他了。”
  刚刚说到这里,只见杨华捧着一坛酒,已经走到剑池来了。
  丹丘生说道:“这是我自己酿制的,你闻一闻。”坛子打开,酒香扑鼻。段仇世赞道:“好酒,好酒!”
  丹丘生笑道:“今日须得尽欢,你喝半坛够不够?”
  段仇世道:“可惜我的量浅,恐怕不能陪你尽兴。莫说一人一半,你喝九份,我喝一份,也已醉了。”丹丘生道:“好,那我做主人的先喝为敬,你随量吧。”
  杨华在石台上摆下酒杯,丹丘生笑道:“不用酒杯。”捧起酒坛,凑近嘴边,宛似鲸吞虹吸,白练似的一条“酒柱”从坛中激射出来,瞬之间,就给他喝了半坛。杨华从未见过师父这样喝法,看得呆
  丹丘生有了几分酒意,吟道:“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悠悠苍天,此何人哉?”这是诗经《黍离》一诗中的句子,是写一个流浪者诉他的忧思的,丹丘生语调苍凉,段仇世听了也是不禁引起感触。丹丘生把酒坛一顿,说道:“段兄,你是知我的人,喝酒,喝酒!”
  段仇世喝了两大口,击石而歌:“目居月诸,胡迭而微?七之忧矣,如匪浣衣。静言思之,不能奋飞。”
  这是诗经《柏舟》一诗中最后的一节,译成白话诗的意思是:
  “问过月亮问太阳,
  为何有光像无光,
  心上烦恼洗不净,
  好像一堆脏衣裳。
  我手按胸膛细细想,
  怎得高飞展翅膀?”(按:此诗有不同译法,这里是根据余冠英的《诗经选译》)
  他以诗相答,寓有与丹丘生互相勉励的意思。丹丘生哈哈一笑,说道:“段兄,不能奋飞的是我,我是该细细的想一想了。至于你,你不用我的鼓励,已经是在展翅高飞了。喝干这坛酒吧,我祝你鹏程万里!”
  段仇世道:“道兄,我也祝你不飞则已,一飞冲天,但诸恕我,我可不能陪你再喝啦!”
  少年不解愁滋味。杨华对他们的说话听得似懂非懂,不过却也隐隐感到两位师父都似有着满腹牢骚。
  丹丘生道:“对,你还有话要和华儿说呢,我不勉强你喝了。”捧起酒坛,把剩下的酒喝得干干净净,酒意更是有了七八分了。
  杨华正在渴望知道大师父及母亲的消息,好不容易等到说话的机会,便即问道:“对啦,大师父究竟怎么样了,你告诉我吧。还有我妈的消息,二师父你可知道?我想她一定会到处寻找我的。”
  段仇世心痛如绞,紧握着杨华的手,说道:“华儿,我希望你做个硬汉,你答应我。”
  杨华怔了一怔,不解师父何以先说这个,答道:“我当然要做个铁铮铮的硬汉子,妈和大师父自小也是这样教导我的。”
  段仇世道:“好,好孩子,那么我告诉你,你要挺得住!令堂和你的大师父,都、都已死啦!”
  此言一出,宛如晴天霹震,把杨华震得双眼翻白,眼泪都流不出来,竟是呆了!段仇世沉声说道:“华儿,醒醒!你要不要帮他们报仇?”
  杨华这才“哇”的一声,哭得出来,硬咽问道:“是谁害了他们?”
  段仇世道:“下手害你大师父的滇南四虎,一个个都已给我杀掉了。害你母亲的仇人,你母亲在临死之前,也已亲手报仇了,但他们还有一个共同的仇人。”
  杨华道:“那人是谁?”
  段仇世缓缓说道:“是满洲鞑子的朝廷,你要知道,这不是私仇,杀害他们的仇人,都是清廷的鹰犬!”
  杨华茫然道:“那我应该怎样报仇?”
  段仇世道:“清廷只知搜刮民财,欺压百姓,它不仅是害死你母亲的仇人,害死你大师父的仇人,还是全国老百姓的仇人,连同满族的老百姓在内!外面有许多抗清的义士,你将来应该和他们站在一起,这才报得了国恨家仇!”
