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白发魔女传 >> 第二十一回 毁寨剩余哀 情留块土 试招余一笑 慨赠藏珍

第二十一回 毁寨剩余哀 情留块土 试招余一笑 慨赠藏珍

时间:2013/9/16 8:01:51  点击:2976 次
  慕容冲怒道:“又是你这个老匹夫。”铁飞龙喝道:“老夫要你的命!”慕容冲劲拳捣出,铁飞龙横掌一接,正如石堂遇着铁扫把,“砰”然一声,两人都给对方的劲力撞得歪歪斜斜退过一边。
  玉罗刹精神大振,一招“星横斗转”,将连城虎的双钩拦过一边,慕容冲奋身再上,铁飞龙已抢过来接住。
  这一来形势大变,铁飞龙叱哼连声,按着五行八卦方位,强攻猛打,慕容冲沉腰坐马,好像钉在地上似的,见招拆招,见式破式,分毫也不移动,这两人一个是掌力沉雄,一个是神拳无敌,一攻一守,只打得砂石纷飞,官军们纷纷走避。
  玉罗刹少了一个强敌,,一口剑龙飞凤舞,着着强攻,将连城虎与应修阳杀得心惊胆战。正激战间,忽闻得铁飞龙问道:“你的珊瑚妹子呢?”玉罗刹心头一震,连城虎左钩一拉,右钩一插,玉罗刹转身稍迟,衣袖竟给撕去一片。玉罗刹勃然大怒,反手一剑,喝声“着!”连城虎双钩回救不及,“波”的一声,肩胛骨给剑刺穿,玉罗刹忽地哈哈狂笑,连城虎与应修阳拚命奔逃,玉罗刹如痴若狂,竟然不晓得追赶。
  铁飞龙骇然心惊,叫道:“你怎么啦?”呼呼两掌,强扫慕容冲中盘,慕容冲打了半夜,气力上已吃了亏:见同伴败逃,无心恋战,奋力一架,转身亦逃。
  铁飞龙心知有异,抢过来将玉罗刹扶着,玉罗刹狂笑如哭,铁飞龙道:“敌人都已逃啦!”玉罗刹一跤跌落地上,叫道:“爹,我对不住你!”铁飞龙骇极说道:“有话慢说。”玉罗刹大痛之后,继以激战,这时只觉百骸欲散,迷迷糊糊,双眼一合,晕了过去。
  铁飞龙道:“可怜的孩子,你累够啦!”这时山寨已化成灰烬,火势尚自向林中蔓延。铁飞龙千辛万苦,历了三年,始采得铁珊瑚和玉罗刹的下落,不料远道赶来,却正凑得上见山寨毁灭。心头鹿撞,狂跳不休,把眼四望,官军都已逃净,寂无人声,火光中只闻得林鸟惊飞,猿猴哀叫。
  铁飞龙叫道:“珊瑚,珊瑚!”声音散人林中,有山峰回响。铁飞龙引吭高呼,过了许久,两个女喽兵爬了上来,她们是侥幸逃脱躲在山腰茅草中的。
  两个女喽兵不知铁飞龙是何等样人,但见他穿的是平民服饰,山头上又已无官军,料他定是寨主朋友,爬了上来,泣然说道:“铁寨主早已死啦!”
  铁飞龙一痛饮绝,他有这个女儿,料不到万水千山寻踪觅迹,竟不能见上一面。
  良久良久,铁飞龙才说得出声,听女喽兵将这几日来山寨的变故说后,虎目流泪,狂叫道:“我来迟了!”
  女喽兵见此情形,骇然说道:“老先生莫非就是威震西北的铁老英雄?”铁飞龙立如僵石,眼睛如定珠,脑海中正飘浮着铁珊瑚儿时活泼嬉戏的影子,对女喽兵的话听而不闻,就像立在山头的一尊石像。
  女喽兵又发现了卧在地上的玉罗刹,这一吓更是非同小鄙,走过去推了两推,玉罗刹转了个身,浑如未觉,女喽兵吓得慌了,跑过去抱着铁飞龙的腿叫道:“铁老英雄,你看看我们的寨主!”
