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鸣镝风云录 >> 第一百零四回 敢闯龙潭惊四座 假传圣旨走群豪

第一百零四回 敢闯龙潭惊四座 假传圣旨走群豪

时间:2013/9/22 6:03:55  点击:2547 次
  “王府”的仆人上来拿开茶盘,准备换上糕点,茶盘拿开之后,只见紫檀木的八仙桌上, 现出盘底的凹印,入木三分。
  完颜长之吃了一惊,心里想道:“想不到他的武功竟然精进如斯,只怕我这金国第一高 手的称号是要保不住了。”不过他心里虽然吃惊,神色却是丝毫不露,当下哈哈一笑说道: “檀贝子,好功夫!佩服,佩服。只是这张桌子遭了殃了。”
  武林天骄道:“王爷,你是本国第一高手,我怎敢班门弄斧?只因王爷内功太过深湛, 我是迫于无奈,只好献丑了。弄坏了王爷这张檀木桌子,实在不好意思。”言语之中,点破 完颜长之适才暗中仲量他的伎俩。
  完颜长之更是尴尬,说道:“没关系,我把它弄干就是。”手掌一抹,木屑纷飞,转瞬 之间,桌子上的凸印已是给他抹掉。不过桌面仍是有点高低不平。
  班建侯喝彩道:“王爷和贝子都是神功盖世,令我大开眼界!”这句话其实颇有语病, 既云“盖世”,那就应是独一无二,不该两人“都是”。但他为了要捧主子,也就顾不得琢 磨字眼了。
  完颜长之瞪他一眼,说道:“建侯,你好好招待客人吧,别替我脸上贴金了。”
  要知完颜长之这手功夫,虽然也算得上乘的内功,但比起武林天骄所显露的却还是稍逊 一筹的。武林天骄刚才是在化解他的内力之后,仍然能够把茶盘嵌入桌广的,完颜长之则是 在没有外力的干扰之下方能施展这手功夫。孰难孰易,不但完颜长之自己心里明白,班建侯 亦是看得出来的。
  完颜长之又惊又妒,心想:“此人武功已是在我之上,即使他不是和我作对,我也是不 能容他的了。嘿,好在他今日是自投罗网,武功再高,也绝不能逃出我的掌心!”
  客气的话说过之后,完颜长之便即话入正题,问道:“檀贝子,这许多年你在什么地方? 皇上和我都是挂念得很。”
  武林天骄道:“我是流浪江湖,东飘西荡,到过的地方很多,也难以细说了。”
  完颜长之道:“贝子足迹遍天下,想必结识的英雄豪杰很是不少了。”
  武林天骄淡淡说道:“江湖上的朋友是认识一些的,是否英雄豪杰,哪就是各人的看法 了。或许我认为的英雄却未必是王爷心目中的豪杰呢?”
  完颜长之皮笑肉不笑地打了个哈哈说道:“贝子赏识的人还会错吗,只不知你认为的英 雄豪杰是谁?”
  武林天骄道:“我认识的人,包括我尊敬的长辈以及和我意气相投的平辈朋友,十九都 是英雄豪杰,哪说得了这许多?”
  完颜长之道:“说一两个给我听听如何?”
  武林天骄道:“比如我的奶妈就是一位女英雄,她的儿子也算得是个豪杰!”
  完颜长之怫然不悦,说道:“檀贝子,我说的是正经话儿,你却和我开玩笑了!”
  武林天骄正容说道:“我的奶妈,她不为利诱,不受威胁,在须眉男子之中尚自不可多 得,何况她是个风烛残年的老妇人!这样的人不是英雄,还有何人可算英雄?她的儿子,在 你们王府里当个园丁,却也不怕你们王府的权势,当然也算得是个豪杰!嘿嘿,王爷,这就 是你我的看法不同之处了!在我看来,英雄豪杰不必有丰功伟绩,也无须具武艺丈才,只须 他有侠义的心肠!”
  完颜长之说道:“檀见子,我不想和你辩论什么样子算英雄。如今我说出两个人来,请 教檀贝子认为他们是否豪杰?”
  武林天骄道:“哪两个人?”
  完颜长之道:“他们乃是一对夫妇,是汉人中极有名气的武功高强的人,他们就是有 “蓬莱魔女’之称的柳清瑶和有‘笑傲乾坤’之号的华谷涵!”
  武林天骄道:“不错,依我看来,他们夫妻正是壁合珠联的人中龙凤,当然算得是豪杰 英雄!”
