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浣花洗剑录 >> 第四十一章 破东瀛一刀

第四十一章 破东瀛一刀

时间:2013/9/15 18:45:42  点击:3132 次
  小公主仰首而望,没有说话。
  宝儿本也不望她说话的,语声微顿,便又接道:
  "他如此做法,抢先赶到这里,仿佛是要截断我与火魔神的联络,他下手之后,又将此地布置得毫无异状,显见乃是要费在此苦候,他便可有时间行事,幸得他时间仓促,未及将那两具尸身运出,又幸得有这条花狗……"小公主忽然截口道:
  "他如此做法,是为了什么?"
  宝儿沉吟道:
  "他抢先赶到这里,杀了这两人,想必也是将这两人身上那封密柬夺去,又抢先一步,赶往下一站了。"小公主冷笑道:
  "天才儿童,你还有何说么?"
  宝儿道:
  "他对我似乎并无恶意,是以细不与我正面接触,他如此做法,似乎只是为了要阻止我为火魔神做事。"突然抬头,接道:
  "是么?"
  小公主目光一亮,道:
  "你说到现在,总算才有些意思了,但……但他为何要百般阻止于你?这其中又有什么缘故?"宝儿道:
  "这其中可能有两个缘故,第一……他是火魔神之仇家,自不愿有任何相助火魔神的出手。"小公主颔首道:
  "第二个呢?"
  宝儿道:
  "第二……此人也可能是为了不愿我为此消耗体力,好留着与白衣人一战,是以才百般阻止于我……"语声微顿,缓缓接道:
  "此人如此行事,若算是为了这第二个缘故,那么他究竟是谁,我便可隐约猜出一些端倪了。"小公主立刻睁大眼晴,道:
  "你说是谁?"
  宝儿微笑着摇了摇头,不再说话。
  在这本该垂首丧气的时候,他却反而微笑了起来,这笑容中虽然大有深意,大有文章。
  小公主自然奇怪,但她也知道宝儿既然不说,她是再也休想问得出来的了,索性赌气扭转了头,睬也不睬他。
  铁娃眼珠子转来转去,突然大声道:
  "我不管这人是谁,也不管他究竟是为了什么才做这样的事来,我只要问大哥,现在咱们该怎么办?要往哪里走?"宝儿道:
  "咱们只有等着。"
  铁娃着急道:
  "等着?等到什么时候?"
  宝儿微笑道:
  "你着急什么?着急的该是别人呀?现在是别人有求于咱们,又不是咱们求他,反正咱们去不去白水宫,都没什么关系。"他口中对铁娃说话,眼睛却在瞧着小公主。
  小公主似乎全没瞧他一眼,口中却道:
  "你瞧我作甚?瞧我也没用。"
  宝儿道:
  "这倒怪了,你末瞧我,怎知我在瞧你?"
  小公主默然半晌,突然跺着脚,扭转头,娇嗔道:
  "不错,我是在瞧你,我虽然扭着头,故意装着不睬你,其实却在偷偷的瞧你,瞧你这个大美人儿。"宝儿笑道:"过奖,过奖。"小公主道:
  "但你却也莫要得意,你若以为我知道此刻该怎么办,你就错了,老实告诉你,此刻该往那里走,我完全不知道。"宝儿道:
  "你真的不知道?"
  小公主道:
  "五行宫究竟在哪里?这本是江湖中一个极大的秘密,江湖中几乎人人都知道有五行宫,但去过五行宫的有几个?"宝儿道:
  "这……这倒是连一个都未听说过。"
  小公主道:
  "火魔神此番不肯一次说出路途,既非故弄玄虚,更不是自己找自己的麻烦,只是生伯你知道那地方后,将秘密泄露出去。"宝儿道:
  "不错,这我已猜到了。"
  小公主道:
  "但你要到五行宫去的事,却已非秘密,江湖中便有人算定了火魔神必定要指点你路途,所以就用尽各种手段,将传讯于你的人掳去,为的也不过是要逼他们说出’五行宫’的所在之地,这也许根本就不是为了要拦阻于你。"宝儿道:
  "是的,是要拦阻于我"
  小公主道:"你定要说那人是为了要拦阻于你?"宝儿道:
  "不错,那人若只是为了要知道五行宫的所在之地,便不妨在后面悄悄跟踪着我。又何苦花那么大气力?又何苦定要抢在我前面?"小公主眼波流转,缓缓点头道
  "这话也不错……"
  铁娃突然大声道:
  "奇怪!奇怪!"