  铁飞龙倏然醒转,哽咽说道:“你们放心,这个乾女儿我再也不能失了!”玉罗刹转了个身,叫道:“珊瑚妹,我替你报仇!”铁飞龙心头一震,想道:“是啊,我还应替女儿报仇!”玉罗刹又转了个身,叫道:“卓一航,你好……”铁飞龙无限伤心,他已从女喽兵口中知道今晚之事,心道:“可怜你爱错人了。他是官家子弟出身,所少的正是绿林豪杰的气概,凡事拿不起放不下,对婚姻大事也是一般。纵没有他的师叔阻拦,你们两人也并不匹配。”这时忽觉自己女儿的眼光还要比玉罗刹高明,心中更觉凄苦。
  铁飞龙走近两步,听得玉罗刹又狂笑道:“哈哈,你们都走啦!珊瑚子,你走得好,鸣珂,你这小子也走得好,一航呀一航,有你走得不好!……”铁飞龙知她痛极疯狂,一手把她拉到怀中,忍着悲痛,轻轻唤道:“裳儿,你看看,我在这儿。”
  玉罗刹悠悠醒转,看了铁飞龙一眼,掩面大哭,铁飞龙道:“咱们父女相依为命,今后不耍再走散了。”玉罗刹道:“爹,我保护不了珊瑚妹妹,我真该死!”铁飞龙道:“这个怪不了你,别哭,别哭,你带我看珊瑚的墓吧。”他劝玉罗刹别哭,自己却滴出泪了。
  玉罗刹牵着铁飞龙的手,默默走下山谷,女喽兵跟着下山,沿途呼唤,有十多个逃得性命的女喽兵闻声聚集了来,见玉罗刹面色惨白,双唇紧闭,谁都不敢说话,跟着她直走到谷底那两个新建的坟墓之前。玉罗刹撮土为香,拜了三拜,铁飞龙坐在坟头,凝望夜空,不言不语,似乎连眼泪也没有了。
  铁飞龙与玉罗刹一个坐在坟头,一个立在墓前,相对无言,不觉东方已白。女喽兵道:“寨主,死者不能复生,咱们回去吧。”
  玉罗刹一声凄笑,道:“你叫我回到那里去?”女喽兵想起山寨已成灰烬,同伴十九伤亡,数载经营,毁于一日”,真是欲归无处,大家咽泪伤心,又都不敢说话。
  再过一阵,朝阳升起,阳光已从树叶丛中透下深谷,女喽兵正想再行劝说,忽闻得山口外有人马行走之声,玉罗刹倏然跳起,怒道:“哼,他们还想斩尽杀绝?”铁飞龙跳上山坡,手扳大石,说道:“让他们进来,我要把他们都埋在山谷?”两人都以为来的定是官军,一腔怒气,紧张待敌。
  那山谷前日被崩雪所封,虽然给女喽兵掘开,仅可供一人一骑通过。铁飞龙伏在山上,准备官军一人山口,便将大石推下,将他们生埋!
  不一刻,谷口旗帜飘扬,马蹄得得一彪人马,列成单行走进。铁飞龙怒吼一声,手推大石,玉罗刹忽然叫道:“且慢。”那块大石已带着尘土滚下山坡!铁飞龙急忙住手,看清楚时,只见走入山口那彪人马,竟全是娘子军!
  玉罗刹叫道:“糟,不是官军!”和铁飞龙飞身扑去抢救,那块石头滚得甚快,到了山腰,碰着另一块凸出来的岩石,突然凌空飞堕,其势猛极!玉罗刹和铁飞龙身法再快,也赶不上那块大石下堕之势!
