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鸣镝风云录 >> 第五十四回 野岭危崖逢异丐 金簪罗帕请援兵

第五十四回 野岭危崖逢异丐 金簪罗帕请援兵

时间:2013/9/21 8:17:02  点击:2723 次
  白逖哈哈一笑,回过头来,对韩希舜说道:“这位奚相公是我的世侄,他们奚家在扬州 也是著名的望族,绝非什么匪徒,想必是史宏他们误会了。请二公子赏老朽一个面子,别再 与他们为难。”
  韩希舜打不过公孙璞,白逖又和奚玉帆认了世交,他虽然心中恼怒,却也只好忍住,装 出笑容,打了个哈哈说道:“近来风声很紧,家父担纲朝政,自是不能不提防有匪徒混入临 安。一时误会,请奚兄莫怪。今日不打不成相识,请到舍下盘桓数日,让在下得以谢罪如 何?”
  白逖这才说道;“这位韩公子的令尊正是当朝相国。”
  奚玉帆冷冷说道:“一介白衣,高攀不起。韩公子肯放我们过去,我已是感激不尽。好 意心预了。”
  他们本来是想在临安住一天,顺便游玩西湖的。闹了这件事情,大家都意兴索然,经过 西湖,也不想游玩了。当日便径上天竺山去找文逸凡。
  路上厉赛英问道:“公孙大哥,你怎么也到了此间,真是凑巧!锦云姐姐呢?” 公孙璞道:“我就是特地来江南找她的。”
  厉赛项诧道:“怎么你们那天没见着面?”
  公孙璞道:“我们本来是约好在往金鸡岭的路上见面的,却等不见她,到了金鸡岭也没 见着。我猜想她可能是临时变卦,不来金鸡岭了。她是喜欢游山玩水的,或许会来观赏江南 的春景也说不定,因此我就来了。”
  厉赛英道:“锦云姐姐和我一样好玩,你算是摸透她的脾气。不过,她和你本来是约好 的,就算临时变卦,也该向你有个交代呀?”
  公孙璞皱起肩头,说道:“是呀,所以我着实有点放心不下呢。”
  公孙璞与厉赛英都是有所不知,原来宫锦云的父亲黑风岛主宫昭文和蓬莱魔女结有冤仇, 他就是为了惧怕蓬莱魔女,这才逃到梅外的荒岛去的。宫锦云和公孙璞结识之后,虽然已是 不相信父亲的说话,但心想:“我偷自离家,已经招惹了爹爹恼怒,若然再去依附爹爹的仇 人,只怕更要气死爹爹了。”是以那日她在知道父亲来追踪公孙璞之后,便用“金蝉脱壳” 之计,引父亲去追她。她的马快,父亲追她不上。但由于她走的是另一条路,因而也见不到 公孙璞了。她本来想传个消息给公孙璞的,一来为了怕碰见父亲,不敢到金鸡岭去。二来又 遇上另一件意外事情,以致无法按照原来计划行事。至于是什么意外的事情,后文再表。
  且说厉赛英见公孙璞皱起眉头,她心中虽然疑惑,也只好安慰他道:“锦云姐姐聪明机 智,武功又好,一定不会出什么事。定然是如你所说,来到江南游玩了。”
  公孙璞苦笑道:“但愿如此。”
  奚玉帆为了想给他解除愁闷,转个话题,笑道:“今天幸亏遇上了你,否则我和赛英只 怕是当真走不了呢。那个韩相国的公子居然有这样好的武功,也真是大出我的意料之外。”
  公孙璞若有所思,半晌说道;“是呀,我也是奇怪得很!”
  厉赛英笑道:“有什么奇怪?白逖是武林前辈中有数的高手,他是白逖的徒弟,就难怪 练成一身武功了。”
  公孙璞忽地摇了摇头,说道:“他不是白逖的徒弟。”
  厉赛英诧道:“你怎么知道?”
  公孙璞道:“白逖练的是刚柔兼济的正宗内功,和那姓韩的路子完全不同。那姓韩的绝 技是点穴功夫,据我所知,白逖不是点穴名家。”
  厉赛英心头一动,说道:“你怀疑谁是他的师父?”
  公孙璞道:“我倒是想到一件事情,不过不敢断定。江南大侠文逸凡见多识广,且待见 到他再问他吧。”
  厉赛英本是个“打破砂锅问到底”的脾气,但公孙璞却是个不喜欢说话的人。此时他们 已来到了中天竺,文逸凡的住宅也已经看得见了,厉赛英只好暂且按下好奇之心,跟着奚玉 帆和公孙璞到文家通名求见,
  文家大门打开,一个五旬左右的青衣汉子出来迎接客人。奚玉帆吃了一惊,说道:“展 大叔,你也在这儿?”
