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广陵剑 >> 第二十九回 闪电绝招寒敌胆 追风快剑破重关

第二十九回 闪电绝招寒敌胆 追风快剑破重关

时间:2013/9/17 5:54:32  点击:2949 次
  这一番恶战更为激烈,但他们这边的形势,也更为不利了。本领仅次于“渔夫”林逸士的“樵子”乐隐夫业已受伤,少了一个最得力的帮手;敌方却多了一个武功高强的长孙兆,而且还有大吉大休两个强手,他们送小王爷上楼,很快就会回来。
  弥罗法师双轮交击,哈哈笑道:“渭水渔樵,刚才咱们还未分胜负,有胆的再来与我决个雌雄!”他明知乐隐夫业已受伤,仍然指名向他们挑战。
  乐隐夫怒道:“斗就斗,我怕你么?”摇摇晃,舞起开山大斧,上前接战。弥罗法师闪开林逸士的鱼竿,双轮齐向乐隐夫推去,“当”的一声,和开山大斧碰个正着。乐隐夫“哇”的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兀是咬紧牙根,不肯退后一步。
  林逸士喝道:“欺负受伤的人,算得什么英雄好汉?二弟,听我的话,不要中这秃驴激将之计,让我来对付他!”弥罗法师哈哈笑道:“好,你是英雄好汉,我和你单打独斗!”
  陈云二人连忙奔上,双剑再斗双轮,只听得叮叮当当之声,宛如繁弦急奏,片倾之间,碰击了数十下。弥罗法师暗暗吃惊:“这两个小子的剑法怎的越发厉害了?”原来并非陈云二人比前厉害,而是因为弥罗法师在和林逸士两番恶战之后,气力已是差了一些。另一边,长孙兆和林逸士斗在一起。弥罗法师游目四顾,见己方已是稳操胜券,不过葛南威杜索素和十多个受了伤的叫化子还在拼命力战,高呼酣斗。俗语有云:一夫拼命,万夫莫当,这许多人拼命,瓦刺武士虽然强悍,也是不禁有点胆怯,只能结成方阵,围住他们。弥罗法师眉头一皱,喝道。”你们闪开,让我把这些讨厌的叫化子一个个都杀干净!”话犹未了,忽听得一个苍老的声音喝道。”是哪条恶狗胆敢如此乱吠?哼,哼,还有令你们更加头痛的老叫化在这里呢!”声到人到,只见一个背着大红葫芦的老叫化首先出现。
  跟着这老叫化出现的是一群蜂拥而来的乞丐。原来这老叫化正是丐帮的帮主陆昆仑。他率领第三批丐帮弟子刚刚赶到。留下一小半在外面园子帮池梁、韩芷等人抵御龙府卫士,来宾馆驰援的约有二十多人。
  二十多人数量上还是比不上刺瓦武士之多,但这批生力军一到,却是可以扭转危局了。黑夜之中,瓦刺武土也不知敌人来了多少,阵脚不觉大乱。
  陆昆仑瞅着弥罗冷冷说道:“你敢情是自号天下无敌的瓦刺国师了,哼,你要杀叫化子,老叫化就送上门来让你动手,看你有何本领把我杀掉!”弥罗法师双轮推出,隐隐挟着风雷之声,来势猛烈之极。陆昆仑也不使用兵器,竟然就凭着一双肉拳对付。
  掌风轮影之中,只见陆昆仑身形一晃,弥罗法师却退了一步。他的日月双轮,竟然给陆昆仑的劈空掌力荡开。
  陆昆仑喝道:“来而不往非礼也,看掌!”弥罗法师也真不弱,瞬息间移步换形,避开正面攻来的掌力,双轮左右一分,夹击陆昆仑两胁,要令他的劈空掌力无法左右兼顾。
  哪知陆昆仑似乎早已料到他有此一着,抢着一步,偏锋疾上,反手抓他肩上的琵琶骨。这一招是攻敌之所必救,弥罗法师收回日轮防身,陆昆仑也早已闪开了他的月轮了。弥罗法师自负平生无敌,不料他的日月双轮竟是奈何不了陆昆仑的一双肉掌,不由得暗暗吃惊:“这老叫化果然不愧是天下第一大帮的帮主,功力看来还在渭水渔樵之上。我却怎的这样不济了?”
  其实两人的武学造诣固然是各有干秋,本身功力,也只是在伯仲之间,难分轩轻的。若在平时,弥罗法师有双轮在手,陆昆仑不用兵器,他也应该可以稍占上风。但此际,他已先后称渭水渔樵、陈云二人的双剑合壁恶斗了两场,此消彼长,自是难免稍处下风。
  陆昆仑忽地拿下背上大红葫芦,说道:“且待老叫化喝够了酒再和你打!”张开嘴巴,俨似鲸吞虹吸,一下子把盛得满满的一葫芦汾酒全都喝光。
  弥罗法师双轮高举,准备迎敌。陆昆仑道:“且慢。”弥罗法师道:“怎么,你不敢打了。”陆昆仑笑道:“咱们打了这许久,你滴水尚未沾唇,口渴不渴?”
