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鸣镝风云录 >> 第二十四回 阴图劫宝联双恶 欲晤良朋屈己身

第二十四回 阴图劫宝联双恶 欲晤良朋屈己身

时间:2013/9/20 20:49:47  点击:2454 次
  余化龙道:“是呀,这批宝藏当然不能让它落入义军之中,是以家师才差遣弟子前来请 两位前辈鼎力相助。”
  朱九穆道:“令师要我如何效劳?”
  余化龙道:“乔装匪徒,半路截劫!”
  朱九穆哈哈笑道:“好主意,果然是好主意!但如此一来,我们岂不是要和令师交手了 么?”
  余化龙笑道:“不错,家师正是要两位前辈和他合演这一出戏,而且还要演得逼真一些, 决不能让丐帮的人起了疑心。到时请老前辈不必客气,出手狠些,押运的人,只留—两个活 口回去作见证就行了。家师也准备带点儿彩,好证明他是力抗不敌,无可奈何,才让这批宝 藏给你们抢去的,当然在向家师下手之时,那可就得请老前辈稍有分寸了。”
  朱九穆笑道:“这个不劳令师嘱咐,我自理会得到。令师是武林中的成名人物,我也不 能只是让他受伤,到时我也拼着披红挂彩,请令师不必客气,刺我一剑。这样既可保全令师 面子,又更足以证明令师是力战而败了!”
  余化龙大喜道:“这就更好了,我回去禀告家师,一定依计而行,事成之后,咱们三一 三十一的平分这批宝藏。”
  奚玉瑾听到这里,又惊又怒,心里想道;“想不到谷啸风的舅父竟是如此心狠手辣,串 通两大魔头,要干出这等伤天害理的事情来,他们准备只留一两个丐帮弟子做活口,那么岂 不是要连我的哥哥也都杀了。”
  朱九穆道:“多谢令师美意,不过我必须把话说明,这批宝藏恐怕不能按照令师之意, 三一三十一的平分呢。”
  余化龙道:“家师但求两位前辈鼎力相助,两位前辈若要多分一份,我想家师也不会争 执的。”心里却在暗暗地咒骂:“这老魔头果然厉害,我们有求于他,他就乘机要挟了。”
  朱九穆哈哈笑道:“老弟误会了,我不是这个意思。令师恐怕还未知道,这批宝藏之事, 是已经通了‘天’的!”
  余化龙莫名其妙,问道:“什么叫做通了天的?”
  朱九穆道:“韩大维家中有价值连城的宝藏,早已给蒙古国师打听到了,他们怀疑这批 宝藏是别人寄存在韩大维家里的。是以他们之志倒不在乎这批宝藏,更重要的是知道宝藏的 来历。对啦,说到这里,我倒要问问你了,令师可有所知么?”
  余化龙道:“家师并未与弟子说及此事,待弟子回去,再问家师。”
  朱九穆继续说道:“蒙古国师虽不在乎这批宝藏,但他既然知道,咱们也就应该做得漂 亮些了!”
  余化龙道:“这是应该的。”心中却在暗暗咒骂。
  朱九穆继续说道:“我们既然瞒不过国师,劫了这批宝藏之后,最好是原封不动拿回去 献给他,他当然不会全要的,就算作是犒赏的话,至少也要分回三成给咱们,这批宝藏价值 连城,咱们每份纵然是各得一成,也已经是大富之家了,令师徒立下这场大功,国师也自然 会禀告可汗,将来蒙古人得了天下,功名富贵何求不得,令师徒的前程就更是无可限量了。”
  余化龙起初听说他们师徒这一份只能分到一成,这一成之中,师父当然要占大份,那么 分到他的名下就很有限了,心里本来是甚不愿意的,但后来听到了朱九穆以功名利禄相诱, 心中不禁怦然而动,想道:“是呀,蒙古兵强马壮,看这情势,天下唾手可得,我将来的好 日子还长着呢,又何必和他斤斤计较?”这么一想,于是眉开眼笑地说道:“好,就这样办 吧,弟子回去禀告家师。”
  朱九穆看了看天色,说道:“日头已经过午,西门牧野怎么还不回来,他说过今天一定 回来的,你不等他么?”