  完颜长之道:“贝子如此称赞他们,想必和他们也是相识的了?”武林天骄道:“是曾 相识。”
  完颜长之冷冷说道:“蓬莱魔女在金鸡岭啸聚暴民,反抗朝廷,檀贝子知道么?”武林 天骄道:“知道!”
  完颜长之道:“那么贝子心目中的英雄豪杰是咱们金国的敌人了!”
  武林天骄道:“请问上爷,蒙古的成吉思汗,算不算得是位英雄?”
  完颜长之道:“成吉思汗崛起漠北,灭国无数,当然算得是个大大的英雄。”
  武林天骄道:“蒙古自成吉思汗开始到现在的数十午,和咱们金国打过无数大仗小仗, 目下虽然暂时和好,它要并吞金国之心还是天下皆知的。在王爷的心目中,难道反而不算是 咱们的敌人吗?”
  完颜长之变了面色,说道:“我这只是就他的事功而言。”
  武林天骄道:“如此说来,你我看法虽然不同,但有一点相同的是承认‘敌人’之中也 有英雄了?”
  完颜长之辩不过他,勉强说道:“但无论如何,你总是金人,不是汉人吧?”
  武林大骄晓道:“但说起来,金鸡岭也是他们汉人的地方。在我们看来,蓬莱魔女占山 ‘作乱’乃是叛逆,在他们看来,却正是理所当然。”
  完颜长之道:“令弟檀世英的事情,贝子知道了没有?”
  武林天骄道:“不知正爷说的是哪一桩事情?”
  完颜长之道:“令弟带兵‘袭匪’,在金鸡岭几乎全军覆没的这桩事情。”
  武林天骄道:“此事天下皆知,我在江湖上也曾听人说了。”
  完颜长之道:“为了保卫咱们金国的江山,也为了贝子一家的荣誉,我想保举贝子领兵 去讨伐金鸡岭,贝子意思怎样?”
  武林天骄冷冷说道:“在我看来,威胁咱们金国最大的敌人是蒙古,朝廷若是用重兵去 ‘讨伐’金鸡岭,未免有点轻重倒置吧?”
  完颜长之勃然变色,说道:“与蒙古讲和,乃是圣上的决策。贝子如此议论,岂非说当 今皇上乃是昏材?”说至此处,想站起来,便要发作。
  原来完颜长之正是要作成圈套,套他说出这番话来,才好陷他以“欺君罔上,大逆不道” 的罪名。他在“王府’内外,已经布置了许多神箭手,用的都是见血封喉的毒箭,屏风后面 也早埋伏了许多高手,只待他的命令一下,就要把武林天骄师徒和何令威三人置于死地!
  武林天骄神色不变的注视着他,静待他的发作。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忽听得有人叫道:“圣旨到!”
  完颜长之吃了一惊,只好把手放下,叫班建侯打开中门,先行接旨。
  只见中门开处,一个大监和一个大内卫士走了进来。完颜长之认得那个太监是最得皇上 重用的“司礼太监”麻里哈,那个大内卫士,他就不认识了。
  完颜长之上前迎接,正待跪下,麻里哈说道:“王爷,圣旨不是给你的。请檀贝子接 旨!”
  武林天骄趋前接旨,麻里哈朗声说道:“皇上请贝子接过圣旨,立即随我入宫觐旨。”
  这事大大出乎完颜长之意料之外,不过“司礼太监’麻里哈正是专职掌管传送“圣旨” 的太监,他亲自来递“圣旨”,完颜长之可是不敢有所怀疑。
  完颜长之心里想道:“皇上的消息倒是灵通得很,怎的檀羽冲一到我的家里,他就知道 了?这个卫士也不知是不是新来的,我好似没有见过此人。”
  不过他对于“司礼太监”麻里哈还是不敢怀疑的。他是个老奸巨猾之辈,马上想道: “莫非皇上亦已对我有了思疑,经常有人暗中监视我的行踪?这卫士说不定就是皇上的亲信, 奉命监视我的一个人。故而没有常常派他出外办事,怪不得我不认识他了。”想到自己可能 已给皇帝怀疑,心中不由得惴惴不安。盘算的只是如何可解除皇帝对自己的怀疑,更是无暇 去怀疑别人了。
  武林天骄接过“圣旨”,说道:“我的徒弟和我这个世侄呢?我可以带他们一起觐见皇 上吗?”
