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鸣镝风云录 >> 第八十八回 廿年方洒坟前泪 万事无如劫后哀

第八十八回 廿年方洒坟前泪 万事无如劫后哀

时间:2013/9/21 21:29:17  点击:2601 次
  辛龙生见越说越是纠缠不清,着起急来,大声说道:“姑姑,好意也罢,坏意也罢,我 只求你可别帮他。车姑娘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害她呢?为了我的缘故,救救她吧。事 情过了之后,我会详细告诉你的。”
  辛十四姑亦是忍无可忍,这才冷冷说道:“不错,这丫头与我无冤无仇,但她的父亲与 我却是有冤有仇!”
  辛龙生呆了一呆,说道:“怎的我从来没有听你说过?”
  辛十四站冷冷说道:“你现在知道也未为晚!要不要我再告诉你一遍?”
  这件事完全出乎辛龙生意料之外,不觉又是着急又是惊惶,一时间竟然说不出话来。
  辛十四姑已在继续说道:“你听着,车卫于你行活命之恩,宇文冲却也是我的救命恩人! 你要恩怨分明,我也要恩怨分明!”
  辛龙生哀求道:“即使车卫是你仇人,他的女儿却是无辜的。你就不能为了我的缘故, 饶了她吗?”
  辛十四姑斩钉截铁地说道:“不行!”
  辛龙生气愤填胸,大声说道:“姑姑,你若还把我当作侄儿,你就帮我。否则我自己去 对付宇文冲,只求你袖手旁观!这个你总可以答允吧?”
  哪知话犹未了,辛十四姑竹杖一举,已是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手法点了他的穴道。辛龙生 卜通倒地,火红的眼睛睁得大大的还在盯着他的姑姑。
  辛十四姑淡淡说道:“你不识好夕,只能让你少少吃点苦头。”正在盘算,找个什么地 方安放辛龙生,忽觉背后微风飒然,辛十四姑反手一杖,喝道:“什么人?”
  那人一跃闪开,笑道:“辛大姐,认不得老朋友了吗?”
  辛十四站起初还以为是车卫回来,回头一看,这才知道是仟天吾。
  辛十四姑道:“哦,原来是你,你鬼鬼祟祟来跟踪我做什么?”
  任天吾赔笑道:“辛大姐,你别误会。我是车卫的邻居,就住在前山的,你不知道么?” 辛十四姑道:“我听人说过了,实不相瞒,我正来找车卫的晦气的,你是不是要替你的邻居 出头?”
  任天吾笑道:“实不相瞒,我与车卫也是面和心不和的,但他不犯我,我也无谓犯他而 已。你找他的晦气,在我正是求之不得。”
  辛十四姑道:“好,既然如此,那你就请回去吧,别阻我的事。”
  任天吾却不肯走,指了指躺在地上的辛龙生,说道:“他不是你的侄儿吗?”
  辛十四姑眼皮一翻,冷冷说道:“我的事,不用你管!”
  任天吾笑道:“辛大姐,你教训侄儿,我怎敢多管闲事?我只不过想给他求个情而已。”
  辛十四姑道:“哦,你和他相识?”
  任天吾道:“令侄曾在我家里住过。”
  辛十四姑道:“你想怎么样?”
  任天吾道:“请你别重责他,就把令侄交给我看管如何?”
  辛十四姑正因为无处可以安置侄儿,感到为难,听他这么一说,心里先就愿意了。不过, 任天吾的为人她是知道的,她却是不能无所怀疑,当下说道:“你是要把他带回家里?”任 天吾道:“不错,难得老大姐光临,我正想请你们姑侄到寒舍小住几天。不过,老大姐现在 有事在身,我只好先请你的侄儿了。想来老大姐前往车家,大概也不便携同令侄吧?”
  辛十四姑瞅了任天吾一眼,淡淡说道:“老任,你别在我的跟前耍花枪,快说实话,你 要在我的侄儿身上打什么主意?”