  余化龙道:“弟子恐怕出来大久,会惹起丐帮的疑心,请朱老前辈转告西门先生也是一 样。”
  朱九穆道:“这里的事,必须有一个人主持,我恐怕要等西门兄回来之后,方能进行咱 们刚才所说的计划。”
  余化龙道:“押运宝藏的队伍,每天最多走八十里至一百里路,西门先生就是明天回来, 也还赶得上。”
  朱九穆道:“这我就放心了,不过为了万无一失起见,最好还是请令师设法在路上拖延 时候,走得更慢一些。”
  余化龙应了一个“是”字,说道:“时候不早,那么弟子告辞了。”
  奚五瑾偷听了他们准备劫夺宝藏的阴谋,不由得心乱如麻,想道:“哥哥处境十分凶险, 但我在这里却不能抽身跑去告诉他,怎么办呢?”要知这座堡垒有那两大魔头的人重重把守, 奚玉瑾要想逃跑,谈何容易?何况她若逃跑的话,韩大维父女无人相救,处境也是一样的凶 险。
  正自心烦意乱之际,只听得脚步声响,朱九穆送余化龙出来了。
  碧波在奚玉瑾耳边悄悄说道:“咱们回去吧。”奚玉瑾恐怕他们还有什么机密的话要在 分手之时才说,想要再等—会。就在她踌躇未决之际,忽听得铮铮铮一片声响,朱九穆突然 用“刘海洒金钱”的暗器手法,向她们躲藏之处,撒出了一把金钱!
  原来奚玉瑾因为心情紧张,不自觉的身躯颤抖,衣裳与假山的石壁摩擦,发出了轻微的 抄沙声响。朱九穆送客出来,从假山侧面经过,刚好给他听到了。
  她们二人藏在假山洞里,朱九穆瞧不见她们,隐隐听见沙沙的声响,不觉起了疑心: “是一只小老鼠还是有人躲在里面?”他不能断定又不想打草惊蛇,于是不动声色的突然就 用一把铜钱向她们藏身之处打去。
  铜钱碰着山石,发出一片铮铮声响,有七八枚铜钱给山石碰落,但也还有三枚铜钱打进 洞里来。这山洞甚狭窄,是只能容得两人藏身的,奚玉瑾无法闪避,只好使出“弹指神通” 的功大,双指疾弹,铮铮两声,把两枚钱镖弹开,但还有一枚她没弹着,碧波伏在地上,只 觉微风飒然,那枚铜钱从她颈背擦过,碰着了岩石,这才“铮”的一声跌了下来。
  碧波忍着疼痛,连忙一按石壁上的机关,把暗门打开,待到朱九穆赶来,她们早已在地 道里了。那道暗门关上之后,从外面看去,乃是一片光滑的石壁,若非精通机关削器之学的 大行家,决计看不出其中秘密。
  朱九穆发出钱镖之时,心里想道:“里面倘若有人,钱镖打不着他,也非得把他吓出来 不可!”哪知却不见有人,进去一看,也没有发现老鼠,不觉惊疑不定:“难道我自己听错 了?”
  余化龙道:“朱老先生可是怀疑洞中有人埋伏?”朱九穆道:“不错,我刚才分明听得 有声响的。”
  余化龙道:“不会有人这样大胆吧?”朱九穆沉吟半晌,说道:“但也不可不防,我们 刚才说的事情若是给人偷听了去,只怕会破坏了咱们的计划,请你回去告诉令师,把押运的 路线改一改,防患未然。同时我这里也小心戒备,在这几天,决不许孟七娘的人出去!”他 已经疑及这山洞里可能藏有机关,是孟七娘派来的丫头偷听他们的谈话了。
  余化龙道:“孟七娘毕竟是这里的主人,倘若你们阻拦不了,那又怎样?”朱九穆道: “阻拦不了,那就派人跟踪他,监视他。孟七娘本人我想她是不会出去,她还要守着她的老 巢呢。”余化龙笑道:“这样我就可以放心了,只要不是孟七娘亲自出马,派出的几个小丫 头,谅也兴不起什么风浪。”
  奚玉瑾和碧波从地道出去,回到了水香榭,这才松了口气。碧波摸摸颈背,伸了伸舌头 笑道:“好险,好险!刚才好在我是俯卧,若是仰卧的话,给钱镖割破喉咙,这条小命恐怕 就保不住了。”说到此处,突然觉得奇怪,问道:“侍琴姐姐,我听得是三枚钱镖打进来的, 为什么你没有给钱镖打着?”