  原来这个人正是韩佩瑛家里的那个老仆人展一环。当年就是他和另一个老仆人陆鸿护送 韩佩瑛到扬州完婚的。
  由于展一环曾有过发动围攻百花谷那件事情,两人见面,不免有点尴尬。
  展一环呆了一呆,哈哈笑道:“奚公子,我料到你会来的。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了,令 妹夫如今是这里的少主人啦,过往的事,谁也不必放在心上。”
  奚玉帆道:“我正是来找舍妹的,她当真是和辛少侠成了婚吗?”
  展一环笑道:“此事如何有假?那天江南的武林豪杰,差不多都来喝喜酒呢,可惜你这 个大舅子却找不到。”
  奚玉帆一片茫然,半响说道:“展大叔,请你叫舍妹出来。”
  展一环道:“你来得不巧,辛少侠和你的妹妹都不在家。”
  奚玉帆道:“他们到哪里去了?”
  展一环道:“听说是文大侠差遣他们去办一件事的。反正你就可以见着文大侠的,你问 他吧。”
  说话之间,展一环已经带领他们进入客厅,文逸凡得到通报,早已在客厅等候他们了。
  公孙璞首先上前拜见,文逸凡笑道:“我得过令祖许多教益,虽然未得列入门墙,也算 得是私淑弟子呢。世兄不必客气。”双手一托,把公孙璞扶了起来。但公孙璞已经屈了半膝, 拜了两拜了,可说是行了半个“大礼”。
  文逸凡好生欢喜。心里想道:“听说他在光明寺受过三位当代的武学大师亲炙,果然是 功力不凡。后一辈中,恐怕是应数他第一了。公孙奇作恶多端,难得有这样一个好儿子。公 孙隐老前辈死了一个逆子,却得一个贤孙,也可以大慰晚年了。”原来他刚才那双手一托, 乃是有心试公孙璞的功夫的。
  跟着奚玉帆以晚辈之礼上前参拜,文逸凡更是欢喜,说道:“令妹和小徒成亲,咱们可 说得是一家人,我也不和你客气了。你可是来探亲的么?”
  奚玉帆道:“不错。舍妹仓促成婚,我都未曾知道。不知他们可在家么?”
  文逸凡道:“可惜你来迟一天,他们是昨天刚刚走的。太湖王寨主有事要和我商量,我 叫小徒替我去走一趟。令妹舍不得新婚夫婿,跟他一同去了。”
  奚玉帆这才知道他的妹妹去了太湖,说道:“我们也是想到太湖去的,这可是真巧了。”
  文逸凡说道:“别忙,他们在太湖不会很快走的。你好不容易来了,总得在这里多住两 天。”
  接着是厉赛英上前行礼,检衽道了“万福”。奚玉帆道:“这位厉姑娘是明霞岛主的千 金。”
  公孙凌笑道:“奚兄在文老前辈面前何必害羞,应该告诉文老前辈才是。”接着对文逸 凡说道:“他们是已经订了婚的夫妻,只因明霞岛主有事于中原,还未成亲。”
  文逸凡哈哈笑道:“原来奚世兄是明霞岛主的爱婿,这就更是可喜可贺了。”心里却晴 暗惊诧。“明霞岛主厉擒龙是个介乎邪正之间的大魔头,奚玉帆不知怎的攀上了这门亲事。”
  坐定之后,公孙璞道:“文世伯,小侄有件事情,想要请教。”
  文逸凡道:“请说。”
  公孙璞道:“小侄今早在临安城外碰见一位武林前辈白老先生,据他说他现在是住在韩 侂胄的相府。”
  文逸帆道:“啊,你说的是白逖,不错,他是受了大湖寨主之托,这才特地去作韩侂胄 的门客的,你是为了这件事感到诧异吗?”
  公孙璞道:“这倒不是。白老前辈高风亮节,我是早已听得爷爷说过,怎会疑他。”
  文逸凡道;“那么你想知道什么?”
  公孙璞道:“韩侂胄有个儿子名叫韩希舜,不知是否白老前辈的徒弟?”
  文逸凡道:“我从没听他说过,他到相府也不过两个月,想必不会收徒的。”
  厉赛英道:“公孙大哥,你果然料得不错。白逖在相府不过两个月,即使他肯传授韩希 舜这厮武功,这厮也绝不能学到什么东西。”
  文逸凡道:“哦,你曾经和这位韩二公子交过手么?”
  公孙璞道:“不错。”当下将路上所遇的事情告诉文逸凡,然后说道:“韩希舜的武功 路数和白老前辈不同,我早已怀疑他不是白老前辈的徒弟,如今得到文大侠证实,那就更无 疑义了。但却不知他的师父是什么人?”
  文逸凡道:“相府之中高手不少,但听你所说,这位韩二公子的武功似乎还在那些高手 之上。他是跟什么人学的,我可不知。不过你为什么要急于打听这件事呢?”