  任天吾笑道:“老人姐太多疑了,我怎敢有不利于你们姑侄的存心?但实不相瞒,我是 有一件事情,想向令侄请教的。”
  辛十四姑道:“什么事情?”
  任天吾道:“小女红绡,给奚玉瑾和黑风岛主的女儿宫锦云串同,将她诱拐,私自离家, 至今不知下落。”
  辛十四姑吃了一惊,说道:“有这样的事?”
  任天吾说道:“奚玉瑾不正是你的侄媳妇吗?所以,我想向令侄打听打听小女的下落。”
  辛十四姑道:“据我所知,他们只是一对有名无实的夫妻,而且很久不在一起了。这事 情是怎样发生的?”
  任天吾道:“我知道他们现在不在一起,但当时他们夫妇却是一同来到寒舍的。这件事 发生之后,我知道令侄夫妻便已分开,令侄另外看上车卫的女儿,住到车家去了。不过拐骗 小女之事,令侄是曾参与其间的。我向他打听,想来老大姐也认为是应该的罢?”
  辛十四姑心里想道:“黑风岛主也是我的仇人,他的女儿和龙生夫妇做出这样的事,这 事任天吾不管,我也要管。藉这件事,将来我向黑风岛主寻仇,也可以多一个任天吾帮手。” 当下说道:“好,你尽管把我的侄儿带去,要怎样盘问他就怎样盘问他。但只别打他重伤就 行了。”
  任天吾笑道:“老大姐放心,我不会伤令侄一根毫发的。”
  任天吾把辛龙生带回家里,辛十四姑放下一重心事,便独自上山了。
  □□  □□  □□
  车淇正在家里坐立不安,忽听得“笃、笃、笃”的竹杖点地之声,连忙走去开门。宇文 冲装出诧异的神气,说道:“辛十四姑倒是来得好快呀!”他还恐怕辛十四姑来得太快,引 起车淇的疑心,岂知在车淇的心里,却是怨她来得慢了。
  辛十四姑一见车淇,满面春风的便拉着她的手笑道:“这位是车姑娘罢,啊,车姑娘长 得这样标致,真是我见犹怜,怪不得我的侄儿那么喜欢你。”
  车淇羞红了脸,说道:“龙,龙……嗯,辛大哥怎么样了?”她叫惯了辛龙生做“龙大 哥”,一个“龙”字说出了口,这才蓦然省起,连忙改口。
  辛十四姑道:“你放心,龙生好得很快,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他本来要和我一起来的, 是我叫他多养几天。不久也会来的。”
  车淇喜道:“好,我见到他,那就好了。”
  辛十四姑道:“我可正在担心呢。”
  车淇说道:“担心我的爹爹?”
  辛十四姑道:“不错,据我所知,令尊正在回家途中,至迟明天,说不定今天晚上就到。 你能否见得着龙生,就要看咱们应付得是否得法了。”
  车淇说道:“我年轻识浅,请姑姑指教。”
  辛十四姑道:“令尊对舍侄怒火未消,恐怕不能容他进门,我在这里,给他知道,也是 大大不妙,所以,第一步,你不能让令尊知道我们躲在你的家中。”
  车淇说道:“第二步呢?”
  辛十四姑道:“第二步的做法嘛,我主意倒是有了,但你必须相信我才好!”
  车淇说道:“我当然相信姑姑。”
  辛十四姑道:“令尊武功太高,我想让他暂时消失武功,那时我才能和他好好的谈一谈。 为我那不肖侄儿,向他求情。”宇文冲道:“对,这是无可奈何的办法。这样,即使辛龙生 在这两天来到,你爹要打死他也不能够啦。”
  车淇心中忐忑不安,拿不定主意,听得他们都这么说,只好说道:“但怎能令我爹爹暂 时消失武功?”