  奚玉瑾暗暗吃惊,心里想道:“这小鬼头心思好细!”当下笑道:“说来侥幸,那两枚 钱镖刚好碰着我头上的银簪,银譬都几乎给它打落了呢。”
  碧波道:“原来如此,我还只道你是身怀武功,不让我们知道呢。幸好你没给打着,这 老魔头的功夫好生了得,你瞧我只是给他的铜钱擦了一下,就好像给小刀割着一般,皮破血 流了。”
  奚玉瑾连忙装出吃惊的神气,叫道:“哎呀,你别动,让我给你裹伤。”碧波笑道: “这一点伤敷上金创药就行了,用不着这样大惊小怪。”
  忽听得有人说道:“你们两个干了什么事情来了?碧波,是谁打伤你的?”奚玉瑾抬头 一看,只见孟七娘分花拂梆,正自花间的一条小径向她们走来。
  碧波道:“我正要禀告主人,我们刚刚偷听了朱九穆和那姓余的谈话。”
  孟七娘皱起眉头,说道:“碧波,你也太大胆,太淘气了。”奚玉瑾道:“这不关碧波 小妹子的事,是我出的主意,我恐怕他们密室聚谋,有所不利于主人,因此请碧波带我去偷 听的。”
  孟七娘道:“你们给发现了没有?”碧波道:“没有。那老魔头发出钱镖,也不过只擦 伤了我的皮肉,我们马上就从地道逃走了,地道的秘密也没有给发现。”孟七娘这才松了口 气,问她们偷听到了一些什么。
  碧波一五一十的将偷听来的密谋告诉主人,孟七娘“哼”了一声,说道:“他们要干的 果然不是好事!不过这却与我无关,你们也不必多理闲事了。”奚玉瑾好生失望,但也只好 与碧波一同应了一个“是”字。
  孟七娘跟着说道:“侍琴,我正有事情找你,你跟我来,碧波,你自己回去敷药吧,以 后可不许这样胡作非为了。”
  奚玉瑾只道孟七娘是找她下棋,不料孟七娘却把她带进了卧室。奚玉瑾还是第一次进入 孟七娘的卧房,心中不觉惴惴不安,想道:“她有什么事情找我商量,连最得宠的碧波都不 许在旁呢?”
  进入了孟七娘的卧房,奚玉瑾定睛一看,忽然发现了一件物件,令她又喜又惊。
  只见在当眼之处的一张小几上,端端正正的摆着那一坛“九天回阳百花酒”,这正是奚 玉瑾这几天来日思夜想,想要盗取之物。
  奚玉瑾一喜之后接着一惊,暗自思量:“难道是她对我已经起了疑心,为什么她要把这 一坛酒拿出来让我看见?”
  孟七娘和颜悦色地说道:“侍琴,你坐下来,我有话和你说。”
  奚玉瑾忐忑不安,侧着半边身子坐下,说道:“婢子恭听主人吩咐。”
  孟七娘道:“难得你我有缘,你虽然只是来了三天,我与你却是一见如故,我没有女儿, 你就当作我的女儿吧。”奚玉瑾道,“婢子不敢。”
  孟七娘一皱眉头,随即笑道:“你是秀才的女儿,琴棋诗画,样样精通,有你这样一个 聪明的干女儿,只怕我还没福消受呢。从今之后,你不必以奴婢自居了!”
  奚玉瑾这才亲亲热热叫了—声:“干娘。”说道:“多承干娘错爱,侍琴只好恭敬不如 从命了。”
  孟七娘眉开眼笑的将她搂在怀里,说道:“这才是我的好女儿。侍琴,不是我夸赞你, 你的确是讨人欢喜,你知不知道,这里还有一个人和你也是很有缘的。”
  奚玉瑾莫名奇妙,心头“卜通”一跳,想道:“她说的难道是辛龙生?但辛龙生可不是 ‘这里’的人呀。”
  孟七娘道;“你还记得那位韩姑娘吗,你刚来那天,见过她的?”