  公孙璞道:“韩希舜别的功夫也还罢了,他的点穴功夫可是惊人,令我大为疑惑!”
  文逸凡笑道;“天下点穴高手,还能有胜得过你的檀叔叔武林天骄的么?我听说武林天 骄在光明寺之时,曾教你的点穴功夫的。怎么,难道你的点穴功夫还比不上那个韩希舜吗? 他居然能够令你吃惊,这倒奇怪了!”
  公孙璞道:“他只是功力稍逊而已。若然只论点穴的手法,他不但比我高,似乎也还要 比檀叔叔高明1”
  文逸凡诧道:“有这等事?”
  公孙凌道:“更奇怪的是他的点穴手法和檀叔叔教我的大同小异,不过变化更为精妙!”
  文逸凡道:“这么说,他也懂得惊神指法?”
  公孙璞道:“是呀,所以我才感到奇怪。”
  文逸凡起眉头:“当真如此,这就确实是奇怪了!”
  厉赛英听得莫名其妙,问道:“你们在奇怪的是什么,我还未知道呢。”
  文逸凡道:“厉姑娘,你有所不知,武林天骄檀羽冲的点穴手法,是从穴道铜人上钻研 出来的。这个穴道铜人本来是宋国的国宝,汴京沦陷之时,给金人劫去。金国皇帝特地为此 召集了全国的武林高手和杏林国手成立了一个‘研经院’,由皇叔完颜长之主持,研究穴道 铜人,弄出了一份图解。武林天骄本是金国贝子,他的惊神指法,就是因为获睹这份图解, 而参悟出来的。”
  听至此处,厉赛英禁不住突然跳了起来,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气,叫道:“我明白了!”
  奚玉帆道:“你明白了?”
  厉赛英道:“我知道这个蒙面人是什么人了,他就是韩希舜的师父!”
  文逸凡道:“什么蒙面人?”
  厉赛英笑道:“对啦,这件事情找还没有告诉文大侠呢。”当下将高氏夫人所说的那个 有关穴道铜人图解的故事原原本本的复述一遍。
  文逸凡道:“原来如此。这么说穴道铜人图解是共有两份的了。一份是原来的宋宫图解, 一份是后来金国高手钻研出来的金宫图解。”
  厉赛英道:“不错,想必是宋宫原来的那份图解高明一些,所以公孙大哥觉得韩希舜的 点穴手法似乎更为精妙了。”接着又说:“那天晚上,杨大庆、石棱、高杰二人在客店的房 间里,半夜有个蒙面人跳进来,打伤了高杰,点了杨、石二人的穴道,抢走了那个藏着穴道 铜人的匣子。杨、石二人怀疑是高杰串通那个蒙面人,高杰怀疑是他的师兄乔拓疆,后来又 怀疑是我的爹爹,我却怀疑是黑风岛主。其实都猜错了,原来是韩希舜的师父。”
  奚乇帆笑道:“线索是找到了,可惜也还未知道他的师父是谁呢。”
  公孙璞道:“檀叔叔在惊神指法上边有若干处未能参透,他也知道宋宫有一份原来的图 解,却不知落在何方,若然找得出韩希舜的师父,对檀叔叔倒是很有好处,他们可以共同参 洋。”
  厉赛英道:“有其徒必有其师,韩希舜如此可恶,肯收这样的纨绔恶少做徒弟的恐怕也 未必是好人吧?”
  文逸凡点了点头,说道:“不错。我倒是担心落在坏人手中,将来会酿成武林大患呢。 这样吧,我给你打听这人是谁。我打听不出来,还可以请丐帮的陆帮主帮忙打听。丐帮的消 息显为灵通,或者可以有意外收获。”
  公孙璞谢过了文逸凡,说道:“我想早一点会见啸风,请文大侠原谅我不多留了。”
  文逸凡道:“最少你也得住这一晚。”
  第二天一早,公孙璞、奚玉帆、厉赛英三人便向文逸凡告辞。
  三人同行,一路谈谈说说,倒是不觉寂寞。这日到了太湖,只见万顷茫茫,水天一色, 不觉逸兴遄飞,胸襟为之一爽。忽听得一声长啸,芦苇丛中摇出一只小船,那舟子笑道: “可是百花谷的奚公子么?”
  奚玉帆诧道:“你怎么知道?请恕眼拙,咱们好像以前没有会过?”
  那舟子笑道:“你们一路行来,早就有人打探清楚,禀告我们的总寨主。我是奉了总寨 主之命,特地在这里等候你们的。“
  太湖义军防范的周密,三人都是不禁佩服。上船之后,奚玉帆问那舟子道:“有一位谷 少侠谷啸风是不是在你们的寨子里?”
