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风云雷电 >> 第二十五回 误会重重

第二十五回 误会重重

时间:2013/9/19 23:40:31  点击:2966 次
  姓杜的那黑衣人道:“这仇报是不报,还得看这小子将来怎样。并非就此一笔勾销。嘿,白坚武你听着!你跟定耿公子在青龙帮好好的干,真能做到革面洗心做一个响当当的汉子,这仇嘛,我们不报也罢。否则,哼,哼,今日之事还会再来!”
  陕中双煞说道:“姓白的小子,你记牢我们大哥的话。冲着耿公子与杜大哥的金面,今日我们暂且饶你!”跑上山坡,四人会合。姓杜的那黑衣人道:“耿公子后会有期!”转眼间四个黑衣人去得远了。
  耿电心里想道:“听那姓杜的汉子临走时说的这番话,倒像是侠义道的口吻。难道白二哥当真做过什么错事,对不住他们?”
  白坚武亦知耿电业已起疑,急于上来和他辩白,一时之间谎话又未能编好,心里越急,双腿越是不听使唤。原来他苦斗陕中双煞,已是筋疲力倦,双腿深陷泥中,污泥淹过膝盖,用力一跳,竟然反而摔倒了。
  罗浩威此时刚刚跑到,见这情状,大吃一惊,连忙叫道:“二哥,你怎么啦?”跑过去把白坚武拉起来。白坚武满身污泥,狼狈不堪,说道:“幸亏耿公子来得快,愚兄侥幸没有受伤,三弟,多谢你关心了。”口里这么说,心里却是暗地埋怨,“你和耿公子是在一起的,却是迟到现在才来,哼,恐怕你是存心要我吃亏出丑的吧?”他只顾责人,可没仔细想到罗浩威的轻功如何能和耿电想比?好在罗浩威是个忠厚老实的人,没听出他话中的讥讽味道。
  白坚武在山涧中洗净脚上污泥,步履蹒跚的一步一拐走回去。罗浩威道:“二哥,我替你背这水囊。刚才是怎么一回事?”他是见白坚武喘息已定,这才敢问他的。
  白坚武道:“见了大哥再说。”刚刚说道:“大哥”二字,林子里跑出一个人来,正是杨守义。他是见白坚武这许久还未回来,心想耿罗二人去打猎说不定什么时候回来,但白坚武取水可无需用这许多时候,故此特地出来查看的。
  罗浩威喜道:“大哥来了,大哥你不知道,二哥刚才碰上了贼人呢。”
  杨守义道:“那些贼人呢?是什么人?”罗浩威道:“已经给耿公子打跑了。”
  耿电说道:“不,是他们自己罢斗走开的。那些人不知是什么路道,恐怕也不能说是贼人。”
  杨守义道:“那究竟是什么人?”
  白坚武喘着气说道:“他们,他们……”耿电见他说话吃力,说道:“白二哥,你再歇一会儿,待我告诉大哥。”
  杨守义道:“耿公子,你认得那些贼人?”
  耿电说道:“他们自称是冀北双雄和陕中双煞。”
  杨守义吃了一惊,说道:“二弟,你怎么和冀北双雄、陕中双煞结了仇。”
  白坚武道:“此事说来话长,容我慢慢禀告大哥。”
  杨守义道:“好,那么咱们回到庙子里再说,你先调匀呼吸吧。”当下握一握白坚武的手,发觉他的脉搏虽然跳动急剧,并无内伤迹象,这才放下了心。想道:“白二弟对付陕中双煞居然没有受伤,也算是很难得了。”
  耿电问道:“这冀北双雄和陕中双煞是什么人?”
  杨守义道:“冀北双雄,一个名叫杜还,一个名叫康彻。这两个人虽然不是‘侠义道’中的人物,在江湖上的声誉倒也不错。本来早在数年之前,龙帮主就想和他们结纳的。他叫我去查访他们的行踪,可惜访查不到。”
  耿电道:“那陕中双煞呢?”