  弥罗法师怔了一怔,喝道:“我没工夫听你胡说八道,要打快来!”陆昆仑笑道:“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老叫化是想请你喝酒呀!”
  弥罗法师怒道:“谁要喝你的酒!”
  陆昆仑打了个哈哈,“你不喝也得喝。敬酒不吃,那就吃罚酒吧。”
  说到“罚酒”二字,蓦地大口一张,喷出一股酒浪。弥罗法师只觉眼前白濛濛一片,生怕被敌所算,连忙闭上眼睛,狂舞双轮。
  酒花雨点般洒在他的身上,虽然伤不了他,也令他感觉热辣辣的有点隐隐作痛。他怕给弄瞎眼睛,慌忙背转身子,接连退下六七步。
  陆昆仑哈哈大笑,说道:“你敬酒不吃吃罚酒,这罚酒滋味如何?嘿嘿,哈哈,你既然不敢和老叫花再打,老叫化只好走啦!”
  弥罗法师张开眼睛一瞧,只见身披的大红袈裟,竟然被射穿一个个小洞,好像蜂巢。饶他本领高强,见这情形,也是不禁骇然。
  此时陈石星与云瑚双剑合壁,早已把大吉大休杀退,陆昆仑冲入瓦刺武土的方阵,把那些武士打得望风披靡。
  弥罗法师惊魂已定,大怒喝道:“老叫化,你用诡计脱身,有胆的回来和我再战!”
  陆昆仑笑道:“胜负已决,谁还与你纠缠?有胆的你来追吧!”
  云瑚可以闭着眼睛在这园子行走也不会迷路,他带领陈石星进到人少的地方,左一个拐弯,右一个拐弯,不过一会,他们又回到“武陵源”了。
  “武陵源”附近倒是静悄俏的看不到有卫士巡逻。原来所有的王府卫士都已调动去对付“入侵”的敌人了。“武陵源”僻处一角,既没发现敌人,是以本来在附近看守的卫士也都调走了。
  陈石星穿过水帘,在洞口用传音入密的功夫说道:“我是陈石星,段大哥,你和戒嗔大师怎么样了?”
  没听见段剑平的回答。里面黑黝黝的也不知有没有人。
  陈石星吃了一惊,轻声和云瑚说道:“小心点儿,咱们进去看看。”两人拔剑出鞘,小心翼翼的一步一步往洞里走。
  忽地似闻呼吸的声息,剑尖上的光芒也隐约可见两个人了。这两个人是盘膝坐在地上的。云瑚说道:“段大哥么?”仍然没见回答,那两个人动也不动。
  陈石星这一惊更是非同小可,连忙擦擦火石,走近去看。一看之下,方始松了口气。
  这两人正是段剑平和戒嗔和尚。他们盘膝坐在地上,双掌相抵。宛似老僧入定,对外间的一切,视而不见,听而不闻。段剑平的头上冒出热腾腾的白汽,戒嗔和尚的额角也正在沁出一颗颗豆般大小的汗珠,气喘吁吁。
  陈石星是个武学行家,一看就知段剑平正用本身真力,助戒嗔和尚运行真气,推血过宫。淤血一化,戒嗔和尚的伤势当可减轻。此际,他们运功正是到了紧要关头,当然不能回答陈石星了。
  陈石星又是欢喜,又是吃惊。欢喜的是他们都还活着,吃惊的是段剑平在连番恶斗之后,又替戒嗔和尚治伤,看他这个情形,显然亦已到了精疲力竭的田地。倘若元气耗损过甚,只怕救活了戒嗔和尚,他自身也得大病一场。当下连忙把手掌按在戒嗔和尚的背心,用张丹枫传给他的内功心法,一股真气,透过戒嗔和尚的背心的“风府穴”,替他推血过官。张丹枫所传的内功心法果然神妙无比,不过片刻,戒嗔和尚已是睁开了眼睛,苍白的脸上也有一点血色了。
  陈石星道:“戒嗔大师性命可保无忧了,段大哥你歇歇吧。”段剑平知他之能,这才罢手。陈石星继续替戒嗔和尚推血过宫。再一会,戒嗔和尚嚷道:“行了,行了。我已经恢复一点气力了。大伙儿未突围,我要出去!”
  段剑平见他焦躁不安,只好说道:“好,我这就背你出去。”戒嗔和尚拾起拐杖,说道:“别顾我,我自己会走。”他站起身来,正在试试用拐杖是否可以走路。陈石星忽地轻轻说道:“噤声,好像有人来了,你先躲一躲。”
  过了一会,果然听得脚步声走进洞来。
  陈段等人不觉吃一惊,说话这个人正是龙府的第一高手令狐雍。
  跟着一个人说道:“死了我也要找着她的尸体。”这个人是龙成斌。
  云瑚紧握宝剑,躲在暗处,注视着他,又是紧张,又是兴奋:“难得这小贼亲自送上门来!”
  云瑚摒息以待,眼看龙成斌就要走到他们藏身之处,不料却被令狐雍忽地将他拉住。
  龙成斌愕然问道:“什么事?”