  小公主道:
  "你这呆子,又在奇怪什么?"
  铁娃道:
  "你们说来说去,说得好像人人都巴结着要想去五行宫似的,但那五行宫又不是什么好玩的地方,别人为什么要去?"小公主道:
  "五行宫非但全不好玩,而且纵然有人能去了,也休想能活着回来,但别人还是抢着要去,这……"她眼角瞟了瞟宝儿,接道:
  "这是为了什么?你可知道?"
  宝儿道:
  "五行魔宫中之青木主人,昔日本是天下绿林之盟主,积年所得的财宝,数目必定十分惊人。"小公主道:
  "不错,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的确是原因之一,但……但除此之外,还有别的原因,你知不知道?"宝儿沉吟半晌道:
  "我记得曾经听人说过,金河王手下的黄金魔女们,一个个都是绝世的美女,而且还……还……"而且还怎么,他竞说不下去了,只因那"黄金魔女"们非但俱都年貌美,躯体购娜,而且还都有一身媚骨,一身媚术,"一经交接,欲仙欲死,这就是江湖中人对她们的传说。 在小公主面前,这种话宝儿自然说不出口。 他虽末说出,小公主脸却已红了,轻轻啐道:
  "不想你踏入江湖还没多久,江湖中的鬼名堂,你却已知道了不少,原来你……你也不是个好东西!"宝儿道: "这……这我是听人说的,你既然问……"小公主道:
  "好了 !好了!算你又说对了,江湖中的确有些人别的胆子没有,色胆却不小,但……但还有呢?"宝儿道:"有财有色,这还不够么?"小公主道:
  "哼!你既然什么都知道,为何不知道这’财、色’两字所能吸弓!的不过只是江湖中下三流的角色而已,稍为高明一点的角色,又怎会为了这几两银子,几堆死肉去花这么大的心思?"宝儿道:
  "他们却又为的是什么?"
  小公主冷笑道:
  "你难道就未听说过,戌土宫主人,昔年本是风雅之士,戌土宫收藏的名画古董,无一不是精品,而火魔神炼制火药之术,更是天下无双,这两样东西连皇帝老儿都曾为之动心,只可惜皇帝大内中养着的那一群御用武士们,听见’五行宫’三字,头就疼了,哪里还敢动手?"宝儿笑道:
  "不错,珠宝美女,究竟还都是人间易得之物,的确比不上成土宫的珍藏,更比不上火魔神的秘术。"小公主道:
  "但真正的尖顶人物,看上的不还是这些。"
  宝儿奇道:
  "那又是什么?"
  小公主道:
  "他们看上的,是你的丈母娘。"
  宝儿更奇道:
  "我的丈母娘……哦!你是说水……水……"
  小公主冷笑道:
  "你本是水天姬的小丈夫,你莫非忘了么?"
  宝儿苦笑道:
  "我……这……"
  铁娃却已拍掌笑道:
  "对了!对了!你不说我倒险些忘了,我大哥和我相见的头一天,像是就跟我说过这件事。"宝儿虽早已在瞪着他,但他还是笑得合不拢嘴。
  小公主冷冷道:
  "看来你这是忘不了的,水天姬既然是你的大妻子,白水宫主人自然便是你的丈母娘了。"宝儿苦笑道:
  "这又怎样?"
  小公主道:
  "看来你当真是孤陋寡闻,竞连你丈母娘的事都不知道,告诉你,位那丈母娘,昔年本是天下第一美女,武林中当真不知有多少人,曾经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只要她能对他们笑一笑,叫他们去死都是心甘情愿的。"宝儿道:"但……但现在……"小公主道:
  "你是说她现在已老了,是么?"