  铁飞龙叫声:“不好!”队伍中走在前头的一名女将,突从马背上飞身掠起,手舞长枪,向飞堕下来的大石一撞,只听得“喀嚓”一声,长枪断为两截,女将震得在半空打了一个斗,跌下来时,怡怡落在马背,姿势美妙之极!而那块大石也飞过对面山坡落下山涧中了!
  玉罗刹不禁叫道:“好功夫!”那女将催马上前,微笑问道:“来的可是练寨主吗?”玉罗刹见那女将一身红裳,问道:“正是,你可是江湖上称为红娘子的女英雄吗?”那女将躬腰答道:“不敢,小闯王叫俺问候姐姐。”这时队伍中走出十余女兵,群呼寨主,玉罗刹一看正是自己的部下。红娘子道:“制将军李岩昨日统兵攻下县城,和饥民联合,把省城开来的“剿匪军”全歼灭了。我们奉小闯王之命,请姐姐出山。不料来迟一天,致令山寨被焚,无法挽救,特来请罪。”
  玉罗刹道:“山寨遭劫,乃是我的疏忽,这些姐妹蒙你收容,我是感激不尽。”问那些女喽兵道:“你们逃出来的,已全部在此了么?”女喽兵一齐泣下。玉罗刹一数,连跟自己的十余名在内,一共剩下二十七人,算来五百余女喽兵,逃生的不到十分之一,想起那些多年来同生共死,如同姐妹的部属,不觉潸然泪下。
  红娘子道:“姐姐不必悲伤,当今天下大乱,无家可归者何止千万,要登高一呼,豪杰立聚。那时姐姐再练一支巾帼雄师,易如反掌。”玉罗刹苦笑不语,红娘子道:“李岩在城中忙于抚恤流亡,叫我代问候姐姐。”玉罗刹道:“谁是李岩?”红娘子道:“他是小闯王部下的“制将军”“官名”,也是俺的汉子。”玉罗刹道:“失敬,失敬!”铁飞龙走了过来,与红娘子相见,彼此闻名,各自仰慕。铁飞龙道:“尊夫可是兵部尚书李精白的公子么?”红娘子道:“正是。”玉罗刹眼睛一亮,卓一航的影子从脑海中突然掠过,不觉百感交集。
  原来红娘子乃河南的女盗,名气虽不如玉罗刹大,在江湖上也颇有声名。李岩则是河南杞县的举子,父亲李精白曾做到兵部尚书的大官。因此李岩的出身和卓一航颇有相同之处,但李岩父亲早死,所以他父亲的官虽然比卓一航的祖父还高一级,但在家乡的声势反不如卓家赫。
  李岩也像卓一航一样,学书学剑,文武全才。一年河南闹大灾荒,李岩看到灾民凄惨的情况,很为同情,曾自动拿出积存的几百石粮食赈济灾民,还做了一首“劝赈歌”劝其他豪绅也拿出谷米来。其中有几句是:“官府征粮如虎差,豪家索债如狼豺:
  可怜残喘存呼吸,魂魄先归泉壤埋。”
  他作了这样的歌来“劝赈”,当然触了其他豪绅之忌,结果被逮捕下狱,捏以煽动饥民“造反”的罪名,监狱像一个洪炉,将他锻成钢,所以后来红娘子带兵攻下杞县县城之后,他也就跟红娘子走了。
  玉罗刹也曾听到过李岩的名字,可没料到他和红娘子已成夫妇,更投料到他现在已是闯王部下的一个将军。所以初初听红娘子说出李岩的名宇时,还不知道便是这个曾做“劝赈歌”的李岩。