  令狐雍笑道:“公子,你猜得不错,是有人躲在这里。就只不知是不是你的心上人了?”当下火招一亮,喝道:“是谁躲在这里?还不赶快给我滚出来!”
  原来戒嗔和尚受伤之后,呼吸重浊,令狐雍是练有上乘内功的人,听觉要比龙成斌敏锐得多,他一踏进洞口,就发觉了。
  段剑平仗剑在戒嗔身旁,喝道:“令狐雍,你好歹也算得是个成名人物,欺负受伤的人可算不得好汉,我和你到外面去一决雌雄!”
  令狐雍朝他看了一眼,哈哈大笑,说道:“原来是段府小王爷,嘿嘿,你的胆量可真不小,佩服,佩服。但要是我没看差的话,你也受了伤口啊!看在你这份胆量,我不愿欺负你,如今我以礼相请,就请你和这位大和尚乖乖的跟我走吧!”
  戒嗔和尚骂道:“放你的屁,老子受了伤也要和你拼命!”
  今狐雍眉头一皱,说道:“你们如此冥顽不灵,当真要迫我把你们揪出去不成?”
  龙成斌亦已看出段剑平是受了伤了,心里想道:“令狐雍要摆什么武林高手的身份,我可无须!”于是说道:“你们如今已是我的俘虏,我可不理会你们是否受伤,你们不肯自己走,我只有把你们揪出去了。”
  戒嗔和尚说道:“兔崽子,有胆的,你来吧!”
  龙成斌大怒道:“好呀,就算你是一头老虎,也只是病,我还怕你不成?”
  他刚一举步,令狐雍忽地喝道:“公子小心!”就在这一瞬之间,陈石星和云瑚已是突然出现,双剑一齐指向龙成斌了。
  龙成斌这一惊非同小可,失声叫道:“救,救——”可他本来是要来找云瑚的,此时突然见她在面前出现,竟是吓得话不成声。
  令狐雍也真不愧是个老练的高手,猝然遇袭,居然仍是毫不慌乱,应变奇速。龙成斌一个“命”字还未吐出口中,陡然间只觉一股力道向他推来,同时眼前一片漆黑。他已是给令狐雍轻轻推过一边。
  令狐雍把手中的火摺向云瑚劈面掷去,随即中指一弹,“铮”的一声,把她的剑尖弹开。陈石星出剑刺他肩井穴,黑暗中令狐雍听风辨器,一个移形易位,呼的一掌劈出,这一招仍然是劈向云瑚。
  双剑合壁,威力极大,不过可惜他们却不习惯于在黑暗中并肩作战,差之毫厘,双剑合壁的威功便要大打折扣,令狐雍用“声东击西”的打法,接连三招,都是猛攻云瑚,牵制陈石星对他的攻势。
  双方性命相搏,心中也都是有点着慌。令狐雍忽地想起自己还有个帮手在旁,叫道:“公子,你快去呀!”
  龙成斌惊魂稍定,不禁重新生起侥幸的念头。他本来有点鬼聪明,此时一听令狐雍叫他快去,登时就懂得了令狐雍的意思。
  他当然不敢在陈云二人双剑合壁之下插进一手,但令狐雍形势不妙,料想亦不是叫他逃走;若是叫他逃走,用的应该是“出去”二字。
  “对,我怎的忘记了他们有两个业已受了重伤的人!”龙成斌瞿然一省,“我打不过陈石星这小子,难道还对付不了两个受伤的人,嘿嘿,只要抓着一个,就可以威胁这小子乖乖的听我的话,一出这个山洞,云瑚这丫头也终须落在我的手中。”
  山洞里乱石交叠,龙成斌打定主意,便即伏在地上,悄悄的爬过去。他知道戒嗔和尚受伤最重,先去暗算戒嗔。
  哪知戒嗔和尚武功虽失,却还是个江湖上的大行家,他身经百战,对敌的经验可没失去。他故意装作丝毫未觉,待到龙成斌爬近他的身边,这才呼的一拐杖打下去,喝道:“哪里爬来的一条野狗!”
  要暗算别人的反而受人暗算,龙成斌猝不及防,这一拐给打个正着。
  龙成斌一个鲤鱼打挺,跳起身来,大怒喝道:“秃贼,你死到临头,还敢作恶!”拔剑出鞘,一剑就刺下去!
  “当”的一声,段剑平伸剑把龙成斌的长剑架开,喝道:“你敢伤害戒嗔和尚,我先要你性命!”
  龙成斌试出段剑平气力不如自己,哈哈笑道:“你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竟敢口出狂言?”
  话犹未了,段剑平唰的一剑,从他意想不到的方位刺来,只听得声如裂帛,龙成斌的衣袖被削去一幅。段剑平也不禁暗暗叫了一声“可惜!”可惜自己气力不加,这一剑只要向前半寸,就可以刺进他的小肮。龙成斌的武学也有相当造诣,大吃一惊之后,登时想道:“他的气力比刚才还不如,显然已是强弩之未了。哼,他已是强弩之末,我还怕他什么?”