  奚玉瑾又是一惊,不知孟七娘是否故意试探她的口气,当下小心翼翼地说道:“记得。 那天碧波带她出来,我本来应该回避的,不料却碰上了,干娘可是怪我不懂规矩么?”
  孟七娘答道:“我非但不怪你,我还要请你帮忙我做‘件事呢。”
  奚玉瑾道:“干娘言重了。有什么事情要我做的,请干娘吩咐就是。”
  孟七娘道:“韩姑娘对你似乎很有好感,她也记得你呢。”
  奚玉瑾道:“那天我只是看见了她,可没有和她说过话。”
  孟七娘道:“我知道。所以我才说你和她有缘份呢,这位韩姑娘对我颇有误会,对这里 的人她也是谁都不理睬的,可是自从那天见了你之后,她已是接连两次向碧玉、碧铰打听过 你了。”碧玉、碧钗是孟七娘的另外两个丫头,替孟七娘每天送饭给韩大维父女的。
  奚玉瑾暗暗吃惊,想道;“佩瑛也太不小心了,怎么可以向人打听我呢!这岂不是要弄 出破绽来吗?”
  心念未已,只听得孟七娘已是继续说道:“她问你是不是新来的,又夸赞你长得秀气。 碧玉告诉她你皆得琴棋诗画,她听了更是喜欢,又问了许多关于你的身世的事情,知道你是 秀才女儿,她还替你惋惜呢。”
  奚玉瑾佯作不满说道:“碧玉也太多嘴了。”
  孟七娘道:“那位韩姑娘虽然没说出来,但是我知道她是一‘定喜欢见到你的。”
  孟七娘继续说道:“我也很喜欢那位韩姑娘,我想让你们见上—见,今天你就替碧钗送 饭去给她吧。”
  奚玉瑾道:“这不过是举手之劳,干娘何须与女儿客气?”
  孟七娘道:“你顺便带一壶酒去,劝韩老先生喝,韩姑娘倘若问你这是什么酒,你也不 妨告诉她,这是九天回阳百花酒。”
  奚玉瑾又喜又惊,喜者是她梦寐以求,不知如何才能够偷得到手的药酒,如今竟是得来 全不费功夫!惊者是不知孟七娘是真心还是假意,万一是试探她的,这就糟了。
  但这是求之不得的良机,奚玉瑾虽然惊疑不定,也是不愿错过。当下大着胆子,决定一 试,极力按下一颗跳动的心,装作漫不经意地问道:“那位韩老先生不是给西门牧野用独门 手法闭了穴道的么?不知他能不能喝酒?倘若他连口也不能张开,我要劝他喝酒,也是无从 劝起的了。”
  孟七娘道:“今天是第三天,他的穴道纵然尚未解开,不能说话,酒总是可以喝的。当 然这也必须得他甘心愿意才成,否则以他的功夫,你就是强迫他喝,也是不行,这就是我为 什么要请你去劝他的原因了。韩姑娘对你很有好感,你善言相劝,劝得动韩姑娘,韩姑娘也 就会帮忙你劝她父亲了。”
  奚玉瑾道:“婢子拙于言辞,不知如何相劝?”翼玉瑾已是恨不得马上把酒送到韩大维 手中,但为了恐防孟七娘起疑,故此仍是装作不识此酒的功效。
  孟七娘道:“你不要多疑,这酒对韩大维是有益无害的,如果是毒酒的话,我还会叫你 去劝他喝吗?”
  奚玉瑾初时听见孟七娘一开口就叫她不要多疑,心头不禁“卜通”一跳,听下去才明白 她是这个意思,连忙赔笑说道:“婢子怎敢如此疑心?”