  那舟子道:“不错,谷少侠来了许多天了。”
  公孙璞道:“文大侠的掌门弟子辛龙生和他的新婚夫人是不是也已经来了?”
  那舟于道:“这倒没有听说,不过我只是一个小头目,总寨主的宾客,我也不尽知道。”
  王宇庭是太湖七十二家的总寨主,大寨在西洞庭山。摇到对岸,弃舟登山,王宇庭早已 和谷啸风在半山迎接他们了。好友相逢,自是欢喜无限,不过在无限欢喜之中,奚玉帆想起 那次谷啸风的婚变,和他的妹妹闹出的轩然大波,却是不禁颇为感慨,有点尴尬了。
  王宇庭不知就里,说道:“奚少侠,你们是从文大侠那儿来的吧,令妹和丈大侠的掌门 弟子成婚,我抽不出身子去喝喜酒,很是抱歉。”
  奚玉帆吃下一惊,说道:“舍妹未曾来到吗?”王宇庭诧道:“令妹新婚,怎会来此?”
  奚玉帆怔了一怔,说道:“文大侠说他们早已来了的,何以还没有到呢?”
  王宇庭不禁亦是有点惊疑,说道:“是吗?那恐怕是在路上碰着什么事情耽搁了。但你 也不必担心,江南的武林人物,谁不识文盟主的掌门弟子?有事耽搁也不会有什么意外的, 你们先住下来,待我派人给你打听打听。”
  既来之则安之,奚玉帆等人也只好如此了。
  这晚奚玉帆与谷啸风联床夜话,说起别后各人的遭遇,大家都是不胜感慨。
  奚玉帆说道:“我这次在临安韩侂胄的相府碰上一个人,你一定意想不到。”
  谷啸风说道:“什么人?”
  奚玉帆道:“辛十四姑。”
  谷啸风果然甚为诧异,说道:“她怎么会在相府之中出现?”
  奚玉帆把穴道铜人图解的故事和如何碰上韩希舜与辛十四姑的经过,一一告诉了谷啸风, 谷啸风听得惊奇不已,说道;‘不瞒你说,这个辛十四姑我也正想找她。”
  奚玉帆道:“哦,你也要找她,为什么?”
  谷啸风道:“佩瑛的爹爹在她家里养病,她却失了踪,佩瑛担心得不得了。要找佩瑛的 爹爹,不是先得找她吗?”
  奚玉帆叹了口气,说道:“幸好你当时没有见着韩老英雄。”
  谷啸风懂得他的童思,假如当时自己见着韩大维,当然是一定会提出要和韩佩瑛退婚之 事了,想不到一年来的变化竟是如此巨大,谷啸风不由得心中苦笑了。
  事情的变化,确实是往往有出人意料之外的,辛龙生和奚玉瑾这对夫妇的遭遇就是如此。 且说辛龙生夫妇奉了文逸凡之命,前往太湖和王宇庭联络,这日到了浙西的一个山区, 为了赶路,走山间小路,路上辛龙生忽地想起一件事情,说道:“瑾妹,到了太湖,你可能 见着一个你所想不到的人。”
  奚玉瑾觉得他的神色有点古怪,说道:“王宇庭那里常有江湖上的异人来往,碰上意想 不到的人,那也不足当奇。”
  辛龙生道:“不,这人是你的好朋友,却并不是什么江湖异人。”
  奚玉瑾何等聪明,心中已经隐隐猜着了辛龙生要说的是什么人了,嗔道:“你究竟说的 是谁?”
  辛龙生冷冷说道:“谷啸风。那天我听得他和我的师父说,说是要到太湖去的。”
  奚玉瑾心里甚是难过,却道:“碰上他又怎么?唉,龙生,咱们已经结为夫妇,你还不 相信我吗?”
  辛龙生道:“你不嫌弃我,我是感激得很。不过我遭了那丫头之害,与你只有夫妻之名, 而无夫妻之实。我,我总是觉得对不起你。唉,谷啸风现在不知成婚了没有?如果——”
  奚玉瑾杏脸飞霞,嗔道:“不许你再说下去,夫妻紧要的是两情相悦,相互扶持,难道 只是贪欢作乐么?这件事以后不准再提!”