  龙成斌退而复上,哼的一声道:“来而不往非礼也,你以为少爷当真伯你不成,接招!”唰唰唰连环三剑,剑势轻灵翔动,竟然大异先前。
  段剑平使出浑身本领,方始堪堪化解他这三招攻势,不禁好生诧异:“这小贼的剑法怎的突然高明多了?”
  原来龙成斌三年前曾从陈石星之手偷得张丹枫的一张剑谱,虽然后来仍给陈石星夺回,但却已给他偷学了几招了。
  段剑平和他斗了一会,见他的上乘剑法,翻来覆去就只是这几招,但苦于气力不加,却是无法破他,不觉心神大乱。
  龙成斌得意之极,喝道:“你还不束手就擒!”唰的一剑,指到了段剑平背心的“风府穴。”
  哪知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他的剑尖还未沾着段剑平肌肤,后心先自一凉,云瑚的剑尖点着了他的“风府穴”。原来陈石星甘冒奇险独力接招,让她腾出手来。云瑚抓着仇人,冷笑说道:“小贼,如今你也知道害怕了么?”
  龙成斌打了个哆嗦,颤声说道:“瑚妹,我家待你不薄,请你念在往日之情……”
  云瑚气得柳眉倒竖,喝道:“你不提往日也罢了,再提往日,我一剑把你杀掉!”
  龙成斌忙不迭的道:“是,是,你要我怎样,我就怎样!”
  云瑚喝道:“你叫令狐雍给我先滚出去!”龙成斌只好奉命唯谨,说道:“令狐先生,请你看在我的份上,先出去再说。”
  令狐雍与陈石星单打独斗,业已抢得上风,无可奈何,只能罢手,喝道:“你敢伤害我们的公子,谅你们也跑不出这个园子!”
  陈石星冷冷说道:“咱们走着瞧吧。”云瑚把龙成斌交给陈石星看管,回转身帮忙段剑平扶起戒嗔和尚。
  戒嗔和尚哈哈笑道:“别怕,别怕。我还死不了的。痛快,痛快,这小贼想抓我做人质,如今却变作了咱们的人质了。”他居然不用扶持,撑着拐杖,就跟着云瑚走出洞去。
  令狐雍无计可施,只好赶汇先去禀告主子。
  陈石星等人走出山洞,听得厮杀之声震耳欲聋,战况似乎比刚才更激烈了。
  云瑚知道段剑平最挂念的是谁,说道,“段大哥,咱们先去找韩姐姐。”但四面八方都在混战,却不知韩芷与池粱是在何方?
  满园子的厮杀声中,忽地听得几声燎亮的萧声,陈石星大喜道:“葛南威在那边,他是去找他的师叔的,韩姑娘是和他的师叔在一起的,咱们过去看看。”
  他猜得不错,葛南威果然是用萧声和他的师叔联络的。
  就在此时,天空忽地掠过几道蓝色的光芒,陈石星又惊又喜,“一下子有这么多蛇焰箭射出,想必是又有新的朋友杀进来了。
  陈石星在远处尚未看得清楚,葛南威却已看见了他的师叔了。
  在连续飞起的蓝色火光之中,他看见了池梁正在和弥罗法师恶斗。韩芷果然是在池梁身旁。
  原来弥罗法师率领的一批瓦刺武土,早已与龙文光的手下会合,如今正在分头堵截攻进龙府的敌人,展开了规模更大、也更猛烈的混战。
  如此一来,“八仙”这边固然是来了帮手,龙文光这边也是增了强援。
  池梁一个“大弯腰、斜插柳”的身法,身形斜窜,横拿如刀,在月轮下央掠过,削弥罗法师的膝盖。这一招是攻敌之所必救,弥罗法师只得把攻出的日轮收了回来。他的武功早已到了收发随心的境界,日轮回掠,那么强劲的去势,竟能在瞬息之间立即掉头!连池梁也都意料不到。只听得“嗤”的一声,池粱的袖子竟给日轮的锯齿撕毁。池梁不退反进,左掌疾劈对方方胸膛。这是两败俱伤的打法。弥罗法师恐怕只凭月轮抵挡不住,逼得收回日轮护身。
  弥罗法师虽然占了上风,也是不由得暗暗佩服,“想不到又有一个能够空手抵敌我的双轮的人!那老叫化是丐帮帮主,他有这个本领虽然出乎我的估计,尚且不足为奇,这个老头儿却不知又是什么来历?唉,看来中原的能人果然真是不少!”
  双方兔起鹘落,闪电之间交换数招,虽然招招惊险,却还没有碰个正着。不过池梁空手对敌,总是难免吃亏。葛南威见师叔遇险,连忙赶来。把玉萧抛掷过去,叫道:“师叔,我这玉萧是不怕毁坏的,你用它吧。”
  池梁也知他这暖玉萧是件宝贝,接过玉萧,精神大振;登时反守为攻。双方有了兵器,变成了旗鼓相当。
  池粱叫道:“葛贤侄,我把韩姑娘交给你了,你带她赶快跑吧!”葛南威精明干练,池梁素所深知,危急之时,托他照料韩芷,亦属情理之常,无足为怪。但奇怪的是,他说话的口气,却好像是把韩芷当作他的女儿一样。
  韩芷心中一动,但想到池梁是她父亲的好朋友,加上又是当此紧张时刻,也就无心去推敲他的话语了。此时她刚好听得陈石星的一声长啸,大喜悦道:“好像是陈大哥来了!”