  杨守义道:“陕中双煞,一个名叫赵同,一个名叫仇异,一同一异,所练的武功也正是异中求同,自成一家。”
  耿电道:“他们又是什么路道?”
  杨守义沉吟半晌,说道:“我对他们不是知道得怎么清楚。听人家说,他们两人乃是介乎邪正之间的人物,名声没有冀北双雄那样好,但似乎也没有太大的恶行。”
  杨守义讲述“双雄”,“双煞”,白坚武不插一句话。不知不觉就到那座破庙了。
  王鹏运看见他们回来,第一句话就问道:“耿公子,刚才你有没有回来过?”
  耿电怔了一怔,说道:“没有呀!”杨守义道:“你为什么这样问?”
  王鹏运道:“我等了许久不见你们回来,正自想打瞌睡,忽听得似有簌簌声响,我抬头一看,看见那破洞外面,似有黑影一闪,我追出去,却什么也没看见。倘若是人的活,这人的轻功也真是大高明了。”
  罗浩威笑道:“哦,所以你疑心是耿公子?”
  他笑王鹏运凝心错了,他自己却也在凝心:“难道是、是她?”
  王鹏运笑道:“是呀,我以为是你们在外面遇上敌人,耿公子回来搬取救兵。他见大哥不在,知道大哥已经赴援,所以没有进来。”
  罗浩威笑道:“若是耿公子,他不见大哥,也会叫你的呀。”
  王鹏运笑道:“我也知道这猜测大笨,但那人的轻功太过高明,我想不到除了耿公子之外还有谁人。”
  白坚武笑道:“四弟,你当时正在打瞌睡,莫非是眼花看错了?”
  王鹏运也有点思疑不定,说道:“你是说我疑心生暗鬼么?
  杨守义道:“待我察看察看。是那个破洞?”
  这座古庙,年久失修,墙壁上有好几个窟窿。但王鹏运指给他看的那个破洞却是有点异样,比其他的破洞大得多。
  杨守义道:“不错,是有人来过这里窥探。”
  白坚武道:“你怎么知道?”
  杨守义道:“你瞧,还有碎泥落在这里呢。这窟窿是给人用利器挖开的,想必是他嫌原来的窟窿大小,看不清楚。”
  耿电说道:“依你看来,是不是双雄双煞的帮手?”
  杨守义道:“我看不是。双雄双煞自信是可以对付得了我们四个人,若然他只是想向二弟报仇,用不着再请帮手。就是请帮手的话,也用不着叫帮手到这里窥探?”
  耿电道:“那么是另外的敌人了?”
  杨守义道:“也不大像。你想那人的轻功既然如此高明,武功定然也很不弱。四弟一人在此留守,那人若是敌人,正好将他伤害或是捉了他去呀。”
  耿电说道:“大哥说得不错。但那人若是朋友,就该露面。他偷看之后就走,看来又不像是朋友,非敌非友,这当真是有点奇怪了。”
  杨守义道:“那人是谁,暂且不必管他。二弟,你的气息调匀没有?”
  白坚武道:“对,我和双雄双煞结怨的事情,现在应该禀告大哥了。”
  “这事说来话长,翼北双雄中的康彻有个妹妹,名叫康灵。大哥知道么?”
  杨守义道:“听人说过。听她说也曾走过江湖,闯出一点小小的名头,但近年却没听人提起她了。”
  白坚武道:“康彻这个妹妹就是由他作主,许配给陕中双煞中的仇异的。”
  杨守义道:“哦,原来他们还是亲家。但这又怎样?”
  白坚武道:“此事又要从另一件事情说起了。有一年我奉帮主之命,到沧州给一个分舵主持开山堂典礼,你记得吗?”
  杨守义道:“不错,那是五年之前的事情了。那次的事情你办得很好呀,不是一点风波都没有吗?”
  白坚武道:“不,是曾经有过一点不大不小的风波的。不过我不便禀告帮主罢了。”
  杨守义道:“哦,那是什么风波?”