  话是这样说,奚玉瑾心里可是难过得很。不由自己的又想起了谷啸风以往对她的种种好 处来。“我当真是更喜欢龙生么?还是只贪图可以做未来的盟主夫人呢?”无意间自己揭开 了自己心底的秘密,奚玉瑾不禁暗暗有点羞愧了。
  这天是个阴天,他们二人心上也像蒙了一层阴影,辛龙生不敢再试探她,奚玉瑾也没心 情说笑,两人默默无言的走了一程。
  走到一个险峻的路口,忽见有个老叫化睡在那儿。
  他们走的是两峰挟峙之间的山路,那叫化睡觉的地方正是绝险之处,下面是深不可测的 幽谷,叫化子枕着路口的一个石头,只要稍一转身,就会跌下去的。
  辛龙生正自不好气,骂道:“哪里来的这个臭叫化,你死活不要紧,这条路可给你拦住 了。”
  奚玉瑾道:“你别推他,咱们做个好心,唤醒他吧。你守在那边,提防他滚下去。”
  辛龙生道:“哈,你还要我服侍这个臭叫化,你可真是太好心了。”
  奚玉瑾道:“他这样睡法,可是危险得很呀!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反正咱们也不 是要赶路。”
  辛龙牛赔笑道:“好,好,依你就是。”脸上赔笑,心里可是在埋怨妻子多事。
  奚玉瑾叫了几声,那老叫化的鼾声打得更响了。辛龙生苦笑道:“睡得像个死人,别理 睬他吧,从这块石头上跳过去不就行了?”
  奚玉瑾道:“不好,你看,这块石头摇摇欲坠,万一给咱们碰着了那怎么好?”
  话犹未了,那老叫化忽地翻了个身,坐了起来,把奚玉瑾吓了一跳。
  那老叫化睁开惺忪睡跟,咕咕噜噜的埋怨道:“我睡得好舒服,你们偏来扰人清梦,真 是可恶!”
  辛龙生怒道:“我们好心救你一条性命,你却反而骂我,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 心。”
  那老叫化道:“你咒我是死人不是?哼,你死了我还活着呢,准要你救?”
  辛龙生心头火起,正要发作,奚玉瑾劝道:“你何必和他一般见识,他不领情,咱们走 吧。”
  那老叫化揭开一个红漆葫芦的盖子,酒香四溢,说道:“这女娃儿倒是有点好心,来, 来,来,我请你喝酒。”
  辛龙生冷笑道:“准要喝你的酒,你滚吧!”
  那老叫化“哼”了‘声,说道:“别人想喝都喝不到呢。你这臭小子懂得什么?你不喝, 你给我滚!”
  奚玉瑾忙道:“龙生,别吵了。走吧,走吧!”
  辛龙生道:“我才不屑和叫化子吵呢!”迈开大步便走,只听得那老叫化在背后连连冷 笑。
  路上辛龙生埋怨道:“玉瑾,我叫你不必理这臭叫化,你看,非但得不到他的感谢,反 而受了一顿腌臜闲气。”
  奚玉瑾忽道:“龙生,我看这老叫化恐怕是个江湖异人。普通的叫化怎敢睡在那样险峻 的地方,不是和自己的性命开玩笑吗?还有,他后来说的那几句话也着实有点可疑。”
  辛龙生人极聪明,奚玉瑾所想到的可疑之点,他此刻亦是想到了。颇为后悔刚才自己一 时之气,开罪了这个叫化。不过一想自己是江南武林盟主的掌门弟子,就算这老叫化是江湖 异人,开罪他也不见得就有什么大事,不愿意在奚玉瑾面前认错,强笑说道:“哪来的这许 多江湖异人?你别瞎猜疑吧。”
  不料走了一程,忽又听得呼吁噜噜的鼾声,奚玉瑾抬头一望,吓得跳了起来,叫道: “龙生,你瞧!”
  原来在那路口之处,只见又是那个老叫化伸开双脚枕着石头睡觉,口角还流着酒涎。
  他们少说也走了十多里路,虽然不是施展轻功,也是走得比普通人快得多的。这山路又 只有一条,这叫化子要赶在他们前头不让他们发现,只有绕过一个山坳才行。不到半个时辰, 这叫化子就能躺在前面的路口睡觉,奚玉瑾焉能不吓得一跳。
  辛龙生低声说道:“你不必惊慌,江南的武林人物,我师父无有不识。不错,我刚才是 骂了他,但看在我师父的份上,他也不能怪我。”
  他料这老叫化是装睡无疑,这几句话自是有心想说给老叫化听的。
  奚玉瑾叫道:“老前辈请恕我们刚才有眼无珠,不识高人。”
  老叫化伸了一个懒腰,睁开眼睛说道:“哼,又是你们,怎的老是来扰人清梦。”
  辛龙生道:“老前辈何故戏弄?”
  那老叫化道:“谁有闲情戏弄你们?我问你,文逸凡是你的什么人?”
  辛龙生追:“正是家师。”
  那老叫化点了点头,说道:“我早已瞧出来了,那么你是他的掌门弟子辛龙生吧?辛十 四姑是你姑姑?”
  辛龙生大为欢喜,说道:“不错。原来老前辈和我的姑姑也是认识的,那就是更好了。”
  那老叫化忽地冷笑道:“你有一个做武林盟主的师父,又有一个这样骄矜的姑姑,这两 个人给你撑腰,怪不得你目中无人!”