  杨华一咬牙,说道:“二师父,我一定听你的话去做!”伤心之余,不由得放声大哭。
  丹丘生忽地哈哈大笑三声,喝道:“不许哭!”
  杨华吃了一惊:“难道师父疯了?”只听得丹丘生说道:“人谁无死,我还巴不得像他们这样死呢!有的人长命百岁,庸庸碌碌过了一生,活着对人也没好处,只不过是个蛀米大虫;有的人虽然年纪不大就死掉了,他们的死却是重于泰山,对别人有很大的好处。你愿意做哪一种人!”
  杨华听得热血沸腾,不假思索地便即说道:“当然愿意做后一种人!”
  丹丘生哈哈大笑,说道:“看呀,那你正该为着有这样一个好妈妈和好师父而自豪,因为他们正是这一种人?还哭什么呢?哭坏了身子,能够帮你报仇么?”
  杨华拭干眼泪,说道:“是,我不哭!”
  丹丘生便说道:“对,这才是好孩子!”想起自己一生蹭蹬,事与愿违,哈哈大笑之后,眼眶里反而不觉隐有泪光了。
  段仇世柔声说道:“华儿,我还有话要和你说。”
  杨华道:“是,请二师父吩咐。”
  段仇世道:“你还有一年,才能跟你的三师父学成武艺,到时我或者会来接你,但也可能不会再来。你要好好利用这一年的时间。”
  杨华道:“二师父,你为什么不在这里和我们同住?”
  段仇世道:“因为我在外面还有紧要的事情。”一面说话,一面拿出一本残旧的抄本,黄色的封面上写着“孟家刀谱”四个篆字,交给杨华。杨华好生纳罕,问道:“孟家的刀谱?二师父,你给我作什么?”
  丹丘生爱武成癖,一见这本刀谱,不由得吃了一惊,双眼发亮说道:“这个孟家,是不是三河县那家孟家?”段仇世说道:“不错。”丹丘生瞪大了眼睛,说道:“孟家快刀,天下第一,这本刀谱,你从何处得来?”段仇世笑道:“总之不是偷来的便是。”
  丹丘生知道他不肯告诉自己,虽然不大高兴,但料想段仇世定有因由。于是不再查问来源,接着说道:“听说盂家快刀的唯一传人名叫孟元超,年纪不到四十,早已名震江湖,你认识他吗?”
  段仇世道:“他是小金川义军中的领袖人物,我有幸曾与他相识。”
  杨华说道:“啊,那么他是一位抗清的英雄了?”
  段仇世说道:“不错。华儿,我要你替我做一件事情,这件事情,正是涉及孟元超的。”
  杨华心里想道:“二师父给我这本刀谱,想必是要我练它了。既然是孟家快刀,当然和孟元超有关。”
  果然便听得段仇世说道:“我要你在这一年时间,练熟孟家刀法,然后去找孟元超比武。”
  这话前半段在他意料之中,后半段却出他意料之外。杨华吃了一惊,说道:“找孟元超比武?为什么?”段仇世道:“我要你替我出一口气。”这话令到杨华更惊奇了。
  杨华问道:“二师父,你不是说孟元超是个抗清的大英雄么?那、那……”心里在想道:“他既然是个大英雄,二师父如何与他结怨?又为什么一再要我替他比武呢?”
  段仇世已知他的心思,说道:“不错,孟元超是我的朋友,但我们之间也曾结有一点小小的梁子,虽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但为师的这口气却是非出不可。至于我和他结的是甚梁子,又因何要你代我比武,这些原因,暂时我不能告诉你。将来待孟元超和你比武之后,他自会告诉你的。你只须依照我的话去做。”
  杨华问道:“二师父要我怎样和他比武?”