  麻里哈道:“皇上曾有吩咐,檀贝子的随从请一并带进宫去,由卫士总管量材录用。至 于能否蒙受皇上殊恩,准于觐见,那可得再行禀奏,等候降旨了。”
  武林天骄向完颜长之拱了拱手,说道:“多谢王爷招待,他日再来候教。”
  完颜长之勉强笑道:“恭喜贝子深蒙圣眷,说不定今后我还要仰仗你的提携呢。”
  武林天骄笑道:“我是向皇上请罪去的,刚才我礼貌不周,说话也不知避忌,还请王爷 多多包涵。”
  李中柱和何令威跟随武林天骄走出“王府”,“司礼太监”和那个大内卫士走在前头, 完颜长之则在后面相送,一直送出大门。大门外停着一辆马车,那是漆有皇室标志的马车, 拉车的是四匹毛色纯白的骏马。完颜长之一见这辆马车,更是不敢有所怀疑。唯一有点奇怪 的只是那个大内卫士自始至终,都没有说过一句话。不过他是钦差太监的随从,没有特别需 要他说话的地方,他不说话,也不是十分奇怪。
  完颜长之不敢疑心,何令威和李中住却是颇为惊疑不定,他们越看越觉得这个“大内卫 士”似曾相识。李中柱苦苦思索:“我在哪里见过他呢?”何令威比他还更诧异:“这个人 一定是我的熟人,怎的我却想不起他是谁呢?”
  武林天骄与麻里哈坐在车厢,那个“大内卫土”则与何、李二人坐在御者位置,“大内 卫士”亲自驾车,何、李二人分别坐在他的左右,不自禁的不停对他注视。
  这个闷葫芦不久就打破了,马车走到—个比较僻静的地方,那个“大内卫土”忽地勒着 马头,把车停下,笑道:“你们不认识我么?你们可以在这里下车了!”
  此言一出,何令威又惊又喜,说道:“师父,原来是你!”李中柱也蓦地省起,这个卫 士不是别人,正是那晚在天坛暗中助他脱险的那个御林军军官。
  武林天骄哈哈笑道:“武大哥,你也应该在这里下车了,咱们分头办事,你送小徒回去, 我和麻公公进宫。”
  原来这个“大内卫士”不是别人,正是何令威的师父武士敦。
  武士敦道:“怎么,你还要进宫?”
  武林天骄笑道:“你不用为我担心,我会回来的。完颜长之的阴谋我已经知道,你想, 这件事我岂能不管?”当下就接过武士敦手上的绳鞭,替他驾车。 武士敦道:“好,那么我和他们先回去,等待你的好音。”
  下了马车,何令威道:“师父,这是怎么一回事情?”
  武士敦道:“说也凑巧,你们离开丐帮不久,檀大侠就来了。他是昨天晚上刚刚回到大 都的,本来准备今天去见他的奶妈,想不到你们就在他的奶妈家里出了事。”
  李中柱道:“那个人监所颁的‘圣旨’又是怎么回事?”
  武上敦笑道:“那圣旨当然是假的了。”
  李中柱诧道:“那个太监何以肯帮师父如此大忙?”
  武土敦道:“他是被我迫他来的。” 原来武林天骄熟悉金宫的人事和地理,武士敦曾经在金国的御林军中混过,也是进过皇 宫的。武林天骄赶去救他奶妈的时候,早已料到可能会给完颜长之碰上,难以脱身,是以叫 武士敦去绑架“司礼太监”麻里哈,圣旨也是早就拟好了叫武士敦带去的。武士敦扮成大内 卫士,偷入麻里哈的卧房,麻里哈是深知他的武功的,在他挟持之下,焉敢声张。
  李中柱听了又惊又喜,说道:“师父忒也大胆了。完颜长之意图篡位的阴谋,是武伯伯 告诉他的吧?”
  武士敦道:“他昨晚回到大都,曾偷入金宫见过他的旧友,已经稍微知道一点风声,不 过没有我知道的详细罢了。”
  何令威道:“师父,咱们现在是回丐帮那里还是先回弟子家里?”