  孟七娘皱眉道:“我叫你今后不必以奴婢自居,你又忘了。好,你这就去吧,你对他们 父女说,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他们会明白的。”
  此时已有一个丫头把托盘拿进来,盘中有一海碗稀饭,两式小菜。孟七娘取出一个酒壶, 亲自斟满了一壶九天回阳百花酒,郑重的交给了奚玉瑾。
  且说韩佩瑛那日见过了孟七娘之后,满腹疑团,心里想道:“听孟七娘的口气,害死我 母亲的乃是另有其人,那是谁呢?嗯,只怕是孟七娘故意骗我的吧?好在这件事爹爹本来就 想告诉我的,我回去一问爹爹,就知道了。”
  哪知她回到牢房,叫了一声“爹爹”,竟然听不见韩大维的回答。
  韩佩瑛这一惊非同小可,连忙伸手去探父亲鼻息,见父亲尚有呼吸,这才稍稍放心。当 下将父亲扶起,仔细视察,也没有新受毒的迹象,只觉父亲的脉搏有点异乎寻常的跳动。韩 佩瑛对家传的内功心法已经颇有造诣,这才明白过来,原来父亲是给高手封闭了两道经脉, 此时正以本身深厚的内功,自行打通奇经八脉。
  自行打通经脉,这是十分艰难的事情,韩大维正在运功之际,莫说他不能够说话,就是 能够说话,韩佩瑛也不敢令他分神,只好尽自己所能,用本身真力,助父亲运功。
  韩佩瑛的功力当然是和父亲相差甚远,但也不无帮助,在这三天之中,除了每日二餐, 韩佩瑛要停下来喂她父亲吃点东西之外,其余的时间,两父女都是在静坐运功,以求尽快打 通经咏。到了第三天的中午时分,韩大维深深地吸了一门气,忽地张开了眼睛,说道:“瑛 儿,辛苦了你啦!”比西门牧野预料的时间提早半天打通了经脉。这是因为西门牧野没有把 韩佩瑛的功力估计在内的缘故。
  韩大维刚刚打通经脉,精神尚未恢复,韩佩瑛不敢刺激父亲,她本来想问是谁毒死母亲 的事情,只好暂时按下。
  韩大维却在记挂着她去见孟七娘之事,能够说话之后,便即问道:“瑛儿,孟七娘和你 说了些什么?”
  韩佩瑛道:“爹爹,我先告诉你一件喜讯。”
  韩大维道:“是孟七娘要放你么?”
  韩佩瑛道:“她是说过要设法放我,但我现在说的喜讯却是另一桩。”
  韩大维说道:“另外还有什么喜讯?”
  韩佩瑛道:“我看见孟七娘的一个丫头,很像是奚玉瑾。”
  韩大维道:“奚玉瑾?她怎么会跑来这儿,而且做了丫头呢?”
  韩佩瑛道:“女儿也是这么想,但那丫头不但身材举止像奚玉瑾,而且她还用动作暗示 她是奚玉瑾。昨天我问了送饭来的那个丫头,她说这是一个新从江南来的丫头,来了还没有 几天的,这种种可疑的事实加在一起,除了是奚玉瑾还有谁呢?她这个人很有点小聪明、鬼 门道的,不知她是用了什么稀奇古怪的方法混了进来,但女儿相信不会看错。”
  韩大维道:“你以为奚玉瑾是来救咱们的吗?”
  韩佩瑛道:“她与女儿情如姐妹,不是为了搭救咱们,她又何必冒这危险?”心里有点 奇怪,爹爹何以多此一问?
  韩大维道:“瑛儿,我有一件事情忘记问你,你大喜那天,你这位奚姐姐可有来喝你的 喜酒。”
  韩佩瑛为了恐防老父伤心,故此谎言骗父,说是已经和谷啸风成了亲的,此时听得父亲 这样一问,不由得又是羞愧,又是心酸。幸好牢房光线黯淡,韩大维看不见她脸上的神情。
  韩佩瑛忍住心中的酸楚,强笑说道:“爹,你忘记了这次把我送往扬州完婚,是没有通 知任何宾客的吗?咱们既然没有请帖给她,她怎么会来?”
  韩人维道:“奚玉瑾住的百花谷离扬州不远,我以为她自己会来的,男家也没有请她 吗?”
  韩佩瑛道:“没有。”心里暗暗奇怪:“爹爹何以这样问我,难道他已听到了什么风 声?”