  白坚武道:“沧州有个姓贺的土豪,外号活阎罗,田连千顷,开有十几间当铺,欺压佃户,重利盘剥典当的穷人,民愤很大。我到了沧州,正好碰上饥民要到他的家里抢粮。四乡饥民的首领,都是沧州分舵的弟兄。
  “贺家高墙深壕,修筑得有如城堡,有几百名会把式的家丁,要到他家抢粮,可不容易。因此我在主持了开香堂的典礼之后,沧州分舵的兄弟就要求我留下来,帮他们攻打贺家堡。
  “嗯!总算不负弟兄们的期望,我出了一把力,里应外合,终于把活阎罗的堡垒打开,把那土皇帝一刀杀了。”
  耿电说道:“铲除恶霸,助弱锄强,乃我辈之所当为。白二哥,这个活阎罗你杀得对啊!”
  杨守义道:“这件事情你不是已经禀告帮主么?”
  白坚武道,“其中还有一段隐情,不便出之于口。”
  杨守义道:“既然是不方便说的,那就不必说了。我相信你就是。”
  白坚武道:“双雄双煞和我结的怨,大哥虽然值得过我,但我若不说出来,难消大家疑虑。”
  王鹏运道:“二哥,你喝喝水,润润喉咙。”白坚武继续说道:“当时因为贺家堡很难攻破,我和弟兄们约好,由我偷入堡中,刺杀那个土豪。成功之后,里应外合。”
  杨守义点点头道:“不错,是该这样。那活阎罗防范想必很是森严,你得手容不容易?”
  白坚武道:“我们在堡中有卧底的人,他的卧室,按图索骥,一找就着,倒不怎么费事。不过,却有一件事情,是我意想不到的。”
  罗浩威道:“那活阎罗武功很好?”
  白坚武道:“我找到他的房间,他正在拥着一个妖里妖气的女人睡觉。”
  耿电笑道:“这种荒淫的富户,少不了有三妻四妾,和宠妾睡觉,正是寻常之事。有什么意想不到?”
  白坚武道:“活阎罗懂得几招把式,武功很是寻常。那妖妇可是非同小可,我中了她一口飞刀,险些丧命。不过,最后还是把他们二人杀了。
  “大哥,你猜那妖妇是谁,原来她就是康彻的妹妹康灵,也即是仇异的未婚妻子!”
  杨守义呆了一呆,说道:“啊,原来你是这样和他们结上的梁子。怪不得近年没听人提过康灵,原来给你杀了!”
  耿电说道:“康彻的妹妹做出这等无耻之事,他知不知道?”
  白坚武道:“我和他说了,他不相信。仇异更是将我恨如刺骨,诬赖我是因好不遂杀了他的未婚妻子。”
  杨守义道:“这件事情,当时有没有旁人知道?”
  白坚武道:“当时我并不知道她是康灵,大伙儿攻入了贺家堡之后,抢了粮食,一把火就把贺家堡烧了。康灵和活阎罗的尸体在火窟里都已化成飞灰了。弟兄们都知道我杀的是活阎罗和他的小老婆。”
  杨守义皱了眉头,说道:“死无对证,这可是有点难于辩白。”
  白坚武道:“我就是因为翼北双雄在江湖上名声不错,此事说了出来不但有伤忠厚,也损了他们的面子。是以我宁可忍受他们的诬赖,不敢在人前吐露真相。”
  杨守义沉吟半晌,说道:“对,咱们但求问心无愧,不能有失忠厚。换了是我,我也会这样做的,不过,你也不用太过心烦,事情总有水落石出之时。待我慢慢给你想个法子,总有一天,我能叫双雄双煞明白。”
  杨守义是一片忠厚长者的好心,白坚武听了,却是心中惴惴不安了,“大哥或许是说说的吧,他有什么法子能够当真查得水落石出?”