  她不等宝儿答话,便又接道:
  "你错了,她现在还:是一点也不老,反而比十几年前更迷人,再加上她这十几年来,从未在江湖中露过脸,于是江湖中就更觉得她神秘,更有吸引之力……江湖中拚了命想见她一面的,当真不知有多少。"宝儿唯有长叹,什么话也说不出了。
  铁娃忽然道:
  "好!就算那五行宫所在之地隐密得不得了,就算别人都不知道,但你……难道连你也不知道?"小公主道:
  "我也不知道。"
  铁娃道:
  "我不信,你明明也是自五行宫出来的,怎会不知道?"小公主默然半晌,悠悠道:
  五花紫骝马,香云宝盖车,珠帘重重密,不见帘外路。"铁娃瞪大了眼睛,道:
  "你再说一遍,我没听清楚。"
  宝儿叹道:
  "她是说她出宫之时,一路都在坐车,车帘重重,她根本瞧不见路,所以她也不知道五行宫究竟在何处?"铁娃道:
  "哦!原来他们连你都不放心。"
  小公主昂起了首,大声道:
  "他们怎会不放心我,他们只是怕我走路累着,所以特地准备了舒服的马车给我坐,那种车呀……哼!你一辈子都没坐过。"铁娃大笑道:
  "你嘴巴虽硬,心里想必还是知道的,人家表面上虽是对你好,其实,根本还是拿你当外人,连路都不让你知道,你还为他们卖什么命?"他说的话,每旬都平常得很,但最平常,最简单的话,往往也就是最直接,最尖锐的话。
  这傻头傻脑的莽汉,几句话竞将千灵百巧的小公主说得呆住了一时之间,也不知铁娃究竟是真傻还是假傻。
  铁娃喃喃道:
  "如此说来,咱们当真只有在这里等着了,但这要等到什么时候呢?大哥,你倒是想个法子呀!"宝儿道:
  "这……"
  突然,也不知从那里传来一声轻咳,这咳嗽的声音又轻又短,但不知怎地,每个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这咳嗽的声音本来平常的很,但又不知怎地,这平平常常的一声咳嗽里,竞似包含着许许多多极不平常的意昧,像是示警,又像是挑战 !
  宝儿语声立时断了,小公主眼睛射出了光。
  铁娃道:
  "什么人咳嗽?"
  门外,远处,有人道…
  "方少侠可是在这里?"
  铁娃喜道:
  "来了来了!不用等了。"
  抢先冲了出去,只瞧见——
  门外,远处,林木阴暗中,卓立着一条人影。
  这人影枪一般笔直地站在那里,由头顶到指尖,全无丝毫动弹,林木的阴影,浓浓地笼罩着他,既瞧不见他面目,更瞧不清他表情。
  但不知怎地,在这模模糊糊,蒙蒙胧胧,动也不动的人影身上,却似散发着一股杀气,浓重的杀气!就连铁娃这样的人,瞧见这人影也顿住了脚,被那浓重的杀气逼得几乎透不过气来。
  夜极深,大地极静。
  风中叶,叶的飘动,以及星光虫声……天地间所有的一切,全都似在这杀气中凝结了。
  这是不平凡的杀气!
  不平凡的杀气,自然必定是自不平凡的人身上发出来的。
  宝儿沉声道:
  "你是谁?"
  那人面上射出了一丝光,是目光——他直到此刻,才睁开眼睛,但却还是没有动,没有说话。
  那条黄犬已被这突来的异样沉默显得全身耸立了起来——耸立着耳,耸立着尾,像是旗杆一样。
  目光一闪,黄犬突然狂吠,狂吠着冲了过去。
  宝儿失声道:
  "狗儿,站住 !"
  但是他话还未说出,眼前有白光一闪,黄犬已血琳淋地分成两半了,只留下那凄厉的吠声,凄厉舱残尸,飘渺在木时间。
  杀气!无论大畜,都不能撄其锋!
  铁娃呆了,心里虽然想骂这人怎地连狗都要杀,但嘴里他舌头竞似有些硬了,一个字也骂不出来。
  黑暗人影的手掌中,已多了一柄长刀。
  这与其说是刀,倒不如说是一柄长剑,由刀柄,至刀尖,笔直如天,全没有一丝一毫曲度。
  但这还是刀。
  刀是单锋,并非双刃。
  宝儿目光凝注这柄刀,目中射出了敌忾之光。
  他凝注良久,方自沉声道:"好刀!"