  辛十四姑道:“我自有办法,只要你听我安排。你附耳过来罢。”
  □□  □□  □□
  车卫做梦也想不到辛十四站和宇文冲躲在他的家里,不出辛十四姑所料,第二天早上他 就回到家里来了。
  车淇依照辛十四姑的所教,装作毫不知情的样子,说道:“爹爹,你怎的去了这许多时 候方才回家,可找着了龙大哥没有?”
  车卫脸上好像铺了一层寒霜,哼了一声说道:“别提你的什么龙大哥了,提起他我就生 气!”
  车淇说道:“他怎样了?”
  车卫说道;“第一,他不姓龙,他姓辛,他对咱们说的姓名来历,全是假的!”
  车淇淡淡说道:“第二呢?”
  车卫并不知道女儿早已知道这些事情,只道她要大吃一惊的,岂知与他料想的竟然不同? 不觉心里有点诧异,想道:“淇儿心地纯良,全然不懂人间有欺诈之事,她对龙生一片真情, 龙生是姓龙还是姓辛,她自是觉得无关紧要了。”又再想道:“但正因为她对龙生想得太好, 倘若知道了他另有妻子的这个真相之后,不知要如何伤心了。”
  他本来是想把真相和盘托出,把辛龙生好的一面和坏的一面都说出来,让女儿自己决定 的。此际却是不禁有点踌躇,不知要如何措辞方好了。
  车淇道,“爹,你怎么不说话呀?”
  车卫说道:“第二,他、他有一件很对不起你的事情,但说来话长,这个,这个……” 想起女儿如此纯真,辛龙生却欺骗她,不禁又有点气呼呼了。
  车淇却在心里想道:“听爹爹这么说,叔叔和辛姑姑告沂我的那些事情果然不假!”当 下说道:“爹,你先喝一杯茶吧,消消气再说。这是女儿给你泡的菊花茶。”
  车卫端起茶杯,笑道:“你好像知道我会今天回家,把我喜欢喝的菊花茶泡好了等我回 来?”
  车淇说道:“爹,你不知道我多盼望你回家呢,我算算日子,这几天你总应该回家了, 所以我天天泡好了一壶菊花茶等你,总算给我盼着了。这还是刚刚泡好的呢。爹,你趁热喝 下。”
  车淇索来不善说谎,但这番话是辛十四姑教过她好几遍的,说来却是不露痕迹。
  车卫老怀欢慰,笑道:“难得你这样孝心,好,我喝了茶再和你说。”
  他一点也没疑心,把一杯茶喝了,清清喉咙,说道:“淇儿,你听我说,但可不许你 哭。”
  车淇说道:“爹,你回家了,我高兴还来不及呢,有什么事情值得我伤心流泪?”
  车卫叹了口气,说道:“这件事情,只怕会令你伤心的。但你是我的女儿,你一定要坚 强一些,伤心也不许哭。”
  车淇说道:“爹,我不会哭的,你说吧。”
  车卫缓缓说道:“辛龙生,他,他……”突然“当”的一声,茶杯摔在地上,碎了!
  车淇吃了一惊,说道:“爹,辛龙生究竟怎样?你气得把茶杯摔了!”
  车卫双口一瞪,喝道:“我现在不是气辛龙生,我是生你的气,你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情?”
  车淇道:“什么一同事情?”
  车卫道:“你为什么在我喝的菊花茶里下毒,是什么毒药,快说!”
  原来辛十四姑下的毒药乃是可以令人筋酥骨瘁的一种烈性毒药。车卫倘若早有防备,先 行运功抵御,喝了这杯毒茶,也不至于有什么人不了的害处。但由于他对女儿毫无疑心,待 到知足中毒,要想凝聚真气之时,已是迟了。此际他半边身子业已酥麻,动弹不得。
  车淇说道:“爹,你不用害怕。这是什么毒药,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你只是暂时消失武 功而已。爹,我先向你赔罪,我是不得已才这样做的,你别生我的气好吗?你这样瞪着我, 我心里害怕!”