  本来他们是要作长夜之谈的,但因白坚武恶斗了这一场,加上这件尴尬的事情,大家都已兴趣索然,杨守义道:“二弟应该早点歇息,大家都睡吧。野兔留待明天再烤。”
  白坚武虽然自己安慰自己,但因育愧于心,这一晚却是翻来复去睡不觉。
  耿电也是心事如潮,睡不着觉,暗自想道:“君子不夺人之所好,我已经知道浩威和杨姑娘有情,指腹为媒之事,唉,还是不说也罢。”
  正自胡思乱想,忽听得“叟”的一声,飞进一颗石子。
  耿电和白坚武是醒着的,登时跳了起来,白坚武喝道:“是谁,哎哟,哟……”他只当是双雄、双煞又来寻仇,刚叫得出两个字,就给一枚石子打着,正打着他的关节要害,痛得他在地上打滚。
  耿电飞身追出,只见一条黑影,疾似流星,耿电吃了一惊,心道:“这人轻功如此高明,难道、难道——”随即想道:“不对,若然是她,她焉能用暗器打白二哥?”原来他和罗浩威一样,猜疑刚才偷窥那人和现在这个人是同一个人,是杨雁声的女儿杨浣青。
  耿电心里想道:“杨姑娘是罗三哥的好朋友,她怎会用暗器打白二哥?当然不是她了。”黑夜幽林,看不出这人是男是女,耿电见他跑得飞快,起了好胜之心,“好,我就和你先行比赛比赛轻功!”当下施展八步赶蝉的轻身功夫,风驰电掣般的疾追下去。
  转眼追入密林深处,那人哑声不响的只是逃跑。耿电隐隐听得杨守义在叫他道:“耿公子,回来!”原来杨守义自知轻功迫赶他们不上,却怕耿公子孤身冒险着了敌人暗算,是以叫他回来。
  耿电那里肯听,提一口气,加快脚步。前面黑压压出现一片危崖,峥嵘突兀,那人拣择凹凸不平的地方着足,轻登危石,巧着攀援,升到七八丈处,回头望下。
  耿电瞿然一省,暗自思量:“他在上面,我在下面、我攀登危崖,他只须在上面把一块石头推下来,我岂不是要粉身碎骨?”
  正自踌躇不决,那人回头望下,冷冷说道:“没胆量上来吗?”声音尖锐急速,听得出是捏着嗓子说话。
  耿电给他一激,喝道:“你能上我也能上,你当我怕你不成!”硬着头皮,攀登那座危崖。出乎他的意外,那人并没仗着地利,偷施暗算。站在上面淡淡说道:“不错,是有点儿胆量。”
  耿电站稳脚步,定睛一瞧,淡淡的月光下,只见是一个身裁瘦削的人,戴着一顶毡帽,帽沿压着眉梢,脸上蒙有面罩,只是露出一对眼睛。
  耿电惊疑不定,喝道:“你是什么人?”
  话犹未了,眼前银光一闪,那人手里突然多了一条银丝软鞭,唰的就向耿电横扫过去,冷冷说道:“听说你的外号叫闪电手,我要见识见识你的功夫!”
  耿电冷不及防,几乎给他打着,百忙中一个回身绕步,绕到那人侧面,只听得“嗤”的一声响,饶是他闪避得快,衣裳己是给软鞭撕了一小片。
  耿电避招进招,身手亦是矫捷之极,说时迟,那时快,那入一招“回风扫柳”,银丝鞭盘打过来,耿电早已把折扇拿在手中,一招“覆雨翻云”,把他的软鞭拨开。
  两人各使独门兵器,斗将起来。耿电的折扇张开来可当五行剑使,合上了则当判宫笔用,刚中有柔,柔中有刚,迅捷时似闪电奔雷,招招指向对方要害穴道。沉稳处似渊停岳峙,小小一把折扇把全身遮掩得风雨不透。但那人的鞭法也是极其轻灵翔动。他的鞭长,耿电的折扇短,在兵器上先占了耿电的便宜。两人攻守互易,瞬息百变,耿电只能和他堪堪打个平手。
  激斗中耿电使出“大衍八式”的上乘内功掌法,扇中央掌,突然一抓,抓着了那人的鞭梢。折扇一合,沿着鞭身削将上去。
  这一招奇诡突兀,那人想不到他竟敢如此冒险进招,急切间软鞭抽不回来,百忙中只好一个“大弯腰,斜插柳”。腰向后弯,几乎平贴地面,避他折扇削喉之灾。
  耿电手法何等快捷,这一招本来可以伤他的,但转念一想:“他刚才没有暗算我,我岂能伤他?”当下喝道:“撤鞭!”折扇如刀,削他手指。
  高手拼斗,只争毫黍,这一招耿电若是俯身削下,径,点咽喉,纵然未必伤得对方性命,至少也可将他制服。如今一转念头,手法略缓,可就给了对方反击的机会了。
  只听得对方冷冷说道:“不见得!”陡然间只觉掌心火辣辣作痛,那条银丝鞭已是从耿电的指缝抽了出来。那人一个盘旋,长身而起,唰的一鞭,从耿电脚底抽过!