  这刹那间,玉罗刹突然想起了卓一航来,心想:“义父常说卓一航是官家子弟,和我恐难相配。那李岩何尝不也是官家子弟?他和红娘子却结了大好良缘。”殊不知李岩与卓一航出身虽然相同,生活的道路却有差异,李岩早已脱胎换骨,这就非卓一航所能相比了。这道理玉罗刹却是想不通的。
  再说红娘子和玉罗刹相见之后,请她同回县城。玉罗刹想了一想,也便答允。
  广元的景象与前几天已不大相同,数万饥民被李岩编成了雄赳赳的队伍,他们虽然大半没有兵器,但揭竿为旗,削木为兵,一个个精神饱满,俨如一支训练有京的雄师。
  玉罗刹看了这样的景象,暗暗叹服。抬头见街道通衢之处,挂起白布横幅,上面斗大般的字写着:“吃他娘,穿他娘,开了大门迎闯王,闯王来时不纳粮。”不觉展眉喝“好”!这几句话简有力,一点酸溜溜的味道都没有,甚对玉罗刹的胃口。
  营门开处,李岩迎了出来,红娘子笑道:“我替你将贵客接来了。”李岩一笑迎人,对玉罗刹道:“现在豪杰纷起,闯王大军,即将自秦岭西出,先取潼关,后争豫楚。练寨主可愿加盟么?”玉罗刹沉思有顷,说道:“这天下是你们的了。我也帮不了什么。我的部属请红姐姐照顾,我可要走了。”李岩本以为玉罗刹必定加盟,听了此话,颇出意外。
  李岩不知玉罗刹另有心思。玉罗刹听了李岩劝她加盟之后,心中想道:“珊瑚妹妹之仇未报,我怎能困在军中?而且加盟之后,想和卓一航相见,那就更是难了。”要知玉罗刹对卓一航又怨又爱,她恼根之时,虽然也曾想过要和卓一航决绝,但怨气稍消,却又念念不忘。
  李岩见她拒绝,颇为不快。红娘子道:“练姐姐,你的山寨被官军所毁,此仇岂可不报!”玉罗刹哈哈笑道:“有你们在,我何必操心?军旅之事,非我所长,我又素性不羁,但愿一剑纵横,无拘无束,咱们各干各的,不也好么?”李岩心想:怪不得她有女魔头之号,果然野性难驯。收容了她,只恐她乱了军纪。便也不再提了。
  李岩刚刚攻下县城,军务甚忙,附近的几股盗匪,都来投附,先派人接洽,要粮要饷,闹成一片。玉罗刹坐在一旁,看他发付,只见他来者不拒,一一接纳,问明了部队人数之后,立即发放粮饷,闹了半天,这些人才心满意足,各各散去。
  玉罗刹奇道:“你怎么这样对付强盗头子?”李岩道:“请姐姐指教。”玉罗刹道:“我在南之时,有我向各路山寨要财物要粮草,那有颠倒过来,反给他们之理?”李岩微微一笑,心道:“你以力服人,怎能成得大事?”红娘子在旁代答道:“若非这样,他们也不肯心甘情愿来投靠我们了。朝廷驻在川两省的大军,正想对我们各个击破,我们若不联成一气,只恐立足也难,更莫说西出潼关,挥鞭北上了。”玉罗刹道:“但绿林强盗也有各种各类,你不担心有人骗你们的粮饷吗?”李岩说道:“姐姐说的是,我们自当分别对付。不过那是以后之事,而且绿林讲义气的多,我们不能因为有一二败类,便都闭门不纳。”玉罗刹道:“你也说得是。”顿了一顿,忽道:“你有多少粮饷,可以发付他们?