  葛南威竖起耳一听,说道:“不错,是陈大哥的啸声。韩姑娘,快跟我来!”原来陈石星的啸声隐合节拍,韩芷和葛南威都是精通音律的,一听便知。
  韩芷已经跑到葛南威身边,葛南威回头一望,“咦”了一声,叫道:“素妹,你还站在那里做什么?赶快来呀!”
  杜素素这才如梦初醒,说道:“你多费点精神照料韩姐姐吧,我就来了!”
  说时迟,那时快,濮阳昆吾却先追到,堵住了葛南威的去路,葛南威的暖玉萧已经给了池梁,手上没有合适的兵器,空手入白刃,如何斗得过名列“瓦刺四大高手”第一位的濮阳昆吾?不过数招,已是频频遇险,有一招若不是缩手得快,手指几乎就要碰上剑锋。
  韩芷抖起软鞭助战,但可惜气力不加,也是帮不了葛南威的大忙。
  情侣遇险,分外关心。杜素素哪里还有余暇呷醋,连忙奔上,把青钢剑递给葛南威,自己拔出佩刀迎敌。
  葛南威有剑在手,精神一振,唰唰唰连环三剑,招招都是指向濮阳昆吾的要害穴道,这才开始能够阻遏敌方攻势。
  可是葛南威固然来了帮手,濮阳昆吾也同样的来了帮手。
  大吉看了一眼,已知杜韩二女气力不加,本领虽然不错,料想也还不是自己对手,于是吩咐随来的瓦刺武士结成方阵,准备抵挡敌方的援兵。他独自提起禅杖,迈步向前。
  葛南威独力支撑,十数招后,不觉又是渐处下风,杜韩二女合战大吉,也是感觉越来越是吃力。
  蓝色火焰的蛇焰箭继续不断的在园子上空飞起,突然园子的一角,起了更大的熊熊火光。
  “不好,强盗放火啦!”
  “啊呀,不好!像是明珠阁那边起火吧!”
  四面八方龙府的卫士都吓得叫喊起来了。要知明珠阁正是龙文光刚才所在的地方。
  陈石星挟着龙成斌走来了,龙成斌给他挟得哇哇大叫,“岂有此理,陈石星,你怎能对我这样?你可知道,你要是弄死了我,你们也决计不能活命!”
  陈石星笑道:“大少爷,你享福享得多了,也该吃点苦头啦!吃点苦头,死不了的!”
  濮阳昆吾正自一剑向葛南威分心径刺,剑势极为凌厉。陈石星把龙成斌当作盾牌,朝着他的剑尖一挺,喝道:“有胆的,你替我杀掉龙文光的侄儿!”龙文光没有儿子,他最疼爱这个侄儿,早已是准备让他过继的了。濮阳昆吾连忙把剑收回,已是划破了龙成斌的一片衣裳。
  云瑚忽听得道:“沈大哥,周大哥,你们来了,这可好啦!”
  原来这两个汉子,一个名叫沈筐,一个名叫周复。他们是金刀寨主手下地位最高的两个大头目。他们本来是奏金刀寨主之命,赶来京师,意图劝阻渭水渔樵不要太过冒险举事的。可惜来迟一步,只好加入战团。
  正当群雄准备大举冲杀出去的时一候,外面呐喊之声如雷震耳。石广元举着火把,高声喊道:“你们不要慌乱,御林军已经开来帮我们捉贼了!镑自退回原来防地,分一半人救火!”
  本来出动御林军是要得到皇帝的“圣旨”的,但因龙文光官居兵部尚书兼九门提督,“圣眷”正隆,而且瓦刺使者在他的家中,御林军统领是知道的,是以一接到消息,便即带领一千名御林军前来帮忙“捉贼”,先行出兵,再行补奏。
  不过御林军统领穆士杰却也是个颇为稳重的人,他见园中起火,料想里面的情形必定相当混乱。龙府花园虽大,但把一千名御林军都开进去,只怕也会自相践踏。他深请用兵之道,在情况未明之前,只能稳重从事。在龙府外面布成阵势,将花园团团围住,只待一有“贼人”出来,便立予射杀。同时下令“招降”。
  石广元在假山上高声喝道:“你们听着:御林军已经把园子围得密不通风,你们是决计逃跑不了的。穆统领有令,叫你们放下兵器投降,尚可从轻发落!”
  丐帮帮主陆昆仑也跳上另一座假山高声喝道:“放你的屁,你也听着,你们的小主子已经在我手中,不让我们出去,我们一刀先杀了他。大伙儿再和你们拼命,把你们的主子龙文光,和你们主子的贵宾什么瓦刺王爷也都统统杀掉!”