  耿电应变也快,一个“黄鹄冲霄”身法,脚尖点地,身形已是平地拔起。但对方的软鞭却比他更快,鞭梢伊似毒蛇吐信,隆的跟着上来,耿电的脚踝,仍是给他打着。
  但说也奇怪,耿电着了这一鞭,并没感得疼痛,敌人只是好以戏耍似的,鞭梢轻轻队他脚踝拖过,说道:“现在谁也不欠准的了,再来打过!”
  耿电见他身法如此奇快,心里已是暗暗佩服,想道:“刚才我纵下杀手,只怕他也能避开。他这一鞭,却是未曾打断我的脚骨。这样看来,他似乎对我并无恶意?”
  心念未已,那人的软鞭已是疾风暴雨般的猛打过来,耿电说道:“阁下鞭法不凡,在下甘拜下风。你是何人,能否见告?”
  说话分神,那人唰的一鞭,又打着耿电的背心,喝道:“不要你让,今日非和你见个输赢不可!你欠我一鞭,下次我可不留清了!”耿电着这一鞭,仍是虚招,并没感到疼痛。
  耿电怒从心起,想道:“你以为我就当真不如你么?”当下使出浑身本领,说道:“好,你既然走要苦苦相迫,在下只好奉陪!”
  那人占了先手,耿电竟然摆脱不开,辗转攻守,斗了数十招,耿电见他每在紧要关头好似故意错过机会,心里想道:“他口里说是手下决不留情,却何以又好像怕真的伤了我呢?”
  那人也是暗自想道:“他的内力胜我不止一筹,何以在紧要关头,他没有用大衍八式来硬拼我呢?他未必知道我是谁,看来他是因为我刚才没有伤他,是以他也就舍弃狠辣的杀手不用了。唔,这人倒是颇为忠厚,大有他父亲的大侠家风呢!”
  两人各自佩服对方,耿电好奇心起:“为什么他不敢露出本来面目?”突然得了一个主意,欺身逼近,冒险进招。折扇指东打西,指南打北,闪电般的一口气攻了十几招,招招凌厉。那人喝道:“好呀,你当真要拼命么?”
  话犹未了,只听得“唰”的一声,“嗤”的一响,耿电又给他打了一鞭,这一鞭他还当真用上几分真力,打得耿电手臂起了一道鞭痕。但他戴的毡帽,却已给耿电出扇头挑落,他这折扇,边缘嵌有刀片,顺势拖下来,把他的面罩也划开了。原来耿电是拼着受他一鞭,这才能够欺到他的身前以奇快的手法一击成功的。耿电这一招使得恰到好处,割破“他”的面罩,丝毫没有伤着“他”的皮肉。
  只见这人露出满头秀发,脸泛桃花,一双凤眼,薄怒微嗔,竟是一个绝色女子!
  耿电呆了一呆,连忙陪礼道:“我,我不知道你,你是——得罪了姑娘,请姑娘千万别要见怪!”
  他要说的本是“我不知道你是女子。”那少女接着他这句话就问他道:“好,那你现在知道我是谁么?”说话的时候,把那条银丝鞭一收,还原成为一个手诏,套上手腕。
  耿电暗自思量:“这姑娘轻功如此高明,看来年纪大概也是二十左右,和罗浩威说的刚好相符,难道她当真就是那位杨姑娘么?”