  车卫伤心之极,叹了口气,暗自想道:“要是连自己的女儿都靠不住了,这世上我还能 相信谁人?”当下颓然说道:“好,你说,你这毒药是哪里得来的?有什么迫不得已的事情, 竟然要对爹爹下毒?”
  活犹未了,忽听得一个阴恻恻的声音说道:“车卫,我和你说!”辛十四姑一面说话, 一面走出来了,宇文冲跟在她的后面。
  这刹那间,车卫是又惊又气又怒,但也恍然大悟了,原来女儿是上了这妖妇的当!
  车卫喝道:“你、你、你、你这妖妇,你竟然骗我女儿,向我下毒!”
  辛十四姑冷冷说道:“不错,是我指使她的!我要叫你的女儿亲手害你,方能令你伤心。 嘿嘿,你这老贼自负武功盖世,想不到今日也会落在我的手中吧?好,一报还一报,且待老 娘慢慢的消遣你!”冷笑声中,把手一扬,就要打车卫的耳光。
  车卫忽地“呸”的一声,一口浓痰吐出。辛十四姑只道他已毫无抵抗之力,哪想到他还 有此绝招?一口浓痰,正吐着她的掌心,辛十四姑掌心的“劳宫穴”一麻,不觉吃了一惊, 急退两步。
  原来车卫正在凝聚真气,驱除毒质。只因毒药太过厉害,他所凝聚的真气,不够作驱毒 之用。但以他毕生功力所聚的真气叶出的这口浓痰,却是不弱于高手所发的一枚铁莲子。
  辛十四姑掌心剧痛,一条右臂竟是不听使唤,大怒之下,拿起了青竹杖,上前要打车卫。
  在辛十四姑要打车卫之时,车淇也是惊得呆了!
  车淇再不懂事,亦已知道上当。她呆了一呆之后,无暇思索,便即扑上前去,嘶声叫道: “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待我的爹爹?你不是和我说好了的吗?你,你……”
  辛十四姑左臂挥动竹杖,把车淇迫得墙角,冷笑说道:“别做你的春秋大梦了,你的父 亲是我仇人,你知不知道?你以为我会要你做侄媳妇吗?辛龙生早就有了妻子,纵然他肯收 你做他侧室,我也决不容你这贱货进门!”
  车淇气得面色苍白,骂道:“老妖妇,我不信你是龙大哥的姑姑,你骗我害我爹爹,我 和你拼了!”
  辛十四姑给她缠得心烦,冷笑说道:“好,你拼吧!”青竹杖高高举起,呼的一杖向她 打下!
  忽听得“叮”的一声,原来是宇文冲抓起桌上的一枝烛擎,把她的竹杖格开。辛十四姑 愕然说道:“怎么,你要维护这个丫头?”
  宇文冲道:“请看在我的面上,饶她一命。”
  辛十四姑阴恻恻地说道;“哦,你是看上了这丫头的美貌?”
  宇文冲道,“辛大姐,别这样说。她长得和她母亲简直一模一样,我不能害她!”
  辛十四姑道:“哦,原来你是在怀念你的旧情人了。好,那么,车卫是你的仇人,你总 可以让我杀他了吧?”
  车淇叫道:“爹,女儿对不起你,我先走一步了。”蓦地跃起,一头向墙壁撞去。
  宇文冲想不到她如此烈性,大吃一惊,连忙拉她,幸亏刚好赶得上,但车淇的额角已是 碰伤,鲜血染红了粉面。
  宇文冲点了车淇穴道,上前拦阻辛十四姑,说道,“辛大姐,我与他有不共戴天之仇, 你让我处置他吧。”
  辛十四姑道:“哦,我要打他你也不许?”