  他的内功深厚之极,用“传音入密”的功夫把声音远远送出去,不但把满园子嘈杂的声音压下去,连刚从明珠阁逃出来的龙文光,在远处也都听得清清楚楚。
  龙文光心惊胆颤,“这班人无法无天,都拼起命来,我的确是难以安枕。”在明珠阁他几乎被云瑚与陈石星刺伤,余悸犹存,于是连忙叫令狐雍出去替他传达主意。
  一个做好,一个做歹,令狐雍跑出来充当和事佬的龟色,劝阻双方且慢动手,说道:“有话好好的说,你们想要怎样,我替你们转达龙大人。”
  陆昆仑道:“借你们的小主子送我们一程,御林军不能跟来,出了城门,我们自会让他回家。”令狐雍眉头一皱,说道:“要是你们言而无信,我们岂不要吃大亏?”
  陆昆仑斥道:“放你们的屁,你当我们像你们做官的人一样,说话不算数么?”
  龙成斌生怕叔叔不答应对方条件,自己便有性命之忧,连忙说道:“令孤先生,我知道他们都是响当当的汉子,请你告诉叔叔,相信他们吧。”
  令狐雍说道:“我也相信你们是重承诺的,不过兹事体大,我可不敢自作主张。不如你们派两个人跟我去和龙大人面谈,可以谈得清楚一些。”
  陆昆仑和众人商议,楚青云道:“这恐怕是他们的诡计,可得小心,别要上当。”
  陆昆仑道:“提防当然是要的,不过依常理而论,龙老贼的侄儿在咱们手中,他也未必敢做得太绝。依我看,恐怕是因有御林军插手,他需要三面会谈也说不定。”
  云瑚道:“这小贼是陈大哥和我拿来的,就让我们二人去和他商谈吧。”
  陆昆仑知她和龙文光的关系,也知她与陈石星的双剑合壁之能,便答应了。
  令狐雍带领他们走入一间房间,只见龙文光和弥罗法师早已在房中等候。
  房间很大,布置则很简单,当中只放着一张大桌。
  龙文光坐在桌子的一头,弥罗法师和令狐雍分别坐在他的左右两侧,他的背后是一张设有机关的屏风。陈云二人则在他们的布置之下,坐在桌子的另一头。
  这样的布置,显然他是十分害怕陈云二人或会突然行刺,是以虽有两大高手保护,也还放心不下。
  云瑚面对仇人,眼中如燃怒火。龙文光碰着她的目光,不禁心头一凛,勉强笑道:“瑚儿,你长得这么大了,你知道我一向是把你当作女儿看待的,请你别要太过与我为难。”
  云瑚冷冷说道:“我爹是名闻天下的大侠,我纵然不肖,也不至于认贼作父!不过我今日来此,并非是谈私事,旧恨只能暂且抛开。哼,你若是一定要谈旧事的话,我倒要先杀你的侄儿,再和你算算旧帐了。”
  龙文光又是害怕,又是尴尬,只好移转目光,对着陈石星说道:“好,好,咱们只谈公事。听说你是陈琴翁的孙儿,年纪这样轻,胆子倒不小啊。”陈石星道:“龙大人客气了,说到胆子,我哪里及得上龙大人万一!”
  龙文光怔了一怔,不懂他的话中含意,但听得他称呼自己做“龙大人”,又称赞自己胆子大,倒是有点高兴,心想这少年人似乎还懂得一点礼貌”。哪知陈石星继续说道:“通番卖国,是要受万人唾骂的,龙大人胆敢通番卖国,胆子之大,莫说我不敢妄自比拟,天下恐也是无人能及你龙大人了!”
  龙文光满面通红,但怕谈判破裂,可又不便发作。只能咳了一声,说道:“老夫谋国的苦心,说给你听,你也不会懂的。不过,此际并非是口舌之争,你们意欲如何,不妨彼此磋商。”弥罗法师忽地摇了摇手,说道:“且慢。”跟着叽哩咕噜的和龙文光说了许多话。
  原来他是告诉龙文光,那份和约草案已是落在对方手上。
  龙文光听得大大吃惊,一时之间,不知如何处置才好。
  令狐雍向他使了个眼色,跟着也用瓦刺话和弥罗法师交谈。云瑚略懂瓦刺话,听得他好像是提起“八仙”的重要人物,以及那份和约已是无法追回。
  渭水渔樵既已逃出龙府,本来想要阻挠龙文光和敌方妥协的弥罗法师也只好暂作罢论了。
  陈石星道:“你们商量好没有,我可没工夫久等你们!”
  龙文光取得了弥罗法师的同意,说道:“好了,你们划出道儿来吧。”
  陈石星重申前议,附带若干执行的细节。
  龙文光眉头一皱,说道:“兹事体大,恐怕还得御林军统领穆大人点头才行。”当下传令出去,叫人赶快请御林军统领穆士杰。
  穆士杰早已进了龙府,隔室相候,一请便到。此时,他当然也早已知道这次打进龙府的“强盗”是些什么人,这班“强盗”并非他想象的“乌合之众”,个个都是在江湖上负有盛名的豪杰。
  不过他对年纪轻轻的陈石星可还不怎样放在眼内。他踏进密室,目光一扫全场,装作不知道陈云二人的身份,说道:“这位小姐是——”
  令狐雍道,“这位云女侠是已故状元云重的孙女儿!”