  武士敦道:“还是先回你家吧,免得你爹担心。你的住址我已经告诉檀大侠了。”
  李中柱笑道:“完颜长之绝想不到咱们现在不是在皇宫而是在西山的路上,嘿嘿,即使 他现在知道,也已迟了。”
  李中柱说得不错,完颜长之是知道得迟了一点,不过他现在却也是知道了。
  原来武士敦假冒“大内卫士”,虽然瞒过了完颜长之,却瞒不过完颜长之的儿子完颜豪, 他是给完颜豪识破的。
  完颜长之送走了“司礼太监”麻里哈之后,回到客厅,他的儿子完颜豪已在那里等着他 了,说道:“爹爹,此事有点可疑。”原来他刚才是躲在屏风后面偷看的。
  完颜长之道:“什么可疑。”
  完颜豪道:“那个大内卫士可疑。爹爹,你以前曾经见过这个卫士没有?”
  完颜长之道:“似乎没有见过。不过宫中的卫士少说也有有数十人,新来的卫士我没见 过,那也并不稀奇。你说他有什么可疑之处?”
  完颜豪道:“这个卫士,爹没见过,我却似乎见过。”
  完颜长之道:“噢,你见过他?什么时候,什么地方见过他的?”
  完颜豪道:“就是那天晚上在天坛的‘圜丘’,我曾经见过此人出现。任老先生曾经和 他交过手的。不过,他当时穿的却是咱们御林军军官的服饰。”
  完颜长之诧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完颜豪道:“当时任老先生正是追捕那个姓李的小子,忽然碰上此人,黑暗中他假装误 会,和任老先生动起手来,让那姓李的小子逃了。后来他又假得我的命令,叫任老先生回去, 由他自己追拿逃犯。”完颜长之道:“后来这个人呢?”
  完颜豪道:“当然是再也找不着他了。”
  完颜长之听了儿子细说那晚的经过之后,沉吟半响,说道:“兹事体大,你当真没有看 错人吗?”
  完颜豪道:“那晚天色如墨,我没看见他的面貌,任老先生也是未曾见得清楚。不过刚 才来的那个‘大内卫士’,身材和那人倒是一样。不信你还可以问问任老先生,任老先生虽 未看清他的面貌,但因曾经和他交过手,多少也还有点印象。”
  任天吾刚才不敢在武林天骄跟前露面,但也曾躲在屏风后面偷看。此时出来作证,说道: “我看这个大内卫士和那晚的军官多半是同—个人。”
  完颜长之皱了皱眉,说道:“如此说来,你也还是不敢断定呀。”
  任天吾道:“可惜那卫士没说过一句话,他一说话,我就知道了。他和钦差太监一起, 我又不敢出去试他的功夫。不过,我却是越看越似。”
  完颜长之眉头深锁,想了好一会儿,说道:“就是呀,那大内卫士即使可疑,那个来给 皇上颁下‘圣旨’的‘司礼太监’麻里哈却是真的。此事万一是咱们弄错了,闹起来罪名可 是非小。”
  完颜豪道:“我就是因为想到这层,所以刚才不敢声张。但倘若真是咱们上了当,咱们 不加查究,岂非太过便宜了他们?”
  完颜长之沉吟半响,说道:“好,我马上叫人查究,但在未查得水落石出之前,你们千 万不可泄漏风声。”
  当下完颜长之差遣心腹手下,飞快到皇宫打听消息。
  不到一个时辰,那个手下回来报道:“檀贝子和麻里哈的确是进了皇宫,檀贝子也的确 是觐见皇上了。此际,檀贝子和皇上正在内书房说话呢。皇上似乎很相信他,内书房并无御 前侍卫在旁,只是他们二人在内。书房外面则是防卫森严,谁也不许进去。”
  完颜长之捏了一把冷汗,说道:“幸好咱们没有鲁莽从事。如此说来,‘圣旨’当然是 真的了,那个大内卫士应当也不是假冒的了。”
  那个心腹手下道:“不过,有一件事却是太可疑。”
  完颜长之道:“何事可疑?”
  那手下道:“进宫的只有麻里哈和檀贝子,那个卫士和檀贝子那个姓李的徒弟和那个姓 何的小子,这三个人,却是一个也没看见。”
  完颜长之惊疑不定,说道:“麻里哈甚得皇上宠信,而且他敢和橱贝子入宫‘面圣’, 按说此事应当无可怀疑。但既然发生了这样一件令人难以猜测的事情,咱们当然也不能就此 罢手。”
  完颜豪道:“爹爹意欲如何?”