  段仇世遁:“你找到了孟元超,比武之前,不可说出是我徒弟。但必须用我和三师父教给你的武功,直到……”
  杨华未曾听完,便即说道:“我就只会你们两位师父教给我的武功呀。小时候,妈妈虽然传授过一些入门的内功心法,招数可是全没教过我的。”段仇世道:“不,你若是用心练的话,一年之后,你就会把孟家刀法练得相当纯熟的了。”杨华诧道:“这是他的家传刀法,难道你要我用他的家传刀法对付他么?”
  段仇世笑道:“我当然希望你只用我所传授的武功,就能胜得了他。不过这可不是十年之内所能做到的事,而你却必须在一年之后,就去找他,越快见得着他越好。所以依我估计,你还是胜不了他的。”
  杨华道:“那不是仍然不能替师父争气么?”
  段仇世说道:“但我有一个法子,可以令你必然能够胜他!”杨华说道:“什么法子?”段仇世笑道:“你刚才已经说出来了,就是用孟家的刀法对付他。不过一定要等到最后三招才能使用!”
  杨华半信半疑,说道:“我用孟家快刀和孟家刀法的第一高手过招,那不是班门弄斧吗?”
  丹丘生是个武学大行家,哈哈笑道:“这法子当真不错。这叫做出其不意,攻其无备。最后三招,你突然使出他的家传刀法,他一定错愕不已。高手拼斗,他心神一分,你就可以乘虚而入,大有机会取胜了。”
  段仇世笑道:“不是‘大有机会’,那是一定可以取胜。”要知丹丘生只是从武学着眼,他还没有知道杨华是孟元超的儿子。段仇世则可以想象得到,孟元超一旦知道是他儿子和他比武之时,心情该是何等激荡!
  段仇世继续说道:“你这三招孟家刀法一使出来,孟元超必定不知如何招架。但你可不许伤他!”
  杨华道:“这个当然,他是抗清英雄,我怎能伤他?”
  段仇世道:“还有,最后一招,我还是要你用我所传的武功,就用那招请手式吧,将他摔倒!这样我的面子就更光彩了!”
  杨华唯唯应命,心里却有一点疑惑不定:“二师父说得好像一切都在他的胜算中,我可不敢相信便能这样轻易取胜。”当下问道:“二师父,你说有许多事情要告诉我,那么除了这件事情之外……”
  段仇世说道:“对,还有一件事情你要紧记。孟元超和你说的什么话,你都要相信他!”
  杨华是孟元超的私生子,这件事情,段仇世可不便在丹丘生面前说出来,虽然他们是十分要好的朋友。甚至对徒弟也是碍难启口的。
  杨华不禁又是颇觉奇怪,心想,孟元超是个大英雄大豪杰,他说的话我还能不相信他吗,何劳师父吩咐?
  丹丘生也觉得段仇世的行事有点神秘,说道:“段兄你为了要胜过盂元超,花了这许多心思,这可不大像你平素的为人呀!”
  段仇世暗然叹道:“疑难将余骨补,半途空托寸心盟。这是你刚才念给我听的,徐霞客哭好友的诗。我也有一位死去的好朋友。我要华儿做的事情,就是要完成我这两位一死一生的好朋友的心愿!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老谓我何求!丹丘兄,请恕我现在还不能明白地告诉你。”
  杨华听得莫名其妙,心想二师父起初说是要出一口气,现在又说要完成好友的心愿,前后岂非矛盾?又为什么我去找孟元超比武,就可以替他的好友完成心愿呢?他怎知道,段仇世说的那个死去的好友乃是他的母亲,活着的好友则是他的父亲。他是藉比武为名,令盂元超父子相认。
  丹丘生料知他有难言之隐,心想自己也有类似的事情,不禁又生感慨,说道:“段兄,请恕我怪错你了。我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你为朋友的苦心,我却是领略得到。来,来,来,咱们再来喝酒。
  杨华说道:“师父,这坛酒都已给你喝干了。要不要我替你再拿一坛。”忽见丹丘生“嘘”了一声,突然站起!
 

 
分享到:
2小狐狸艾多
1小狐狸艾多
2云朵鸟巢
1云朵鸟巢
2小小猴拾金子
1小小猴拾金子
2我要当怪兽
1我要当怪兽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