  宇文冲道:“这老贼虽然可恶,毕竟也是一位武学宗师,咱们也别太侮辱他了。我会替 你报复他的。辛大姐,你不如先到任家去走一趟吧。我还有点私事,要和他了一了结。”
  辛十四姑心里想道:“宇文冲这小子打完了斋不要和尚。不过,我倒也是要去任家一 趟。”当下冷冷说道:“你救过我的性命,我把这两个人的性命交给你处置,算是还你人 情。”
  宇文冲打躬作揖道:“辛大姐,别误会。待会儿你到这屋子后山的墓地来找我,瞧我如 何处置咱们共同的仇人。我会令你称心满意的。”
  宇文冲送走了辛十四姑之后,回过头来,对着车卫发出一阵得意的狂笑。
  车卫哼了一声,说道:“你得意些什么?”
  宇文冲哈哈笑道:“我笑你的愚蠢,我说过要报仇的,你却竟敢不以为意,以为我永远 也奈何不了你,嘿嘿,现在你终于落在我的手中了吧!车卫,当年你没杀我,如今后不后 悔?”
  车卫冷冷说道:“车某平生做事,从不后悔,当年你不值得我来杀你,现在也值不得我 来杀你。你这没出息的小子,始终是没出息的小子。哼,哼,你和那妖妇联手,也还只是敢 偷施暗算,我就当作是自己不小心,给毒蛇咬了一口,虽然很不值得,那也算不了什么。”
  这番话可说是对宇文冲轻蔑到了极点,宇文冲脸上变了颜色,却忽地又大笑道:“你想 激怒我一刀杀了你,让你死得舒服,是么?我可不会上你这个当!嘿嘿,不管是斗智也好, 斗力也好,总之你是落在我的手中了。不但你要任凭我的处置,你的女儿也在我的掌握之中 啦。你尽管看不起我吧,等会儿叫你知道我的厉害!”
  车卫听他说到了自己的女儿,心里可不由得不有点惊慌了,当下一声冷笑,说道:“欺 侮一个小姑娘,算得什么好汉?你若还有点出息的话,要怎样报复我,尽管报复,可不能害 我的女儿!你在我身上‘招呼’三刀六洞,车某决不皱眉!”
  宇文冲又是哈哈笑道:“你不用拿说话挤我,我不会害你的女儿。”
  他走到车淇身旁,轻轻给她揩抹干净脸上的血迹,定着眼珠看她。忽地叹了口气,拿出 金创药来替她敷上。
  车淇给他点了穴道,动弹不得,只能对他怒目而视,骂道:“无耻奸人,你害我的爹爹, 我做了鬼也不放过你,你杀我吧。”“呸”的啐了宇文冲一口。
  宇文冲也不动怒,叹了口气,说道;“你真像你的妈妈。我不会害你的,因为你虽然是 车卫的女儿,但也是文玉的女儿。你别骂我,你要知道我为什么要害你的爹爹吗?”
  车卫喝道:“狗嘴里不长象牙,洪儿,别听他的说话!”
  宇文冲冷笑道:“你怕我说出事情的真相么?车淇,我告诉你,你的母亲是我的表妹, 我们本来是一对情人。你爹不知用的什么卑鄙手段,把她从我的手中抢了去。后来他还害死 了你妈。倘若不是他抢了文玉,你就是我的女儿了。你说,我该不该向他报复?”
  车卫说道:“洪儿。别相信他的话。你妈是真心爱我的,害死你妈的却是他!当年他串 同你妈的庶母,骗你妈对我下毒,就像今天他骟你对我下毒一样。后来你妈发现了,她一时 想不开,自寻短见,把那碗毒药也喝了。我不愿意你心上留下伤痕,这些事情我一直没有告 诉你。”
  车淇听了,又是伤心又是难过,说道:“爹,我当然是相信你的说话,不会相信他的鬼 话。我妈怎会喜欢一个奸险阴毒的人,他只不过是一只想吃天鹅肉的癞蛤蟆而已。”
  车卫哈哈笑道:“对,让他这只癞蛤蟆自己气爆肚子吧。”
  宇文冲气极怒极,喝道:“你这丫头,我有心饶你一命,你却帮你爹爹骂我!”提起手 掌,向她粉脸掴去。
  车淇毫无惧色,说道:“我不帮我爹,难道还帮你吗?好,你打死我吧。”
  宇文冲的手掌忽地又缩回来,叹口气道:“唉,谁叫你是文玉的女儿呢?许你骂我,我 可不能打你。不过,你的爹爹我可是不能饶他的了。走吧!”