  辛龙生吃了一惊,说道:“晚辈不敢。请、请恕……”
  “请恕晚辈无知之罪”,这句话还未能说出口来,那老叫化已是喝了一口酒,忽地张开 嘴巴,向他喷去。烈酒夹着口涎,喷得他满面淋漓。
  辛龙生所到之处,无不受人尊敬,哪曾受过如此侮辱?明知这老叫化是江湖异人,也禁 不住怒火勃发,唰的拔剑出鞘,就向他刺去。喝道:“管你是什么人,少爷和你拼了!”
  辛龙生的剑法是融会两家之长,以辛十四姑所传的奇诡绝伦的剑法作为基础,再加上他 的师父“铁笔书生”文逸凡的点穴功夫,一柄青铜剑当成了判官笔使,一招之间,同时刺那 老叫化的七处穴道。
  老叫化哈哈笑道:“文逸凡的铁笔点穴功夫我也还不曾放在眼内,你居然敢在我的面前 卖弄!嘿,嘿,这真是孔夫子门前卖百家姓了。”
  话犹来了,只听得“铮”的一声,辛龙生那柄长剑已经给他弹开,辛龙生正要变招,只 觉身子忽地一麻,已是给他点着了穴道,不能动弹。连他用的是什么手法,都未曾看得清楚。
  奚玉瑾刚要拔剑,一见丈夫已给他制住,心念电转,想道:“我决不是他的对手,不如 向他求情的好。说不定他只是恼怒龙生无礼,对他薄施惩戒罢了。”
  心念未已,那老叫化已是哈哈一笑,说道:“你是他的妻子吧?我看你的心肠比他好得 多了。”
  奚玉瑾道:“请你看在他师父文大侠的面上,恕他无礼之罪。”
  那老叫化道:“文逸凡吓不倒我,我也不必卖他情面。嘿,嘿,看在你的面上嘛,那倒 还可以。”
  奚玉瑾道:“那就请你看在我的面上,我在这里给你赔罪了——”
  老叫化又是哈哈一笑,说道:“我是曾听说文逸凡的掌门弟子娶了媳妇,但现在看来, 你们好像是还未同房的吧?你对他倒是很有情义啊!是不是真正喜欢他呢?”原来这老叫化 早已看出奚玉瑾还是处子之身。
  奚玉瑾羞得满面通红,说道:“嫁猪随猪,嫁狗随狗,他好歹也是我的‘良人’。请老 前辈休要取笑。”
  那老叫化忽地端起面孔,说道:“好,那我就和你说不是开玩笑的话,你必须老老实实 的答我!”
  奚玉瑾道:“老前辈请问,晚辈若有所知,定当奉告,绝不敢虚言。”
  那老叫化冷冷地盯着她,说道:“穴道铜人的秘密,你知道多少?我信不过你的丈夫, 所以我要问人。”
  奚玉瑾怔了一怔,说道:“什么穴道铜人的秘密,我连听也没有听过。”
  那老叫化道:“辛十四姑一直没有和你提过这件事吗?”
  奚玉瑾道:“我们成婚之后,就没有见过他的姑姑。”
  那老叫化道:“以前呢?”
  奚玉瑾道:“以前我也只是在她家里住过一晚,那时和他的姑姑刚刚相识,她有什么秘 密也不会告诉我呀。”
  那老叫化道:“邵元化的小老婆高小红你们见过投有?”
  奚玉瑾道:“邵元化这个名字我倒是听过的,却从来没有见过他,更不用说他的什么大 老婆,小老婆了。”
  那老叫化眼珠一转,若有所思,半晌说道:“好,我姑且相信你的说话,但却不能不委 屈你们做我的人质了。”
  奚玉瑾大惊道:“你可是要扣押我们吗?我,我们是有事在身的呀!”
  那老叫化道:“我对你已经算得是十分客气了,谁管你们的什么劳什子事情?好,你不 想陪你丈夫受罪,你自己走也行。”
  奚玉瑾忙道:“不,小,你既然捉了我的丈夫,我自然是要陪他的,但你总得告诉我这 是什么原因呀。”
  那老叫化道:“好,我就老实告诉你吧,辛十四姑一个人我是不怕她的,但她有个好朋 友叫做韩大维,他们两个人倘若一同来找老叫化的晦气,老叫化只怕不是他们的对手。她的 侄儿在我手上,她就不能不行所顾忌了。”
  奚玉瑾道:“不知老前辈和他的姑姑结的是什么梁子?”
  那老叫化哼了一声,说道:“你问的也太多了,老叫化可没工夫告诉你呢。我不强迫你, 你愿意跟你丈夫就跟来吧。”
  说了这话,老叫化拖着辛龙生就走。奚玉瑾追上前去,说道:“请问老前辈高姓大名。”
  老叫化怒道:“你这女娃儿也忒罗唆,你叫我老叫化不就行了。”
  奚玉瑾不敢再问,心里想道:“这老叫化本领如此厉害,想必是丐帮中的高手?”