  韩大维道:“这么说她和谷啸风是未相识的了?”
  韩佩瑛心头“卜通”一跳,说道:“我没有问过啸风,不过他们都是扬州人,认识也不 稀奇,爹,你问这个是什么意思?”
  韩大维道:“奚、谷两家上代有点过节,但这内里因由,你是不宜知道的。啸风或许知 道,或许不知道,如果他没有和你说,你就不必问他。”
  韩佩瑛松了口气,心想:“他们上一代的事情,这可就与我无关了,但这件事情想必啸 风和玉瑾都未知道,否则他们也不会那样好了。”
  韩佩瑛是个不爱多管闲事的人,何况她又正有着更要紧的事情盘亘心中,因此虽然有点 好奇,也没有再问下去。韩大维继续说道:“因此你和奚玉瑾虽然是如同姐妹,但对她也还 要提防一点的好。” 韩佩瑛答了一个“是”字,说道:“爹,你元气未复,歇一会吧。”
  韩大维道:“孟七娘和你说一些什么话,你还没有告诉我呢。这是非常紧要的事情,你 不告诉我。我怎能安心?”
  韩佩瑛只好说道:“她要我做她丫头,我不答应。”
  韩大维道:“她是想用这个法子放你出去吧?”
  韩佩瑛道:“她是这么说,但女儿可不能相信她的说话。”
  韩大维道;“不,她这话倒是可以相信的,但你不愿意做她的丫头,这也是应有的傲气, 我不怪你,另外她还说了一些什么?”
  韩佩瑛忍不住说道:“她说她对妈很有好感,她还说可怜我的妈呢。我不相信!爹,到 底毒死妈的是不是她?”
  韩大维吃了一惊道:“你这样问过她了?”
  韩佩瑛道:“不错,我问过她,她不肯承认!”
  韩大维呼吸紧张,问道;“她怎么说?”
  韩佩瑛道:“她说害死妈的另有其人,但我问她是谁,她又不旨说!爹,你告诉我吧, 究竟是谁?”
  韩大维沉吟半晌,说道:“我本来是怀疑一个人的,但现在仔细一想,又发现了一个老 大的疑窦,我倒是不敢断定了。”
  韩佩瑛道:“爹,你心目中怀疑的是谁,就告诉我吧。”
  韩大维道:“好,但此事说来话长——”正要说出那人的名字,忽听得轻轻的脚步声响, 随即听得外面有一个女子的声音和看守的人说话。
  韩大维悄声说道:“孟七娘的人来了,这个丫头的武功很有造诣,恐怕至少不亚于你。 咱们小心一些,那件事情,待她走了再说。”原来韩大维虽然已成了半个废人,但他的武学 见识却还是高人一等的,是以一听这女子走路的脚步声,对她的本领就已经略知大概。
  来的这人正是奚玉瑾。
  且说奚玉瑾奉了孟七娘之命,送饭给韩大维父女,另外还有一壶“九天回阳百花酒”。 奚玉瑾是个善用心思的女子,虽然是喜出望外,但也还不能不有点疑心,暗自想道:“孟七 娘虽说过这壶酒决不是毒酒,但也难保她不是骗我的。我还是试一试的好。”走进了花间小 径,四顾无人,便拔下了头上的银簪,插进酒壶中一试,如果酒中有毒的话,银簪就会变色 的。
  奚玉瑾取出银簪一看,只见银譬光辉如故,色泽丝毫不变,这才放下了心。当下取出辛 十四姑的那包药粉,倒入壶中,据辛十四姑所说,这是能治化血刀之伤的药粉,溶化在“九 天回阳百花酒”之中功效更大,辛十四姑的行径处处像个世外高人,此次又费尽心神,替她 策划救人之事,是以奚玉瑾对孟七娘还有疑心,对辛十四姑却是半点也没起疑。
  今日看守牢房的人恰好又是西门牧野的弟子濮阳坚。
  濮阳坚认得奚玉瑾是那日新来的丫头,那口奚玉瑾是侍梅送她来的,濮阳坚吃过侍梅的 大亏,却不知奚玉瑾的本领还在侍梅之上,他见了奚玉瑾,不觉有几分恼怒,也有几分欢喜, 心想:“这丫头长得真还不错哩!好,今日没人陪她,且待我将她消遣消遣!”上前拦住奚 玉瑾。
  奚玉瑾道:“碧钗姐姐没空,七娘叫我替她送饭,你快开门吧。”
  濮阳坚眯着眼睛道:“且慢,七娘叫你送饭,为何又多了一壶酒?”