  完颜长之道:“咱们双管齐下,檀贝子由我应付。我马上入宫,设法单独求见皇上。那 三个人的下落,你们马上给我搜查。依我推想,他们一定不敢留在京中。”
  完颜豪道:“好,爹爹,你马上入宫吧,这件事你交给我办。”
  完颜豪挑选了十多名高手,叫他们立即出城,分成四路,从东、南、西、北四路追踪! 每一路追踪的人马,都有认识李、何二人的人在内。
  武士敦与何、李二人回到西山的时候,天色已近黄昏,他们刚经过灵山寺,到秘魔岩还 差一大半路程,正在上山之际,只听得急雨般的蹄声,已是有快马追来了!
  武士敦回头一看,只见追来的共有四个人,任天吾也在其中。除了任天吾之外,还有一 个身材瘦削的老者也是那晚在天坛和他交过手的。另外一个身材高大的老头和一个中年汉子 他就不认识了。
  身材瘦削的那个老者首先跃下马来,喝道:“你这厮冒充了御林军的军官又冒充大内卫 士,好大的胆子!那晚在天坛给你蒙混过去,今日看你可能逃出我的掌心?”
  武士敦冷笑道:“你这糟老头儿,有点什么本领,竟敢胡吹大气!”
  这老者那晚和武士敦交手,并没吃亏,只道武士敦的本领最多也不过是和自己不相上下。 他是江湖上人人害怕的三大魔头之一,几曾受过人家如此奚落?当下气极而笑,傲然说道: “糟老头儿,好,叫你知道我这糟老头儿的厉害!”
  说话之间,这瘦老头已是来到武士敦面前,呼的一掌,便即向他劈去。
  掌风扑面,奇寒彻骨。在旁边的李中柱和何令威都个觉机伶伶的打了一个寒噤,但首当 其冲的武士敦却是神色自如,哈哈笑道:“我跑了这许多路,正自热得难受,多谢你给我送 来这股凉风。”
  双掌一交,瘦老头只觉如沐春风,暖洋洋的浑身慵倦,竟然想要打瞌睡似的。瘦老头大 吃惊,慌忙一咬圱尖,强振精神,呼呼呼连劈三掌。
  武士敦双掌划了一道圆弧,冷笑说道:“你练这修罗阴煞功,不知害了多少人了。今日 活该是你倒楣,碰上了我!”双掌一合,掌山有如排山倒海涌来。这瘦老头的内功造诣在完 颜长之的手下也算得是顶儿尖儿的了,但给他这股强劲的掌力一震,亦是不由自己的蹬、蹬、 蹬连退三步。原来武士敦练的金刚掌乃属于纯阳的内功,不但掌力的刚猛,远在这瘦老头之 上,而且恰好是他所练的修罗阴煞功的克星。那晚他在天坛和武士敦交手,武士敦的身份是 “御林军的军官”,为了隐瞒原来的身份,自是不便打草惊蛇。正由于武士敦没有用出真实 的本领,这才让他打成平手的。
  不过这一次“见了真章”,武士敦虽然大占上风,那瘦老头也还能够勉强抵挡,武士敦 亦是不禁心头微凛,想道:“任天吾和这老儿联手,只怕我就不容易取胜了。还有那两个人 不知本领如何,要是和这老儿都差不多的话,中柱和令威非败不可。”心念未已,身材高大 那个老头已然扑到,替瘦老头硬接了武士敦的一掌。
  双掌相交,“蓬”的一声,那身材高大的老头口角沁出血丝,和那瘦老头一样,也是不 由自己的接连退出三步。显然业已受了一点内伤。但武士敦也觉得掌心火辣辣的隐隐作痛, 而且有点麻痒痒的感觉。
  武士敦大怒喝道:“原来你就是偷了桑家毒功秘笈的那个妖人,可惜你的‘化血刀’练 得尚未到家,伤得了别人,伤不了我!我可不能容你再以这种歹毒的邪派功夫害人!”大喝 声中,呼的又是一掌劈出。
  那身材高大的者头本来只是口角沁出血丝的,此时“哇”的一口鲜血吐了出来,好像喝 醉了洒似的,身躯摇摇晃晃,在距离数步之外,还了一掌。
  说也奇怪,他在口吐鲜血之后,劈空掌力竟要比刚才直接打到武士敦身上的掌力还更强 劲。两股劈空掌力激荡之下,发出的声音郁若闷雷。身材高大这个老头仅仅退了一步,就站 稳了脚步。
  那瘦老头此时也是方才稳了身形,惊魂初定,失声叫道:“陆昆仑的金刚掌比不上你, 你敢情是曾任丐帮帮主的武士敦么?”
  武士敦喝道:“不错,你这厮练修罗阴煞功害人,我也不能容你!”