  他一手拖着车卫,一手拖着车淇,便走出去。车卫失了抵抗的能力,喝道:“你待怎样? 为什么不在这里杀我!”
  宇文冲冷冷说道:“我不杀你,我只要把今天得意的事情告诉文玉。你和我到她的墓地 去,我要在她的墓前处置你!”
  车卫哈哈笑道:“好罢,我能够死在爱妻的墓前,那也很不错呀!走就走罢!”
  车淇心里打定了主意,爹爹若给仇人害死,她自己也决不独生,说道:“爹,都是女儿 不好,害了你了。爹,你要和妈团圆,我也陪伴你们。”
  车卫说道:“淇儿,别这样想。你妈当年自寻短见,我痛不欲生。若不是为了你,我早 已随她去了。我不愿意你学你的妈,能够活下去你就活下去吧。这次的事情,你是上了奸人 的当,我怎会怪你呢?不过,你也要记着这次教训,以后切不可轻信人言了。”
  车淇口里不说话,心里却还是拿定主意,想道:“我是爹爹的女儿,爹爹一世英雄,我 决不能苟且偷生。爹爹别的话我听,这番话和他平日对我的教导不同,我不能听。”
  宇文冲拖着他们二人,终于到了车卫妻子的墓前。宇文冲放下他们,冷笑说道:“车卫, 你自负文武全材,当年恃此诱骗了我的表妹。今天我不杀你,我只要废了你的武功,削了你 的十指,割了你的舌头,让你武不能提刀,文不能握笔,有口也不能说话。哼,哼,看文玉 还喜不喜欢你?”
  宇文冲状类疯狂,发出的狞笑,令得车卫也不禁暗暗心惊,心里想道:“我一世英雄, 决不能受他如此侮辱!”可惜他所凝聚的一点真气,刚才在力唾辛十四姑之时,业已耗尽, 此时要重新积聚,急切之间,哪里能够?也即是说,他要想运用内功,自断经脉,亦已不能 了。
  车淇早已打定主意,人不了便是—死,倒是并不怎么害怕,但听得宇文冲要用这样毒辣 的手段害她父亲,却是不禁急怒交加,破口大骂了:“你,你这只癞蛤蟆,你,你这条毒蛇, 你怎能这样害我爹爹!”
  宇文冲笑道:“车姑娘,不管你骂找什么,你是救不了你爹爹的了。你向我求情或者还 有商量。”
  车卫朗声说道:“淇儿,你是我的女儿,不许哭,更不许向敌人求情!”
  宇文冲冷冷说道:“好,待我祭了文玉,回头就处置你。你有什么要对女儿交代的,赶 快交待吧,算是我对你格外开恩。”
  车卫用尽气力挣扎,慢慢挪动身子,挨近女儿,轻轻抚摸车淇的头发,低声说道:“爹 爹一生做了不少错事,今天的报应,或许也是我应该得的。你倘若能够侥幸逃生,去找你的 辛大哥吧。”
  车淇满面泪光,忽地说道:“爹,我要你告诉我一件事情。”车卫说道:“你要知道什 么?”车淇说道:“辛大哥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他是不是真的有了妻子?他是不是真的负 了女儿?”
  女儿这么一问,却是令得他大大不安了。车卫心里想道:“淇儿在这死别生离之际,还 要探问真相,我怎能令她伤心?”