县城中有多少存粮和库银,我也略知大概,只恐不足饥民一月之用吧?”李岩苦笑道:“那有以后再想法子了。”玉罗刹忽笑道:“加盟我是不加了,但我倒有一点小小的礼物要送给红姐姐。”红娘子摇手道:“姐姐不必客气。”玉罗刹道:“这礼物你不收也不行,明日你带一队女兵和我到明月峡吧。”说完伸了一个懒腰,打哈欠道:“看你们忙忙碌碌,我也头昏眼花。哈,我可要睡啦!”李岩忙叫人收拾房间,请玉罗刹和铁飞龙歇息。
  第二日一旱,红娘子果然率了一队女兵,随玉罗刹再到明月峡,红娘子见她行事怪异,心颇生疑。临行前悄悄对李岩道:“她不知要送什么东西给我,何以兴师动众,如此紧张?”李岩笑道:“此事我已料到七八,你但去无妨。我送你们一程。”送出域外,李岩勒马待回,玉罗刹忽道:“你也一同去吧。”红娘子心想:“这女魔头怎么如此不近人情,他军务繁忙,你又不是不知道?”红娘子以为丈夫必定不会答应,不料李岩微微一笑,竟答应了。
  红娘子道:“今日不是还有两股绿林头目要约你见面吗?”李岩道:“叫副将军替我代见吧。”命随从携令回城,毫不犹疑随玉罗刹同往。
  明月峡的山寨已化成灰烬,玉罗刹在烧焦了的泥土上徘徊一阵,默默无言。李岩道:“姐姐不必心伤,官军毁了我们一个山寨,我们便要占他十个州府。”玉罗刹忽道:“你腰悬宝剑,想必也精于剑术的了了咱们反正无事,在这里试几招如何?”
  红娘子气往上冲,心道:“哼,这个女魔头说什么送澧物,却原来要伸量我们。”正想发话,忽见李岩向自己抛了一个眼色,示意叫她不要作声。
  李岩最初也怔了一怔,随即笑道:“我的剑术怎能与姐姐相比。”玉罗刹道:“我歇了两天,无人对手,手也痒了,你用佳肴美酒招待我,倒不如陪我走上两招,我更领你情。”.
  李岩道:“好,请姐姐进招!”玉罗刹剑诀一捏,剑来如风,一缕青光,直刺李岩手腕,李岩的剑术是太极派名手王同所授,剑锋掠下,顺势挽了一个平花,不救敌招,反刺敌足,玉罗刹道声:“不错!”瞬息之间,连变两招,一剑下斩,一剑上挑,李岩摸不清她攻势所在,长剑当胸一划,用“如封似闭”的剑式,将敌剑封出外门,那知玉罗刹的剑法奇诡异常,剑势未收,手心的劲力向外一顿,剑招又发,这一招来得更狠,剑尖闪闪,.竟从左侧刺到颈项,李岩滑步一转,左手虚晃,右足直踢玉罗刹纤腰,这一招却是“武松醉打蒋门神”中的连环腿家数,他的剑术不足应付,拳脚上的功夫也施展出来,玉罗刹“唔”了一声道:“也还配合得好?”铁腰一折,长剑卷地刺来,李岩只足一跳,长剑一转,险险避过这招,玉罗刹越攻越疾,剑光霍霍,只见四面八方都是她的影子,红娘子倒吸了”口凉气,心道:“这女魔头果然名不虚传!”忽见玉罗刹长剑一绞,搭上了李岩的宝剑转了两转,铿锵有声,红娘子道声:“不好!”纵出场心,只听得玉罗刹一声长笑,两人倏忽分开。红娘子莫名所以,李岩插剑归鞘,拱手说道:“练女侠剑法天下无双!佩服,佩服!”