  那人道:
  "好刀!"
  宝儿道:
  "五虎断门彭家刀,刀身略宽, 山西太行快刀丁,刀身略短,除此以外,刀身均有曲度。"那人道:
  "不错!"
  宝儿道:
  "此刀非中土所有。"
  那人道:
  "此刀并非中士所有。"
  宝儿眉梢一阵颤动,厉声道:"此刀来自东瀛。"那人道:
  "此刀来自东赢。"
  宝儿大喝一声,道:朋友是谁?"
  那人纵声而笑,缕步而出。
  星光下,只见他一身紧身黑衣,头戴黑布罩,只留下一双眼睛在外面,目光虽闪烁生光,但眼睛并末完全睁开。
  宝儿再次喝问,道:朋友究竟是谁?"
  那人长笑道:
  "既非新交,亦非敌友,问我姓名,你也不识。"宝儿道:
  "你来此有何见教?"
  那人笑声突顿,一字字缓道:
  "东瀛放友,托某家带来一刀,奉赠阁下。"
  宝儿耸然道:
  "白衣人?"
  黑衣人道:
  "不错,就是他!"
  夜更深,大地更静,杀气也更重。
  这非凡的杀气,也许并非是自这黑衣人身上发出来的,只因他此刻已是那东海白衣人的使者。
  他的人虽平凡,刀虽平凡,但这柄刀上带着有白衣人的一招,于是刀上便有了惊人的杀气。
  这杀气原来是自这柄刀上发出来的。
  刀上带着的,必定是锐不可当,惊天动地,足以震慑江湖的一招!此刻,这柄刀,刀尖正斜斜指向方宝儿。
  但方宝儿面上,却连方才现 出的那一点惊悸之色都没有了,目光变得异常的澄清,面色更是出才的平静。
  他目光凝注着那柄刀,铁娃与小公主却凝注着他。
  小公主凝注着方宝儿,面色竞也变了,那种狡黠的讥讽,聪慧的轻慢之色,此刻竞变得十分沉重。
  一种混合着敬畏、赞美,也包含着嫉恨的沉重。
  她眼睛里瞧着的,本是她心目中挚爱着的人,但她却不能忍受她所爱的人比她更强,更聪慧。
  只见方宝儿谈淡一笑,道:
  "东海白衣人既有一刀交阁下带来,这一刀想必珍贵异常,方某自当拜领,只是,白衣人怎知世上有方宝儿,却令在下不解?"黑衣人道:
  "这一刀并末指明要带给你。"
  宝儿笑道:
  "如此说来,这莫非是阁下的宠惠?"
  黑衣人道:
  "这一刀由白衣人赐交,本令我带给中士武林中之最强高手,一年来,我遍历江湖,所会的武林名人,也有不少,但配得上来接这一刀的,我却未曾见着一个,是以这一把刀才会留存至今。"宝儿道:
  "如此说来,这一招江湖中还无人见过?"
  黑衣人道:
  "非但中土江湖无人见过,普天之下,能识得此招的人,只怕……哼哼!还不会有第三个。"宝儿道:
  "此招乃白衣人自创?"
  黑衣人道;
  "正是。"
  宝儿突然一整面色,躬身一札。
  黑衣人冷笑道:
  "阁下为何突然多札?莫非是想要我将这一刀再带回去?"宝儿笑道:
  "阁下千里而来,方某怎能要阁下徒劳往返,在下这一札,只是敬助阁下,必是位不世的英雄。"他语声微顿,不等别人答话,便又接道:
  "白衣人既将此等绝招秘术,交给阁下,对阁下想必信任得很,阁下既能被白衣人所重,宝儿又何敢相轻。"黑衣人道:
  "好,红粉赠佳人,宝剑赠壮士,在下这一刀,能交给阁下这样的人物,也算不虚此行了。"宝儿道:"不敢。"黑衣人道:
  "我也敬你是个英雄,所以还有两句话要告诉你。"宝儿道:
  "但请赐教。"
  黑衣人道:
  "这一刀虽然锋利无双,但却绝非天衣无缝,白衣人自己,也知此招还有一个破解之法……"宝儿道:
  "哦!如此……"
  黑衣人冷冷截口道:
  "但你也莫要高兴,此招破绽,微之又微,此招之急,快如雷电,一见刀光,招已临头,你纵是绝世之才,只怕也未必能在那快如电光火石的一刹那间,寻出那唯一破解之法。"铁娃突然大声道,
  "你怎知我大哥不能?"