  瘦老头冷笑道:“武士敦,你的口气也未免大狂了。不错,单打独斗,我或者不是你的 对手。你要胜过我们两人,那就最少还要加上一个像陆昆仑这样的高手!”说话之际,他和 那个身材高大的老头已是联手合击,各自连劈三掌,果然把武士敦的排山倒海般的金刚掌力 挡了回去。
  任天吾喝道:“武士敦,还有我呢!你是朝廷的钦犯,对不住,我们不能和你讲什么江 期规矩了。”
  任天吾的七修掌也是武林一绝,功力不在那高瘦两个老头之下,武士敦用了一招“龙战 玄黄”,化解了他的擒拿手法。可足,在高瘦两老头劈空掌力的扑压之下,却是不禁感到吃 力非常,只有招架之功,而无还手之力了。
  何令威和李中柱双双抢上,任天吾见了李中柱,怒从心起,冷笑说道:“你这小子来得 正好,哼,你竟敢拐带我的女儿,我先要你的命!”李中柱疾挥暖玉箫,解开了他连环二招, 遍袭七处穴道的七修掌法。
  身材高大那个老头,也突然抽出身来,向何令威一掌击下。武士敦叫道:“威儿,留神 他的毒掌!”何令威道:“我知道。”但仍是以攻对攻,长拳捣出,猛击敌手。
  何令威已得乃师衣钵真传,这一拳有如巨锤凿石,刚猛非常。身材高大那个老头似乎亦 是有点顾忌,掌势倏然一转,没有和他硬碰。何令威也登时变招,金刚掌中的“醉打山门”、 “伏虎降龙”两招使出,以攻对攻,化解对方的凌厉攻势。双方都是一合即分,稍沾即退。 那老头的毒掌没有打到何令威身上,何令威的金刚掌也是未能打着对方。
  武土敦暗暗为徒弟赞了一个‘好”字,想道:“威儿的胆色不错,只有这样打法。方能 险中自保。”但他知道徒弟的功力毕竟还是和对方相差颇远,时间稍长,只怕难免要受毒掌 之伤,当下霹雳似的一声大喝,强用金剐掌力,震退了和他缠斗的瘦老头,抢上前去,双掌 齐出,左劈任天吾,右劈那身材高大的老头。
  身材高大的老头移形换步,避开武士敦的掌力,任天吾叫道:“好,你来对付这两个小 辈!”反手一抓,以大擒拿手法和那瘦老头的修罗阴煞功配合,抵住了武士敦的攻势。身材 高大那老头则以一敌二,和李中柱、何令威交上了手。
  掌风呼呼,沙飞石走,双方迅即陷于混战之中。任天吾这边还有一个中年汉子,但这个 汉子面对着这样惊心动魄的恶战,竟是不敢插手。
  原来这中年汉子乃是任天吾的大徒弟余化龙。身材高大郡老头是西门牧野,瘦老头则是 和他并驾齐名的朱九穆。他们二人再加上一个“黑风岛主”宫昭文,是被江湖人物称为当世 的三大魔头的。“三大魔头”之中,武功最强的当然得数“黑风岛主”,不过朱九穆和西门 牧野各有独门的邪派功夫,也是足以称为一流高手的。只是他们“不幸”碰上武林中顶儿尖 儿的角色武士敦,武士敦功力之高,居然到了邪毒不侵的境界,却是大出他们的意料之外。
  四人中本领最弱的是余化龙,他非但插不进手去,而且在朱九穆所发的奇冷的掌风之下, 不由得浑身发抖。他生怕站得近了会受误伤,慌忙连连后退。
  武士敦对付任天吾和朱九穆二人刚刚打成平手。另一边李中柱、何令威合力对付西门牧 野,开头二三十招,也还可以打成平手,三十招过后,却就不免渐处下风了。西门牧野的毒 掌虽没打到他们身上,但那毒气腥风,吸得多了,也是有点目眩头晕。李、何二人必须一面 运功御毒,一面化解对方的攻势。时间一久,当然就有点感到支持不住了。正是:  
  初生之犊不畏虎,秘魔崖下斗魔头。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分享到:
史上最会做秀的十个演技派皇帝排行榜
尼泊尔“活女神”的私密生活2
美女西施
解密孔子究竟是如何“野合”出来的
红楼梦中受性丑闻困扰抑郁而亡的美女
幼儿园的故事
东郭先生和狼的故事2
老公公种萝卜的故事5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