  那女子噗嗤一笑,说道:“罗浩威没有和你说过我么?”
  耿电听得她这么一说:已知所料无差,说道:“可是杨姑娘么?”
  那女子道:“不错,我就是杨浣青,”
  耿电又是欢喜,又是有点惊疑,说道:“杨姑娘,我正是要找你。”
  杨淙青心头鹿撞,说道:“你找我做什么?”
  耿电说道:“我小时候,我们母子曾经多蒙令尊令堂庇护。”
  杨浣青笑道:“那时候我还没出世呢,你用不着向我道谢。”
  耿电说道:“家父家母曾经吩咐过我,叫我务必找着你们,面谢令尊恩德。想不到今尊已经仙游,我只能请姑娘带引我到令尊坟前一拜了。”
  杨浣青本不是准备听他说出要找寻自己的原因,听他说来说去,都没有说出真正的原因,不觉心如乱麻。
  她哪里知道耿电已是疑心她和罗浩威相爱,婚姻之事,自是不便再提。
  而她虽然是个巾帼须眉,但女孩儿的终身大事,对方不提,她当然也是很难出口了。
  两人呆了片刻,杨浣青淡淡说道:“我爹葬在北芒山中,不敢有劳公子大驾。公子这番心意,他日我在家父坟前代为禀告也就是了。”
  耿电说道:“我是应该亲自去吊祭的,不过恐怕姑娘没空陪我,那就等待我他日拜见了令堂之后再说吧。”
  杨浣青道:“耿公子,你不是要到祁连山去的么?青龙帮正有许多大事等待你办,我看你也不必太过拘礼,太过客气了。”
  耿电笑道:“杨姑娘,我看你才是太过客气了呢。咱们的父母乃是至交、你怎么这样称呼我?”
  杨浣青似笑非笑的说道:“那你希望我叫你做什么?啊,对啦,你年纪比我长,我就叫你一声大哥好不好?”
  耿电知她是在试探自己,他揣摸对方的心意,却钻到牛角尖去,想道:“指腹为媒之事不知她知不知道,但她这个主意,显然是要和我定兄妹的名份,以避嫌疑。”当下说道:“我本来是不敢当的,但论起咱们两家的交情,咱们却也应该似兄妹一般亲近,那我就不客气叫你一声贤妹了。”
  杨浣青笑道:“人家叫我小魔女呢,贤妹这个‘贤’字我可配不上,哥哥,妹妹的称呼在人前也不好听,你还是叫我的名字吧。”笑得可是有点勉强。
  耿电笑道:“好,浣青妹子,咱们回去慢慢再谈好不好,出来久了,只怕他们以为我是碰上了意外呢,我和你回去,也好叫他们放心。”
  杨浣青道:“回那儿去?”
  耿电怔了一怔,说道:“我和罗浩威他们一同住在那个古庙,刚才你不是到过的么?罗浩威一定也是非常想见你的。难道你就不想见见他们?”
  杨浣青道:“我正要告诉你,我不去见他们了。有两件事情,请你在没有第三个人的时候,替我告诉杨守义。”
  耿电惊疑不定,说道:“我也正想问你,刚才是不是你用暗器打白二哥?你是为了这件事情,所以不想去见他们吗?”
  杨浣青说道:“不错,这是原因之一,你一定很奇怪,我为什么要用暗器打白坚武不是?”耿电说道:“是呀,我的确是觉得奇怪。”杨浣青笑道:“这还是我看在杨守义、罗浩威的面子上,只是让他吃点小小的苦头而已,但这件事情,你暂且不必告诉他们。”
  耿电吃了一惊,说道:“白坚武是坏人吗?”
  杨浣青道:“陕中双煞和冀北双雄找他报仇,你曾经帮了他盼忙是不是?”
  耿电说道:“不错,当时你也在场吗?”
  杨浣青笑道:“我就躲在你后面的那棵大树上偷看,你不知道罢了。这件事情,自坚武怎样和你们说?”