  黑衣人只作不闻,自管接道:
  "还有,这一招既出,必见血光,必有命丧,你若不愿接这一招,此刻说出还来得及。"宝儿微微一笑,道
  "在下却之不恭。"
  黑衣人道:
  "好!
  宝儿抱拳道:
  "请!"
  刹那间,所有的言语、声音,全都寂绝,所有的表情、动作,全都停止,四个人仿佛变成了四尊石像。
  宝儿抱拳的手,还未完全放下,左手还停留在"左乳泉穴"的下方,右手也还停留在"气血囊"之旁。
  这两只手到了这里,便突然停止,再也不敢有一丝一毫的移动,只因对方那一招,已呼之欲出,他若有任何一丝移动,都可能造成杀身之祸。
  但此刻,这两只手左右相距,约有一尺,只要是稍有武功根基之人,都可看出,这姿势实是空门百露。
  小公主暗叹付道:"方宝儿呀方宝儿!你怎敢如此大意?此刻你这架势,全身上下空门至少有三四十处之多,纵是平平凡凡的一招,也可将你击倒,何况……何况这不见的一刀,看来今日你是在劫难逃的下,"她一面恨不得宝儿快些被人击倒,一面又在为宝儿担心——她心意究竟如何?这可连她自己也分不清。
  铁娃暗喜付道:"我大哥究竟不傀是我大哥,只有他才能摆得出如此奇妙的架势,也只有他才敢摆得出如此奇妙的架势,普天之下,只伯再也没有人能摆得出比这空门再多的架势了,而空门越多,别人就越不知该从何处进击,这岂非和一个空门也没有的架势差不多……不,简直比一个空门也没有的架势还高,嘻嘻!哈哈!妙呀!妙,当真是妙不可言!"他和小公主两人之间的想法,竟是如此不同,只因他往往能由最简单,最直接的路途去想。
  而小公主的思路却太多,太复杂。
  小公主委实是"太"聪明了。
  这今人室息的静止,直延续了将近半个时辰。
  铁娃的手脚都已发麻了,但却动也不敢动——连旁观的人都不敢稍有动弹,何况方宝儿。
  小公主忖道:"奇怪,这人怎地还不动手?难道他这是故意在折磨宝儿?让宝儿多受些痛苦……难道他明知自己一击之下,宝儿必死,是以不忍出手?"她越想越复杂——明明简单的事,被她一想,也变得复杂了,只是,她还是比别人强股一筹。
  她终于自复杂中想出了结果。
  "哦!是了,宝儿这架势委实空门太多,他竞不知道该从哪一处出手,是以一直犹豫不决,呀!这样,痛苦的反而变成他自已了,妙!这倒是真妙。"突然间,刀光有了移动。
  黑衣人双手握刀,身子竞缓缓转动,他以左足作为中心,身子旋然而转,转动得竟是出奇的缓慢。
  长刀,随着他身形的转动,划出了个圆弧。
  这转动,这圆弧,竟是出奇的优美,美得令人目眩神迷,意为之夺,美得令人几乎透不过气来。
  若非亲跟见到,谁也难以相信这平平常常的一转,竟会有如此惊人的美,如此摄人的魅力。
  四下无声,更无音乐。
  但这一转,却仿佛是在曼舞,仿佛是舞中之精粹——哦!是了,静寂,可不本就是音乐中至高的节奏。
  这一转,正是踩着天地间至高的节奏,在那无声的韵律中,舞出了天地阎最优美的姿势。
  小公主、铁娃都已瞻得痴了。
  这一转之后,黑衣人的身子与长刀,便似已化而为一,连接成一个不可破解的整体。
  然后,突然间。
  刀光颤动,不知怎地,竞已化做一片光幕,闻电殷击向方宝儿——这一刀是击向方宝儿哪一个部位?谁也瞧不出。这是快如白驹过隙的一刹那!