  穆士杰哈哈笑道:“如此说来,倒真不是外人了。云姑娘,令祖曾经做过御林军统领,说起来可还是我的前辈呢,我和令尊也曾经做过同僚的。”
  云瑚道:“家父早已除却乌纱,请恕我不敢高攀。”
  穆土杰和云瑚说了两句客气话后,回头望着陈石星道:“这位少年英雄是——”
  令狐雍代为回答,说明陈石星此际的身份,并告诉他,陈石星是张丹枫的关门弟子。
  穆士杰的傲态这才有点改变,说道:“原来这位小扮是张大侠的传人,我倒是失敬了。”说罢伸出手来,与他相握。
  陈石星明知他是来考较自己的武功,却也傲然不惧,伸出手去,淡淡说道:“大人太过抬举我了,实不相瞒,我在家师门下,只得一天。”
  双掌相握,陈石星只觉一股极为强劲的力道直冲自己的手少阳经脉,不禁心头微凛:“这厮能够做到御林军的统领,果然是有一点真的功夫。”
  这一下暗中较量,陈石星固然心头微凛,穆士杰比他还要吃惊。
  穆士杰练的是七煞掌的工夫,能以阴劲伤人奇经八脉,威力之强,足以和少林寺的金刚掌、武当派的霹雳掌比肩。
  哪知双掌相接,他这样险狠霸道的掌力发了出去,竟然有如泥牛入海,一去无踪。
  但见陈石星神色自如,好像丝毫没有感觉到他的掌力冲击似的。他一试再试,连对方功夫的深浅都试不出——。
  “这小子年纪轻轻,在张丹枫门下不过一天,怎的内功就练到了深不可测的地步?”穆士杰又是吃惊,又是诧异,生怕陈石星运劲反击,自己更加对付不了,只好连忙放开了手,甚是尴尬的说道:“陈兄果然不愧是张大侠的得意高足,佩眼,佩服!”其实并非陈石星的内功胜过了这位御林军统领,而是他运用张丹枫所授的内功心法,以一个“卸”字诀,把对方所发的劲力化解于无形,倘若时间稍长的话,陈石星恐怕还是难免吃亏。
  陈石星暗暗好笑:“幸亏这厮试不出我的深浅!”当下仍然神色不露,淡淡说道:“多承谬赞,那么咱们可以好好的谈一谈了吧?”
  穆士杰道:“好,好。我先听听陈少侠划出的道儿。”
  陈石星道:“我已经对龙大人说过了,请你问龙大人吧。”
  穆士杰最初叫陈石星“小扮”,如今改称“少侠”,龙文光虽然不懂武功,也看得出刚才的比试是穆士杰吃了亏了。他更怕闹翻了对自己不利,于是在把对方的条件告诉穆士杰之后,说道:“下官的意思还是以和为贵,请统领帮这个忙。”
  穆士杰沉吟半晌,说道:“龙大人,不是我不肯帮忙,此事恐怕有点不大好办。”
  龙文光道:“统领有何为难之处,不妨明白赐示。”穆士杰道:“实不相瞒,我是冲着你龙大人的面子,才擅自把御林军调来的。这样的情形,等于你做兵部尚书的先斩后奏一般,在我来说,可还是第一次破例。”
  龙文光强笑道:“多谢统领厚爱,但大人既有补奏,料想皇上也不会怪责你的。”
  穆士杰道:“当然,当然,龙大人是皇上的股肱之臣,皇上当然不会怪我急你之难。但我为难之处也正在此,你想皇上既已知道这件事情,要是一个‘强盗’也捉不到,我怎生回去向皇上禀言?”
  说至此处,回过头来,对陈石星陪笑道:“陈少侠,请莫见怪。我知道你们不是强盗,但对皇上可不能这样说。”
  陈石星板起脸道:“不懂!”
  穆士杰道:“要是你们愿意让几个人跟我回去交差,事情就比较容易办了。我可以向你保证,对你的朋友必定从轻发落。”
  陈石星冷笑道:“原来你是要和我们交换人质!”
  穆士杰道:“请别用‘人质’这两个字,我是把你们的人当作朋友的。”
  陈石星道:“我们高攀不起,是人质就是人质,不用掩饰!”
  穆士杰强笑道:“好吧,你喜欢怎样说就怎梢说吧。那么,你的意思怎样?”
  陈石星道:“你要交换人质也行,我做你们的人质,跟你回去。随便你杀我也好,把我关在天牢十年八年也好。不过我受到什么待遇,那位龙公子也必须受同样的待遇!”
  龙文光吃了一惊,心里想道:“要是用这个办法,我的侄儿就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回来了。”
  陈石星似乎知道他的心思,冷冷说道:“这叫做公平交易,两不吃亏。你以为我的身价比不上你那宝贝的侄儿么?”