  老叫化拖着个人,登山涉涧,如履平地,奚玉瑾使出全副轻功,兀自落在他们后面。
  那老叫化也似乎知道她的本领如何,并不回头看她,却始终和她保持着数丈的距离,让 她不至太过落后。
  奚玉瑾忽地得了一个主意。
  奚玉瑾素来爱美,每次出门,总忘不了要带一盒胭脂,这次也不例外。那老叫化走在她 的前面,一直没有回头望她,奚玉瑾大着胆子,悄悄打开胭脂盒子,用指甲撬了一点胭脂, 在一方手帕上写道:我们夫妇给一个老叫化捉去,仁人君子,拾获此帕,请送太湖王寨主, 金簪聊作报酬。辛龙生、奚玉瑾。
  奚玉瑾是把手伸入怀中偷写的,字迹写得歪斜了草,但料想还可以辨认出来。写好之后, 拔下头上一根金簪,折好手帕,用金钗穿过它,插在路旁的一棵树上,那老叫化在她面前数 丈之遥,果然没有发觉。
  这方金钗钉着的字帕给人拾获的希望甚为渺茫,但总是有个希望。至于她为什么叫拾获 的人向太湖王寨主王宇庭报讯,而不是向辛龙生的师父文逸凡报讯呢?则是因为下面两个原 因。
  第一、这个地方距离太湖只有两天路程,距离文逸凡所在的中天竺则有七天路程,她急 于脱困,当然是就近向王宇庭求援的好。
  第二、王宇庭占领太湖,对附近的百姓很好,百姓和义军亲若家人,倘若樵夫、猎人发 现这方字帕,多半会给她送到。文逸凡的住址只有江湖上侠义道中的成名人物知道,普通百 姓,只怕连他的名字也未必知道。
  奚玉瑾做了手脚,暗自想道:“这老叫化未必会注意到我的头上少了一根金钗,若是给 他发觉,我就装作惊诧的神气,说是中途跌落了。”
  老叫化拖着辛龙生走得飞快,奚玉瑾使出全副轻功,紧紧跟在他们后面,不知不觉,上 了一个山峰,只见山顶有间石屋。
  忽听得“咿咿呀呀”的叫声,树林里有个披着兽皮的小厮跑出来,约莫十六七岁年纪, 体格甚是壮健,长得几乎有老叫化那么高。这小厮扛着一只吊睛白额虎,他虽然长得不算矮, 但这只老虎实在太大,前脚搭在他的肩上,后脚还是拖在地上。
  老叫化斥道:“虎儿,我叫你守门,你总是不安本分,又跑去打老虎了。”那小厮也不 知是否听见了师父的说话,只是望着奚玉瑾傻笑。
  老叫化道:“我这徒弟是个哑巴,在山上长大,很少看见外人的。不过,他对你并无恶 意,你不用害怕。”当下笑道;“这是别人的媳妇儿,你傻乎乎盯着人家干嘛?”那小厮黑 脸泛红,喉头发出“荷荷”的喊声,老叫化笑道:“奚姑娘,他是说你漂亮。”
  奚玉瑾心里想道:“这小厮赤手空拳就能打死—只老虎,不用他的师父监视我们,有他 看守,只怕我们已是偷走不了。”
  进了屋子,老叫化把辛龙生推入柴房,笑道:“未来的武林盟主,委屈你在这柴房受苦 几天,待你的姑姑来了,只要她向我求情,我就放你。”说罢,轻轻一拍,便给辛龙生解了 穴道。
  辛龙生几曾受过这等委屈,他听这老叫化的说话,似乎对他的姑姑也是颇有顾忌,穴道 一解,不禁就发起怒来,“哼”了一声,说道:“有胆的你就把我杀了!哎哟,哎哟,哎 哟!”
  话犹未了,只觉遍体如焚,十分难受。本来还想再骂几句,已是骂不出来了。
  老叫化冷笑道:“我杀你做什么,让你多吃一点苦头不更好么?哼,你再嘴硬,我还有 更厉害的手段请你尝尝好滋味呢!”
  奚玉瑾慌忙替丈夫求情,老叫化这才笑道:“好,看在你的份上,我姑且饶他一次。” 说罢把那红漆葫产一顿,说道:“我的独行点穴手法,本来在穴道解了之后,也要受苦二天 的,只有喝了这酒,才可免你受苦。嘿,嘿,酒中可有老叫化的口涎,你喝不喝?”
  辛龙生遍体如焚,实在忍受不住,只好捧起葫芦,捏着鼻子喝了几口。老叫化抢了过去, 笑道:“你摆什么少爷架子?哼,你嫌老叫化腌臜,老叫化可还舍不得给你多喝呢!”