  长刀,带起了风声,像是野兽的呼啸——
  小公主与铁娃,只见眼前人影一闪——只是一闪,刀风、光影,便又奇绩般完全停顿。
  方宝儿与黑衣人所站立的地方,已互相换了个部位。
  黑衣人掌中长刀高举,方宝儿左掌护胸,右掌却如展翅般向后伸出,两人背对背,仍然石像般站着,谁也不动。
  是谁胜了?是谁败了?
  静寂又加上悬疑,悬疑的静寂,更令人窒息
  也不知过了多久——似很短,又似很长。
  黑衣人终于吐出口浊重的长气,道:
  "好招……"
  两个字还未说完,身子软软的倒下。
  宝儿胜了 !
  铁娃大喜呼道:
  "大哥胜了……大哥胜了……"
  宝儿翻身一掠,掠到黑衣人身前,惶然道:
  "阁下怎样了?"
  黑衣人纵声惨笑道:
  "怎么了?败了……败了……败了"…败了…
  他一连说了四句"败了",声音越来越是微弱,越来越是悲惨——笑声,也早已完全停顿。
  宝儿咬一咬牙,突然撕开了黑衣人的衣襟——星光之下,只见黑衣人坚实的胸膛,竞已塌下了一片。
  原来方才两人身形交错时,宝儿右掌反挥,击上了黑衣人的胸膛,这一掌虽无掌印留下,却已使黑衣人胁骨完全碎裂。
  这是何等惊人的掌力!
  宝儿掺然垂首,道:
  "在下失手……这一掌……这一掌太重了!太重了……"他说"太重了"只因他深知这黑衣人已绝无活命之望。
  黑衣人却道:
  "这……怪不得你。"
  宝儿道:
  "怪我……是要怪我,我与你无冤无仇,本不该……"黑衣人轻叱 道:
  "咄 !这怎能怪你?你明知这本是我逼你不得不如此……本是我逼你施出杀手的……"语声又渐渐微弱,突然惨笑道:
  "其实,这也不是我逼你的,只是那一招逼你的,我岂非早巳说过,这一招施出,必见血光,必有命丧!"宝儿栗然道:
  "你……你莫非早已知间道,这一招……"
  黑衣人截口道:
  "不错,我早已知道,只要这一招施出,不是你死,便是我亡,这其间本就全无选择之余地。"宝儿道:
  "那……你又何苦为了别人之事,以自己性命相搏?"黑衣人掺笑道:
  "白衣人传我此招之前,便已说过,世上若无人能破解此招,我便可以纵横江湖,若有人能破得此招,我便要身殉此招……我考虑许久,终于接受,这本是我心甘情愿,又怪得了谁?"宝儿惊然良久,黯然道:
  "以大好性命,为区区一招殉身,这……这值得么?"黑衣人道:
  "你说值得么?"
  宝儿又默然许久,长叹道:
  "不错,这一招确足可惊天地而泣鬼神,遗憾的是,这一招的杀气,端的未免太重,唉 !若非杀气太重,我便无法破解了。"这句话,正又包含着武林道中至深至奥的哲理。
  黑衣人咀嚼良久,额首道:
  "不错,不错……杀气太重,失之过刚,刀风刚锐,必有破隙……"突然大喝一声,接道:
  "但世上除了你方宝儿之外,还有谁能破得这一招?"小公主冷冷道:
  "那也未必。"
  黑衣人厉声道:
  "未必?你可知这一招的来历?"
  小公主仰首向天,道:
  "难道你知道?"
  黑衣人道:
  "你可听说过’少林三绝手’中的’一怒杀龙手’?你可听说过昔年柳大侠仗以威震江湖的’盘古一斧开天地?"小公主道:
  "闻得这两招,乃是天下武林中,最最霸道的两招,但……这两招与你那一招又有何关系?" 
 

 
分享到:
跑来了一只狐狸2
揭秘唐太宗晚年的荒淫生活
农夫1
鬼门关3
在井旁边有一堵残缺的石墙3
白雪公主
古代太监为什么喜欢摧残妇女
清朝皇宫中的太监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