  宇文冲在车夫人墓前喃喃祷告,也不知他说的是些什么。正当车卫踌躇莫决,不知如何 回答女儿之际,宇文冲的祷告已经完中,站起来了。车淇急道:“爹,你怎么不说话呀,难 道他,他……”
  车卫一咬牙根,说道:“淇儿,我来不及和你细说了,我只能告诉你,你的辛大哥还是 一个有良心的人,他,他会照顾你的。”
  车淇脸上泛起笑容,说道:“爹,那我就放心了。只要他有良心,即使他做了些什么错 事,我也会原谅他的。”
  宇文冲一脸狞笑,说道:“你们父女的话说完了没有,我可要动手啦!”
  车卫喝道:“你要怎样折磨我,尽管冲着我来,别让我的女儿在这里!”
  宇文冲哈哈笑道:“车卫,我知道你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好汉,原来你也有害怕的事情 么?”
  车卫怒道:“你这没出息的小子,谁害怕你?但我与你结的仇冤,可与我的女儿无关, 你向我报仇好了,何必折磨我的女儿?”
  宇文冲冷笑道:“你是怕你女儿目睹你受刑的惨状么?哈哈,你刚才不是还教训女儿, 叫女儿不可向我求情么?如今你是不是向我求情了?”
  车卫大怒道:“好,你动手吧!我做鬼也不饶你!”
  宇文冲拔出一柄匕首,在车淇面前晃了一晃,说道:“车姑娘,我是看在你的面上,才 饶你爹爹一命的。我削了他的手指,碎了他的琵琶骨,割了他的舌头,他死不了的。但你却 可以做个孝顺的女儿,服侍你的爹爹一生了。”
  车卫大怒之下,一日浓痰吐出,骂道:“宇文冲,你还是一个人吗?”
  宇文冲抹去了脸上的痰涎,冷冷说道:“你急什么,我马上就成全你了,好,你怕见你 女儿受惊,我先剜掉你的‘招子’!”刀锋移转,对准车卫的眼睛。
  车淇一声尖叫,晕了过去。这刹那问,她心里最后想的是:“我和爹爹一起去了,辛大 哥不知道在什么地方?但愿他能够知道今天的事情,给我和爹报仇!”
  □□  □□  □□
  车淇做梦也想不到,他的辛大哥就在她的“邻居”任天吾的家里。
  宇文冲将他们父女拖向墓地之时,也正是任天吾在家里向辛龙生百般盘问的时候。辛龙 生打定主意,不理会他盘问什么,总是回说:“不知。”
  任天吾冷笑道:“你在扬州见着了奚玉瑾,你当我不知道吗?你再不说,可休怪我不客 气了!”
  辛龙生道:“我见着玉瑾,可没见着你的女儿!你的女儿根本不是和玉瑾同在一起。”
  任天吾道:“不错,那一天,她不是和奚玉瑾一同走的。但她在外面根本没有相热的人, 她跑出去,不是依靠奚玉瑾还能靠谁?”
  原来那日任红绡以死相胁,不许父亲拦阻奚玉瑾与宫锦云。任天吾把她带回家里,初时 看守很严,后来日子久了,就没有那么严了。任红绡养好了伤,一天晚上,悄悄的溜了出去, 连一封信也没有给父亲留下。
  辛龙生道:“你说的这些事情,我半点也不知道。除非你要我编造一套谎话,否则我拿 什么答你!”这倒不是假话,他的确是不知道的。
  任天吾疑心极重,当然他是不肯相信辛龙生的说话的。但辛龙生闭门不言,他也是没有 办法。当下只好将他囚禁起来,待见到了辛十四姑再说。正是:  
  痛失掌珠无处觅,老谋深算亦徒劳。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分享到:
60年代日本美女裸体刺青现场5
聪明的农夫女儿3
1我在幼儿园玩独木桥呢,好好玩哦
贾府丫鬟鸳鸯为何宁死不上贾赦床
花蕊夫人与宋太祖兄弟的风流往事
鲜为人知 一度让唐玄宗神魂颠倒的“洋贵妃”
爱美的小花猫1
经子通 读诸史 考世系 知始终55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