  辛龙生喝了这酒,果然便觉遍体清凉,但身体仍是软绵绵的使不出力道,对这老叫化的 点穴功夫好生惊骇,不敢再发—言。
  老叫化道:“奚姑娘,你愿意留在这里服侍丈夫,我可以让你自由走动。你什么时候要 走,我也决不阻拦,就只不许你将他带走。”说罢,回过头来,对那小厮说道:“我和他们 说的话,你听清楚没有?”小厮点了点头,老叫化道:“倘若我不在家里,这个人要走的话, 你把他的双腿打断。这姑娘要走,你就不必留难。”小晰又点了点头,表示明白。
  老叫化冷笑道:“你这小子倒是好福气,有这么一个贤慧妻子。”
  老叫化出了柴房之后,辛龙生满面通红,说道:“瑾妹,虽说你是嫁猪随猪,嫁狗随狗, 但你我只是夫妻的名份,你可不必陪我受苦。”
  奚玉瑾知道他气量狭窄,心里想道:“原来他是为我刚才说的这两句话犯了心病了。” 想起自己为他受苦,仍然给他奚落,不觉眼圈一红,说道:“你我已经拜堂成亲,做了正式 夫妻,你怎么还说这样的话,唉,咱们现在是在人家的屋檐底下,我劝你还是暂且忍住一时 之气吧。”
  辛龙生话出了口,这才觉得有点过分,心中也有歉意,说道:“瑾妹,你待我这样好, 我真不知应该如何感激你才是。”
  奚玉瑾强颜笑道:“夫妻之间,何必说这样的客气话?”奚玉瑾口里是这么说,心里想 起了谷啸风往日对她的温柔体贴,却是不禁有点黯然神伤了。
  奚玉帆到了太湖西洞庭山上宁庭的山寨,住了几天,仍然不见他的妹妹和辛龙生来到, 也没有得到他们的任何消息,心里十分着急。
  这一天来了一个中年叫化,是丐帮中的一个八袋弟子,姓焦名奕。
  焦奕来的时候,奚玉帆和公孙璞正在陪上宇庭说话,焦奕问道:“这两位是谁?”王宇 庭知道丐帮的八袋弟子前来,定然是有事商量,说道:“这位是百花谷的奚少谷主,这位是 耿大侠的弟子公孙璞,他们都不是外人,焦香主,有话你但说无妨。”
  焦奕忽地哈哈笑了起来,说道:“这可真是巧极了。”
  王宇庭怔了一怔,说道:“什么巧极了?”焦奕望了望奚玉帆,笑道:“奚少侠,令妹 是不是芳名玉瑾?”
  奚玉帆又惊又喜,连忙问道:“焦香主,你可是有舍妹的消息么?”
  焦奕道:“不错,我就是为此来的。请你先看看这个。”说罢拿出一根金钗和一方手帕。
  奚玉帆吃了一惊,说道:“这金钗正是舍妹的,焦老前辈你是从何处得来?”
  焦奕道:“是这样的,松风岭出现了一个踪迹可疑的老叫化,接连几天都在山口的险峻 处所睡觉。我的弟子发现他的行踪,初时还以为是本帮的长老,告诉了我。我跑去暗中窥伺, 这才知道不是。我起了疑心,就在松风岭上躲藏起来,看他究竟是想干些什么。第二天就看 见令妹夫妇二人从那里经过,出事了!”原来焦奕乃是那个地方的丐帮首领。
  此时,王宇庭已经把那方手帕展开,和奚玉帆一同看了奚玉瑾在手帕上写的那封信了。
  奚玉帆大惊道:“原来他们竟是给那老叫化捉了去,这老叫化是什么人呢?他的本领这 样高强,难道不知辛龙生是武林盟主文大侠的掌门弟子?”
  焦炎说道:“我就是因为这老叫化的本领委实太过高强,自忖决不是他的对手,当时不 敢声张。
  “令妹误会他是我们丐帮中人,这件事我们丐帮当然不能不管。我本来要向帮主报讯的, 但帮主在北方,远水不能救近火,我想想还是照令妹的吩咐,来给王总舵主送信的好。“
  王宇庭说道:“人多去恐怕打草惊蛇,这老叫化的本领如此高强,可得找几个好手去对 付他。”
  奚玉帆知道王宇庭在此风云紧急之秋,难以擅离山寨,说道:“我们三人前往,大概也 可以和那老叫化斗一斗。请焦香主给我们带路,不用王寨主操心了。”正是:  
  三英寻异丐,联袂探荒山。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分享到:
不能满足妻子将被饿死
布娃娃
九族者 序宗亲 高曾祖 父而身 身而子 子而孙 自子孙 至玄曾29
1老农夫和神驴
鬼门关1
我还了解到另一件重要的事2
农民皇帝朱元璋的五大历史功绩
长歌行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