  龙文光只好屈服,“陈少侠别开玩笑了,咱们还是以和为贵的好。”
  陈石星道:“怎样‘和’法?”
  龙文光咬一咬牙,说道:“就照你原先划出的道儿!”
  穆士杰道:“那我怎向皇上交差?”
  龙文光道:“由我担当就是!”
  “不是我信不过你龙大人,不过我擅自调动御林军,罪名可是可小。”
  “统领意欲如何?”
  “口说无凭,须得有个笔据,请你写两张字据与我。”
  “哦,要两张字据?”
  “第一张要禀明皇上,今晚放走贼人,这是你的主意。”
  “第二张呢?”
  “现在天色未亮,城门是不能打开的。请你用兼任的九门提督的官衔,签署一张叫守门兵士开城的手令!”
  其实他以御林军统领的身份,同样是有权发出这个手令的。他要龙文光签署,不过是想完全推卸责任。
  龙文光无可奈何,只好都答应了。
  龙文光叫手下磨好墨,铺开了纸,却是搔首踟蹰,迟迟未能下笔。
  那张手令易写,但呈给皇帝那张奏折却是难写,那是要他承认放走“贼人”是他的主意的,这可如何措辞?当然是煞费思量了。
  陈石星冷冷说道:“龙大人,要是你现在还未拿定主意,我们可要告辞了!”
  龙文光忙道:“好,好,我马上就写,就写!”不过他说是“马上”,那蘸满墨汁的狼毫,却还是没有在纸上写出一个字。
  穆士杰忽地吹一口气,那张准备书写奏折的玉版纸飞了起来,陈石星只觉微风飒然,那张纸已是朝他扑面飞到。
  原来穆土杰刚才没有试出陈石星武功的深浅,心里很不服气,是以有意再显自己的本领,震慑对方。他练有“混玄一煞功”,这口气一吹,虽然是一张纸,也能刮脸如刀。纵然伤不了陈石星,也可吓他一跳。
  他这一举动,用意还不仅是在于震慑对方而已。更大的作用还在捣乱,拖延龙文光和对方妥协的时间。
  但他可没想到对方更有惊人的本领。
  就在那张纸向陈石星飞来的一瞬之间,陡然只见白光一闪,那纸玉版纸一分为三,三分为六,六分为十二,变成十二张小纸片落在桌子上。而且是同样大小的十二张方块!
  原来在这一瞬之间,陈云二人双剑齐挥,已是使了一招三式的绝妙剑法!
  这一下吓得身为御林军统领的穆士杰都不禁变了面色!
  要知快剑削坚硬的物体不难,轻飘飘的一张纸几乎全不受力,要在一瞬之间,将它削成同样大小的十二片却是难到极点。不但要剑法有精深的造诣,内力的运用要恰到好处,而且还必须是两把“吹毛立断”的宝剑!
  弥罗法师和令狐雍见过他们双剑合壁的功夫,还不怎样诧异,穆士杰第一次见到这样神奇的剑法,却是不由得大大吃惊了。“这小子的功力如何,我虽然还不知道,但要是他和这丫头联手来对付我,我可是难敌。”穆土杰吓不了对方,反而给对方吓着了。
  陈石星出剑如电,弥罗法师和令狐雍刚刚跳了起来,挡在龙文光身前,剑光已是一闪即灭,陈石星早已纳剑入鞘了。
  “龙大人,你不肯用笔,那么今日之事,就恐怕只能用剑了!”陈石星冷冷说道。
  龙文光吓得面如土色,暗自思量、要是他们刚才是向自己刺来,只怕虽有弥罗法师和令狐雍在旁保护,也未必能够保护得了自己的平安。此时他哪里还敢犹疑,只好连忙动笔。一急之下,也顾不得润词饰字,终于把极难措辞的奏折也写好了。
  穆士杰不敢阻挠,取了那张奏折,便即出去向御林军传令。
  陈石星拿了那张手令,说道:“龙大人,还要麻烦你给我们准备十匹快马。”大事已定,这些小节,龙文光自是一一依从。
  御林军遵守命令,果然没有跟来。他们拿着龙文光的手令,很顺利的就打开了城门。令狐雍跟在他们后面,这是根据协定,准许他来接回他的小主人的。
  令狐雍在城门止步,说道:“现在你们该把龙公子交还给我了吧?”
  陈石星道:“你急什么,我们说的话当然算数。”把龙成斌揪出来,冷冷说道:“便宜你了,你倘若还要千方百计来谋害我们,下次再给我们碰上,小心你的狗命!”
  群豪安全出城,途中说起刚才和敌方谈判之事,人人都在连呼痛快。正是:
  快剑三招寒敌胆,斩开金锁走蛟龙。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分享到:
美女自称是宫眷
赞美,激励和改变了他一生1
态度决定一切,乐观面对人生1
卖火柴的小女孩
中国历史上“色”服两代君王的最强势女人
乾隆晚年因何事为自己写诗辟谣
非洲部落美女为何必须赤裸上身2
中国造纸技术传入欧洲竟因唐军一次战败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