  玉罗刹面色一端,道:“那是你过誉了!”旋又笑道:“我在三十招之内,不能夺你的剑,我的礼物你有资格取了。”红娘子好生纳闷,心中骂道:“天下那有这种送礼之法?送礼之前先要伸量人家!谁希罕你的礼物!”李岩却道:“那么我先多谢了。”
  玉罗刹缓缓向山岩边走去,边走边说道:“昨日我见识了你的文才智略,今日又见识了你的武艺,这礼物付托得人了。”玉罗刹的山寨依着山势建,山岩送尚有烧焦的木柱。玉罗刹横掌一劈,将木柱打折,向红娘子招手道:“请你们顺着这里掘下去,将地下的木头掘出来。”
  红娘子好不生气,道:“索性我多叫些人来,一并给你清理了这瓦砾场吧。”此话暗存讥诮,玉罗刹面色一沉,道:“今生今世,我再也不会回到这儿来了,还清理它作甚?”玉罗刹三年多经营的山寨毁于一旦,给红娘子的话撩起伤心,听不出话中所含的讥讽之意。
  红娘子见她伤心,好生过意不去,心道:“这女魔头脾气虽怪,性情却是率直。”指挥女兵掘地,把埋在地中的木顶掘了起来,掘了一阵,忽觉泥土甚松,女兵一锄掘去,陷了一个大洞,再掘一锄,当的一声,锄头偶着一块石板,玉罗刹一跃而下,将石板揭开,只见宝光耀目,金银珠玉,堆满窟中。原来这正是玉罗刹数年来勒索强盗头子的贡物,以及抢劫富户的积聚。
  掘地的女兵吓得呆了,红娘子也颇为惊诧,只有李岩微微发笑,似乎一切都在他意料之中。
  玉罗刹道:“请你们把这些东西都搬出来。”女兵们那曾见过这些珍宝,蹑手蹑脚,小心冀冀的一件一件捧了出来,生怕碰坏似的。玉罗刹笑嘻嘻的对铁飞龙解释,那枝珊瑚是从那个强盗头子手中抢来,那块绿玉又是那个帮会舵主所贡,甚为得意。铁飞龙皱眉说道:“你费这么大心机弄来这么多铜臭之物干嘛?”玉罗刹笑道:“爹,你见过高手下棋博彩吗?他们并不在乎区区彩物,但有了彩物,却更增加下棋的兴趣。我以前在陕南压服绿林,迫他们向我进贡,也不过等于棋手之要彩物罢了。”铁飞龙这两日来愁肠百结,却给她的话逗得开眉一笑。
  红娘子带来的女兵将金银珠宝都搬出来之后,玉罗刹对李岩一揖说道:“区区薄礼,送给贤伉俪添军饷。”李岩道:“那么我替灾民和兄弟多谢你了。”玉罗刹随手提起一个金马鞍,黯然说道:“这是你们以前的老寨主王嘉胤叫他的儿子送给我的,现在他已死了,你将这个马鞍交回给他的儿子王照希吧,算我给他的婚礼。”
  红娘子道:“你自己不选一两样东西留念吗?”黑道上的规矩,出手做案,总不能空手而回,若然是碰到有来头的人,不便劫时,那就取一文铜钱也是要的,这是图个吉利的意思。如今玉罗刹将这批经数年积聚,价值连城的赃物拱手送奉,因此红娘子也按黑道上的规矩,叫她取回一两样东西。
  玉罗刹哈哈一笑,道:“我从此洗手不干,退出绿林,还要这些身外之物做什么?”哈哈一笑之后,眼珠一转,忽道:“好,我要一样东西。”弯下腰躯,在地上拾起一块泥土,道:“我到这里三年多了,很少在一个地方住过这么久。我很熟悉这泥土的香味。”送到鼻端闻了一闻,又道:“这泥土还染有我姊妹的血,再没有什么东西比这个更值得留念了。”将泥土放人怀中,兴铁飞龙打了个招呼,如飞下山。红娘子大声呼唤,只见玉罗刹衣袂飘飘,头也不回,迳自去了。正是:
  异宝奇珍都不要,留泥土寄深情。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分享到:
弟子规
九尾狐,省称“九尾”,亦称“九尾禽”。传说中的异兽。居青丘之山,食人。其说始见于先秦,至汉传为瑞祥之兽,象征王者兴。又,天下太平则现,象征王者子孙繁息
秦始皇修筑长城的真实目的
霍华德·舒尔茨书写的“星巴克传奇”1
揭秘武则天最满意的接班人是谁
清代叫妓女出台比今天包二奶还贵
小马过河1
鬼门关3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