  耿电把白坚武对杨守义的那番自辩告诉了杨浣青,杨浣青止不住连连冷笑。
  耿电惊疑不走,问道:“你可是知道其中真相?”
  杨浣青道:“双雄双煞的说法和白坚武可大不相同。”原来她是在见过双雄双煞之后才回来的。
  耿电放下了疑心,说道:“俗话说,家丑不可外扬。康彻为了保全妹妹的名节,自是勉不了要有另一种说法。咱们似乎都不可太过相信片面之辞。”
  杨浣青道:“我并非只是听信康彻的说话,不过——”
  耿电说道:“不过怎样?”
  杨浣青道:“康彻的妹妹康灵,是我一个师姐的好朋友,她知道康灵的人品决不是像白坚武说的那要淫贱。不过我们还没有找到确实的证据可以证明这是白坚武的恶行。”
  耿电骇然说道:“白坚武倘若是说谎的话,那可真是无耻之极的小人了。”
  杨浣青继续说道:“我们虽然还未找到确实证据,但也有了一点线索,将来总会查得个水落石出的。你可得多些当心他。”
  杨浣青似乎有点不便详言,耿电因为此事涉及闺阁名节,自也不好意思多问。
  杨浣青接着说道:“暂时你也不必对杨守义说,但你可以说白坚武这个人靠不住,叫他小心。倘若他问你有何证据,你说是金鸡岭的杜复派来的使者叫你这样传话就行了。你知道金鸡岭的杜复吗?”
  耿电说道:“曾听爹爹说过,说他是柳女侠手下最得力的一个头目。”
  杨浣清道:“不错,你可以把我说成是杜复所派的使者。但必须是单独和杨守义在一起的时候才能够说。”
  耿电说道:“罗浩威倘若问起我呢?我能不能告诉他我见过你?”
  杨浣青道:“我叫你暂时瞒着杨守义,又怎可以告诉罗浩威?”
  耿电心里想说的:“我以为罗浩威和你的交情自是和别人不同。”但见杨浣青板起了脸,他们只是初次见面,耿电怔了一怔,自也不敢和她说笑了。
  杨浣青道:“第二件事比白坚武这件事更重要,你也是只能和杨尚义说的。”
  耿电说道:“是什么紧要事情?”
  杨浣青取出那封极密文书,说道:“这封信是完颜长之写给凉州总管李寿益的,送信的使者,恰巧给我在中途碰上。”
  耿电看了这封信,吃了一惊,说道:“啊,原来他们已经知道了青龙帮的总舵设在祁连山,幸亏你们截获这封信。”
  杨浣青道:“李益寿的儿子是密谋抗金的,他和耶律完宜有往来。你到了祁连山可以告诉龙帮主,途中若是没有机会和杨守义单独交谈,可千万别说出来。”
  耿电藏好书信,笑道:“你已经吩咐过一次了,还有什么要叮嘱的吗?”
  杨浣青勉强笑道:“没有了。我本来要到祁连山的,有你代送书信,我就可以少走一趟了。嗯,你赶着要回去,我不再罗唆啦。”说罢,转身就走,神色很不自然。
  耿电瞿然一省,心道:“我不会说话,大概她是误会我了。”但初次相识,他可是不能对她表白,“我并非嫌你罗唆,你多留一会吧。”只好看着她离去,转眼之间,她的背影也不见了。
  杨浣青独自下山,情绪十分复杂,有几分欢喜,又有几分失望,终于只觉一片茫然。
  欢喜的是,耿电果然比她想像的“如意郎君”还要好,不但长得英俊,武功也比她高。
  失望的是,他自始至终;没有一句话提及他们的父母指腹为婚之事。
  她刚才迟迟不走,就是等待耿电开口的,不料耿电的语气,竟是要催她离开。
  “他是不知道这件事呢?还是讨厌我呢?哼,他不理睬我,我也不稀罕他,就当作没有这回事好了,不过,我还去不去祁连山呢?”她在睹气之中,又不禁有点后悔这次特地跑来和耿电见面了。
  原来她是在途中发现双煞双雄的行踪,知道他们要向白坚武寻仇,恐怕会殃及池鱼,伤及杨守义耿电等人,是以特地跟踪来了。她偷看了耿电几招一鳞半爪的武功,忍不住引他出来较量。
  如果她是按照原来的计划到祁连山的话,她和耿电见面的机会就可以多了许多,但如今见过了耿电,却是不好意思再到祁连山了。
  “我还去不去祁连山呢?”她起了这个念头,突然就发觉自己心底的秘密了,原来自己是这样的渴望再见耿电。她不禁自己生自己的气,心中越发一片茫然了。
  耿电目送她的背影没入林中,少里也是一片茫然。
  耿电想起离家之时,他母亲告诉他这头婚事,当时他还笑道:“也不知杨家伯母生的是男是女呢,你就这样紧张。”他的母亲说道:“总之,若是男的,你们就要结为兄弟,着是女的,你就要娶她为妻,杨家于咱们有恩,咱们决不能对她负义!”