  奚玉瑾道:“酒菜都是主人叫我送的,怎么样?”
  濮阳坚有意刁难,淡淡说道:“没怎么样,不过我觉得有点奇怪罢了。平时只是送饭的, 为何今天又多了一壶酒呢?”
  奚主瑾道:“我怎么知道你要知道?问我的主人去!”
  濮阳坚冷笑道:“你拿七娘欺压我么?你知道你要进牢房,可还得求我开门么?我奉师 父之命守牢房,我就有权检查你送的酒菜,嘿,嘿,多了一壶酒,我可不能让你马上进去 了。”
  说罢,揭开壶盖,闻了一闻,叫道:“好香,好香,韩大维不能喝酒,那小姑娘谅也不 懂喝酒,这洒给我喝了吧。”拿起酒壶,作势就要喝酒。
  奚玉瑾大吃—惊,喝道:“放下!”提起一双筷子,向他脉门点去。筷尖恰恰就要触着 他的手腕之际,蓦然一省:“不行,我可不能显露出我的武功,叫他起了疑心,更要误了大 事了”心念电转之间,筷子已是改“点”为“敲”轻轻的在濮阳坚举手腕上敲了一下。
  其实濮阳坚虽然是狐假虎威,对这儿的主人到底还是有几分顾忌的。他作势喝酒,只是 戏弄奚玉瑾而已,奚玉瑾这一出手,倒令他真起疑了。
  奚玉瑾外貌清秀文弱,不是武学的大行家,绝看不出她有武功。濮阳坚已经知道她是辛 十四姑送来的丫头,懂琴棋诗画,来给孟七娘解闷的。是以他那天虽然吃了侍梅的亏,却还 敢于将奚玉瑾刁难,就是因为看不出奚玉瑾的武功比侍梅更强的缘故。
  奚玉瑾的筷子在他手腕上轻轻一敲,濮阳坚并没感到疼痛,但心中已在起疑:“她刚才 筷子的来势,分明像是点穴,莫非我是走了眼子?但她又似乎是丝毫没有内功,究竟她懂不 懂武功呢?对这一壶酒,为何她又要如此紧张呢?”
  濮阳坚因为师父不在,倒是有点怕吃眼前之亏,于是说道:“我和你开开玩笑的,你别 当真,好吧,你既然不知其中缘故,待我向七娘问了明白,再让你进去吧。”
  奚玉瑾生怕夜长梦多,只可捏个谎话说道:“主人说牢房潮湿,怕他们父女生出病来, 所以叫我送酒给他们喝喝,好去湿气,今后还要送呢。”
  濮阳坚道:“你既知道,为何你不早说?”
  奚玉瑾道;“为了这点小事,你就与我刁难,我气你不过,所以偏不告诉你。”
  濮阳坚道:“好,那么我向你赔礼,这酒菜就让我给你送进去,为你代劳,算作将功赎 罪罢!”说吧,伸手就要来接奚玉瑾拿的托盘。正是:
  屈身为婢缘何事,各逞机心酒一壶。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分享到:
揭秘古人如何检验新娘的贞操
名妓李师师相会宋徽宗时床底藏男人
酷派董事长郭德英不一样的创业冒险1
小马过河2
农夫和蛇的故事1
02 亲尝汤药    汉文帝刘恒,  汉高祖第三子,为薄太后所生。高后八年(前180)即帝位。他以仁孝之名,闻于天下,侍奉母亲从不懈怠。母亲卧病三年,他常常目不交睫,衣不解带;母亲所服的汤药,他亲口尝过后才放心让母亲服用。他在位24年,重德治,兴礼仪,注意发展农业,使西汉社会稳定,人丁兴旺,经济得到恢复和发展,他与汉景帝的统治时期被誉为“文景之治”。
乡愁 余光中2
周总理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