  青年人的好奇心总是比较盛的,何况是关于自己终身大事,自从知道自己“可能”有个未婚妻之后,他就禁不住时时在想:“若然当真是个女的,不知她长得怎样,武功如何?万一她一点也不合我的心意,难道我也要依从父母之命么?”不过他虽曾有过这样的恐惧,心里也还是终于作了决定:“娘的话不错,人家对咱有恩。咱们就决不可对人家负义,即使她是个丑八怪,我也必须娶她为妻!”
  今晚他见着她了,她的美貌,她的武功,都出乎他意料之外。可惜他是刚刚知道了罗浩威和她的交情之后见到她的,尽管他现在是又惊又喜,他的心情,已是和从前完全两样了。
  他心里一片茫然,呆了好一会子,忽地想道:“照她的轻功本领,她早就来到这儿,她为什么不去找罗浩威,却要引我出来?当时罗浩威还未赶到,没人和他作伴,正是一个好机会呀。呀,她和我不过是陌主人,为什么她这样相信我,这两桩连罗浩威她都认为不可以对他泄漏的事情,她却告诉了我。”
  蓦地瞿然一省,耿电又再想道:“我为什么想到这层?难道我是在希望她对我比对罗浩威更好?耿电呀耿电,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大丈夫岂能做出对不住朋友的事情?我是宁可违背父母之命了!”
  正在心乱如麻之际,罗浩威却已出现在他的面前。
  逻浩威看见了他,又喜又惊,远远的就叫他道:“耿兄,可追上那个人么?”
  耿电甚是为难:“我要不要告诉他呢?白坚武的事情可以暂时瞒着他,但杨姑娘和他是好朋友,难道我也不该告诉他,是她来了么?不错,杨姑娘是曾吩咐过我,也不必告诉他的。但焉知这不是杨姑娘怕着痕迹,故意这样说的呢?”
  罗浩威来得近了,耿电无暇思索,说道:“惭愧得很,没有追上!”他终于还是遵从杨浣青的吩咐,对罗浩威说了谎话。在他口里吐出“惭愧”二字。在他心里也确实是在这刹那之间感到惭愧了。
  罗浩威越发吃惊,说道:“以你的轻功也迫不上他?但总见影子吧?那人是男的还是女的?” 
 

 
分享到:
我还了解到另一件重要的事1
古代哪些妓女生活过得像女明星
徒手打虎的武松,无疑是梁山上最能打的
Lady gaga
中国第一裸模因让人画玉体惨遭凌辱
13 扇枕温衾    黄香,  东汉江夏安陆人,九岁丧母,事父极孝。酷夏时为父亲扇凉枕席;寒冬时用身体为父亲温暖被褥。少年时即博通经典,文采飞扬,京师广泛流传“天下无双,江夏黄童”。安帝(107-125年)时任魏郡(今属河北)太守,魏郡遭受水灾,黄香尽其所有赈济灾民。著有《九宫赋》、《天子冠颂》等
唐朝女性精神出轨成时尚
史上最会做秀的十个演技派皇帝排行榜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